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天通河畔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盘宗怒道:“你们干什么?闲得没事干了?”

    金银看到溅起那么大水花也是吓了一跳,身体飘然落到一旁,金道:“嘿嘿,我们可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试试到底这天通河有多深而已。刚才那块石头扔下去,我把精神力施加在上面,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感觉呢,看来,这水可是不浅啊。”

    墨月突然指着河中道:“你们快看。”

    由于是黎明,光线还不是很强,我凝神看去,似乎河中有一条小船,上面有一个人似乎在往河水中扔着什么。

    我和墨月对视一眼,道:“难道,他们正好在扔紫凤果吗?快,咱们过去看看。大哥,你们在这里等我们,如果真是一船紫凤果的话,咱们可就有口福了。”

    说着,我和墨月同时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强烈的黑暗气息使得我们的四匹马都在嘶叫中退得远远的,盘宗和金银似乎也有些难受的感觉,后退几步。

    我冲墨月道:“月儿,咱们走。”四翼轻拍,飞升起来,在四翼变身的情况下,我们的速度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几乎只是几个闪身,就已经飘飞到那艘小船上方。

    我凝神一看,只见船上一名身穿士兵服装的魔族正在一个一个的向河里扔着一些黑黑的东西。

    我收敛四翼轻轻的落了下去,在船篷上轻点,落在那人身后,船上有一股清香的气味,使我脑中一清,不禁深吸了一口。

    墨月传音给我道:“老公,这肯定是紫凤果,这香味我很清楚的记得。”

    我拍了拍那船夫的肩膀,道:“别扔了,多可惜啊。”

    那船夫吓得激灵一下,身体一歪,小船本就不大,他这一晃,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筐,脚下一滑,顿时扑通一声掉入了天通河中,还好水流不算湍急,他反应也快,一把抓住船帮,这才没有被水冲走。

    我哈哈一笑,单掌虚空一招,暗黑魔力涌出,顿时将船夫从水中拽了出来。

    “他妈的,想吓死老子啊。”那船夫摔在船上,一阵头晕眼花,刚一站起来就冲我们怒骂出声。

    等他看清我们的模样后,顿时惊讶得脸色煞白,嘴唇不断的哆嗦。

    我微笑道:“你很冷吗?”

    那船夫这才缓过劲来,跪倒在地,喊道:“参见堕落天使大人,我,我刚才不是骂您,我是骂我自己呢。”

    我从船上的筐中拿出一个深紫色的果实闻了闻,好香啊,仔细看去,这果实是个鸟头的形状,入手微微有些发软,应该就是紫凤果了。

    “你为什么把这果子扔到河里去啊?还有,你是什么人,这么一大早就跑到河上来?”我这是明知故问,主要是想看看他怎么回答。

    那船夫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我冷喝一声:“说,不说我现在就废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扔的这是紫凤果。”

    那船夫顿时全身一软,道:“我说,我说,您一定要饶小的一命啊!”

    我沉声道:“说吧,只要你说的是实话,你就死不了,如果敢骗我的话,哼!”我随手向河中挥去,轰的一声,河水被炸得溅起高达三丈的水花,小船在我暗黑能量的控制下,借着波涛汹涌向岸边飘去。

    船夫战战兢兢的开始叙述为什么会在这里扔紫凤果,开始的部份和那小饭馆老板说的差不多,后面则说出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扔紫凤果。

    原来,这小子是一个专门负责往河水中扔紫凤果的小官。元戎行省的总督专门弄了许多收果站收取紫凤果,分别在行省人口密集的地方,凡是成熟的紫凤果,都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交到那些收果站里。

    每个收果站每天收到的多少不同,多的时候有几百颗,而最少的时候则只有几颗,总督府还算不错,以每颗紫凤果一枚银币的价格收购,以鼓励种植紫凤果的平民们。

    总督府会收走一定数量的紫凤果用来自己享用或者款待贵客,而其余的则由收果站的人负责统一扔到河里。

    这个船夫正是附近一个收果站的负责人,正准备把刚收到的果子扔到天通河中。

    他一个劲的帮总督解释,说是他们元戎行省的物产丰富和这条河有很大关系,所以,为了不让水患影响了总督的声誉,使元戎行省一直能够保持住丰富的物产,所以历届总督都会维持这个同意收购紫凤果的政策。

