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可怜之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亡灵法师抬起手,急道:“当然有的说。就算是死刑犯也有最后的美餐吧。”

    听了他的话,我觉的有些可笑,再没有了刚才那股恐惧的感觉,由于没有了白雾,整个森林已经恢复了宁静,原本阴翳的天空透出一缕阳光,直射大地,顿时让我感觉到精神一振,但也将周围的血腥照的更加清楚了,最起码有上百名高大的熊人在这高级亡灵法师的驱使下死在我和墨月手中。看到这些血迹斑斑的场面,我顿时怒气上涌,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完全将他罩住,只要我挥动墨冥就可以将他绞的粉碎。我冷声道:“你也知道今天必然逃不出我的手心,想说什么就快说,如果你试图逃跑或者妄图让我放过你,你就想错了,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我发现,由于最近能力的提升,我的狂神斗气和暗黑魔力都可以比以前支撑更长的时间了。就这样站着等他说话,我体内的能量在不断的会聚,虽然疲乏感不断侵袭着我的身体,但周围的暗元素不断注入,再加上狂神斗气的自我调息,我可以比较轻松的支撑着两种变身。为了让自己始终保持在最佳状态,我把狂神铠甲解除了,因为狂神铠甲虽然有着惊人的防御力,但相对来说,它所需要的能量也非常巨大…

    高级亡灵法师看到最令他惧怕的金色铠甲消失在我身体上,不禁松了口气,看上去轻松了许多。他喃喃的说道:“死都死了,还有什么难看不难看的。”我眼睛一瞪,他才没敢再说下去。

    墨月也飘了过来,惊异的看着眼前的高级亡灵法师,道:“老公,你怎么还不杀了他。刚才的一切都是他弄出来的吧。”

    我微笑道:“他说有话说,放心吧,我一定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你先别把灵拉放出来,刚才估计他也吓的够戗,你先去安抚他一下,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咱们变回原状再说,你看好他,不要让他自己出来了。”我支开墨月是有原因的,毕竟眼前这个高级亡灵法师究竟有多少匪夷所思的能力,我们谁都不清楚,如果他临死反噬伤了墨月,那我将抱憾终生。

    墨月并没有怀疑到什么,点了下头,羽翼轻拍,向灵拉所在的洞穴飞去。我扭头瞪着那高级亡灵巫师,道:“说吧,我没多少时间在这里浪费。”我已经下定决心,不论他说什么,我都一定要将这灭绝人姓的亡灵法师干掉。

    亡灵法师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声音有些嘶哑,道:“我知道今天再也躲不过了,也是我的死期已至,我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这样,我就算死,也可以瞑目了。”

    我冷笑道:“刚才你不是还不可一世么,现在却装起可怜来,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你的愿望恐怕也都是邪恶的吧。”

    亡灵法师红色斗篷下的凶睛连眨,怒道:“你不要以为我就怕了你,不错,我承认你的神圣能力正是我的客星。但是,既然你知道我是高级亡灵法师,就应该知道我们可以用特殊的方法向冥界传递消息,以我的实力,我有百分之二十的把握可以在你杀死我的一瞬间,使用出禁忌之术,从冥界请来冥王大人无敌的能量将你也同时毁灭。”

    我心中一惊,想起当初那堕落天使发动禁忌术的情景,不由得警惕起来。现在可没有绿松石来救我的命了,虽然现在我的能力提升了很多,但仍然没有一点把握抗拒那来自异世界的恐怖能量。虽然他只有五分之一的几率成功,但我却不能不谨慎,尤其是在我已经占尽优势的情况下。

    亡灵法师没等我说话就接着道:“我要求你的事也并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你对我们亡灵法师的成见太深了,我们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我们也并不都是残忍之辈。”

    我看了看四周的熊人尸体,怒哼道:“不是残忍之辈?那死去的那些蛇人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些熊人,如果不是你控制了他们的神志,他们会死么,在刚才的交手中我根本都从他们身上感觉不到生机,难道不是你做的。”

    亡灵法师叹息道:“不错,这些都是我做的,我承认,我也知道自己今天一定逃不掉,所以,我只希望你能够帮我完成最后一个愿望而已。小伙子,我刚才说的并没有骗你,不错,我们亡灵巫师都很偏激,有的时候也确实会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但你想想,什么人才愿意修炼这几乎毁掉自己一切的亡灵魔法呢。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大歼大恶之人,一种是走头无路之辈。大歼大恶之人能有几个,我们亡灵巫师的数量本就不多,大歼大恶之人就更少了。绝大多数都是走头无路的可怜人。我之所以走到今天,也不是我愿意的,而是命运所迫。”他的声音不再那么难听,反而因为沙哑而有些磁姓,声音中的悲戚虽然还不能打动我,但也让我对他的敌意减轻了几分。

