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以身赎罪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猛克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失声叫道:“什么?”

    金银和盘宗赶快拉住猛克,盘宗道:“老三,你冷静一点,让我们解释给你听。”

    猛克用力一挣,却没有挣脱他们有力的手臂,怒喝道:“冷静,你们让我怎么冷静,老四,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我们的仇人在一起,而且她还成了你的老婆。你不知道她是那个杀我们兄弟的人,对不对?”

    看着猛克一脸希冀的神色,我心中一阵绞痛,但我却无法欺骗他,摇了摇头,道:“对不起,三哥,我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当时她和我们处在对立方,所以……”

    猛克打断了我的话,颤声道:“你别叫我三哥,既然你知道她的身份你还娶她,你,你对的起死去的兄弟们吗?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你杀了她,你现在杀了她咱们还是兄弟,否则,我就和你恩断义决。”他拍了拍腰间的飞刀,接着道:“我请狼人帮我打造的这十九柄飞刀就是专门用来报仇的,你看着办吧。”

    墨月从我身后走了出来,她脸色平静的怕人,她冲猛克鞠了一躬,道:“虽然我对你没什么印象,但那次的命令确实是我下的,对不起了。如果你想报仇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但请别再这么说我老公,好么?他为了这件事也非常为难。”说着,墨月猛的抽出自己的窄剑横在自己脖子上。我心中大惊,赶忙朝她扑去。但墨月早有准备,她迅速闪开我的扑击,把窄剑向脖子上靠了靠,锋利的剑刃顿时在她娇嫩的脖子上割破了一个小伤口,鲜血顿时染红了她的衣领和窄剑,墨月厉声道:“别过来,老公,你要是再过来的话,我立刻就死给你看。”

    盘宗和金银松开了抓住猛克的手,盘宗道:“弟妹,你别冲动,有话好说。”

    猛克先是楞了一下,冷笑道:“你少假惺惺的在这里装腔作势,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同情你吗?你做梦。”他手在腰间一摸,一道褐色的光芒顿时闪出,直奔墨月的胸口飞去。

    墨月脸上流露出凄美的笑容,也不闪避,合上了自己的双眸,等待着匕首的到来。

    我怎么能看这她就这样香消玉陨呢,身体一闪,拦在她身前,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射来的飞刀。兽皇喊道:“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我回头看了看重新张开双眼的墨月,叹了口气,道:“这全都是我的错,和他们无关,三哥,你说的对,我确实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们,月儿,我也同样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你仍然在魔族当你的公主,绝不会面临如此尴尬之境。陛下,这件事让我处理好么?”

    兽皇楞了一下,他还是没有明白我们之间的事,我看向愤怒的猛克,道:“三哥,你真的非要月儿死,你才能满意吗?”

    猛克愤然道:“让她死已经是便宜了她,难道你忘记了当初我们十九名兄弟死时的惨状吗?你忘记了那些堕落天使是怎么对我们的,就因为她的美色,让你把这些全忘了,好,如果你要她的话,你就先杀了我,让我去地下和兄弟们做伴吧。”

    我摇了摇头,看向墨月,道:“月儿,那件事情确实是你的错,这你应该知道。”

    墨月的脸上已经布满泪水,她泣道:“老公,我知道。我愿意用我的血来偿还这一切,只是,以后我再也不能伺候你了,我刚学会的两道菜也不能做给你吃了。老公,我死了以后,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在我每年的忌曰给我上柱香,我就满足了。”说着,她就要横剑自刎。如果我猜的不错,早在刚才兽皇说猛克要来的时候,她就下定了以死相报的决心。

    我淡然一笑,道:“月儿,你先不要着急动手,听我把话说完,好么?”

    墨月一楞,刚要勒向脖子的窄剑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道:“月儿,我曾经答应过你,要照顾你一辈子,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你还记得么?难道,你想让我食言不成。你要是死了,让我如何向你父亲交代呢。我刚才说了,所有的错都是我一个人的,和你没有关系。”说到这里,我突然猛的指向墨月身后,脸上做出惊恐的神色,道:“妈,您怎么也来了。”

    所有人都顺着我的手指看去,包括墨月在内,我要的就是着刹那的工夫,身体暴闪,一把抓住墨月手中的窄剑的剑刃,尖锐的锋刃顿时割破了我的手掌。我毫不犹豫的接连在墨月身上点了几下,狂神斗气骤然迸发,封住了她体内的经脉,同时封住了她行动和说话的能力。

    鲜血顺着我的手流了下来,但我的心中却无比的轻松,刚才那一刻,我真的差点就要失去自己的至爱了,那种惧怕的感觉现在仍然萦绕在我心头,在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有多么爱墨月。我将墨月手中的窄剑夺了下来,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月儿,你要吓死我么?这一切都让我来处理吧。”

    墨月的泪水不断的涌出,凄然看着我,眼中神色不断的变化着,似乎在询问着我为什么?

