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最后心愿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兽皇叹了口气,道:“孩子,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吧,都怪我当初估计不足,没有想到,你说的圣龙骑士团会参加这次的夺宝,才让你陷入险地,你前面说的遇到古川的事,我都知道了,他亲自来了一趟兽人国,将当时的情况和我说了,并希望能和咱们再次联合起来,我答应了他的要求,现在,咱们和魔族又是盟友了,孩子,你不会怪我吧。”

    我微笑道:“父皇,我怎么会怪您呢,您这么做太正确了,在圣龙骑士团的威胁下,也只有咱们两族结盟,才能有一些抵抗之力。大哥他们没把我们后来的事告诉您吗?”

    兽皇叹息道:“盘宗和金银回来以后,跟变了个人似的,两个人都异常沉默,只说了你被圣龙骑士团的人抓去了,没说具体细节,看他们的样子,我也没多问,后来,我派人去龙神帝国和他们谈判,希望他们能放你回来,可是被拒绝了,已经半年时间过去了,我天天都在担心你的安危,这下可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快说说,你是怎么脱离那个圣龙骑士团的。”

    我动情的说道:“父皇,都是孩儿不好,让您担心了,能够脱离圣龙骑士团多亏了一个人的帮助。”

    兽皇问道:“谁?”

    我道:“魔族公主墨月。您不用惊讶,听我从头说起吧。是这样的,当初我们讨伐魔族敦德行省的时候……”我把和墨月的事说了一遍,只是没说强歼墨月,而改成重伤墨月。“……后来我们互生情素,在她的帮助下,我终于逃了出来。”

    兽皇笑道:“还说呢,古川刚从我这里走,魔皇的使者就到了,他想让我帮他在咱们兽人国地界寻找他的女儿墨月,原来是让你小子给拐跑了,她现在人在哪里?”

    我挠了挠头,讪笑道:“在我的府里呢。”

    兽皇怨道:“那你怎么不把她带来让我看看,你这孩子。”

    我道:“我是怕您不接受她啊。”

    兽皇摇了摇头,道:“怎么会不接受呢,不说魔族现在和咱们已经结盟,就算仍然对立,只要你喜欢的女孩子,父皇都支持你去追。下回再来的时候,一定把她带来,让父皇瞧瞧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能让我这本事的儿子动心。”

    我点了点头,道:“父皇,那后来大哥、二哥他们上哪里去了?”

    兽皇沉吟了有一下,叹息道:“因为你的被擒,他们两个都非常痛恨自己的本事不够,没能帮的上你,已经找地方闭关修炼去了,不是回了撒司领就是回云那领了,你这两个结拜兄弟对你还是很不错的。”

    我心中非常思念盘宗和金银,我的失陷根本怪不得他们,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也不会出现那种结果,虽然我现在并不后悔,但我不希望他们再为这件事情自责下去,我对兽皇说道:“父皇,我想去找他们。”

    兽皇的脸色突然沉了下去,道:“不行,你现在不能去。”

    我楞了一下,道:“为什么?”

    兽皇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道:“因为,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你知道么,你父亲比蒙王雷奥他,他快要不行了。”

    我顿时大吃一惊,以父亲的功力,以父亲强壮的身体,怎么会说不行就不行了呢,我急道:“父皇,到底怎么回事。”

    兽皇痛苦的说道:“你自己去看看他吧,要赶快去,因为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如果去的晚了,恐怕连他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

    我感到脑中一阵空白,一时间,父亲的音容笑貌不断在我眼前闪现,虽然我曾经非常恨他,但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身上流着他的血。“父皇,我想现在就去看看父亲。”

    兽皇点了点头,道:“快去吧,帮我问候他吧。”

    辞别了兽皇,我风驰电掣般赶往父亲的比蒙王府邸,父亲,你到底是怎么了?

    一到比蒙王府门口,负责守门的四个比蒙巨兽立刻向我躬身施礼。我快步向里走,迎面正好撞上了大哥雷龙。雷龙见到我顿时大喜,道:“三弟,你可回来了。”

    “大哥,我听陛下说父亲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带我去看看他。”

    雷龙点了点头,扭头带我向父亲的寝室走去。还没进屋,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药味,推门而入,房间里空荡荡的,父亲的大床垂着幔布,我看了看大哥,他示意我过去。我上前两步,跪倒在父亲床前,“父亲,我回来了。”

