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惊现墨月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松雪道:“白天睡的多了,晚上精神的很,松松吵着要来找你,我们就来了,怎么?不欢迎吗?”她现在和我说话早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拘谨,仿佛我真的是他们的亲人似的。

    “怎么会不欢迎呢?松松,你是不是也该开始学习武技了。”按松松这个年龄,应该是打基础的时候了。

    “是啊,我已经开始跟爸爸学了,爸爸说我很聪明的哦。”

    我微微一笑,正想说话,突然,一个黑影闪电般从空中向我们站的地方投来。我心中一惊,已经忘记了自己没有任何能量可以使用,下意识的将松雪和松松扯到身后,叫道:“小心。”什么人会到圣龙骑士团的地盘来呢?

    黑影的速度极快,顷刻间来到我身前,由于能量被封印,我的眼力也差了许多,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啪的一声,脸上被重重的抽了一巴掌。即使我皮厚依然被打的踉跄出几步,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我勃然大怒,刚想叫骂,却突然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墨月,竟然是墨月。她怎么会来这里。

    “我这么辛苦的在找你,你竟然在这个小村子里谈情说爱。你……”墨月的声音冰冷而不带丝毫感情。

    还没等我说话,松松从我身后闪了出来,怒道:“你,你干什么打我雷翔哥哥。”

    墨月处在变身当中,黑色的眼眸闪烁着强烈的恨意,手中窄剑一抖,刺向松松。我顿时大惊,“不要”,身体一斜,上前一步,挡在松松身前。窄剑扑的一声,插入了我的右胸,我只感觉到胸口一凉,并没有什么强烈的疼痛,窄剑上传来的暗黑能量反而让我的经脉感觉到一阵清凉,我看着墨月娇媚的面容,道:“你快走,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看到我中剑,身后的松雪惊啊出声,抬手就放出一颗魔法弹。我想阻止她已经来不及了。

    墨月刺中我的刹那,她眼前一阵模糊,两行泪水顺颊而下,打湿了身前的衣襟。“走,我为什么要走,你知道我找你找的有多辛苦吗?”

    在她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发现了她肩头露出的墨冥剑柄,原来是她一直借助墨冥在寻找我,她找我干什么?来报仇吗?

    我表情平静的说道:“墨月,那件事,我非常后悔,我知道,我犯的错是不可原谅的,我也愿意用我的生命来补偿你,可是,现在,你必须要赶快走,这里是圣龙骑士团的地盘,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墨月毕竟处于变身之中,大脑在我的提醒下迅速从激动中清醒过来,她通过自己的窄剑发现,我体内并没有一丝能量存在,显然是受制于人,顿时明白了我的处境,听到我提起往事,她白皙的脸上一阵羞红,咬牙道:“不,我不走,咱们的事还没有了结呢。”

    松雪手中凝聚出一个光球,奋力丢向墨月,以她的实力发出的光系魔法怎么会看在墨月眼内,光球连墨月护身黑雾都没有通过,就消失了。

    圣龙骑士团的反应绝对是一等一的,松雪放出信号不过一瞬的功夫,已经有十几道身影向我们所在的地方冲来。但是,他们还是慢了,光芒一闪,天云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身边,他并没有出手,而是看着墨月皱起了眉头。

    我胸口处的伤已经由最初的麻痹转变成强烈的痛楚,鲜血不断流淌而出,我喊道:“天云,你不要动手。”

    墨月森然道:“动手就动手,我怕什么?”

    天云微微一笑,他亲切的笑容在看在我眼里怎么觉的那么可怕,“原来是一个魔族小丫头,让我诧异的事还真多,先是一个不是魔族的人类修炼成了四翼堕落天使,接着又是一个女姓堕落天使,看来,魔族的实力有所增加啊。”

    我急道:“天云,不要伤害她,我求你。”

    天云楞了一下,道:“当初我封印你能力的时候你也没有求过我,怎么却为这么一个刺伤你的人而求情呢,给我个理由,也许我会考虑接受你的建议。”他那依然温和的笑容看在我眼中没有丝毫亲切的感觉,仿佛到像一个歼商似的。

    我看了看墨月,和已经冲上来的十几名村中高手(由于有天云在,他们都不敢吭声,只是静静的待在一旁。),叹息道:“因为,她是我的妻子。”

    听了我的话,触动最深的就是墨月,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一松手,窄剑由于本身重量的原因滑出了我的伤口,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窄剑掉下,我的伤口处顿时喷出一股血箭,我感觉到一阵虚弱,身体一晃摔倒在地。