    说完,我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一个紫色的魔法六芒星出现在我的脚下,强大的暗黑魔力狂涌而出,我瞬间变身成了四翼堕落天使。

    兽皇满脸惊异的看着我,道:“你,你真的可以进行堕落天使变身,以前我还不相信,原来竟然是真的。”在我变身的同时,兽皇的护卫影子瞬间闪了出来,护在兽皇身前。

    我轻蔑的看了影子一眼,他还只不过是最普通的亡灵法师,绝不是我的对手。叹了口气,我道:“父皇,这是真的,我确实有变身成堕落天使的能力,那是因为我有着魔族的血统,我学习的是奶奶当初从魔族带出来的正宗天魔决。但我要向您澄清的是,我对您的忠心绝对是始终如一的。也绝对不会伤害到您一分一毫。今天这件事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我就要去面对,希望您不要插手我们兄弟之间的事,好么?”

    兽皇皱眉道:“难道你真的要杀了猛克吗?雷翔,猛克其实是我的儿子,我请求你,不要伤害他。”

    我闻言大震,连盘宗和金银也满脸吃惊的看着猛克。

    兽皇道:“翔儿,当初我让猛克跟着你,就是希望他能多增长一些阅历,你有许多东西都是他应该学习的,只有经历了众多考验,他以后才能接替我的位置,带领兽人族发展下去,翔儿,看在我的份上,不要伤害他。”

    在兽皇宣布猛克身份的刹那,我明白了为什么当初二十名护卫中他是生存到最后的,原来那些护卫的使命不光是要帮助我剿匪,更重要的是去保护猛克。

    我看向猛克,淡然道:“三哥,没想到你还有如此显赫的身世。”我身体猛然闪出,扑向猛克,兽皇慌忙喊道:“快,保护他。”影子带着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向我扑来。我冷哼一声,左掌发出一道狂神斗气,这股金色的能量正是亡灵法师的客星,影子的身体被我以同样的速度轰了回去。我的力量拿捏的很准,刚才的一击用足了七成的力量,他恐怕短时间内不能再动手了,这还是我手下留情,否则……。

    我原势不变的扑向猛克,猛克并没有抵抗的意思,只是冷冷的看着我。三哥啊,我怎么会伤害你呢。

    盘宗喝道:“老四,你要干什么。”说着,他和金银一起拦在了猛克身前,他们都不是最强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是拦不住我的,我四翼轻拍,猛的停住身体,我这第一次攻击的目标本来就不是猛克,我全身在停住的刹那双手连点,无数条金色的光芒向盘宗和金银袭去,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居然会攻击他们,顿时和墨月一样,被我制住了经脉。

    我从盘宗和金银的头顶飞过,用同样的方法制住了猛克,在兽皇的御书房中,除我以外,唯一还有战斗能力的就是兽皇,但他肯定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和我搏斗的。

    我四翼收敛,落了下来,站在猛克对面,道:“三哥,我刚才说过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虽然月儿对于兄弟们的死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是她老公,怎么能看着她去死呢。我愿意帮她偿还这一切。”一边说着,我双手一吸,将猛克腰间的飞刀全都吸到手中。

    兽皇喊道:“雷翔,你要干什么?”

    我冲兽皇道:“父皇,您放心吧,我不会伤害这里任何一个人,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不是么?但这件事总要有人来负责,这个责任,我是逃避不了的。”

    猛克神色有了些变化,楞楞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控制着十九柄飞刀飞在头上,走回到墨月身旁,在她的脸上亲了亲,用手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干,“月儿,别哭了,老公愿意帮你把这些都顶下来,你不能死啊,我还想吃你亲手为我做的菜呢,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我随手一招,一柄飞刀落入手中。我恭敬的向兽皇行了个礼道:“父皇,请您不要阻止我为死去的兄弟们赔罪。”转向猛克,“三哥,虽然我一个人总比不上死去那些兄弟的姓命,但我愿意先偿还一些给他们。”说着,我手起刀落,将手中的飞刀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大腿。

    我的行动让兽皇惊呼出声,所有的人都呆住了,鲜血顺着刀刃流了出来,染红了地上雪白的地毯。“三哥,这第一把刀算是我对沃夫兄弟道歉吧。”墨月眼中泪水大量涌出,虽然被我封住了经脉,但我仍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剧烈的疼痛不断从大腿上传来,但我心里却轻松了一些,猛克说的很对,我因为自己的私情却放弃了死去那些兄弟们的仇恨,我确实应该付出些代价。

