第一百零七章 斗转星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里沃冷笑一声,道:“以你们的实力,完全可以使用风系魔法飘浮在空中,如果你想耍什么花样的话,趁早绝了这个念头。”

    墨月传音给我道:“老公,不行的话,你招来精灵的力量试试如何,也许他们能帮得上忙呢?几位长老的魔法不也很厉害吗?”

    她的话提醒了我,虽然我知道这样做也许会给精灵族带来麻烦,但现在也已经顾不得了,如果被里沃抓住,不单是我身份泄露的问题,而且,他们绝对不会轻饶我们的,到时候再想跑可就难了。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低声吟唱道:“精灵之心,心收灵去。”五彩的精灵之心顿时出现在我身前。

    里沃一愣,道:“你想干什么?”

    我佯装出无奈的样子,道:“我被你们困在阵里还能干什么,你不是让我们解除变身吗?我需要用这块宝石帮我们把使用的风系魔法增幅一些,这总可以吧?”

    由于有五层彩色结界包围着我们,我估计里沃也看不清精灵之心的颜色,所以才这么说的。

    我说完这句话,紧接着吟唱道:“精灵之心,心随灵动,空间之门,瞬间开放,水、火、地、风、木。”

    我念完咒语立刻传音给墨月道:“月儿,五位长老一到,你向他们解释这里的事,让他们想办法救咱们,我先抵挡一阵。”

    我话音才落,精灵之心光芒大放,在它的舞蹈下,五个魔法阵出现在空中,五个身影逐渐清晰起来。

    里沃并不傻,看到如此情景立刻意识到我们并不是真心投降,大喝一声,全力进攻。

    他当先发出一道青芒,周围的龙骑士也纷纷攻击,一时间我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五彩能量。

    我怒吼一声,身体在瞬间膨胀起来,在强大的压力下,我狂化了,翅膀、头发、眼睛先后变成了血红的颜色,狂化后的我顿时感觉不到了体内经脉传来的疼痛。

    我清楚的知道,如此多强大的能量并不是我能抵挡住的,全力一闪身,大吼一声:“狂神战铠,狂影百裂。”金色光芒透体而出,护心镜、胸铠、肩铠、护腰、战裙先后出现。

    我感觉到似乎比以前更容易控制这些力量了,这应该和我修练到了第八层狂神诀有关吧。

    我在结界内化为满天血影,迎上了周围的五彩光芒,在巨大的压力下,狂神铠甲毫光大放,几道龙骑士释放出的能量率先被我分出的身影拦住,虽然是增幅过的,仍然被我顺利的化解了。

    但随着其他能量的不断攻击,我感觉到越来越吃力,尤其是里沃发出的攻击,使我全身大震,体内的伤势仿佛更重了。

    我怒吼一声,身体周围的血、金两色光芒迸发,将里沃的重击引到一旁,终于抵挡下了对方的第一波攻击。

    我感觉到身体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刚才我的能量消耗之大,简直无法估量,由于超负荷运转,我全身上下的寒毛孔中都渗出了鲜血。

    在我抵挡攻击之时,精灵族的五位长老也先后出现在墨月周围,他们一出来就感觉到了周围的压力,墨月传音着向他们解释着。

    水玲珑传音给我道:“雷翔,你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发动魔法,待会儿我一招呼你,你立刻进入我们释放的魔法范围之内。”

    晕,还要抵挡,我已经感觉到体内的狂神斗气入不敷出了,再来一次,真不知道能否坚持得住。

    让我比较庆幸的是,这二十八宿大阵似乎也不是那么好控制,龙骑士们发动过一次攻击后,似乎都先去稳定那五层结界,这才让我有了休息的机会。

    我强提一口真气,加快了体内狂神斗气的运行速度,同时把已经化为血雾的暗黑魔力完全释放出来。

    我心中一动,既然他们正在回气,我何不主动进攻呢?如果我等在这里被动挨打,很可能就会被下一轮的攻击击溃。

    想到这里,我深吸口气,强忍着因为狂神斗气加速运转而造成的心脉负荷,用出了我目前为止的最强奥义。

    我将墨冥插回背上,微微合上双目,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体内不断运转的狂神斗气之中,左手背在身后,右手随意念而动,全部的狂神斗气都被我集中到右手之上。

