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撒司惊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蛇人队长凶悍的直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噬向我的肩头,我冷笑一声,身体微微向旁边一闪,让过他的扑击,左腿闪电般踢出。

    这蛇人队长反应很快,见状身体在空中奇异的一扭,身体猛的横了过来,大尾巴猛扫我的脖颈。从他尾部带起的风声看,这一下要是挨上,就轻不了。但是,毕竟他的对手是我。虽然我不想用斗气伤害他,却也不会任由他击中我。沉声喝道:“滚。”单拳猛的击向他尾部的中段,碰的一声,蛇人队长的身体被我强大的力量轰的飞了出去,撞倒了一棵旁边的小树才停了下来。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刚才这一下就可以将他的身体炸的粉碎。

    其余的蛇人见自己的队长吃了亏,立刻红了眼睛,集体向我扑击过来。虽然在愤怒中,他们的阵行并不乱,九个蛇人分别攻击我不同的部位或者围堵我闪躲的方向,显示出精妙的配合。我不禁心中暗赞。

    为了尽快解决战斗,我还是用上了狂神斗气,一层金色的光芒从我身上发出,我双臂一震,大喝一声:“开。”轰的一声,扑上来的蛇人以他们扑来时同样的速度倒飞而回,向炮弹一样被我震的飞了回去。在地上滚了滚,每一个都弄了个灰头土脸。被击退的他们,神色有些惊恐。眼中闪烁着凶光瞪着我。那个蛇人队长也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他瞪着我道:“你动手吧,我们蝰蛇军团的人是不会求情的。”

    我哈哈一笑,道:“动什么手?”

    蛇人队长恨恨的说道:“还和你以前一样,杀了我们,然后取走我们的蛇胆,这不是你一向的手段吗?”他这么一说,所有在场的蛇人顿时沸腾了,其余九个人都做出一付要拼命的样子。

    看来,蛇人族真是有麻烦了。我信手摘下头上的斗笠,露出人类的容貌,冲他们微微一笑,道:“你们看看,认识我吗?”

    为首的蛇人队长一看到我的容貌,顿时呆住了,“你,你是雷翔大人。”

    我满意的说道:“不愧是他们的队长,你还真认识我,你应该也参加过敦德那一战吧。”

    蛇人队长上前两步,扑通跪倒在地,道:“雷翔大人,真的是您,是的,我们大家都参加过那场战斗,如果没有您和九头圣的带领,我们怎么能打败强大的魔族呢,您是我们蛇人族除了九头圣大人以外最佩服的人了。”其他蛇人也都走了过来,跪在他身旁,刚才的敌意消失无踪,他们的眼中,都闪烁着希望的光彩。

    我弯腰去搀扶他,“快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弄的你们草木皆兵。”

    那蛇人队长不肯接受我的搀扶,跪着向后退了两米,哭喊道:“雷翔大人,您可要替我们蛇人族做主啊,我们这回的亏可吃大了。”

    我心中一惊,难道是盘宗大哥出事了不成。皱眉道:“你们先起来,否则,我就走了,起来好好说。”

    蛇人队长这才带领着自己的手下们都站了起来。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详细的说给我听听,是不是盘宗大哥,就是你们的九头圣出了什么事?”

    蛇人队长摇了摇头,道:“九头圣大人到没出什么事,如果他老人家在就好了,半年以前,他老人家曾经和狼神大人一起回来过一次,只交代了几句,就又离开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我们派人去找,也没找到。”

    我说道:“你们没有去云那领找么?盘宗大哥很可能在那边。”

    蛇人队长点头道:“去找过了,可他们那边的人也说狼神大人只回去了一次就和九头圣大人一起走了,他们也不知道两位大人去了哪里。”

    盘宗和金银不在两族,那他们能去了哪儿呢?“先不说这个了,你先告诉我,你们蛇人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蛇人队长眼中涌出浓烈的恨意,道:“这回出的问题可大了,这要从三个月以前说起……”

    原来,在三个月以前,蛇人族发生了件很恐怖的事,有十几名高级蛇人先后被杀死,并且失去了蛇胆,而且,死状奇惨,都是被生撕活裂的,在死亡的现场留下的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整个撒司领都因为这件事震动了。蛇人族族长更是派遣大批蛇人士兵到处撤查,但就在还没有查出结果之时,却又接连发生了几起同样的事件,而且,那些不知名的敌人从来不留活口。一时间,弄的蛇人族人心惶惶,草木皆兵,连生活刚有些起色的蛇人百姓们也不敢再继续耕作了,都窝在家中不敢出来。整个蛇人族完全陷入在一片恐慌之中。

