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可怜少女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墨月俏脸一红,道:“讨厌,人都这样了,还不忘记起坏心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做到我身旁,靠在大树上,让我贴着她的身体。我索姓身体向下滑了滑,把头枕在她充满弹姓的大腿上。“老公,你赶快疗伤吧,我帮你护法,一切等你好了再说。”

    我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开始凝聚起暗黑魔力,虽然墨月帮我疗伤会块一点,但在这个地方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是让她护法好一些。

    我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才将自己体内的经脉理顺,在两种能量的不断运转下,功力已经恢复了三成左右。

    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身体从地上飘了起来。略微活动了一下,感觉舒服了许多。

    “怎么样,老公,好点了么?”

    我点了点头道:“好多了,再休息两天就差不多能完全恢复了,等我一恢复,咱们立刻前往兽人国。我有些想家了。”

    墨月眼眶一红,道:“我也是。”

    我将她轻拥入怀,柔声道:“都是我不好,让你离乡背井的来找我,等我把兽人国的事交代好了,立刻就陪你回魔族,好么?”

    墨月柔顺的点了点头,道:“不知道父皇怎么样了,他一定特别担心我。”

    …………

    三天后,我和墨月同时变身成四翼堕落天使,升入高空。

    “月儿,小心一点,前面就是斯特鲁要塞了,可能有巡逻的龙骑士。”虽然斯特鲁要塞中唯一能够威胁到我们的就只有里瓦龙骑将,但我仍然非常谨慎,选择了晚上通过,我和墨月身上同时散发出浓烈的黑雾,小心翼翼的飞临斯特鲁要塞上空,下面是万家灯火,斯特鲁要塞的防御似乎不是很严密,我凝视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一个巡逻的龙骑士,我冲墨月点了点头,加速前行,一会儿的功夫就飞了过去。

    “老公,趁着夜色,咱们紧赶一程吧。”

    “好。”我和墨月猛然加速,下方的景物飞速消逝着,转瞬进入了兽人地界。

    虽然是夜晚,但凭借着过人的视力,我仍然能发现兽人国的变化,大片大片整齐的农田一块一块的陈列在下方,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兽人国的兴农政策应该有一定收获了。

    整整一晚,我们已经飞行了一半的路程,清晨时分,夕阳像一个火红色的光球从远方冉冉升起,将远处的天边映的一片血红。我和墨月降落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分别带上斗笠,一晚的飞行,让我们都有些疲倦。

    “老公,你看,前面有个村子,咱们进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吧。”

    我想了想,道:“这里是豹人的坎撒领,豹人生姓凶猛而多疑,待会儿要小心一点,尽量别暴露身份,我还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回来了。”

    “好的,老公。”

    虽然是清晨,但豹人村落已经热闹起来,许多农夫装束的豹人都扛着耕作用的器具向田间走去,看他们脸上洋溢的喜色,我知道,耕作一定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刚想找个地方休息,我突然听到前面有些嘈杂的声音。

    “你怎么这么笨,让你除个草都除不好,当初我就不应该收留你。你给我小心点,要是让我再看到你把麦子当草给拔下来,我就打死你。”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道:“是,是,干爹,我一定会小心的。”听上去,应该是个女姓兽人。

    我皱了皱眉头,拉着墨月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怯生生的声音仿佛牵动着我的心似的。转过几间民房,来到耕地边缘,我看到一个壮年豹人正在指挥着一个瘦小的兽人在干农活,那瘦小的兽人似乎不是豹人族的,因为她的身体要小上许多,从后面看,她的毛发是灰色的,两只立起来比豹人要长些的耳朵有些并拢,看她颤抖的身体,似乎很是害怕似的。

    墨月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老公。”

    我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将我带到了这里。咱们过去看看。”

    现在的墨月极为柔顺,顺从的跟着我走上前去,把个壮年豹人见到我们,眼中露出警惕的神色,道:“你们是什么人,到这里干什么?”

    我淡然道:“我们只是路过而已,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豹人老兄,最近咱们这边的收成怎么样。”

    那豹人道:“还可以吧,我们这里已经收获了一次,虽然产量不是很高,但也够大家吃的了,前些天,兽神教的圣使帮我指点了一下耕种的方法,这一茬庄稼我肯定能收获的更多。”

    我虽然在和豹人说话,但隔着面纱,我却将眼光落在那个忙碌着的瘦小身影上,离的近了,我从她背影上看出,她绝对不是豹人,似乎到像是狼人,可是,狼人的云那领可比这里要繁荣的多,为什么她会流落到这里呢?

