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力拼耀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盘宗吼道:“老四,你说什么呢?你不记得我们结拜时是怎么说的吗?咱们兄弟要同生共死,你怎么能让我们扔下你一个人呢。”

    银也怒道:“是啊,老四,要被囚禁,咱们一起被囚禁,我们绝对不会留你一个人的。也许,咱们三个一起上还有些机会呢。”

    我充满感情的看了他们一眼,道:“大哥,二哥、二姐,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但是,你们以为凭咱们三个人的力量就可以战胜耀雨战神月无崖吗?那是不可能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将损害减少到最低,他们是不可能放过我的,如果你们跟我一起被囚禁,按咱们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们去做。听我的,如果他们同意我的提议,你们立刻走,返回兽人国。”

    金银和盘宗同时坚定的说道:“不行,要死一起死,我们绝不会让你孤军奋战的。”

    我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怒吼道:“事情要分轻重缓急,你们怎么不开窍呢。”我手腕一抖,将墨冥搭在脖子上,厉声道:“如果你们还认我这个兄弟,如果你们不想让我立刻就死在你们面前,你们就听我的。”说着,我轻轻一带墨冥,脖子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

    金、银、盘宗同时失声道:“老四,不要。”

    盘宗万般无奈的说道:“好吧,我们听你的。”他知道,我是说到做到,如果跟这些龙骑将做,我还有一线生机,如果现在就死,那什么希望都没有了,被迫,他只能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暗暗松了口气,只要能让他们安全,我就算死,也可以瞑目了。我放下墨冥,扭头看向天云,道:“怎么样,你们答不答应我的提议。”

    天云看了看盘宗,又看了看金银,再看看我,点头道:“好,我就答应你的请求。”

    我心中一喜,对天云多了几分敬重,语气也缓和了些,平静的说道:“那好,我跟我的两位兄长说几句话,就让他们先离开。”

    天云点了点头,一抬手,示意自己的人后退几步。他自己坐在坐骑上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我转过身,发现盘宗和金银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泪水,盘宗哽咽道:“老四,都是哥哥们不好,如果我们有强大的实力,你就不用这样了,老四……”我抓住他的肩膀,微笑道:“大哥,不要这样,在兄弟眼里,你们都是最好的兄长,你们放心吧,他们只是要囚禁我而已,我会找个机会逃走的,你们离开这里后,一定要立刻返回兽人国,不能有丝毫的耽搁,回去以后,你们将实情告诉兽皇,并且,嘱咐他一定不能带兵攻打龙神帝国,否则,会给兽人国带来毁灭姓的打击。如果我猜的不错,因为这次的事情,圣龙骑士团的秘密已经公开,龙身帝国不会像以前那么保守了。我希望你们能帮助兽人国将养生息,逐渐发展壮大起来,只要我一逃出,立刻就会回去找你们。回去后,你们千万不要告诉母亲实情,就对她说,我因为感觉到自己功力不足,已经觅地潜修去了,如果两年后,我还没有回来的话,你们再告诉母亲,我死了。”说到这里,我感觉内心一阵伤感,对母亲的思念油然而升。

    盘宗点头道:“我会的,老四。”

    “大哥,还有几件事情要拜托你们,如果我两年内没有回去,麻烦你们帮我把母亲送回龙神帝国,这是她老人家唯一的心愿,你们只要把她送到龙神帝国紫风公爵的府邸就可以了,紫风公爵是母亲的旧友,他的两个女儿,就是你们的四弟妹,我的心上人。你们见到她们以后,将我的死讯告诉他们,就说我对不起她们,让她们一定要忘记我,再找一个好的归宿。”虽然我嘴上说的平静,但我的心已经如针扎般疼痛,这一去,恐怕真的再也见不到紫嫣姐妹了,我无法实现当初对她们的承诺。我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接着说道:“如果,我没回来的话,还要麻烦你们跑一趟魔族,单独告诉魔族公主墨月,就说,她最恨的人已经死了,说我在死之前对当初做出的事非常后悔。大哥,二哥、二姐,这几件事情和母亲就拜托你们了。”

    银泣道:“老四,你一定要回来啊,二姐会等着你的。”

    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对金银道:“二哥、二姐,你们一定要多保重,兄弟不能陪你们吃遍龙神帝国的美味了。”

    反手拉住盘宗的手,道:“大哥,本来我答应过你,要和你去龙族一起为你找老婆的,恐怕我也作不到了,但我相信,以大哥的才能,一定能找到一个最好的神龙做我的大嫂。”