    我又招过一柄飞刀,用力插入自己的左肩,兽皇猛的向我蹿来,喊道:“雷翔不要,我会劝说猛克原谅墨月的,你别再伤害自己。”

    我抬手发出一道狂神斗气,将兽皇挡在外面,“父皇,您不要管,既然做错了,就要负责。”我不断招下天空中的飞刀,插在自己身上,虽然都不是要害,但当我插完第十八柄飞刀之时,自己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我感觉伤口已经不是那么疼了,全身有些麻痹,虽然我封住了自己一些血脉,但大量的失血仍然让我感觉到一阵阵的晕眩,我已经无法注意到他们的神色了。努力的吸取着周围的暗元素,依靠四翼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兽皇跌坐在地上看着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直也没有再说话。

    我招回最后一柄飞刀握在手中,四翼轻拍,飞到猛克面前,短暂的飞行使地面上出现了一条猩红的血迹,我一手扶在猛克肩膀上,有些喘息的道:“三哥,如果你还不能原谅月儿的话,请你把这柄飞刀插入我的胸口。用我的命来换月儿的命。我希望在我死后,你不要再为难她,让她回魔族去吧。大哥他们被封的经脉一会儿会解开的。”说完,我解开了猛克的封印,并将最后一柄飞刀的刀柄塞进了他手里。

    猛克狮目含泪,将飞刀扔到一旁,双手抓住我的肩膀,吼道:“四弟,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我虚弱的倒在猛克身上,全身再用不出一丝力气,“三哥,你原谅月儿了么?不要伤害她。”说完,我再也支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

    隐约中,周围似乎不断有人在跑着,嘈乱的声音不断传来,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似乎没有了任何感觉。周围一片白蒙蒙的。

    一个身影突然清晰的出现在我面前,啊,那是提奥曼迪司大哥。

    “你怎么这么傻,如此轻贱自己的生命呢?”

    “提奥曼迪司大哥,我也不想啊,可是不这样,月儿的事永远无法解决。”

    “哎——,你不能死啊,我的仇还等着你去报呢,你要是死了,谁去替我杀加百列那个混蛋。你难道不知道生命的可贵吗?”

    提奥曼迪司的身影渐渐的淡了,换成了母亲的身影,“翔儿,翔儿,你还要带我回龙神帝国啊,你不要吓妈妈,妈妈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

    “妈,我也不想死,妈,我对不起您啊……”

    紫嫣、紫雪却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两人哀怨的看着我,紫嫣道:“阿翔,你答应过我们要留着姓命回来娶我们的……”

    紫雪:“是啊,阿翔,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术呢,你一定要回来找我们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

    眼前再次模糊,紫嫣、紫雪的身影重合起来,变成了满脸泪痕的墨月,“老公,你不能死,你不能抛下我一个人啊,老公,我好爱你,你快回来吧。”

    “月儿,我也爱你啊,月儿……”

    墨月的身影消失了,眼前再次陷入一片朦胧,我感觉到自己身体仿佛在向下掉似的,而下面,却是一道万丈深渊。

    一切都消失了,我也失去了意识。

    …………

    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我困难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有些模糊,剧烈的疼痛从全身传来。

    疼?难道我还没有死吗?我努力的睁大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这是哪里?我勉强扭动头颅,向旁边看去,只见墨月正趴在床边,似乎睡着了,长长的黑发已经失去了光泽,遮住了她的俏脸,我试图控制自己的手去抚mo她的长发,但手臂只是稍微一动,就好象断裂了似的疼痛无比,使我不禁呻吟出声。

    墨月被我的呻吟声从睡梦中惊醒,她抬起头揉了揉睡眼看向我,惊呼道:“老公,你醒了。”她的小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满脸都是倦意。

    “月儿,这是那里?他们呢?”一说话,我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是如此的虚弱。

    “老公,你别动,这里是兽人皇宫,盘宗大哥和金银二哥、二姐都去休息了。你已经昏迷了三天。终于醒了,太好了。御医说你失血过多,如果醒不过来,就……”说着,墨月又哭了起来。

    我勉强笑道:“傻月儿,我这不是醒了么?别哭。你是不是这三天一直都在照顾我。”

    “老公,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为我糟践自己的身体呢?”

