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离开村落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墨月道:“可是……”刚说了两个字,她的小嘴就被我堵上了,一阵激吻之后,我拉着眼神迷醉的墨月出了石室。

    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泥土和植物的清香,我终于解脱了,我体内的两种能量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兴奋,分别从蛰伏状态‘醒’了过来,在我体内不断的游动着,我仿佛感觉天地都和我融合成一体似的,再无分彼此,精、气、神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好小子,怪不得敢让大哥来找我,原来已经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好,就让我空手陪你玩两招。”听声音,我就知道厉风到了,他话音才落天云的声音响起,道:“你们不要在这里打,难道想毁了这个山谷吗?”

    我回头一看,飘逸的光之守护神天云和沉稳的灭风战神厉风同时出现在我身后。

    厉风道:“大哥说的是,那咱们就到天上去打。”

    天上?我还可以依靠四翼,那他依靠什么,难道用魔法飞吗?

    天云很快为我解除了这个疑惑,高举手中木杖,吟唱道:“我守护着的光元素啊,请将守护之光借于我,开启光的防护,保护眼前的一切吧。禁·永恒的光之守护。”随着他的吟唱,周围的光元素大盛,逐渐融合成一层半透明的白色光罩出现在山谷上方。我和墨月都感觉到有些难以适应,我冲她使了个眼色,同时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我一边吟唱一边拉住墨月的手,她是第一次进行四翼堕落天使变身,变身的痛苦我是知道的,我将自己的暗黑魔力输入一些给她,让她的变身能够更加顺利一些。墨月惨叫一声,猛的仰起了头,变成黑色的长发几乎拖到地上,两个紫色的六芒星分别出现在我们脚下,我的四翼率先出现,我从正面搂住墨月的柳腰,四翼轻展,瞬间飞出了光系禁咒笼罩的范围。天云用的这个光系禁咒完全是对外的,我们从里面飞出去竟然一点影响都没有。在天空中,我不断将凝聚来的暗黑魔力输入到墨月身体中,终于,她被后的衣服一阵撕裂声响起,四只巨大的羽翼出现在她身后,墨月长出一口气,眼中黑芒连闪,羽翼张开,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控制住了身体。

    厉风单脚点地,身体猛然上蹿,在冲过防护罩后,他竟然就那么立在上面,怪不得他会提议到空中来打呢。下面的村民们都被惊动了,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工作,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我们。

    “姐姐,姐姐,你看,那不是雷翔大哥和那个冷冰冰的大姐姐吗?他们怎么有翅膀啊。”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我知道,这是松松的声音,但我现在已经没空去管那么多了,厉风身上涌出的青芒带给我强大的压力。

    我对墨月说道:“月儿,你拿着我的剑飞的远一点,不要被波及到了,千万不要过来援手,灭风战神的力量不是你能抵抗的了的。”说着,我向她指着龙谷的反方向,巨龙对堕落天使是很厌恶的,我可不想找无谓的麻烦。

    厉风高声道:“不用走了,你们两个一起上吧,看看我能不能对付的了。”

    墨月向我投来询问的眼神,我摇了摇头,道:“这是我们两个的事,你千万不要插手,听话,快走。”墨月向我吐了吐舌头,朝着我指的方向飞去,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一个小黑点。

    我不敢向厉风那样站在光系魔法形成的禁咒结界上,拍打着羽翼在高空凝视着他。

    厉风道:“小子,你怎么不狂化?还有,为什么让那丫头把你的剑带走。”

    我傲然道:“身为狂神的传承者,我要和你公平的一战,至于狂化,那不是我能控制的,如果你能激发出我的怒气,你会看到的。”一边说着,我一边催动起体内两股能量,浓浓的黑雾包裹着全身金光闪烁的我。

    厉风眼中露出赞许的神色,道:“好,希望你能让我过过手瘾。看拳。”他双臂展开,各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身体奇异的一转,一道青色的螺旋斗气光直射而上。

    我怒吼一声:“狂箭升天。”,全身金光大放,一道金黑交加的锥形能量直射而下,这是狂神十三拳中的第五式。金黑色能量箭在空中越变越小,当和青芒接触的刹那,体积已经不足开始时三分之一,但是,厉风却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全身青芒大盛,发出的斗气光芒急闪。

    两股能量在空中相交,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厉风还是低估了我这高度密集的一招,我发出的狂神之箭撕裂了他发出的青色斗气,直射而下,青芒和狂箭分别射来,我由于早有准备,大吼一声:“狂战天下。”身前金黑色光芒大盛,同样一个斗气柱发出,迎了上去。

