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天地之桥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在那股温暖能量的帮助下,我的斗气丝不断的向前挺进着,但这条经脉似乎没有尽头似的,斗气丝行进了一段时间,由于能量过于微弱,已经后续无力了,使我不得不将融合在闭塞经脉中的狂神能量再凝聚出一点,融入到先前的斗气丝当中。

    这次,我抽取的能量多了一些,原先开垦的闭塞经脉,似乎又有闭合的倾向。

    我心中一惊,如果静脉再次闭合的话,那我刚才所做的这些就全都前功尽弃了,看来,还是急不得啊。

    我将已经突破的斗气丝保持在那里不动,意念转回丹田,再次上调丹田中的狂神斗气,当闭塞经脉再次涨满保持住扩充状态后,才继续挺进前面的能量部队。

    闭塞经脉吸收的狂神能量越来越多,如果不是我的狂神斗气众多的话,早已经没有后续之力了。

    终于,在我的坚持不懈之下,斗气丝从心脉的另一端凸了出来,我强忍着心中的狂喜,将丹田中所剩不多的狂神斗气调动出一小部份,顺着原来练功时的运行路线绕到前面。

    当这股能量和凸出的斗气丝相接的刹那,我感觉到全身剧震,一个新的循环终于形成了,我终于打通了狂神诀中所谓的天地之桥。

    心脉轰的一声仿佛炸开了似的,体内的狂神斗气开始自动的运转起来,使我感觉到细微的狂神斗气不断从丹田经过心脉再散发向四肢,然后再重新收回到心脉处流回丹田,比起以前的循环,路途要近了许多,循环的速度虽然不快,但相对而言却比以前全力练功时一个大循环减少了一半以上的时间。

    最让我兴奋的是,体内又空荡起来,现有的狂神斗气只占据了经脉中很小一部份地方,这样的话,我就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

    我不敢大意,催动着狂神斗气不断经过经脉运转着,这时的我,已经突破了第七层的境界达到了第八层的水平,等到心脉完全适应了狂神斗气流动之时,我的第八层才算完全竣工,到时就可以继续向前迈步了。

    直到感觉体内狂神斗气的运转完全稳定了,我才渐渐将意念收回,心脉和丹田之间仿佛有一条金色的河流不断的循环往复,我成功了。

    睁开眼睛,眼前是白蒙蒙的一片,我发现自己身体正不断散发着金光,整个人仿佛都像是用金子铸成的一样,金色的光芒正在渐渐退下,眼前这白色的气体似乎是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水汽。

    我意念稍微一动,全身的寒毛孔自动张开,贪婪的吸吮着空气中的湿润。

    白雾渐渐散去,我看到四颗明亮的宝石正在我对面不断的闪烁,定睛一看,原来是墨月和蓝儿那两双漂亮的大眼睛。

    她们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看,神色间似乎异常吃惊似的。

    随着白雾和金光完全消失掉,她们似乎都松了口气,蓝儿道:“你,你是不是成功了?”

    我轻轻的从床上飘了起来,伸直盘坐的双腿站在地上,冲蓝儿深施一礼,道:“蓝儿姐姐,真是多谢你了,没有你的点醒,恐怕我还无法突破这一层的境界呢,我成功了。”

    我感觉自己的体重似乎轻了许多,举手投足之间,狂神斗气都会自然流转,心脉再不用我特意的维护,不断经过的狂神斗气成为了它最好的护卫者。

    力量虽然并没有明显的增强,但我很清楚,我终于又向一级神祗的方向迈进了一步。

    蓝儿拍了拍自己丰满的胸脯,道:“谢就不用了,当初你饶我一命,这就算我还给你了吧,以后咱们互不相欠。对了,你练的这是什么功夫,你醒过来之前那一阵,散发出来的气势把我们都推到了墙上,唉,这回我是没希望再打得过你了。”

    我全身粘粘的很是难受,道:“你们回房间吧,我要先去洗洗。”

    蓝儿出奇的没有拉着墨月走,冲墨月不怀好意的一笑,道:“我回去睡觉了,你们俩亲热吧。不过,不要太激烈哦,明天还要赶路呢。”