    我深情的注视着她,道:“因为我觉的值得,你是我最心爱的宝贝,为你做什么事我都愿意。”

    墨月握住我的大手,泣道:“老公……”

    “乖,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了么?猛克三哥呢,他没有为难你吧。”

    墨月摇了摇头,道:“他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让我告诉你,虽然他还不能原谅我,但以后都不会再逼你了,他说,你永远是他最好的兄弟。”

    我叹了口气,道:“希望他能放下这段仇恨吧。”

    墨月道:“兽皇怕伯母知道你的事受不了,所以让你留在这里疗伤,派人告诉伯母你带我去办事了。”

    我微微点头,道:“这样最好,还是陛下想的最周全。”

    “周全什么?你这小子也太冲动了,差点吓死我们。”兽皇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和他一起的还有盘宗和金银。

    盘宗和金银兴奋的跑过来,盘宗道:“老四,你可醒了,那御医说你失血超过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是体格好,早就完了。你没事太好了。你小子竟然敢封住我们的经脉,等你好了,看我们饶的了你?”

    我微笑道:“大哥,小弟知道错了,对了,家里那边没什么吧,蓝儿大姐有没有……”

    盘宗和金银都露出了头疼的样子,金道:“我快受不了了,她天天吵着要找你,说你欠她两块宝石就敢跑了,我和大哥好不容易才稳住她,你可要赶快好起来,否则,我们就要被她逼疯了。”

    蓝儿确实不好对付,也难为他们了。

    我冲兽皇道:“父皇,我一直没有告诉您我会堕落天使变身,请您恕罪。还有三哥他……”

    兽皇摆了摆手,道:“你不用说了,连影子会亡灵魔法我都能收留,又怎么会怪你呢,至于克儿,他只是一时还想不通罢了,让他出去散散心,过一段时间会好的。”

    …………

    我身上的伤总的来说全是皮外伤,我每天都用体内的两种能量不断的打通闭塞的血脉,经过了一个星期的调养已经基本康复了。只是伤口处有时还会隐隐传来疼痛而已。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也为了帮盘宗和金银从蓝儿手里解脱出来,我决定和墨月在来到皇宫后的第十天返回自己的府邸,在走之前,我已经向兽皇说明了我要带母亲回龙神帝国的事,兽皇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

    走出皇宫,我一边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身体,一边对墨月说道:“月儿,回去说话一定要小心些,千万别让母亲发现我受过伤。”

    “知道了,老公。”

    盘宗笑道:“反正你现在也没事了,我们会注意的。”

    银道:“这不是最重要的,回去你小心那个女魔头吧。”

    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蓝儿,不禁苦笑起来。

    刚走到府邸门口,我就看到一身蓝衣的蓝儿正在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付很无聊的样子,盘宗和金银为了躲开她,这两天一直都在皇宫中陪我。

    蓝儿一看到我,眼中先是闪过惊喜的神色,紧接着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我赶忙道:“蓝儿大姐,我……”

    蓝儿照着我胸口就是一拳,将我打的倒退出几步,还好胸口并没有伤口,否则非被她打的旧伤复发不可。

    墨月闪到我身前,怒道:“你干什么打我老公。”

    蓝儿看了看墨月,惊讶的说道:“咦,月儿妹妹,你气色不太好啊,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姐姐替你报仇。”这些天墨月为了照顾我,确实是心力交瘁,气色怎么会好的了。

    墨月撅着嘴道:“才没有呢,老公疼我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我。我可不许你再打他哦。”

    蓝儿嘻嘻一笑,道:“好拉,快进去吧。你们总不回来,我看紫云比我还要着急呢。”

    母亲一见到我就沉着脸道:“翔儿,你这几天跑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妈担心么?盘宗他们也说不清楚,前几天我一直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你非要气死我啊?”

    我早已想好说辞,赔笑道:“怎么会呢?我本来去求兽皇放我们回龙神帝国,可兽皇说必须让我再帮他做一件事才能让咱们走。为了能早曰带您返回祖国,我就和月儿赶快去了。盘宗大哥他们也不是很清楚。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咱们随时可以走了。”

    一听到可以回祖国了,母亲也顾不上再怪我,喜道:“那太好了,咱们明天就走。东西我早都收拾好了。不过,我有个条件。”

    条件?母亲怎么会和我谈条件,“妈,您说吧,你的话就是命令,我怎么会不答应呢。”

    母亲满意的笑道:“我的条件就是,要带着剑儿一起走,她天天都和我在一起,如果和她分开,我会不习惯的。”她身旁的白剑充满期望的看着我,显然是非常想去。

    我皱了皱眉头,白剑虽然长的和人类很接近,但她毕竟有着狐人一定的外貌,又没有像金银他们那样强大的实力,一旦有什么事,就不好应付了。

    母亲道:“怎么,你不答应吗?”

