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身世之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一切都顺利的结束了,我们一起返回了魔族皇宫,魔皇带着我们一起来到天魔殿,谴退左右后,魔皇突然开怀大笑起来,一时间,宽阔的天魔殿中不断回响着他苍劲的笑声,“雷翔啊,你今天做的真是太漂亮了,一想起素察那老小子临走时狼狈的样子,我就高兴,哈哈哈哈。”

    我微微一笑,道:“只要岳父大人您满意就好了。”不做的他满意,他能痛快的把月儿嫁给我么?

    墨月知道已经没有任何事能够再阻挠我们在一起了,亲热的搂着我的胳膊,一脸幸福之色。

    古川道:“雷翔啊,到最后我都没明白你是怎么帮的四殿下,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

    我和四皇子墨迪相视而笑,“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将自己的功力短时间借给四殿下,让他临时功力大增,自然就达到目的了,至于第一场比试我只是帮助殿下从地下把那铁球托了起来而已。”说着,我脚轻轻点地,身前三米处顿时涌出一道黑色的暗黑魔力。

    古川惊叹道:“你小子真能啊,居然可以把暗黑魔力这么用,怪不得我们无法发现你是如何作弊的呢。”

    魔皇冲墨迪道:“老四,虽然你得到了皇储的位置,但你可不能松懈,你的功力比文翰还要略逊一筹,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一定要好好修炼,争取超过他。这样,你的位置才能做稳,你明白吗?”

    墨迪点了点头,道:“是,父皇,我一定会努力的,绝不给您丢脸。”

    我向魔皇躬身道:“岳父大人,由于我父亲的死,所以我想为他守孝一年,等我回兽人处理一些事情以后,立刻就正式迎娶月儿过门,您看行么?”我现在还不能告诉魔皇紫嫣姐妹的事,要不他再反悔,我恐怕就又要费劲周折了。

    魔皇现在的心情大畅,点头道:“可以。雷翔啊,你要记住以前说过的话,以后绝不能做出对我魔族不利的事。”

    “那是当然了,有月儿在,我会把魔族当成和兽人国一样的家。以后您有什么为难的事,我也一定会尽力帮忙的。”

    魔皇满意的笑道:“这样最好,如果兽皇那老小子不要你了,我魔族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我看了看墨月,道:“陛下,我想在这里再住上几天,大约三天吧,然后就返回兽人族了,您看,可以么?”我要留出三天的时间,去素察那里拿那两颗副水之心。

    墨月冲魔皇娇声道:“爸爸,我也要和雷翔一起走,等他正式迎娶我我再回来,好不好。”

    魔皇皱了皱眉头,叹息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你这丫头……”

    墨月眼圈一红,松开我的手凑到魔皇身边,哽咽道:“爸爸,不论什么时候,月儿都是您的好女儿。”

    魔皇慈祥的抚mo着墨月的长发,道:“月儿乖,要经常回来看看爸爸,以后雷翔这混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回来,爸爸就算倾全族之力,也会帮你出气的。”说着,他还瞪了我一眼,似乎在怪我将他最心爱的宝贝给拐跑了似的。

    我微笑道:“岳父大人,您放心吧,不论何时,我都会保护月儿,让她不受到一点伤害,更不会欺负她。”

    魔皇道:“这样我就放心了,古川贤弟,你让人准备御膳,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是,陛下。”

    酒席上,魔皇开怀畅饮,终于喝的酩酊大醉,因为我的关系,盘宗和金银也参加了宴席,他们俩一见到酒,连兄弟都不认识了,和魔皇一个劲的称兄道弟,最后也都喝的像一滩泥似的,让护卫搀扶回了精舍。我也禁不住他们相劝,喝了不少,有些走路不稳,眼前模模糊糊的,墨月一直将我搀扶回房间。

    酒意上涌,我搂住墨月,道:“月……月儿……我好……好爱你啊……你……你永远都……别离开……我……好不好。”

    墨月嘻嘻一笑,道:“傻老公,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快躺下。”她将我身体放平,一接触到床铺,我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半夜,我被干渴的喉咙叫醒,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昏暗,怀中一个滑腻的娇躯紧贴着我,我揉了揉眼睛,脑袋仍然有些昏昏沉沉的,随手释放出一个小水球丢进嘴里,清凉的水元素滋润着我的五脏六腑,顿时让我精神一振。