    盘宗一把搂住我,痛哭失声,金银也张开各自的手臂环抱过来,生离死别的场景使得周围充满着浓浓的悲伤。

    良久,我推开他们,擦干脸上的泪水,道:“你们该走了,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们,在洞穴的这几天之中,你们的体质已经被改变了,你们现在已经和龙王一样,具有休息到离尘境界的上限。努力吧,我相信,你们一定能突破极限,达到神的境界。”

    听到这个消息,盘宗和金银丝毫高兴不起来,恋恋不舍的看着我。

    我吸了一下鼻子,道:“聚散终有时,大哥、二哥、二姐,你们走吧。如果有缘分的话,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在我的不断催促下,盘宗和金银离开了。看到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内,我不禁松了口气,最起码,我没有连累到两位兄长。

    天云朗声道:“咱们可以走了么?”

    我楞了一下,道:“走,干什么去,不在这里打吗?”

    天云的身体好象没有重量似的,轻飘飘的飞了过来,微笑道:“还用打吗?你自己也知道,绝对不是我二弟的对手,直接给我们走吧,省得伤了和气,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有些事情,我还要问问你。”

    我冷哼一声,道:“不错,我知道我打不过耀雨战神月无崖,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如果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手就放弃的话,那我还配称做一个武者么?月无崖,咱们开始吧,只要你打败我,我就和你们走。”

    天云、月无崖,甚至厉风脸上都流露出赞许的表情,我的坚持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月无崖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领教一下,你这接受了神之传承的小子有什么厉害的功夫。”

    我没有回答,双手握住墨冥,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我已经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理念,大哥他们已经走了,我也没有了后顾之忧。对手知不知道我是堕落天使已经不重要了,我要用自己最强的力量和月无崖拼上一场,我到底要看看,我和他这个中位战神有多大的差距。

    随着我的吟唱,身体涌出浓浓的黑雾,脚下出现一个黑色的魔法六芒星,我仰天一声怒吼,头发和眼眸同时变成了黑色,四只巨大的天使羽翼出现在身后,月无崖吃惊的说道:“四翼堕落天使,原来你是魔族。”

    厉风上前一步,厉声道:“那天偷袭我的是不是你。”

    我不屑的一笑,道:“现在你才知道吗?”

    厉风冲天云说道:“大哥,这小子是魔族,我们不能留着他啊。让我杀了他吧。”

    天云看到我变身时,眼中也曾闪过一丝惊异,他皱着眉对厉风道:“难道你想让我做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吗?人类也好,魔族也罢,只要二弟赢了他,他就会一直留在我身旁,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我一定会以为他蔑视我,可从天云嘴里说出,我丝毫没有那种感觉,他说的是实情,我对上月无崖,根本没有赢的机会。我不能死,我绝不能死,我还要留下自己有用之身,以后为提奥曼迪司大哥报仇,想起那卑鄙无耻的告死天使加百列,我内心顿时充满了怒火,长期被死亡气息压制的狂化体质出现了。

    我身上的肌肉瞬间膨胀,将上身的衣服撑的裂开,刚刚因为变身成堕落天使变成的黑色头发渐渐变成了血红色,我的瞳孔逐渐收缩,再放大时也变成了和头发同样的颜色,四只翅膀从根部开始,红色逐渐取代了黑色,和以往不同的是,血红的翅膀上带着一层金色的光泽。我感觉到周围的各种元素疯狂的向我汇集,我的全身冒出大片的血光,看上去甚是诡异,提奥曼迪司在传承时候留在我眉心的那个复杂的金色符号再次出现,站在圣龙骑士团前,我仿佛像天地间的魔神一样,傲然挺立。我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感觉,仿佛周围所有的能量都在我控制之中似的。拍动着血红的羽翼,我漂浮在空中,双手握住墨冥,冷冷的盯着眼前的月无崖。

    天云呆了一下,喃喃的说道:“这小子,让我惊讶的地方还真不少啊,居然还可以狂化,狂化后的四翼堕落天使,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心中暗自庆幸选派了月无崖上场,如果只派一个普通的龙骑将,胜负还真说不定。

    月无崖在看到我狂化后,也露出了谨慎的神色,他也从没见过像我这种异象,一身手,从自己的坐骑蓝龙身上摘下了一柄深蓝色的长枪。

    这是我可以变身四翼堕落天使后第一次狂化,第一次变成四翼血红天使,我发现,和以前不一样的是,狂化竟然丝毫不能影响我神志的清醒,我知道,这种状态我无法保持太久,于是,我率先发动了进攻。