    听完了他的叙述,船也已经到了岸边,我提着紫凤果的篮子跳上岸,冲盘宗和金银喊道:“大哥,二哥,紫凤果来了。”

    一抖手中大筐,几枚果实顿时激射而出,盘宗和金银接在手中,金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了上去。

    我和墨月相视一笑,我冲那船夫说道:“这筐紫凤果归我们了,待会儿,我们看看,能不能帮你们解决了这个水患的问题。”在船夫呆呆的注视下,分别取出一个紫凤果吃了起来。

    紫凤果的果肉很软,几乎入口即化,汁水微酸,但咽下去以后嘴里却有一种甘甜的感觉,浓郁的清香沁人心脾,说不出的舒服,难怪月儿对它记忆犹新了。

    我连吃了三个才停了下来,看着仍然吃得不亦乐乎的金银和盘宗,失笑道:“你们吃那么快,能品得出滋味吗?”

    这一筐三四十颗紫凤果已经有几乎一半进了他们的肚子,我扔给船夫一个,道:“你也吃一个吧。”

    船夫连连摆手,一脸的苦相,道:“几位大人,你们能不能吃完了和我去一趟总督府啊,如果万一因为紫凤果没有投入水中而引起水患,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你们可一定要给小的作证啊。”

    我微微一笑,道:“河水泛滥应该是有原因的,我估计,里面也许真的有怪物也说不定,你在这里等着吧,如果我们找不出原因,一定会陪你回总督府交代的。”

    船夫松了口气,恭敬的把我刚才给他的紫凤果放了回来,坐到一旁等待着我们。

    一筐紫凤果在我们风卷残云之下全部扫荡掉了,连几匹骏马也得到了一到两颗解馋。

    我冲意犹未尽的盘宗道:“大哥,吃够了吧,该干活了。”

    盘宗哈哈一笑,道:“我就下去看看吧,不能白吃这么美味的水果啊!水、火、地、风,存在于自然界中最纯净的能量,请点燃我心中的希望,觉醒吧,沉睡着的蛇王血脉。”

    随着咒语的吟唱,盘宗身上的斗篷顿时飘飞,他纵身入空,全身一阵劈啪作响,身体骤然膨胀,现出了真身。

    盘宗的体积似乎比以前又大了不少,身体最粗的地方足有接近三米的直径,长约十几丈,九个大头露出,散发着强悍的气势,全身的鳞片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我冲金银道:“看来,大哥的功力又增加了不少啊。”

    那船夫早已吓得躲到我背后,我冲他道:“别怕,这是我请来对付河里怪物的兽人勇士,不会伤害你的。”

    变身后的盘宗转过头来,中间的紫色蛇头冲我说道:“老四,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下去看看。”

    说着,他巨大的蛇尾在地面上用力一抽,身体腾空而起,扑通一声,跃入河中。

    河水一阵巨大的翻涌,船夫那条可怜的小船被巨大的冲力挤得粉碎,变成片片木板散落在河中。

    金道:“说实话,我最佩服的就是老大在水里的功夫,老四,还记得咱们那次联手和他打吗?如果当时他全力催动盘城湖水的话,恐怕咱们就都要完蛋了,就算以你现在的实力,到了水里恐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我连连摆手道:“我长这么大还没下过水呢,你可别和大哥提这件事,要不哪天他兴起了,拉我到河里练功,还不把我玩死。”

    看着眼前的波涛汹涌,我不禁连连皱眉。

    墨月嘻嘻一笑,拉住我的胳膊道:“老公,放心吧,等以后有机会我教你,我游泳的技术也很棒的哦。”

    我摇头道:“不,我才不学,一到了水里,恐怕我连三成功力也发挥不出来了。”

