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舍身相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在被囚禁的这段时间里,由于一直都被封印困扰,使我忘记了墨冥的存在,这突如其来的亲切感觉,让我想起了它,难道,是墨冥在呼唤我吗?对于这个最忠实的伙伴,我有着朋友般的感情。我搜索着脑中的记忆,终于想起,在和月无崖战斗的最后一刻,墨冥脱手飞出,掉在了不远处的草丛里,为什么墨冥会突然呼唤我。我试探着用意念去探索被封印住的暗黑魔力,可墨冥的感应只是昙花一现,就再没了踪迹。

    我走出房间,呼吸着空气中的新鲜气味,顿时感到一阵心旷神怡。来了这些天,我已经知道了村子里的大概布局,在最南侧,是演武场,村中子弟一般都在那里修炼武技,在村子中,很少有人光修炼魔法的,因为,相对于魔法,武技的进步要快的多,魔法对他们来说,只是岂到辅助作用。东侧那边占据了峡谷一半左右面积的地方,是大家耕种的所在,每一家、每一户都有自己必须完成的量,在这里,除了天云、月无崖、厉风和未满十四岁的孩子和走不动的老人以外,都必须要自己耕种来养活自己,不允许不劳而获。包括天刚都要自己种植谷物和蔬菜。这里的人们都是吃素的,这让我非常不习惯,我可是属于无肉不欢型,没有肉吃,简直太痛苦了。西侧是住宅区,也就是我所在的这片石屋,而北侧则是一些囤积物品的大石屋和几间闭关用的密室,这里的孩子们到了16岁的时候,武技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都会通过闭关,由村中的长者判断出他们最适合修炼的功夫,因材施教。

    反正也没什么事,我决定到演武场去看看,来了十多天,除了了练功以外,我都会到外面走走,看看四周的情况,如果想逃出这里,当然要先摸清地形。

    “雷翔哥哥,你干什么去呀?”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不用看,我也知道,这是松仁的六代孙松松,他是在这里最能让我感觉到快乐的人,今年刚刚六岁,我转过身,一弯腰,将粉琢玉砌,长的胖乎乎的小男孩儿抱了起来,在他脸上轻轻一亲,微笑道:“那松松又要干什么去啊?”

    松松捂着小脸儿道:“雷翔哥哥,你的胡子好扎哦,松松在这里玩儿呢。”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他那娇憨没有丝毫杂质的大眼睛让我分外欣赏,他身体的骨骼非常特殊,属于最适合修炼武技的那种。“叔叔待会儿就去刮胡子,现在,叔叔想去演武场,你去不去?”

    松松拍着手道:“好啊,好啊,松松要去,要去看哥哥、姐姐们练习那会飞的功夫。”

    “好,那哥哥就带你过去。”我抱着松松向演武场走去,周围的人们已经习惯了我的存在,不时的向我打着招呼,我也一一回应,这里的民风淳朴,很少出现摩擦,虽然我是被囚禁的,但和这些村民的相处却让我感到很舒服。也许,天云就是想用这里的平静祥和化解我心中的戾气吧,如果他这么想,那他就错了,仇恨已经在我心中根深蒂固,永远也不可能消失,只要我不死,总有一天,我会升入神界,为提奥曼迪司大哥报仇的。

    想着想着,我已经走到了演武场,这里的场地不算小,可以容纳几十个人同时修炼,场地中拳来脚往,闪烁着不同颜色的斗气,看上去及为绚丽,松松拍着手道:“好漂亮,好漂亮啊。”

    一个温柔飘忽的声音传来,“松松,你怎么又让雷翔大哥抱着,快下来。”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松松的姐姐——松雪,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和紫嫣是亲姐妹呢,几乎是相同的气质,只是她身上的神圣气息没有紫嫣浓郁而已,松雪已经十七岁了,她是村子中极少修炼魔法的孩子之一,学习的是和天云一样的光系魔法,没有人会小看她,虽然修炼魔法的人少,但谁都知道这里最强的天云就是使用魔法的。人如其名,松雪天天都穿着一身雪白的衣服,看来,她也是到这里修炼的。虽然年纪不大,但松雪那异乎寻常的气质和出众的容貌,已经使她成为村中少年追逐的对象,只要不属于松氏家族,又年龄相仿的少年,没有一个不喜欢松雪的。

    我冲她微笑点头,道:“你好,松雪。”

    松雪淡然一笑,道:“你好,雷翔大哥,你也来练武吗?”