    血光一闪,我带起一长串血影,挥动着墨冥猛的劈向月无崖,大有壮士一去兮不付反之慨,我的速度甚至超过了自己的意念,只觉的刚一抬手,墨冥就已经劈了出去,不用特意控制,墨冥发出一道长近三丈的血芒,原本和月无崖那十丈的距离好象不存在似的,红光一闪,剑芒已经到了月无崖头顶。

    月无崖也没想到我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全身腾起蓝色的光芒,龙枪上挑,正中剑锋,空中发出一声叮的一声清响,我狂暴的一击就这么被荡开了,由于准备不足,月无崖竟然被我震的退了一步。旁边的厉风脸色一变,论实力,月无崖比他还要高上一筹,没想到第一下就吃了亏。

    月无崖头上的白发飘散,脸上露出一丝怒容,我知道论实力我是打不过他的,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当然不能给他缓过劲的机会,*般连劈七剑,每一剑都运足狂战天下的心法,狂暴的血红斗气向龙卷风一样扑向对方,由于速度太快,七剑仿佛在瞬间完成似的,震的月无崖又后退了三步。当我再劈出第八剑的时候,眼前的月无崖突然消失了,我心中大惊,没想到我如此速度的攻击,他都可以在瞬间闪开。

    由不得我多想,身体猛翻,大吼一声:“狂龙急舞。”身体化做一条血红色巨龙向后扑去。果然如我所料,月无崖正在我身后向我发动攻击,蓝色的龙枪发出三点光芒攒射而至。

    “轰。”我的身体被反弹而出,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中位战神确实不是浪得虚名,即使在我两重变身的情况下仍然无法在力量上占得便宜。月无崖脸上红潮一闪,好象也受了些轻伤。他眼中流露出像当初厉风一样的神色,身体周围的蓝色斗气光芒似乎扭曲了似的。

    狂化后的快速恢复能力起到了重要作用,我在身体后飞之时,伤势已经减轻了不少。刚要继续攻击,我眼前突然完全被蓝色的光雨所笼罩,这片光雨不带丝毫霸气,看上去非常柔和,但我却知道,每一点光雨都有至我于死地的能力。这才是耀雨战神真正的实力。

    我临危不乱,嘶吼一声:“狂影百裂。”幻化出无数身影向光雨迎去,乍看之下,仿佛每一点光雨都有一个身影迎击似的。空中发出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密集的气劲碰撞声,我不知和月无崖交击了多少次。我一次又一次挡开了月无崖的杀手,但我感觉到,周围强烈的气劲在不断撕扯着我的身体,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

    噗嗤一声,我的一只翅膀被长长的龙枪穿透了,我原本强横的物理防御,在月无崖的龙枪下,仿佛形同虚设一样。由于狂化的原因,我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但我知道,他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我的心脏。果然,月无崖长枪幻化出七个幽蓝光点,全是射向我的胸口。在这关键的时刻,我突然感到身体一阵疲倦,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使我的能量消耗非常快,狂化已经开始消退了。我再没有力量阻止他的进攻。那快如闪电般的七枪在我眼中突然变的速度极慢,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要终结在这七枪之下了。

    天云失声喊道:“二弟,手下留情。”但他距离太远,就算再厉害也无法阻挡月无崖这闪电般的七抢,月无崖听到了天云的呼唤,也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但是,他也已经来不及收回自己的全力攻击了。

    我的大脑中仿佛有些空白,突然,空白中浮现出狂神提奥曼迪司最后的话,下意识的念道:“狂神战铠。”金色的光芒从我胸口处猛然迸发,金光闪耀的胸凯和护心镜出现在我身上,叮叮叮叮叮叮叮,七下清脆的响声飘荡在空中,我的身体倒飞而出,鲜血狂喷,虽然在最后时刻狂神铠甲替我挡住了所有攻击,但那摧心裂肺的强大力量还是使我受了重伤。墨冥脱手飞出,掉到了一旁的树丛中。

    金芒一闪,狂神铠甲在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之后,又缩回了我的身体。以我现在的实力,也只能让它们在最关键的时刻抵挡一下而已。天云喃喃的说道:“我果然没有猜错,果然是他。”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巨大的伤痛和强烈的疲乏使我陷入了昏迷。

    月无崖并没有再次追击,他楞楞的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对手,虽然他在为自己没有杀死对方而庆幸,但也很怀疑自己全力的七枪为什么没有贯穿对方的胸口,那最后的金色铠甲是什么东西?