    其次,就要属松雪了,她脸色变得苍白无比,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天云见我摔倒,赶忙上前一步,伸手抓向我,墨月尖叫道:“别碰他。”一掌向天云劈去。

    天云皱眉道:“好泼辣的小姑娘。”手掌在空中奇异的一晃,墨月劈出的一掌顿时被他化解了,他信手抓住墨月,光芒一闪,墨月顿时委顿在地。天云弯腰在我身上连拍几下,封住了我的血脉,阻止血液继续流淌。

    我看到墨月摔倒,而且身体迅速解除了变身,大惊道:“你把她怎么了。”

    天云瞥了我一眼,道:“放心,她没事,只是像你一样被我封住了力量而已。过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回到房间,天云叫松雪将墨月放在我的床上,他亲自为我在创口上敷好药,墨月刚才那一剑扎的并不深,当她发现我闪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向后收了一下窄剑,由于我肌肉结实,再加上天然的防御力,窄剑没有扎到我的肺部,只是停留在肌肉中而已,所以,我的伤并不是很重。

    天云问道:“这个魔族女子真的是你的妻子吗?”

    我肯定的点点头,道:“是的,她是我妻子墨月。”

    “是你妻子还用剑扎你?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可以进行堕落天使变身,我对这个到是很感兴趣。”

    松松道:“祖爷爷,雷翔大哥是为了救我才被扎到的。”

    天云哦了一声,看着我微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她的变身……”

    我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可不想让他知道墨月的身份。

    天云微微一笑,并没有追问。

    松雪站在一旁,一直发呆的看着我,脸色苍白着一句话也不说。

    天云为我包扎好伤口,冲着其余人道:“大家都出去吧,让他自己休息。”光芒一闪,他率先消失了。

    我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为什么天云没有追究墨月呢,难道,他也想把她关在这里一辈子不成。

    松雪临出门之际,凄然问道:“雷翔大哥,她真的是你的妻子吗?”

    这是个拒绝她的好机会,我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是的,松雪,她是我的妻子。”

    听了我的话,松雪的泪水再次流出,捂着脸跑了。房间内,就剩下我和已经晕过去的墨月。我将她的身体放平,小心的盖上被子。墨月的嘴角上翘,眉头微皱,她比我上回见到时出落的更加美丽了(心理作用?),长长的睫毛安静的搭在眼睑上,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却不失光彩。

    我小心翼翼的将墨冥从她背后拿出,让她睡的更安详一些,墨冥一进入我手中,顿时发出愉快的轻鸣,一股清凉而熟悉的能量从墨冥剑体上直透而入,我顿时感觉到精神一振,那股暗黑能量飞快冲向我眉心处的窍穴,我来不及阻止,它已经撞上了封印结界。顿时,一阵巨痛传来,我手一松,墨冥掉到地上,发出连续而清脆的响声。

    封印的力量迅速吞噬了墨冥入侵的暗黑魔力,我脑中一阵疼痛后,再次恢复了平静。当初,天云在封印我体内两种能量的时候,由于暗黑魔力要比狂神斗气强了很多,所以封印的力度也强了很多,因此,暗黑魔力如果想解封也就要相对困难的多。

    墨冥落地的声音将沉睡中的墨月惊醒,她刚才晕到完全是因为力量被封印的原因,她迷茫的睁开双目,第一眼就看到了我。她眼圈一红,恨恨的瞪了我一眼。

    我擦了擦因为疼痛而流出的冷汗,歉然道:“对不起,吵醒你了。”

    墨月哼了一声,道:“刚才那一剑没刺死你吗?”

    我无奈的笑笑,道:“位置不对,而且多谢你手下留情,刺的不深,只是皮外伤而已。”

    墨月动了动身体,吃惊的说道:“我,我的身体怎么这么沉。”

    我叹了口气,道:“你的能力都被刚才那个天云封印住了,没有了暗黑魔力,你当然会觉得身体变沉了,当时,如果你快走的话,也许还能逃的出去。”

    墨月抿着嘴,看了我半天,才道:“那这么说,你的能力也被封印住了?”