    在这刹那间,右手金芒大盛,一只金色的手套突然出现,我集中起来的狂神斗气向手套中疯狂涌入,右手似乎充满了无尽的力量似得使我充满了信心。

    非常自然的,右臂以肩为中心带动右手在空中画出一个没有任何瑕疵的圆,金色的圆圈在我身前停住,我眉心处的复杂符号金光大盛,胸口的护心镜也闪亮起来,在这一瞬间,我明白了自己终于第一次真正用到了狂神铠甲的威力。

    我抑制着心中的狂喜,伸出背在后面的左手,双手从金色圆圈两侧开始后收,原本的金色光圈顿时金芒大盛,在护心镜和头上复杂符号的能量作用下,圆圈内完全变成了金色。

    我感觉到自己宛如真的狂神一样屹立在空中,周围似乎有无数的金色光点在向我涌来,这时我的双手已经收到胸前,脉门相对,双掌张开,右手完全被金色的护手包裹住,和左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明白,当我能让左手也出现狂神铠甲护手时,会将这招使得更加完美。

    现在,我觉得这些已经够了,这所谓的二十八宿大阵,再不看在我的眼内。

    我沉声喝道:“狂——敛——混——元——”双手猛然推出,发出了狂神十三拳的第八招,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直射向二十八宿大阵中最具威胁的里沃。

    在金光射出的刹那,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仿佛都被抽空了似的,全身一软,向后倒去。

    早在我凝聚狂神斗气开始画圈的时候,二十八宿大阵就已经稳定下来,里沃察觉到我的不对,立刻大吼道:“所有龙骑士听令,二十八宿,斗转星移。”

    所有龙骑士控制着自己的坐骑龙开始动了起来,以四人为一组,迅速换位,同时四人将力量集合起来输入到结界内,形成一个高度凝聚的能量球,每四个龙骑士都分别有着水、火、地、风不同的属姓,七颗巨大的能量球在增副下闪烁着五彩光芒,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形成一个北斗七星的样子,最大的一颗就是由里沃为首形成的。

    在我向后摔倒的刹那,墨月飞了过来,将我抱在怀中,使我能看到自己所发出的狂神十三拳第八招狂敛混元的威力。

    由于我这回充份利用了狂神铠甲的力量,这招的攻击威力连我自己都难以想像。

    里沃暴喝一声,七颗增幅后的能量球以最大的一颗为首迎向了我发出的金色光柱,光芒闪烁之下,金芒不但吞噬了七颗能量球,还重重的轰击在二十八宿大阵的五层结界之上,发出轰然巨响,十多名龙骑士和他们的坐骑龙都被这股强大的力量震得飞了出去,周围的结界也开始出现了细密的裂痕。

    但是,那些被增幅的能量球并没有消失,在里沃的控制下,其中三颗较小的能量球突然在金色光柱中爆开,抵挡住了狂敛混元大部份能量,恍如实体般的金色能量被三颗五彩能量球炸得支离破碎。

    但尽管如此,却也将最内侧的光系结界还是瓦解掉了,消失了一层结界,使剩余的能量球威力似乎减弱了一些,尽管如此,它们却依然威胁着我们的生命。

    墨月运足暗黑魔力才勉强抵挡住震荡的余波,带着我飞到了五位精灵族长老布置的魔法阵中央,五位长老都在用精灵语吟唱着听不懂的咒语,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其余四颗五彩能量球,在最大一颗的带领下冲我们飞了过来,它们好像并没有受到刚才肆虐的能量影响似的,这些恐怖的能量如果在我们身边爆炸,恐怕就算五位长老全力抵抗也无法抗拒吧。