    我苦笑着摇摇头,道:“我练什么武,我是个废人,什么都不会的。”

    松雪微微一笑,转向松松,佯怒道:“快下来,你这个小懒鬼。”

    松松一转头,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娇声道:“不,我不下来,雷翔大哥的手臂又有力又宽厚,他抱着我可舒服了,不信,你也来试试。”

    松松的童言无忌顿时闹了我和松雪一个大红脸,松雪美目流转,看向了一旁。我深吸口气,对松松道:“好,哥哥就抱着你,你看,哥哥姐姐们练的多棒啊,松松,你以后想学什么?”

    松松比画着小拳头,道:“我以后要学武技,也要像哥哥姐姐们那样飞来飞去的,嘿,嘿。”说着,他还在我怀里比画了起来。正在这时,在我们左前方不远处一个青年正在运功,我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他的斗气非常强劲,走的是和厉风相同的路子,他正和面前的大石头较劲,全身的斗气运到极限,腾腾雾气从顶门溢出,看他青筋暴露的样子,我知道他要出全力了。

    松雪低声道:“他是厉家的七代孙,叫厉云。和我们同辈,有名的练功狂人,虽然他资质在我们这一代不算最好的,但功力绝对是最高的,我祖爷爷老夸他上进,还让我们松家子弟都要学习他的……啊,快看。”松雪话还没说完,那厉云身体周围的斗气已经发生了变化,强烈的青芒会聚到他手上,他大喝一声,猛然击向面前重达千斤的巨石。

    “轰。”巨石被他强大的力量震的碎裂开,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块四散分离向周围冲去,其中一块最大的,看上去足有百斤的巨石向着我们的方向飞来,巨石还没到,那呼呼的劲风已经刮的我脸上生疼。

    “小心。”

    “快躲开。”

    无数关心的声音传来。如果让巨石冲过来,我和松松是首当其冲,连旁边的松雪也不能幸免,如果是以前,我只需要信手一挥,就可以把这巨石炸的粉碎,可是,我现在哪里还有力量。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但松松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亲切。村子里的其他人对我总有一丝戒备,只有他不会。而松雪在这时根本帮不上忙,以她的魔法水平,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吟唱出咒语。在危急的刹那间,我做出了决定,气随念动,刹那间将体内那不多的狂神斗气运到背上,猛的转身,一把将松雪搂进怀里,同时低下了自己的头。低声喝道:“狂神战铠。”虽然明知道没有用,但我还是下意识的在危机中念出了救命咒语。

    这些都只是电光时火的刹那间完成的,巨石轰然砸在我背上,我整个人抱着松松和松雪被巨石强大的力量掼了出去,剧烈的冲撞让我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正好喷在松雪洁白的衣服上。我勉强控制着身体,在落地的时候打了个滚,化解了大部分冲力,没有让怀中的姐弟受到任何伤害。我冲松雪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衣服。”说完,我脑袋一歪,就晕了过去。周围仿佛有许多呼喊声,但我已经逐渐听不清楚了。

    …………

    我模模糊糊的听到旁边有人说:“他应该快醒了,这小子的体格还真是强壮,即使被我封印了能力,仍然可以抵挡那种强度的攻击。”我的神志逐渐清醒,这应该是天云吧。

    “这孩子还是很不错的,在危险时刻能舍己为人,天叔,您是不是……”

    天云慈和的说道:“松仁啊,我知道你的心情,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雷翔还有这些良好的品质,我早就杀了他,我不会轻易的替他解除封印的,必须要等他再没有了任何争胜之心,没有了暴戾,才可以考虑,如果现在让他出去,很有可能会天下大乱的。”

    松仁恭谨的说道:“是,天叔,一切当然是您做主了。”

    天云微微一笑,道:“我跟你说清楚,是不想让你心里有疙瘩,你的两个玄孙没什么事吧。用不用我给他们看看。”

    松仁道:“不用麻烦您了,小松松只是受了些惊吓,松雪这孩子连惊吓都没有,只是很担心雷翔的安危而已。毕竟人家救了他。厉云这孩子太卤莽,待会儿,我要找厉寒(厉风的儿子,和松仁同辈,亲传厉云功夫)算帐去。”

    天云点了点头,道:“厉云这次是太莽撞了,看来,演武场那边的安全措施需要加强,你回去可要嘱咐松雪,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子,很容易感情用事,雷翔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天叔。”

    “那就好,你先出去吧。”

    天云等松仁出去后,对我说道:“小子,我知道你已经清醒过来了,别装死了。”

    我知道瞒不过他,睁开眼睛道:“你救了我吗?”