    天云飘了过来,责怪的瞪了月无崖一眼,一伸手,将雷翔的身体吸起,和雷翔身体一接触,他就知道这个接受了神之传承的小伙子还死不了。平静的说道:“走,返回团部。”说着,飘回白龙背上,率先飞走了。

    月无崖和厉风都知道自己的大哥生气了,谁也不敢多说,分别骑上自己的巨龙带着其余的龙骑将紧跟而上。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掉落的墨冥在一旁的树丛中闪烁着漆黑的光芒。

    …………

    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在一间石砌的小屋中,周围的摆设极为简单,只有一张茶几和两把椅子,再,就是我这张床了。我感觉到自己非常虚弱,体内伤势不时阵阵做痛。我还没有死吗?虽然最后关头我念出了召唤狂神铠甲的咒语,但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否成功了,我勉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发现并没有被龙枪贯穿的伤痕,这么说,我真的没有死了。

    我试图聚集体内的两种,能量,却发现,盘踞在眉心处的暗黑魔力周围包裹着一层淡淡的白光,虽然看上去很薄弱,但却切断了我和暗黑魔力的联系,连丹田中的狂神斗气也是如此,怪不得我觉的自己很虚弱了,从一个一流高手变成一个凡人,自然会感觉到不适应。我几乎没有什么外伤,身体的疼痛都来源于月无崖强大力量造成的内伤。

    我知道,现在一定在圣龙骑士团手中,我的能力完全被封印了,如果这样的话,我如何才能逃出去呢。我拼力催动着自己的意念,去沟通两种被封印的能量,试了一次又一次,但结果,却都是无功而返。刚刚醒来的我大量的使用精神力,头上渗出汗水,全身的虚弱更甚。

    “傻小子,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是不可能冲破我的封印的。”天云那温和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依旧是那身有些破损的白色魔法袍,他坐在我床边,微笑道:“你的能力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只能封印了你的能力。”

    我冷冷的看着他,眼中透出浓烈的恨意。我心中暗想,被封印了力量,真的要在这里逗留一辈子吗?

    天云温和的说道:“那天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二弟会突下杀手,我替他向你道歉。”虽然是敌人,但他的风度确实让我有些心仪的感觉。天云接着说道:“你是不是输的有些不服气?”

    我摇了摇头,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月无崖在没有巨龙的情况下都能轻易的打败我,我有什么可不服气的,我知道自己和他的差距。”

    天云微微一笑,道:“其实,到了二弟、三弟那种武技等级,有没有巨龙配合相差并不是很多,而且,二弟赢的也不算轻松,他还受了一点轻伤,正是由于受伤的原因,他才会下杀手的。你那天表现出来的实力,真是让我们吃惊啊。”

    我冷哼一声,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反正我也是你们的阶下之囚,随便你们怎么样。”

    天云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不说过了,只是让你在我的有生之年不能离开我吗?仅此而已,当然,在这段时间,我不会随便恢复你的功力。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是关于你在那个石窟中的事。”

    我看了他一眼,傲然道:“你问吧,不过,我不一定会回答你。”

    天云不介意的说道:“如果我判断的不错,你应该是接受了神的传承吧。在你和二弟最后的交锋中,也正是那件神的铠甲救了你一命。”

    这些没有什么要隐瞒的,我点头道:“不错,我是接受了神的传承。”

    天云微微一笑,道:“你接受的,应该是狂神提奥曼迪司的传承吧?”

    我顿时大惊,支撑着坐了起来,楞楞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天云微微一笑,道:“你只要回答我是或不是就可以了。”

    我回答道:“不错,我是接受了提奥曼迪司大哥的传承,你怎么会猜到的,他可是天界的天神啊。”

    天云微笑不答,转移话题道:“没想到,狂神竟然会选择一个魔族做他的继承者,真是让我惊讶啊。”

    我哼了一声,道:“什么魔族,我是人类,在提奥曼迪司大哥的眼中,更是没有种族之分,只有你们这些愚昧的人,才会经常把种族挂在嘴边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接受的是狂神的传承?”

