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威震魔族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墨月眼圈一红,搂住魔皇的胳膊道:“爸爸,怎么会呢,离开这段时间,我可想您了,只是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所以才耗到现在才回来。就算我嫁人了,以后也还会经常回来看您的,爸爸——”

    魔皇叹了口气,轻轻抚mo着墨月的长发,道:“月儿,虽然爸爸不舍得你离开,但也不会破坏你终身的幸福。可是,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我已经宣布你为下界魔皇的继承人,如果你出嫁给外人,我很难向所有人交代,你明白吗?”

    墨月抬起头看着魔皇道:“那还不好办,我有那么多兄弟姐妹,您就不能找一个出来代替我接替皇储之位么?”

    魔皇摇了摇头,道:“傻丫头,哪儿有那么简单,你当素察那混蛋是吃素的么?这次,他居然同意让你接替皇位,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我改变决定,让你那些兄弟姐妹中一人来接替,肯定会遭到他的强烈反对。虽然他现在手中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但在咱们魔族中仍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很多朝臣和他都有密切的关系,如果再提出换人的话,他肯定要推出所有皇族来让我挑选。我的孩子中,除了你以外,没有一个特别争气的,连达到第六层天魔决的都没有。真要是公平挑选的话,恐怕就要由素察那边的人来就任皇储了,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毕竟,我也是自私的。”

    墨月皱眉道:“那怎么办才好,爸爸,我可是非雷翔不嫁哦。”

    魔皇气愤的说道:“本来,我有个好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雷翔肯加入我们魔族,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他本身就有着咱们皇族的血统,只要他加入咱们魔族,我再将你嫁给他,以他的实力,一定能站的住脚,到时候,我再让他接替你的皇储之位,成为我的继承人,不就行了吗?可那小子,居然拒绝了我,连魔皇他都不想做,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你怎么选了这么一个窝囊废。”

    墨月抗声道:“他才不是窝囊废呢,当魔皇有什么好,如果我们成婚之后归隐,就可以天天到好玩的地方游玩,那才算是好曰子呢。”

    魔皇怒哼一声,道:“我就是不答应,看他能怎么样,他要是再来提起求婚的事,我就将他驱逐出魔族。”

    墨月松开抱住魔皇的手,道:“爸,您怎么这样啊!我,我,如果你驱逐了他,我就再出走,和他私奔,永远都不回来了。”

    魔皇瞪着自己的女儿,身上的锦袍无风自动,“好,好,好,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是,我看谁敢放你出去。”

    墨月娇哼道:“我才不用他们放,谁敢阻拦我,我就杀了谁,看谁能拦的住我。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随着咒语的吟唱,墨月的娇躯从地面上飘了起来,周围的暗元素疯狂的向她不断的会聚,墨月全身骨骼发出细密的响声,她头向后仰,黑色的长发在空中飘散,片刻之间,仿佛变的更加有光泽了,一个硕大的紫色六芒星出现在她脚下,四只黑色的巨大羽翼,冲破衣服的束缚展开在她身后,强大的气势将魔皇推的后退出几米。

    这个情景魔皇再熟悉不过了,惊呼道:“你竟然达到了四翼堕落天使的境界。”虽然墨月在离开的时候已经达到了天魔决第六层的顶峰,但这第六层的顶峰和第七层却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魔皇本来估计,即使最快,墨月也要再过十年才能突破到四翼堕落天使的境界,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居然已经有了不下于他的实力。

    墨月翅膀轻拍,漂浮在空中,道:“爸爸,以我这样的力量,您认为谁能拦的住么,就算您和古川叔叔联手恐怕也不行吧。”的确,虽然魔皇和古川也同样是四翼堕落天使,他们加起来的力量足以杀掉同为四翼堕落天使的墨月,但杀死是一回事,活捉则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墨月极力反抗的话,恐怕他们还真的无法抓住她。

    墨月雪白的肌肤和黑色的长发、羽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上去更加绝美了。魔皇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楞楞的问道:“月儿,你是怎么修炼到四翼堕落天使的,这也太快了,不可能,不可能啊!”

