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重返兽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心中满是杀意,先后用树枝戳断了他四肢经脉。谢如身上留出的鲜血已经将他染成了血人。谢如经不住如此折腾,已经疼的昏了过去。

    我转过身,看着四周惊骇的村民,信手一挥,将树枝插入谢如的大腿,冷声道:“这就是谢如的下场,从现在开始,不许任何人接近他,直到他断气为止。”在这样的创伤下,他绝对活不过三天,我这样做,就是要不给他痛快,让他在折磨中慢慢死去。

    见识过我的狠辣手段,周围鸦雀无声,没有人再敢说话,我叫过付山,迈步向村外走去。付山战战兢兢的跟在我身旁,村民们自动让开一条路,离开村落,我带着付山一直走到墨月和沃玛的身边。

    “付山,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安慰这里的村民,不能让他们有对兽皇陛下不满的地方,明白吗?”

    付山恭谨的说道:“是,是,属下知道,您放心吧。”

    收拾了谢如,我心情好了一些,“最近你见过我三哥猛克吗?”

    付山点头道:“见过,猛克副教主大人很好,他还经常提起您呢,对您非常思念。”

    我点了点头,三哥,我也很想你们啊,“好了,你回去吧,如果有什么事发生,尽快回报首都。”

    “是,属下告退了。”他先向后退出几步,然后才转身返回了村落。我刚才的铁血手段恐怕把他也吓的不清吧。

    我蹲下身子,柔声对沃玛道:“沃玛妹妹,我已经把你那个干爹收拾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再没有人会欺负你了。好么?”

    沃玛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神色依然有些害怕,“刚才,刚才那叫声,是他的。”

    我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那畜生的,他如此对待你,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沃玛怯生生的说道:“你,你说你是我哥哥的朋友,是真的吗?我哥哥在哪里?”

    听她这么问,我心中一阵绞痛,看了看墨月,道:“沃玛乖,我是你哥哥最好的朋友,咱们先离开这里吧,等到前面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我再告诉你,我和你哥哥的事,好吗?”

    沃玛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哥哥,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我微笑道:“当然可以了,我叫雷翔,以后你就叫我雷翔哥哥好了。”

    沃玛脸上有了丝血色,“雷翔哥哥,我听你的,我好累,我想先睡一会儿,行……么……”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身子一歪,倒在墨月身上。我心中一惊,赶快抓住她的胳膊,将手按在她的脉门上,沃玛的脉搏跳动极为微弱,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她就要不行了。她哥哥已经死了,我绝不能让她也就这么去了。

    “月儿,这丫头非常虚弱,咱们赶快找一个地方,我要为她疗伤。”

    我一把抱起沃玛,和墨月飞身上路,一边向前奔走着,我一边用狂神斗气小心翼翼的修补着沃玛的经脉,沃玛,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终于,我们找到一处僻静的所在,我让墨月护法,立刻开始为沃玛疗伤。

    沃玛不光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由于长时间的压抑,她的精神也非常虚弱,五脏六腑都有创伤,我的狂神斗气并不适合治疗,而用暗黑魔力,我又怕她承受不了,勉强护住了她的心脉,我不由得犯起难来。

    墨月看出了我的难处,道:“老公,这个女孩子到底和你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这么关心她。”

    我叹了口气,道:“还记得你当初让四个手下去屠杀我的部属吗?”

    墨月神色一黯,点了点头。

    “她就是我其中一个部属的唯一妹妹,我那个兄弟在临死之前,托付我找到她妹妹,并帮他照顾。今天,我终于找到了,我怎么能不关心她,她哥哥已经死了,我绝对不能让她哥哥失望,就算再困难,我也要将她救过来,让她幸福的生活下去。”说到后来,我语气中流露出了愤然的情绪。

    墨月低着头,道:“对不起,老公,当初,我……”

    我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晚了,最重要的是怎么将沃玛救回来,我的暗黑魔力和狂神斗气都不适合治疗她现在的伤,而其他系的治疗魔法我用的都不熟练,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了,我肯定要追悔莫及的。”

    墨月眼中一亮,道:“水系的治疗魔法行不行。”

    我楞了一下,道:“水系的治疗魔法比较温和,正好适合她现在的状况。怎么,你会?”