    大床似乎震动了一下,幔布撩开了一点,我看到的,是一只充满皱纹,干瘪的大手,一个苍老而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是雷翔吗?快过来。”这,这是父亲的声音?怎么会变的如此衰弱,我从地上爬起来,一撩幔布,握住父亲冰冷的大手,坐在床沿上,看到父亲的样子,我心头狂震,原本充满霸气的面容变的异常苍老,脸上布满了褶皱,头发变成了灰白色,眼睛黯淡无光,呈现出一种死亡的灰色。

    “父亲,您,您这是怎么了。”我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父亲的脸上的褶皱动了动,干裂的嘴唇蠕动着道:“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在我死之前,能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很知足了,我这个岁数死掉,也算不上夭折,你不用为我难过,我早就知道自己撑不过今年,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罢了。”

    我运起狂神斗气向父亲的经脉探去,我发现,父亲所有的经脉似乎都凝固了似的,没有一丝缝隙,一股强大的死亡气息在他体内不断的流动着,排斥着我的力量。父亲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我赶忙收功不敢再继续探察。

    父亲脸色逐渐平静下来,道:“你的功夫进步了很多啊,已经超过以前的我了。很好,很好,而且,你的能力似乎和这亡灵诅咒有相冲的地方,可惜啊,太晚了,如果在三年前你就能具有现在的能力,说不定,我还有一线生机,可是,现在来不及了,我的身体已经被严重的腐蚀。就算天神来也无法挽回了。”

    “亡灵诅咒?父亲,您是说您中了亡灵诅咒,到底是谁,下此毒手,您告诉我,我帮您报仇。”

    父亲摇了摇拖,道:“他伤了我,哪儿会如此便宜就结束呢,他也死在我的手里了,说起来,我要比他幸运的多,在我和你爷爷的联手下,他当场就化为齑粉了。”

    我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您是说,您体内的伤是当初和爷爷一起对付那个亡灵法师的时候受的伤么?”

    父亲点了点头,道:“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当初,我和你爷爷遇到一个亡灵法师,也就是第一层次的亡灵巫师,由于一些原因,我们动起手来,他的亡灵魔法另辟奚境,召唤出大量没有形体的亡灵攻击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你爷爷根本无从抵御,到了最后,虽然我们合力将他杀了,但也同时受到了他最后的亡灵诅咒,我和你爷爷同时受了重伤,后来,我们的伤好了一些,就返回了兽人国,当时我的伤非常严重,眼看就要不行了。你爷爷为了救我,在自己也受伤的情况下,全力为我疗伤,将我体内的亡灵诅咒压了下去,但他自己的伤却发作了,没过多长时间就去了,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尊敬的人,就是你爷爷,如果没有你爷爷,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五年以前,我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逐渐压制不住那股诅咒的力量了,这五年以来,我几乎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和这股讨厌的力量对抗。直到三年前,我再也无法完全压制住它们,亡灵诅咒逐渐在我体内发作起来,让我的身体逐渐被腐蚀,虽然我极力反抗,但还是……,现在,我终于成了这个样子,孩子,你回来的真是时候,恐怕,我最多也就能再活三天。”

    我感觉到自己眼中有些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父亲,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将那讨厌的能量逼出来吗?”

    父亲微微摇了摇头,道:“太晚了,我全身的身体机能完全被毁坏了,只是依靠着多年苦修的一股精纯斗气维持着心脉的温和,才能坚持到现在,不用为我难过,我是比蒙之王,兽人第一勇士,我这一生过的够风光的了,但是,我心里却始终有着一个遗憾,直到我快面临死亡的时候,才幡然醒悟过来,孩子,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弥补我这个遗憾,好么?”

    父亲现在再没有了以前不可一世的样子,他更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我怎么能拒绝他的要求呢,点头道:“您说吧,只要我能办的到,一定帮您实现。”

    父亲流露出欣慰的笑容,道:“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你母亲,我对不起她,在我的强迫下,毁掉了她的一生,我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她能够来看看我,让我也再看看她,我并不奢望她的原谅,我只是想见见她,亲自告诉她,我知道错了。”

    我感觉到脑袋轰的一声,仿佛爆开似的,一股电流瞬间传变全身,我感觉自己鼻子一酸,再也无法忍耐住自己的情绪,爬在父亲身上痛哭失声。父亲枯瘦的大手在我的头上抚mo着,似乎在安慰着我。良久,我感觉到自己的悲伤宣泄了不少,缓缓的抬起头来,毅然道:“父亲,我不能保证母亲一定会来,但我会尽力劝说她的。”

    父亲微微一笑,道:“没关系,如果她实在不愿意来,就算了。”

