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海地之龙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一升上水面,我才发现,那条蓝龙在空中正被金银不断的攻击着,身上很多地方的鳞片已经裂开,蓝色的龙血不断滴下,似乎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似的。

    金银一看我飞了出来,顿时大喜,大力一击,将蓝龙撞得飞上陆地,自己也借力向我冲来。

    我知道他们是不能飞的,抬手发出一道狂神斗气,将他们的身体推向岸边,自己也飞了过去。

    蓝龙轰的一声落在岸上,溅起一片尘土,身上粘满了灰尘,却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巨大的龙爪似乎已经无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似的。

    盘宗游了上来,疲惫的变回人形,盘膝坐在那里,闭上眼睛调息着,他断了两个头,必须立刻修练恢复过来才行。

    我冲金银道:“二哥、二姐,你们快帮大哥运功,这里有我和月儿。”

    墨月飘到我身旁,狠狠的说道:“老公,快杀了它。”

    我冷哼一声,手持墨冥向那蓝龙走去,全身散发着森然的杀气。

    那蓝龙大头扭向我,大大的眼睛中充满了哀求和恐惧,一点都没有了嚣张的样子,全身的鳞片已经失去了光泽。

    “你这混蛋,危害一方,今天我就要为魔族除害,灭了你。”

    蓝龙居然张开大嘴,口吐人言,哀求道:“不要杀我,我从来没害过魔族啊。”

    我愣愣的看着它,惊讶的说道:“你还会说话。”

    蓝龙大头点了点,道:“我这个级别的龙当然会说话了,这位魔族小兄弟,你就饶了我吧,我从来没杀过生啊。”

    我瞪着他道:“你骗谁,如果刚才不是我反应快,早被你吃掉了,还敢说自己没杀过生?”

    蓝龙苦笑道:“那是因为你要杀我,我自卫而已啊,我总不能看着你把我杀了吧。”

    我一呆,它说的也确实有道理,如果我不想杀它,它也未必会出来攻击我。

    我愣道:“那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

    蓝龙眼中神色连变,一副你也知道的神情。

    我冷哼一声,道:“确实是我们引你出来的,那是因为你在这里为祸多年,给魔族的元戎行省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你不要以为向我哀求我就会饶恕你,那是不可能的。”

    一边说着,我上前一步,墨冥上蕴涵着大量的暗黑魔力直指他的龙头,我的气机将他完全锁住,以他现在的状态,我相信,可以很顺利的将墨冥刺入他的脑中。

    蓝龙低着头,身体蜷缩在一起,看上去很是可怜的样子。

    墨月在它身上踢了一脚,恨恨的说道:“刚才你敢偷袭我老公,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说着,举起手中窄剑就要扎下去。

    我心中突然一动,道:“住手。”

    墨月一愣,我将她拉了回来,冲蓝龙道:“你既然是龙族的一员,而且有着龙族长老的能力,那为什么还到这里来兴风作浪呢?”

    蓝龙没精打采的看了我一眼,道:“反正你们也要杀我,还问那么多干什么?”

    我哼了一声,道:“想跟我谈条件吗?本来,我是想杀你,但如果你能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题,说不定,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如果他是龙族中人,我一旦杀了他被龙族的人知道了,那以后再帮盘宗大哥找老婆可就难了。

    何况,至今为止,我对龙族并不了解,也许,从它的口中能够得到些龙族的资料呢。

    蓝龙的精神似乎振奋了一些,疑惑的看着我道:“真的吗?你真的不杀我。”

    “那要看你合作不合作了?”

    蓝龙道:“好,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什么?”

    我沉吟道:“你就先说说,你为什么到了这里吧?”

    蓝龙叹了口气,盯着我的左手不说话,我顺着它的目光向我左手看去,手中正攥着它在水中用来攻击我的那颗蓝色珠子,正微微发出温温的暖意。

    从蓝龙眼中的渴望我知道,这颗蓝珠子对于它来说肯定是非常重要的。我用两个手指夹住珠子,道:“你想要它吗?”

