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神的故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皱眉道:“神王傻了吗?他竟然就这么听信那个什么加百列的谗言?”

    提奥曼迪司的声音中透着无奈,“我当时也这么想,拼力解释,自由天使路西法也帮我说话,可其他三个一级神诋却都和加百列一样认定我已经投靠了冥界,加百列是神王最信任的手下,所以,他选择了相信,于是,我就被囚禁了起来。后来,路西法来看我的时候,他告诉我,神王决定将我终身监禁,并剥夺了我一级神诋的称号,当时我万念具灰,囚禁对我来说并不可怕,即使是死也无所谓,但是,离开了菲尔云那却是我无法接受的。我非常痛苦,在被囚禁的那段时间里,菲尔云那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我以为她放弃了我,更加自暴自弃,甚至想过要自己解决自己的生命。只有路西法大哥,他会经常来看看我,有一天,他带来了一个消息,像青天霹雳一样将我打入了地底的深渊,菲尔云那她,死了。”如果现在提奥曼迪司有本体的话,那么,他一定在流着痛苦的泪水,已经过去了几千年,他仍然这么痛苦,可想而之,他和菲尔云那公主是多么的相爱。

    我腾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失声道:“什么?菲尔云那公主死了,你们神族怎么也这么容易死?”

    提奥曼迪司的声音变的异常沉痛,“是的,我最心爱的菲尔云那就那么去了,听路西法大哥说,她是自杀的,因为神王不肯放了我,也不肯让她和我见面,所以她自杀了。后来我才知道,神王为了让她忘记我,告诉她我已经被处死了,所以,菲尔云那才会选择徇情。”提奥曼迪司的声音突然变的很温柔,轻声道:“菲尔,你为什么那么傻,就算我去了,你也不用为我徇情啊。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如果不是报仇的理念一直支撑着我,也许,我早就去了那个混沌初开的地方找你,菲尔……”

    听着他如泣如诉的声音,我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被灼热的泪水沾湿了,我的内心,真的非常同情这个神族的狂神。和自己最心爱的人死别,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啊。

    良久,提奥曼迪司的情绪才逐渐平静下来,继续说道:“当时,我伤痛欲绝,立刻就要自杀追随菲尔云那而去,却被路西法大哥拦住了,他恨恨的对我说,‘难道你就不想报仇了吗?你知道为什么加百列会陷害你吗?’这一句话将我从伤痛中惊醒过来,我当时想到,对呀,为什么加百列会诬陷我,平时,虽然我们的关系说不上好,但也是过的去的。路西法大哥告诉了我实情,原来,加百列也一直爱着菲尔云那,他在我们刚刚回到神族的时候就从我们的神色间发现了我们的关系,所以才想出毒计陷害我,希望能把菲尔从我身边夺走,但是,他恐怕也没想到菲尔云那对我的爱那么深,竟然会为了我而徇情。”

    我问道:“那你报仇了么?”

    提奥曼迪司突然不说话了,我大声喊道:“提奥曼迪司,你到是说话啊,你报仇了吗?”

    足足沉寂了顿饭工夫,他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声音中是那么的不甘,那么的失望,“没有,我没能为菲尔云那报仇,当时,路西法大哥不顾我是囚犯的身份,毅然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将我救出了牢狱,并和我一起去找加百列算帐。加百列在促不及防下被我们打成重伤,就在我快要杀掉他的时候,另外三大天使长出现了,我们这六个一级神诋之间的功力相差不远,在和加百列的打斗中,我由于过于躁进,被他打伤了,三大天使长来了后立刻围攻我们,我和路西法大哥拼力抵抗,但毕竟少了一人,我们在他们连续不断的攻击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我们且战且退,身上的伤口逐渐增多,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们俩都会被他们擒住甚至杀掉。于是,我用最后的力量将路西法大哥传送出去,让他去冥界,也只有在那里,才能逃脱神族的追击。路西法大哥为了我不惜判出神族,我怎么能让他再受到伤害呢。在我传送阵完成的刹那,也遭到了三大天使长联手一击,但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的传送成功了,最起码,路西法大哥被送了出去,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可惜,我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虽然提奥曼迪司说的平淡,但我仍然能想象出那一战是多么惊心动魄,“如果传说正确的话,你说的自由天使路西法,已经变成了堕落天使路西法,也是大魔神路西法,他现在已经成为冥界中仅次于冥王哈迪司的魔神,你可以放心了。”

    提奥曼迪司兴奋的说道:“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路西法大哥终于安全了,以他的力量,我就知道肯定能在冥界站稳脚跟的。”

    我问道:“你被三大天使长联手一击之后,又怎么样了?”

