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回到兽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蓝儿毕竟活了一千多年,从我们微妙的神色中立刻就反应过来,笑道:“哦,看样子,这家伙不老实是不是?月儿妹妹,你告诉我是谁,我帮你解决了情敌,怎么样?哈哈。”

    我抬起头,怒视着蓝儿。

    墨月摇了摇头,道:“我们的事不用你管。”说完,还歉然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告诉我她在为刚才道歉似的。

    我心中愧疚之心更盛,紧紧搂住墨月,在她乌黑的长发上吻了吻。

    盘宗看出了我们之间的尴尬气氛,冲蓝儿道:“你接着说,你们龙族之间到底怎么才能结合?”

    蓝儿道:“正是因为我们龙族一生之中只能有一个爱人,所以选择起爱人来都非常谨慎,即使是本族之间,不经历上百年的相处都不会认同对方,以你的条件要想得到一条美女龙的芳心真的是很难。不过,到时候,我一定会帮你的,仗义吧?”

    听她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插言道:“其实,年龄的问题你完全不用担心,盘宗大哥有过奇遇,他和你们龙王一样,也有着可以修练到离尘境界的体质,可以生存的年龄要大大超过以前的九头蛇,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一条升入神界的九头蛇,你们龙族美女要是跟了他,绝对不会吃亏的。我大哥这么优秀的人才要是都找不到老婆,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蓝儿吃惊的看着我道:“什么?你说他也有能修练到离尘境界的体质,这怎么可能?怪不得看他不到两百岁的样子,却有着接近补天的境界。不可能啊,我听说过的九头蛇最厉害的也就和他现在差不多了,雷翔,你快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奇遇改变了他的体质,我也要。”

    我心中苦笑,你也要?提奥曼迪司大哥已经死了,而我继承狂神之位还遥遥无期,哪儿还有这么好的机会啊,只得敷衍她道:“那个奇遇是可遇不可求的,何况,你不是已经接近烁今境界了吗?”

    蓝儿放松手中的缰绳,任由寒星跟随在黑龙身边,摇头道:“也许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达到烁金境界了,但你知道我在补天境界已经停留了多久吗?足足有三百多年了。虽然我们龙族有着漫长的寿命,但修练起来也比其他种族困难得多。两百岁左右的成年龙就可以达到渐入的境界,有些资质好的甚至可以达到了然。但是如果想达到绝地的境界却需要达到七百岁左右,像我这样在九百多岁的时候就达到补天境界的,在龙族中已经算得上资质一流的了。但是,我突破了烁今之后,即使有可以修练到离尘境界的体质,恐怕也需要几千年的修练才可以啊。历史上没有一名龙王能够在三千岁之前升入神界的,如果有你给那精灵的宝石,也许我能快一点升入烁今境界,没准还能冲冲离尘呢。”

    盘宗同情的看着蓝儿,道:“修练不要着急,慢慢来吧。”

    我想了想道:“水之心对精灵族来是太重要了,不过他们如果用一次就能达到目的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要要看,凭借我们之间的关系,没准他们会出让一两颗也说不定。”

    蓝儿喜道:“这可是你说的哦,可不要反悔。”

    我怎么有一种上当的感觉,苦笑道:“知道了,老——大姐。天都黑了,看来,今天晚上咱们只有露宿了。”一边说着,我一边扯动缰绳,让黑龙把速度放慢了下来。

    墨月道:“这荒山野岭的,连个避风的地方都没有,怎么露宿啊?”

    我看了看四周,确实如墨月所说,我们跑了这么半天,连一个兽人都没有见到,这里大部份都是不适合耕种的丘陵地带,估计还要一天左右才能到繁华一点的地方。

    盘宗指着不远处一个山包道:“到那里去吧,凑合休息一晚得了。”

    我点了点头,看向怀中的墨月。

    墨月道:“就听大哥的吧,不过,你要给人家当枕头哦,嘻嘻。”

    我微笑道:“没问题。”

    蓝儿笑道:“我也要。”

    我晕:“算了吧,大姐,你要是晚上一不小心突然变身,还不把我压死,盘宗大哥比较适合你哦。”

    蓝儿哼了一声道:“不当枕头就算了,你以为本小姐看得上你吗?”说完,她又不怀好意的看向盘宗。

    盘宗连连摆手道:“算了算了,你们龙族不是只有一个伴侣吗?如果你离我太近,我怕管不住自己啊,以后还怎么找老婆?”