    蓝龙不断的点着头,一副恳求的样子。

    墨月凑过来,道:“老公,这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刚才在水里的时候它拿这个来抵挡我的攻击,很有威力,估计是它自己修练的兵器吧。”

    墨月用手指在蓝珠子上杵了杵,道:“软软的,还挺好玩的,这也能当兵器?看上去倒像个好吃的水果。”

    我微笑道:“那你吃了好了。”

    听到我的话蓝龙猛地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死死的盯着那颗珠子,如果不是我一直用墨冥发出暗黑魔力控制着它,恐怕它已经扑上来了。

    “老四,千万别把那珠子还给它,那是它的内丹。”盘宗有些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刚刚行功完毕,正在金银的帮助下缓慢的站起来,两颗粉色的物理攻击蛇头已经重新长了出来,正在那里微微的晃动适应着。

    “大哥,你没事吧?”

    盘宗点了点头,道:“我没什么事,就是能量消耗得大了点,你手里拿的就是这条龙的内丹,只要你控制住它,这条龙永远都会听你的。真没想到,这条龙已经达到可以内丹外放的程度了,我的内丹还是刚刚成形而已,怪不得打不过它,它应该已经接近了烁今的阶段。”

    原来是这样,我不怀好意的看向蓝龙,道:“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只要手指一用力,就可以把你的内丹捏爆。”

    蓝龙怒瞪着盘宗,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

    盘宗和金银走了过来,盘宗道:“现在你还凶什么,只要内丹一碎,你那千年修行恐怕就毁于一旦了,哈哈。”

    蓝龙痛苦的用爪子刨了刨地,身体一阵扭曲,道:“好吧,我什么都答应你们,只是希望回答完你们的问题之后,请把我的内丹还给我,放我一条生路,行吗?”

    我道:“你现在没有任何资本来和我们讲条件,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现在就毁掉你这颗内丹。说,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蓝龙哀求的看了我一眼,叹息道:“我说,我都告诉你们。其实,我是龙族中被流放出来的,所以才会不在龙谷。”

    我惊讶的说道:“被流放出来的?为什么?难道你犯了什么大错吗?”

    蓝龙眼中流露出愤恨的神色,道:“我犯了什么错?是,我是犯错了,我错在不应该托生为一条没有翅膀的无翼地龙。你们知道吗?我们龙族在很久以前,曾经分成三大种族,分别是飞龙、地龙和海龙,分别有着在空中、陆地、江河湖泊的统治地位。后来,由于我们龙族的生命力都非常强,可以活到几千岁之久,很少有龙愿意繁衍后代,结果数量逐渐稀少起来,你们所知道的飞龙族因为还有着比较强的繁殖能力,现在还能保持着一定的数量。而地龙族和海龙族则因为繁衍非常困难,所以数量越来越稀少了。由于数量上飞龙占据了绝对优势,原本龙三族的平衡被打破了,飞龙成了龙族中的统治者,而地龙、海龙则不断受到飞龙的排挤,后来,甚至被驱除出了龙谷,我现在都不清楚,在大陆上除了我以外还有没有地龙或者海龙的存在了。唉——”

    金道:“那你是算地龙,还是海龙呢?照你这么说的话,地龙和海龙都应该是没有翅膀的吧?”

    蓝龙道:“是的,地龙和海龙都是不会飞的,说起来,我既算不上是地龙,也算不上是海龙。我的父亲是地龙,母亲是海龙,我现在具有地、海两种龙族的所有特点。你们就看在我们地龙族和海龙族已经快灭绝的份上,就把内丹还给我吧。”

    他说的实在可怜,弄得我们几个都有些感动,墨月的眼眶似乎有些红了,眼中已经没有了刚才对蓝龙的恨意。

    我问道:“那你离开龙谷之后就来了这里吗?”

