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原来如此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墨月扑进我的怀中,紧紧的搂着我,又是一阵痛哭。伏在我身上的墨月低声道:“老公,你对我真好,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但这件事我必须要问清楚,不论会有什么后果。等我得到答案后,再来找你。”

    我刚感觉不对,墨月的暗黑魔力猛然迸发,瞬间在我身体里形成一个结界,将我的气机完全封死,使我无法动弹,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我眼睛瞪大了看着她,满是焦急的神色。墨月冲我温柔的一笑,道:“老公,过几个小时,封印自然会解除的,别生月儿的气,好么?”一边说着,她一边将我扶到旁边的树林之内,小心的让我靠在一颗大树上,把自己身上的披风摘下来,盖在我的身上。她在我唇上吻了吻,毅然转身,飞奔而去。看到她走了,我心中异常的痛苦,月儿啊,你怎么这么傻。

    虽然墨月的实力不及我,但她的封印还是很难冲破的。我不断的用意念召唤着体内的能量,一次又一次的冲向封印。我必须要赶快去阻止她,否则,在冲动之下,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

    墨月还是小看了我,虽然她的封印很强,但我经过半个小时的不断冲刺,终于打破了这个封印,由于我用力过猛,体内的经脉受了些震荡,当我站起来的时候,不自觉的吐出了一口鲜血,受了些轻伤。

    我顾不上治疗自己的伤势,收好墨月的披风,将副水之心的盒子装入芥子袋中,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骤然变身成四翼堕落天使,这样会让我的速度大大增加。反正是在魔族,我也不怕被人看见,迅速升空而起,直扑魔族皇宫。由于变身的原因,使我的速度呈几何倍数的增长,感觉上,似乎只是几瞬的时光,我就已经来到了魔族皇宫的上空。

    我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扑天魔殿,现在这个时间,魔皇应该已经上完朝了,有很大的可能姓会在那里。我收敛四翼,俯冲直下,天魔殿的守卫们看到我这个不明飞行物顿时警惕的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我有暗黑魔力护体,哪儿会在乎他们,身形一闪,落在天魔殿之前,众护卫一看到是我,顿时松了口气,我急问道:“陛下和公主在里面吗?”

    一个护卫恭敬的回答道:“雷翔大人您好,陛下和公主殿下都在。”

    “公主进去多长时间了?”

    “有一会儿了。”听他这么说,我心中顿时异常的担心,月儿,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我身体一闪,进入了天魔殿,由于我的身份已经得到了魔族的认可,所以护卫们都没有拦我。我快步走进天魔殿内,一进去,就楞住了。

    只见魔皇正搂着墨月,一脸的慈祥之色,而墨月正不断的抽泣着,但从她脸侧看,神色间已经平静了许多。我快步上前,道:“月儿,你没事吧。”

    墨月一看到是我,立刻扑入我的怀中,道:“老公,你冲破封印了?别生我气,好么?”

    我松了口气,道:“还生什么气,只要你没事就行了。”我搂着墨月转向魔皇道:“岳……,啊,魔皇陛下,您……”

    魔皇微笑的看着我,道:“怎么,就因为素察那老小子几句话,你连我这个正牌岳父都不认了么?”

    我楞了一下,又看了看怀中的墨月,疑惑的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魔皇哈哈一笑,道:“素察这家伙也太想当然了,我难道连月儿是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知道么?当初他和月儿的娘最后说的话我在外面全听到了。其实,我早就知道月儿的娘和素察发生过关系,但我真是太爱她了,并没有计较这些。月儿的娘当初离开素察后就返回了首都,她直接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娶她。我一直暗恋着她,只是由于素察的关系才没有表示过,一听她愿意嫁给我,我当然非常高兴,即使我很清楚,她并不爱我,只是赌气而已,但我还是立刻就答应了。于是,我们俩在我接任魔皇的时候成了亲。虽然素察和月儿的娘曾经发生过关系,而且也一直都还喜欢着他,但我却仍然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那一年,是我最快乐的一年,我甚至弃朝政于不顾,天天陪伴在她身边,希望她能快乐起来。谁知道,她还是在月儿降生的时候去了。”说到这里,魔皇不禁一阵唏嘘。