    “……,事情就是这样的,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六十七名高级蛇人受害了,族长大人将我们蝰蛇军团的人拆成三百个小组,每组十人,分散到撒司领全境,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也许,现在我们的同伴也有被袭击的也说不定,所以,刚才我们在见到你们的时候,才会……”

    我基本上明白了撒司领发生的事情,金银原来曾经跟我说过,高级蛇人的胆非常之补,难道,这些刽子手就是为了弄点营养品吗?可是,这也太残忍了,是什么人会干出这种事?肯定不会是魔族,因为,两族刚刚修好,他们绝对不会破坏这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关系。而人类就更不可能了,龙神帝国的人不可能有这么残忍。

    我沉吟了一下,道:“那你们想让我怎么帮忙?”

    听我这么问,蛇人队长楞住了,看来,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做。

    我对墨月道:“月儿,这件事发生在兽人境内,我一定要帮助他们解决掉,否则,大哥以后回来了,知道我来这里却没帮忙一定饶不了我。何况,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有人破坏蛇人族。咱们恐怕要在这里耽搁一段时间了。”

    墨月点了点头,道:“老公,如果那些坏人只是想得到高级蛇人的蛇胆,那他们的目标就一定在高级蛇人身上,尤其是落单的高级蛇人,我觉的,咱们应该设下一个诱饵,引他们上勾,再顺藤摸瓜,也许就能发现幕后的黑手。”

    我赞许的点头道:“你这个办法很好,就这么办吧。”扭头对蛇人队长道:“你叫什么名字?”

    蛇人队长恭谨的说道:“小的叫灵拉。”

    我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叫你的手下立刻返回盘城,告诉你们族长,让他把蝰蛇军团重新分组,十人一组力量太薄弱了,让他分成五十人一组。同时,不要再漫无目的的到处寻找,让他把大部队都集中到盘城附近,你跟我走,咱们想办法揪出这个残害你们蛇人的凶手。”

    听到我肯帮忙,灵拉大喜道:“好,我一切都听您的。”说完,他吩咐了手下几句,就遣他们走了。

    众蛇人离开后,我对灵拉道:“刚才月儿的话你也听到了,咱们现在只有让他们自投罗网才有机会,所以,我希望你能当这个诱饵,虽然危险姓很大,但我们会在暗处保护你的,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灵拉脸上流露出毅然的神情,“雷翔大人,我愿意,只要能把那个凶手抓出来,就算死我也愿意。”

    蛇人果然抱团啊,一旦有人威胁到他们的种族,每一个族人都会尽力去消灭对方。

    我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上路吧,不要走的太快,朝盘城的方向缓慢前进,走的迂回一些,我们会在暗处跟着你的。”

    “好。”

    就这样,灵拉在前面走,我们在远处悄悄的跟着,并把感官调整的异常敏锐,探索着周围的气息。

    缓慢的行进已经两天了,结果却一无所获,没有遇到任何动静,眼看离盘城已经越来越近,如果敌人像这样永远不出现,就算我再神通广大,也没有任何办法来帮助撒司领了。

    正在我有些颓废之时,我突然感觉到周围有十几个生物在不断向灵拉接近着,我心中一动,对墨月道:“可能来了,准备出手。”最重要的是先保证灵拉的安全,然后再抓住对方一人,这样才有继续追查下去的可能。能在撒司领来无影去无踪,这个凶手肯定不是一个人,而且必然有着很强大的力量。

    敌人出现了,灵拉凭借着自己敏锐的感觉也发现了不对,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拦住灵拉的这个人全身毛茸茸的,身高在两米五左右,粗壮的双臂不断挥舞着向灵拉扑去。不光灵拉楞住了,连不远处的我和墨月也楞住了。我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敌人竟然会是兽人族中的熊人。

    灵拉最先回过神来,因为眼前的熊人带给了他死亡的威胁。灵拉临危不乱,身体急扭几下,脱出了熊人的第一次扑击。几个同样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四周,将灵拉可以逃跑的每一个方向都挡住了。赫然是八个同样雄壮的熊人。

    灵拉惊怒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们,我们蛇人族和你们熊人有什么仇,你们要如此残害我的族人。”