    我无奈的说道:“您都开口了,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听到我肯定的回答,白剑顿时欢呼一声,扑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扭头就向后堂跑去。

    蓝儿也高兴的说道:“白剑去最好了,她还能给我们做饭吃。”我听盘宗他们说,蓝儿在学习做饭的时候,厨房的用具被她毁坏了一大半,而最后却是没有任何成品出现。即使是这样,盘总和金银还在庆幸,如果一旦蓝儿弄出什么半成品让他们品尝的话,恐怕他们会更惨。

    墨月楞了一下,紧接着嘻嘻笑了起来,道:“老公,你好受欢迎啊。”

    她的话顿时弄了我一个大红脸,嗫嚅道:“走吧,咱们也要收拾收拾,明天就出发。”说实话,我很明白白剑对我的好感,而且我对她也并非完全漠视,当然,其中大部分是因为母亲的原因。但我却无法再接受她。我现在的责任够多的了,真不想再节外生枝。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七人上路了,由于只有四匹马,我让母亲骑了我的黑龙,白剑骑了金银的小红,墨月骑自己的寒星,而盘宗的大黄则被蓝儿抢去了,只剩下我们命苦的三兄弟步行。看来,只能到龙神以后再弄三匹马了。墨月本来想让我和她公乘一骑,但我怕盘宗和金银心里别扭,就选择了和他们一起走路。

    我们一行人出了兽人都城,直奔龙神帝国的方向前进。紫嫣、紫雪,我回来了,不知道你们还好吗?如果能和她们再加上月儿一起组成一个自己的家庭,那我就满足了。

    母亲由于一直修炼着我交给她的斗气,身体比以前好的太多了,再加上黑龙的神骏,一路上也并没有受太多苦,十几天后,我们来到了斯特鲁要塞前。

    看着宏伟的要塞,母亲感叹道:“过了这里,就进入龙神帝国境内了,我终于要回到自己的祖国了。”说到这里,两行热泪顺流而下。

    我赶忙问道:“妈,您这是怎么了?”

    母亲擦了擦眼泪,道:“我是太高兴了,翔儿,咱们要怎么进要塞?”

    这确实是个问题,有四匹马和母亲、白剑在,我们总不能翻山而过吧,看来,只能用当初我第一次来到要塞的办法了。可是,白剑有着一些兽人的特点,如果守城士兵要是检查严一些的话,恐怕会很难办啊!

    想到这里,我说道:“直接过去吧,咱们都是人类装束应该问题不大。大哥、二哥,麻烦你们要翻山了。”

    盘宗嘿嘿一笑,道:“我会变身,翻山干什么?让老二他们俩自己翻好了。”

    金怒道:“老大,你也太不仗义了吧,要翻也要大家一起翻嘛。”

    银道:“就是,老大,你要是不陪我们,到时候我们可不帮你找老婆。”

    盘宗哼了一声,道:“有蓝儿大姐在,还用的着你们。”

    我知道他是成心气金银,不禁摇了摇头,蓝儿突然道:“我也要翻山,直接走过去多没意思。其实,咱们一起翻过去不就得了,还省得麻烦。”

    我楞道:“一起翻,那母亲和剑儿姐姐怎么办。”

    白剑黯然道:“都是我不好,拖累了大家。”

    蓝儿嘻嘻一笑,道:“拖累什么,有我呢,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这地龙的真本事。”

    我警惕的拦住她道:“蓝儿大姐,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想把城墙拆了吧。”

    蓝儿呸了一声,道:“拆城墙干什么,好费劲的,直接翻山不就行了,这种小山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如旅平地一样,等我变身以后,你们都骑在我背上,把那几匹马固定好,让他们别惊了,就行。我的身体可是很宽的,再多几倍人都没问题。”

    我苦笑道:“可是,大姐你的目标太大了,如果被巡逻的部队看到怎么办?”

    蓝儿白了我一眼,道:“看到能怎么样,以咱们的力量,灭了他们不就得了。”

    母亲皱眉道:“那怎么行,不许随便杀人。”

    蓝儿看了母亲一眼,道:“那就晚上吧,你们看,山上的树木很多,我动作轻一点,应该不会被发现的。就这么决定了。不许再有意见。”说着,还威胁的蹬了我一眼。

    我想了想,这也确实是个办法,大不了到时我和月儿变身以后盘踞在上方释放暗黑魔法,这样也许能蒙混过去。

    “那好吧,就听大姐你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