    “哎——,还能怎么样,在那种级别的攻击中,即使我处于颠峰状态恐怕也难道灭亡的结局,何况是力量使尽,当时,我的肉身就完全灰飞湮灭了,其实,我和路西法大哥都应该感到庆幸,由于菲尔云那的死,让神王非常伤心,所以他在闭关,否则,恐怕我们谁也逃不了。当时,我的肉身虽然被灭,但我毕竟是一级神诋,凭借最后时刹那的清醒,我将自己的神识完全注入到自己的狂神铠甲中,在**被毁灭的同时,由于力量的强大达到了一个极点,所以也使当年父神切断的人界通道暂时打开了一个缺口,我就是趁着那个机会催动着我的狂神铠甲来到了人界。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套。我的铠甲带着我的神识砸入了现在这座山中,你所看到的洞窟,都是当初那一撞造成的,而上面的山体,是我在恢复一小点能量后弄上去的。这最后的一撞,险些将我残存的神识撞的分崩离析,尽管我勉力维持住了,但仍然沉睡了千年才恢复了一些能量醒了过来,在这里,我突然发现,人界非常适合修炼,这里有充足的游离能量(各种元素),如果我还有肉身的话,经过长时间修炼,能够追上路西法大哥的实力也说不定,但是,我已经没有机会了,毕竟没有了本体。但我仍然不死心,强烈的恨意是我生存下去的动力,虽然仅剩神识,但我仍然可以控制能量,于是,就自行潜修起来。但是,当初那一战对我的伤害实在太重了,连神识也不完整,又经过了两千年,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希望再报仇了,于是,我将自己毕生所学狂神决用特殊的方法著成书传入了人间。应该就是你后来得到的那本。”

    原来是这样,我终于明白了整个过程,没想到竟然如此错综复杂,我问道:“几个月前发出的五彩霞光又是怎么回事?”

    提奥曼迪司长叹一声,道:“那是我发出的探询之光,主要就是寻找像你这样学习过我狂神斗气的人族。”

    我更正道:“我并不是人族,我是一个人、魔、兽人三族混血儿。”

    提奥曼迪司道:“你错了,你是地道的人族,凡是生存在这个大陆上的生物,只要具有智慧的,都属于人族,只是分属不同的分支而已,据我的神识扫描发现,你们所称的人族,只是父神创造出来的原始人族,而你们说的魔族是原始人族的分支魔人族,而兽族就是兽人族,像精灵族和矮人族这样的特殊族类,也都是人族经过异变产生的而已。”

    他的这一番话让我对大陆的情况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疑惑的说道:“真的吗?原来都是人族的分之而已,那这么说,我也算是人类了。你为什么要发出那什么探询之光寻找学习过你那狂神决的人类呢?”

    提奥曼迪司黯然道:“因为,我已经命不久矣,但是,我的仇却还没有报,引来修炼过我功夫的人就是想把我的神位传承下去。而你就是被选中的那个人。”

    虽然听到他要把神位传承给我,这显然是有好处的,但我心中却没有一丝高兴的感觉,狂神提奥曼迪司和菲尔云那公主的事让我心中非常难受,菲尔云那公主已经死了,而提奥曼迪司也就要去了,这对有情人却无法成眷属……

    提奥曼迪司好象看透了我的心似的,声音轻松的道:“看的出,你是个好孩子,能找到你做我的传承人是我的幸运,你不用为了我的死而难过,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也许,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又能找到菲尔云那了呢,在那里,我将更快乐,我唯一不甘心的就是,害我的人还没有死,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杀了告死天使加百列。并且告诉神王我的清白。我知道,这很难,但我对你有信心,你不用心急,当你得到我的传承后,虽然能力不会大幅度提升,但修炼的速度却会增加很多,而且,你的生命力将随着你的实力而提升,当你达到我原来能力的时候,你将成为另一个狂神,另一个不死之身,那时,你就有杀掉加百列的希望。”

    我疑惑的说道:“神位也可以传承的吗?你不是已经脱离了神界,还有什么神位。”

    提奥曼迪司哼了一声,道:“即使是神王也没有能力剥夺我的神位,毕竟,我也是父神创造出来的,所谓的神位传承,其实就是把我的一些特殊能力和一些说不清的东西传到你身上,至于如何使用,能否达到原来的境界,就要看你自己的了。当然,现在你的情况还不足以接受我全部的传承力量,我会先改变你的体质,并且将传承压缩,它会随着你能力的提升而逐渐解封的。本来,我还可以幻化出自己原来的形象和你见面,但那天接你进来的时候,被那三个人类合力的攻击消耗掉我很多聚集起来的能量,为了能让传承更顺利,我必须将能量保留下来,所以,你就见不到我的样子了。”

    我心情沉重的说道:“那传承之后,你是不是立刻就会死。”

    提奥曼迪司道:“差不多吧,不能说是死,只能说,神识散去,但和你们人类所说的死亡意义是一样的,如果能量够的话,也许传承之后,我还能和你说几句话。别为我难过,只要你以后能为我报仇,就是对我最大报答。”

    我眼中射出坚毅的神色,凝重的说道:“我决定接受你的传承,也接受你的仇恨,告死天使加百列将成为我今后的目标,只要我不死,总有一天,我会将他踩在脚下,让他知道,狂神并不是那么好诬陷的。”

    提奥曼迪司发出一声朗笑,兴奋的叫道:“好,这才不愧是我的传承者,这才有了我狂神雄霸天下的狂傲之气。”

