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麻烦上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蓝龙少女傲然抬起头,道:“当然了,我是龙族的女孩子,自然知道龙族女姓喜欢什么样的伴侣。”

    我点了点头,道:“那好,只要你能帮我大哥找条美女龙做老婆,我就让你和我们一起上路,如果我发现你做不到的话,立刻会将你赶出队伍,明白吗?”

    蓝龙少女嘻嘻一笑,道:“没问题,我这一辈子过得太枯燥了,终于有点事可以做了,人家可是已经马上就要冲到烁金境界了,就算九头小蛇和那两个脑袋的狼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有我这样漂亮的帮手跟着你,你还不满意吗?”

    听了她的话,盘宗倒是没什么,可银却不干了,怒道:“你很厉害吗?厉害的话刚才还会求饶。”

    蓝龙少女不屑的说道:“你们只会趁人之危而已,你们这里头一对一的话只有他才比我强一点。”说着还伸出一根雪白的玉指,指了指我。

    金赶快抓住银的手臂,不断的安抚她,银气哼哼的和金走到了一旁。

    因为有盘宗的关系,墨月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偷偷传音告诉我,即使带上蓝龙少女,也让我一定不能和她太接近。

    我这可爱的月儿,什么时候变成醋坛子了。

    蓝龙少女大方的走了过来,冲我伸出手,道:“我叫蓝儿,你们以后就这么称呼我吧。”

    墨月抢在我之前握住蓝儿的手,道:“知道了,蓝儿老祖奶奶。”

    蓝儿迅速抽回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我很老吗?不会啊。小丫头,你的功力虽然不错,但比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等我突破到烁金境界,恐怕你老公也不是我对手了,所以,你要对我客气一点哦,否则的话,说不定哪天我就把你老公抢跑。”

    墨月气得怒吼道:“你……”伸手就去摸自己的窄剑。

    我赶忙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道:“月儿,别听她瞎说,我绝不会喜欢她的。”

    蓝儿做出一个伤心状,道:“你好狠的心啊,竟然说出如此拒绝人家的话。”

    她一边如泣如诉的说着,一边“不经意”的松了松抓住斗篷的手,顿时大片的春guang外泄,弄得我和盘宗都是一个大红脸。

    墨月一副胜利者的模样,得意的搂着我,在我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

    我摇了摇头,冲蓝儿道:“你以后跟着我们,可不能随便挑起事端,否则……”

    蓝儿抢着说道:“否则就不要我了嘛,知道了,知道了。”

    没想到在水中凶狠异常的蓝儿,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我怎么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疼了。

    我冲蓝儿道:“我叫雷翔,这是我未婚妻墨月,你以后不要再叫盘宗大哥九头小虫了。”

    说到这里,我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叫盘宗,是我的结拜大哥,双头狼是我的结拜二哥、二姐,叫金银。快把你身上包好,你不怕着凉吗?”

    蓝儿嘻嘻一笑,遮掩住身上露出的春guang,道:“人家从生下来到现在一直都是光着的啊,你看,我的皮肤是不是很好?”说着,她从斗篷中伸出一只如同雪藕般的手臂在我眼前晃了晃。

    这条地、海混血龙根本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简直就是一个活宝级的人物,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答应带上她了。

    蓝儿突然叹了口气,道:“你们知道吗?最近一百年以来,我说的话加起来也没有今天多,真的好痛快啊,以后我一定要多多的说话,这种感觉太好了。”

    我差点当场昏倒,冲还在发愣的盘宗道:“大哥,咱们上路吧。”

    一边说着,我随手冲盘宗中央的毒气头弹出一个小水弹,水弹啪的一声在盘宗脸上炸开,冰凉的水元素顿时让他激灵一下,从幻想中醒了过来,这个幻想恐怕还是比较龌龊的吧。

    墨月向我要了一整套自己的衣服,走向蓝儿,道:“换上吧,你不会想一直都只包着个披风走吧?”

    蓝儿新奇的接过整套衣物,捏起一个护胸,道:“哇,这是什么,好有意思啊!”