    “当时,我在外面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中也是非常难受,但下一代是无罪的,如果月儿真的是素察的骨肉,我会毫不犹豫的将月儿还给他。于是,我找来了御医,让他为我和月儿做了检查,御医发现,月儿其实是早产,而且,的的确确的是我的骨肉,月儿她娘可能是因为曰期的关系,误会了。当时因为月儿她娘的死,我和素察都异常悲痛,我也没顾的上向素察解释,就一直到了现在。没想到,素察那老小子竟然一直都以为月儿是他的女儿。哼,他哪里生的出我们月儿这么漂亮的好女孩儿,别痴心妄想了。后来,素察和我关系一直不好,我看在前任魔皇和月儿她娘的面子上也一直没和他真正计较什么?否则,以我的铁碗手段,如何能让他活到现在,还拥有了那么大的权力。”一说到月儿是他的亲生骨肉时,魔皇一脸的自豪之色。

    我这才恍然大悟,不禁为素察感到悲哀,他一直疼惜的,终究还是别人的女儿。

    墨月泣道:“爸爸,真是吓死月儿了,月儿以为自己真的不是您的女儿呢,月儿听了素察叔叔的话,好难过啊!”

    魔皇走了过来,擦掉墨月脸上的泪水,道:“傻月儿,以后不要瞎想了,你永远都是爸爸最好的女儿,虽然素察得到了你母亲的心,但你却始终是向着爸爸的,对不对。我终于没有输给他。”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一直紧蹦的神经也放松下来,苦笑道:“真是乱七八糟的,月儿,以后可不许再这样吓我了。”

    月儿破涕为笑道:“老公,不会拉。”

    我说道:“那你准备把这件事告诉素察么?”

    墨月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告诉他,他既然一直都以为我是他的女儿,就让他这样下去吧,素察叔叔岁数也大了,我不想再刺激他了,妈妈如果在的话,也一定会赞成我的决定的。爸爸,可以么?”

    魔皇微笑点头,道:“我的月儿是那么善良,爸爸一切都依你,咱们心照不宣就行了。”

    墨月道:“爸爸,发生了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同素察叔叔相处了,我想和雷翔快点离开,好么?”

    魔皇脸色一变,叹息道:“这么快就要走吗?爸爸舍不得你啊!”

    墨月重新投入魔皇怀中,道:“爸爸,我也舍不得您,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看您的,雷翔也一定会照顾好我的。”

    我坚定的说道:“我一定会的。绝不让月儿受到一点伤害。”

    魔皇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那好吧,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你们就回来。爸爸永远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雷翔,你给我磕几个头吧,以后月儿我就交给你了。”

    我欣然跪倒,恭敬的冲魔皇磕了九个响头,魔皇将我搀扶起来,道:“雷翔啊,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年轻人,虽然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不管以后你有多少姬妾,你都一定不能辜负月儿,我不是以魔皇的身份要求你,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恳求你,你能答应我么?”

    魔皇的话让我心中一阵感动,道:“我答应您。在认识月儿之前,我还有两位红颜知己,她们都是很善良的姑娘,绝不会欺负月儿的。”

    魔皇瞪了我一眼,道:“就知道你这小子不老实,月儿,你现在后悔可还来得及。”

    墨月嘻嘻一笑,道:“她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人家认识在前嘛,而且雷翔一定不会厚此薄彼的,爸爸,您就放心吧。”

    魔皇略带失望的道:“既然如此,也只能这样了。”

    我装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道:“岳父大人,那我们待会儿就走,如果素察亲王问起来,您就说月儿心情不好,随我去散心,这样他就不会怀疑了。”

    魔皇点了点头,道:“你小子别得意,路上注意安全,等你们准备正式成婚的时候,就回来吧。我的女儿出嫁,一定要弄的风风光光的。”

    我和墨月跪倒,又向魔皇磕了三个头,站起身,出了天魔殿。

    返回精舍之中,金银一看到墨月眼睛红红的,顿时大惊小怪起来,金道:“哇,老四,你怎么欺负月儿弟妹了,哭的眼睛都肿了。”

    银抓住我的脖领,道:“好啊,还没正式成亲呢,你就把人家欺负成这样,月儿妹妹,看姐姐替你报仇。”连盘宗都有些不满的看着我,他们才认识这么几天,怎么就全被月儿给收买了,我冤枉啊!

    我苦笑道:“我怎么舍得欺负月儿呢。你们误会了。”由于刚才发生的都是月儿的家事,我也不好多说,只说是因为又要离开家了,所以月儿有些伤感,才哭的。

    听了我的解释,银才悻悻的松开了手,但仍然是一副怀疑的样子。我道:“你们快去收拾东西吧,要不,我可不陪你们到处闲逛了。”

    一听我说要走,金银和盘宗顿时来了精神,各自欢啸一声,回去收拾东西了。

    我拥着墨月回到房间,疼惜的将她抱在怀里,不断的亲吻着她的俏脸,墨月激烈的反映着。

    良久,唇分,我捏了捏她可爱的小鼻子,道:“以后可不许再偷袭我了,有什么事我都会支持你的,能答应我么?”