    怀中的墨月全身**着,背对着我睡的非常香甜。我搂紧她的娇躯把脸贴在她的颈背处一阵摩挲,心中充满了柔情。月儿啊,我真的好爱你,我轻轻的吻着她滑嫩的肌肤,全身欲火狂升,小心翼翼的抚mo着她的全身,在我的挑逗下,墨月的身体热了起来,呼吸略微粗重了些。我像那天似的,悄悄侵占了她的身体,在她不断的娇吟中,发起了原始攻势。精舍中一时间春意昂然,似乎整个屋子都温暖起来。

    这样的偷欢使墨月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数次**,我也在异样的刺激下悄悄的释放出自己的精华,随着暗黑魔力的在阴阳交合下大盛,我脑中的昏沉被驱赶掉,顿时变的无比清爽。

    清晨,我将墨月唤醒,她似乎并没有发现昨晚的激情,服侍着我穿好衣服。盘宗和金银还都宿醉未醒,我冲墨月道:“月儿,咱们的事终于圆满的解决了,今天晚上咱们就上你那素察叔叔家去串个门吧,怎么样。”

    墨月嘻嘻一笑,道:“好啊!不过,老公,你真的不把这件事告诉父皇么,以后他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哦。”

    我摇了摇头,道:“还是不告诉他的好,如果他知道有水之心这样的宝物,恐怕也会想得到吧,我可不想节外生枝,一得到那两颗副水之心,咱们立刻就给精灵那边,我估计,你那素察叔叔因为没有向岳父大人汇报过,恐怕也只能哑巴吃黄连,自己吞掉苦果了。嘿嘿。”

    墨月笑道:“老公,你好坏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伤害素察叔叔,好不好。”

    我点了点头,道:“你那素察叔叔恐怕已经被皇储的事气的不轻了,想再和你父亲争恐怕一天半天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再伤害他的,毕竟他对你还是很不错的嘛,咱们只要东西,能悄悄的不被人发现最好。”

    墨月满意的道:“老公,你真好。要不这样吧,我去管素察叔叔要,也许不用动手他就会给我呢,这样不是更好么?”

    我楞了一下,道:“他会那么容易将水之心交给你?我看,恐怕很难。”

    墨月摇着我的手道:“你就让我试试吧,也省得伤和气,好不好?”

    能不费力就得到,当然最好了,就算不行,也顶多是让素察有所警惕,以他和手下人的实力还不足对我造成威胁。想到这里我点头道:“那好吧,我和你一块去。”我可不放心让月儿独自前往,即使我明知道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

    墨月也不想离开我身边半步,欣然同意。

    我向盘宗他们那边的房间看了两眼,低声道:“咱们现在就走吧,要是等大哥他们醒过来,恐怕也吵着要去了。”他们要是也去,恐怕……

    我和墨月带上佩剑出了精舍,由于我们的地位关系,只是和皇家护卫队说出去散心,他们就轻易的放行了。

    出了皇宫这个牢笼,让我的心情更加舒畅,真想大喊上几声来散发出心中的畅快。

    墨月道:“老公,你看,前面那里就是素察叔叔的亲王府了。”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一座宏伟的院落坐落在皇宫旁不远的地方,院墙竟有三丈之高,只能隐约看到里面一些比较高大的建筑。

    “咱们过去吧。”

    我和墨月走到亲王府门口,十六名衣着整齐,身高体壮的护卫守在那里,看他们一个个傲气凌人的样子,似乎高人一等似的。

    我上前几步,和声道:“麻烦几位帮我们通禀一声,我们想见亲王大人。”

    一个护卫瞥了我们一眼,当他看到墨月的时候,眼睛不由得一亮,流露出色咪咪的神情,不理我的问话,冲墨月道:“小姑娘,你长的好漂亮啊,今晚有没有空啊,等换岗后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其余的护卫也纷纷附和,说着一些不干不净的话。

    墨月抬起头,怒道:“让你去通传你没听到么,哪儿那么多废话。”

    那护卫看到墨月眼睛的颜色,辨认出是高级魔族的标志,顿时滞了一下,他眼珠一转,冷哼道:“这里可是素察亲王大人的府邸,亲王大人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么?别看你们是高级魔族,到我们这里,比奴隶也强不了什么,哼。”

    墨月大怒,道:“瞎了你的狗眼,少在这里狗仗人势,等我见到素察叔叔,定让他好好收拾你这个奴才。”

    那护卫气怒攻心,刚要冲上来,却被他身边一名看上去老成些的护卫抓住,他上前一步,挡在先前那护卫之前,冲墨月施礼道:“对不起,这位小姐,刚才我们这兄弟说话有些卤莽,请您别见怪。并不是我们不想为您禀报,实在是亲王大人他吩咐过,不论是谁来都一律不见。”在他想来,能叫素察亲王为叔叔的人,一定是大有来头,为了避免麻烦,他也就客气起来。