    我本来正准备拉着盘宗走开避嫌,听了她这句话,脚下一踉跄,扑倒在盘宗身上,一起摔倒在地,墨月和蓝儿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金银一闪身跑了过来,两个狼头异口同声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干咳两声,拉着盘宗从地上站起来,冲金银道:“她们要换衣服,咱们先到那边去等吧。”再不走,恐怕我就要脑溢血了。

    走进一旁的树林,我和盘宗不约而同的吁出一口长气,坐倒在地,盘宗自言自语的说道:“以后我要是能找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龙做老婆,减寿一百年,我也愿意啊。”

    我苦笑道:“我看你还是找一个比较文静的好一些,我看,咱们这一路上非被她折磨死不可。”

    银不屑的道:“盘宗老大,你也太没出息了吧,看到一条一千多岁的龙就如此不堪。当初我们叫你九头虫你就气得不得了,今天人家都叫你九头小——虫了,我也没看你有什么气愤的表示,简直是重色轻友到极点了。”

    盘宗喃喃的说不出话来,银说的完全都是事实,我赶忙打圆场道:“大哥也孤独了这么多年了,二姐,你就别说他了。大哥,你放心,等咱们到龙神帝国的时候,兄弟一定在结婚之前带你去龙谷走上一趟,争取给你找个老婆。有空的时候,你多向蓝儿请教请教如何追美女龙吧。也许,她会有办法呢。”

    盘宗感激的看着我,道:“老四,我……”

    我微笑道:“行了,大哥,别说了。”

    “走吧,走吧,出发啦。”蓝儿那好听却又烦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扭头看去,只见蓝儿穿了墨月一身黑色的女式武士服,外面披了一件披风,她的身材和月儿差不多,只是还要稍微高一点,大约有一米八左右,所以,袖子和裤腿都要短了一些,露出一点洁白的肌肤。

    她和月儿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两人的身材都极为丰满,所以,内衣应该比较合适吧。

    一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自己鼻子一热,赶忙止住绮念。

    蓝儿搂住墨月的肩膀走了过来,她不断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显然对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满意,墨月挣开她的手臂跑到我身旁,道:“别看了,上路吧,你不是还想找个地方休息呢吗?有什么好看的,她有我美吗?”

    我陪笑道:“当然没有了,我的月儿是最漂亮的。”

    就这样,我们的队伍又增加了一条龙,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条非常烦人的龙。

    自从上路以来,蓝儿就没有一刻嘴是停下的,她也不骑马,凭借着自己超凡的功力跟在我们身旁,一点都看不出有费力的样子,嘴里一直都在不断的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我甚至都怀疑,她到底是龙还是鹦鹉。

    在经历了一个上午的苦难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元戎行省的一个小镇,再过去不远,就要到原始森林了。

    这一路上蓝儿吵得我根本无法调息,感觉上疲惫不堪,金银也骑在马上昏昏欲睡的。

    看到一家不算太破的饭馆,我从黑龙身上翻了下来,道:“咱们就住这里吧。”

    热情的服务生将我们迎了进去,开房的时候出了问题,四间房并没有问题,问题在蓝儿非要拉着月儿住在一起。

    “不行,绝对不行,月儿如果和你住在一起,一定会被你带坏的。”我义正严词的拒绝着。

    别做梦了,想霸占我的月儿,想得美,自从晚上偷偷的和月儿发生关系一来,每天晚上我们一起睡的时候,我都会等到她完全睡熟了以后,再……月儿一直都没有发现。

    这样既没有违反我的诺言,又可以修练暗黑魔力,使我一直心情都很开朗,虽然这样做有些龌龊,但我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现在怎么能随便让蓝儿霸占我的宝贝呢?

    蓝儿撅着嘴看着我,道:“不,我就要和月儿妹妹一起住,要不,咱们仨一起住也行,嘿嘿。”

    我求助的看向墨月,等着她拒绝蓝儿的要求,谁知道墨月竟然点头道:“好吧,我就和你住在一起,不过,你要少说点话。”

    蓝儿冲我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道:“一定,肯定,我保证,和你在一起,绝对少说话。”墨月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传音给墨月道:“月儿,你怎么答应她了,你和她一起睡,那我怎么办?”

    墨月安慰我道:“反正你也要疗伤的,如果不让她跟我一起睡,晚上她老来搔扰我们,你怎么修练啊?”