    墨月摇了摇头,道:“我不会,但是,有人会,你忘记了精灵长老给你的精灵之心吗?”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墨月的话提醒了我,我赶忙吟唱道:“精灵之心,心收灵去。”吸附在我心口的精灵之心听到我的召唤,顿时飞了出来,带着淡淡的五彩光芒,漂浮在我身前。我毫不犹豫的继续吟唱道:“精灵之心,心随灵动,空间之门,瞬间开放,水。”在咒语的催使下,精灵之心的五彩光芒顿时闪亮起来,它在空中迅速的滑动,一个蓝色的魔法六芒星出现在空中,蓝色光芒逐渐亮了起来,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我怕伤到沃玛,赶忙抱着她向后退了几步,用狂神斗气护住她的身体。

    蓝光骤然大盛,水玲珑的身影顿时出现在我面前,她穿着一身睡衣,拍动着透明的翅膀,睡眼朦胧的看着我,“雷翔,我正睡午觉呢,找我来干什么,这么快就遇到麻烦了?”

    我有些尴尬的说道:“水玲珑长老,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了,不过,这回麻烦可大了,要不,我也不会请您过来。”

    水玲珑的睡意散去,惊讶的说道:“什么事能让你为难,说吧,只要我能帮的上,一定帮你。”

    我将沃玛托了起来,递到她面前道:“长老,这孩子一直遭受到非人的虐待,我想请您帮她治疗一下,她的生命力已经非常微弱了,我怕我的能量伤害到她。”

    水玲珑身上发出蓝色的光晕,将沃玛接了过去,她皱着眉头说道:“这是谁干的,好狠的心啊,这孩子要不行了。”

    我急道:“难道连您也救不了她吗?”

    水玲珑叹了口气,道:“我尽力试试吧,她受到的伤害实在太大,身体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我必须全力以赴才有把握,而且需要很长时间的调养。这样吧,我把她带回精灵族去,那里更适合调养,有什么事,我再通知你。”

    我点了点头,道:“好吧,那就拜托您了。可是,您怎么带她回去呢?”

    水玲珑微微一笑,道:“当然是靠精灵之心了,既然能来,自然能去。”说着,她吟唱起咒语,全身腾起蒙蒙蓝光,将自己和沃玛包围在内。精灵之心光芒一闪,顿时将他们吸了进去。

    水玲珑对水系魔法的应用,恐怕在大陆上无人能出其右,有她为沃玛治疗,我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精灵之心,心灵合一。”我用咒语收回了精灵之心。墨月贴了上来,低声道:“老公,都是我的错,当时我……”

    我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道:“当时,咱们处于对立,这也不能怪你,何况,那些杀人者也已经都被我收拾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心中仍然难免有一丝阴影。

    墨月紧紧的搂住我,道:“老公,你真好。”

    “月儿,当初你命人杀掉我那些手下兄弟的事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到了兽人国以后,不要再说出来。等以后沃玛好了,更不要告诉她,好么?就当它没有发生过吧。”

    墨月眼中一阵黯然,点了点头。

    我勉强一笑,道:“折腾了半天,也没好好休息,咱们在这里打坐一下,再继续上路吧。”

    “好。”

    …………

    六天后,我和墨月终于回到了兽人首都,首都范围内的村庄、城镇和以前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人人解决了温饱问题,而且在农业发展的带动下,整个首都附近都繁荣了起来,每个兽人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看在眼里,我顿时为当初做出的决定欣慰不以。

    “月儿,咱们先回家吧,我带你去见见母亲。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嘛。”

    墨月嗔道:“人家很丑吗?”

    我哈哈笑道:“当然不丑了,我的月儿是最漂亮的,行了吧。母亲很和蔼的,你放心吧。”

    墨月眼中闪过一丝忧愁,道:“可是,我是魔族,你母亲能接受我么?”

    我微笑道:“魔族怎么了,母亲没有太强的种族观念,傻丫头,不要担心。还有,什么你母亲,你母亲的。应该是咱们的母亲。到时候,你可要叫妈的。”

    墨月脸一红,道:“知道拉。”

    终于到家了,我归心似箭的拉着墨月直奔睿亲王府邸,妈,您还好么?我好想您啊。

    高大的府门以然在望,我心中无比的激动,拉住墨月的手已经出汗了。和我的激动相比,墨月则是紧张,她的小手冰凉,而且有些僵硬,我冲她丢出一个鼓励的眼神,大步向府门走去。

    刚到门口,立刻就门八名从狂狮军团出来的护卫拦住了。

    “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睿亲王大人的府邸吗?怎么随便乱闯,赶快离开。”

    我缓缓摘下了自己的斗笠,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些,“是我,我回来了。”

    所有护卫都是一呆,猛的,他们集体发出一声欢呼,跪了一地,“亲王大人,您终于回来了。”感受着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我心中一暖,微笑道:“是啊,我回来了,我终于回家了。你们去告诉厨房,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让他们多准备些酒菜。”

    “是,亲王大人。”两名护卫蹦蹦跳跳的去了。另外几名护卫高喊着:“亲王大人回来了,亲王大人回来了。”朝里面跑去报喜了。

    我拉着墨月,道:“走吧,咱们进去见母亲。”

    墨月低声道:“伯母真的会喜欢我吗?”