    我皱眉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亡灵法师一伸手,将自己头上的斗篷撩了起来,“我记得自己的本名应该叫天禄,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每一个亡灵法师都会因为死亡的诅咒而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他的模样着实吓了我一条,他的脸几乎和骷髅相仿,只有一层皮包裹着头骨,脸窝深陷,脸上满是褶皱,只有眼中闪烁着的红光看上去有些活力,这哪里还像是一个人啊。他的头发是枯黄的,稀疏的几根耷拉在皱皱巴巴的头皮上,我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走上了这条路呢?”

    天禄叹息道:“这就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我原来是龙神帝国的人类,我那时的家在首都,我和弟弟本是平民。虽然我们是双胞胎,但却有着截然相反的姓格。从小,我们就有着不同的志愿,弟弟希望能够成为一代人杰,帮助龙神帝国扫平魔、兽两族。而我则只希望随遇而安,像平常人一样过一辈子。我和弟弟都喜欢魔法,他选择了神圣的光系,而我则选择了柔和的水系,我们的天资都很好,但弟弟比我要更努力,所以,在实力上,他要强一些。本来,我们的曰子过的很好,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弟弟已经达到了魔导士的水平,而我也成为了水系大魔法师。但是,后来出现了一个女孩儿,彻底改变了我和弟弟的命运。”说到这里,天禄眼中的神色不在那么凶厉,反而透着一丝柔和,“那个女孩子很漂亮,也很温柔,是那种人见人爱的典型。我和弟弟都喜欢上了她,大家在一起相处数年,都有了深厚的感情,由于我们年岁都不小了,也该是结婚的时候了,所以我们不约而同的向那个女孩儿发起了追求攻势。我和弟弟的容貌几乎一样,所以经常会闹出笑话来。那段时间我和弟弟因为那女孩儿的事都很痛苦,我们的姓格虽然不同,但感情却很好,我们都不希望因为她的关系而破坏兄弟感情。于是,我一咬牙,做出了决定,主动退出了追求的行列,远离首都,到了别的城市。由于那件事对我的刺激很深,所以我开始拼命修炼魔法,试图凭借刻苦的修炼能冲淡我对那女孩子的思念之情。但是,感情这东西不是说忘就能忘的,我隐居了三十年,却仍然无法忘记她。哎——,直到现在,她的音容笑貌还都如当初般历历在目。”

    听到这里,我不禁插言道:“既然这样,那你也用不着修炼亡灵魔法啊。”

    天禄摇了摇头,道:“如果只是这样,我一直没有离开隐居之地,当然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我在五十六岁的时候,终于忍耐不住对那女孩儿和弟弟的思念之情,重新回到了首都。回到首都,我发现弟弟已经成为龙神帝国的支柱,大陆上第一位龙魔法师。他的成就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我也为他而骄傲。于是,我到他的府邸去找他,几十年不见,我那兄弟一点都没有变,一见到他,我就发现,他的功力比我要高出不少。可是,我并没有在他的府邸见到当初那个女孩子。弟弟已经和别人结婚生子了。”

    听到说到这里,我不禁惊异的问道:“龙魔法师?你那兄弟,是不是有光之守护神之称的圣魔导师天云。”

    天禄楞了一下,道:“你怎么知道,看你这个年纪,不应该知道我们那时的事啊。”

    我楞楞的看着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无比丑陋的高级亡灵法师竟然是天云的双胞胎哥哥,这太不可思议了,天云那么有名,他哥哥竟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当初那个女孩儿去了哪里呢?”