    墨月被她说得大窘,双手捂住通红的小脸,道:“你说什么呢?坏死了。”尽管如此,她却还站在那里,显然不想离开我。

    蓝儿嘻嘻一笑,飘然出了房间。

    看她走了,墨月才松了口气,冲我道:“老公,你快去洗洗吧,然后再换身衣服。”说着,扯着我进了卫生间。

    我毫不避嫌的几下就将被汗水浸透的衣服脱了下来,墨月脸一红,慌张的退了出去。

    一个澡洗完,我觉得全身更加轻松了,体内的狂神斗气呼之欲出,稍微一运力,全身就散发出金色的光芒,照得卫生间大亮。而且,光芒还会随着我斗气的运转增加亮度,控制起来,更加随心所欲。

    我用浴巾围着下身走了出来,墨月已经将床铺整理好了,正斜倚在床上发呆。

    我凑了过去,帮她梳理着有些散乱的长发,道:“老婆,你老公我的力量又提升了,你不高兴吗?”墨月身上的幽香阵阵传来,使我完全复原的身体有了些反应。

    墨月将身体挤入我怀中,道:“老公,你功力如何我才不关心呢,只要能保护我就行了。以后可千万不要像今天这样了,我好怕啊,你要是有什么事,让我可怎么办?”原来,她还在因为刚才的事后怕啊。

    我心中一阵感动,在她额头上吻了吻,拉过被子盖在我们身上。

    我现在竟然一点欲火都没有了,只是想好好怜惜怀中的宝贝。

    我帮她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轻轻的抚mo着她的长发,柔声道:“乖月儿,快睡吧,老公抱着你睡。”

    墨月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在我温柔的抚mo下,逐渐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整晚我都没有做出任何侵犯墨月的行为,就那么一直抱着她到了天亮。

    由于狂神斗气做出了重大的突破,所以我根本没有丝毫困倦之意,连和蓝儿在战斗中所受的震伤都已经不治而愈,全身的能量无比充盈。

    清晨,天色大亮,明媚的阳光洒满大地,我拥着墨月走出旅店,伸了个懒腰,昨天晚上她在我胳膊上枕了一宿,弄得我现在胳膊还有些酸疼呢。

    墨月今天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似的,比往常似乎更要温柔了,始终粘在我身边,即使蓝儿取笑她,也不肯丝毫离开我,脸上带着甜蜜幸福的笑容,时不时的就冲我笑笑。

    蓝儿道:“走吧,上路了,月儿妹妹,他有什么好的,弄得你神魂颠倒,上马啦。”

    因为蓝儿头上的尖角过于特殊,所以我特意在一家店铺中帮她买了一条蓝色的发带,让她把头发梳起来系上,这样就可以将尖角完全遮挡住了。

    虽然蓝儿有些不满,但在我威胁不让她跟着我们的情况下,还是乖乖的系上了头带。

    墨月微微一笑,反唇相讥道:“你又没有爱过,当然没有这种感觉了。蓝儿姐姐,你骑我的寒星吧,我和老公骑黑龙,省得你步行了。”

    由于昨天晚上蓝儿对我的帮助,使得墨月对她的看法改变了许多,已经渐渐接受了她。

    蓝儿笑道:“好啊,我也想试试骑马是什么感觉呢。”说完,一个纵身就飘上了寒星的马背。

    寒星显然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主人,怒嘶一声,前腿人立而起,猛地一甩,想将蓝儿从自己背上甩下来。

    以蓝儿的功力怎么会让它得逞,全身好像粘在马背上一样纹丝不动:“呦,看你挺漂亮的,怎么姓子这么烈,还想把我甩下去,没门。”说着,还在寒星的脑袋上轻轻的敲了几下。

    看到自己心爱的老婆吃了亏,黑龙四蹄翻动,猛地向寒星冲了过去,一声长嘶,在接近寒星后身体猛然掉转,后蹄飞起直踹寒星背上的蓝儿。

    寒星非常配合的身体一扭,把蓝儿朝黑龙的后蹄甩过来,蓝儿惊呼一声,飘身而起,落在了我们身边。

    看她有些狼狈,逗得我们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金取笑道:“你这个老妖精也有吃瘪的时候,哈哈。”

    盘宗大哥面对蓝儿虽然仍旧有些不自然,但比起昨天来要好得多了,冲蓝儿道:“这些马姓子可都烈得很,没有主人的命令怎么会任你掌控,还是小心点吧。”

    蓝儿气哼哼的说道:“如果不是怕伤了它们,我会被逼下来?哼!”