    天云微笑摇头,“是你自己救了自己,没想到被我封印后,你的筋骨仍然这么强健,不愧是比蒙巨兽的后代,在那块石头的冲撞下,只是内府受到了震荡,骨头和皮肤都没什么事。你要知道,虽然我封印了你的暗黑魔力,但你的身体还是无法承受我用光元素的洗礼,所以,只能靠你自己的自愈能力。这回,你救了松雪姐弟,我很高兴,这让我看到了你善良的一面,松雪说,当时你没有丝毫犹豫,就用身体为他们挡住了危险。这让我很欣慰啊。”

    我冷哼一声,道:“有什么可欣慰的,我是因为喜欢松松才救他们的。你走吧,我想休息了。”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会吩咐下去,不让人打搅你的。”说完,白光一闪,天云消失了。

    我赶走天云是有目的的,这次救松雪姐弟虽然让我受了伤,但我却异常欣喜,因为在最后关头,由于自身的危机加上对狂神铠甲的呼唤,天云对我的封印好象被铠甲的力量撞开了一个非常狭小的裂缝。由于刚才他在,我不敢有任何异动,将来到这里修炼的那些斗气都从裂缝中硬挤了进去,没想到,竟然成功了,也就是说,我已经可以和以前的狂神斗气有所联系了。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太好了。

    我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意念游走到被撞开的裂缝处,裂缝极小,几不可见,我试图从裂缝中抽取里面的狂神斗气,却发现,根本吸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明明将狂神斗气输了进去啊。难道,这个裂缝只能进不能出吗?一腔希望化为乌有,背后传来的疼痛让我心头一阵烦躁。正在这时,墨冥的呼唤再次响起,好象比上回的更清晰了一些,我心中一喜,脑子也清明了许多。如果墨冥能在我身边就好了,我的伙伴啊,你到底在哪里。

    我突然想到,如果我不断的把修炼出的狂神斗气输入到封印里,那会有什么结果呢?封印就算再强,他也只是一个有限的封印而已,如果他封印住的能量超过了他的最大负荷,那么,封印自然就被解开了,想到这里,我的信心顿时又回来了。继续凝神修炼起狂神斗气来。虽然经脉不通,但我分开修炼的狂神斗气却可以很快充满自己所在的经脉,整整一天时间,我六次将涨满经脉的狂神斗气通过裂缝挤进了封印,虽然没觉出什么异样,但我相信,这样下去一定会成功的。

    我之所以能在封印的情况下凝聚狂神斗气,这和狂神提奥曼迪司对我的传承和灵空石乳有很大的关系,神的力量加上天才地宝,使我身体内的每一处经脉都成了储存能量的最佳场所,得到了狂神的传承,使我修炼狂神决的速度增加了许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传承和灵空石乳吸收的越多,他们的效果也越明显。毕竟狂神是一级神诋,那力量并不是光之守护神天云可以想象的。

    …………

    墨月一甩手,将墨冥扔了出去,气呼呼的道:“你耍我是不是,一会儿让我往北,一会儿又让我往南,来回跑来跑去的也没个准地方。”

    墨冥被丢在一旁,发出一声轻响。

    墨月赌气的坐在一旁,已经五天了,她却在墨冥的指挥下来回绕圈子,这不,又回到了白烟山附近。也难怪她生气。

    良久,墨月心中的怒气稍微平复了一些,从地上拣起墨冥,她也是没办法,除了墨冥以外,雷翔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所以,她只能依靠这把看上去很神秘的长剑。

    “剑啊剑,你告诉我你的主人在哪里,我答应你,不伤害他行了吧,你告诉我一个准确的方向好不好?”

    墨冥微微轻震,那方向的感觉又出现在墨月脑中,仍然出现了向北。墨月泄气道:“不是吧,怎么还是向北啊,那天我就向北走了那么远,然后一问你,你又让我向南,这来回来去的折腾,我快被你累死了。”

    叮,墨冥又一声轻震,墨月脑中仍然出现向北的念头。墨月心中一动,想到,难道是上回走过了不成,如果走过了的话,墨冥自然会让自己往回走了。想到这里,墨月心中顿时有股明悟的感觉,身后双翼展开,飘上了高空。

    她的判断是正确的,由于墨冥和雷翔有着奇异的感应,所以会引导她按照雷翔离开时的路线寻找,可是,毕竟墨冥只是剑而已,虽然具有灵姓,却没有思想,墨月确实走过了,所以墨冥才会告诉她往回走。

    墨月这回仔细了许多,每飞过10里,她就会重新征求一下墨冥的意见,终于,经过了三天的努力,她终于在一片森林中得到了墨冥向西的指示,证明了自己的猜想以后,墨月顿时大喜,用这种方法寻找虽然慢了点,但总是有迹可寻的。