    银突然惊叫道:“快,咱们往后退。”说着,转身就向四匹马冲了过去。

    我一抬头,只见天通河河水剧烈的翻涌起来,高达两丈的巨浪不断的翻滚着,眼看就要冲上岸来,我赶忙一把将那船夫夹在腋下,和墨月腾空而起,飞出百丈,才将那吓得全身颤抖的船夫放了下来。

    金银把四匹马带了过来,马匹和他们身上都有些水渍。

    金道:“看来,真被咱们猜中了,老大应该是在水里遇到麻烦了。可惜咱们在水里根本无法和他们这种天生的水姓抗衡,唉,只有等了。”

    我们回到水边,静静的注视着眼前澎湃的河水。

    银道:“应该不会有事的,实在不行,老大还不会放出巨毒把那不知名的怪物毒死吗?”

    听她这么说,我吓了一跳,道:“别开玩笑了,这要一下毒,恐怕天通河经过的那七八个魔族行省就有大难了。”

    以盘宗大哥那剧烈的丹毒,还不把整条天通河都变成一条毒河,如果是那样,魔皇不和我们拼命才怪。

    波涛大盛,一个巨大的黑影猛地从水中蹿了出来,他砰的一声落在岸上,身体扭曲了几下,蹿到我们近前,是盘宗上来了。

    他似乎有些狼狈,身上的鳞片有几处破损的痕迹,九颗蛇头虽然完好无损,但却有些疲惫。

    我急忙问道:“大哥,怎么样?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盘宗的毒气头恨恨的说道:“他妈的,气死我了,是条地龙。”

    我一愣,道:“地龙?地龙不是一种亚龙种吗?难道你还对付不了。”以盘宗现在的实力,真正的龙也威胁不到他,怎么会被一条地龙弄得如此狼狈?

    盘宗将身体盘起,道:“不是你说的那种地龙,是真正意义上的地龙,它是龙族中特殊的存在,除了不会飞以外,其他和龙一样,甚至有着更强大的力量,这只地龙恐怕有上千岁了,力量很强横,即使在龙族,也绝对有着长老的能力。”

    金突然大喝道:“小心,它要出来了。”

    我回头看去,果然,水面突然裂开了似的,又是一个巨大的身影从里面露了出来,看上去,似乎比盘宗的个头还要大上一些,它怒吼一声,顿时震得我耳根发疼。

    我四翼一振飞了起来,身体一闪,飞到它上空。

    我这才看清,这是一条深蓝色的巨龙,果然如盘宗所说,它并没有翅膀,身上的鳞片似乎比一般的龙要大上一些,在已经渐渐升起的朝阳照射下,看上去倒挺漂亮的。

    它头上有一只独角,发出淡淡的兰色光晕,背上从头到尾有着高高的龙鳍,正满脸愤怒的四下看着,似乎在寻找盘宗大哥。

    我喝道:“就是你一直在这条河里兴风作浪吗?”

    那条蓝龙抬起头,有些不屑的看着空中我这个小不点,张开大嘴,顿时一股水箭激射而出,力量极为强劲。

    我一闪身躲了开去,反手抽出墨冥,暴喝一声,一道暗黑魔力构成的能量刃直挥而下,劈向它的大头。

    蓝龙似乎有些惊讶,背上龙鳍晃了晃,身体一扭,吼的一声又喷出一股更强的水箭。

    能量刃和水箭在空中相撞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它的力量毕竟还比不上我,水箭被我从中劈开,剩余的暗黑魔力重重的轰击在它背上。

    蓝龙痛吼一声,被击中的地方鳞片竟然没有像我想像中那样破碎,蓝龙一双巨大的眼睛狠狠的瞪视着我,头上的尖角一晃,一道蓝色的能量如闪电般猛然向我轰至。

    岸边的盘宗大喊道:“老四,小心。”看来,他就在这蓝色能量下吃过亏。

    看到它如此强横,我顿时狂姓大发,双手握住墨冥,体内狂神斗气瞬间涌起,大喝一声:“狂箭升天。”一道金色的能量箭瞬间射出,迎了上去。

    蓝、金两色光芒在空中相撞,发出滋的一声,我感觉到一股强大反震力扑来,身体向上冲出,全身经脉一阵疼痛,不由得大惊,这是什么能量,怎么如此强悍?

