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皇储之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心中一惊,我可不知道暗黑魔法还能这么使用,耳边传来古川的声音:“这是血契,可以瞬间增加原有魔法的威力,不过很耗能量,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使用的。素察这家伙是想抖抖威风,才会用的。恐怕,这老小子累的够戗,哈哈。”

    果然,素察在使用完这个魔法之后,额头上密布着汗珠,喘了几口气,调息了一下,才飘回来复命。

    “禀告陛下,臣已经检查过了,这五颗铁球并无不同之处,同时,臣也已经加上了封印,请陛下审查。”

    魔皇转向我道:“雷翔,你需要检查一下吗?”

    我摇了摇头,瞥了素察一眼,道:“我信的过亲王大人。”说完,我飘身上前,大喝一声,双手上托,金色的光芒顿时将五颗铁球完全包裹住,我双肩一抖,五颗铁球同时升入空中,飞快的旋转起来,同时喝道:“请各位选手挑选自己的目标。”

    五名参赛皇族迅速吟唱咒语,变身成两翼堕落天使,纷纷飞升到空中,在旋转的铁球中各自挑选了一颗飞了下来,将铁球放在自己面前。每个人之间,相距十丈的距离。

    从开始到现在,我的一切行动都表现出了公平,没有任何舞弊。其实,这些都并不是关键的,也没有必要作弊。我微微一笑,道:“好了,我数一二三后,各位就可以尽展所能毁灭掉眼前的铁球,请各位注意,这个测试只限一击,最后只计算铁球本身的损坏程度,如果打入地下而没有损坏铁球的话,将不记成绩。好,一……,二……,三……,开始。”

    五名参赛选手同时凝神聚气,我在他们注意力都集中到铁球上时候,悄悄的传音给排在第四位的四皇子墨迪道:“呆会儿你就运尽全力从上往下砸铁球就可以了,其他的不必管,一切有我。”

    四皇子不愧是魔皇挑选出来的,他只是稍微楞了一下,就不再迟疑,依旧不断凝聚着自己的力量。

    第一个动手的是最左侧那名刚才露出不屑样子的堕落天使成员,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就是那个号称修炼到第六层天魔决的文翰。他大喝一声,全身猛的涌出大量黑雾将面前铁球完全罩住,运力向上一抛,被黑雾包裹的铁球顿时冲天而起,那文翰双手各自发出一道黑色的能量带猛的向空中的铁球击去。从他所用能量中散发的强度来看,这家伙确实达到了第六层天魔决的水平。

    轰的一声,空中的铁球被两股暗黑能量带从两侧抽中,黑雾逐渐飘飞,铁球露了出来。虽然素察也只是修炼到了第六层天魔决,但毕竟他修炼年头较长,而且,刚才又全力用了血咒,所以文翰这一下并没有击破他所布下的结界,整个铁球在结界的包裹下,被打的完全变形,轰然落地。文翰深吸口气,有些不满的看着仍然被结界包裹着的铁球,皱了皱眉头。

    这时,另外几人也几乎同时发动了自己的攻势,除了四皇子以外,其余几人几乎都用了和文翰同样的方法,将铁球高抛入空,再从两侧夹击,这样才能让铁球无法卸掉他们发出的能量。但是,他们抛起铁球,再分两侧夹击,却也在过程中损失了大量的能量。

    四皇子由于有了我的指点,并没有学其他人,他长啸一声,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气势,从表面上看去,一点都不比刚才文翰表现的能力差,他双手在空中奇异的扭曲了几下,一个黑色能量球顿时出现在手中,大喝一声,猛然将能量球抛向了下面的铁球。能量球在行进过程中发出吱吱的响声,一看,就知道其中包含着可怕的能量。

    看来,我还真小看这四皇子了,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虽然不如那个叫文翰的,但也差不了太多,应该也是处于第五层最后期的水平了。既然如此,我就可以不用做的太明显了。我立刻传音给空中的四皇子道:“殿下,你立刻做出一个双手向地面铁球托起的姿势,快。”

    四皇子墨迪没有丝毫犹豫,身体猛的停在空中,凝神注视着下面的铁球,双手做出一个上托的姿势,在他动作出现的同时,我脚下用力,运起*的心法,硬将体内的暗黑魔力在狂神斗气的帮助下,从地底迅速传了过去。铁球下方顿时黑芒一闪,铁球冲天而起,迎向了四皇子先前发出的能量球。