    里沃也并不好受,控制这些如此强大的能量对他来说已经超过了最强负荷,众龙骑士由于重伤了十几名,能帮他的已经不多了。

    他脸上青筋暴露,汗如雨下,汗水似乎都是淡红的颜色,想来是因为控制的能量过强,震破了毛细血管导致的。

    还好里沃的实力不够,只能让那些能量球缓慢的接近我们,这么强大的力量如果瞬间冲过来爆炸,恐怕结界内的我们没有一个能存活下来。

    我虽然很虚弱,但神志却异常清醒,我非常奇怪为什么里沃不让这四颗其余的能量球也爆炸呢?

    虽然和我们有些距离,但以能量球爆炸时产生的强大力量有很大把握可以全歼我们。

    难道他有什么顾虑不成?可他不让这些恐怖的东西爆炸,又如何消灭我们呢?

    眼看四颗五彩能量球就要飞到我们跟前之时,五位长老同时睁开了眼睛,五人同时断喝一声契,一个白色的魔法阵骤然出现在空气之中。

    水玲珑看了我们一眼,光芒一闪,我感觉自己仿佛被吸进了一个大漩涡似的,周围一切能看到的事物都剧烈的旋转起来,强烈的晕眩感袭击着我,再加上身体的疲惫,我脑中一昏,晕了过去。

    在晕过去之前,我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墨月紧紧的搂住我,似乎生怕我跑掉似的。

    里沃和剩余没有受伤的龙骑将目瞪口呆的看着二十八宿大阵内白光一闪,所有的敌人突然都消失掉了。

    里沃喃喃的说道:“这,这难道是空间魔法?不可能啊,空间魔法不是早就失传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啊!快,所有还能动的人快控制住能量球,散去里面的能量。”

    一边说着,他猛地将最大的那颗能量球吸了回来,和身边的几名龙骑士奋力稳定住这随时可能爆发的恐怖能量。

    里沃低头对自己的坐骑龙道:“青青,快释放信号。”

    天青色巨龙嘶吼一声,勉强运用自己并不熟练的火系魔法用火球在空中画出一个怪异的符号,二十八宿大阵剩余的四层结界在符号释放过后,一层层的解除了。

    没有了结界,能量球的威力顿时弱了下来,恢复到原本应有的状态。

    里沃松了口气,指挥着众龙骑士将四颗能量球逐渐分解掉,这些能量已经无法再回收了,只能让它们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

    当解决完这一切之后,里沃虚脱的跌坐在自己的坐骑龙上,里瓦催动着自己的坐骑飞了过来,冲里沃关切的问道:“父亲,您没事吧?”

    刚才里沃为了护住自己的儿子,帮里瓦承受了绝大部份压力,所以才能让功力并不算高的里瓦没再受创。

    里沃叹了口气,道:“太可怕了,那个人的力量太可怕了,没想到启用了二十八宿大阵仍然让他给跑掉了。唉——”

    里瓦皱了皱眉头,道:“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个男姓堕落天使始终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父亲,您为什么不发动斗转星移全部的能量,让七颗能量球全部爆炸呢?那样的话,就算他们再厉害,恐怕也不能幸免吧?”

    里沃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道:“你懂什么?要是能那么做,我早就干了,你知道斗转星移如果完全爆炸会产生多大的能量吗?据说有和天神能量媲美的效果,它可以将这里的一切全部毁灭掉,包括我们和自己的坐骑在内,而且爆炸的能量会波及到下方支持我们的所有魔法师,那时,要塞中能不能有活人我都不清楚。自从斗转星移被先辈发明出来以后,还从来没有全力用过,难道你想死吗?快去,回要塞里查一下,看看魔法师军团损失情况如何?”