    那蓝龙似乎也不比我好受,连连晃动大头,似乎有些晕眩似的。

    墨月在岸边发出一声娇喝,手持窄剑合身冲向蓝龙,全身被大量黑雾包围着猛地撞了上去。

    蓝龙在刚才和我的争斗中吃了亏,此时见又一个同样有四个翅膀的生物向它攻击,身体向后一飘,全身一阵剧烈的晃动,顿时大片大片的水浪冲天而起,迎向了墨月,而它自己却潜回了河水深处。

    墨月穿过水浪,身上的衣服却已经湿透了,露出骄人的曲线,看得我心中一荡,怕她有失,飞到她身旁,关切的问道:“月儿,你没事吧?”

    墨月摇了摇头,道:“这家伙真可恶,打不过就跑,你看,没影了。”

    天通河的水面平静下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这条地龙也太狡猾了。

    我心中暗恨,拍动四翼飞到那船夫身旁,正色道:“你现在立刻去总督府汇报,就说魔皇陛下派人来消灭水怪了,让他立刻将周围的居民疏散开,以免伤及无辜,告诉他,我叫雷翔,他就应该知道我是谁了。明白吗?”

    如果那条蓝龙兴风作浪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为了周围魔族平民的安全,我必须要借用军队的力量。

    那船夫吃惊的看着我,颤声道:“你就是兽人族全军总指挥,娶了我们魔族公主的那个雷翔大人?”

    看来,我还真是挺有名的,拉过飞来的墨月道:“除了月儿以外,你们魔族恐怕还没有第二个女姓堕落天使吧!快去禀报吧,耽误了事,我要你的脑袋。”

    船夫赶忙连声答应着,偷偷的在墨月丰满的身材上看了两眼,一转身,跑去汇报了。

    我们和盘宗、金银聚在一起,我冲盘宗道:“大哥,这条地龙真狡猾,它又潜回水中了,这水里的战斗小弟可不擅长啊。”

    盘宗哈哈笑道:“那家伙吃了亏自然要跑。老四,还是你厉害,刚才我在水里还真不是它的对手,那家伙的力量惊人得很,而且对各种魔法好像都有很强的免疫力,我又不能用毒攻击。我发现,它应该是擅长水系魔法的,否则也不能在这里兴风作浪了。”

    我问道:“大哥,你有办法把它引出来吗?只要它从水里出来,我就能收拾了它。”

    我刚才如果用全部力量攻击那条蓝龙,恐怕它即使不死也会受到重创,它的力量似乎比我还要弱上一些,但感觉上,一点都不比厉风那头龙族长老差,只是不会飞而已。

    盘宗想了想,道:“我试试吧。你们等着。”

    墨月道:“盘宗大哥,你别和它硬拼,只要把它引出来就行了,我们在这里准备好,它一出来,就给它一个迎头痛击。”

    盘宗哈哈一笑,道:“弟妹,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小心的。”说着,又钻入了逐渐湍急起来的河水之中。

    银对金道:“咱们也准备吧,总不能一点忙都不帮啊。”

    金点了点头,道:“好。太阳,赐予大地温暖的朋友啊,请将您无尽的力量赐予我吧。”

    银道:“月亮,在黑夜中带来光明的朋友啊,请用您无尽的光华洗涤我的身心。”

    两个狼头齐声吟唱道:“觉醒吧,沉睡着的狼神血脉。”

    金银向天发出一声长长的狼嚎,身体和毛发迅速增长,顿时变成了最强攻击状态,四肢着地,巨大的狼身闪烁着金银两色,有着一层莹润的光彩。

    我惊讶的说道:“二哥、二姐,你们的力量似乎也增强了不少啊。”

    金哈哈笑道:“那是当然了,我们闭关可不是白闭的。对了,老四,这还要感谢你呢。”

    “感谢我?”