    墨月柔顺的点了点头,道:“当时人家的心都乱了,确实太冲动,老公,对不起。你的衣服破了,快换一身吧。”

    我们的东西最好收拾,要拿的只需扔进芥子袋就行了。一切收拾停当,我和墨月带着急不可耐的盘宗和金银出了魔族皇宫。

    在离开皇宫之前,墨月带我去了一个地方,那就是魔族皇宫的御用马厩,来到这里以后一直很忙,都没有顾的上去找我最亲密的伙伴——黑龙。就要离开了,我当然要带上它。

    毕竟是御用马厩,这里养的都是上等的好马,因为贪图新鲜,盘宗、金银在墨月的许诺下,各自去挑自己的坐骑了,墨月带着我走到最里面一个最大的马厩前,冲我嘻嘻一笑,道:“老公,黑龙就在里面,你看。”

    对黑龙的殷殷思念催使着我绕过墨月,上前一步,向里看去,只见胖了一圈的黑龙正在和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互相蹭着头。我楞了一下,轻呼道:“黑龙。”听到我的声音,黑龙颈后的鬃毛猛然竖立,大头转了过来,虽然胖了点,但它的神骏丝毫未减,两颗如同墨晶般的大眼睛楞楞的盯着我。猛的,黑龙两条前腿人立而起,嘴中发出一一声长长的嘶鸣,后蹄用力蹿了过来,我双手一分,马厩的木栏被我拆成两片,一把抱住黑龙的大头,黑龙伸出温暖而柔软的大舌头,不断在我脸上舔着,眼中流淌出两颗大滴的泪水。久别重逢的喜悦让我沉浸在内。

    “黑龙,黑龙,我的伙伴,我好想你啊。”

    黑龙发出一声嘶叫,似乎在说,我也好想你啊主人。我抚mo着它的大头,心中充满了感慨,和黑龙分开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终于又见到它,使我心中倍感亲切。这时,那匹白马也走了过来,我定睛看去,只见那白马全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身材只比黑龙略微小上一点,身上的肌肉棱角分明,眼中射出锐利的目光,不断的打量着我,似乎有着些敌意。它最显眼的就是额头上那一缕红色的棕毛,看上去极为神气。

    墨月笑道:“寒星,快来,让姐姐看看。”白马听到墨月的呼唤,在我的惊讶的注视下低着头靠向墨月。墨月抚mo着它头上那缕红色的棕毛,道:“老公,现在你知道为什么黑龙为什么会这么乖的留在这里了吧,我们寒星可是美女哦。”

    我莞尔一笑,道:“原来你是用了美人计,我真是服了。”黑龙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发出一声低低的鸣叫。我哈哈一笑,道:“好兄弟,不用不好意思,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墨月道:“你的宝贝我可还给你了哦,寒星是我的坐骑,是我们皇宫中最好的一匹美女马了,黑龙刚一到这里,就看上了它,发起了追求攻势,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才追求到的,嘻嘻。”真亏她想的出这美马计。我冲黑龙道:“好兄弟,你在这里养尊处优惯了,还能跑吗?”

    黑龙长嘶一声,高傲的仰起头,一副没问题的样子。我长笑一声,道:“那好,那就让我带着你重新找回自我吧。”

    墨月叫人给黑龙和寒星配上鞍辔,这时,盘宗和金银也各挑了一匹马走了过来,看上去也都非常神骏,他们这辈子还没骑过马,都是满脸欣喜的样子,盘宗挑的是一匹黄骠马,金银挑的是匹枣红马,再加上黑龙和寒星,四匹骏马站在一起,虽然颜色不同,却各有各的威风。

    因为答应了盘宗和金银要陪他们游玩,我们也不着急,盘宗提议原路返回,顺便还能到他们原来居住的原始森林再去看看木精灵。我和墨月欣然同意,出了魔族首都,我们缓慢的朝着兽人国的方向前进。

    …………

    半个月后。

    “老公,前面不远就是元戎行省了,过了元戎行省,咱们就能回到那原始森林进入兽人地界。”

    我叹息道:“是啊,算算时间,母亲也快结束一百天的守灵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虽然母亲恨父亲,但我感觉的到,父亲的死还是对母亲有了很大的影响,希望她不要太伤心吧。

    盘宗道:“老四,天色不早了,咱们到前面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银道:“好啊,月儿妹妹,你不是说元戎行省出产什么紫凤果么?咱们正好去品尝一下。”金看了银一眼,露出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