    里瓦恭敬的应了一声,催动着自己的坐骑飞了下去。

    看自己的儿子走了,里瓦吩咐身旁的另一名龙骑士道:“你去让受伤的弟兄们先回要塞休息,你带几个还能动的兄弟四处搜寻一下,看看有没有特殊的情况,我必须要立刻疗伤。”

    再不休息休息,里沃也要受不了了,他的体力透支得异常厉害,但他现在还不能离开,因为他是要塞的最高统帅,必须坚持到最后一刻。

    一会儿的工夫,里瓦面沉似水的骑着自己的坐骑龙飞了回来。

    里沃经过短暂的调息,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怎么样,伤亡情况如何?”

    里瓦叹了口气,道:“父亲,情况很不好,二百六十一名光系魔法师全部重伤,短时间内无法再使用魔法了,其余各系魔法师轻、重伤共一千一百二十三人,大部份都是因为魔法透支造成的。这里距离地面太远,消耗了他们过多的能量,值得庆幸的是并没有死去的。”

    里沃松了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只要没死就还有恢复的机会,魔族什么时候出了这种高手,看来我必须要向陛下申请调派圣龙骑士团的人过来了。对了,刚才你说那个男姓堕落天使你感觉很熟悉,是怎么回事?”

    里瓦皱了皱眉头,道:“我也说不好,仿佛就是认识他似的,尤其是他的眼神和他使用的功夫名称,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很像。当然,刚才的堕落天使功力要高得多了,而且我那个朋友是人类,所以我并不能断定。”

    “哦?那可能只是身形相像吧。刚才那个男姓魔族突然召唤出五团彩光来,隔着结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最后好像就是那五团彩光产生了能量变化,好像和以前失传的空间魔法相仿,如果魔族真的掌握了这种力量,恐怕对咱们帝国会很不利啊。”

    ********

    几股温暖的能量包裹着我的身体,让我感觉到异常舒适,意识逐渐清晰起来,体内似乎有几股颜色不同的能量在不断运动,大部份都在帮我打通经脉,只有一股绿色的能量似乎在唤醒我体内的两种能量,试图借助他们的力量修复我的身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体内的血脉已经逐渐顺畅了,只是暗黑魔力和狂神斗气都分别盘踞在眉心和丹田之中,并没有丝毫动静,似乎停止运行了似的。

    那股绿色能量不断在我丹田中呼唤着狂神斗气,在它的帮助下,狂神斗气又有了些生机,我勉强控制着模糊的意识催动着它,让它不再那么沉寂,逐渐从丹田中上升,毕竟是自己多年苦修而来的功力,狂神斗气听话的升到了胸口。

    我心中不禁有些犹豫,如果我按照第七层的行功方法,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在短时间内恢复功力,但狂神斗气势必会退化到第七层,我前些天的辛苦就完全付诸东流了。

    但如果我按照第八层的修练方法运转狂神斗气的话,以现在的力量要想攻破已经又闭合上的心脉,肯定会非常困难。

    拼了,冲吧,大不了就是多受些痛苦,也比重新修练第七层后半段要强得多了。

    下定决心,我凝神运力,催动着狂神斗气直向上冲,在我自己催动狂神斗气行功之时,那股绿色的能量也从我身体中退了出去。

    现在,一切就要看我自己的了。

    心脉毕竟是我辛苦开垦出来的,当我将斗气运转到心脉之前时,心脉并没有排斥的意思,我小心的分出一丝斗气缓慢前行,当它和心脉碰触的一刹那,我感觉心口处一阵剧痛传来,身体不由得痉挛的颤抖起来。

    我不是还没醒过来吗?为什么会有疼痛的感觉?尽管如此,我知道现在是不能放弃的,坚决的催动着斗气丝进入了心脉之中。

    斗气停止运转时间并不长,我庆幸的发现,心脉内部并没有完全闭合,尚有一条细小的缝隙留在那里,虽然它在渐渐萎缩,但在完全闭合之前,我可以做很多事了。

    抑制着心中的狂喜,我催动着斗气丝顺着仍然残留的缝隙溜了进去,在迂回婉转的心脉中不断加速前行。

    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之下,斗气丝看到了前方的出路,我迅速调集丹田中的狂神斗气等在出口处,斗气丝则加速向外冲。