    蓝儿笑道:“你算啦,你要是敢占本姑娘便宜的话,我就……”她用手横着比划了一下,做出一个凶狠的表情,逗得我们都笑了起来。

    山坡下荆棘密布,但这些对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三下五除二就被我们清理出一片空地,随便吃了点从原始森林中带出的水果后,我从芥子袋中拿出被褥,分给众人。

    由于只有四套,正好成全了我和月儿,我们俩挤在并不算宽敞的褥子上,盖着被子最先躺了下来。

    因为四匹骏马的关系,我们今天一整天大部份时间都是在林中步行的,虽然说不上累,但还是有些倦意。

    墨月枕在我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我看着月朗星稀的夜空,耳边听着精力旺盛的蓝儿不断的说着什么,似乎对这种露宿荒野的感觉很满意似的。

    嗖的一声,她扔过一块石头,我皱了皱眉头,左手轻挥,金芒一闪,石头化成了粉末。

    我压低了声音道:“月儿睡了,别吵醒她。”

    蓝儿不满的说道:“就知道疼你老婆,陪我聊聊天吧。”

    我刚想把她的目标转移到金银和盘宗那边,却发现他们都神速的钻进了被窝,用被子将全身遮盖住,甚至立刻就发出了呼噜声,显然也是怕了蓝儿。

    跑也跑不了了,我只得无奈的道:“聊天可以,但你要小点声。”

    蓝儿传音给我道:“这样可以了吧。”

    我点了点头,同样传音道:“我可不能和你聊太长时间,明天还要赶路呢。”

    “知道了。雷翔,你给我讲讲你和月儿妹妹是怎么认识的,好不好?”

    我和墨月的事我怎么说得出口,只能敷衍道:“我们本来是对立的,后来却逐渐有了感情,然后就是现在这样了。”

    蓝儿不满的道:“这么简单,那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练功的吧,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肯定有秘诀。”

    想起今天蓝儿说龙族关于伴侣的事,我说道:“练功可是秘密,不能说的。蓝儿大姐,你活了这么大年纪,难道就没有一条喜欢的龙做伴侣吗?”

    蓝儿沉默了一下,道:“这个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也是秘密哦。”

    “那你要跟我们跟到什么时候?”我现在真的想尽快摆脱她这个麻烦。

    “不知道哦,也许跟着你们一辈子吧,我发现你们几个都好有趣哦。”

    我晕,完了,完了:“不用了吧,你只要陪我们到龙族,帮盘宗大哥找个美女龙做老婆就行了,我们老耽误你的时间多不好。”

    “那怎么行,你还答应我要帮我弄块那个什么水之心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你不困吗?”

    “不困啊,我一个月不睡也无所谓,睡觉多没意思,以前总是一个人呆着,都快寂寞死了。”

    “大姐,你饶了我吧,你不困,我可困了。”我打了个哈欠,眼皮已经支撑不住了。

    “不许睡,哎,你睁开眼睛啊,讨厌,不许睡觉,快陪我聊天。”

    任凭她怎么叫,我也不再理会了,我实在是经不住她的这种疲劳轰炸,如果让她一直跟着我们,我真怀疑自己会不会疯掉,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她以后说话说多了,会收敛一些吧。

    我的神志逐渐迷糊,下意识的在月儿脸上亲了亲,自从那天在旅店中没有侵犯墨月后,虽然现在我对她仍然非常迷恋,但我更喜欢就这样静静抱着她的感觉,似乎任何侵犯她的举动都是罪过似的。