    墨月脸一红,道:“这是雷翔帮我修炼的,没有他,我绝有不了现在的力量,包括那次质的飞跃,也是他帮我的,为此,他还给我吃了一颗墨晶呢。”她这到没有说谎,如果没有雷翔和她阴阳交合,她绝对有不了现在的实力,只不过,那次她是被强歼而已。

    魔皇惊讶的说道:“那这么说,你们俩早就有联系了。”

    墨月坚定的点了点头,哀求道:“爸爸,您就答应了我们的事吧。”

    魔皇叹了口气,道;“雷翔啊雷翔,你为什么总是能做出那么多让我吃惊的事,月儿,难道他对天魔决的了解还胜于我么?我当初都没有办法让你脱离第四层的境界,可他却做到了,告诉我,他是怎么做的。”

    墨月俏脸通红,道:“爸爸,我不能说。”

    魔皇一惊,道:“丫头,你,你不会是已经和他做出事来了吧。”

    墨月一咬银牙,点了点头,道:“爸爸,我已经是他的人了,绝对不可能再嫁别人。”

    魔皇身体一晃,差点摔倒,恨恨的看着墨月道:“你,你怎么可以如此……,气死我了,雷翔,你这个混蛋,竟然敢坏我女儿的清白,我和你没完。”说着,怒气冲冲的转身向外走去。

    黑影一闪,墨月挡在大殿门口,跪了下来,两行清泪顺流而下,“爸,您别为难他,我求您了,这不能怪他,是我,是我勾引他的。”

    “你说什么?”盛怒之下的魔皇一掌掴在墨月脸上,墨月并没有任何反抗,被魔皇巨大的力量打的飞了起来,撞在一旁的墙壁上,发出一声惨哼。嘴角和鼻子同时流出了鲜血,脸上多了一个清晰的手印。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变身的原因,魔皇刚才这一掌很有可能会打断她的颈骨。

    魔皇楞楞的看着自己的手,墨月又爬了过来,一把抱住魔皇的大腿,模糊不清的说道:“爸爸,爸爸,我求您了,您就……”话没说完,她就昏了过去,鲜红的血液和她白皙的肌肤顿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魔皇将墨月的身体搂入怀中,看着墨月脸上的掌印,叹息道:“冤孽,真是冤孽啊,罢了,罢了……”

    …………

    我躺在精舍的床上,突然感觉到心头一震,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似的,坐了起来,运功默查。凭借惊人的听力,周围500米范围之内即使是树叶落地也逃不过我的耳朵,可奇怪的是,除了站岗的卫兵以外,并没有任何异常。难道,是我过于敏感了。算了,不睡了,练会儿功吧。我盘膝端坐,凝神修炼起狂神决来,我的狂神斗气已经达到了第八层的顶峰,但却仍然没有任何突破的迹象,我也只能不断巩固的修炼,我对自己现在的实力很满意,连高级亡灵法师都不是我的对手,在晋元大陆上已经很少有人能威胁到我了。提奥曼迪司大哥反正也说我需要修炼百年才能真正得到他传承的力量,我着急也没用,加百列那混蛋也死不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也魂飞魄散而亡。

    …………

    清晨,我吃着魔族精致的早点,正和盘宗、金银聊天,一名护卫跑了进来,恭敬的说道:“雷翔大人,陛下请您参加今天的早朝。”

    我点了下头,道:“知道了,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扭头对盘宗和金银道:“大哥、二哥、二姐,既然魔皇没点名让你们去,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吧,那种地方,也没什么意思。”

    盘宗呵呵一笑,道:“我正懒的应酬呢,不去最好。你放心吧,我会管住他们的。”说着,指了指金银。

    银怒道:“我们用你管,少来。”

    盘宗嘿嘿一笑,道:“你们惹的麻烦还少啊,我不管你们,到时候,这里还不被你们闹翻了天。”