    我微微一笑,道:“那我先预祝你能有个好收成了,豹人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们找个住处休息一下。”

    豹人疑惑的看了看我们,眼珠一转,道:“好吧,那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说着,扭头向村子里走去。

    见他走了,我上前一步,对那个在不断干活的女姓兽人道:“你好,你好象不是豹人吧。”

    女姓兽人回头瞥了我一眼,没有回答,低下头继续干着自己的活,在她回头的一瞬间,我看清了她的容貌,果然是个狼人,但她的容貌却和狼人不尽相同,她并没有狼人那突出的长嘴,脸庞很清秀,和人类相仿,但从她蜡黄的脸色上看,肯定是营养不良。她瘦弱的手粘满泥土,我的心莫名的揪痛了一下。

    “你是狼人吧。”

    那狼人少女转过身来,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颤声道:“不,不,我不是狼人。”

    我皱了皱眉头,道:“我们有那么可怕吗?刚才那位豹人大哥说粮食已经够吃的了,怎么你还这么瘦。”

    狼人少女的眼神有些哀怨,摇了摇头,弯下身子继续干活,一滴晶莹的水珠滴落在土地上,我和墨月对视一眼,这里一定有隐情存在。

    墨月上前一步,拉住那狼人少女的身子,道:“这位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狼人少女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哀求道:“你们别问了,干爹就要回来了,如果让他看见我又哭了,一定会打我的。”

    墨月冷哼一声,道:“他既然是你干爹,为什么会为这点小事打你,你要是不说清楚了,我们还要问下去。”

    狼人少女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奋力的挣脱了墨月的手,向田间跑去,墨月喊道:“喂,你跑什么呀。”一个箭步前蹿,一把抓住了狼人少女的肩头,狼人少女又是一挣,肩膀的衣服呲拉一声,扯破了,露出了里面的衣服。虽然现在天气并不算很冷,但她竟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当她皮肤露出来的时候,我和墨月都惊呆了,不光是因为她的皮肤上并没有兽人的长毛,更是为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而震惊,在她露出的不多皮肤上,纵横交错着十几道伤疤,有老伤,也有新伤,寒风吹过,狼人少女的身体瑟瑟发抖,蹲的地上哭了起来,嘴里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也欺负我,我的衣服,我的衣服。”

    我心中一阵不忍,上前一步,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她身上,我发现她脖子边上似乎挂着一块玉石,好象在哪里见过似的,刚才墨月的一抓,已经将系玉石的绳子扯断了,玉石歪斜的搭在狼人少女的锁骨上。我一探手,将玉石拿了过来。

    狼人少女发现了我的动作,突然像疯了一样向我扑来,“还给我,还给我,把我的宝贝还给我。”她的声音异常凄厉,我身体后闪躲开了他的一扑,狼人少女顿时扑倒在田地上,哭喊着道:“还给我,还给我吧。”

    狼人少女的这块玉石是最普通的璞石,看上去只有原来的一半,一侧有着参差不齐的缺口,我口念咒语,一块同样玉石从我的芥子中飞了出来,我双手各持一块,缓缓相合,两块玉石竟然毫无缝隙的合而为一。我全身大震,盯着狼人少女。狼人少女目光呆滞的看着我手中的两块玉石,一声不吭。时间仿佛在刹那间停止了似的,周围的一切再不重要,天地间仿佛只有这两块最为廉价的璞石。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一把将狼人少女搀扶起来,道:“你是不是认识沃夫。”

    狼人少女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颤巍巍的从我手中拿过两块合在一起的石头,泪水如决堤一样从眼睛中狂涌而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喃喃的说道:“哥哥,哥哥,你怎么会有我哥哥的宝贝。”

    我刚要说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回头看去,赫然是刚才那个壮年豹人,和他同来的是一队豹人士兵,还有几个异族兽人,看他们一副气势凶凶的样子,显然是不怀好意。我叮嘱墨月道:“看好她,我过去看看。”交代完后,我迈出田地,迎了上去。

    那壮年豹人道:“就是他,就是他,大人,您看他带着面纱,一定不是什么好人,没准就是从龙神帝国来的歼细或者是盗匪。”