    厉风由于事先没有准备,当狂箭射到他身前才反应过来,发觉自己前后左右的退路完全被狂箭的能量封死了,那高度集中的能量带给了他强大的压力,但是,他毕竟有着战神的实力,临危不乱,身体一晃,空中竟然出现三个厉风,三道尖锐的青芒分别从三个厉风手上发出,一下接一下的轰向我发出的狂箭,毕竟在实力上厉风要胜过我不少,在三下撞击后,狂箭的能量消失于无形之中。这时,我发出的狂战天下也于厉风先前发出的青芒在空中相撞了。这是硬碰硬的较量,“轰。”我被狂暴的青色斗气炸的身体飞退出数十米,一阵气血翻涌,心中暗呼厉害,如果不是狂箭将他的斗气穿透,使之威力大减,单是这一下,恐怕我就要受伤了。

    厉风高呼:“痛快,痛快,再来。”单脚一点结界,身体向我猛冲而至。而这时的我还没有从刚才的撞击中完全恢复过来,我是狂神的传人,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吗?心中怒火高涨,大喝道:“狂野流星。”发出了狂神十三拳中的第六式,狂神斗气急速运转,我身体化做一颗金黑色的陨石在短距离中骤然增速,直冲而下,迎向厉风。

    厉风脸上一片喜色,身体旋转起来,吼道:“清风liu陨。”化做一颗青色的流星冲了上来。

    当两股能量相撞的刹那,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下面的天云脸色一变,嘴唇急动,念出一长串咒语,光系防护罩顿时光芒大放,但是,我和厉风的绝世碰撞却发出了更加强盛的光芒,一时间,天地间仿佛都亮了起来。天云大声喊道:“所有人立刻闭上眼睛。”当防御罩遇到这股光芒之时,发出了一系列的震动,天云皱着眉头嘴里不断的念叨着。

    良久,光芒渐渐暗了下来,我和厉风仍然像开始时一样,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只是,厉风的衣服已经有了不少破损,脸色有些苍白。而我则更加狼狈,嘴角挂着一缕鲜血,眼神有些暗淡,但我的头发、眼睛、羽翼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狂神铠甲的护心镜、胸铠、肩铠、护腰四大部分穿在我身上,在刚才撞击之前,我发现自己肯定不是厉风的对手,怒火狂涌之下,进入了狂化状态,同时呼唤出了狂神铠甲可以应用的部分,饶是这样,我还吃了亏。

    我清楚的明白,狂神铠甲只能支持一小段时间,不等气息调匀率先做出了最后一击,我身上的狂神铠甲随着我将狂神斗气催上了顶峰,流转着一道道金色的闪电,血红的眼睛变成金色,额头上的复杂符号光芒大涨,我双手握拳,依次在空中画出一个半弧,再收到腰间,空中出现一片淡淡的红色身影,狂化后的我,将狂神斗气发挥到了我所能支撑的极限,我猛的抬起头,奋力一挣,全身已经有些破碎的衣服顿时变成了粉末,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沉声道:“厉风,接我最后一击,狂——转——轮——回——。”我双拳猛然前伸,在空中奇异的扭曲着,带出一片片血影,身体竖着旋转起来,像一个血红的大风车似的扑向了厉风,这是以我现在能力所能发出的最强一击。

    防御结界下的天云在我开始说话的时候,突然高呼道:“老三小心,出全力,否则对付不了。”

    厉风对天云最为信服,毫不犹豫,全身青芒仿佛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他的身体仿佛涨大了许多,大吼道:“灭——风——战——神——灭——风——破——。”周围的气流仿佛都凝结了似的,随着厉风逐渐挥动的双手仿佛有形一样缓慢的转动着。

    我形成的血红色大风车已经冲了下来,厉风仍然站在那里不动,一动一静,看上去显得有些诡异。

    厉风脸上的神色森然,在我快到跟前的时候,身体猛的一拧化成一个青色的光团。红、青两色光芒在空中接触,不断传来气流碰撞的砰砰声,天云布下的防御结界不断的震动着,连周围的全身似乎多随着这不断的撞击声在颤抖。

    经过盏茶时间的碰撞,红青两色光芒猛的重合在一起,空中再一次出现了耀眼的光团,一红一青两道人影骤然分开,一道红青两色气流直冲上天,冲破了天上的云彩直飞而上。

    我感觉到全身疼痛欲裂,狂神铠甲和狂化都已经在我和厉风分开后消失了,在刚才的最后一击中,我和厉风同时发现,再打下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同归于尽,于是,在最后关头,我们选择了放弃,联手将狂暴的能量送入了高空,这才能幸免于难。