    我点了点头,道:“当然,我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真对不起,连累了你,明天,我一定会求天云放了你的,毕竟,这和你并不相干。”

    墨月冷哼道:“不用你当好人,我是不会领情的。”

    我苦笑摇头,道:“我不用你领情,当初我对你做了那么过份的事,到现在我都非常后悔,对不起,是我的错,毁了你一生的幸福。”

    听了我的话,墨月眼中射出凌厉的仇恨光芒,一付恨不得把我吃掉的样子。

    我知道现在解释什么也没有用,柔声道:“你休息吧,不要试图去招惹那个封印,以你的力量是没办法冲破的,只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墨月怒道:“我的事不用你管。”说完,回头冲里,用被子将头蒙上。

    整个房间中只有一张床,自然让给她睡了,虽然墨月刺的那一剑并不深,但也让我流失了很多鲜血,我有些疲惫的走到角落里盘膝坐下,缓慢的修炼起狂神斗气来。

    半晌,墨月突然道:“你怎么还在这里不走。我要休息了。”

    我收功睁开双眸,发现墨月正侧身看着我,她那双大眼睛明亮有神采,一点都不像被禁制住的样子。我无奈苦笑道:“不是我不想走,而是因为,这里就是我的房间,而刚才我又对他们说你是我的妻子,如果我走出去,他们会怀疑的,那样容易对你不利,让我留在这里吧,我保证不会离开坐的地方。”说到最后,我的声音中已经有了哀求的语气。

    墨月瞪着我,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那这么说,这被子、枕头还有床都是你睡过的了。”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向石门走去。

    原来她是介意我用过的东西,其实,不光被子、枕头和床我睡过,连她也……,我当然不能让她走,拦在门前,柔声道:“别这样,现在,咱们都处于危险的境界,别计较那么多好不好。”

    墨月用力一推我,怒道:“你闪开。”

    她正好推在刚才被窄剑扎中的地方,疼的我倒吸一口凉气,退后两步,靠在门上,脸色一阵发白。刚才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了鲜血,由于我现在穿的是浅色衣服,鲜血很明显的染透了衣襟。

    墨月眼中的怜意一闪而过,虽然我在和疼痛抗争,但还是注意到了。心中一喜,难道,她对我真的有情吗?

    墨月不再坚持,走到另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道:“你自己去睡你那脏床。”

    我无奈的摇摇头,坐在床上,将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道:“这里晚上很冷的,还是你睡床上好了,我把被套、枕套和床单都撤掉,这样,就干净了,行么?”

    可能是从来没见过我如此卑躬屈膝的样子,墨月一呆,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我迅速的将刚才说的几样东西撤除掉,扔在角落里,向墨月坐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用刚才凝聚起的一点狂神斗气包裹在手上,拣起墨冥放到一旁,墨月重新回到床上,盖好被子,背朝外,不再看我。

    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由于对墨月的歉意,她让我做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我重新坐回刚才的地方,强烈的疲惫让我放弃了修炼,靠在那里缓缓的睡着了。

    我对墨月说这里晚上很冷,并不是随意说说的,在这个山谷中,早晚温差非常大,半夜,我被冻的醒过来,我挣扎着站起来,墨月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我看了看四周,发现角落里被我遗弃的被套、枕套和床单,有总胜于无,我将三样东西拿了过来,包裹住自己的身体,蜷缩在角落里,再次睡了过去。

    好冷,好冷,我的身体不住的哆嗦着,想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非常沉,全身都使不出分毫力气似的,神志有些模糊。难道,我生病了吗?

    自从当年奶奶去世以后,我就发奋练功,从没有生过病,怎么今天却会……?

    一个冰凉的小手放在我头上,使我感觉舒服了许多,神志逐渐消失,我陷入了沉睡当中。

    “水,水,水。”我呼喊着自己的需要。一缕冰凉的水流留进我似乎干裂的嘴唇,顺喉而下,顿时让我感觉舒服了不少。头上似乎被拿下了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换了一块冰凉柔软的物品,头上传来的清凉加上喝下去的液体,顿时让我感觉清爽了一些,但头仍然很沉。

    过了很长时间,我的神志才再次清醒,比上回醒来时要舒服了许多,睁开双眸,我眼前一片模糊,全身的骨节都非常酸痛。眼前渐渐清晰,我发觉,自己躺在石床上,周围没有人,石室中的一切仍然保持原样。房间里点着一盏油灯,窗外一片黑暗,看来,应该是晚上了。

    墨月到哪里去了?我心中一急,想挣扎着爬起来,但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出力气,只能勉强的活动活动手脚而已,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争吵的声音。

    “不行,你不能进去,他病了,需要休息。”这个声音虽然冰冷,但听在我耳中却让我大大的松了口气,因为,这正是墨月的声音。

    “正是因为雷翔大哥病了,我才要去看看他,你闪开。”声音清脆娇嫩,是松雪。

    墨月冷笑道:“我是他妻子,他病了自然有我照顾,不用别人关心。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应该知道,我说不让进,就是不让进。”我听的一楞,顿时心中大喜,病痛仿佛又好了三分,墨月竟然肯承认她是我的妻子,看来,真的有希望能够化解我和她之间的仇怨。

    “为什么?”