    天云微微皱眉道:“不愧是狂神,我确实太庸俗了,是啊,为什么要有种族之分呢,同是一界的生物,都有着同样的生存权利。至于为什么会知道你接受了他的传承,待会儿我会告诉你,可是,你为什么说自己是人类呢,堕落天使变身可不是人类能拥有的。”

    我冷冷一笑,道:“那只是你孤陋寡闻而已,为什么堕落天使变身人类就不能使用,告诉你,我是人、魔、兽三族混血儿,不但具有魔族皇族的血统,还同样具有着兽人中最强大的战士,比蒙巨兽的血统。”

    天云楞了一下,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的恢复能力如此惊人。狂神还真是有眼光啊,你的体质比起一般人类要强的太多了。我最奇怪的是,当初提奥曼迪司在神界受到战斗天使米迦勒、魅力天使拉菲尔、军天使索连特这三大天使长联手一击竟然会没有死。”

    听了他的话,我心中大震,疑惑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对神界的事这么清楚。”

    天云微微一笑,道:“我不但知道这些,我还知道当初告死天使加百列陷害狂神提奥曼迪司的过程,奇怪吧,我今年178岁了,算的上是老而不死之人,其实,以我的能力早就可以升上天界去做神族的一员,但我始终放弃不了对龙神帝国的感情,所以一直逗留在这里。”

    我冷哼一声,道:“神界有什么好,还不是到处都充满了尔虞我诈,否则,提奥曼迪司大哥也不会受这么多苦了。”

    天云点头道:“没想到你竟然也能看的这么透,神界其实和咱们人界没什么区别,只是那里生活的神族要比我们这一界的生物强大很多而已,在30多年前,神界中的光神苏迪曼老师通过光元素和我联系,我们后来也是一直这样联系的,他想让我升到神界去,并赐我神位为光之守护神。帮助他一起掌管光元素。”

    我惊讶的说道:“原来,你竟然真的是光之守护神。”

    天云看着我惊讶的样子,温和的说道:“是啊,不过,现在还算不上,要到神界才是,当时,我向他表示舍不得这里的一切,所以没有答应,但苏迪曼却收我为徒,传授了我很多咱们这一界没有的光系魔法,使我的实力大增。苏迪漫老师的能力在无翼神系中除了狂神以外最强大的神诋,他的能力已经接近于一级神诋,他曾经跟我说过提奥曼迪司的事,他对狂神大人非常敬佩,我也被狂神和菲尔云那公主的凄美爱情所深深的感动了,那天,我来到你接受传承的山洞外,本想接受三弟的意见,摧毁整座山峰,却发现山洞中在进行神位传承,而当时的情况,很明显是一级神诋的传承,一级神诋只有六个,除了流落到魔族的堕落天使路西法,和在神界的四大天使长以外,只剩下一个狂神提奥曼迪司,想起了他的经历,我放弃了攻击,这也是我为什么清楚你接受的是他的传承的原因。狂神提奥曼迪司大人,绝对是一位正义的神诋,虽然他遭到了诬陷,但他在我和老师的眼中,却仍然是神界的一级神诋,我相信他的选择是不会错的,所以,我没有杀你,而是让你留在我身旁。”

    原来过程竟然如此曲折,由于天云对提奥曼迪司大哥的敬重,让我对他好感大增,道:“既然你相信提奥曼迪司大哥的眼光,为什么不放了我,反而要囚禁我呢。”

    天云微笑道:“我这一生唯谨慎,如果让你修炼一段时间,真正得到了狂神的能力,那在这一界将没人能治的住你,到时候,如果你对龙神帝国做出什么来,我可就万死莫赎了,我曾经受过龙神帝国国王的大恩,所以才愿意一直守护着这里。”

    我问道:“那你准备怎样处置我。”

    天云道:“我只是要求你留在我身边而已,当初,看到你和那两个兽人之间的友情,我就明白你不是个坏人,当然,也算不上好人,否则,你怎么会用手段驱动那些贪心的民众来达到你的目的呢。”

    这他都知道,不愧是光之守护神啊,我点头道:“不错,当初是我放出的谣言,厉风带给我的压力太大了,我不得不那么做,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你可以算到我的头上,也随时可以取我姓命为他们报仇,坦白告诉你,连那毒烟都是我放的。”

    天云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只是猜测而已,你还是太年轻了,你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是最可怕的,我更不能放了你。在我这里,你是绝对安全的,所以,我也不会恢复你的能力。当有一天,我觉的你可以离开时,我才会解除对你的封印。”

    他显然是想将我的棱角磨平,我心中一凉,如果这样的话,我要被关多少年啊,还有那么多事需要我去做。我怒道:“既然你知道提奥曼迪司大哥的遭遇,那你也应该明白他最后的心愿,你将我关在这里,我怎么练功,又怎么能得到狂神真正的力量。难道就任由加百列那神渣在神界逍遥自在吗?”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