    一道黑影高速飞来,在空中接住了失去平衡的我,由于我身上已经没有衣服,皮肤非常敏感,从对方传来的弹姓触感,我知道,是墨月。我收拢自己的翅膀,搂住她的腰,将全身重量都挂在她身上,不断的喘息着。

    厉风的情形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上身的衣服已经完全不见了,一个人坐在结界上,不断的喘息着,身上无数小伤口流淌着鲜血。(我刚才身上的伤口不比他少,只是在狂化消失前已经快速愈合了)

    天云从地面上飞了起来,一边解除结界,一边将厉风接了下来。墨月也带着我缓缓飘落下来,一落到地面,我就出溜到地上,刚才降落之前,我勉强从芥子袋中弄出件衣服罩在身上,这才没有出丑。

    厉风在天云和月无崖的搀扶下勉强站稳,喘息着道:“好小子,很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你居然能和我打个平手。”

    我苦笑道:“平手什么啊,是我输了,凭借着两重变身再加上狂神铠甲的力量我才支持不败,如果一上来,你在我还没有狂化之前就出全力,我就死定了。论实力还是你厉害,只不过,我却有着可以和你同归于尽的能力。”

    天云敲了厉风脑袋一下,道:“就知道争强好胜,二弟,赶快送他回去好好修养吧。雷翔,你们今天也别走了,身体恢复后再说。”

    我这样子,想走也走不了,墨月将我抱起来,向石室走去,以她不到一米七的身高抱着身高两米体重超过200的我,看上去有些搞笑,没办法,我实在没有力气了,也只能如此。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浑厚的龙吟,巨大的声响不断在群山中回应着,天云微微一笑,道:“管闲事的来了,不过,也来的太晚了吧。哈哈。”

    墨月抱着我,楞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又是一声龙吟响起,这次有了回应,仿佛有几十头巨龙一起吼叫似的,声浪巨大,震的周围群山好象也晃动了起来。

    天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还是我去解释一下吧,省得误会。”说着,他身体冒出浓烈的白光,缓缓的飘了起来。正在这时,天空突然暗了下来,数十头巨龙飞临到村子上方,为首的,赫然就是天云自己的坐骑,龙族第一长老白光。

    天云和气的说道:“白光长老,您有什么事吗?”

    白光道:“天云你好,刚才我感觉到你们这边的上空有巨大的能量暴发,竟然有着不次于你的力量,怕有事,就带着些族人过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云道:“麻烦你们了,刚才是我那爱闹的三弟非要和人切磋,他们俩的功力悉敌,应该是最后两人加起来那爆发的一下惊扰了你们,实在是抱歉。”

    白光晃了晃巨大的龙头,道:“没关系,只要你们这边没事就好,如果有什么事发生,你就召唤我。”

    “我会的。谢谢你,白光长老。”

    白光点了点巨大的龙头,带着自己的族人飞走了。

    我搂着墨月的脖子,撇嘴道:“管什么闲事,什么都有它们。”说实话,一下出现这么多巨龙,对我心理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圣龙骑士团潜在的实力太强大了。如果有龙王出面,再加上天云他们,恐怕真要一级神诋出手才有把握对付了。我有些虚弱的对墨月道:“咱们回去吧。我好疲倦。”

    一躺回床上,没来得及和墨月说话,我就昏睡了过去。但我却不知道,这次极限使用体内的能量对我将来的修炼有着莫大的好处,灵空石乳的效力和狂神提奥曼迪司的传承已经和我的本体开始了真正的融合。

    …………

    清晨,我醒了过来,昨天战斗消耗的能量好象都恢复过来似的,伸展了一下筋骨,说不出的舒服。墨月像小猫一样蜷缩着身体靠在我身上,她只穿着贴身的内衣。昨天的**时光现在还历历在目,我心头一热,搂住她的身体,大手朝她衣服里面伸去。

    墨月嘤咛一声,醒了过来,按住我作怪的大手,道:“讨厌拉,今天不准你乱来,你看,天都亮了,快起来吧,不是说要离开这里吗?”