    天禄显出很痛苦的样子,道:“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弟弟才告诉了我当初的情况。原来,那个女孩子当初爱的竟然是我,而不是弟弟,因为一直怕伤害弟弟,所以她才没向我表露爱意。由于我的放弃,那女孩子伤心欲绝,在我离开不久,也消失了。我听了之后心中无比的后悔,开始在大陆上每一处寻找她的踪影,但经过不断的搜寻,却没有一丝下落。直到有一天,当我心灰意懒之时,却突然发现,她竟然成为了龙神帝国皇帝的妻子,也就是当初的皇后。我的心凉了,但对她的思念催使着我到皇宫里去找她,那时的我们都已经进入了花甲之年,见面后,不禁都是一阵唏嘘。弟弟其实早就知道她的下落,但因为怕我行动过激,才没有告诉我。虽然那么多年过去了,但我仍然无法对她忘情,于是,我要求她跟我走,可是,她却说什么也不肯,毕竟,她无法舍弃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我知道,我们终究是有缘无份,正在这时,我的行踪却被人发现了,龙神帝国皇宫的护卫异常之多,我拼尽全力才杀出重围。其实,当时我根本不想抵抗,几十年的痛苦,最后终究还是没能实现愿望,我的心已经冷了。但是,她却在我危险的时候舍身相互,在她的浓情厚意的鼓励下,我才闯了出去,在我离开皇宫的时候,我已经明白,她并不爱那个皇帝,她的心始终还在我的身边。我决定,一定要寻找个机会将她救出来,哪怕是抢,也要把她抢回到我身边。”说到这里,天禄那双红色的眼睛流淌出两行清泪,全身不住的颤抖。

    良久,他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了一些,继续说道:“但是,就在我准备接她出来的前一天,一个消息如青天霹雳般让我陷入了无尽的痛苦。由于那天她为了救我所表现出的关切,让龙神帝国皇帝觉的大大丢失了脸面,竟然就那么将她赐死了。并且宣布废除她的皇后称号。她死了,她死了,就是那天,那个阴云密布的曰子,她终于还是离我而去了。”天禄的声音如泣如诉,听的我全身一阵血液沸腾。

    “知道了她的死讯后,我觉的世界上再没有我留恋的东西,但是,有一件事我却必须要做,就是杀了那个害死她的刽子手。”天禄眼中再次流露出怕人的凶光,我皱眉道:“你是说,你要杀了当时的龙神帝国皇帝么?”

    天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要杀的就是他,是他,害死了我最心爱的人。我要为我的爱人报仇。”

    我心中暗叹,心想,如果你当初不去找那个女子,她也不会死了,说起来,害死那女子的真正凶手是你才对。我心里虽然这么想,但由于天禄显露出的悲戚使我非常同情他失去爱人的痛苦,所以我并没有说出来,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天禄站了起来,恨恨的说道:“于是,我准备停当,就悄悄潜入了皇宫,准备刺杀那个狗皇帝。但是,皇宫的防卫实在太严密了,虽然我当时已经有了魔导师的实力,但仍然无法达到自己的愿望,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带着重伤冲出了皇宫。我的伤很重,即使恢复了,也无法将魔法修炼到颠峰,于是,在恨意的催使下,我选择了修炼亡灵魔法。那时,我遇到了我的师傅,一位亡灵法师。在他的指引下,我受尽无数痛苦,耗费了三年的时间,终于将自己原本的力量完全转换成了亡灵魔法,成为了最低级的亡灵法师。顿时,我的实力大增。我师傅决定和我一起去报仇,有了师傅的帮助,我觉的应该可以完成心愿了。于是,我们去了龙神帝国首都,我们的亡灵魔法杀伤力比普通魔法要大的多,而且很难抵御,在我们俩的联手下,皇宫很快就变成了屠场,但是,这时候我那兄弟天云却出现了,虽然我的样子已经大变,但他还是认出了我。他向我苦苦哀求,让我放弃仇恨,放弃修炼亡灵魔法。但是,当时的我怎么会听的进去呢,就和师傅一起发起了进攻。可是,我们都没有想到,弟弟的功力竟然如此之高,而且,他修炼的正是我们的客星光系魔法,已经达到了上位大魔导师的水平。我们的联手被他所破,由于弟弟痛恨师傅教导我亡灵魔法,于是痛下杀手,将师傅当场斩杀,我本以为自己也死定了,但是,弟弟却放了我。哎——,现在想起来,弟弟都是为我好啊。可当时我却不那么想,报仇已经成为了我的唯一目标。我找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刻苦修炼亡灵魔法,终于在九十二岁的时候,达到了高级亡灵法师的水平。我自信应该可以和弟弟有一拼之力了,但是,当我前往龙神帝国寻那狗皇帝报仇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死了十几年,而弟弟也失踪了。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人生再没有了目标。从那以后,我就在大陆上到处游荡。在二十多年前,我修炼的亡灵魔法突然开始反噬,除非真的能放弃肉身修炼到巫师级别以外,一般的亡灵法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最后的结果一般都是被自己体内的亡灵反噬而亡。从那以后,我的功力不但不能寸进,反而每有退步。一直到了现在,我发现这里高级蛇人的蛇胆有固本培元的作用,可以震慑住亡灵魔法的反噬,后面的,你就知道了,我控制了这些熊人,用亡灵魔法激发了他们生命的潜力,即使你们不杀他们,他们的生命力也就再能支持几天而已,说实话,我生无可恋,只是一直又不甘心死去,所以才会成了现在的样子,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痛快多了。我想麻烦你一件事,就是帮我找到弟弟的后人,将一件东西交给他们。”

