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以身相许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清楚的感觉到周围能量的变化,也发现了天云的到来,有了他,我就更不用担心其他了,开始全力控制这些爆发出来的狂神斗气,由于失去了半年的联系,他们变的有些喋傲不驯,但在我的控制下逐渐凝聚。那复杂的金色符号再次出现在我眉心,发出耀眼的光芒,我猛的睁开双眼,眼中一片血红,我发现,自己竟然意外的狂化了,头发随着眼睛也迅速变了颜色,身体的肌肉迅速膨胀,原本的衣服早在我突破封印的时候就已经被那股强大的力量撕的粉碎,自然不会阻碍我身体的变化。

    我的胸口处一个金色的光球透体而出,在三大龙骑将惊讶的表情中迅速化开,一块金芒闪烁的护心镜出现在我胸口,接着是胸凯,金光闪烁中,肩铠和护腰也先后出现,我感觉自己和这些已经透体而出的铠甲息息相关,它们在不断的帮我吸收着周围的各种元素,再转化成狂神斗气。当铠甲出现的同时,天云三人顿时感觉到从我身上发出的压力消失了,他们都清楚,我终于冲破了第一道封印。三人散去原先的护罩,厉风身体前冲,一拳挥向我,他被我狂霸天下的样子激起了斗志。

    我全身充满了狂神斗气,涨的难受,正想找一个宣泄的出口呢,厉风的进攻正合我意,大喝一声,双手在胸口前合十,然后猛然外翻,一道金色的光柱直撞冲过来的厉风。虽然在狂化中,我也不会大意,厉风的厉害我是很清楚的。

    厉风感觉到我攻击的强横,顿时加了两分力,全身青芒大涨和我发出的金色光柱撞在了一起。月无崖和天云赶忙又布下结界,以防止我们碰撞的力量外溢。“轰。”两股能量在空中发出剧烈的碰撞,厉风的实力果然强横,以我狂化后的水平仍然无法抵挡,我的身体被强大的反震力震的接连退出七步,直到撞在天云刚刚布下的防御结界上才停了下来。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当我和厉风交手的刹那,狂神铠甲突然金芒大盛,随着我不断退后,它们帮我化解了不少冲力,原来,它还有这样的妙用,也正是由于它们帮我卸力,我才没有受伤。

    厉风没有继续攻击,身体发出青芒趋赶着周围的尘土,我喘了口气,体表的狂神铠甲又缩回了体内,这次它们出现不但让我多控制了两部分,而且,时间也要比上次长上许多,看来,我的狂神斗气进步不少啊,回去以后,一定要依照狂神决好好修炼,看看到底达到第几层的境界了。

    厉风赞许的说道:“好小子,接我六成功力一击竟然没有躺下,看来,你的功力又进步了。”

    我没好气的说道:“你出手从来都没个轻重,换了别人,还不被你打扁了,刚才,我已经用了全力。”

    厉风嘿嘿笑道:“谁说我没轻重,等你再突破了另一个封印,咱们就好好打上一场,那时,我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的没轻没重。”

    天云斥道:“老三,你就知道争强斗狠,你和二弟先回去吧,我有话要跟他说。”

    厉风不敢违抗自己的大哥,和月无崖对视一眼,各自骑上自己的巨龙离开了。

    见他们走了,天云才对满身都是灰尘的我说道:“小子,你很好啊,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可以突破我的一种封印,不过,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你能破除封印恐怕和那套铠甲是分不开的。而暗黑魔力则只能靠你自己解封了,我对它的封印可要强的多。”

    我冷笑道:“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我身上这么脏,要先回去洗洗。”

    天云突然伸出左手,嘴唇微动,手中出现一个蓝色的小球,我还以为他要向我进攻,赶忙后退了两步,警惕的看着他。但我发现,他好象并没有恶意,手中的蓝色光球越来越大,顷刻间已经超过了直径一米,这回我看清楚了,那居然是一个大水球。天云冲我一笑,道:“看清楚了。”他伸出另一只手,一个人头大小的火球顿时出现,火球不断扩大到脸盆大小后,天云眼中白光一闪,水球和火球同时飘向空中,水球在上火球在下,形成一个奇异的景象。