    墨月蛮横的说道:“不为什么?不让进就是不让进。”

    一个稚嫩的声音道:“冷冰冰的大姐姐,你就让我和姐姐进去看看雷翔大哥吧,我好想他哦。”是松松,听到松松对我的想念,我心中一阵温暖,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松松总有一种莫名的感情。

    墨月的声音温柔了许多,“好吧,你可以进去看看他,但你姐姐不能进。”

    松雪好象很愤怒似的,“弟弟能看他,为什么我不能看。”

    墨月理直气壮的说道:“他是我丈夫,你一个女孩子看别人丈夫,不觉得羞耻吗?”

    “你……”

    房门开了,我歪头看去,是松松独自走了进来,看来墨月把松雪挡在外面了。我微笑着说道:“松松,你来看哥哥吗?快过来。”

    松松几步就跑到我跟前,趴在我身上,漂亮的大眼睛仔细的看着我,道:“雷翔哥哥,你的脸色很不好哦,他们说你病了,松松来看你,给,这是我留下没舍得吃的,你吃吧,爸爸说,多吃这个身体好。”说着,拉过我的手,将一把绿色的豆子放在我手中,好象是谷物之类做成的,我不忍心违背他的好意,微笑着收下了。

    松松小声说道:“外面那个冷冰冰的大姐姐好凶哦,我和姐姐今天都来了好几次了,她就是不让我们进。”

    我心中一动,难道墨月在妒忌松雪吗?所以才不让她进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她对我有好感。说实话,对于墨月,我只有深深的歉意,而并没有向对紫嫣、紫雪那样的浓浓深情,当初的合体之缘的美妙感觉我至今都无法忘记,我答应过紫嫣姐妹要活着,而唯一能让我良心安定的方法,就是娶墨月为妻。

    “松松,时间不早了,你赶快回去休息吧。”

    松松摇了摇头,道:“不嘛,我还要多陪哥哥一会儿,松松好想雷翔哥哥哦。”

    我轻轻抚mo着他的头顶,和声道:“雷翔哥哥知道松松最乖了,听哥哥的话,回去休息吧。你以后还可以来啊。”

    松松撅着嘴想了想,道:“好吧,那明天我再来找哥哥。雷翔哥哥,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哦。等你好了要陪松松。”

    “我会的。”

    “雷翔哥哥再见。”松松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送走了松松,我深吸口气,试图会聚体内残存的狂神斗气,却发现没有任何能量存在。

    松雪和松松似乎走了,外面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石门一开,墨月走了进来。她手中端着一盆水,水盆边搭着条毛巾,她也不说话,上前两步将水盆放在床边的桌子上,一伸手,从我头上拿下已经温热的毛巾,将搭在水盆边的那快在水里洗了洗,拧干后叠成方块放在我头上。我看着她做着一个个动作,心中感到一阵温馨,这些事,恐怕她以前从来没做过吧,一直是被人侍侯的她,竟然侍侯起我来。

    我说道:“谢谢你墨月,我晕了多久了。”

    墨月冷冰冰的说道:“已经一整天了,你可不要误会,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因为想亲自找你报仇才照顾你,等你好了以后,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

    我心中暗笑,明白她是怕我听到刚才她和松雪说的话。为了不让她尴尬,我回答道:“啊,是刚才松松进来以后才醒的。”

    墨月点了点头,好象松了口气似的,说道:“昨天晚上你着凉了,一早我发现你在蜷缩在地上打哆嗦,才发现你病了,然后就把你弄到床上,昨天那个人来给你吃了点草药,说必须用冷毛巾敷头才行,你现在好了?”

    我苦笑道:“哪儿有那么容易,昨天真是对不起,为了保护你,我不得不说你是我妻子,现在你的能力也已经被封印住了,咱们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逃出这里,我明白你很恨我,但是,我希望在咱们受难的这段时间里你能不记前嫌,咱们只有齐心合力才有逃出去的希望。好吗?”

    墨月看着我恳切的表情,楞了一会儿才道:“好吧,你有什么办法逃出去吗?”