    蓝龙摇了摇大头,道:“我离开龙谷以后,就在大陆上四处溜达,过了很多年才到了这里。这条河很大,非常适合我生存,所以就留在这里了,后来因为这里的紫凤果非常适合我胃口,我就利用自身的能力发动河水将岸边那些人驱赶走,然后搜罗一些紫凤果吃,可谁知道后来这些魔族居然把紫凤果扔到河里来给我吃,我当然乐享其成了。只要他们给我送紫凤果吃,我就不让河水爆发。甚至有几年连降大雨,还是我帮他们趋散的洪水呢,说起来,我干的也不全是坏事吧。”

    我莞尔一笑,原来这家伙还真的是像金银、盘宗一样那么贪吃啊!

    我将墨冥收回背后,扭头冲盘宗和金银道:“大哥,二哥、二姐,我看咱们就放了它吧,它说的对,如果它再被咱们杀了,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地龙了。”

    这一瞬间,我突然想起当初离开圣龙骑士团的时候天云嘱咐我的话,一切的生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权力,如果有太多种族灭绝的话,恐怕大陆也会逐渐走向毁灭,这只地龙也算不上穷凶极恶,饶了它也没什么。

    听到我的话,蓝龙大喜,不断的点着大头,还主动把头伸过来在我身上蹭了蹭。

    盘宗皱眉道:“那也太便宜它了吧,它刚才可差点吃了你。”

    我在蓝龙的大头上拍了拍,道:“算了,我刚才不也想杀了它吗?给你。”摊开手掌,将那颗蓝色的内丹露了出来。

    蓝龙刚想张开大嘴将内丹吸回,我把手又合上了:“记住,从今以后,绝对不许再兴风作浪了,知道吗?”

    蓝龙大头连点,看着我的手,一脸渴望的神色。

    我微微一笑,将内丹递了过去。

    蓝龙眼中光芒一闪,内丹化为一道蓝光投入了它的口中。

    吞下内丹,蓝龙立刻又精神起来,鳞片逐渐恢复了光泽,身下的巨爪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我这才发现,它居然有八个龙爪,这可和其他龙大大的不同啊。我见过的飞龙一般都是四爪的。

    我脑筋一转,想到,估计是因为它有着地龙的血统,而地龙主要是在地面行进,龙爪对它们来说,当然很重要了。

    蓝龙活动活动了身体,突然长吟一声,身体发出耀眼的光芒,我吓了一跳,赶忙护在其他人身前,我现在的身体负荷已经快达到极限了,狂神铠甲已经有要缩回去的势头,如果现在蓝龙全力向我们发动攻击,那后果就很难想像了。

    随着蓝光的闪烁,蓝龙的身体似乎正在逐渐的缩小着,当它缩小到同人类大小相仿时,突然蓝光大盛,强烈的光芒使我一时无法看清光芒中包裹着的蓝龙。

    墨月知道我这种变身不能坚持太长时间,抬起手中窄剑护在我身旁,紧紧的盯住蓝龙,以防它对我们不利。

    光芒渐渐暗淡下去,我们吃惊的发现,刚才那条蓝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名异常漂亮的少女。

    她有着一头漂亮的水蓝色长发,全身**没有任何衣服,身材一点不比月儿差,曲线玲珑凹凸,看上去诱人到了极点,白皙的肌肤透着一层润洁的莹光,仿佛仙女一样。

    如果说她和人类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她头上那长仅两寸的白色尖角了。

    少女冲我嫣然一笑,盈盈下拜,娇声道:“多谢你的不杀之恩。”声音如同出谷的黄莺一般清脆好听。

    随着她身体的动作,看上去感觉更加撩人,我感觉鼻子一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似的,赶忙深吸口气,稳定住自己的心神,惊讶的说道:“你,你是?”

