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雷奥之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白剑向我投来幽怨的一瞥,扭头去了,一会儿的功夫,端了一盘吃的走进了母亲房间。房间中传来细微的声音。

    白剑道:“妈,您怎么一晚没睡啊,先吃点东西吧。”

    母亲叹了口气,道:“你们在外面跪了一晚,我怎么能睡的着,这一晚我想了很多,雷奥在我心中的那个结始终无法解开,我根本无法产生一点想原谅他的念头,翔儿和月儿他们还在外面吗?”

    白剑道:“恩,他们还跪在那里呢,妈,就算您不原谅比蒙王,也可以去见见他,他都要死了,您总不能以后一直恨一个死人吧。去见见他,也许您心理会好受许多呢。”

    母亲半晌没有说话,也没有她吃东西的声音,想来是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报,有紧急要事求见睿亲王大人。”白剑从母亲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我示意她去看看怎么回事,我现在这样如何见人。白剑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她几乎是刚出去,就急匆匆的跑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喊道:“雷翔,不好了,你父亲比蒙王要不行了,已经处于弥留状态,你大哥雷龙让你赶快过去呢。”

    我大吃一惊,父亲昨天不是还说能坚持三天呢吗?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我顿时功行百脉,支撑着站了起来,听到白剑的呼喊,墨月也清醒过来,我扶着她也站起来,冲母亲的房间大喊道:“妈,父亲要不行了,您到底去不去看他?”

    母亲的寝室没有任何回答的声音,我心中一阵发冷,看来,母亲是打定主意不再见父亲了,母亲这样决定,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叹了口气,我对墨月说道:“月儿,你跟我一起去吧,总要让父亲在死前见见他的儿媳妇。”

    墨月柔顺的点了点头,道:“老公,你别着急,咱们现在就过去。”

    我扭头对白剑说道:“剑儿姐姐,你帮我照顾妈,我和墨月要赶快过去看看父亲,这边就麻烦你了。”

    白剑点头道:“行了,别说那么多了,你们赶快去吧。”

    我拉起墨月迅速向府外跑去,也顾不上惊世骇俗,一路上,我们俩功运全身,全速向比蒙王府跑去。

    比蒙王府门口,聚集着大量的狂狮军团士兵,看他们一个个戒备的样子,我知道,一定是兽皇得到消息,亲自赶来了,他们一看到我,立刻让开道路,冲我躬身施礼,我没空和他们打招呼,拉着墨月径直向里走去,直奔父亲的寝室。

    父亲的寝室周围防卫更加严密,大量的比蒙士兵和狂狮军团士兵守卫在门口,我和墨月走了过去,一名狂狮军团队长级别的狮人上前一步,低声道:“殿下,您来了。”

    我点了点头,问道:“是不是父皇过来了。”他点了点头,道:“陛下已经进去一会儿了。”

    我和墨月走进寝室,大哥雷龙站在父亲的床侧,不断用大手抹着自己脸上的泪水,兽皇正拉着父亲的手,一脸的沉痛。看我进来,他赶忙打招呼道:“翔儿,你可来了,快过来,你父亲他快撑不住了。”

    我赶忙和墨月一起走了过去,兽皇上下打量了墨月两眼,道:“这就是魔族的小公主墨月吧。”

    墨月乖巧的施礼道:“见过兽皇陛下。”

    兽皇点了点头,我顾不上他们,坐到父亲床边,父亲脸上灰色能量密布,全身都散发着死亡气息,“父亲,您,您怎么样?”

    父亲勉强睁开眼睛,道:“你来了,你妈呢?她不肯来见我吗?”

    我低下了头,没有回答。“算……了,既然她……不肯来,就……算了,我……也不……奢求她……能原谅……我,孩……子,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妈,她,她……这一辈子……受了……受了……很多……苦。”父亲的脸上并没有对死亡的惧怕,反而分外安详。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正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能量波动,似乎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向这边靠拢过来,我猛然转身,看到一个灰影从门外闪进,向着兽皇的方向扑了过来。从他身上的气息,我迅速分辨出是死亡一类的能量,顿时怒喝一声,狂神斗气应拳而出,猛的向他击去。

    那灰影一滞,灰色的雾气从他身上冒出,顿时和我发出的金光撞在一起,我感觉到全身一震,对方的力量很奇怪,似乎不着力似的,灰影也被我这一击轰出了门外,整个房间都颤动起来。

    兽皇赶忙一把拉住我的胳膊,道:“雷翔,别动手,是自己人。”

    我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自己人?”