    我楞楞的看着他,不知道要他要做什么,天云微笑道:“孩子,你要记住,武技和魔法不光可以用来杀人,他们还可以用来救人或者作些有用的事。”一边说着,他一挥手,火球凭空消失了,而水球却向我飞来,我又后退两步,天云道:“别动,我帮你洗个澡而已。”他伸出右手,食指向水球一点,一道白光激射而出,顿时将水球下方射出一个洞,一缕温水从天而下,正好淋在我的头上,水温适宜。我这才明白,他刚才原来是要用火球将水弄温啊,我下意识的清洗着身上的尘土,顿时感觉清爽了许多。

    天云手中白光连射,水流逐渐增大,当水球之水流尽时,我也洗干净了全身。天云微笑道:“用不用我下去给你找套衣服,这样可很不雅观啊。”我脸一红,从腰间未断的腰带上拿出芥子袋,通过咒语召唤出一套干净衣服,套在身上。

    天云有些惊讶的说道:“芥子化须弥,这是芥子袋,你还有这么个宝贝。”

    我没好气的说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不是要回去吗?赶快走吧。”

    天云低声念了几句咒语,一道白光闪过,顿时将我们俩包裹在其中,刚要离开峰顶,龙谷却突然传来一声异常嘹亮的龙吟。天云散去白光,发出一声长啸。龙谷中又传来几声短促的龙吟声,我疑惑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天云道:“没什么,只是巨龙们发现这里的异常,发出探询而已。我已经告诉他们没事了,咱们下去吧。”

    在白光的包裹下,我们轻飘飘的飞下了山崖,虽然我对天云没什么好感,但对他的魔法造诣确实非常佩服,能以人力修炼到这个地步,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刚一落地,墨月就扑了上来,让我抱了个满怀,看她的一脸焦急,我心中一阵温暖,柔声道:“乖月儿,已经没事了,我突破了封印。”

    墨月撅着小嘴道:“怎么去了这么半天,人家都担心死了。”

    我微笑道:“我这不是没事吗?走,咱们回去吧。天云,等我突破了暗黑魔力的封印,就会立刻离开这里,至于这些曰子以来你对我们的‘关照’总有一天会报答给你的。”

    天云不在意的说道:“那也要等你们的封印突破以后才行,报答就不用了,只要你记住我们当初的誓约。”

    我冷哼一声,拉着墨月返回了石屋。

    墨月迫不及待的说道:“你既然已经解开了一层封印,那是不是可以开始冲破暗黑魔力的封印了。”

    我摇了摇头,道:“没那么容易,刚才,在冲破斗气封印的时候,我曾经集中全部能量试图去破除暗黑魔力的封印,谁知道,竟然没有一点反映,那个封印好象不受力似的,坚韧无比。墨月,我要立刻开始修炼狂神决,封印刚解除,我必须巩固一下,看看自己到了什么境界,等修炼完了再去冲暗黑魔力的封印。”

    墨月点头道:“那好吧,也不要太急,安全第一,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我一切都指着你了。”

    我在她唇上轻啄一下,摸索着她羞红的俏脸,坚定的说道:“为了你,为了关心我的人,我一定不会死的,还有许多事情在等我去做。好了,我要开始了。”说完,我盘膝做好,体内的狂神斗气蓬勃汹涌,我用意念指挥着它们开始按照我原先的修炼方法运行起来,练了一会儿,我吃惊的发现,就算我用以前三、四倍的速度运行狂神斗气,经脉都不会感觉到不适,也许,这就是提奥曼迪司大哥当初所说的,修炼速度会增加很多吧。我不在顾忌,开始按照狂神决第五层的心法修炼,一切都如预想般顺利,只三个循环,我就已经完成了第五层,斗气的多少并没有改变,只是更加容易控制了,看来,我现在的斗气量还不只到了第五层的阶段。我一鼓作气修炼到第八层才遇到了困难,前七层已经完成了,我不敢冒进,不断巩固着刚才修成的心法,狂神斗气已经像如臂使指般任我控制,那澎湃的激流在我的指挥下不断从经脉中流动,随着呼吸吞吐之间缓慢的增强着。既然已经控制了,我何不趁机去冲一下封印呢,我指挥着狂神斗气形成一个锥状,猛的撞向脑中的封印。