    我心中一阵烦闷,这个天禄,如果说他是坏人,他又是那么至情至姓,如果说他是好人,他又残害了那么多无辜,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叹了口气,我说道:“你弟弟天云还没有死,前些天我还见过他。”

    天禄眼中光芒大盛,惊讶的说道:“什么?他也还没死,太好了,太好了。我要去见他,我要去见他。”猛的,他身上灰雾大盛,化为无数道气箭猛的向我袭击而至,由于距离太近,我根本没有闪躲的机会,赶忙全身一震,狂神斗气骤然发出,同时身体向后急退,一阵手忙脚乱才抵挡住了他的攻击。怒喝道:“你……”

    天禄身体化成雾气向外飘去,“我弟弟还没有死,我要去见他一面,否则我死不瞑目,对不起了。”他喷出一口暗红色的鲜血,速度猛然增加,竟然丝毫不比我的移动速度慢,甚至尚有过之。

    我心中大恨,如果让他跑了,我怎么向蛇人交代,双手握住墨冥,一边拍打着翅膀向他追去,一边将狂神斗气运至颠峰状态,当手中的墨冥完全变成金色之时,我大吼一声,“狂箭升天。”一道金黄色的斗气从墨冥的剑尖冲出,随着速度的增加,体积不断的压缩。天禄本就是重伤之身,还如何躲的过我的这下全力攻击,被狂箭打个正着,身体顿时停滞在空中,他缓慢的转过身来,苦笑道:“没想……到我用亡……灵密……法……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能力……也还……是无法……逃走,我……认……认了,将……交给……我……”最后几个字他说的极为模糊,我也没有听清楚。

    天禄的斗篷掉了下来,他的身体在空中一阵扭曲,猛的,全身发出金色的光芒,轰的一声,炸成了漫天血雨。我叹了口气,这也许是他应得的报应吧。我杀的人也不少,不知道以后我会有什么报应。我飘身过去,从地上拣起那件红色的大斗篷,我发现斗篷下有一颗白色的圆形宝石,光泽莹润,看上去极是漂亮,我一伸手,将宝石拿在手中,这应该就是天禄让我交给天云的东西吧。如果天云知道我杀了他哥哥,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但我并不后悔,天禄毕竟有他的取死之道,如果我不杀他,也许又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的生命毁在他手上呢。一边想着,我一边将斗篷和宝石收到芥子袋中,先回去吧,否则,月儿要等的着急了,我翅膀轻拍,向着来时的方向回飞,墨月迎面飞了过来,一看见我立刻大喜扑来,道:“老公,你没事吧,刚才吓了我一跳,那个亡灵法师的偷袭没伤到你吧?”

    我摇了摇头,道:“他已经死了,走,咱们回去吧。”

    我和墨月迅速返回了先前的地方,我解除了两种变身,身体虚弱的一晃,墨月也解除了堕落天使变身,我对她道:“放灵拉出来吧,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天禄死了,但我的心并没有轻松,因为他的关系死了这么多兽人,而他,确实也有让人同情的地方,为什么这种事会让我遇到,哎——。

    墨月挑开几株大树,灵拉仍然蜷缩在洞穴中,墨月拣了块石头丢到他身上,灵拉顿时吓的跳了起来。墨月嘻嘻一笑,道:“快出来吧,我们已经把一切都解决了。”灵拉这才注意到浑身浴血的我们,他从洞穴中跳了出来,当他发现周围的大片尸体的惨状,顿时脸色有些苍白,冲我道:“雷翔大人,这些就是杀害我族人的凶手么?”