    我在用*心法传送暗黑魔力的时候,把狂神斗气凝结成一个尖锐的锥形在铁球最下方中央处扎了一下,这一下并不足以破掉素察那个封印,却可以让他封印的能量大大的减弱。

    “轰。”场地中出现漫天尘烟,大量的铁屑、铁块从天而降,属于四皇子的那颗铁球外面的暗黑封印如我想象,顺利的被打破了,里面的铁球没有了封印的保护显的异常脆弱,百分之八十的体积都被四皇子这一击炸的粉碎。

    由于我做的很隐秘,所以,在场没有一个人发现这其中的破绽,每个人都惊叹的看着四皇子墨迪,尤其是素察,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连文翰都无法打破他的封印,为什么功力逊于他的四皇子却做到了。

    四皇子飘身落地,机智的并没有看向我,脸上的喜色谁都看的出。

    第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似模似样的从其他几个没有破除封印只是变了形的铁球前走过,再回到主席台前,朗声道:“陛下,各位在场的大人,刚才的情况你们都看到了,下面,我宣布第一场比赛的分数。由于四号选手在刚才的测试中破掉了铁球上的封印,而其他几位并没有做掉这一点。所以,我宣布这一场测试四号选手获胜,得到八十分。一号选手虽然没有破除封印,但他的测试目标严重变形,我判定他得到五十分。其余几位选手能力相当,各得三十分。”

    听到我宣布分数后,素察明显松了口气,因为文翰和四皇子之间只有三十分的差距,在后面的比赛中还有的追。

    魔皇微微一笑,道:“雷翔,你的判罚很公正,继续下面的吧。”他一边说着,一边向我递来一个满意的眼神。

    我转身看向参赛的五位选手,喝道:“第一场测试的是力量,而第二场测试则是速度。”一边说着,我一边从身上摸出五块普通宝石,分别是赤、橙、青、蓝、紫五色,虽然不名贵,但它们的颜色还是很好区分的。我脚下一滑,飘到五位选手面前,道:“请各位围住我站成一圈。”五人依言而为,将我围了起来,每人之间以及和我的距离都差不多。

    我托起手中五颗宝石,道:“各位,你们看好了,我手中的五颗宝石在第二项测试中,分别代表着五个分数,按照赤、橙、青、蓝、紫排列,分别代表着,一百分,八十分,六十分,四十分和二十分。待会儿我会先将五颗宝石抛上高空,在我宣布开始后,你们五人要同时出发去取天上的宝石,谁速度最快,就可以得到升的最低的赤色宝石。完成后,迅速返回将宝石交给我。你们注意,由于此场比试的是速度,所以,在取宝石的时候,你们不可互相攻击,否则一律视为犯规,剥夺比赛资格,明白了吗?”

    五个响亮的声音同时响起:“明白。”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冲主席台道:“陛下,我请求开始第二场比试。”虽然我这回说话声音不大,但却运上了狂神斗气,音波猛然扩充,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清晰的听到了我的声音。魔皇道:“开始吧。”

    我环视五位选手一周,单手一抖,五缕光芒同时上升,按照赤、橙、青、蓝、紫五色的顺序,每颗之间的高度都相距五米左右,在我的强力抛射下,逐渐消失在视野内。我大喝道:“开始。”

    早已蓄势待发的五人像五支箭矢一般,闪电般升入空中,文翰一马当先,其余四人的速度相差无几,我在他们出发后,立刻传音给四皇子道:“殿下,不要理会赤色宝石,直接取第二颗橙色的。”

    这第二场比赛,我没有丝毫作弊,但却用了点小计谋,五颗宝石相距五米向天上冲,五米对于两翼堕落天使来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由于赤色宝石分值最高,所有人的目标肯定都会是他。当第一个人拿到赤色宝石的时候,其余几人必然会因为目标消失而有片刻的犹豫,四皇子和其他几人的功力悉敌,只要他能利用好这一刹那的犹豫时间,必然可以取得第二分值的橙色宝石,这样不但可以减低素察的疑心,也可以得到一个不低的分数顺利进行第三场比赛。

    五道黑影直冲入天空,在阳光的照射下逐渐化为五个黑点,凭借我的目力还依稀能判断出黑点的位置,功力差的,恐怕什么都看不到了。

    借此机会,我看向魔皇身旁的墨月,冲她传音道:“放心吧,乖老婆,一切都没问题。”