    墨月嘻嘻一笑,道:“是啊,紫凤果是种很奇怪的水果,它必须在摘下后五个小时之内吃掉,否则就会腐烂了,所以,连皇宫里都没有,只有在元戎行省专门种植它的地方才能吃到哦。”

    我抚mo着跨下黑龙的大头,黑龙发出一声短暂的嘶叫,似乎很享受似的。那天,我们离开魔族首都以后,这一路上,黑龙总是高傲的跑在最前头,而寒星总是落后一个马头跟在它身边,像个柔顺的妻子一样。而盘宗的大黄和金银的小红不论他们怎么催动,却始终不敢超过黑龙,看来,黑龙真的是马中之王啊。

    我们纵马进入前面的村镇,虽然我们的衣着朴素,但坐下四匹骏马却象征着我们的身份,村里人都向我们投来惊讶的目光。村里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旅店,我们找了一家路边的小饭馆停了下来,老板殷勤的跑出来,道:“几位,你们吃点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将我们让到一张还算干净的桌子坐下。我四下看了看,我们竟然是第一拨客人。

    带着斗篷的金急不可耐的问道:“老板,你们这里有紫凤果吗?我们就是专门来吃那个的。”

    老板突然脸色一变,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您吃点别的吧。我们这里的一品狗肉、麻辣地龙肉,脆皮沙蜥都是很有名的,您别看我们店小,但做出的东西绝对味道很棒。”

    我从老板的神色中看出,他们这里未必没有紫凤果,而是不想给我们吃而已。我冲老板道:“我们来这里就是想品尝你们元戎行省的特产紫凤果,难道这有什么让你为难的吗?还是欺负我们是外乡人,成心不给我们吃。”一边说着,我身上散发出一股森然之气。

    老板身体一震,赔笑道:“不,不,不,我们这里真的是没有,您几位吃点别的吧,我给你们打八折。”

    墨月冷哼一声,道:“这里已经是元戎行省的地界,我才不信会没有,你们元戎不是每家都种植紫凤果的吗?你要是成心不给我们吃,可别怪我不客气了。”一边说着,她把身后的窄剑拿了出来,砰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老板一脸的为难之色,走到大门口四下张望了几眼,这才跑回来,低声道:“几位客官,你们就不要为难小的了,不是我不想给你们吃,而是……,哎——,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千万别说是从我这里听说的,是这样的,我们元戎行省中央横跨着一条大河,说来也奇怪,这条大河横跨咱们魔族七、八个行省,却只有我们这里倒霉?”

    我惊讶的说道:“倒霉?倒什么霉?”

    那老板道:“我们这里,以前十年有九年会发大水的,传说,河中有个水怪,经常兴风作浪,弄的我们这里民不聊生,虽然没死过什么人,但每次都把河边的建筑物毁坏的一塌糊涂。刚才这位小姐说的很对,我们元戎行省里,家家都种植有紫凤果,那条河每次爆发时最奇怪的是,所有种植的紫凤果,只要是成熟的都会一律消失掉,后来大家都说河里有河神,就爱吃紫凤果。住在河边的人试探着向河里丢下成熟的紫凤果,说也奇怪,那年的水患就小了很多。后来,我们这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所有种植的紫凤果一旦成熟,都必须直接去投到河里。大家的猜想还真正确,自从投入大量的紫凤果以后,那条河果然不再泛滥了。现在,除了我们行省的总督和一些达官贵人以外,谁也吃不到紫凤果。这个用果养河的规矩一直流传到现在,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他这一说,我想起来,当初在返回魔族的时候,确实做船过了一条大河,那河宽足有几公里,不过,那时看上去很平静啊!

    墨月问道:“我怎么没听说过,再说了,既然一直都没事,你们不会试探着不投果一年,也许,水患也不会发生了呢?”

    老板苦笑道:“除了我们本地人,外人怎么会知道,每界元戎行省的总督都怕因为这件事影响自己的功业,所以都瞒着不向上头报,而且严令本行省中任何人不能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否则法办,刚好今天我们这里没人,所以我才说给你们听,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啊。总督大人也曾经试过一年不投入紫凤果。但那年水患却再次光临,给两岸的居民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从此以后,我们就不得不按规矩办了。”

    金道:“就算河里有什么水怪,他也吃不了那么多紫凤果吧。你们一个行省一年能产多少啊?”