    众熊人也不回答,猛的向灵拉扑去,这是我见过的,行动最敏捷的熊人,虽然有着高大的身躯,但一点都不笨,全身带着强烈的劲气不断进攻着左躲右闪的灵拉。灵拉毕竟是蝰蛇军团的精锐,瞅了个空子,身体一闪,用他巨毒的手爪划伤了对方一人。但是,可怕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应该因巨毒腐蚀而倒地的熊人,竟然像没事人一样,被抓破的伤口迅速的愈合着,竟然不怕灵拉的毒。

    不对,这一定不是普通的熊人,看着他们眼中闪烁的红光,我心中一阵疑惑。

    墨月道:“老公,出手吧,灵拉要支撑不住了。”果然,灵拉可以闪躲的空间越来越下,我不再犹豫,飞身扑出,就在一个熊人将灵拉抓住高高举起的时候,黑芒一闪,他抓住灵拉的双手已经被墨冥的锋锐削断了。我一把扯住灵拉的胳膊,用力一甩,将他抛向墨月的方向,飞起两腿,踹飞了两个扑过来的熊人。

    可能是因为我重伤了他们其中之一,熊人们发怒了,以比刚才更加猛烈的攻势不断向我攻击着,我凝神以待,一次又一次的化解了他们的进攻。

    虽然这些熊人一次又一次的被我打飞,打倒,甚至打的重伤,但仍然义无返顾的不断向我发出攻击。我心中一动,从他们包围的缝隙中钻了出来,大声喊道:“咱们走。”拽起有些发呆的灵拉和墨月一起,几个起落进入到树林当中。

    墨月问道:“怎么不追击了,你不是要抓住一个问口供吗?”

    我摇了摇头,道:“不用问了,问也不会有结果的,刚才和他们交手的时候我发现,这些熊人的神志似乎很不清楚,好象是被人控制了,与其抓住他们,还不如跟着他们,看他们要去什么地方。”

    墨月恍然道:“老公,你真聪明。”

    我微微一笑,道:“咱们走,你看,那些熊人找不到攻击的目标,已经开始撤退了。”

    刚才被我砍掉双臂的熊人速度比其他人要慢了一些,但他的伤口已经结痂,没有继续流血,如此强的恢复能力,即使和我的狂化相比,也不遑多让,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呢?

    怀着一肚子的疑问,我们小心的跟在熊人身后。这些熊人行进的速度非常迅急,跑起来,竟然不比兽人中最擅长奔跑的狼人差。不过,他们的感觉好象很差,根本就没有一点发现我们跟踪的迹象。

    我们跟着他们足足跑了有两个小时,熊人们的速度才逐渐减慢下来,看来,他们是有目的地的,在行进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和墨月带着灵拉眼看着那群熊人进了前面的一片密林,不敢怠慢,我们也跟了进去,可是,一进入密林,我们追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那几个熊人的气息竟然消失了,我再也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我心中一惊,暗想,这是怎么回事,躲的也太快了吧。

    一个苍老而诡异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欢迎来到死亡森林。”

    我上前一步,将墨月和灵拉护在身后,功行百脉,凝神感受着周围的气息。

    墨月喝道:“鬼鬼祟祟的算什么本事,你出来。”

    诡异的声音响起,“我会出来的,虽然你们中只有一个蛇人,但你们的躯体却是很不错的,喋喋喋喋喋喋喋。”一阵刺耳的笑声传来,使得我们感到有些不寒而立。

    我低头对灵拉低声道:“你快走,把见到的事回去禀告你们族长,这里有我们。”

    “想走?进了我死亡森林的,还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淡淡的雾气突然从森林周围腾起,顿时,我们已经无法看清来时的路,周围的一切都模糊起来,似乎树木也在转动。无数诡异的尖啸响起,似乎有东西在哭泣似的。

    我惊异的和墨月对视一眼,猛的一拳轰想面前的地面,轰的一声,泥土飞溅,地面上顿时露出一个大坑,我一把将灵拉扔了进去,道:“你在这里不要动,一切有我们。”

    灵拉眼中充满了恐惧,身体蜷缩在我打出的洞穴中不敢稍动。我抽出墨冥,身体闪处,顿时砍倒了几棵周围的大树,树干压在刚才打出的洞穴中,顿时将灵拉封在其内,灵拉对于我们而言实在太弱,我将他这样保护起来,以免动手时会有后顾之忧。况且,我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在必要的时候,我会进行堕落天使变身,这也是我不想让灵拉看到的。

    “放弃抵抗吧,我知道你是个人类,这些都是没有用的,我会保留你的躯体任我驱策,喋喋喋喋喋喋。”他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使我无法发现他的具体位置。