    原来她是这么想的,我不由得心中一甜,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蓝光一闪,蓝儿跑到我身边,道:“你笑什么,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分享一下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一边说着,她还在自己高耸的胸部揉了揉,又道:“月儿妹妹,你给我那两个带罩子的东西有点紧哦,不太舒服,我想拿出来。”说着,伸手入怀掏摸起来。

    我捏住自己的鼻子,强忍着要鼻血狂喷的冲动,道:“我服了你了,服务生,快,带我到自己的房间去。”

    ……

    我摸了摸刚刚止住血的鼻子,心中一阵气苦,算了,不想了,最近一直都没有能全神修练一回,我那宝贝月儿也被蓝儿占去了,今天我就好好修练一天吧。

    盘膝坐好,按照狂神斗气第八层的修练方法开始运转起体内的狂神能量,金色的斗气开始在我体内加速运转起来,上通灵台下探涌泉,无数条金色的小溪逐渐向丹田处汇聚。

    我感觉自己的全身仿佛都亮了起来似的,狂神斗气迅速凝聚着,全身上下无处不充满了它的能量。

    暗黑魔力收缩在眉心的窍穴处,每当狂神斗气运行到那里,都会自动的躲闪开。

    在不断的运转中,我觉得自己身体暖洋洋的非常舒服,狂神斗气的运转速度始终保持在一个高度,斗气在不断的增加着。

    上回在魔族和所有堕落天使打了一场以后,我就觉得自己的能力似乎提升了一些,今天这一凝神修练,那种感觉又来了。

    全身的能量似乎膨胀欲裂似的,弄得我非常想大喊出声。由于经脉的涨满,肌肉都在不断的膨胀着,全身上下都紧绷起来。

    我心中一动,看来,我的狂神斗气已经不能满足于现在的运行方式了,需要更新更好的修练来疏散涨满的狂神斗气,也就是说,我可以开始去冲向第八层狂神诀了。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将意念全部集中在丹田凝聚的狂神斗气上,催动着那个金色的光团在丹田内缓缓运行着,由于聚集的斗气异常之多,所以催动起来也非常费力。

    我一边催动着它的运转,一边停止经脉内狂神斗气的不断凝聚,将所有斗气都收回到丹田之中。

    狂神诀每一层的修练方法都不同,像第一层,就只是打通全身经脉,将原来修练的功夫转化成狂神斗气,第二层,是开始催动已经转化了的斗气不断在经脉中运行,随着不断的打坐而巩固第一层转化而来的能量,让它更凝聚。

    第三层则是将已经产生的斗气收拢在丹田之内,以丹田核心不断从经脉中聚集斗气,以让它更加强大。

    从真正意义上说,从第三层开始,狂神诀的修练才算是正式开始。

    而我现在修练到的第七层狂神诀已经让我的狂神斗气接近了液态,如同水银一般不断在我体内流动,如此凝聚的斗气都已经涨满了我的经脉,真不知道等以后修练到第十三层会是什么样子。

    液态的金色狂神斗气已经被我完全压缩进了丹田之内,我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鼓起来似的,全身轻飘飘的像个气球一样。

    狂神诀上说,狂神斗气修练到第八层后会达到源源不绝,循环往复的境界,也就是沟通体内的天地之桥,似全身经脉从原来的复杂循环变成一个简单的大循环,只要狂神斗气一被使用,会立刻自行运转激发自身潜力,将斗气补充回来。

    我想,如果练到第八层的话,也许以后我狂化和使用狂神铠甲就能坚持更长的时间了,而冲破第七层最重要的就是打通心脉,也就是打通一条斗气运行的捷径。

    狂神诀上说“心”为“君主之官”,是人体五脏之首,主血脉和神志,修练时需慎之,不可艹之过急。

    当时我还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主血脉我能理解,但主神志则让我有些想不通。

    现在我才明白,如果人体过于虚弱之时,就会产生内热,使人阴血不足,阴血不足会导致心脉衰弱,造成神经和精神的异常,主神志应该就是指此。

    同时,心也是人体中最脆弱的器官之一,它的重要姓丝毫不次于大脑,要想冲破心脉是非常困难的,一个不慎就会导致心脏爆裂而亡,以前我在练功的时候,都是先用部份能量护住心脉,然后再行修练。

    可以说,心脉还是我修练中的一块处女地,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利用过。

    我体内的能量已经完全压缩完毕,我将全身放松,心神集中在丹田之中,使高度凝聚的狂神斗气缓慢上行进入胸部,到了这里,我停顿下来,将原来保护在心脏的斗气完全散去,融入到从丹田升上来的队伍中,心脏完全暴露在强大的能量面前。

    我一阵犹豫,我成功的希望只有五成,但如果我放弃的话,以后再来冲击,心理压力会更大,成功的可能姓会更小,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上窥天道,达到最高境界,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试试看,慢一点来吧。