    月儿吹出一声清亮的口哨,寒星和黑龙一起跑了过来,两匹骏马都戒备的看着蓝儿,充满了敌意。

    我微微一笑,道:“蓝儿大姐,还是让月儿先和寒星说说的好。”

    墨月嫣然一笑,伏到寒星耳边低低的说了些什么。

    寒星满脸不愿意的打着响鼻,似乎很是不满意。

    “寒星乖,蓝儿姐姐不会伤害你的,听话。”

    寒星晃了晃脑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墨月冲蓝儿说道:“蓝儿姐姐,你现在可以骑它了,不过动作不要太粗鲁哦,这样寒星才会逐渐接受你。”

    蓝儿缓缓靠近寒星,看了墨月一眼,飘身上马,轻轻的提起缰绳,墨月道:“你只要轻磕马腹,身体向前探,寒星就会向前跑,勒住缰绳,身体后仰,它就会停下,让它向左转的时候你就身体向左倾斜,同时稍微用力扯动左侧缰绳,你试试看吧。老公,走吧。”

    我揽住墨月的柳腰,身体轻飘,上了黑龙的马背,拍了拍黑龙的大头,道:“好兄弟,辛苦你了。”

    黑龙嘶叫一声,似乎在告诉我,这点重量算什么。

    它扭头看了看仍然有些不满的寒星,撒开四踢带着我和墨月奔上了大道。

    寒星一看黑龙走了,不用蓝儿催动,自然的跟了上去,盘宗和金银也分别驱使着自己的坐骑跟在后面,我们一行人直奔原始森林而去。

    经过了一整天的飞奔,我们在曰落时分来到了魔族元戎行省境内的原始森林前,当初被砍伐的树木仍然留有一片光秃秃的树桩,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砍伐并没有再行扩大。

    看来,魔皇还是很给面子的,并没有再派人来搔扰精灵们。

    我们都下了马,牵着自己的坐骑走进了原始森林,我大声喊道:“有木精灵兄弟在吗?”

    盘宗哈哈一笑,道:“肯定有。”说完,他中央的毒气头微微晃动,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声音很低沉,但却可以传出很远。

    细微的破空之声传来,四五个拍动着透明羽翼的木精灵出现在我们视线内,他们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当先一个道:“你们回来了,真是谢谢啊,保住了我们的家。”

    这个木精灵我们并不认识,应该是木荣把我们驱赶魔族部队的事告诉他们的吧。

    盘宗上前一步,道:“木思大哥,最近怎么样啊,木荣叔叔呢?”

    那个被盘宗称为木思的精灵道:“小蛇,知道你们回来,我已经让族人去叫木荣首领了,走,咱们进林吧。你们还带了马来啊,咱们森林马可不太好走啊。”

    我微笑道:“没关系的,我们的马都很棒,慢点走应该没问题。”

    在木思的带领下,我们大家一起走进了原始森林。

    当我们来到盘宗、金银当初修练的地方时,木荣也已经赶了过来。

    他身材比我要矮小不少,拍动着翅膀飞到空中,双手搂住我的肩头,兴奋的说道:“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雷翔,太谢谢你了,帮我们精灵族解决了个大问题。”

    我摸了摸怀中装有水之心的木盒,道:“来到这里我就放心了,我有样东西要交给你们长老呢。木荣叔叔,麻烦您让木精灵朋友们警戒一下好吗?这样东西非常重要。”