    天云下的封印剧烈的震荡起来,却没有一丝破损的迹象,我感觉到脑中一阵剧烈的疼痛,内视一阵模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了?雷翔。”墨月焦急的声音传来,我赶忙散去刚才冲击封印的狂神斗气,让它们回归经脉之中,疼痛逐渐弱了,那封印依然无动于衷的待在那里。我缓缓睁开双目,对身前的墨月道:“我没事,天云这老家伙的封印还真是厉害,我的狂神斗气都突破第七层了,却仍然无法冲破。”这样都不行,我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等到狂神决修炼到10层以上吗?虽然我修炼的速度比以前加快了不少,但八、九、十这三层也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的,一想起当初提奥曼迪司跟我说,需要一百年的时间方能练成狂神决全部我就觉的全身发冷。

    墨月将我搀扶起来,坐在床上,她那干净的毛巾为我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心痛的对我说道:“不要太勉强自己了,慢慢来吧。”

    我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当晚,吃过晚饭后,我对墨月说道:“我还想再试一次,你帮我护法吧。只要能弄出点缝隙,就会有希望突破。”说着,我就要坐回去。

    墨月一把拉住我道:“不要,雷翔,别再试了,我怕你有危险。”

    我抚mo着她的俏脸,柔声道:“傻丫头,我怎么会有危险呢,我会自己小心的,为了你,为了我,也为了咱们的将来,咱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别担心,乖。”

    墨月仍然拉着我的手,整个人都贴到我身上,引的我一阵冲动,我在她的发梢吻了吻,想将她推开,墨月突然低声道:“老公,我有个办法,也许能行。”

    我心中大喜,双手捧起她的脸道:“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

    墨月脸上一阵羞红,挣脱了我的手,低声道:“你还记得当初咱们在森林里的事吗?那件事结束后,我的能力突然提升了,我想,你应该也有同样的情况。是不是因为在我们那个时,会产生什么奇特的反应,而增加我们之间的能力呢。所以,我……”她后面的声音如同蚊蝇一般,让我无法听清楚,但我也明白了她的想法。

    我眼前一阵模糊,紧紧的抱住她,道:“墨月,我,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上回的事一定在你心中留有阴影,所以,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而再去毁坏你的清白,我一定要等到咱们大婚的那天,我说过,我绝对不会再伤害你的。你知道吗?你对我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以至于那天我病好了以后就不敢再和你同床。我就是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了自己,再伤害了你。乖月儿,还是我自己来吧。”

    墨月挣脱出我的怀抱,站在我面前,眼中充满了柔情,她脸虽然红红的,但神色却异常坚定,“老公,我早就已经是你的人了,有你刚才的那番话,我明白自己没有选错人,危难中见真情,我怎么能见你这么痛苦的下去呢,老公,来吧,是我自愿的,而且,我早就已经是你的人了,即使不成功,也……。”说着,她充满娇羞的开始解自己上衣的纽扣,由于羞涩的原因,她的动作很慢,但却更加诱人。

    我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在加速流动,男人那正常的反应出现了,心中一阵冲动。但是,理智暂时战胜了yu望,我上前一步,按住她的手,急道:“墨月,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这样。我们真的不可以这样。”

    ……………………

    我的头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墨月出现和我同样的情况,皱着眉头,更加用力的搂着我,我知道,成败再此一举,用力的顶了一下下身,墨月一声娇呼,身体再次痉挛,我们身体周围突然包裹上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暗黑魔力的封印出现了道道裂痕,在墨月的痉挛中,我雄风再振,毫无规律的疯狂冲击着。当我们同时达到顶点的时候,白光骤然变亮,我们眉心处的暗黑魔力澎湃而出,将原本的封印驱除的一干二净。白光减弱,浓浓的黑色雾气从我们的身体中曼延而出,顷刻间充满了整间石室。