    银道:“是啊,自从上回从那山洞里出来以后,我们和盘宗老大都感觉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修练起来进步神速,我们已经快接近绝地的境界了,而老大他已经在冲补天境界的瓶颈。看来,你继承的那个什么神还真有些能力。”

    当然了,提奥曼迪司大哥可是一级神祗。

    看着他们的功力都有所提升,我也很高兴:“二哥、二姐,你们就在岸上守着,我和月儿飞到河面上去,等它出来。”

    金道:“好,一切小心。”我拉着墨月的小手飞上了天,凝聚好全身功力,随时准备攻击被引出来的蓝龙。

    水面再次翻涌起来,可等了半天,都没有蓝龙的踪影,一个巨大的身体浮了上来,我刚想攻击,却看清是盘宗大哥。

    盘宗扭动着身体回到了岸上,一上岸就大骂起来:“他妈的,这条王八蛋龙,气死我了。”

    我急切的问道:“怎么?大哥,你受伤了。”

    盘宗的九个大头一起摇了摇,道:“没受伤,那混蛋龙不论我怎么挑逗,就是不出来,一离得近了,它就用那破龙角射我,我又打不过它,气死我了,他妈的,气死我了。”

    这条蓝龙真是狡猾,知道我们有足够威胁到它生命的能力,偏偏就是不上当,我拍动着翅膀飞到河面上空,皱着眉头看着又恢复平静的水面,凝思着该如何引它出来。

    如果我们离开的话,它肯定会向这里的魔族报复,那样的话,就弄巧成拙了。

    正在思索间,我突然感到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速度之快,力量之大,足以威胁到我的生命,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再转身迎战了,狂吼道:“狂神战铠。”

    金芒一闪,感觉到危险的狂神铠甲中的胸铠和护心镜骤然出现在我身体上,一股尖锐的巨力猛然撞在背后的胸铠上,强劲的力量将我轰得猛然前冲,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剧烈的疼痛使我无法再控制四翼掌握平衡,身体划出一个抛物线向水面落去。

    虽然身受重创,但我神智还是非常清醒的,刚才如果不是狂神铠甲为我挡去了大部份偷袭的能量,恐怕我的胸口就要被贯穿了。

    但我的危机并没有解除,在盘宗、金银、墨月的惊呼声中,水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龙头,它正狰狞的张开血盆大口等着我这不知道是否美味的食物落下去。

    在生死一发之间,我爆发出全部潜力,身体在空中猛地一扭,脚尖在那头蓝龙的巨齿上点了一下,扑通一声,落到了一旁的水中。

    一下水,我就觉得完了,我可是不识水姓的,在地面上我可以打得过这头蓝龙,可到了水里,却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再加上我现在身受重伤,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除了上回遇到那个可能是神族的家伙以外,在得到狂神传承后,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即使面对圣龙骑士团的高手,我也能拼个死活,这次暗亏吃得太大了。

    急怒攻心之际,我瞬间狂化了,头发、眼睛、翅膀瞬间变成了妖异的红色,右脚猛然踹出,将扑过来的蓝龙大头踢得荡了开去。

    周围的水流一阵波动,一个巨大的身体冲了过来,是盘宗大哥来救我了,他猛地扑向蓝龙,一龙一蛇瞬间纠缠在一起,水流不断的强烈波动着。

    变成血红天使以后,我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我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有湿,连呼吸也没有任何问题,河水在我身边三尺骤然止住,我的身体正在缓慢的向下沉去。

    虽然周围波涛汹涌,却丝毫不能影响我的身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狂神斗气还有避水的功效吗?