    这两颗副水之心还是交到水玲珑长老手里比较好。那天要没有它们的帮助,也许我还不能那么顺利的击败蓝儿呢。

    木荣拍拍自己的胸脯,道:“没问题,伙伴们散开,一级戒备。只要有人接近这里五百米范围之内,我们的人肯定可以最快发现。”

    我点了点头,道:“那我开始了。精灵之心,心收灵去。”

    光芒一闪,闪烁着光芒,五彩斑斓的精灵之心在盘宗、金银、蓝儿的注视下出现在我身前,就连这里的大部份木精灵也都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精灵族的至宝。

    “精灵之心,心随灵动,空间之门,瞬间开放,水。”精灵之心在我的咒语驱使下开始快速的移动着,似乎只是一瞬间,一个蓝色的六芒星就出现在空中,光芒闪烁,给已经逐渐昏暗的天空带来了蓝色的光彩。

    随着蓝色的光芒越来越盛,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正是水精灵族长老——水玲珑。

    她伸了个懒腰,眼神有些迷蒙的看着我,我心中苦笑,怎么每回见到这位六百多岁的水精灵族长老她都在睡觉啊。

    “好困哦,雷翔,找我什么事?哦,这不是木精灵族的木荣吗?难道你又惹事了,上回木柔不是刚教训过你吗?”

    木荣尴尬的说道:“水玲珑长老,我什么事也没惹,我们木精灵现在已经和雷翔成了好朋友,是他想找您,您可别误会。”

    水玲珑微微一笑,道:“这样啊,雷翔,你找我什么事?”

    我郑重的从怀中掏出木盒子,墨月惊呼道:“水之心?老公,你从哪里得来的?”

    我微微一笑,道:“那天你跑出去以后,你那素察叔叔就把这个给了我,说是当作你的嫁妆。水玲珑长老,我当初答应你们的事已经算完成了一半吧,这里面是两颗副水之心。”

    水玲珑一改刚才调笑的样子,脸色凝重的看着我,并没有直接接过木盒,她收敛身后的透明羽翼,缓缓落到地上,精灵可是很少落到地面的。

    她双膝一弯竟然向我跪了下来。一看她跪倒,周围的木精灵也跟着跪了下来,一时间弄得我手忙脚乱。

    “长老,您这是干什么?”我赶快上前搀扶水玲珑。

    水玲珑满脸都是激动的神色,眼圈红红的道:“雷翔,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你真是我们精灵族的大救星。”

    我好不容易才把她从地上搀扶起来,微笑道:“这是我答应你们的事,当然要做到了,没有什么可谢的。水玲珑长老,您先看看,这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副水之心?”

    水玲珑双手颤抖着接过了我手中的木盒,嘴里微微念动着咒语,木盒渐渐开启,顿时蓝光大放,将周围照得纤毫必现,两颗心形宝石出现在盒子中央。

    水玲珑嘴唇颤抖着道:“对,对,这就是最后两颗副水之心,雷翔啊,真是太感谢你了。”

    蓝儿看到水之心,眼中顿时流露出痴迷的神色,快速上前两步,冲我道:“雷翔,你当初就是凭借它才不怕水的吗?”

    我点了点头。

    蓝儿道:“你把它给我吧,你说想要什么吧,只要我有的,都行,包括……嘿嘿,即使我没有的,我一定争取帮你弄到,这东西对我来说太有用了。”

    蓝儿本身就是水姓身体,这种极品水系宝石对她的作用可想而知。

    墨月怒视蓝儿,挡在我身前,道:“讨厌,蓝儿姐姐,你怎么能勾引我老公。”

    蓝儿嘻嘻一笑,道:“人家是开玩笑的嘛,雷翔,到底行不行?”