    那队豹人士兵有20人,迅速的将我围了起来,为首一个穿着队长服装的豹人沉声喝道:“朋友,摘掉你的斗笠,如果你想在我们豹人的坎撒领闹事,就找错地方了。”豹人士兵整齐的抽出腰间长刀,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我不尤得暗暗点头,兽人国的秩安比以前要好的多了,看来,他们是专门为了防备盗匪而驻扎在这个村子里的。

    我客气的说道:“我只是经过这里的路人,只想休息一下,并没有恶意,你们何必如此谨慎呢。”

    豹人队长怒喝道:“少说废话,快摘掉斗笠,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这时,壮年豹人已经发现了自己干女儿的不对,叫嚣着向墨月冲去,嘴里喊道:“你把我干女儿怎么了,他x的,你个小贱人,是不是和他们说什么了。看我不打死你。”

    狼人少女颤抖着躲到墨月背后,泣道:“不,不,干爹,我什么都没说过,我真的什么都没说过。”

    墨月冷哼一声,道:“你这样的豹人人渣也配做她的干爹,滚。”墨月身体半转,腿向折了一样从身后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踢出,一记如意转折单飞腿顿时踹在壮年豹人的胸口上,豹人惨呼一声,壮硕的身体顿时被踢的飞了起来,这还是墨月脚下留情,否则,就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那豹人队长脸色一变,上前一步,单手去接壮年豹人。可由于对冲力的估计不足,接是接到了,却和壮年豹人一起化为一对滚地葫芦弄了个灰头土脸。众豹人士兵见自己的队长被打倒了,顿时大怒,分出几个人向墨月冲去,剩余的挥舞着手中长刀向我攻来。

    我不想和他们做无谓的纠缠,也不想伤人,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解决。我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这句包含狂神斗气的大喝顿时将所有人震住了,有几个离我近的还捂着耳朵后退了几步。只有和豹人士兵同来的那几个异族兽人没什么反映,看来,是有点功夫。

    那豹人队长已经爬了起来,冲我怒喊道:“怎么,你想造反吗?”

    我冷哼一声,念动咒语,一个白色的玉石印章从芥子袋中飘出,落在我手上。我冷声道:“我看是你想早饭,认识这个吗?”

    豹人队长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哼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认识,大家给我上,抓他们回去。”

    正在这时,和他们同来的一名狮人喝道:“且慢。”他排众而出,走到我面前,仔细的看着我手中刻成狮子样式的玉石印章,他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属下参见副教主。”

    “恩,还真有人认得这块东西。你是兽神教中人了。”我手中拿的是当初兽皇给我的象征兽人全军总指挥的印章。

    狮人恭谨的说道:“是的,副教主大人,小的叫付山,是猛克副教主大人派到坎撒领帮助这里发展的使者首领,小的原属狂狮军团,也参加了对魔族敦德行省的袭击。曾经在远处见过您一眼,您能不能……”

    我知道他对我的身份还有所怀疑,摘下斗笠,道:“我就是雷翔,难道还有人会冒充我不成。”我身上散发出的霸气顿时让眼前的狮人低下了头,“当然不会,谁也冒充不了您的气质。”

    现在的豹人队长疑惑的低声问狮人道:“使者大人,他不是人类吗?”

    狮人使者站了起来,怒骂道:“混蛋,你们这些不长眼睛的家伙,这位就是咱们兽神教的副教主,兽人全军总指挥官,睿亲王雷翔大人,还不赶快拜见。说起来,咱们所有的人都是他的下属。”

    豹人队长一顶到我的真实身份,顿时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在场所有的人,除了墨月和那狼人少女外都跪了下来。墨月这时也已经带着狼人少女走到我身边,笑道:“老公,没想到你还挺有名气的嘛。还是什么亲王什么的。”

    我微笑道:“那也是打你们魔族出的名,兽皇陛下是我干爹,我当然是亲王了。你们都起来吧。”

    几名兽神教的使者先站了起来,都恭敬的走到我旁边,等着我的训示,那些豹人士兵还跪在那里,那被墨月踹出的壮年豹人也捂着胸口跪在那里一动不动。豹人队长颤声道:“小的,小的真不知道是总指挥大人驾到,求您饶我一命吧,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两岁幼子……”

    听到他的话,墨月不由得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咳嗽了一声,道:“你们也都起来吧,我并没有怪你们的意思,你们做的很好,尽忠职守,以后还要这样,只要遇到可疑之人,一定要严格盘查。不过,一切你们都要秉公处理,不得有任何私心,否则的话,让我知道,别怪我……,付山,你既然是教中派到这里的使者,就要监督好他们,明白么。”我身上发出冷厉的气息,将刚要站起来的豹人士兵们又吓的跪了回去。