    墨月一撅嘴,道:“别人可以不见,我们却不能不见,老公,咱们走,我看谁能拦的住我们。”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发生的一切,我才不会去和这些小人物生气。跟随着墨月向上走去,十几名护卫顿时站成一排,将我们挡在外面,一个个抽出随身的兵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我刚要和月儿硬闯上去,护卫们身后禁闭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闪出一个人来,满脸不耐烦,怒道:“什么事弄的这么吵,你们怎么当差的。”

    我和墨月有些发愣的看着出来的这个人,刚才那名客气的护卫赶忙转身朝那人道:“总管大人,这两个人非要见亲王大人,您看,他们还要硬闯呢。”出来的这个总管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去精灵族夺取副水之心的那个素顺。他一身华服神情倨傲的向我们看来。

    素顺一看到我顿时脸色大变,颤声道:“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微微一笑,道:“你好啊,为什么我就不能来这里,我找素察亲王有点事,怎么?不让进么?”

    素顺恨恨的盯着我,眼中流露出惊慌的神色,那次我确实把他吓的不轻,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素察府中的管家,真是有趣,这素察的排场摆的也真不小,竟然用堕落天使来帮他管理府邸,怪不得在大殿的时候没有见到他呢。

    墨月不满的说道:“怎么,素察叔叔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近人情了,连我都不见么?”

    素顺眼光一转,这才落在墨月身上,身体一颤,赶忙几步走了下来,躬身道:“素顺见过公主殿下。”由于他是堕落天使军团的人,所以并不用行跪拜大礼。他眼珠连转,估计在想公主殿下怎么会和我一起出现的问题吧?

    我心中暗笑,道:“你也不用多礼了,赶快向亲王大人禀报一声,我们来找他有点事。”

    素顺迟疑的看着墨月,道:“公主殿下,他……”

    墨月怒道:“他怎么了,他是我夫君雷翔,难道不能和我一起来么?”

    素顺显然是从素察耳中听到了我在魔族大殿中大展神威的事,顿时大惊失色,道:“什么,你就是那个兽人来的雷翔么?”

    我不耐烦的说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再不赶快通禀,我们就直接进去了。”

    素顺道:“好,好,我这就去,你们也跟我进来吧。”墨月是公主身份,素察就算权倾朝野也始终是臣下,在礼节上,他当然不能让我们在外面等了。在素顺的带领下,我们终于进入了素察的亲王府。亲王府的建筑似乎以山水草木为住,一进门,除了中央一条宽阔的大道外,周围都是园林布局,大道两旁都有序的种植着一些不算高大的树木和各种奇花异草,草木的清香扑鼻传来,顿时让我感觉到心旷神怡,不禁冲墨月说道:“月儿,你这个素察叔叔还真会享受,府邸布置的不错啊,等我以后回府也要多种些草木,这样空气很好呢。”

    墨月微笑道:“是啊,我小时候就爱到素察叔叔这里来玩,就是因为他这里的环境特别好,你看,那边还有好多各种各样的小鸟呢,也不知道素察叔叔怎么养的,他们从来都不会飞远。我告诉你哦,素察叔叔可是一个非常懂得生活的人。”

    原本以为素察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争权夺利之上,没想到他在这方面也有此爱好,看来,我到真是小看他了。

    素顺将我们让到正堂中,吩咐下人给我们上茶后,就匆匆的跑向后院。我托起茶碗,轻轻的在碧绿的茶水中品了一口,顿时一股淡淡的清香直透肺腑,说不出的受用,动容道:“好茶。”想我兽人族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好的东西,恐怕连兽皇都没喝过这样可口的茶吧。

    墨月嘻嘻一笑,道:“老公,你要是喜欢,我就管素察叔叔要些给你,这是我们魔族有名的魔芋茶,只需要一根就可以沏一杯,喝上几天呢。很不错吧。只是产量很少,只有特别有钱的富商和一些高官才买的起。父皇因为不喜喝茶,所以,连我们皇宫中都没有。”

    脚步声传来,素察人未现声先到,“月儿,你怎么有空来看叔叔啊,真是稀客啊!”听到他的声音,我和墨月都站了起来,素察身穿一身便服走了进来,素顺垂着头陪在他身旁,看他颓然的样子,似乎被素察训了一顿似的。

    素察一点都没有臣子的样子,冲墨月道:“月儿,叔叔有些曰子没好好看看你了,你比以前更漂亮了,哈哈。”

    墨月小脸一红,道:“素察叔叔,您就会拿月儿开玩笑,好长时间没来,这回月儿回来了,当然要过来看看您啊。听说,您今天没有上朝?”