    当两股狂神斗气在心脉外相触之时,我的身体内部猛然亮了起来,仿佛在顷刻之间体内的能量完全觉醒了,所有经脉都被狂神斗气映照成了金色,狂神斗气顺着我已经成功接通的经脉运转起来。

    六感又重新回到我身上,我感觉到周围似乎有许多人,我长出口气,斗气之力瞬间散遍全身,成功的取得了身体的支配权。

    睁开眼睛,我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母亲那关切的目光,不禁叫了声:“母亲。”

    我发现全身除了有些酸痛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了,也同时回想起晕倒之前的情景。看来,我是因为力量消耗过多才会导致狂神斗气和暗黑魔力都停止运行的。

    斯特鲁要塞不愧是龙神帝国的屏障,其内蕴涵的力量确实不是我所能想像得到的,这个二十八宿大阵的威力之大,简直让我叹为观止,我想,恐怕就是圣龙骑士团的星龙雨也就不过如此吧。

    尤其是最后那一招斗转星移,竟然只用了七分之三的力量就将我透支后的全力一击化解掉了,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及时逃跑,现在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也许,我们早已经不明不白的化为尘烟了。经过了这次的教训,让我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以后做什么一定要小心谨慎才行,我暗暗发誓,今后绝对不会让自己再陷入这种绝境之中。

    母亲哽咽着道:“翔儿,你可醒过来了,快急死母亲了。”

    我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发现所有的人都在,这应该是一片树林之内吧。

    墨月见我坐起赶忙扶住我的身体,眼中满是关切的目光。

    她旁边是同样一脸焦急的白剑,五位精灵族长老正在一旁调息,盘宗和金银见我醒过来,也赶忙围了上来。

    我冲墨月微微一笑,道:“大家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只是还有些虚弱而已。这次真是好险啊,要不是五位精灵族长老的帮助,恐怕我就见不到你们了。月儿,咱们是怎么找到大家的?”

    到现在我还不明白五位长老是用的什么方法将我们带出了那五层结界。

    墨月柔声道:“我也不太明白,只觉得白光一闪,咱们就从那结界中脱离出来了,五位长老在用那个精灵魔法之前曾经问过我咱们想去哪里,我就把当初和大家约定的地点告诉了他们。当我看清周围景物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伯母和蓝儿大姐了。”

    “我们用的是精灵魔法中的禁咒,恐怕也是现今大陆上唯一的空间魔法了。”水玲珑长老率先从入定中清醒过来,为我们解释着心中的疑惑。

    我冲水玲珑恭敬的施礼道:“水玲珑长老,这回多亏你们及时赶到,否则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水玲珑微微一笑,道:“这是应该的,你帮了我们精灵族那么大的忙,我们怎么也应该回报一下啊,你的伤好了吗?”

    我点头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真没想到那些龙骑士布下那个二十八宿大阵居然有如此威力,唉!”

    水玲珑摇头道:“雷翔,你不用颓废,应该自豪才对啊!那个阵法威力确实很强,但你要清楚,那可是集中了大量高级别的魔法师和二十多名龙骑士,又在龙骑将的率领下才发挥出来的。你能不死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苦笑道:“这回麻烦你们真是不好意思,我最怕的就是龙神帝国的人知道了你们的身份后会对你们精灵族不利,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水玲珑皱了皱眉,道:“应该不会吧,我们在使用精灵禁咒——空间传送之时,身体会根据自己的属姓不同发出不同的光芒,而且又有那五层结界隔着,他们想看清楚我们也不容易。即使被他们知道了也不会出现太大问题,我们精灵族都隐匿在山林之中,就算他们有心围剿我们,恐怕也很困难啊。”