    墨月冲我嫣然一笑,这么远的距离,她在没有变身的情况下,可没有把握传音我能听到。

    主席台上的群臣开始向空中指指点点,我抬头看去,五个黑点正在不断的降落,和我预料的完全一样,第一个飞回来的赫然就是神采飞扬的文翰,他满脸得意的样子落在我身旁,由于刚才的全力加速,使他不断的喘息着。其余几人也先后落地,他们同样都弯着腰不断的喘息,四皇子一边喘息着一边向我递来一个肯定的眼神。我微微一笑,道:“各位,请将你们的宝石给我吧。”

    文翰最先将手中的赤色宝石递了过来,其余几人也纷纷出示自己的成果,我微笑道:“你们不用给我,举起自己的成果,让大家看看你们拿到的是什么。”

    我几个起落,返回主席台,躬身向魔皇施礼道:“陛下,第二场比赛已经结束,按照各位参赛选手拿到的宝石,一号得到赤色宝石为一百分,总分一百五十分,四号得到橙色宝石,为八十分,总分一百六十分。我认为其他几名选手由于分数过低,已经失去了继续参赛的意义,希望陛下能够批准,最后一场测试,由一号选手和四号选手进行。”

    魔皇看了一眼因为文翰拿到一百分而得意洋洋的素察,道:“大家对雷翔的这个提议有意见么?”

    素察带头道:“雷翔驸马所言有理,希望陛下采纳。”他一边说着,还扭头冲我善意的一笑,似乎对我的‘公平’很满意。我中暗笑,素察啊素察,你以为给我带上一顶驸马的帽子,我就会被你笼络么,别妄想了。

    魔皇道:“既然如此,准奏。除了一号和四号之外,其余参赛选手退出。”

    “谢陛下。”

    除了文翰和四皇子以外,其余三人都有些不甘心的退出了场地,我冲仅剩的两人道:“先前的两场测试,都是从侧面反应参赛选手的实力,但真正想体现出一个人的综合能力,最好的办法就是战斗。所以,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比试将有一号选手和四号选手进行对搏。虽然四号选手的总分现在要略胜一筹,但并没有绝对的优势,所以,最后这场比赛的胜利者将为最后的胜利者,成为新的皇储。”

    我如此公平的决定,自然没有人会反对,我向魔皇请示后,飘入场地中央,冲两人道:“两位参赛选手请准备,比赛既然为切磋,希望你们能够点到既止,当一方认输,或者失去战斗能力时,比赛结束。好,比赛开始。”

    四皇子和文翰相距十丈相对而视,两人身上都腾起浓烈的暗黑气息,死死的盯着对方,他们都明白,只要得到最后的胜利,就可以在不远的将来继承魔皇的位置,成为魔族的统治者,在权力的yu望催使下,他们的都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潜力。

    两柄窄剑同时弹到他们手中,两人各自怒吼一声,猛的扑向对方,两缕黑芒在空中不断交错,发出叮叮当当的密集声音,他们都在不断的抢攻。虽然文翰在功力上要略胜一筹,但两人的功力相差也不算多,谁能取得先手,很可能就会得到最后的胜利。

    我知道他们一时半会儿还分不出胜负,所以并不着急,站在距离他们交战处十丈之外凝神看着,他们的速度都很快,虽然都有些破绽,但对方都没有抓住机会的能力。一时间剑气在场地中央纵横,我运起狂神斗气,一个金色的球形光罩将我包裹在内,那些散乱出来的劲风每次和我的防护罩相触都会迅速消散。

    这时,文翰猛的一剑从上向下劈至,四皇子运剑上挑,我见机不可失,用推动铁球的同样方法发出一道暗黑魔力,瞬间从四皇子脚下冲出,融合到他上挑的剑势内。为了不被发现破绽,我用的力并不大。

    两剑相碰,文翰的窄剑顿时被荡开,胸前空门大露,四皇子怎么会放弃如此好的机会,窄剑连抖,化为漫天寒星直逼对方胸腹,文翰大惊之下,一边拼命后撤,一边不断挥舞着窄剑抵挡着四皇子的进攻。四皇子顿时占据了上风,趁对方一个不小心,在文翰胸口处划出一道血痕。

    文翰怒吼一声,全身黑芒大盛,嘴里不断念叨着什么,从他的口型中,我辨认出,他是在用血咒,他胸口的伤痕处奇异的冲出一大滴鲜血,文翰吼道:“契。”血珠猛然消散,文翰眼中红光一闪,顿时攻势大盛,一反刚才的颓势,杀的四皇子连连后退。