    墨月已经晕了过去,我们之间的暗黑能量由于经过第一次的交合,早就有了密切的联系,当封印冲破后,两股能量再次相遇,迅速的融合到一起,在我们的经脉中不断的运行着,并且一分分的壮大。

    后来我才明白,我和墨月是历史上第一对堕落天使夫妻,我们体内的暗黑魔力在第一次阴阳交合中发生了变异,产生了巨大的能量,这才使我们能够越级突破原有的境界。这次,我们的暗黑能量虽然被天云用光系魔法封印住了,但在交合的最后,阴阳二气高度融合,再一次产生了变异,暗黑魔力自然而然的也希望能够再次融合,在阴阳二气的引导下,两股暗黑魔力拼命的向交合处猛冲,这才顺利的突破了天云的封印。由于一直受到封印的压迫,暗黑魔力在爆发后变的异常汹涌,无形中,又为我们增加了不少功力,而收益最多的,是墨月,尽管她吸收的没有我快,但依然突破了天魔决第六层的境界,拥有了四翼堕落天使的能力。

    暗黑魔力在我们体内高速的运转着,为了怕出现上回被它们冲击心脉的情况,我将狂神斗气分成两股,分别护住了我们的心脉,任由狂躁的暗黑魔力在我们经过改造的经脉中运行。当暗黑魔力的运转经过一个急速的高峰后,开始渐渐变慢,我松了口气。

    同时得到了自由和墨月的心让我感觉身心说不出的舒畅,从墨月身上爬下来,将她搂入怀中,在甜蜜中,渐渐进入了梦乡。

    清晨,我感觉到自己怀里动了动。迷糊的睁开眼睛,发现墨月枕在我肩膀上,扭动了一下身体。窗外射进来的明媚阳光将石屋照的纤毫必现,清楚的告诉我,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心中充满柔情,轻轻在她光滑的背臀上抚mo着,我有些小看了墨月的魅力,这‘小小’的刺激,让我又有了反应。我怕吵醒她,尴尬的向后挪了挪身体。谁知道这小妖精竟然贴了上来,还把一条健美的大腿压在我腿上,我不仅痛苦的呻吟一声,吻住她的小嘴。墨月蠕动了几下,紧凑的花瓣竟然就那么将我的尖端吸了进去,已经这样了,我还哪里忍的住,将她的身体向上抬了抬,通过已经润滑的花茎,进入了她的最深处。

    墨月发出一声动人的呻吟,睁开了大眼睛,她娇羞的捶了我一下,道:“讨厌拉,一大早就来撩拨人家。”

    我冤枉的说道:“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让我进去的嘛。”

    墨月扭动着身体,双手搂住我的脖子,闭上了大眼睛。她的暗示我岂会不明白,驱动着自己的yu望,再次开始律动着。墨月逐渐进入状态热情的反应着,当我们同时达到顶点的时候,暗黑魔力轻车熟路的再次融合,并在我们体内迅速的连续循环七次,才归于平静。虽然没有了前两次的疯狂增长,但仍然让我们感觉到暗黑魔力比昨晚更加凝聚了一些。

    我嘿嘿一笑,一边为墨月梳拢着有些散乱的头发一边说道:“看来,这还是个修炼天魔决的好办法。”

    墨月在我结实的肩膀上咬了一口,道:“你就会欺负人家,不过,这个方法还挺管用,封印终于破除了,我的暗黑魔力还进步了不少。”

    我在她小脸上轻轻的咬了一口,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的天魔决可能已经突破第六层了,你要怎么谢我。”达到了四翼堕落天使的境界,墨月以后必将成为我不可缺少的助力,何况,她还是魔族公主,有她在,魔、兽两族的联合必将更为稳固。魔族我还是要走一趟的。

    墨月娇羞道:“讨厌拉,人家的一切都给你了,还能怎么谢。快起来吧,大白天的,老赖在床上让人家笑话。”