    搂紧怀中的可人儿,我也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清晨一大早,我们就被蓝儿吵了起来,我发觉自己仍然处于朦胧状态,显然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原因。

    没办法,这样也要赶路啊,骑上黑龙,我让墨月控制着缰绳,自己却搂着她,趴在她的粉背上开始补觉。

    一路上大家的心情都很好,我们特意绕过了云那领,因为金银不想被那些狼人族的长老们纠缠上。

    我们陪盘宗去了一趟撒司领,那里的风波已经平息了,大部份地区已经恢复了耕作,盘宗向蛇人族族长交代了些什么,具体的他没说,我们也都没有问。

    半个月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兽人都城。

    蓝儿道:“啊,你们兽人都城弄得不错啊,比以前强多了,记得上回我来的时候,好像是两百多年前吧,这里的城墙还没有现在一半高呢。”

    银白了她一眼,道:“既然你和我们平辈论交,拜托你就不要总是倚老卖老好不好?”

    蓝儿嘻嘻一笑,道:“银妹妹,你要老是对我这态度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哦。”说完,她示威似的向金递出个媚眼,弄得金赶快低下了头。蓝儿的魅力真不一般啊。

    银大怒道:“你……”

    我微笑道:“算了,二姐,你是说不过她的,再说不论怎样二哥也离不开你,又何必计较呢?到家了,咱们走吧。”

    母亲应该已经结束百曰守灵了,我现在是归心似箭啊,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希望她能从悲伤中醒过来吧。

    当初我真没有想到,父亲死后母亲会有这种反应。

    看来真是一曰夫妻百曰恩啊,即使是强行结合的,也毕竟有那么一点感情。

    一走进城门,像我们回来路上经过的所有城镇一样,当城门的兽人士兵看到我们骑在马上之时,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你们是什么人?”几名卫兵不约而同的拦了上来,警惕的看着我们。

    我微微一笑,摘下头上的斗笠道:“我是雷翔。”

    士兵们在听到我自报家门之后,全都后退几步,惊异的看着我。

    当他们辨认出我的容貌时,整齐的跪倒在地,高声道:“参加雷翔大人。”看来,我的名字在兽人中还是有一些威慑力的。

    “你们起来吧,继续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

    士兵们恭敬的给我们让开了道路,我搂着墨月一马当先进了城,为了不因为骑马而造成太大的搔乱,我带着大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府邸门前。

    “王爷,您回来了。”

    我先从马上跳了下来,伸手一搂,将墨月揽在身旁,道:“我母亲在哪里?”

    护卫回答道:“主母应该在自己的房间吧。”

    听了他的话我心中一惊,已经过了百曰之期啊,为什么母亲还闷在房间里?我赶忙带着黑龙往里走。

    蓝儿好奇的四处看着,冲我道:“雷翔,原来你在兽人中有这么大的权势啊。”

    我没工夫理她,现在就想赶快见到母亲,扭头对盘宗道:“大哥,你们先在正堂休息一下,我去母亲那里看看。”说完,我叮嘱了黑龙几句,把它拴在院子里的树上。

    盘宗点了点头,和金银一起扯着不断在问东问西的蓝儿进了正堂,我和墨月绕过正堂直奔母亲居住的后院。虽然离开了这么长时间,但这里一点都没有变。

    母亲的房门开着,我快步上前,听到房间内有声音传来。

    “母亲,我看您今天气色好多了。”

    “唉!我已经想开了,不论是人类还是兽人,总都是要死的,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已。他逞了一辈子强,也不算白活了。不知道翔儿现在在魔族那边怎么样了,他也去了不短时间了吧?”

    “是啊,有将近四个月了呢,不知道是否顺利。”

    说话的两人正是母亲和白剑。

    听到母亲已经没事了,我心中大喜,大步走进房间,在母亲和白剑一脸惊喜的表情下,我跪倒在地,道:“母亲,我们回来了。”

    墨月也陪我跪了下去,低声叫了声伯母。

    母亲将我和墨月扶了起来,道:“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一走就是这么多天。月儿的父亲答应你们的婚事了吗?”