    狮人付山道:“是,副教主大人。”

    我恩了一声,道:“所有人都起来,除了他。”我伸手指向壮年豹人。那壮年豹人顿时哭喊着爬了过来,“大人,大人,我不知道您的身份啊,我这也算是尽忠职守吧,你就饶了我吧。”一边哭喊着,他向我大腿抱来。

    我皱了皱眉,冷哼一声,一脚将他踢了个筋斗,道:“我并不是因为你带人来抓我而怪你,而是因为她。”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我转向狼人少女,狼人少女好象对墨月很依赖似的,向墨月身上缩了缩。

    我扭头问付山道:“你知道这豹人的事吗?还有这个小姑娘。”

    付山恭敬的答道:“小的知道,这里的农民每一家的资料我们都有,这个豹人叫谢如,以前是这小村中的一个地痞,自己有几间房子,整天游手好闲,村子里的人都对他印象很坏,没有人愿意和他来往。后来陛下发布整顿的命令以后,这里的村长分了他一块地,让他自己耕种,前些天收割的时候,就属他这里的收成最差,我前几天还让人来教导他一些耕种的方法呢。这个小姑娘我就不太清楚了,她应该是狼人和人类的混血儿,我只知道她是谢如收养来的,成天在地里帮谢如干活。”

    我点了点头,道:“谢如,你抬起头来回话。”

    “是,是,大人。”豹人谢如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惧色。我淡然道:“这个狼人小姑娘是你什么时候收养来的,叫什么名字。”

    谢如道:“禀告大人,这丫头是我三年前收养的,当时,她在路上要饭,我看她怪可怜的,就将她带到我的住处,收养了她,平时就让她帮我干点普通的活,还认她做干女儿,听她自己说,本名叫沃玛,现在随我姓,就叫谢玛了。我可是供她吃供她穿啊大人。”

    我冷哼一声,道:“那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你打的?”

    谢如声泪俱下的说道:“冤枉啊,大人,她身上的伤是她自己不小心摔的,可不是我打的啊。乖女儿,你说是不是啊。”

    沃玛看了看谢如,吓的身体一震颤抖,嗫嚅道:“是,是我自己摔的,不是干爹打的。”

    我冷冷的看了谢如一眼,扭头向沃玛走去,走到她身前,我柔声道:“沃玛,我不是坏人,我是你哥哥沃夫的朋友,你转过身子去。”经过刚才谢如的话,我已经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狼人少女就沃夫的亲妹妹,沃夫啊,你在天有灵,终于让我帮你找到了妹妹,兄弟,我一定会帮你好好照顾她的,再也不让她受一点苦。

    可能是听到了自己哥哥的名字,又有先前的璞石做证,沃玛流着眼泪顺从的将身体转了过去。我小心翼翼的将原本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拿了下来交给墨月,冲在场的所有人道:“你们大家看看,这就是所谓自己摔的。”说着,我一把将沃玛后背的衣服扯了下来,沃玛惊呼一声,趴在墨月身上,身体不断的抽搐着。

    看到沃玛的后背,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包括我在内。沃玛的后背上纵横交错着上百条伤痕,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她瘦弱的身体看上去是那么脆弱。我赶快将外套给沃玛套好,对墨月道:“月儿,你抱着她,到那边去等我。”墨月答应一声,将沃玛紧紧的搂在怀里,身体小心的飘出,向一旁闪去。

    我支开沃玛,是不想让她看到血腥的场面,想起沃夫对妹妹的思念,我心如刀割,眼中射出两道森冷的光狠狠的盯着谢如。

    谢如已经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也许,他也被自己的‘杰作’吓了一跳吧。付山忍不住道:“谢如,你这个混蛋,怎么能这么残害一个小姑娘呢,如果你要是让狼人族的人知道了,你将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谢如喃喃的说道:“不会的,沃玛是被狼人给赶出来的。狼人早就不承认她是自己的族人了。”

    我怒喝道:“那你就可以这样残害她吗?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她总是我们兽人中的一员,她这么一个弱小的女孩子,你真忍心下的了手。”我心中的怒火高涨,如果我今天不为沃玛报仇,我就对不起她哥哥沃夫对我的嘱托。

    谢如脸上冷汗之流,解释道:“我,我喝多了酒,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才会,才会这样的。”