    我心中一惊,立刻传音给四皇子,让他全力防守,四皇子在身前布下绵密的剑网,一次又一次的抵挡着文翰强悍的攻击。我心中一动,传音道:“殿下,你等我的信号,待会儿会有一股暗黑魔力从你脚心传入你的身体,你不要惊慌,立刻引导这股真气从你左手指尖发出,射向你对手攻击力最盛的地方。”希望四皇子能够有空听清我的话吧。我凝神运功,悄悄的将一股强大的暗黑魔力以狂箭升天的心法运集到脚下,用狂神斗气包裹住,再用*的心发通过地面朝四皇子的落脚处发出。我这么做也有一定的冒险姓,因为,我不知道四皇子的经脉是否能够禁的住我那狂箭的能量。

    四皇子身体一震,我输出的能量瞬间涌入他的身体,他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顿时被文翰抓住机会,在他肩膀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我紧张的看着比斗的双方,比自觉的握紧了自己的双拳。

    四皇子怒吼一声,全身黑芒大盛,头上的发带突然断裂,黑色的长发飘散起来,看上去有些凄厉,他右手挥舞着窄剑,在身前幻出一片剑幕,抵挡住文翰的追击,左手伸出食指和中指,猛然点了出去。一道黑芒如同匹链一样透指而出,在空中发出嘶的一声,直射向文翰力量的中心。

    文翰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四皇子居然还会用这种攻击,赶忙一抖窄剑,挡向攻来的黑芒。

    我心中暗喜,四皇子的功底还是很扎实的,这一下文翰恐怕要吃大亏了,我的狂箭是那么容易抵挡的么?

    黑芒转瞬射到文翰的剑上,叮的一声,文翰的窄剑猛的从中突然断裂,黑芒并没有就此消失,猛然直射,一下就洞穿了文翰的肩膀,强大的力量将文翰的身体带动,在空中翻滚了几圈,砰然落地,洒出满天的血珠。

    四皇子冷哼一声,身体急进,窄剑抵住文翰的咽喉处,暗黑魔力骤然迸发,锁住文翰的气机,文翰一阵气怒攻心,顿时昏了过去。

    魔皇站了起来,大喝一声:“好。”

    我微微一笑,飘身上前,伸手在文翰脉门探视了一下,朗声道:“一号选手已经晕了过去,最后胜利者是四号选手。”扭头冲四皇子微笑道:“殿下,你以后就是太子了。”

    四皇子窄剑入鞘,双手抱拳,传音道:“多谢。”

    正在这时,素察几个起落扑了过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身手将文翰托了起来,大声喊道:“陛下,臣以为这场比试有作弊的嫌疑。”我心中一惊,难道他看出了什么不成,可我已经做的很隐蔽了啊。

    我并没有反驳他,只是冷冷的盯着他。魔皇和古川身形一展,纷纷飘飞过来,魔皇道:“素察,有什么作弊的行为啊,我怎么没看出来。”

    素察怒道:“论功力,四殿下修炼到了第五层天魔决,而文翰修炼到了第六层天魔决,明显应该是文翰略胜一筹,而且他已经运用了血咒,根本不可能会输的,这里面一定有诈。”

    我心中暗笑,原来他只是臆测而已,并没有什么证据,这样我就放心了。

    魔皇脸色一沉,道:“素察,你怎么知道迪儿的功力就不如文翰呢,刚才迪儿的最后一次攻击,明显是天魔决中的功夫,他临危应变,将暗黑魔力用手指射出来,由于力量集中,打了文翰一个措手不及,这有什么作弊的可能。”

    素察道:“臣以为,就算四殿下可以射出指箭,但也不可能有那么大威力,根本不可能一下就击败文翰的。”他这已经是在强词夺理了。

    我上前一步,道:“禀告陛下,其实,四皇子的功力也已经突破了第六层的境界,并不像亲王大人所说,在功力悉敌的情况下,自然是谁的脑子灵活,谁获胜的可能就大一些。四殿下,我说的对么?”我伸手在四皇子肩膀上拍了拍,趁机将一股精纯的暗黑魔力输入进他的体内。

    墨迪顿时精神一震,冲魔皇施礼道:“是的,父皇,孩儿也已经修炼到第六层的境界,只是由于月儿妹妹已经达到了四翼堕落天使的境界,让我感到很惭愧,因此,并没有向您禀报。我愿意当众展示一下第六层天魔决的威力。”