    素察毫不避嫌的道:“还是月儿最乖,比你老爹强多了,哎——,我不上朝还不是被他逼的,叔叔总是斗不过他啊!这回皇储的位置又被他抢走了,叔叔老了,也有些倦了,还上朝做什么,不如在家种种花草,养养鱼鸟来的自在。我这一生啊,永远都斗不过你父亲。”看他说话的样子,似乎真的是心灰意懒了,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也省得他老和魔皇斗来斗去的,让魔族不得安宁。

    墨月撒娇的说道:“素察叔叔怎么会老呢,叔叔啊,这回我们来,是有事要求您啊。”

    我微微躬身,道:“素察亲王,您好。”

    素察一看向我,原本柔和的眼神顿时锐利起来,不阴不阳的说道:“月儿嫁给你,真是……便宜你小子了。”他在我的怒视中好不容易才把鲜花插牛粪之类的话吞了回去。“月儿,你有什么需要求叔叔?你老爸掌管天下魔族,要什么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么?”

    墨月拉住素察的手,道:“月儿当然有事要求您了,就是……”她声音降低,传音给素察。应该是在说索取水之心的事。

    素察脸色变了变,扭头冲素顺道:“你到门口等我,没我的吩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还有你们,都下去吧。”

    素顺恭敬的答应了一声,带领着婢奴走了出去,顺手将门带上,一时间,正堂只剩下我们三个人。

    素察瞪了我几眼,道:“肯定是你让月儿管我来要的,是不是,你小子已经抢走了我到手的一颗副水之心,还来管我要其他的,是不是太贪心了,哼!”

    墨月哀求道:“不是的,叔叔,是我自己要来的,上回抢那水之心的时候,月儿也有一份,难道素顺没告诉您吗?那些精灵们实在太可怜了,如果他们没有水之心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灭绝了。精灵们那么善良,月儿怎么能看着他们就这么在大陆消失呢。好叔叔了,您就给月儿吧,好不好,我知道您最疼我了。”

    素察看了看墨月,又看了看我,长叹一声,道:“月儿,你知道为什么叔叔一直都那么疼你么?你父亲的孩子那么多,我却只喜欢你,这是有原因的,你也大了,就要嫁人了,有些事情叔叔必须要告诉你。”

    我和墨月都楞住了,难道喜欢一个人还需要有理由的吗?素察默念咒语,释放出一个暗黑魔力作用的隔音结界,大堂中顿时暗了下来。

    墨月问道:“素察叔叔,那是什么原因啊?”她心中也一直在奇怪,一向和魔皇作对的素察,为什么总会对她那么好,甚至可以为她而放弃皇储之位的争斗,将她推上魔族的最高统治地位。

    素察端着仆人刚才上的茶水喝了一口,道:“月儿啊,我喜欢你的原因和你父亲一样,那就是爱屋及乌,还有……”

    墨月一楞,插言道:“什么爱屋及乌?”

    素察叹息道:“当年,我和你父亲还都年轻,同时爱上了一个人,那就是你的母亲,你母亲和你一样,不但有着绝美的容颜和动人的身材,而且姓格开朗活泼,她到哪里,就会给哪里带来欢乐。是我们皇族中第一美女。我从小就很喜欢她,那时候,我是前任魔皇,也就是我的父亲几个孩子中最出色的,本来,这皇位应该是我的。但我对你母亲分外迷恋,耽误了修炼天魔决的最佳时机,每天总是带着她四处游山玩水。虽然后来因为这些让我父亲大为失望,最后由你父亲继承了魔皇之位,但是,我并不后悔。和你母亲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我问道:“那为什么后来墨月的母亲会嫁给魔皇,而不是你呢?”

    素察并没有责怪我的插言,道:“那只能怪我啊,都是我不好啊!”一边说着,他一边痛苦的低下了头。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两行清泪顺流而下,素察难过的闭上了眼睛,道:“你母亲虽然开朗活泼,但却姓情刚烈无比。当初,我们互相深爱着对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有一次,我们到一个行省去游玩,因为我的身份特殊,那里的总督对自然是阿谀奉承。一天深夜,他在我喝醉的时候,将一个歌姬带到了我的房间,酒为色之媒,当时我真的醉的很厉害,以为那是你母亲,就和那歌姬发生了关系。不巧的是,你母亲本来已经回房睡了,夜里不放心我喝多了酒,就到房间中来看我。正好被她捉歼在床,我当时一下就清醒过来,亲手将那歌姬斩杀,并不断的向你母亲解释。可是,她怎么也听不进去,在深夜中,就那么离我而去了,我拼命的追上她想让她原谅我,可她却以死相胁,说如果我再跟着她就死给我看。没办法,我只能放弃了跟踪,任由她离开了。现在想起来,如果我当时再坚决一些,或者没有回去找那总督算帐,也许,后来就不会是那样子,你母亲也未必会死了,都是我害了她啊。”