    我和水玲珑长老对视一眼,道:“当然不行了。我明白这副水之心对你很有用,但对于精灵族来说,它的意义更加重大,而且很早以前我就已经答应了精灵族的几位长老,一定争取帮他们拿到水之心。”

    蓝儿满脸的失望之色,撅着嘴盯着水玲珑手中闪烁着耀眼蓝光的水之心,一脸的不甘。

    水玲珑将木盒盖上,道:“小姑娘,真不好意思,这东西对于我们精灵族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无法相让。”

    蓝儿哼了一声,道:“你才多大岁数,就敢叫我小姑娘。”她一边说着,一边全身腾起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气势大增,一副随时要动手的样子。

    水玲珑长老愣了一下,以她的实力和对水系魔法的熟悉,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应该不会弱于蓝儿,身上散发着同样的蓝色光芒,抵抗着蓝儿的气势,只是她所散发出来的能量要温和得多。

    她有些诧异的说道:“怎么?我今年快七百岁了,叫你一声小姑娘还不行吗?”

    蓝儿不屑的说道:“七百岁算什么,你看。”说着,她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我看她还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所以并没有阻拦。

    蓝儿眼中冷芒一闪,左手蓝光大放,原本白皙小手上光芒大放,迅速的变异着,她的整条胳膊都粗壮起来,将原本的衣服从肩撑得涨裂,手掌迅速变为原先的三倍大小,一层细密的鳞片出现在手掌之上,五指微微弯曲,顿时变成了一只尖锐有力的龙爪。

    看着她坚实的手臂我暗暗苦笑,以她所表现出的能量,我知道,我至少要在一重变身后才能有压制她的可能,不愧是长老级别的龙啊。

    我最心疼的就是衣服了,我和墨月已经是破坏得很厉害了,我现在订做的几十套衣服已经被我们俩毁得差不多了,现在又多了一个破坏大王,我身上的金币可是不算多了啊。

    水玲珑长老大惊失色,道:“你,你是龙?还是长老级别的龙?”

    蓝儿傲然道:“不错,我今年一千二百六十三岁,咱们谁应该叫谁小姑娘啊?”

    水玲珑长老脸色有些发白,迅速的将木盒揣入自己怀中,旁边的木精灵们纷纷凑到她身边,一副警惕的样子。

    水玲珑长老道:“对不起,前辈,我刚才失礼了。”

    蓝儿高昂起头,道:“知道失礼了吧,小姑娘。”

    我强忍住笑意,扯了蓝儿一下,道:“你别闹了,再闹,我就不让你跟着我们。”

    蓝儿扁了扁嘴,变异的手臂微微晃动,蓝光弱了下来,又变成了白皙的人类手臂,由于刚才撑破了肩部的衣服,现在一变回来,右侧肩头和肩下一点顿时露出了大片雪白的皮肤,高耸的胸脯也露出了一些,这种朦胧的感觉看上去让人感觉更加刺激。

    她扭头走到又开始发呆的盘宗身边,气哼哼的踩了盘宗一脚,道:“讨厌,你硌我干什么?”

    盘宗一脸冤枉的看着她,却丝毫发不出脾气来。

    看到蓝儿变回人形,在场的精灵都松了口气。

    我冲水玲珑道:“长老,您别理她,她老是爱胡闹。对了,沃玛怎么样了,她的身体好些了吗?”

    沃玛是沃夫交代给我的唯一嘱托,我非常希望她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水玲珑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蓝儿,她怕的并不是蓝儿本人,而是怕和整个龙族产生矛盾,本来精灵族就在逐渐衰弱,如果再惹上这么一个强大的敌人,对他们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可她哪里知道,这个蓝儿是从龙族被赶出来的。

    “沃玛啊!她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在我们精灵村落生活得很开心,她的本姓非常善良,虽然是兽人,但却和我们精灵相处得非常融洽。她体内的暗伤我已经帮她都治疗好了,只是身体还非常虚弱。我们精灵族里有许多各种各样的水果,非常适合她调养,她不止一次问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呢。”

    我叹了口气,她哥哥的死我还没有告诉她,还是再等等吧,否则,我怕她会受不了的:“我暂时先不见她,让她好好调养身体吧,沃玛在您那里我最放心了。”

    水玲珑点了点头,道:“这个没问题。雷翔,你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我要把这两颗副水之心和其他几颗放在一起保存起来,有我们几个老家伙一同守护我才能放下心。”

    我微笑道:“我没什么事,打搅您休息了。水之心主石我会尽快给您的。”