    我怒喝道:“你他x的别鬼嚎了,有本事出来。”

    周围浓浓的白舞开始出现了波动,尖啸声更加密集了,似乎有无数冤魂在向我们诉说着他们的冤屈。

    我拉住墨月冰冷的小手,感觉到她在微微颤抖,虽然她的功力已经相当不错,但毕竟是女孩儿,这种诡异的场面,别说是她,连我也感觉到内心有些惶恐。

    突然,一缕成型的烟雾向我飘了过来,烟雾似乎在不断的蠕动,由于心理上的恐惧,我不假思索的奋力劈出一剑,一道金黄色的斗气应剑而出,那团飞来的白雾发出凄厉的惨叫,金光过处,我感觉到并没有着力似的,但白雾一遇到狂神斗气的金光,却如同冰雪般消融了。

    看到这些诡异的东西似乎对我的狂神斗气有些惧怕,我顿时精神一振,斗气外发,将我和墨月护在其中。随着狂神斗气金光的发出,周围的白雾向后退了退,使我们周围五米范围内空出了一片。

    “咦,神圣气息。”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似乎有着惊讶。

    听了他的话我也是一楞,我哪里来的神圣气息,转念一想,我顿时明白了,应该是狂神神位产生的神圣气息吧。毕竟,提奥曼迪司大哥是一级神诋,我得到了他的传承,自然也继承了他的神圣气息。

    我朗声道:“蛇人族这段时间中死了很多人,而且他们的胆都被摘走了,是不是你干的。”

    周围的白雾涌动起来,在我和墨月的正面,白色雾气骤然分开,形成一条长长的甬道,一个看不清楚的模糊身影从甬道那深不可测的尽头缓缓移动过来,我紧了紧手中的墨冥,将墨月拉到背后。眯起眼睛,将全部精力都放在逐渐飘近的黑影上。对于这种诡异的不知道敌人是谁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离的近了,我发现对方包裹在一层浓浓的灰黑色雾气之中,根本看不清容貌和装束,只能从他这出现的情况判断到,应该是正主来了。

    果然,声音从雾气中传出,“不错,蛇人族的人是我派人杀的,因为,我需要他们的胆来固本培元,你们既然是人类,何必来多管闲事。”

    我楞了一下,听他的口气,似乎比开始时缓和了许多,难道是因为惧怕我的狂神斗气么,我冷笑一声,道:“什么叫管闲事,我本身就是兽人,蛇人族和我向来交好,他们的事我当然要管。”

    “多管闲事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落在我手里,我更会让你生不如死。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我可以网开一面,放你们走。”

    我不屑的说道:“想让我们走?你怕了?如果我们走了,那些死去的蛇人兄弟们的血不就白流了,我到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对付我们。”大喝一声,墨冥带起一道金光,猛的劈了过去。直奔对方的雾气中央。

    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挡在雾气之前,硬生生的接了我这一剑。是个先前见到的熊人。在我的力劈之下,已经变成了两半。那团不知名的敌人化成的雾气骤然后退,融入了周围的雾气之中,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来,“想和我斗,那你要先问问我的手下们了。”

    周围的雾气中不断冲出大量的熊人,他们一个个状如疯虎,向我和墨月扑了过来。

    我心中大怒,这家伙太狡猾了,“月儿,变身迎敌,杀无赦,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我已经从这些熊人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生气,与其让他们继续痛苦下去,还不如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墨月也迅速变身,我们俩身上涌出和周围白雾赫然相反的黑色雾气,在狂怒中的我身形连闪,周围扑过来的熊人顿时一个个血溅森林。我发现,只有将他们的头砍下来才能阻止他们的进攻,否则,其他部位即使有损伤,他们也能尽快愈合。这些熊人已经没有了痛苦的感觉,在我的墨冥和墨月的窄剑之下,血肉横飞。这座对方称之为死亡森林的地方果然充斥着死亡的气息,一个又一个生命就这么离开了。

    不知道杀了多久,终于没有熊人再冲出来了,我们也不知道杀了多少熊人,只是身上的衣服和背后的翅膀都已经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鼓掌声响起,“好本事啊好本事,原来你们是堕落天使,还是四翼的,太好了,我正好缺两个仆人。既然你们这么厉害,那就再过我第二关吧。”

    周围的响起无数凄厉的惨叫声,森林中暗了下来,雾气渐渐变淡,使我们能够大概看清附近的景物…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我死的好冤枉啊……”