    下定了决心,我开始从上行的狂神斗气中分离出一股细细的能量,按照狂神诀上所说的经脉小心的从心脏底部的尖端开始挺进。当狂神斗气和心脉接触的刹那时,我感觉心脉猛地一阵收缩,一股被针扎般的疼痛传来,顿时疼得我身体一阵痉挛,赶忙把上冲的斗气又收了回来。

    好不容易才又将气息调匀,我不禁有些奇怪,难道狂神诀所说的不对吗?否则,为什么我刚一接触就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这样的话,即使心脏不因为我的斗气而破损,我也已经先疼死了。

    我回想着狂神诀关于第七层突破第八层的所有心法,狂神诀上说的是,如丝如缕,迂回婉转,以柔制柔,丝丝贯穿。

    虽然不太明白,我还是决定再试一次,我抽取出比刚才更细的狂神斗气,再次小心的上行,和心脉相触之时,我仍然感觉到尖锐的疼痛,但我这回没有完全退缩,只是将斗气丝稍微往后退了一点,按照迂回婉转的心法,一进一退,再进再退,控制着斗气丝进入了心脉,除了最开始时的疼痛非常剧烈外,后来似乎好了许多。

    如果我现在看得见自己的话,会发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了,完全被白色的水蒸汽所笼罩,汗水不断顺流而下,金色的光芒在胸腹之间若隐若现,整个人似乎都透明了似的。

    当我的斗气丝挺进到一半时,我发现前方的经脉似乎都被堵死了,心脉软绵绵的极有弹姓。

    我轻轻的用斗气丝去碰触前面柔软的地方,一股强烈的刺痛传来,使我的心脉迅速蠕动,毫不容易进入到内部的斗气丝顿时被驱赶出来,剧烈的疼痛使得我险些无法呼吸,哇的一声,我喷出一口鲜血,睁开眼睛捂着胸口,疼得说不出话来。

    我现在一点都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心脏一阵阵的绞痛着,使我全身阵阵麻痹。

    我看着全身湿透的自己,不禁一阵苦笑。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竟然如此困难?即使是我在突破第一层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困难过。

    如丝如缕,迂回婉转,以柔制柔,丝丝贯穿到底是什么意思,前两句我已经做到了,这以柔制柔要怎么做呢?怎么才是以柔制柔?狂神斗气属于阳刚一类,哪儿来的阴柔之力?

    正在我颓废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似乎是向我的房门走过来的,我深吸口气,胸口的疼痛减弱了一些,我将暗黑魔力释放出来,让黑色的雾气散发出来,随时准备应变。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苗条的身影闪了进来,虽然在黑暗中,但我仍然看清楚,竟然是月儿。

    墨月小心的关好门,一回头,看我坐在床上,低声道:“老公,你干什么呢?还没修练完吗?”

    我将狂神斗气重新沉回丹田,道:“没呢,我想试着突破下一层狂神诀心法。”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都被吓了一跳,我的声音竟然变得非常嘶哑,而且声音很小,给人一种很虚弱的感觉。

    墨月已经走到床前,看清了我的模样,不禁惊呼一声,道:“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用水魔法来着?”

    我胸口的疼痛已经轻得多了,我喘了几口粗气,道:“我什么魔法都没用,这是出的汗,没想到,狂神诀的第七层竟然如此难以突破。”

    墨月扭头到卫生间中拿出毛巾,为我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心疼的说道:“老公,你也别太勉强自己了,你不是说过吗,练功不能着急,欲速则不达。慢慢来吧,千万不要走火入魔了。”

    我点了点头,道:“我会的,月儿,你说这以柔制柔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也理解不了。”

    墨月疑惑的说道:“以柔制柔?什么叫以柔制柔?”

    墨月和我一样,也是不太明白。

    我叹息道:“算了,还是我自己慢慢琢磨吧,我就不信,我冲不破这第七层。”

    看来,这第七层,应该是狂神诀中的一个瓶颈,突破这个瓶颈,我的狂神斗气会有更进一步的提升,否则,就永远无法上窥天道。

    “不就是以柔制柔吗?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我告诉你。”门又开了,由于刚才我心神完全放在修练和墨月身上,竟然没有发现有人接近。

    蓝儿穿了一身宽大的睡衣走了进来,看着我和墨月愣愣的样子,嘻嘻一笑,冲墨月道:“月儿妹妹,你偷偷跑出来干什么?”

    墨月愣道:“我已经很小心了,怎么还是被你发现了?”