    周围一片蓝蒙蒙的,虽然我在不断下沉,但仍然能看到周围的各种鱼类在四散奔逃。原来水底的世界是这么美。

    我向下看去,想看看离河底还有多远,却惊讶的发现,我胸口处正闪烁着一片蓝光,我之所以能够看清周围,也正是蓝光闪烁的原因。

    我伸手入怀,摸出了一个木盒子,啊,原来是它。

    这正是那天素察给我的装有两颗副水之心的盒子,正是它的原因,才使周围的水无法影响到我,否则,恐怕我已经不知道灌了多少水进肚子了。

    当时因为担心月儿,我一直都忘记了它的存在,没想到关键时刻,倒是它救了我。

    发现了这个惊喜,顿时让我信心大增,上面的盘宗和那蓝龙仍然不断的纠缠着,似乎打得很激烈,我将水之心重新揣入怀中,右掌向下一按,发出一道狂神斗气,身体随着水流的推动,顿时升了上去。

    原来有水之心居然这么好,嘿嘿,蓝龙,你死定了。

    盘宗和蓝龙正在做殊死搏斗,一个黑影突然向我的方向潜来,我定睛看去,那并不是什么鱼类,而是我的娇妻月儿。

    她一脸的悲愤,正在寻找着我的身影,虽然她在上,我在下,她不应该能看到我的身影,但我胸口的蓝光却吸引着她向我游来。

    我连续向下挥出两掌,推动着我的身体迎了上去,墨月也看清了我,加速游来,我们终于在水中相遇了。

    墨月像只八爪鱼似的缠到我身上,哭道:“老公,你吓死月儿了。你没事吧?”

    我擦掉她脸上的泪水,道:“月儿,你看,原来水下是这么神奇的啊。”

    墨月抬起头,这才发现身边的惊异,吃惊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水都不过来,我还能说话?”

    我微微一笑,道:“月儿,你先上去吧,待会我再向你解释,我先要收拾了那条可恶的蓝龙。”

    墨月快速的摇着头,道:“不,不要,我要陪你一起。”

    我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傻月儿,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在这里,我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量,待会儿,那坏家伙又该跑了,听话,你先上岸去。放心吧,我已经变身成血红天使了,而且又不怕水,那条龙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呢?”

    墨月撅着嘴道:“那你一定不要有事哦,你保证。”

    我微微一笑,举起右手道:“我保证。”

    墨月这才满意的深吸口气,从水之心的保护圈游了出去。

    我不断向下发动狂神斗气,推动着自己的身体向上浮去,一会儿,就来到了盘宗和蓝龙交手的下方。

    由于我被蓝龙偷袭的原因,盘宗勃然大怒,拼命的向那蓝龙攻击着,自己的两个物理攻击头已经被蓝龙打坏了,水中一片血色,但他仍然疯狂的发动攻击,蓝龙在他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下也受了不轻的伤,看上去,已经不如先前灵活了。

    我拍动着身后的四翼,推动着自己的身体,凝聚起全部狂神斗气,大喝一声:“狂转轮回。”全身化作一个血红的*向蓝龙冲去。

    在我发动之时,蓝龙已经发觉了潜在的威胁,惊恐的全力一甩,将盘宗大哥抛了出去,头上的独角猛地向我接连射出两道蓝光。

    但是,我现在已经处于最强状态,又有狂神铠甲护身,虽然它发出的蓝光使我速度减慢了一些,但仍然劈波斩浪的直冲而上。

    聪明的蓝龙很清楚,如果一旦被我撞上,它恐怕就再也无法吃到那美味的紫凤果了,再也无法自由自在的生存了。

    它愤怒的注视着我,一张口,一颗蓝色的圆珠吐了出来,猛然迎向我的狂转轮回。

    虽然我不知道那蓝色的珠子是什么东西,但我却毫不畏惧,毅然上冲。

    轰……

    当我和蓝珠子撞上的时候,周围的水流猛然分开,蓝龙的身体被我轰出水面,我也感觉到身体一阵剧烈的震荡,狂神斗气险些抵挡不住那蓝珠子的进攻,多亏狂神铠甲金芒大盛,化解掉了大部份冲力。

    蓝龙飞出了水面,但它刚才喷出的那颗珠子却还在,只是光芒黯淡了许多,静静的飘在那里。

    我催动身形划了过去,一把将那颗蓝色珠子攥在手中,四翼齐拍,猛地冲出了水面。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