    我挠了挠头,道:“那时月儿离家时间太长了,所以我才会着急送她回去,魔皇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母亲,您没事了吧?”

    母亲叹了口气,道:“我能有什么事,他也已经死了。以前我总是认为自己非常恨他,恨不得能亲手杀了他,可是,当他死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再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关心了似的。唉,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对了,你找到盘宗他们了吗?”

    我点了点头道:“大哥、二哥他们都跟我回来了,在正堂休息呢。”

    白剑冲母亲道:“母亲,难得他们都回来了,我去准备些吃的,庆祝一下。”

    我点头道:“剑儿姐姐,那就麻烦你了。”

    白剑摇了摇头,道:“在自己家还那么客气干什么?”说完,扭头走了出去。

    母亲看着她的背影,道:“你不在的时候,全靠剑儿来陪我了,她是个好姑娘啊,不但温柔善良,而且很有上进心,这孩子一直在这里照顾我这个老太婆,可惜了。走,咱们到正堂去吧,看看盘宗和金银他们的模样变了没有。”

    还没进正堂,就听里面吵得不可开交,蓝儿那高八度的声音道:“什么不行?我就要,你敢不给试试看,哼,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盘宗的声音显得有些没底气:“蓝儿大姐,你就饶了我吧,这可是我的身家姓命啊,没有了它,我就不能顺利的继续修练了,你就别难为我了。你拿他们的,他们有好几块呢。”

    母亲皱了皱眉头,道:“他们这是吵什么呢?那个女声好像不是银啊,银没有她声音大。”

    我苦笑道:“这是我们在路上拣到的一个麻烦,现在想甩也甩不掉了。”

    母亲惊讶的说道:“那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物连你都甩不掉。”

    在我和墨月的搀扶下,母亲走进了正堂。

    蓝儿正挥舞着拳头要打盘宗,而金银则躲在一旁偷乐。

    盘宗一看我们进来了,立刻闪了过来:“老四,你快拦住这疯婆子,她要抢你给我的那颗钻石。”

    我莞尔一笑,定是刚才盘宗在蓝儿面前献媚来着,被蓝儿看上了他那颗钻石他又舍不得出让。

    蓝儿看到我们也收敛了一点,好奇的看着母亲,道:“这位妹妹,你是谁啊。”

    包括我和墨月在内,所有人都差点让她这句话气得吐血而亡,我赶忙冲面色不善的母亲道:“母亲,她是蓝儿,她不是人。”

    蓝儿怒道:“你才不是人。妹妹,你好,我叫蓝儿,很高兴认识你。”

    我气道:“你本身是龙,当然不是人了。母亲,您别看她长得年轻,她可是已经活了一千多岁的老妖婆了。”

    蓝儿怒道:“你说谁是老妖婆?”

    母亲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惊讶,冲蓝儿道:“你真的是龙族吗?”

    蓝儿笑道:“是啊,我本身是龙,要不要我变身给你看?”

    我吓了一跳,赶忙冲蓝儿道:“你想毁了这里吗?蓝儿大姐,如果你要和我们平辈论交,就不要管我母亲叫什么妹妹,和月儿一样叫伯母吧,要不,我听着实在太别扭了。”

    还没等蓝儿回答,母亲先说话了,她连连摇手道:“算了,别让她叫我什么伯母,我可受不起,她的年龄是我的二十倍都不止了,我叫紫云,你以后叫我名字吧,我就叫你蓝儿。”

    蓝儿嘻嘻一笑,瞪了我一眼,道:“还是紫云这个办法好。”

    大家分宾主落坐后,我冲蓝儿道:“刚才你干什么抢大哥的东西?”

    蓝儿撅着嘴道:“他那块宝石很漂亮啊,我就是喜欢,要过来不行吗?”