    没想到墨月的母亲竟然和素察还有这么一段情,怪不得他如此疼爱月儿了。

    素察继续说道:“当我回到首都的时候,却发现你父亲不但继承了皇位,而且娶了你母亲为妻子。我这才知道你父亲也一直喜欢着她,我当时痛苦的想自杀,却又没有自杀的勇气,于是,我沉溺于醉生梦死之中,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你的出生为止。那天,下人突然传来消息,说你父亲招我进宫。他毕竟是当朝皇帝,我恍惚的进了皇宫,你父亲沉着脸告诉我,说你母亲因为生你的原因,已经快不行了。她想单独见见我。听到最心爱的人就快要死了,我觉的世界都要变了似的,跑到你母亲的寝宫。那时,她已经十分的虚弱,她向你父亲要求,想和我单独谈一谈,你父亲虽然不愿却答应了。我永远都忘不了当时的情景,你母亲对我说,她太任姓了,不应该那么冲动,毁了她自己,也毁了我,她已经原谅我了。我当时的心情复杂极了,拼命的用暗黑魔力为她治疗,想挽回她的生机。怎奈,她生机以断,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你母亲最后对我说让我以后不要再沉迷下去,一定要振作起来,而且,她还告诉我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发现,月儿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双手握拳攥紧。我怜惜的将她搂入怀中,冲素察道:“什么秘密。”

    素察站了起来,直直的盯着墨月,道:“你母亲告诉我,你其实就是我——的——女——儿——。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如此的疼爱你,月儿啊,爸爸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才害死了你母亲。她说,她在离开我时就发现好象已经有了你,在嫁给魔皇后,一直心中却想着我,积郁成疾,终于在生下你后,耗尽了全部的生命力。她,就那么去了。你出生的时候正是她离开我九个月之后。”说到这里,素察已经泣不成声,难以自恃。

    墨月从我的怀抱中挣扎出来,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脑中一片空白,她怎么也想不通,养育了她十几年的父亲,竟然不是亲生父亲,而眼前这人,反而……,她向后退了几步,大喊道:“不……,这不可能,父皇,我是父皇的女儿。”猛的转身,飞奔而出。

    我刚想追上去,却被素察拉住了,他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道:“雷翔,以后你一定要照顾好月儿,这两颗副水之心,就算是我送给你们的聘礼吧。”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子放在我手中。

    我楞楞的看着他,没想到这个我一直和他作对的人,竟然才是我真正的岳父,“亲王大人,我……”

    素察苦笑道:“快去追月儿吧,受了这么大刺激,我怕她会做出傻事来。”

    我点了下头,将木盒揣起,扭头飞奔而出,亲王府的院子里一片狼籍,看来是月儿做的了。在促不及防之下,刚才守在门口的素顺,被月儿打倒在一旁,正勉强的爬起来,我顾不上其他,加速追了出去。还好,月儿由于没有变身,跑的不算太快,被我捕捉到她一闪既逝的身影。

    墨月不断在前面拼命加速,我在后面紧追,偶尔有几滴水珠儿从空中飘来打在我脸上,她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突然出现了一个爸爸,不论是谁也会无法接受。在没有变身的情况下,一直追出魔都,我才将墨月拦住,她一头扎进我的怀里,痛哭失声。不断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我为什么不是爸爸的女儿。

    我心头一阵恻然,静静的让她发泄着心中的痛苦。

    良久,墨月哭声收歇,伏在我怀中不断的抽搐,我运起狂神斗气,轻柔的帮她整理着散乱的气息,不断低声安慰着她。

    墨月猛然抬头,道:“老公,我,我要去问问父皇,为什么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我拉住她,道:“别这样,月儿,如果魔皇知道了这件事的话,恐怕,恐怕……”

    墨月凄然一笑,道:“恐怕什么?恐怕他会不要我了么?不论如何,我也要问清楚了。老公,你放开我,你不让我问清楚,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快乐的。”我感觉到自己鼻子一酸,眼睛有些湿润了,柔声道:“乖月儿,别这样。好吧,既然你要去问,我就和你一起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太冲动,就算魔皇真的不要你了,还有我,我永远是你最温暖的港湾,永远永远都会保护你的,好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