    我捏了她小手一下,道:“放心吧,我的傻月儿,你那么漂亮,妈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把她的儿媳妇带回来给她看,她恐怕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拉着紧张的墨月,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了自己的府邸。一切景物依旧,踩在自己院子里的青石地板上,是那么的充实。

    我们快步走向大厅,刚上台阶,大厅门口已经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松开拉住墨月的手,一阵孺慕之情涌上心头,身体一蹿蹬上台阶,母亲那熟悉的容颜赫然就在眼前,她瘦了,也憔悴了许多,还不如我当初离开时的气色好,母亲眼中噙着泪水,就那么定定的看者我。

    “妈——”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孩儿回来了。”

    母亲的手有些颤抖的抚mo着我的头发,将我搂入她的怀中,喃喃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妈还以为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我和母亲相拥而泣,这些曰子的艰辛、困苦仿佛都在这一刻发泄出来似的。

    良久,母亲松开抱住我的手,轻轻一托,我会意的站了起来,母亲掂着脚用袖子帮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孩子,咱们进去吧。”说着,率先走进了大殿。我的心中出奇的舒畅,见到了母亲,我感到塌实了许多。

    墨月还楞楞的站在台阶下,我跳下台阶,拉着她的手道:“月儿,走吧,咱们进去。”

    墨月低声道:“老公,刚才那位就是你母亲吗?她看上去好年轻啊。”

    我得意的一笑,道:“母亲保养的好啊,咱们快进去,我要赶快给母亲介绍一下她的儿媳妇,母亲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走进大殿,我第一眼看到的是白剑,她正从后面跑了出来,直奔坐在主位的母亲,她到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漂亮,只是一脸的焦急神色,她还没跑到母亲面前,就喊道:“妈,听侍卫门说雷翔回来了,是吗?他在哪里?”

    母亲微微一笑,指了指门口,道:“不是在那里吗?”

    白剑猛然转身,晶莹透彻的大眼睛顿时对上了我的目光,我弯腰施礼道:“剑儿姐姐,我回来了。”

    白剑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色,表情很复杂,墨月凑到我身边,小声问道:“老公,她是谁啊?”

    我微微一笑,道:“走,咱们过去,我给你介绍。”说着,拉着墨月走上前去,这回,母亲和白剑都看到了墨月,两人对视一眼,神色中有些不自然的感觉。我虽然注意到了,但由于满心欢喜,也就没太在意,将墨月拉到身前,对母亲道:“妈,这是您的儿媳妇,墨月。墨月,这是我妈妈。”墨月脸上一红,盈盈拜了下去。

    听到我对墨月的介绍,白剑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母亲则有些惊诧,站起来道:“孩子,快起来。”

    墨月低着头站了起来,好象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我也没想到一向调皮捣蛋的墨月,一见到母亲会如此拘谨。墨月的容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尤其是一头几乎拖到地上的黑色长发,更是万分迷人,母亲一定会喜欢她的。

    母亲上前两步,拉住墨月的小手,道:“孩子,我那么可怕吗?放松点,既然翔儿说你是我的儿媳妇,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别那么拘谨。”

    墨月点了点头,有些娇羞的说道:“是,伯母。”

    我哈哈一笑,道:“月儿,你叫我妈什么?是不是应该改口啊。”

    墨月的俏脸顿时红的向苹果一样,瞪了我一眼,看着母亲似笑非笑的脸庞,低声叫道:“妈。”

    母亲痛快的答应着,“哎。来,让我好好看看。你叫墨月是吧,那我以后也像翔儿那样叫你月儿吧。唔,月儿,你真漂亮,比我年轻的时候还要强上许多,翔儿能娶到你,真是他的服气啊。”

    墨月见母亲如此和善,顿时也放松了不少,微笑道:“比起您来,我可要差的远了。”

    我发现白剑的神色有些不对,是不是因为我冷落了她呢?我冲墨月道:“月儿,这位是我的姐姐白剑,你就和我一样,叫她剑儿姐姐就可以了。”墨月转身走过来,冲白剑叫道:“剑儿姐姐,你好。”

    白剑神色有些不自然,还礼道:“你好,墨月妹妹。雷翔,你什么时候找到墨月妹妹这么漂亮的老婆啊?”