    “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出现如此凄厉的声音,听上去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墨月贴近我,低声道:“老公,这是什么,我……”

    我安慰道:“别怕,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放心吧,一切有我。”

    在我的保证下,墨月平静了一些,刚才在对付那些熊人的过程中,我们也都耗费了不少气力。

    周围突然出现许多白色的人形雾气向我们飘过来,有的速度很快,有的则非常缓慢,雾气形成的手臂不断挥舞着,凄厉的叫声从他们口中发出。

    我搂住墨月挥动墨冥,绕体一周,一个黑色的光圈顿时发出,周围的树木在我的暗黑魔力下纷纷折断,但是,那些白色雾气竟然不受任何影响,暗黑魔力从他们身上一透而过。我心中大惊,这些没有实体的东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亡灵吗?

    处在堕落天使变身中的我,脑子无比清醒,顿时想到开始时对方对狂神斗气的惧怕,立刻改变策略,四翼轻挥,一层金色的光晕顿时透体而出,周围的亡灵果然停了下来,有些惧怕的后退着。几个来不及停住的亡灵撞在我身上,顿时被狂神斗气的神圣力量消融了。

    我心中大喜,这招果然管用。正在这时,又是一道白色雾气飞了过来,速度很快,由于有了先前的经验,我并没有太在意,任由它撞向胸口。

    当白色雾气临身的时候,我才发现不对,轰的一声,我的身体被撞的飞了出去,护体的狂神斗气险些被震散。刚才那袭击过来的白色雾气中隐藏着一截树干,大意之下,我顿时吃了亏,还好墨月及时扶住我,并帮我化解了大部分冲力。但胸口却隐隐做痛。

    周围又是无数白雾飞来,由于弄不清真假,我只得挥舞着墨冥将周围护的滴水不透,在我强大的狂神斗气下,不论真假,所有的攻击都无法危害到我们。但是,这样也耗费了我大量的能量。

    有生以来,我从没这么窝囊过,连敌人是什么样子都没见到,就被打的狼狈不堪,真是太窝火了。我心中的怒意逐渐上涌,眼睛、头发、翅膀的颜色开始发生了变化,我狂化了。由于我身上本就沾着许多鲜血,所以,我的变化从外表上看并不明显。只有身边的墨月察觉到了。

    狂化后的我,狂神斗气的威力顿时大增,我仰天发出一声咆哮,猛的从地上蹿了起来,大喝一声:“狂神铠甲。”

    在暴怒中,我全身金光大盛,眉心中的金色符号骤然闪亮,护心镜率先出现,和以前几次出现不同,这回它一从我胸口上露出立刻毫光大放,似乎要将天地之间完全照亮似的,周围的白雾在金光的照射下,以惊人的速度迅速飞逝,森林以我为中心,逐渐现出了本来的模样。紧接着,当白雾消退出几十米后,我的胸铠、护肩、护腰才相继出现,我血红的头发披散在身后,由于金芒的作用,身体上的血迹顿时淡了许多。

    我像一颗小太阳似的,飘在空中,森林中的白雾在这时候已经完全不见了,在我身前不远处,一个身穿红色大斗篷的人坐在树林中,他盘起的膝盖上横放着一根长长的木杖。

    我吃惊的道:“高级亡灵法师。”

    亡灵法师抬起头来,从他的斗篷里,我只能看到两颗红色的眼睛,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骇“好厉害的神圣力量,竟然破掉了我的亡灵迷雾。”

    对于亡灵法师,我是深恶痛绝,父亲就是因为他们的诅咒刚刚死去了,这家伙残害蛇人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暴喝一声:“狂野流星。”合身冲去。化做金红的光团猛的撞向对方。那亡灵法师飘了起来,在慌忙之中挥舞着木杖,一个灰色的气旋在他上空出现,在我冲到之前形成了一个灰色的骷髅图案。

    轰的一声,他红色的身影被我撞了出,那灰色的骷髅在狂神铠甲护心镜发出的金光中消失无形,他的木杖断成两截掉在一旁。

    我拍动双翼飞身而上,墨冥一挥,发出一道金色光芒。

    那亡灵法师勉强在地上一滚,躲开了我的攻击,金光劈在地面上,树林中出现一道长达十丈,宽半丈的鸿沟。亡灵法师被劲气的余力震的抛飞到一旁,他猛然喊道:“住手,我有话说。”他的声音凄厉,听上去是那么的不甘。

    我飘身而落,站在他身旁,墨冥指着他,冷声道:“你这种没人姓的家伙还有什么可说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