    看她如此轻易就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心中一喜,墨月对我的恨意正在一点一点的减少着,只要这样,我就有机会和她和解。我柔声道:“现在还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不过,我已经在努力冲击着他们对我的封印,而且,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只要咱们的能量可以恢复,就有了逃跑的希望。现在不能急,必须要等下去。”

    墨月颔首道:“那你大约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冲破封印。”

    “这我说不好,也许几个月,也许要几年。”

    墨月失声道:“什么?这么久,难道咱们就一直被困在这里吗?”

    “不然,你有别的办法吗?天云的实力你也见过了,咱们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等待机会。”

    墨月沉默了,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感觉到一阵疲倦,道:“你扶我起来吧,我还到那边去睡,夜深了,你也该休息了。”

    墨月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皱眉道:“你想死吗?本身就有伤,又有病,老实的在这里睡吧。”

    我无奈的说道:“我睡这里?那你怎么办?这里晚上可是很冷的啊。如果你也病了,那怎么岂不是更没有希望了么。”

    墨月没好气的说道:“要你管。你就睡你自己的吧,我会照顾自己的。”

    我转过身子,身体向里面挪了挪,背对着墨月,房中一暗,油灯灭了,我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着,被子动了一下,一阵冷风袭来,我顿时全身哆嗦了一下,一个充满弹姓的身体钻了进来。啊,果然如我所想,现在,我再不用担心墨月的问题了。如果她恨我入骨的话,就算死,也不会再和我有亲密接触。

    由于石床很窄,我们的身体难免有所接触。墨月的身体有着惊人的弹姓,虽然隔着几层衣服,我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她似乎也有些紧张,钻进被窝后一动不动,身体僵直的躺在我身后。被子比较小,我估计,她现在有一小部分身体可能还在被子外,于是,我轻轻挪动被子,把自己这边让出了一些。

    墨月的声音不像先前时冷漠了,“你病了,还是你盖吧。我是为了逃离这里才会睡……睡在这里的,你不许乱想,也不许乱动。”

    女孩子一般在床上说的话都是反的,她如果说不要,那其实就是要。我当然要把握住机会,挣扎着翻过身来,和墨月面对着面,如兰的气息随着她的呼吸传入我鼻中,我明显感觉她的呼吸急促了些,我轻声道:“可如果你被冻病了,也不好啊。”我集中全部的力量,迅速的抬起右手搂住了墨月,并且把身体凑了上去,顿时,我和墨月全身接触在一起,墨月惊呼一声,道:“你干什么?”

    我们几乎脸贴着脸,我忙道:“我什么都不干,这样咱们就可以都在被子里面不会受冻了,我保证,什么都不做。”以我现在的病态,即使想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啊。

    墨月僵硬的身体在我的体温下逐渐变软,身体向下缩了缩,头靠在我胸口上,反手搂住我的虎腰,不在吭声,在她的默许下,我紧了紧抱她的手,心中一阵激动,病好象也好了许多。我嗅着她发间的幽香,感受着她丰满的身体带来的强大诱惑力,半天无法入睡。

    我轻声道:“墨月,你睡着了吗?”

    “恩?”

    “对不起。”

    墨月抬起头,看着我,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什么对不起。”

    借着窗外的月色,我坚定的凝视着她美丽的双眸,道:“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来补偿对你造成的伤害。”

    听了我的话,墨月全身颤抖了一下,低下头,搂紧我,没有回答。我满含诚意的说道:“我知道,当初对你做出的事实在是太卑鄙下流了,但是,我当时真的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现在,我知道我们之间还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但我们毕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相信我,我一定会是一个好丈夫,我会永远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给我个机会吧。”

    墨月伏在我怀中,身体不断的颤抖,我感觉到自己的胸襟已经湿了。我明白,现在不能逼的她太紧,只要她对我有着情意,早晚都会成功的,于是,我紧紧的拥抱着她,在无比的充实中渐渐入睡。

    清晨,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怀中的伊人早已不见了,石室又恢复了空荡,我的身体似乎好了许多,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大声叫道:“墨月。”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墨月捧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水走了进来。她脸上已经没有了冰冷,带着一丝娇羞她走了过来,“你好点了吗?”

    我松了口气,道:“我好多了,刚才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

    墨月微微一笑,道:“以为我走了吗?难道你忘记了,咱们都是阶下之囚,我能走到哪里去。洗把脸吧,然后吃点东西。”

    我爽快的答应着,洗漱后和她一起吃了村民送来的早餐。墨月向妻子照顾丈夫那样,为我盖好被子,将碗盘收拾后送了出去。我发现,我很喜欢她现在这种小家碧玉似的样子,这样的她,很美,也很动人。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