    我揽住墨月的腰,道:“以前我和你提过的,你难道忘了吗?”

    白剑吃惊的捂住自己的嘴,道:“你是说……”

    我冲她使了个眼色,同时点了点头。

    墨月有些迷惑的问我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听不懂。”

    我微微一笑,道:“听不懂没关系啊,来,先坐下歇会儿吧,咱们走了那么远的路。”

    母亲微笑道:“是啊,月儿,来,坐到我身边来,翔儿,你们成亲了么?”

    我摇了摇头,道:“没经过您的允许,我怎么会轻易成亲呢,这回带月儿回来,主要就是让您审核一下嘛,呵呵,然后我就去墨月家提亲。”

    母亲点了点头,道:“既然还没有成亲,那月儿你还是先叫我伯母吧,也省得你尴尬,等你们正式成亲以后,再改口也不迟。”

    我喜道:“妈,那你是同意我们的亲事了。”

    母亲笑道:“这么一个漂亮乖巧的儿媳妇我怎么会不要呢,当然同意。翔儿,以后你可不许欺负人家。”

    我凑上前去,轻捏墨月的粉面,笑道:“当然不会欺负她了,我不知道有多疼她呢,是不是,月儿。”

    母亲一掌拍掉我的手,佯怒道:“不许动手动脚的,怎么能随便捏人家女孩子的脸。”

    我嘻嘻一笑,道:“妈,您知道吗?这段离开的曰子,我可想您了。”

    母亲叹了口气,道:“我也想你啊,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这回一去就是那么长时间,还遇到了那么多危险,我都快担心死了。”

    我楞了一下,道:“难道大哥、二哥他们没告诉您我两年之内肯定会回来吗?”

    母亲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你现在还想骗我,盘宗、金银他们早就都老实交代了。你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

    我不禁暗暗苦笑,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把真话说了出来呢,为了不让母亲生气,我赶忙转移话题道:“妈,大哥、二哥他们呢,我回来了,他们怎么还不出来见我?”

    母亲叹了口气,道:“你别打岔,半年前,你那两位兄长垂头丧气的回来了,我一看你没和他们在一起,就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呀,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告诉我你去闭关修炼了什么的,就他们那神色,能骗的了我么,在我的一再逼问下,他们终于说出了真话,说你为了得到什么东西被龙神帝国的圣龙骑士团抓去了,随时有生命危险。”说到这里,母亲眼圈一红。

    我上前一步,蹲在母亲身旁,拉住她的手道:“妈,您都瘦了,都是我不孝,让您担心了。”

    母亲抚mo着我的脸,道:“傻孩子,别这么说,你有你要做的事,不过,你以后一定不能那么冒险了,知道吗?妈妈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不希望你有事,妈的后半辈子还要靠你啊。”

    我不断的点着头,道:“我会的,妈。我以后一定不会轻易犯险。这次确实很险,差点就被囚禁一辈子,多亏月儿及时赶到,将我救了出来,这才得以脱险。妈,那后来大哥、二哥他们到哪里去了。”

    母亲听了我的话,看了看墨月,眼中满是感激之色,微笑道:“月儿,谢谢你将雷翔救了回来,他可是我的唯一希望了。”

    墨月想起当初在圣龙骑士团的小村中凭借合体才冲破的最后封印,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喃喃的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母亲微微一笑,冲我道:“你那两位兄长和我交代完以后,就到皇宫里找兽皇汇报去了,说是要一起想办法救你回来,可这一去,就没有了踪影,再也没有回来。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我心中一惊,大哥他们没有回来?难道,他们又去了龙神帝国不成,这可坏了,不行,我要立刻去见兽皇,询问他们的下落。

    母亲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道:“你去吧,回来了怎么要要进宫一趟,自从你失踪以后,兽皇亲自来过三次,送来许多补品给我,还安慰我说一定想办法救你回来,当时我问过盘宗他们的下落,可兽皇只是叹气,并没有说什么,你这个干爹对你还是很不错的。看的出,他并非完全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关心你的。”

    我点了点头,想起当初厉风说兽皇为了救我,愿意付出两个领的国土,就算他是为了以后利用我,但这种情谊还是让我非常感动。我扭头对墨月道:“月儿,你就在这里等我吧,我要进宫去见兽皇。”