    灰影又从外面飘了进来,他的声音低沉而刺耳,“睿亲王好功力,老夫险些接不下了。陛下,我一回宫就看到了您留下的指示,迅速赶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兽皇给我介绍道:“这是我的贴身侍卫长影子,他是亡灵法师,我本来派他出去替魔皇寻找墨月公主,我一听说你父亲中了亡灵诅咒,就立刻招他回来,也许,他会有办法也说不定。影子,你显形吧。”

    我心头一震,原来兽皇身边还有这么个人物存在,既然是亡灵法师,那他的实力一定不低啊。那亡灵法师灰色的身影一晃现出本体,他全身都罩在一件黑色的大斗篷下,低着头,使我无法看到他的面貌,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木杖,上面有雕刻着许多灰色的痕迹,似乎是咒语一类的东西,全身散发着森冷的气息,虽然我对他没什么好感,但听兽皇说他有可能治疗好父亲的伤,赶忙站了起来,道:“麻烦您帮我父亲看看,拜托了。”

    影子点了点头,身体一飘,飞到床边,父亲已经又昏迷了过去。一只枯瘦的手从黑色斗篷下伸出,抓起父亲的手,灰蒙蒙的气息顿时笼罩向父亲全身,墨月和兽皇似乎都很难受似的,同时向后退去,大哥雷龙身上发出淡淡的绿光,脸上虽然露出了难过的神色,但仍然坚持住没有离开原地,应该是我送他的绿松石起作用了。在灰色光芒的照耀下,父亲仿佛像一具没有任何生机的尸体似的。看上去分外诡异。

    半晌,影子收回了手,灰色的雾气又被他吸了回去,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讶,“好厉害的诅咒,雷奥王遇到的亡灵法师应该是有接近高级亡灵法师的实力,而且,这个诅咒已经深入雷奥王的肌体,诅咒已经完成了,我也没有办法。”

    我一把扯住他的斗篷,急道:“一点希望都没有吗?”

    影子摇了摇头,道:“除非有亡灵巫师级别的在,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但那是不可能的,在这一界根本就没有亡灵巫师存在,你们替雷奥王准备后事吧,如果雷奥王早一点将自己的身体情况说出来,也许我还可以帮他延长些寿命,现在,已经太晚了。”

    我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楞楞的看着影子飘到兽皇身边,兽皇带着他走了出去。父亲脸上露出一丝血色,眼睛缓缓睁开,我赶忙凑过去道:“爸,您舒服点了吗?”

    父亲看着我焦急的样子,手动了动,我赶忙抓起他的大手,父亲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孩子,别这样,我们比蒙战士是只流血不流泪的,不论是什么生物,总是要死的,叫你大哥过来。”虽然父亲的声音清晰起来,但我却知道,他这是回光返照,眼看就要不行了。

    雷龙听到父亲的召唤,赶忙也坐了过来,泣道:“父亲。”

    父亲道:“以后咱们比蒙一族就靠你们了,雷龙,以后遇到什么麻烦,或者你下不了决定的事,就找你弟弟,他的脑子比较灵,实力也已经超过了我,一定能帮你不少忙。雷翔,虽然你没有比蒙战士的外形,我也一直不怎么喜欢你,但你却是我雷奥三个儿子中最出色的,如果以后咱们比蒙一族遇到什么麻烦,你一定不能袖手旁观,能答应我么?”

    我不断的点着头,道:“父亲,您放心,咱们比蒙族在大哥的手里一定会更加发扬光大的。墨月,你快过来,让父亲看看你。”

    墨月坐到我身边,道:“伯父,您好。”

    我另一只手抓住墨月的小手,冲父亲道:“爸,她是你的儿媳妇墨月。”

    父亲原本暗淡的眼神亮了一些,眼珠转动,看着墨月道:“恩,好漂亮的女娃儿,儿子,你的眼光不错,这孩子的容貌和你妈年轻的时候比也毫不逊色。”一提到母亲,父亲的神色带着些遗憾。

    我冲墨月道:“月儿,叫父亲。”

    墨月看了我一眼,冲父亲道:“爸爸。”

    父亲的眼角流出一滴泪水,“哎——,在我死之前能有你这么一个乖巧的儿媳妇,我满足了,雷翔,你以后要好好对待人家,千万不要像我,我……”

    “爸……”

    …………

    门外。

    影子对兽皇道:“陛下,我没有找到哪个魔族公主。”

    兽皇道:“不用找了,她就在里面,是雷翔把她带回来的。”

    “陛下,九头蛇他们不是说雷翔已经被龙神帝国的圣龙骑士团抓起来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兽皇微笑道:“他能回来我太高兴了,这孩子,现在比以前对我更加忠心了,看来,我信任他是对的。”