    我心中暗乐,刚才婉转呻吟的时候可没听她有停止的意思。

    我们从床上下来,墨月先整理好自己,然后再服侍我穿好衣服,眼神迷醉的说道:“雷翔,你以后一定要对人家好哦,不可以辜负了我。”

    我捏捏她的鼻尖,微笑道:“当然了,月儿现在这么乖,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舍弃你呢。”

    正在我们柔情蜜意的时候,白光一闪,天云出现在房间里,他依然是那温和的表情,但我清楚,他已经知道我们突破封印的事了。果然,天云道:“雷翔啊,你让我惊讶的地方是在太多了,只一天的功夫,你们竟然突破了我那个更坚实的封印。”

    我微微一笑,恢复自由之身使我对天云的恨意消失了很多,“这要多谢我可爱的月儿。”

    墨月捶了我一下,嗔道:“讨厌。”

    天云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孤阴不长,孤阳必枯,阴阳调和,万物复苏。你们竟然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实在是不简单。不过……”

    我疑惑的问道:“不过什么?”他难道在一直监视我们,否则,怎么会知道我们用的什么方法突破封印。

    天云怪异的一笑,道:“不过,下回你们的声音应该注意一下,也许你们还不知道,昨天晚上某人和某人发出的巨大呻吟声让整个村子都无法入睡,如果不是我后来在石屋外释放了一个隔音结界,恐怕,今天早上就有很多人要找某些人算帐了。”

    天云的话让我和墨月险些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墨月一个劲的轻打我,叨念着:“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冤枉,真是冤枉啊,昨天晚上几乎所有大声呻吟都是出自她这可爱的小妖精,关我什么事。

    天云和蔼的说道:“好了,你们也不用害羞,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雷翔,你们随时可以离开这里,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当初的誓言,否则,不论天涯海角,我都会全力追杀你,至死方休。”说到最后一句,天云的语气转而严厉起来。

    我眼中精芒连闪,由于功力的增长,让我信心大增,丝毫不让的对视着天云,冷声道:“身为狂神的传承者,说过的话就像泼出的水,绝对不会收回,但是,我也同样不受你的威胁。”

    天云恢复原有的微笑,淡然道:“只要你牢记誓言就好,如果以后你到神界去找告死天使加百列算帐,可以去找我的老师,他会帮助你的。甚至整个无翼神系(没有羽翼的神诋们)都会成为你的助力。”

    我心中一动,是啊,以我一人之力,实在是太弱了,想杀加百列,几乎是和整个神界作对,我确实需要有一批自己的力量。扭头对墨月说道:“月儿,收拾东西,咱们这就离开这里。”

    天云道:“不再留几天吗?你们的封印都刚刚冲破,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力量。”

    我犹豫了一下,道:“你说的对,但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调息只能在路上进行了。说实话,天云,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如果论辈分,你要比我高的多,但我却不想称你为老祖宗,你们将我抓来这里,除了限制我的能力以外,并没有太为难我,而且村子里的人对我们都很好,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保守这里的秘密,不让外人知道圣龙骑士团的位置。”

    天云微笑道:“把你抓来这里,我们也是有苦衷的,你应该明白。既然如此,你们就早些上路吧,以你们现在的功力自己出谷应该没问题。对了,你好象还答应过老三什么事吧。”

    他不说我到忘记了,我还答应过厉风在离开之前要和他比试一场。“好,你去找他,和他比试后,我们立刻离开这里。”

    白光一山,天云消失了。

    墨月有些紧张的说道:“雷翔,你真的要和那个什么厉风比试吗?他的功力怎么样。”

    我微笑道:“别担心,他们是不会真伤害我们的,厉风的功力极高,已经达到了中位战神的水平,你说厉害不厉害,如果放到大陆上,恐怕是毫无敌手啊。不过,我有信心,我的暗黑魔力已经接近第八层了,狂神斗气也进入了第八层,应该能和他拼上一拼,就算赢不了,也未必一定回输。难道,你还信不过你老公的实力吗?”;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