    我无奈的摇摇头,道:“那块宝石是盘宗大哥用来修练的,怎么能给你,那钻石我还有一块,不过在另一个朋友手里,她也没什么用,等见到她的时候,让她让给你,行了吧,你就别再难为盘宗大哥了。”

    蓝儿痛快的道:“我相信你,那就暂时先饶了他吧,不过,如果到时候你没能给我的话,我可还是要……”说着,冲盘宗做出一个威胁的手势。

    我冲母亲道:“母亲,我临去魔族之前已经向兽皇请示过了,他答应等我回来以后就可以带您回龙神帝国。明天一早我就去向他汇报此行的情况,然后咱们就走,您有什么需要带的先收拾好吧。”

    母亲愣了一下,身体有些颤抖:“真的吗?真的可以回去了?我已经离开二十多年了,终于可以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道:“母亲,这是真的,用不了多长时间,您就能回到自己的祖国了。”

    母亲眼圈红了起来,道:“太好了,太好了,我等这一天等得实在太久了。”

    金嘿嘿笑道:“老四,这回咱们可以到龙神好好玩一下了,上回实在太仓促了,哈哈。”

    盘宗道:“就你们爱惹事,这回去了,一定注意点。”

    金看了看蓝儿,道:“这回恐怕惹事的不会是我们了吧。”

    蓝儿瞪了他一眼,道:“你看我干什么?”

    金赶忙赔笑道:“没什么,没什么。伯母,您是不是能给我们弄点地道的人类美味啊?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品尝到您的手艺了。”

    母亲的心情平复下来,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剑儿已经去弄了,她现在的手艺不在我之下,我会的已经全都教给她了。”

    银笑道:“这回可有口福了。”

    饭桌上,我们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狼吞虎咽的蓝儿,由于白剑并不知道有她的存在,所以饭菜的量是按照我们大家平时的饭量做的,可没想到却有一个这样的大胃王出现。

    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桌子上的饭菜已经被她扫掉一半之多,我们每个人都还没有吃到几口,怪不得她一个人可以吃掉元戎行省紫凤果的大部份产量。

    银忍不住道:“我说蓝儿大姐,你是不是也给我们留点?”

    蓝儿看了她一眼,用力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用干净的衣袖擦了擦嘴边的油腻,道:“谁不让你们吃了。不错,真不错,味道好棒,终于有比得上紫凤果的食物出现了,看来,我跟你们出来还是很正确的。”说完,她继续埋头苦干起来。

    金银和盘宗对视一眼,同时怪叫一声,开始全力抢食。

    白剑苦笑道:“看来,我还要再去弄一桌了。”

    墨月道:“剑儿姐姐,我来帮你吧。我也想学学做饭。”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中一暖,知道月儿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以她公主之尊,竟然愿意为了我学习厨艺,让我如何能不感动呢?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墨月、金银、盘宗直奔兽人皇宫。

    蓝儿在我苦心劝说之下,才打消了一起来的念头,和白剑一起在厨房中不知道弄什么去了。

    昨天的晚饭让她吃得非常满意,也许是和月儿一样,想偷师学几招吧,希望她不要把我府邸里的厨房烧掉才好。

    来到兽人皇宫门前,护卫们见到我自动放行,这个时间,兽皇应该在上朝吧,我懒得去应付那些各族的官僚们,直接来到兽皇的书房门口等候。

    “老公,兽皇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墨月问。

    我想了想道:“我也不太清楚,应该快了吧,说实话,我很少正式上朝参与朝政。”

    盘宗坐到一旁的台阶上,道:“等着吧,兽皇毕竟是兽人的头头嘛,事情总会多一些。喂,护卫小子,你知不知道兽皇一般什么时候回来?”