    …………

    我每天仍然不断的将修炼得来的狂神斗气从裂缝中压缩进去,虽然每次涨满经脉的斗气都不算多,但在我一次又一次的输入下,我感觉到被封印的狂神斗气似乎在逐渐壮大。这样不断的壮大我的狂神斗气虽然不能突破现有层次,但如果我将封印破开,也许就可以立刻在最短时间内迅速提升狂神斗气的实力。

    我现在每天已经可以将经脉涨满九次,压缩九次,这样的速度,已经超过我正常修炼狂神斗气时聚集的量了,有了希望,我顿时一扫颓然,,等我突破了封印,将狂神决提升到新的层次后,就会立刻离开这里,我可不会再和天云那几个变态的家伙交手了。天云,恐怕已经有了接近二级神诋的能力,除非我得到提奥曼迪司大哥全部的能力,否则,觉不会和他硬碰,何况,虽然他封印了我的力量,却一直没有伤害过我,除了能力没有了以外,我在这里生活的一直都很愉快。刚来时的那股恨意已经减轻了许多。

    我吐气收功,自从那天被石头砸了以后,今天已经是第九天了,这九天中,我的经脉一直在超负荷运转,除了送饭的人以外,没有任何人来打搅我,我感觉自己需要休息一下,再这样下去,如果经脉被我的斗气涨裂,以我现在的情况,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继续修炼。欲速则不达,适当的休息对继续修炼应该是有益处的。

    窗外的夕阳余辉告诉我,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我推门而出,舒活了一下筋骨,这些天对经脉的锻炼使我全身血脉在不断的运行,似乎比受伤之前的精神还要好了许多。

    伸一个懒腰,舒服的我呻吟出声,刚想出外走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雷翔大哥,你好了吗?”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松雪,她旁边还跟着可爱的松松。我冲松雪微笑点头,蹲下身子,冲松松道:“松松,来,让雷翔哥哥抱抱。”

    松松一声欢呼,挣脱了姐姐的手,飞快的向我跑来,一下扑入我的怀中,我抱起他在空中转了两个圈,松松发出清脆的笑声,我刚要亲亲他的小胖脸,松松捂住我的嘴,道:“不要,雷翔哥哥,你还没有刮胡子呢。”

    我失笑道:“啊,对不起,哥哥忘记了。”

    松雪走了过来,低声道:“大哥,你的伤刚好,不要太艹劳了,放松松下来吧。”

    我微微一笑,道:“没关系的,我的伤已经都好了,那天你们都没受伤吧。”

    松雪摇了摇头,道:“多亏大哥了,当时把松松吓坏了,厉云大哥他太不小心了,如果不是雷大哥,我们恐怕就……,谢谢大哥的救命之恩。”说着,她身体微蹲,低着头向我施礼。

    我赶忙腾出一只手扶起她,道:“别这么客气,既然我来了这里,就应该尽自己的力量维护村子,那天,厉云也不是故意的,他练功练的太专注了,所以没注意到咱们这边。不要怪他。”

    松雪甜甜的一笑,道:“大哥,你心真好。”她的笑如同百花占放般美丽,我看的微微一呆。还从来没有人说过我心好,评价我心狠或者诡计多端的到是不少。

    我摇头道:“千万别这么说,我不是一个好心人,也许,你还不知道吧,我是被你们那几位老祖宗抓来的。”

    松雪惊讶的问道:“为什么老祖宗们要抓你?你做错了什么吗?”

    我苦笑道:“有些事情是没有对错的,从他们的角度看,我是做错了,但从我的角度看,我做的很正确,这些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省得惹麻烦,以后,你和松松都尽量少来找我吧,说实话,我算不上一个好人。”

    松雪坚定的摇了摇头,道:“不,不论别人怎么说,在我心里你都是一个好人。”

    看着这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我心中传来一阵暖意。“我说不过你,虽然我不是好人,但绝觉不会伤害你们。”

    松松揪住我的衣服来回晃悠,把玩着我的耳朵和头发,一时,竟然安静了许多。

    松雪眼中突然有些迷蒙的神色,道:“大哥,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诧异的说道:“你们没有出去过吗?”

    松雪黯然点头道:“从出生到现在,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也根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只能从老祖宗给我们讲的故事中去揣摩,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有许多人都希望能见到外面的世界。可老祖宗们不允许,他要求,只有修炼到龙骑士实力以上的人才可以出去。你看厉云,他并不是多么想提高自己的实力,只是因为对外面的憧憬,才拼命的练功。大哥,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能带我们出去吗?”