    这一对活宝,真是拿他们没办法,我换了身庄重些的黑色武士装,外面披上一件墨绿色的披风,淡绿色的长发用发带束好,道:“行了,你们别吵了,我去去就回。”魔皇啊,你可别再难为我了,如果你再不同意我和月儿的婚事,我就抢了她私奔。

    我随着护卫来到魔皇宫的亲政殿,护卫让我在外面等一下,跑了进去,不大会儿工夫,里面有人大声喊道:“兽人族全军总指挥雷翔觐见。”

    我知道这是在叫我了,快步走上台阶,进了大殿,这魔族的亲政殿还真是非同一般,殿高足有十丈开外,周围有十八条巨大的石柱,中央地面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周围两旁已经站满了文武百官,最前面是一个高台,魔皇高居其上正中的皇座。左边站着一身儒装的古川,右边站着墨月,让我奇怪的是,墨月脸上罩着一层黑纱,使我无法看到她的脸,只有露在外面的那双大眼睛向我递来炽热的目光。

    周围的文武百官都饶有兴致的看着我议论纷纷。

    “他就是那个带兵攻打咱们敦德行省的小子吗?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啊。”

    “就是他没错,我当初和素察亲王一起参加了那场战斗,这小子,杀起人来可厉害了。”

    “真行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兽人全军总指挥,听说,他是比蒙王雷奥的儿子,雷奥那家伙那么大块,怎么生个儿子却像人类。”

    魔皇怒喝道:“肃静。”这才终止了这些人的议论。

    …………

    我上前几步,走到大殿中央,单膝跪地,道:“兽人国雷翔,参见魔皇陛下。”在这种正式场合,我代表的是兽人国,当然不能再行双膝跪地的大礼。

    魔皇道:“雷翔总指挥,请起。”

    “谢魔皇陛下。”我站了起来,这才发现,在百官之前,站着素察,他眼中正流露着憎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我坦然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老小子,你别着急,等我处理完月儿的事,再去找你拿水之心。

    魔皇道:“雷翔总指挥,这次多谢你将小女找回,我们魔族和你们兽人永远都是最好的盟友。”他上来就打起官腔,我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我恭声道:“是的,我们兽人永远都和贵国是最好的盟友。”

    魔皇恩了一声,道:“雷翔总指挥,听说比蒙王雷奥已经去世了,这是真的么?”

    听他提到父亲,我眼中流露出悲痛的神色,沉声道:“是的,在我来之前,父亲大人已经辞世。”

    魔皇叹了口气,道:“可惜啊,比蒙王雷奥贤兄英雄一世,却如此英年早逝,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先站到一旁吧。”

    我恭身再施一礼,在护卫的指引下,站入了左边的队列,由于我身份的特殊,我站的位置正好和素察面对,我看都不看他一眼,向魔皇身边的墨月递出一个关切的目光。

    墨月冲我眨了眨眼睛,就老实的垂下头,看着地面。

    魔皇道:“众位爱卿,前些天我宣布了小女墨月为我魔族皇储,但由于她生姓玩劣,竟然擅自出走长达七个多月之久,所以,我现在决定,撤除她皇储一位,将另选贤能,重立皇储。大家可有意见。”

    我心中一喜,魔皇如此宣布,也就是说,我和墨月将可以结合,顿时看向台上的墨月,墨月眼中也是闪过一片喜色。

    听到了魔皇的宣布,魔族群臣顿时大哗,素察上前一步,躬身道:“陛下不可。立皇储乃是我魔族大事,怎么可以如此草率就废除了呢,虽然墨月公主这次做的有些过分,但只要以后能严于律己,还是可以继续留任皇储的,请陛下三思。”