    水玲珑呵呵一笑,道:“不用太着急,几百年我们都等了,也不在乎再多等一两年。我先走了,再见,木荣啊,你要好好招待雷翔他们。”说完,她念动咒语,融入进了精灵之心当中。

    “精灵之心,心灵合一。”看到她走了,我也收回了精灵之心。

    本来我是想在原始森林里多留几天的,这里的环境让我感觉到非常舒服,还有那么多新鲜甜美的水果可以食用,但由于那天蓝儿的“惊人”表现,使我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木精灵们对她都满含着敌意,如果真留在这里几天的话,天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事来,所以,还是走为上策吧。

    第二天一早,我们在木精灵们的护送下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走出了原始森林,来到了兽人地界。

    出了森林,黑龙等四匹骏马顿时发挥出了威力,在崎岖的森林中走了一天,它们似乎都憋了股劲,跑起来份外有力,周围的景物风驰电掣般从两旁呼啸而过。

    虽然黑龙跑得很快,但坐在它背上一点也感觉不到颠簸,墨月舒服的靠在我怀里闭着眼睛小歇,我运起狂神斗气护在身前,使迎面吹来的风从斗气两旁划过,让风无法吹到墨月身上。

    我发现,自从我达到了狂神诀第八层以来,我体内的狂神斗气的恢复速度比以前要快了许多,像现在这样长时间使用狂神斗气,一点都不会减少我体内斗气的总量,体内始终保持着充盈的能量团,心脉随着斗气的运转暖烘烘的,甚是舒服。

    我扭头冲旁边的蓝儿道:“咱们再向前赶一程,如果在天黑前仍然没有遇到村落或者城镇的话,咱们就停下来找个地方露宿一晚。”

    蓝儿看了看我怀中的墨月,一脸羡慕的说道:“你们好幸福啊,可惜啊……”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蓝色的眼眸看上去异常深邃,仿佛有许多心事似的。

    我摇了摇头,这个蓝儿啊,我拿她实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盘宗催动着自己的大黄赶了上来,冲蓝儿道:“蓝儿大姐,你当初不是说要教我几招吗?什么时候教啊?”

    蓝儿看了看他,道:“你的实力还算可以,虽然比不上龙族长老,但也算过得去了,只是你这个形象嘛,不太符合我们龙族的审美观,比较不好办。我们龙族除了自己的族人以外,能看得上的,就是人类那个模样,所以我们都会在达到长老级别以后,把自己的变形体设定为人类。你那九个头一旦被我们龙族的龙看到,恐怕很少会有给你好脸色看的,但是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盘宗脸上一副要晕倒的神情,道:“这还不是最关键,那什么才关键?照你这么说,我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蓝儿摇了摇头,道:“最关键的是年龄的差异,你也知道,我们龙族都是可以活几千年的,能活多久就要看自己的修为了,像龙王,他的寿命甚至可以达到万年之久,而且,一般龙王都能经过数千年的修练到离尘境界,脱离这里,上天去做龙神。即使是最普通的龙,活个一两千岁也是没问题的。而你们九头蛇充其量也就是六百岁左右吧,如果我们的族人跟了你,那岂不是要受半辈子的孤独?”

    金插嘴道:“那怕什么,等这家伙死了以后,让那条龙再改嫁不就行了。”

    蓝儿脸色一沉,正色道:“我们龙是最高贵的种族,虽然不像你们是雌雄同体,但是,一旦接受了爱情,就会此生不渝,一辈子只会有这一个伴侣。你知道我们龙族最普遍的死亡是因为什么吗?我告诉你们,是因为殉情。”

    听到这里,连我怀中并没有睡着的墨月都坐了起来,露出一脸向往的神色,道:“龙族的爱情真是好伟大啊。”

    蓝儿冲墨月嘻嘻一笑,道:“你老公对你不也很好吗?都快羡慕死姐姐了。”

    墨月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当然知道她是想说紫嫣姐妹的事,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不敢和她的目光对视。

    确实,和龙族比起来,我是太自私了,可是我现在真的是一个也舍不下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