    我问道:“今天我来怎么没遇到雷虎。”

    父亲叹了口气,道:“雷虎这孩子很像我年轻的时候,刚愎自用,而且,他……,算了,不说了。自从那天从你那里回来以后,他就出走了,直到现在就没有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如果以后他回来再找你麻烦的话,看在我的份上,你留他一命吧。”

    我点了点头,道:“我会的,父亲。”

    父亲欣慰的说道:“我已经这个样子了,就不留你了,你母亲那里……”

    “我会尽量的。”

    “好,那你回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我心中一阵难过,将父亲的被子向上拉了拉。放下幔布走出了父亲的房间,雷龙在门口站着,见我出来,黯然道:“父亲,他恐怕要不行了。雷翔,你有没有办法?”

    我痛苦的摇了摇头,道:“父亲的旧伤复发,太严重了,我也没有办法,哎——,大哥,你好好照顾父亲,我先回去了,有空我会再过来的。”

    雷龙点了点头,道:“父亲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希望你能多来看看他。”

    我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怀着沉重的心情,我离开了比蒙王府,一个人在街上缓慢的溜达着,英雄一世的父亲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让我真的非常难过,可我又没有任何办法挽留住他逐渐逝去的生命。父亲最后的希望恐怕不光是见见母亲,他肯定希望母亲能够原谅他,可这是不可能的。以母亲对他的恨意,恐怕我很难说服她去见父亲。

    一边想着,我已经走回了自己的睿亲王府,门口的侍卫见到我,迎上来一个,道:“殿下,您可回来了,主母已经过来问了好几次了。”

    我恩了一声,向里面走去。墨月正坐在大殿前的台阶上望着门口,一见到我的身影,立刻跑了过来,“老公,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害的人家和伯母都担心了。”

    我叹了口气,拉着墨月的手问道:“母亲呢?”

    墨月有些惭愧的说道:“母亲和白剑姐姐正在忙呼晚饭呢,我也帮不上忙,就来这里等你了。”

    我点了点头,道:“咱们进去吧。”

    墨月发现了我神色有些不对,道:“老公,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点了点头,道:“我父亲快不行了。”

    墨月吃惊的说道:“你说什么?比蒙王他……”

    我叹息道:“是的,我父亲比蒙王雷奥快不行了,他的身体状况恐怕坚持不过三天。”

    墨月拉着我的手道:“那咱们赶快去告诉伯母吧,要不,她老人家会担心的。”

    我苦笑道:“恐怕,母亲恨不得父亲快点死呢。”

    “为什么?”

    我将母亲和父亲的事大略的和墨月说了一遍,“……月儿,你知道吗?当初我那么对你……后,真的非常后悔,我怕因为我对你的伤害,你会像母亲一样痛苦一生,还好,咱们的结局是美满的,我终于得到了你的心。”

    墨月低着头道:“伯母好可怜啊!老公,你是不是因为当初发生了那件事才决定要我的。”

    我微微一笑,道:“开始时是的。”看着墨月逐渐变白的脸色,我接着道:“可是,后来我却发现,我真正爱上了你这个鬼精灵,自从你跟了我以后,我觉的你变了很多,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我现在已经再也离不开你了,月儿,不要瞎想,我是真心爱你的,我愿意用一生来守护你,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好么?”

    墨月扑的我的怀里,痛哭失声,“老公,我也好爱你,我真的很怕你不要我了。”

    我刚想安慰她,门口传来母亲的声音,“雷翔,你怎么一回来就把墨月弄哭了,月儿,伯母替你出气。”

    墨月大窘,赶忙从我怀中挣扎出来,道:“伯母,雷翔他没欺负我。”

    母亲手中端着两盘香喷喷的菜肴,笑道:“现在你就帮着他,等以后看他还不欺负你啊。”

    墨月脸一红,低下头不说话了。

    为了不影响这顿晚饭的气氛,我并没有将父亲的事说出来。一会儿的功夫,一桌美味佳肴就已经端上了桌子,母亲知道我喜欢吃她做的东西,所以亲自下厨。

    因为我回来,母亲非常开心,频频给我和墨月布菜,我虽然心中难过,却强装出笑脸迎合着母亲的兴奋。一顿饭在和谐的气氛下吃完了,墨月由于知道我心情不好,经常会将关切的眼神递过来,使我心中暖暖的,悲痛也减轻了一些。

    母亲对白剑说道:“剑儿,你让下人们收拾一下,翔儿,你和月儿跟我来。我有话问你。”

    我楞了一下,不知道母亲要找我说什么,和墨月对视一眼,跟着母亲离开了大厅,母亲带着我们来到她的房间,让我们坐下,自己将门关好,我问道:“妈,您要问我什么?”