    少女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就是刚才那条蓝龙,我们地龙最大的优势就是在达到龙族长老级别后,也就是上古生物所说的补天级别后就可以幻化诚仁形,那些飞龙族的混蛋驱逐我们,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为这个,飞龙最起码要达到烁今级别才可以。不过,说起来,在变身这方面我们和那条九个头的小虫还有些差距,他可以随意变身成任意模样,而我们地龙族只能根据自己的姓别不同和天生容貌不同变身成一个模样,直到死也只能变成这一种人形。”

    我苦笑道:“那你这不是修练成精了吗?看你的样子,你难道是条母龙不成。”

    少女微笑道:“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人家可是条美女龙哦,在龙族中可很少有长得像我这么漂亮的龙。”

    墨月用力的在我腰上掐了一把,我痛呼一声,无辜的看向她,道:“干什么?”

    墨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你看得眼睛都直了,你说我干什么?”一边说着,一边解下自己的披风扔给了那**少女。

    少女接过披风,嘻嘻一笑,原地转了个圈,蓝色长发随风飘舞,全身的妙处被我们一览无余,她娇笑道:“还是不穿衣服舒服些。”

    墨月皱眉道:“你好不要脸啊,快穿上,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月儿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蒙上了我的眼睛。虽然看不到,但我脑中却不断闪现着那蓝发少女动人的身姿,血液不由得有些沸腾。

    趁此机会,我先把狂化和狂神铠甲收回体内。狂化一失去,我感觉到背后仿佛背了一座山似的沉重,阵阵撕裂般的疼痛不断传来,我闷哼一声,倒向墨月。

    墨月赶忙扶着我,道:“老公,你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事,咱们走吧,我需要找个地方调息一下。”

    墨月巴不得赶快离开眼前这个姿色毫不逊色于自己的美女龙,抬头去招呼金银和盘宗,金银还好,金的眼睛同样被银蒙住了,而盘宗的九个头七旧二新,十八只圆圆的小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蓝龙变身的少女看,九道口涎不断从嘴里流出。

    蓝龙变身的少女将墨月的披风罩在身上,看到盘宗的呆样,瞪了他一眼,把自己包裹得更严实了,显然还没有忘记刚才盘宗不让我还她内丹的事。

    墨月冲盘宗叫道:“盘宗大哥,走啦,还没看够吗?”

    盘宗哦了一声,却一点没有离开的迹象。

    我冲墨月道:“算了,他好不容易看到一条美女龙,就让他看吧,那蓝龙应该不会再伤害咱们了,你扶着我,我要立刻调息。”

    在墨月的搀扶下,我坐了下来。外伤虽然在刚才狂化的时候已经都好了,但背后的经脉被蓝龙那尖角射出的能量一撞,有很多地方的经脉都瘀结不通,而且体内的能量消耗也很多。

    我深吸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凝神运功,先用暗黑魔力小心的冲开了瘀结的经脉,然后再用狂神斗气来修复。

    我没有收回堕落天使变身,因为在变身的情况下,可以让我更多的汲取周围的暗元素,这对我疗伤来说有很大的好处。

    虽然我在疗伤,但六感仍在,听那蓝龙对墨月说道:“小姑娘,他是你丈夫?”

    墨月道:“是啊,干什么,你怎么还不回水里,难道还想再和我们较量较量吗?”

    蓝龙道:“我打不过你们这么多人,他刚才饶我一命,我感激得很,怎么会再和你们为难呢?可惜啊,以后都吃不到紫凤果了。那个果子真是好好吃啊,自从吃了它以后,我对其他东西都没什么胃口了呢?没有了紫凤果吃,这里也没什么再值得我留恋的了,小妹妹,让我和你们一起走,好不好,我保证一定很老实,如何?”