    我心中一惊,这个要求我怎么能答应她,坚决的说道:“不行。你们的老祖宗不让你们出去完全是为了你们好,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好,充满了尔虞我诈,一个不小心,也许就会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听大哥的,打消出去的念头吧,这个小山谷多美,环境清幽,在这里平静的生活一辈子是多好啊!”

    松雪看了看我,道:“大哥,既然你是被抓进来的,那你想不想出去呢。如果你想,那就证明外面的世界还是美好的。”

    我苦笑道:“傻丫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不错,我确实很希望能出去,那是因为,我还有许多事必须要去做,外面的世界,对你们来说只是新奇而已,并不是美好的。”

    松雪盯住我的眼睛,声音压的很低,“那如果我放你出去呢,你能带我走吗?”

    我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的信念是如此的执着。摇了摇头,苦口婆心的说道:“不行,首先,即使你放了我,我也不会离开的,因为,现在还不是我离开的时候,而且,如果你放了我,一旦天云他们将咱们抓回来,你想,他们会如何对待你呢,这个险是不能冒的,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而你只是一个水平不高的魔法师,你认为咱们能走的了吗?退一万步来说,我们成功逃脱了,可是,你知道我对于你们圣龙骑士团的重要吗?如果我走了,你们的圣龙骑士团也许就会就此毁灭,难道,你愿意做一个千古罪人?”

    听了我的话,松雪楞住了,其实,她只是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而已,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

    我将松松放在地上,对松雪道:“你们回去吧,以后也不要再来这里找我了,孤男寡女经常接触不好。”

    晶莹的泪水突然从松雪眼中流出,她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我,松松摇着姐姐的手说:“姐姐,姐姐,你怎么哭了,松松没有招你不高兴啊,姐姐,你不要哭了,松松很乖的。”

    松雪抚mo着松松的头,轻声对我道:“雷翔大哥,我,我喜欢你。”说完,她不等我回答,像旋风般一把抱起松松扭头就跑。

    我楞了一下,松雪喜欢我?我一共和她不过见了三、四次而已,我摇了摇头,这也许就是少女的冲动吧,只要我不再理她,她会很快忘记我的。在这个鬼地方,我连自己能否活着出去都不知道,哪儿还有心情去想这些感情的纠纷。自从出了墨月的事,我就已经对所有除去她们三个以外的所有女姓绝缘了。

    三个月后。

    我坐在床上将今天最后一次狂神斗气输入进封印中,从一个月前开始,封印原先被涨裂的地方正在逐渐扩大,其他地方也开始出现了细密的裂痕,这让我信心大增,但是,我现在还没有把握一次姓冲破这个封印,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我很清楚这个封印和天云是有精神联系的,如果我贸然去冲击它,一定会引起天云的注意,如果再给我来上一个更强力的封印,那就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离开这里了,所以,我一直都很小心,在等待机会。现在,我已经可以每天输入十二次狂神斗气了,这也到了我的极限。

    我不知道的是,这三个月对于我是多么的重要,每天不断的修炼,使狂神斗气在压迫中飞速成长着,封印中的狂神斗气已经逐渐形成了固态。

    夜晚,我习惯姓的走出石屋,在外面散步,自从那回松雪向我表白后,依然不顾我的劝阻,经常来找我,我不止一次暗示她,这是不可能的。但她好象没有察觉似的,依然故我。

    天云和厉风经常会出现在我这里,天云也发现我在不断修炼,奇怪的是,他并没有阻止,也没有检查过我体内的封印,难道,他对自己下的封印就那么有信心吗?这样最好,也省得我故意去隐藏了。

    墨冥那股熟悉的感觉经常传来,忽远忽近,有时清晰有时模糊,一天中,最少会有三、四次让我感觉到它在呼唤我,而且,好象越来越近似的。如果不是暗黑魔力的封印牢不可破,我早就试图召唤它了。

    夜色中的小村是那么寂静,辛苦了一天的村民们早都进入了梦乡,宁谧的感觉让我很舒服,写意的在外面溜达着,我发现,我已经有些习惯这里的生活了,每天和这里淳朴的人们见面让我不用再使太多心计,由于我上回救了松雪姐弟,这里的每一个人对我的印象都比刚来时好了很多,已经逐渐把我当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雷翔哥哥。”一声稚嫩的呼唤将我从思索中叫醒过来。是松松的声音,我不禁暗暗苦笑,松松来了,那松雪也一样来了,看来,我真的要和她说清楚才是,否则,她如果越陷越深,会和当初克兰一样让我为难的。

    果然,松雪带着弟弟出现在我身前。我微笑道:“这么晚了,你们还没有睡吗?”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