    他x的,怎么每回都是他来捣乱,真想一剑劈死这家伙。可惜,为了表示对魔皇的尊敬,我并没有带墨冥来。

    魔皇皱了皱眉头,道:“正因为立皇储是大事,所以,我才会这样决定。身为皇储,必须要成为魔族的典范,将来才能顺利的将我族发展下去,而墨月此次的行为让我非常失望,我意以决,素察亲王,你退下吧。”

    素察眼中寒光一闪,退回自己的位置,他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魔皇道:“我年事已高,这皇储一事还需尽快解决,大家有什么建议,只要是皇族中人,都有参选皇储的权利。”

    古川道:“陛下,臣以为四皇子天资聪敏,有大将之风,可当此大任。”

    素察再次走出,道:“陛下,四皇子虽然天资聪敏,但功力较低,不足以服众,臣认为文显亲王之子文翰不但有治国之材,并且已于近曰突破了天魔决第五层境界,达到了第六层的水平,年龄也只有三十岁,可当次大任。”看来,着文显亲王也必然是皇族中人,而且是素察一方的。

    魔皇沉吟道:“文显,你子文翰的天魔决已经达到第六层境界了么?”

    素察下手一人站了出来,恭敬的说道:“是的陛下,犬子为了能精忠报国,曰曰苦练,终于在一个月前达到了第六层境界。”

    魔皇微微一笑,道:“文显贤弟,你教子有方啊。文翰和四皇子同时进入后选之列,还有其他人选推荐么?”

    朝臣纷纷上奏,一共推选出五名侯选人,其中三名是素察方面的,另两名一个是四皇子,一个是二皇子。

    魔皇站起身来,道:“好,既然人选已定,那我决定,后天进行公开比武,谁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将成为新的皇储。”

    听了魔皇的话,古川急道:“陛下,如果单纯比武,如何能够得知众候选人的治国能力啊!”

    魔皇看了他一眼,道:“古川贤弟不必多言,我自有主张。”

    素察一脸得意,似乎皇储之位已经他手中似的。魔皇道:“退朝。”说着,带着墨月和古川就向后面走去,墨月在转身的刹那,脸上的黑纱随风轻动,我看到她脸上露出一片红红的痕迹,似乎是被打了的样子,顿时心中狂震,大喝道:“且慢。”

    百官顿时将目光投向我身身上,我上前几步,牢牢的盯住墨月的脸,墨月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看我。魔皇道:“雷翔总指挥,你有什么事要说么?”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中包含着强烈的怒意。但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右手悄悄的弹向地面,墨月身前金光一闪,一股金色能量从她面前的地面中射出,这是我变化了的*。顿时,墨月脸上的黑纱被狂神斗气带起,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

    我楞楞的看着她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全身的血液骤然沸腾起来,心头说不出的绞痛。文武百官看到前皇储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顿时一片哗然。魔皇怒喝道:“雷翔总指挥,你要干什么?”

    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双脚点地扑向墨月,十名殿前武士顿时暴起相拦,我心中充满了悲愤,身上金芒大盛,十名武士顿时被甩了出去,没有一个能靠近我身前三尺,我速度不变的向墨月扑去,魔皇身体一闪,凌空而起,双拳挥出,猛然击向我胸前,他就算变身也未必是我没有变身的对手,何况是没有变身的情况下。我狂喝一声,一掌劈出,顿时,一个金色的气旋出现在我身前,魔皇扑来的身体被这强大的力量一带,顿时歪向一旁,我从他身边一闪而过,顺利的扑到了墨月身前,我抓住墨月的双肩,怒吼道:“月儿,告诉我,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墨月眼中噙满泪水,拼命的摇着头,“雷翔,你别问了,快下去吧。”

    “不——,快告诉我,居然有人伤害了你,我……”

    魔皇森冷的声音传来,“是我打的,雷翔,我忍你很久了,今天,你居然敢在我的亲政殿闹事,所有堕落天使听令,给我拿下这个狂妄的小子。”这回,魔皇是动了真怒。

    我松开墨月,转身看向在场的魔族,怒气瞬间达到了顶端,暴喝道:“你算什么父亲,居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啊——”我上身衣服顿时爆裂,全身肌肉迅速膨胀,双眼变的血红,淡绿色的长发挣脱了束发带,披散下来,从根部开始,逐渐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强烈的恨意驱使着我的身体,我心中只有强烈的报复之心。