    影子道:“陛下,你可要小心点他,我刚才和他交手时发现,他的功力又进步了很多,我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看透他了,现在,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他的实力。”

    兽皇自信的说道:“他势力强对我只有好处,我相信他对我的忠心,可惜啊,雷奥兄弟就要去了,否则,我兽人国肯定会更加强大。”

    影子叹了口气,道:“真是人外有人,雷奥王受的伤极重,当初对他诅咒的哪个亡灵法师的能力要比我强上很多。”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跑进来一名狂狮军团的传令兵。

    “启禀陛下,外面来了一位夫人和一个白狐族的女孩儿,那位夫人说她是睿亲王的母亲,想进来看看比蒙王大人。”

    兽皇大喜道:“快请。”

    “是。”传令兵跑了除去。

    兽皇自言自语的说道:“她还是来了,这回,雷奥贤弟可以瞑目了。”

    …………

    父亲脸上的血色逐渐褪去,声音再次模糊不清起来。大哥雷龙顿时趴在父亲身上痛哭起来,我的泪水也不断的留下。这时,门开了,我扭头看去,只见兽皇和母亲并肩走了进来,我顿时冲父亲哭喊道:“爸,您坚持住,妈来看您了。”

    听到我的呼喊,父亲身体一震,原本已经逐渐闭上的眼睛又睁了开来,他眼睛无神的看着我道:“她……来……了,在,在……哪……里。”

    母亲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先看了我一眼,弯下腰,看向父亲,当她看到父亲的模样时,全身大震,一滴晶莹的泪水顿时滴在了父亲手上。

    “你,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父亲脸上满是笑容,道:“你,你……还是……来……了……,太……好了,这……下……,我……可以……死……而无……怨……了。”

    母亲脸上的泪水不断流下,看着父亲,眼中不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雷……翔……他……娘,谢谢……你,谢……谢你……来……看……我,我……知道,我……当初……做……的……事是……不可……原……谅的……,但……是……,我……要……告诉……你,这……是我……一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是……我,是……我……毁了……你……一生……的……幸福……如……果,如……果有……来生……,我……愿意……做……牛做……马来……偿还……给……你。虽然……我不……知道……牛……和马……是……什么……东西,但……这是……你……们人类……常说……的……话。”

    母亲凄厉的喊道:“你,你不要再说了。”

    父亲依然微笑的看着母亲,道:“雷……翔……他娘,你……是……为我……而……哭……吗?我……太高……兴……了,我,我,我……想……和你……再说……最……后……三……个字。”父亲的声音已经非常微弱了,他努力挣扎着不让自己的眼睛合上,嘴唇颤抖着道:“对,对……不……起……。”话音一落,溘然而逝,他两侧的眼角滑下了人生中最后的两滴泪水,虽然流下了眼泪,但父亲是笑着去的。

    我和雷龙顿时伏在父亲身上放声大哭起来,墨月也不断的流着眼泪。母亲身体一阵晃动,喃喃的说道:“我真的还那么恨你吗?你怎么就这样去了,人的生命也太脆弱了,雷奥,雷奥,你给我醒过来,你醒过来,我就原谅你。”母亲发疯似的摇晃着父亲的身体。但是,已经逝去的生命如何还能再次复苏呢,这一切,都已经是难以挽回的了。

    兽皇站在床边,泪水顺流而下,他之所以能坐上现在的皇位,和比蒙王雷奥的支持是分不开的,雷奥的一生,都在尽心竭力的帮助他。

    …………

    七天后,兽人第一勇士,比蒙第一勇士,比蒙王雷奥以国殡之礼入土为安。这七天里,我和大哥雷龙没有一天离开父亲的尸体,一直到他今天入土为止。英雄一世的父亲就这么去了,我心中总是感到无比的怅然。

    在兽皇的带领下,兽人族各族族长,我,母亲,雷龙大哥,墨月都站在父亲的陵寝前为他默默的祈祷着。

    良久,兽皇转过身来,朗声道:“比蒙王雷奥贤弟的一生都贡献给了我兽人一族,可以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矣,他是我兽人族的榜样,我宣布,追封比蒙王雷奥为兽人国永世忠勇王,比蒙王的爵位由比蒙军团副统领雷龙继承,成为新的比蒙王。”

    雷龙大哥脸色木然的上前一步,跪倒在地,道:“谢陛下恩典。”

    兽皇亲自将雷龙大哥搀扶起来,道:“贤侄,节哀吧,雷奥贤弟已经去了,他这副沉重的担子以后就交给你了。”