    老板道:“产不了多少,这紫凤果产量特别低,从结果到成熟,需要两年的时间呢,但却不分时令。我们这里,一个家庭种植的紫凤果一年也就能产出一两颗左右,不知道这位小姐是如何得知的,一般外人根本没吃过这东西啊,只有我们本省的人才知道有紫凤果的存在。”

    墨月冲我道:“怪不得呢,那回我是和父亲一起来这里的,那行省总督上来一盘紫凤果给我们吃,可好吃了。”

    老板惊恐的说道:“那您父亲一定是很大的权贵了,小姐,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您可千万别把我告诉你们紫凤果这件事说出去,否则,我就死定了。求求你了。”说着,一副就要下跪的样子。

    我扶住老板,微笑道:“你放心吧,我们不会乱说的,既然没有紫凤果,那就把你们这里拿手的菜弄点上来给我们吃吧。”

    老板如获大赦般答应连声,兴高采烈的去了。

    看到老板走了,盘宗道:“看来这条什么河的真是有些蹊跷,一有紫凤果吃就不发生水患,一没有果子,立刻就折腾。这爱吃的程度还超过了我。”

    金哈哈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咱们反正也会路过那里,就顺便去看看吧。”

    我微笑点头道:“你们呀,就是喜欢寻求刺激,好吧,到时候顺便看看,大哥,你说有没有可能那水里有一个和你们一样的上古生物呢?也就是那些元戎行省平民口中的河神。”

    盘宗眼睛一亮,道:“有可能,等咱们到了那里我下去看看,水里的功夫不是大哥自夸,我说第二绝没人敢说第一。如果兴风作浪的话,我变身后也可以。”这回连金银都没有驳斥盘宗,盘宗现出原身后的水下功夫确实很强。

    一会儿的工夫,一桌香喷喷的菜肴就端了上来,那老板确实没有夸口,他们这个店虽然不起眼,但做出的食物却异常可口,尤其是他推荐的那几道菜,吃的我们赞不绝口,一点都不比龙神的食物差什么。

    “老板,结帐。”吃的酒足饭饱之后,我伸了个懒腰,满意的叫过老板,老板点头哈腰的说道:“算了,几位今天这吨算我请的吧,就不用结帐了,只要,你们别忘记答应我的事就行了。”

    我从怀中掏出几个金币递到他手里,道:“你们这也是小本买卖,也不容易,拿着吧,放心,那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对了,老板,那条河叫什么名字,如果里面真的有什么河神的话,我们顺便过去帮你们元戎行省除掉这一害。”

    老板接过金币道:“那条大河叫天通河,至于除害就用不着了,你们可千万不要惹怒了河神,到时候倒霉的就是我们平民啊。”

    我微笑点头,道:“放心吧,我们不会惹怒那什么河神的。”说完,我招呼起大家,出了饭馆,一出门,墨月看着四匹骏马笑道:“哎呀,咱们就顾着自己吃了,这几个宝贝还没喂呢。老板,老板。”墨月转身又进了饭馆,叫老板弄来许多上好的草料,里面拌上黄豆喂给黑龙它们。直到它们吃饱了才启程上路。

    那条天通河对我们的吸引力很大,没再为任何耽搁,趁着天黑,路上人少,我们让胯下坐骑放开步伐,迅速的朝着天通河的方向前进。

    离开魔都以后,随着这些天的奔跑,黑龙的潜力逐渐发挥出来,原本有些发福的身材也精壮了许多,放开四蹄向箭一样在大道上飞奔着,如果不是我刻意让它放慢些速度,恐怕其他几匹马早就被甩开了。这回重遇黑龙以来,我发现它有些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霸气十足了,每奔跑一段时间,它都会回头看看寒星是不是跟上来了,我们休息的时候,它也是和寒星形影不离,盘宗的大黄和金银的小红都是公马,他们一有要靠近寒星的趋势,黑龙立刻就用脚去踹它们,吓的他们赶快跑的远远的。月儿常说,“你看人家黑龙多好,老是守在自己老婆身边。老公啊,你以后也不许离开我了哦。”

    当黎明的曙光降临时,我们已经听到了淙淙的流水声,声音时大时小,大时有若波澜壮阔的感觉,而小时却如潺潺溪流。

    “老公,咱们到了,过了这片山坡就能看到天通河了。”一晚的奔袭并没有让我们感觉到太疲乏,只是胯下的四匹良驹有些倦意而已。

    终于,我们来到了天通河畔,对岸在我们眼中只是一道黑线而已,可见河道之宽阔。天通河的河水水流平缓,一点都不像曾经发生过大水患的罪魁祸首。我们从马上下来,让它们自行活动,金银从旁边拿了快大石头,高高跃起,猛的掷下,扑通一声,水花溅起老高,顿时弄了我们一身。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