    墨月拉住我的胳膊,苦苦哀求道:“不要啊,雷翔。”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两行泪水流了下来,“我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何以为人,月儿,你别管。”我手臂一挣,将她甩了出去,虽然我这一下用力很轻,墨月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顿时被甩到了一旁。

    看到如此异象,大部分魔族官员都迅速退出了亲政殿,殿中顿时传来一片吟唱的声音:“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

    凡是堕落天使,一般都会在魔族中任职,虽然眼前并不是所有的堕落天使都在,但魔皇和素察的手下加起来也有十几个之多。顿时,十几对黑色羽翼在大殿中拍打起来,古川也变身成四翼堕落天使护在同样变身的魔皇身旁。他责怪的看着我,似乎在怪我的卤莽。

    我狂吼一声,道:“就你们会吗?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力量,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生气了,即使在面对厉风和高级亡灵法师天禄的时候,也没有。但墨月的受伤使我深受刺激。在他们惊讶的目光中,紫色六芒星出现,我背后顿时冲出了四只血红的羽翼,金红色的光芒,不断在我身上闪烁。这样的我,即使古川也没有见过,完全变身之后,我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气势,使那些两翼堕落天使顿时向后退出十米,变身的素察眼中不断闪过惊异的神色,他悄悄的退到了最后面。

    我已经抛开了一切顾忌,狂喊道:“来吧,你们一起上,看看能奈耐我何。”四翼齐张,我顿时飞了起来。

    魔皇怒喝道:“上。”十几名两翼堕落天使顿时扑了上来,当然,除了那个狡猾的素察亲王。

    堕落天使在上殿时是允许配剑的,十几柄窄剑交叉成细密的剑网,顿时将我笼罩在内,也许,他们以为自己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在我眼中,他们却像是蜗牛在爬,我不屑于闪躲,怒喝一声:“狂龙急舞。”身化金红色长龙,直接撞向了对方力量最密集的地方。

    轰的一声,所有袭击过来的堕落天使们都向炮弹爆炸一样四散飞溅,各个受伤倒地。他们的窄剑在空中化为无数碎片四散飘飞。我停留在空中,身上也多了七、八道血痕,但这根本就无法伤害到我,在狂化体质之下,伤口迅速愈合。我眼中闪烁着血红的光芒盯向魔皇,怒喝道:“是谁允许你伤害我心爱的月儿的。狂箭升天。”一道红色的能量箭顿时射了过去。眼前的空间不断扭曲,红光一闪而逝。古川闪电般的挡在魔皇身前,双手合十,一个黑色的能量球迅速迎了上来。但他的力量如何能抗衡的了如此凝聚的强大能量,即使厉风在此,恐怕硬碰也讨不了好(当初我用狂箭升天射厉风的时候,可是没有狂化的情况下)。黑色能量球被我发出的狂箭一透而过,只是滞了一下,就接着猛然增速冲了上去。

    一缕黑芒从旁边袭击过来,笔直的点向狂箭的锋锐,竟然是变身成四翼的墨月挥动着窄剑挑来。我心中一惊,神志清醒了几分,即使是在侧面,如果墨月碰到我全力发出的狂箭,也必然会在气机相引之下受到重创,我怎么忍心伤害到她。赶忙凝神控制住狂箭,使它向上一抬,闪过了墨月的窄剑,这才射了过去。由于我的控制,狂箭一往无前的气势顿时减弱了许多。古川和魔皇同时暴喝,两道黑色能量带绞合在一起冲了上来。饶是力量减弱了不少,但当狂箭和他们发出的能量相撞时却也爆发出惊人的能量。轰。魔皇和古川同时被震的飞了出去,红黑相间的能量将亲政殿的顶子炸出了一个直径将近十米的大洞。明媚的阳光从洞中射入,将众堕落天使惊怕的神色照射的是那么清晰。

    墨月闪电般扑到我身前,一把抱住我的身体,哭喊道;“老公,不要啊!”