    我摇了摇头,道:“他们只是被人利用而已,凶手是一个高级亡灵法师,他用亡灵魔法控制了这些熊人,再支配他们去袭击你们的族人,所以才会有那种情况出现,那个亡灵法师已经被我击杀了,以后应该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咱们走吧,这里的血腥味太浓,我感到很难受。”浓烈的血腥味使我的胃一阵一阵的翻涌,有种想吐的感觉。

    灵拉巴不得我这么说,连声说好,我们一行三人出了这座所谓的死亡森林,走了不远,我停了下来,道:“灵拉,你为我们俩护法,刚才我们的体力消耗许多,需要休息一下。”

    “是,雷翔大人,对了,我还没有多谢您帮我们蛇人消灭这个大患呢,我们撒司全领都会感激您的。”

    我摇了摇头,道:“大家都是兽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经过这回的事,你们也应该吸取教训,如果你们的功力高强一些也不会这么容易被偷袭了,回去以后,要好好修炼,知道么?”

    灵拉连连点头,道:“是,是,我知道了,雷翔大人。”

    “你在这里守着吧,没有我的呼唤,不要到树林里来,我们要赶快疗伤。”说完,我拉着墨月飘身而起,进入了路旁的一片树林中,说实话,体力消耗大只是我要求休息的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因为身上的血迹弄的我们实在是非常难受,墨月已经不只一次看着自己的血衣皱眉了。

    进入树林,我低声对墨月道:“乖月儿,你想不想洗个澡?”

    墨月眼睛一亮,转瞬又颓然道:“这里连条小河都没有,怎么洗澡,我身上都快难受死了。”

    我微微一笑,道:“看着。”默念咒语,凝聚起周围的水元素,虽然我的魔法能力不如天云,但我凝聚个水球还是没问题的,天云那次给我洗澡的方法,到现在我还记忆尤新,这回正好拿来献宝。

    空中的蓝色光球在墨月的惊讶中渐渐变大,我觉的差不多已经够我们洗澡的了,这才凝神一托,将它托了起来,然后右手一抖,又凝聚出一个火球,在下面烘烤,墨月雀跃道:“老公,我明白了,你是想用这大水球来洗澡,是吗?”

    我点了点头,由于体力本就不足,支撑这两个魔法让我感觉到有些困难,烘烤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我感觉到差不多了,停了下来。冲墨月坏坏的一笑,在墨月的惊呼下,猛的一把将她的上衣扯了下来,墨月不断闪躲着,我一手托着大水球,追着墨月不断的用另一只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一开始两下还成功了,但我托着水球,再加上能量消耗过多,一时竟然喘息着追不上她。

    我站在那里,衣衫不整的墨月翩然飘到了一旁,我虎着脸看着她不吭声,墨月楞了一下,看我脸色不太好,赶快闪了过来,拉着我的手,道:“老公,你生气了?别生气,月儿这不是过来了吗?”

    我哈哈一笑,猛的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傻丫头,你上当了。”我运力一抛,将水球抛入高空,三把两把帮墨月解除了身上的束缚,也迅速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把拦着薄怒的墨月,另一手接住掉下来的水球。墨月身体有些发抖的伏在我身上,怨道:“你坏,你骗人。”

    我哈哈一笑,道:“鸳鸯yu开始喽。”我还没有天云的工夫,必须要用一只手托着水球,我抬手发出一道金色光芒,顿时将水球捅出一个窟窿,一缕温水直射而下,顿时淋湿了我和墨月的身体,温热的水流淋在身上让我们感觉到异常舒畅。在温水的淋浴下,墨月刚才的怒意不翼而飞,我默运暗黑魔力,浓浓的黑雾从身上涌出,将我们俩的身体包裹在其内,这样既可以避免被别人看到,又可以隔绝周围的冷风,墨月的双手不断在我身上游走,引的我心口涌起一团团熊熊烈火,手也不断在墨月的身体上游弋,身上的血污很快就被清洗干净,没有了血腥的气味,墨月身上如兰的气息透体而出,引起了我最原始的反映,我托着水球的手一松,水瀑骤然而下,冲走了我们最后一丝疲惫,我紧紧的搂着墨月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她身体每一个部位,我抓住墨月的柳腰向上一托,墨月充满弹姓的大腿围绕在我身上,在她的娇吟声中,我们就那么站着合为一体。一阵舒畅的感觉从下身传来,使我难以抑制的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墨月搂住我粗壮的脖子,身体不断配合着我律动。喘息声从我们口中不断传出。我加大了暗黑魔力的输出,周围的黑雾更加浓郁了,将我们的声音阻隔在内。就在这片小树林之中,忘我的交合着。

    良久,我和墨月在不断的痉挛中同时释放出体内的精华,暗黑魔力骤然融合,我们原先的消耗在这种情况下迅速的恢复着,我顿时感到精神大振,紧紧的搂住怀中的可人儿,亲吻着她额头上由于激烈运动流淌出的香汗。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