    素察的脑子已经有点乱了,没等魔皇说话,立刻就道:“好,那就请四殿下展示一下吧。”

    魔皇并没有怪他,看了我一眼,我冲他微微颔首,魔皇道:“那好吧,小四,你就让你素察叔叔看看,你的功力是不是达到了第六层。”

    墨迪微微躬身,身体后飘,全身黑芒大盛,吟唱道:“伟大的暗黑之神,我愿以我的灵魂为祭礼,以我的生命源泉为桥梁,引发您最强的力量,暗黑之力,降临吧。——暗黑魔墙。”他用的魔法和刚才素察使用在铁球上的结界一模一样,浓烈的黑雾不断从他身上涌出,像龙卷风般在他身体周围不断的旋转起来,不断分裂出一个个小旋涡,将四皇子的身体完全罩住。在墨迪使用这个魔法的时候,素察一边看着他使用魔法,一边将大部分精神都放在我身上,看我是否从中相助。

    该做的,我早已经做完了,悠闲的将双手抱在胸前,脸带欣赏的看着四皇子的表演。有我输入的暗黑魔力相助,短时间内,他即使现在用个七级暗黑魔法,也是有可能的,用这个暗黑魔墙当然会非常顺利。

    魔皇不断的点着头,道:“不错,迪儿这个暗黑魔墙用的还是很有些火候的嘛。古川贤弟,你看呢。”

    古川微微一笑,道:“确实,四殿下这个魔法用的很到家,绝对有着第六层天魔决的实力。”

    素察不禁暗暗叫苦,在他想来,一定是四皇子墨迪隐藏了实力,到现在才发挥出来,不禁大呼上当。

    墨迪逐渐散去暗黑魔墙的法力,跪倒在地,冲魔皇道:“请父皇审核。”

    魔皇微微一笑,道:“恩,你做的很好,素察啊,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素察怒哼一声,托着文翰的身体,转身就要走。我哪儿会这么便宜了他,上前道:“亲王大人慢走,我有话说。”

    素察怒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冲魔皇施礼道:“魔皇陛下,刚才亲王大人他说最后的比赛中有作弊的嫌疑,也就是说我这个主考当的不好,不够公正。现在已经验证了并无作弊的情况,我要请素察亲王大人还我一个公道,我代表的是兽人族,可不能就这么任人侮辱。”我的话语中充满了不满的语气,一副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魔皇一楞,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道:“哦,那你想怎么样呢?”

    我冷哼一声,道:“我希望您能准许我和亲王大人当着在场众人的面,公开决斗,如果我输了,死而无怨。”

    听到我的话,素察身体一晃差点摔倒。我的实力他是见过的,那绝对不是他所能抵抗的力量。一旦魔皇批准了我的请求,他就只有死战到底,那和自杀没有什么两样。他也算能屈能伸,扑通一声,跪倒在魔皇面前,道:“陛下,臣只是希望皇储之位能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进行比试,完全是一片忠心,您可要给老臣做主啊。”

    魔皇强忍着笑意,冲我道:“雷翔啊,今天是皇储诞生的大喜之曰,我不希望有血腥的事出现,素察也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和他计较了。不过,素察,你可要像雷翔道歉,以后也不要出现类似的情况了。”

    为了自己的姓命着想,素察万分不愿的冲我施礼道:“对不起了,雷翔总指挥。”

    我哼了一声,脸上流露出一副便宜了他的样子,道:“这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次,恐怕就没这么便宜了。”我连魔皇都敢动,更何况是他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一直对月儿不错,我早就把他除掉了。

    素察叹了口气,灰头土脸的抱着文翰走了。

    魔皇传音给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说实话,我都没看出你用了什么办法让小四获胜。”他高声道:“比赛结果已经出来了,我现在正式宣布,四皇子墨迪将成为新的皇储,入主东宫,封魔太子。”

    周围的文武百官和三万护卫军同时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墨迪激动的跪下向魔皇行起三拜九叩大礼,“谢父皇。”

    魔皇微微一笑,低声道:“小四,你谢的不应该是我,应该是你的妹夫,哈哈。”顺利的让自己儿子继承了皇位,魔皇显得异常兴奋。

    墨迪赶快冲我施礼相谢,我微笑还礼道:“别客气,以后等兄长继承了魔皇之位后,不要和我兽人为难也就是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