    墨月声音中有些怒意,“不行,你跟着我们做什么,还是回你的水里吧。”

    这个月儿啊,她应该是怕蓝龙勾引我吧。

    确实,蓝龙变诚仁身后,对我的吸引力很大,但她毕竟是龙,而且我已经有了月儿和紫嫣姐妹,怎么还会随便对别的女人动心呢,她这个担心是没必要的。

    至于带不带上这条蓝龙,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会老实。

    蓝龙少女的声音中带着些哭腔:“好妹妹,你就带我走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抢你老公的。”看来,她也看出了月儿的心思。

    墨月倔强的说道:“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再废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蓝龙说道:“九头小虫,你劝劝这位妹妹,就让我跟你们一起走吧,我保证不捣乱。”

    盘宗说话有些结巴:“啊!这……这个,我……我也做……做不了,主啊!还……还是等……等老四,醒过来再说吧。”

    蓝龙的笑声如银铃般传来:“怎么,我的样子很丑吗?你怕什么?”

    “不,不是,你很漂亮。”

    银怒道:“老大,怎么见着个姑娘,你连说话都说不俐落了,不至于吧?”

    盘宗道:“我……”

    我体内的气息终于平稳下来,经脉也畅通了许多,能量的恢复也不能急在一时,他们这么吵,疗伤还可以,练功就算了,否则,非走火入魔不成。

    深吸口气,我缓缓收功,并将堕落天使的四翼收回体内,双手在地面上一撑,站了起来,虽然背上的伤处仍有些隐隐作痛,但已经好得多了。

    “老公,你的伤怎么样?”墨月急切的传音给我。

    我微微一笑,道:“已经不碍事了。”

    蓝龙向我走来,墨月警惕的拦在我身前,道:“你干什么?”

    蓝龙委屈的说道:“我什么都不干,我只是想请求他带我一起走而已。”

    墨月扭头瞪着我道:“老公,你可不能答应她啊,否则的话,哼……”

    我冲蓝龙做了个无奈的手势,道:“不是我不想带你走,实在是月儿反对得太坚决了,你还是回你的水里自由自在的修练吧,只是不要再兴风作浪了。”

    蓝龙刚要说话,我们几乎同时发现了附近正有大量的魔族向我们这里迅速的接近着。

    我冲紧张起来的盘宗和金银道:“没事,应该是魔族部队到了,月儿来了这里,那个总督得到消息,当然要赶过来的。”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十分正确,大队的魔族军队出现在我们视线内,迅速的围了过来,当先一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身体挺得笔直,相貌很普通,但身体却很强壮,他一脸的紧张,骑着马迅速的飞奔过来。

    我冲蓝龙道:“如果你不想让他们知道你就是一直兴风作浪的罪魁祸首,那就把你的身体包好,不要出声。”

    蓝龙乖巧的点了点头,把墨月的披风紧紧裹在身上。

    墨月因为刚才要护卫我练功,到现在都还没有解除堕落天使变身,那马上的骑士一眼就发现了她,猛地向我们冲了过来。

    马到近前,骑士滚鞍下马,扑通跪倒在地,恭敬的说道:“臣元戎行省总督辰风参见公主殿下。”

    墨月打量了他几眼,道:“行了,起来吧。”

    “谢公主殿下。”辰风总督站了起来道:“殿下,怎么您来我们元戎没知会我们一声,也好让我好好款待您和几位贵客啊!”

    墨月冷哼道:“知会你?如果事先告诉你我们来了,我还能知道你每年都将紫凤果统一收缴起来扔到河里吗?”

    墨月一抬手,阻止满脸苦相的辰风辩解,接着道:“你的难处我明白,但是出了这种事你即使不上报,也应该好好查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吧?可是你呢,只是把紫凤果扔到河里,消极应对,你这个总督是怎么当的?”