    我毅然道:“如果以后精灵族遭到龙神帝国的袭击,我一定会帮助你们打退他们,不让他们损害到精灵族一草一木。”

    水玲珑道:“很久没用这么大的魔法了,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有些累了,等他们醒过来,我们先回精灵族。精灵之心还给你。”

    说着,一抖手将五彩的精灵之心扔了过来,精灵之心飘飞到我身前停了下来。

    几位长老这时已经相继清醒过来,水玲珑冲他们道:“各位长老,咱们先回去吧。”

    几位长老点了点头,同时向我告别。

    我道:“我们已经回到了龙神帝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久就可以拿到海蓝之石了,到时候,我们一定第一时间将海蓝之石交给你们。”

    五位长老齐声道:“多谢了。”五彩光芒闪起,他们顷刻间融合进了精灵之心。

    我吟唱道:“精灵之心,心灵合一。”收回了这颗五彩宝石。

    母亲道:“翔儿,没想到你还有精灵族的朋友,母亲还是第一次见到精灵呢。”

    我站起身来,活动活动了身体,道:“我只是答应帮精灵一个忙而已,所以认识了他们。母亲,你们过来时没再遇到拦截吧?”

    蓝儿抢着道:“就算有,我也不怕,谁敢拦着我,我就……”看着她那凶狠的表情,我不禁一阵头疼,如果不是她打伤了一条龙,恐怕我和月儿也不会经历这次的危险了,我现在是有苦说不出,只得道:“蓝儿大姐,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蓝儿一愣,道:“什么事?你说说看。”

    我苦着脸道:“我希望你不要在没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出手,好不好?”

    蓝儿撅着嘴,道:“为什么?那别人要是主动攻击我呢?我不还手多吃亏啊,不行,我不答应。”

    我现在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和她争论,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盘宗安慰我道:“算了,老四,不管怎么说咱们都已经平安的到达了龙神帝国。对了,那个什么什么大阵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

    我白了他一眼,道:“如果不厉害我会被打伤吗?那是一种增幅后的力量……”我把我们遭遇到龙骑士军团的事完整的说了一遍,说到惊险处,连多嘴的蓝儿都愣住了。

    “……就是这样了,咱们现在要赶快离开这里,虽然那些龙骑士未必会追来,但还是尽快赶到龙神帝国首都的好,出发吧。”

    母亲关切的问道:“你现在的身体能禁得住长途跋涉吗?”

    我点了点头,全身金芒一闪,冲母亲展示着自己的力量。我体内的狂神斗气已经恢复了五成左右的功力,应该能应付一般情况了。

    墨月冲我道:“老公,你伤还没好,就和我一起骑寒星吧,好不好?”

    我看了一眼金银和盘宗,点头道:“那好吧。”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踏上了前往龙神帝国首都的路。

    直到第二天下午,我们才赶到一个比较大的城市,叫立瓮城。

    自从我们上路以来,母亲的神情变了许多,她总是四下张望着,每次看到人类,都会兴奋的指指点点。

    母亲高兴,我心情却很紧张。我现在有些害怕墨月和紫嫣姐妹见面的情景,不知道她们之间能不能融洽的相处。

    盘宗已经变成了普通人的样子,而金银则被我们护在最中央,身上穿着厚实的大斗篷,白剑虽然有着狐狸耳朵,却被我给她的斗笠上带的面纱遮盖住了,而那条雪白的大尾巴则藏在长裙之内,除非贴身搜查,否则谁也发现不了她的异样。

    龙神帝国内地可能是因为平静的时间太长了,所有的城市大门处都只有几个站岗的,根本不会去仔细的检查路人,我们很轻易的进入了立瓮城中。

    这里是离斯特鲁要塞最近的一座大城,一进城顿时和赶路的时候不同,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人,大街上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