    “是,陛下。臣一定会像父亲一样,将全部精力都用在兽人的壮大上。”

    兽皇满意的点了点头,叹息道:“雷奥贤弟英年早逝是我兽人国最大的损失,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兽人国进入全国吊唁期。”

    …………

    我搀扶着母亲回到我的睿亲王府。路上,母亲没有说一句话。回到母亲的寝室,母亲对我道:“孩子,从今天开始,我要为你父亲守灵一百天,在这段时间,除了剑儿照顾我的起居以外,我不想见任何人。”

    我刚想说什么,却被母亲制止了,“你出去吧。你不是还要去找盘宗他们么,快去办吧。”

    我叹了口气,走出房门,将母亲守灵的事告诉了白剑,墨月拉着我的手道:“老公,你别难过了。”

    …………

    三天后,我来到兽皇宫求见兽皇。

    “翔儿,你来了。”兽皇看着憔悴的我,脸上流露出关切的表情。“别难过了,虽然你父亲去了,可你还有父皇,如果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来,父皇一定会满足你的。”

    我摇了摇头,道:“父皇,我想去寻找盘宗大哥他们。然后去一趟魔族。”

    兽皇道:“这样也好,出去走走,总好过闷在这里。你去魔族是要向魔皇提亲吧。”

    我点了点头。我已经和墨月说好了,由于父亲的死,我不想立刻成亲,决定先征得魔皇的同意,然后一年以后再和她正式成亲,墨月也同意了。“月儿已经离开魔族很久了,我必须要送她回去,盘宗大哥他们是为了我才闭关的,我已经恢复了自由,自然要去通知他们一声。”

    兽皇道:“好吧。你等一下。”他提起笔,奋笔急书,一会儿,就写出了一封信笺,他将信装好后递给我道:“把这个交给魔皇,有父皇替你做主,他应该不会难为你的,这一趟路程不近,你一路上要小心。”

    我接过书信,道:“父皇,谢谢您。”

    兽皇微笑道:“咱们是父子,有什么可谢的,你要不要父皇给你准备些聘礼。”

    我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这些我会自己准备的。对了,父皇,还有一件事我要征求您的同意。”

    兽皇道:“你说吧。”

    我叹了口气,道:“我母亲是龙神帝国人士,她一直都想回到自己的祖国,我已经答应她了,我想,等我回来以后,就带她老人家返回龙神帝国,您放心,我只是将她老人家送回而已,我还会回来的。我雷翔发誓,这一生一定都会尽量帮助兽人国强大起来,绝不背叛。”

    兽皇皱了皱眉头,苦笑道:“孩子,我真的怕你不回来啊。”

    我微微一笑,道:“不会的,父皇。您对我有知遇之恩,我绝不会不回来的,我会定居在兽人国,出自己的一份力。”

    兽皇犹豫了一下,道:“好吧,我相信你,孩子,在短时间内,人、魔、兽三族之间是不会发生什么战争的,只要你愿意回来,父皇就满足了。”

    我心中轻松了一些,终于得到了兽皇的同意,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带母亲回龙神了。说实话,我本身是不想留在兽人国的,可兽皇对我仁至义尽,我不能就这么抛下他不管。

    我跪倒在地,叩头道:“谢父皇恩典。”

    兽皇从书案后走了出,将我搀起来道:“孩子,只要我在位一天,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是我兽人国的栋梁之才,以后,父皇还有很多事要依靠你。”

    “父皇,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做任何对兽人不利的事,兽人国永远是我的家。”

    …………

    离开兽皇宫,我回到自己的府邸,白剑告诉我说,母亲在自己的房间内为父亲设了牌位,其他一切正常。

    “剑儿姐姐,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我走了以后,家里的事就全拜托给你,你一定帮我看好母亲,我怕她会因为父亲的死过于激动。”

    白剑眼中一片黯然之色,道:“我会的,你这么急就要离开吗?”