    说到最后一句,墨月的脸上罩了一层寒霜,声音也严厉起来。第一次看到月儿有如此的表情,我也不禁很好奇。

    我哪里知道,由于魔皇早就有让墨月继承皇位的想法,一直以来,都以皇储的教育方式来培养她,虽然平常墨月总是娇俏可爱,但一遇到正事,当初魔皇给她灌输的统治阶层思想立刻涌了出来。

    辰风吓得扑通一声又跪了回去,颤声道:“公主殿下,臣知错了。”

    墨月脸色缓和了些,道:“这回我们路经此处,无意中发现了这件事,已经顺便帮你解决了。这条河里原来一直有一只水龙在兴风作浪,已经被我们斩杀了,从今以后,你不许再随便以政斧的名义收购紫凤果,要让每一个来元戎的外乡人都能买到紫凤果吃,明白了吗?”

    “是,是,臣明白。”

    “明白就好。辰风总督,你要知道,元戎行省物产丰富,是为国库贡献粮食的重要产地之一,你必须要将它不断发展起来,不能随遇而安,那样的话,要你这个总督还有什么用。”

    我的月儿现在已经被魔皇正式策封为监国了,拥有的权利之大,甚至要超过刚刚得到皇储之位的四皇子,这辰风总督如果敢惹怒了她,就算月儿将她罢免,也没人能说得出什么。

    辰风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低着头恭敬的说道:“是,是,臣知罪了,以后臣一定积极进取,将元戎行省发展好。”

    墨月点了点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民心,不用我告诉你该怎么做了吧。紫凤果的味道非常特殊,如果每一个外乡人都能对它流连忘返的话,对行省的经济会有很大的带动作用,这一切,你必须立刻去做。起来吧。”

    “谢公主殿下。”辰风总督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出奇的苍白,显然被墨月吓得不轻。

    墨月处理得非常之好,所以我也没插嘴,见她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冲墨月道:“月儿,你收回变身吧,省得变身负荷太大。”

    墨月一听到我的声音,满脸的冰霜顿时解冻,身体一晃,收回了背后的四翼。

    我冲辰风总督道:“总督大人,你现在可以按照公主的吩咐去做了,你不用管我们,我们会立刻离开的,至于我们的行踪,你不许随便透露。”

    辰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墨月,迟疑道:“你,你是?”

    墨月搂住我的胳膊,道:“他是我老公雷翔,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还不快去。”

    辰风冲我躬身一礼,道:“原来是雷翔大人,臣失礼了,您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啊,臣这就去办。”说完,翻身上马,带着那些已经围上来的士兵们离开了。

    我在墨月脸上亲了一下,道:“终于顺利解决了,咱们也该走了,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这元戎行省恐怕要折腾一阵了。”

    有了刚才月儿那些话,恐怕这不算笨的辰风总督必然会励精图治,好好的整顿一下自己的领地。

    “喂,那我怎么办?”蓝龙少女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中带着一些落寞的感觉。

    墨月撅起小嘴,道:“怎么办?回你的水里去呀,反正不要缠着我们就是了。”

    少女叹了口气,道:“一个人在这里好孤独啊,好不容易能遇到你们这些和我实力差不多的人,你们带上我又不会有什么麻烦。九头小虫,你们九头蛇一族不是只能娶龙为妻子吗?要不要姐姐帮帮你,否则,你除了用强以外,肯定娶不到老婆。”

    听她这么一说,我脑中一动,看向盘宗,盘宗的九个头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双手交缠在一起,看上去很是尴尬。

    我捅了捅他,道:“大哥,你是不是看上她了,用不用小弟帮你说个媒,哈哈。”

    盘宗眼神迷惘的看了蓝龙少女一眼,摇了摇头,道:“不,虽然她很漂亮,但是她已经一千多岁了,我怎么能娶个这么大岁数的龙做老婆。”

    蓝龙少女啐了一声,道:“人家虽然一千多岁了,可还没嫁过呢,看你那丑样,谁会嫁给你,哼!”

    我冲蓝龙少女道:“你真的有办法能让我大哥找条龙做老婆吗?”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