    她的一声老公,将我彻底叫醒,我一手搂住她的腰,另一手轻轻抚mo着她脸上的掌印,柔声道:“还疼么?看我替你报仇。”

    墨月摇了摇头,泪水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断滴落,“老公,你误会了,爸爸是因为知道我们已经有合体之缘才打我的,而且,他也已经同意了咱们的婚事,你不要做傻事啊。”

    古川抹了一下嘴角的血丝,飘身过来,道:“雷翔,你疯了吗?”

    听了墨月的话,我如醍醐灌顶一样清醒了,暗暗苦笑,这回可怎么收场啊,如此得罪了魔皇,他不杀了我恐怕都解不了恨。灵机一动,我飘身冲向魔皇,古川和墨月同时大惊,以为我要再次危害魔皇,这时,已经没有人再能拦住我了。红芒一闪,我已经到了魔皇身前。魔皇眼中也闪过惊恐的神色,但他身为魔族之皇,现在却不能后退,正在他准备攻击我的时候,刚才躲在后面的素察竟然挡在魔皇身前,怒喝道:“大胆,我绝不允许你伤害陛下。”我楞了一下,他不是一向和魔皇不合么?怎么会挺身而出。我不理会素察,向魔皇跪了下来,恭敬的说道:“岳父大人,您让我测试堕落天使军团的忠诚度,我已经完成了,堕落天使军团不愧是魔族的王牌,确实经的起考验,都是您最忠诚的属下。”

    魔皇先是一楞,刹时反应过来,知道我是在给他找台阶下,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你做的很好,不过,你毁坏了亲政殿……”

    我赶忙道:“我赔,刚才为了逼真,我不得不将力量上冲,我可不敢和您与古川叔叔联手的力量相抗,那样,我会死的很惨的。”我已经给足了魔皇面子,在看到我刚才表现出的强大实力后,魔皇似乎心态上有些改变,“恩,好了,那就先这样吧。古川,你和素察亲王带堕落天使军团众人下去疗伤,每人赏1000金币,同时宣布,我已经决定将月儿许配给兽人族全军总指挥雷翔。”

    素察疑惑的打量着我,从他头上的冷汗,我看出他刚才保护魔皇的的举动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

    我有些讥讽的冲素察道:“亲王殿下,您可真是忠君护主啊,‘关键时刻’能站出来,真是魔族的表率。”

    素察一点都没有因为我的讥讽而尴尬,挺起胸脯道:“护卫魔皇陛下,是我们每一个魔族的使命。”

    我不再理他,上前一步搀扶住魔皇,传音道:“岳父大人,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太冲动了。”一边说着,我一边将浓厚的暗黑魔力输入进魔皇体内,治疗着他有些散乱的经脉。魔皇瞪了我一眼,也没挥开我的手,任由我搀扶着向后宫走去。

    墨月赶忙跟了上来,这时,魔皇的伤势已经在我精纯的暗黑魔力下治愈了大半,我松开搀扶他的手,怜惜的冲墨月说道:“月儿,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我和岳父大人为了让这次的测试更加具有真实姓,所以,我刚才不得不如此啊。别哭了。你脸上画的这个巴掌印也该弄下去了。”说着,我右掌掌心金芒一闪,轻抚墨月受伤的脸旁,狂神决上说,狂化以后的狂神斗气在刻意运转下有很好的治疗外伤的能力,希望能灵光吧。我将狂神斗气从丹田运起,化成如丝如缕的细密真气在墨月脸上轻扫,不断驱除着她伤处的淤血。顿时,墨月脸上那红肿的巴掌印顿时淡了许多,来回几次后,竟然像从没有挨打似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