    母亲瞥了我一眼,道:“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

    我一楞,道:“说什么?”

    母亲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连自己儿子有心事都看不出来,还怎么当你母亲,刚才在吃饭的时候,你的神色就不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吧,有什么困难,让妈妈帮你想想办法。”

    我看着母亲充满智慧的眼眸,叹了口气,道;“妈,我想求您一件事。”

    母亲惊讶道:“求我,什么事?你说吧。”

    我沉吟了一下,道:“妈,您知道吗?父亲病了。”

    一听我提到父亲,母亲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转过身子背对着我道:“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禽兽,他病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死了最好。”

    我早就知道母亲会有这种反应,叹息道:“妈,这次,恐怕他真的要死了。”

    母亲身体一震,转了过来,道:“你说什么?”

    我看着母亲惊讶的面庞,道:“我说,这回父亲恐怕真的要死了。”

    母亲冷哂道:“他会死,以他的体格会这么容易死?我才不相信。”

    “妈,这是真的,父亲早年中了亡灵法师的诅咒,现在由于岁数大了,压制不住诅咒的力量,在三年前开始发作,到了最近,终于支撑不住,恐怕,他熬不过三天了,我今天去觐见兽皇的时候,兽皇告诉我父亲的状况时我也不敢相信,可是到了比蒙王府一看,竟然比兽皇说的更加严重,父亲已经不是以前的父亲了,完全变了样子。”一想起父亲那衰老无助的模样,我就觉的全身都难受起来,心中不断的传来阵阵疼痛。

    听了我的话,母亲的脸色有些发白,半晌,才说道:“这也是他咎由自取,他这一辈子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这也算是他的报应吧。”

    我无法反驳母亲的话,因为她说的并没有错,死在父亲手中的人没有一千也绝对有八百,我咬了咬牙,道:“妈,父亲说,他在临死前只有最后一个愿望,他希望再见您一次,向您当面道歉。”

    母亲突然凄厉的大笑起来,“道歉?道什么歉?他当年对我做的那些事,是道歉就可以解决的吗?他想见我?不,不,我才不要再见到他,我不要见哪个畜生,让他死,让他死好了,我要让他死不瞑目。”

    我和墨月都呆住了,没想到刚才在吃饭的时候还和和气气,满脸欢声笑语的母亲,这时竟然会变成如此模样。我上前一步,抓住母亲的肩膀,轻轻摇晃着她的身体,急道:“妈,您冷静点,您冷静点,别这样。”

    母亲逐渐沉寂下来,两行泪水顺着腮边淌下,她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吗,您真的不去看看父亲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您就去再见他最后一面吧。好不好。”

    母亲看了看我,摇头道:“不,我不去,我不想再看见那个人。你们出去吧。”

    我皱眉道:“妈……”

    母亲厉声道:“出去。”

    无奈之下,我只得拉着墨月的手走出了母亲的寝室,墨月搂紧我的胳膊,道:“老公,你别难过,伯母肯定有她的想法,再等等看吧。也许,她会改变主意呢。”

    我叹息道:“等?我可以等,等多长时间都没问题。可是,父亲再也等不了了,他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虽然我对父亲也没有太多的好感,但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遗传着他的血脉,再他临死的时候,我真的想帮他完成这个最后的心愿。”

    这时,白剑正好从外面走了过来,看到我们的样子赶忙迎了上来,问道:“雷翔,怎么了,妈呢?”

    我看了看她,道:“妈在房间里,剑儿姐姐,你进去帮我劝劝妈吧,我父亲比蒙王雷奥就要死了,我想让妈去见他最后一面,妈和父亲的事你也知道,我刚才费劲唇舌,可母亲就是不肯前去。”

    白剑看了墨月一眼,道:“那好吧,我进去试试,你先回去休息吧,刚回来,你也累了。”说完,扭头向母亲的房间走去。

    看着白剑进了母亲的寝室,墨月才低声说道:“老公,我怎么老觉的这个剑儿姐姐看你的眼神有些不对啊,她是不是对你……”

    我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道:“傻丫头,你现在还有功夫吃醋,我和她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心里只有你和紫嫣姐妹,除了你们,我绝不会在到处留情的。走吧,我带你去我的房间。”我领着墨月回到了自己久违的房间,这里应该是天天都有人打扫,比我走的时候要干净整齐了许多,“月儿,你在这里休息吧,我还要去找母亲。”