    我嘿嘿一笑,道:“那也不差这一会儿啊,月儿,你真是太可爱了,诱惑力太大,我忍不住了。”确实,经过我昨天的滋润,墨月的魅力似乎增加了许多,气质也隐隐的改变了不少,也许是暗黑魔力做怪吧。

    墨月嗔道:“不行,快起来吧,你忘了昨天人家都说咱们了。”说着,她脸红了起来。

    原来是昨天天云说我们声音大的事,我早都忘了,她到记得清楚。我调笑道:“那你小点声不就完了。”

    墨月在我的大腿上掐了一下,有些嗫嚅着说道:“到了那最后时刻,人家那里忍耐的住嘛,讨厌。快起来拉。”我一把没抓住,她就从被窝里钻了出去,恢复了功力的我们,已经不再惧怕寒冷,见她已经逃脱了,我也没有了办法,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墨月服侍我穿好衣服,温柔的说道:“咱们待会儿就离开这里吧。”

    我点头道:“是啊,终于自由了。”

    洗漱完毕,吃过早点,我和墨月大概收拾了一下,出了石屋。看着这熟悉的村落,我有些怅然若失。扭头问墨月道:“你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我来这里的时候,是处于昏迷中,现在也只勉强能辨别出东南西北,但却不知道出路。

    墨月指着西边的山,道:“我是从那边过来的,这里山峦起伏,如果不是墨冥和你有气息相连,我还真找不到呢。”

    我从芥子袋中取出地图,摊在地上,对墨月道:“你在地图上标一下,下回在来这里就好找了。”

    墨月惊讶的说道:“你还要来这里,干什么?”

    我嘿嘿一笑,道:“找老婆啊!”

    墨月一把揪住我的耳朵,怒道:“你说什么?”

    “哎呦,轻点,你听我说。”

    墨月蛮横的嗔道:“不听,有了我和紫嫣姐姐她们,你还不知足,还要找老婆,看我饶的了你吗?那个村里的小姑娘对你诱惑那么大吗?”她一边说着,揪住我耳朵的手还用力拧了拧。

    我连声呼痛,哀求道:“不是拉,谁能比你更有魅力,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到我称赞她有魅力,墨月的手才松了一点,我心想,这真是自找麻烦,不过,看着墨月吃醋的样子,我心中还是甜甜的。为了不让误会加深,我赶忙解释道:“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当初在敦德行省首府见到的那个长有九个头的蛇人吗?那是我大哥,他们九头蛇一族要想传宗接代就必须要找龙族做伴侣,山的那边就是龙族的聚居地,我是要带盘宗大哥来找老婆,不是我找老婆。”

    墨月松开手,在我已经被拧红的耳朵上轻轻揉搓了两下,怨道:“那你刚才不说清楚了,活该。”

    我动了动耳朵,疼痛减轻了些,苦笑道:“我只是想逗你一下嘛,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墨月冲我丢来一个愤怒的眼神,我赶忙改口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行了吧,快把位置标出来吧。”

    墨月把地图摊平,仔细的看着,手顺着斯特鲁要塞的方向一直划到龙神帝国内陆,其过程蜿蜒曲折,最后停在了龙神帝国瑞尔行省深处的一片大山中,我看了看地图上的文字,上面写着瑞尔山脉。我问道:“咱们就在这里吗?”

    墨月肯定的说道:“应该就是这里。”

    我又仔细的辨别了一下方向,记住了位置才将地图合起来。看了墨月一眼,道:“咱们该走了。”

    墨月似乎看出了我的惆怅,道:“怎么?还有些不舍得吗?”

    我微微点头,道:“是啊,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多,怎么也会有点感情。咱们悄悄的走吧。”说完,我拉起墨月的小手,顺着山边向东方走去。从地图上看,从那里出去再翻过几座山,就可以出瑞尔山脉了。

    白光一闪,天云出现在我们身前,他微笑的看着我们,道:“要走了吗?”

    我点头道:“是啊,我们要走了,你不会阻止我们离开吧。”

    天云道:“我像那种说话不算的人吗?让我送送你们吧,也算是为这些天来对你们的囚禁陪个理。这里的路还是我比较熟悉。”

    我和墨月对视一眼,道:“这里的村民真的很朴实,丝毫没有外面那些市侩的气息,希望您能保护好他们,尤其是那些年轻人,我想,他们对外面是很向往的,千万不要让他们走岔了路才好。”

    天云叹了口气,道:“这个我也发现了,我会注意的,好了,咱们走吧,你们还要赶路呢。”他举起手中木杖合上双眼,嘴唇微动,一道白光从他身上发出,将我们三个包住,天云的魔法使的很小心,最里面是一个水系结界,外面才是他最擅长的光系魔法,这样,就不会和我们的暗黑魔力有所抵触了,光团缓缓飘离地面,当高度超过周围的山峰后骤然加速,像一颗白色流星似的投向远方。

    脚下的景物不断飞逝,我们经常会穿过大片大片如同棉花堆的云朵,虽然我和墨月也有这个能力,但每次在天空中飞翔的时候都要调息能量,从没有像现在似的用心去观赏,现在才发现,原来,天上的景色是那么的美,一切都在我们脚下,使我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天云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一边艹纵着光球一边叹息道:“大陆的景色永远都那么美,真的不希望战争破坏了这和平的景象,雷翔,你知道吗?如果一旦神冥两界爆发战争,虽然有父神的结界阻隔着,但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灾难降临到人间,为了保护人界,我希望以后你能尽其所能避免战争。人界是神冥两界的基础啊!”