    我点了点头道:“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去做。”扭头对墨月道:“月儿,你收拾一下,咱们去找盘宗大哥他们,然后就去你们魔族。”

    墨月欣喜的点了点头,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看着墨月走了,白剑感叹的说道:“月儿妹妹真幸福,从她身上,一点都看不出你们以前发生的那些事。”

    我叹了口气,道:“能够得到墨月的心让我非常欣慰,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她的,以补偿我当初对她的伤害。”

    白剑看了我一眼,道:“你还不快去,不是要上路吗?尽早走吧,省得错过宿头。”

    我冲白剑作揖道:“剑儿姐姐,家里就都拜托你了。”

    白剑神情复杂的看着我,道:“你是一个负责的好人。我当初冤枉你了,一路小心。”说完,扭头翩然而去。

    我楞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白剑会这么说。算了,先去找墨月吧。

    我和墨月只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将一些必备的东西放入芥子袋,就悄悄的出发了,我们依然带着斗笠。正午时分,我们出了兽皇城。

    这些天由于我的关系,墨月也一直都很沉闷,终于离开了兽皇城,她也活泼了起来,唧唧喳喳的围着我转,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的心情也开朗起来。

    我决定先去距离比较近的撒司领,如果大哥他们没再那里,再到云那领去寻找,这样,路程上就不会耽误了。

    兽人国再不像以前那样不平静,一路上,我们见到的都是洋溢着幸福,在田间辛勤耕作的兽人百姓,看到他们一个个充实的样子,我也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老公,你们兽人族现在的状况比我们魔族还要好哦,我们魔族的百姓都是在贵族的统治下工作的,可不像你们的兽人百姓主动姓那么足。”

    我微微一笑,道:“兽人中是没有什么贵族的,只有一个统一的族长,而且,每族的族长都对自己的族人非常体惜。但是,我们兽人国也有自己的麻烦。由于种族太多,使得各族之间每有矛盾,而且互不服气,兽皇也是好不容易才将他们整合到一起的。在现在这种发展的状况下到不会有什么问题。以后,大家曰子都好过了,可就难说了。”

    墨月笑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我也乐了,这丫头,老是一副什么都和她无关似的样子,“以后再说怎么行,现在兽皇做的,就是将所有民族统一起来,都成为他的直接手下,而这个主意还是我出的。到时候,兽人各族将再没有自己的图腾,都统一信奉兽神,而兽皇正是兽神教的教主。不过,这些都急不得,慢慢来吧。而且,这些琐碎的事我也不愿意去管,一切都是我三哥猛克在艹劳呢。对了,月儿,以后如果有机会见到三哥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提当初派人杀我手下的事,哎——,只能希望他已经忘记了你的样子吧。”

    墨月低着头道:“老公,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我搂住她道:“别这样,月儿,这也不能完全怪你,反正以后你和三哥见到的机会也不多。”

    …………

    为了尽快找到盘宗他们,我和墨月晚上都变身成堕落天使飞行前进,三天后,我们已经来到了撒司领境内,我带着墨月直奔盘城而去。

    由于父亲的死给我带来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使我一直提不起精神来,这一路上,我已经失去了陪墨月游玩的心情。墨月非常懂事的一直细心的照顾我,当我独自思考的时候,她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直到我从沉思中醒来。

    一进入撒司领境地,我就感觉到有些不对,虽然原本贫瘠的样子改变了许多,但大片大片的良田都空着,各种农作物长的参差不齐,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收拾过了。我们在路上走着感觉很孤单,只是偶尔才能看到一两名蛇人慌张的身影。难道,撒司领发生了什么事不成。

    “老公,这里好静啊,怎么人那么少。蛇人族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我摇了摇头,道:“不是的,以前蛇人很多,而且好管闲事的更多,你只要说上一句对他们不敬的话,立刻就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咱们快点走,也许盘城那边出事了,希望和盘宗大哥无关才好。”

    我们正向前赶着路,突然,林间传来一声暴喝,“站住。”

    从树林中猛的蹿出十余名高级蛇人,他们身上都有着鲜艳的鳞片,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眼神中充满了敌意。

    我微微抱拳道:“不知道几位拦住我们有什么事吗?我们可没有冒犯你们撒司领。”

    为首的蛇人哼了一声,道:“少来这套。摘下你们的斗笠。”

    我一楞,盘宗大哥不是已经让手下整治蛇人的蛮横了吗?怎么在这里还会遇到如此不讲理的蛇人,看他们的样子,都有一定的功夫。每个高级蛇人身上都散发着冰冷的杀气。

    “我们为什么要摘下斗笠。”

    另一名蛇人道:“队长,少跟他们废话,先抓起来再说,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咱们吃的亏已经太大了。”

    蛇人队长点了点头,身后的大尾巴翘了起来,狠狠的冲我们说道:“立刻投降跟我们走,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听他们的语气,看来蛇人族确实发生了什么事,我要问清楚才行,“等下再动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蛇人族损失惨重?”

    蛇人队长眼中寒光闪动,好象被我说到痛处似的,猛的嘶吼一声率先冲了过来。我无奈的看着他,看来,不将他们都打倒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我轻轻一扯墨月,身形一闪迎了上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