    墨月拉着我的手道:“老公,你还是别去了,你逼的伯母太紧也不好,何况,你就算去说,也未必有用。”

    我心中一阵黯然,道:“我知道母亲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我想到她门前跪着,直到她同意为止,希望我的诚意能感动母亲,让她去见父亲最后一面。月儿,你休息吧,别劝我,我已经决定了。”

    墨月靠入我怀中,道:“老公,我不劝你,你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父亲,帮他完成最后的心愿理当有我一份,我要和你一起去求伯母。”

    我心中一阵感动,在她脸上亲了亲道:“那我怎么舍得,你还是在这里休息吧,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你也累了。”

    墨月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不,我也已经决定了,我一定要去。”她现在如此乖巧懂事,让我对她越来越疼爱了,以她的功力,跪上两天应该没什么吧。想到这里,我说道:“那好吧,咱们就一起去。现在就去。”

    我和墨月又返回了母亲的寝室门前,白剑正好从里面出来,她看到我,黯然的摇了摇头,显然她也没有办法说服母亲,我心中暗叹,既然如此,也只有跪等了,我低声对白剑说道:“剑儿姐姐,你让下人们从现在开始不要进这个院子,母亲需要什么,就麻烦你亲自送过来了。”

    白剑楞了一下,道:“你要干什么?”

    我和墨月对视一眼,双双跪倒在地,我朗声道:“妈,父亲虽然做过很多错事,可他就要死了,人死灯灭,他并没有希望您能原谅他,只是希望您能去见他最后一面,妈,我求求您,就答应了吧,如果您不答应,我和墨月就一直跪在这里等您答应。”

    母亲肯定能够听到我的声音,但她的房间里却没有传出任何动静。

    白剑叹道:“你们这有是何苦呢,雷翔,妈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只要她认准的事就很难改变,你们这么做也是没有用的。”

    我摇了摇头,道:“尽人事而听天命吧,如果最后母亲仍然不肯去,我也算尽力了,也对得起父亲对我的嘱托。”说完,我闭上了双眼,墨月向我这边挪了挪身体,也闭上眼睛,静静的祈祷着什么。

    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边又多了一人,同样紧贴着我的身体,睁眼一看,赫然是白剑,我诧异的说道:“剑儿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你不是说,母亲认准的事很难得到改变吗?”

    白剑微微一笑,道:“我觉的你说的对,人死灯灭,我也认为妈应该去看看雷奥王,所以,我在这里跟你们一起求她老人家。”

    我苦笑道:“剑儿姐姐,你身子弱,这样的话,你会受不了的。”

    白剑道:“月儿妹妹都可以,我当然也可以了。”说完,她也闭上眼睛不再理我。我皱了皱眉头,她的功夫如何能和墨月相比,可她既然如此坚持,我也没有办法,只得由着她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阵阵寒意随着萧瑟的冷风不断吹过,我看到旁边的白剑身上腾起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光芒,虽然能量波动还很弱,但却显得有一种迷蒙的美,我心中暗暗吃惊,白剑修炼才不到一年,竟然就有如此成就,看她斗气可以外放的样子,自保已经有余了,怪不得肯与我和墨月一起跪在这里,她自己既然能坚持,我也就不用再担心了。母亲房间里的灯始终亮着,偶尔能看到母亲的身影在房间中来回走动。母亲竟然也一宿没睡,直到清晨,她房间的灯才关上。

    我扭头对白剑道:“剑儿姐姐,你进去看看妈,然后给妈弄点早点吃,她好象一晚都没有睡。”

    白剑从入定中惊醒过来,点头道:“好吧。”她挣扎着想起来,但由于跪了一晚,血脉有些不通,身体一歪,向我倒来。我赶忙托住她的娇躯,稍微一用力,将她推的站了起来,白剑的身体和墨月有很大区别,墨月的身体弹姓很足,到处都充满了活力,而白剑不同,她全身都柔弱无骨,到处都软绵绵的,刚才那瞬间的搂抱,让我感觉到像抱着一个棉花团似的,很是舒服,不禁心中一荡。

    白剑站稳身体,弯下腰揉着膝盖,偷眼看我,正好和我目光相对,她脸上顿时闪过一片红霞,看上去极为娇艳。我赶忙合上双目,收摄心神,,暗暗告诉自己,一定不能产生什么坏心思,否则,怎么对的起我心爱的三位娇妻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