    虽然我对他最后一句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下意识的点点头。

    脚下的景物逐渐变大,我们已经越过了瑞尔山脉向地面落去。我发现,天云额头上已经微微见汗,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有吃力的表现,纯凭魔法能量带人飞行确实很耗力。白光散去,我们静静的落在地面上,天云指着东方的大道,说道:“你们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就会出了瑞尔行省,至于你们想去哪里,我就管不着了。”他叹了口气,道:“我真是老了,要不,还能多送你们一段。”

    这是我第一次从他身上感觉到岁月的沧桑,心中再没有一点恨意,恭声道:“您已经送了我们很远了,您放心,我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做到,其实,就算我将来会去神界,那恐怕也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的事了,狂神的传承也不是那么容易吸收的。”

    天云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道:“这很难说。好了,你们上路吧。”

    我点了点头,第一次恭敬的向天云施了一礼,对这位悲天悯人的长者,我心中充满了尊敬,天云伸出双手将我们托了起来,道:“一路保重。”

    我感慨的望着曾经让我恨之入骨的天云,道:“村子里有个叫松松的孩子,我感觉到他资质很不错,您可以好好培养培养他,也许,几十年以后,他将成为圣龙骑士团的支柱。”

    天云楞了一下,道:“是吗?我一直没怎么注意村子里面的事,既然你这么说,我会注意的。”有了天云的‘注意’,我想,松松和他姐姐一定会平步青云的,这也算是我为他们做点事吧。他们姐弟的资质也确实不错。

    “我们走了,再见。”

    天云点头道:“再见,记住,少造杀孽。”白光一闪,他消失在原地。

    墨月拉了有些发呆的我一下,道:“走吧。”

    我握住她柔软的小手,深情的看了她一眼,发出一声欢啸,将墨月搂在怀里,双脚点地身体飘然前冲。墨月依偎在我怀中,像柔顺的绵羊一样,自己一点力都不出,完全靠我带着。我也乐得如此,索姓抱起她丰满娇躯飞身赶路。

    大约走了半天的时间,前方出现一座大城,周围的人也多了起来,路边有许多小贩叫卖着自己的物品。墨月从我身上跳了下来,东挑挑西看看对什么都非常好奇。我无奈的跟在她身边,看着她挑选着,我想,她来找我的这一路上可能吃了不少苦吧,反正已经半年多了,也不在乎多耽搁几天,就由着她挑选起来。看她高兴的样子,我心里也非常温馨。

    墨月从一个小摊位上拿起一个布老虎,扭头道:“老公,你看这个好不好。”我上前一步,接过她手中的布老虎,虽然做工不是很细致,但是栩栩如生非常逼真,我微笑道:“你喜欢就买。”

    墨月轻轻一跳,双手勾住我脖子,挂在我身上,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笑道:“老公,你真好。”

    卖不老虎的老板呵呵笑道:“你们真是郎才女貌,这个布老虎我送给你们好了。”

    老板四十多岁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人,我一手搂住墨月,道:“那怎么好意思。”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币放在那老板的摊位上,将布老虎拿起来,冲墨月道:“你就挂在我身上吗?不去看看别的。”

    墨月一松手,在我的辅助下落在地上,娇笑道:“当然要看了,这里的东西我们那里都没有,我要多挑一些回去送人。”

    我笑道:“那你就尽情挑选吧,我只负责付钱。”

    墨月一声欢呼,投入到城外的小摊堆中,由于她身上充满了惊人的诱惑力,所有卖东西的老板给的价格都很公道。

    一个小时后,我已经开始有点后悔了,因为,我的胳膊,肩膀,手,脖子,都挂满了她买的东西,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我也不能用芥子袋来装,只能苦着脸继续跟在她后面。墨月每买一样东西,都会对我说:好老公,再转一下下就好了,别着急啊。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继续跟着她,等到我们进入眼前的大城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从表面几乎看不到我的身影,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那些物品包裹住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