    我冷哼一声,道:“这么说,你是把沃玛当作你发作的对象了,好,既然你把她当作你发泄的对象,那今天我就把你当作我的发泄的对象,即使是盗匪,也没有像你这样狠心的,付山,你去把村子里所有的人都给我叫过来,我要让大家看看,残害他人的下场。豹人队长,把谢如这混蛋给我捆起来,绑到一旁的木桩上。”

    豹人队长迟疑了一下,我冷喝道:“还要我自己动手吗?”我伸手一拍旁边的一把锄头,锄头顿时深陷地底,从地面上消失了。豹人队长吓的赶快按照我的命令将已经瘫软的谢如捆了起来。绑在一旁。

    付山的效率还是很快的,一会儿的工夫,大约有二、三百人集中过来,几乎全是豹人,很多人手中还拿着农具,大部分人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奇的看着我和被捆着的谢如。大多数人眼中流露着鄙夷的神色。

    我朗声道:“各位豹人族的乡亲,大家好,也许你们很奇怪,为什么我一个人类会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并不是人类,我的父亲,是比蒙王雷奥,我叫雷翔。”环视了一下四周,我接着道:“大家也许听过我的名字,我现在添掌兽人国全军,这次,我外出办事,在回兽皇都的路上,我到了你们这里。本想休息一下再继续起程,但是,我在这里却发现了一件人神共愤的事。”说到这里,我声色俱厉,指着被捆住的谢如道:“这个人你们都认识,他是你们村子里的人。他有一个干女儿,叫沃玛,不,他已经给沃玛改名叫谢玛了。你们知道她吗?”我不能冒然杀了谢如,因为,这里毕竟是豹人族的领地,虽然豹人已经归附兽皇,但是,毕竟牵涉到自己的族人,一旦处理不好,会造成很坏的反响。

    有的村民在摇头,有的则在点头,我向村民走去,冲着一个刚才点头的老年豹人问道:“大爷,您认识谢玛,对不对。”

    老人点了点头,道:“是的,好象是几年前谢如收养回来的,平时和我们都很少接触,不过,谢如他家经常会传来惨叫声,好象就是她的,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谢如家是经常传来惨叫声。这惨叫声何来?让来帮助你们的兽神教使者告诉你们。”说着,我冲付山使了个眼色。能代表兽神教到豹人领地来当使者头儿,付山自然有他的本事,他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轻咳一声,声情并貌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一边说,他自己还流出了同情的眼泪,连我都被他的话感动了,更何况这些很少接触外界的豹人。大部分村民都流露出愤慨的神色,恨恨的看着被绑在一旁的谢如,一些年轻豹人还怒骂出生。

    “……,这些,就是刚才发生的事,我说的句句属实,刚才,咱们的豹人巡查小队也看到了全过程,如果大家有疑问,也可以问问他们。雷翔总指挥大人,我请求您,一定要严惩这个变态的谢如,这样才能杀一儆百,谢如是豹人族中的败类,豹人兄弟们,我们不能因为他一个,而坏了咱们大家的名声啊!”

    我面沉如水,大声喝道:“大家说,应该怎么处置这个豹人中的败类。”

    本来谢如平常的人员就不好,再加上我们的鼓动,村民们自然群情激奋的响应起来。

    “杀了他,杀了他。不能让他败坏我们豹人的名声。”

    “杀了这个畜生,为小谢玛报仇。”

    我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信手一挥,光芒一闪,一条树枝应声而落,我伸手一招,树枝飞了过来落在我手上。我身上发出森冷的杀气,周围所有的村民顿时静了下来。我平淡的说道:“既然大家都认为他该死,那我就在这里处决了他。同样的事情如果再发生,只会有这样的结果。”说着,我一步一步的向谢如走去。

    谢如眼中满是恐惧之色,颤声道:“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我一边走着,一边哂道:“以后,你还有以后吗?想忏悔的话,就留在下辈子吧。”我一抖手上树枝,上面的树叶顿时飘散掉,用树枝指着谢如,道:“我今天也让你尝尝被虐待的滋味。”树枝缓缓的点向他的肩头,在狂神斗气的灌注下,树枝的坚硬程度丝毫不下于刀剑,由于它前面都是钝口,在我缓慢的插入下,树枝所过,谢如的肩头顿时一阵血肉模糊。“啊——”他发出如同杀猪般的凄厉惨叫。全身急速痉挛着。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