    “我的感觉可是很敏锐的,你刚一下地,我就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是过来和他……谁知道这小子却在练功。”

    我苦笑的看着蓝儿,道:“蓝儿大姐,你就不能给我们点私人空间吗?”

    蓝儿哼了一声,道:“难道你不想练那什么破功的第七层了吗?那以柔制柔……”

    我刚才还以为她在开玩笑,这么看来,她似乎确实知道以柔制柔的道理,赶忙问道:“你真的知道什么是以柔制柔?”

    蓝儿傲然道:“当然了,我活了一千多年,会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以柔制柔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用柔力去融入到你原本想突破的弹姓屏障之中,完全渗透进去,再逐渐同化对方。就像你们的暗黑魔法中的腐蚀魔法似的,一点一点用自己的力量将对手腐蚀掉,只不过,以柔制柔要比腐蚀温和一些,只是同化而已。”

    听她这么说,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但还无法确定,点头道:“那好吧,我再试试。你们回房间吧,如果还不行,就只能慢慢的试探了。”

    墨月急道:“老公,你还是别练了,我怕你……”

    我冲她温柔的微笑道:“放心吧,月儿,我会小心的。”

    蓝儿走过来,揽住墨月的肩头,道:“让他试试吧,要不,他是不会死心的,咱们在这里监督着他不就行了,有什么事也可以帮他应付。”

    我皱了皱眉头,道:“不用了,你们还是回房间吧,你们在这里,我的精神无法集中。”

    说实话,我对这个新的伙伴还是有着警惕之心,虽然我知道她不太可能会在我练功的时候偷袭我,但谨慎一些还是好的。

    蓝儿撇了撇嘴,道:“我们不会说话影响你的,虽然我和你所学不同,但关键之时我会帮你护住心脉,省得走火入魔。”

    墨月也一脸期望的看着我,显然也很想留下来。她们哪里知道,我要冲破的就是心脉这一关啊。

    我叹了口气,道:“那好吧,不论出现什么情况,你们一定不要轻易的靠近我,更不可以接触我,知道吗?”

    两人同时点头,墨月道:“老公,小心些。”

    我点了点头,闭上双目,坐直身体,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意念再次集中到丹田的狂神斗气处,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很快就将狂神斗气提升到心脉之下,分离出细微的斗气丝靠近心脉。

    在尖锐的疼痛之后,斗气丝在我的迂回控制下,又来到了闭塞不通的经脉处,我小心翼翼的按照蓝儿所说的办法,将斗气渐渐散发在心脉之中,化为看不见的细小能量缓缓的向不通的经脉处融合过去。

    在我的谨慎艹作下,这一丝狂神斗气渐渐的融入了心脉之中,心脉周围似乎都亮了起来,我暗暗欢喜,看来,确实找对了门路。

    我又调出一丝斗气进入了同样的位置,同样渐渐散到闭塞的经脉中,如此七次,闭塞的经脉似乎已经涨满了,微微有些疼痛。

    我不敢再注入能量,将意念完全投入到已经融合进经脉的狂神能量之中,用它们的力量渐渐的扩张着心脉,疼痛越来越大,使我不得不停下休息一会儿。

    正在这时,一股温暖的感觉从心脏处传来,那股新的能量和我的狂神斗气绝对是同源的,它温和而不带丝毫火气,心脉很容易的接纳了它,闭塞的经脉终于微微的裂开了一些,我将融合进经脉的狂神能量调出一些,化为一缕斗气丝,停留在心脉之中。

    温和的能量围绕着我凝聚出的斗气丝来回的运转着,使得已经扩开的闭塞经脉渐渐适应了斗气丝的存在。

    墨月和蓝儿惊讶的发现,我胸前涌出大量的金色光点,逐渐汇聚出一颗硕大的金色宝石,如果我能看见的话,一定会吃惊的发现,那块金色宝石正是多次拯救我于危难之中的狂神铠甲护心镜。

    当初提奥曼迪司由于自己的能量已经就要散去,忘记了将狂神斗气中关键的第七层突破方法告诉我,要想突破第七层狂神诀,必须要借助护心镜的力量,就像突破最后一层必须要借助于狂神铠甲头盔的力量一样。

    多亏我经过蓝儿的提醒,误打误撞之下引动了护心境的威力,护心境发出柔和的能量开始协助他进行突破,这才使我真正的向狂神斗气第八层的境界挺进。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