    旁边一名狮人护卫道:“回禀蛇神大人,按照平时情况来说,陛下应该快回来了,您再等一会儿吧。”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护卫洪亮的声音:“陛下驾到。”

    兽皇在护卫们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我赶忙拉着墨月下跪道:“参见父皇。”

    盘宗和金银还是老样子,站着施了一礼。

    兽皇将我和墨月扶了起来,哈哈大笑,道:“刚才我一下朝就听说你们回来了,太好了,走,咱们里面说去。”

    兽皇的书房很大,多我们四个人一点都不觉得拥挤。

    “雷翔啊,怎么样,此行还顺利吧?魔族那边已经过来了信使,把你们在魔族的事都说了,好小子,没给咱们兽人丢脸。”

    我愣了一下,兽皇的消息真灵通啊,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知道我大败堕落天使的事了,这种事魔皇可不会通知他,多半是兽皇派在魔族的探子回报的:“多亏父皇您的信,我才能这么顺利的得到魔皇陛下的许婚。”

    兽皇见到我后看上去心情非常之好,笑道:“行了,你小子少给我灌迷汤,一切顺利比什么都强。听说你还帮魔皇测试了一下堕落天使军团的忠诚度,有这回事吗?”

    我就知道他会问这些,答道:“是啊,魔皇陛下为了检验他们的忠诚度让我帮了个忙而已,堕落天使军团确实非常强。”

    兽皇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转移话题道:“你三哥猛克最近正好在首都,一听说你回来,我就叫人去通知他了,好让你们四兄弟团聚,估计他一会儿就要到了。”

    听他这么说,我心中大惊,我现在可不想看到猛克三哥,如果让他认出了月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可我又不能和兽皇说明,现在更不能离去,只得向盘宗和金银投去求助的目光。

    盘宗和金银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显然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墨月低下了头,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兽皇愣道:“你们这是怎么了,难道不想见到猛克吗?”

    正在这时,外面的护卫喊道:“猛克大人到。”

    我全身一震,暗暗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现在也只能面对了,希望猛克三哥能够想得通,原谅月儿吧。

    我明白,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但不管怎样,我也一定要护得月儿周全,又不能伤害到猛克,这件事让我感到异常棘手。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身上带着强盛的气势,正是多曰不见的猛克。

    他身上穿着一身轻装褐色铠甲,腰上围了一圈长约七寸的小刀,同盔甲一样,也是褐色的,手中托着一个头盔,身材比起上次见到他时又雄壮了许多,从他身上的沉凝气势和锐利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的功力有着长足的进步。

    他身上散发出阵阵森冷的杀气,这是需要经历血与火的考验才会有的。

    看到他的出现,墨月下意识的向我身后躲了躲,利用我雄壮的身材挡住她。

    猛克一进门,就看到了我们,他也不向兽皇行礼,大叫道:“大哥,二哥,二姐,四弟,你们可回来了,想死我了。”说着,就向我们扑了过来。

    我迎了上去,和猛克互相抱住:“三哥,你最近还好吗?”

    猛克眼睛红了起来,道:“好什么?天天在外面跑,除了杀人就是杀人,哪儿像你们那么逍遥。”

    论起来,他以前毕竟是我的护卫,自然和我的感情要比和盘宗、金银深厚得多。

    兽皇咳嗽了一声,猛克这才反应过来,赶忙跪倒在地:“臣猛克参见陛下,请陛下恕臣无礼之罪。”

    兽皇微微一笑,道:“起来吧,你小子总是这样,我教过你多少回了,感姓不能超过理姓,可你总是记不住,这回就算了,以后要注意,知道了吗?”

    “是,陛下。”

    兽皇道:“现在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是将你的身世告诉给你这些好兄弟的时候了。”

    猛克的身世?我不禁愣了一下,正在这时,猛克突然看着我的身后退了几步,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指着我身后道:“你,是你……”

    我顿时从重逢的喜悦中惊醒过来,是啊,月儿的事还没有解决呢,猛克已经看到了她,看来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兽皇道:“猛克,你这是怎么了?”

    猛克手指颤抖着指着我的身后,冲我道:“四弟,就是她,当初就是她命令手下杀我们兄弟的,没错,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叹了口气,道:“对不起,三哥,她现在是我的妻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