    墨月扁了扁嘴,道:“我,我要和你一起去。”这丫头,现在一分钟都离不开我。

    我想了想,道:“你还是不要去的好,毕竟你的身份还不合适见兽皇。等我先把事情告诉他,下回进宫的时候再带你去。”

    母亲误会了,道:“月儿的身份怎么了,她是你老婆,见见兽皇也是应该的,你就带她去吧。”

    我低声道:“妈,我不是嫌月儿的身份低,而是因为她的身份太高了,她是魔族的公主,魔皇最宠爱的女儿。”

    母亲和白剑都楞住了,母亲失声道:“什么?魔族的公主。”

    看到母亲这么吃惊,墨月黯然道:“是的,伯母,我是魔族。”

    母亲的脸色大变,不是变的难看,而是变的异常兴奋,拍了拍我肩膀道:“好小子,不愧是我儿子,真有本事,居然找了个魔族公主当老婆。太好了。”

    连我都没有想到母亲会有这种反映,墨月呆道:“伯母,您不会嫌弃我是魔族吗?”

    母亲微笑道:“怎么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月儿,不知道雷翔告诉你没有,我原来是龙神帝国的公主呢,傻丫头,伯母可没有什么种族之见,所有大陆上的生物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高贵和低贱之分。”

    墨月的眼睛红了起来,趴到母亲身上,哽咽道:“伯母,你真好。”

    母亲轻抚她背后的长发,道:“只要你们幸福,其他的都无所谓,以后雷翔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我苦笑道:“你们到是建立了统一战线啊,好了,月儿,你和妈聊聊天吧,我先去兽皇宫了,我会尽快回来的。”

    墨月转过身,娇声道:“一定要快点回来哦。”

    我点了点头,又向母亲和白剑分别告辞,转身出了大殿。

    很快,我就来到了兽皇宫,门口把守的狂狮军团护卫将我拦了下来。我摘下斗笠,道:“半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吗?”

    护卫们看到我,顿时一阵欣喜,集体跪倒在地,他们看我的神情还带着一丝崇敬。

    我微笑道:“你们都起来吧,我进去见陛下。”说完,我昂首走进了兽皇宫。一路上,见到我的侍卫全都跪下行礼,我心中惦记着大哥他们,也无心多做应付,很快,我来到亲政殿,拉住一个侍卫问道:“陛下在吗?”

    侍卫恭敬的说道:“亲王大人,陛下在御书房呢。”我暗骂自己糊涂,这个时间,兽皇怎么会在亲政殿呢。

    来到御书房,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御书房前的侍卫们见到我跪了一地,却没有一个出声,我知道,他们是怕惊扰了兽皇。他们怕,我可不怕,我现在非常想立刻就见到兽皇。说实话,我再没有了以前对他的一丝防范,心中只有尊敬和孺慕之情,我朗声道:“臣雷翔求见。”

    御书房里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兽皇的回应,在我愣神的工夫,御书房的门开了,兽皇那英姿挺拔的身型出现在门口。他眼中闪动着激动的泪水,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显然刚才还在休息,他颤声道:“雷翔,真的是你回来了吗?”

    我上前一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父皇,是不屑儿雷翔回来了。”

    兽皇抓住我的双臂,将我托了起来,激动的泪水流了下来,“孩子,你终于回来了,都是父皇不好啊。”

    我看了看周围侍卫投来的好奇目光,低声道:“父皇,咱们进去说吧。”

    兽皇点了点头,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御书房。

    他按住我的肩膀,道:“孩子,你坐下,快告诉我,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当初,我真不应该让你去龙神帝国冒险,如果你要是回不来,我会自责一辈子的。”

    我心中一阵感动,搀扶着兽皇坐到他自己的书案后,自己快走两步,跪倒在书案前,朗声道:“禀告陛下,臣雷翔已经完成了您交代的任务。将龙神帝国白烟山出土的宝物取回来了。”

    兽皇一楞,道:“什么?你真的成功了。”

    我点了点头,道:“父皇,您听我说,是这样的,当初,我前往龙神帝国的白烟山,在……”我把怎么遇到的古川,后来如何得到狂神传承的过程整个说了一遍,没有任何的隐瞒,我现在对兽皇已经是非常的信任,觉的没有必要再对他隐瞒什么。“……我和大哥、二哥从山洞中一出来,就发现被圣龙骑士团的人包围了,他们的功夫实在太厉害,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为了能有个回来报训的,我就掩护大哥他们先回来了,大哥他们和您说了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