    我点点头,道:“那现在就开始吧。”虽然知道传承之后提奥曼迪司会死,但他既然总会死,就算多交流一会儿有什么用呢,反而会更加深我对他的感情,感情是会影响到修炼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传承上,今后努力修炼为他报仇来的实际。

    狂神提奥曼迪司赞许的说道:“当断则断,这才是男儿本色,在我对你进行传承之前,我要先和你说一下这套狂神铠甲。这套铠甲是我被父神创造出来时,由于没有翅膀而补偿给我的,也可以说,他是三界中唯一一件父神亲手打造的物品,它里面存在的力量是相对的,会根据使用人能量的提升而提升,共分为十一大部分,分别是:头盔,肩铠,胸凯,护心镜,护臂,护手,护腰,护臀,战裙,护腿,战靴。其中,最重要的是护心镜和头盔,如果说,护心镜是整套铠甲的力量源泉,那头盔就是铠甲的灵魂,只有这十一大部分完全集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出它全部的威力。“顿了一下,提奥曼迪司接着说道:“在来到人界的时候,由于我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在降落之前遗失了狂神铠甲中最重要的两个部分,护心镜和头盔,没想到,护心镜在你来之前意外收回了,如果不是它及时回到我身边,那天我几乎无法抵挡住最后攻击你的力量。那个人类的能力确实很强。”

    我楞了一下,道:“难道连你都无法对付那个灭风战神厉风吗?那个头盔呢?”

    提奥曼迪司冷哼一声,道:“当然不是,由于没有了**,我现在连原来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否则,哪儿轮的到他猖狂,不过,你不要小看你们这一界的人类,你们的学习能力是非常强的,你说的这个厉风,就有很强的力量,即使在神界来说,他也有接近三级神诋的水准。至于头盔,我只记得,他失落在了另一片大陆上,你必须要找到它,只有整套盔甲全部收齐,你才能够成为真正的狂神。头盔是狂神战铠的灵魂,没有了灵魂,它如何能发挥出威力。而且,修炼狂神决最后一层的时候,你必须要穿着整套狂神铠甲才行,头盔更是必不可少的。虽然这很困难,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

    我疑惑的说道:“另一片大陆,那是什么意思?”

    提奥曼迪司道:“人界并不是只有你们这一个大陆,它还存在着另外一片比你们这片晋元大陆要小很多的大陆,它就在海洋之中,虽然我只是从那里经过,但我却发现,那里生活着比这个大陆还要强横的种族,你去那里寻找狂神头盔时一定要小心。”

    海洋之中?另一片大陆?这可都是我从没听说过的。既然提奥曼迪司说有,那一定就有,为了能真的继承狂神传承,等我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就一定要去找这狂神头盔,然后才能上天界去找那加百列算帐,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一个问题。于是问道:“我听人说过,如果在这一界能将自己实力修炼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冲破阻隔,前往神冥二界,这是真的么?”

    提奥曼迪司道:“应该是的,父神当初封闭人界和神冥二界通道的时候,主要是针对我们,所以,从你们这边过到那边就要容易的多,但也需要达到二级神诋,也就是耀天使的能力才可以。只要是能够从人界飞升入神冥二界的人类,必将成为二界笼络的对象,想替我报仇,你就必须要达到那个水准,不,必须要达到一级神诋的水准才有希望。即使你得到我全部的力量,达到我以前的颠峰,也未必能够杀了加百列,单是他一个人,就要比我还强些,何况,还有其他三大天使长和神王在。”

    我坚定的说道:“我一定会成功的。正面打不过,我不会偷袭吗?”

    提奥曼迪司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手中拿的剑让我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墨冥,道:“是我原来在学院修炼的时候,学院送的,听说,是当世五大名剑之一,魔族的人说,这是上古流传下来,堕落天使大魔神路西法所用的兵器。”

    提奥曼迪司惊讶的说道:“路西法大哥的兵器吗?让我看看。”

    我感到手中一震,墨冥脱手飞出,悬浮在空中,一道五彩的能量射向它,墨冥发出痛苦的呻吟,剑身不断颤抖,发出一层黑色的光芒。

    提奥曼迪司惊呼道:“好强烈的黑暗能量,既然是路西法大哥的兵器怎么会有黑暗能量存在。”

    我一楞,大魔神路西法的兵器有黑暗能量存在,那简直在正常不过了,有什么好奇怪的。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了,提奥曼迪司恐怕还把路西法当成了当初那个神界中的自由天使吧。我解释道:“既然路西法到了冥界,自然会使用黑暗能量了。”

    提奥曼迪司道:“这把剑的能量很强,可以算的上是一件神器了,只不过你现在的力量还无法开启他力量的源泉而已。我在检查你身体的时候发现,你体内除了我的狂神决能量之外,还有一股黑暗能量,就是配合他使用的吧。”

    我点头道:“算是吧,我体内的暗黑魔力是通过修炼天魔决而来的,天魔决是魔族的最高心法,听说,就是你的路西法大哥修炼的功法,他对你的狂神决后面的修炼有影响吗?”

    提奥曼迪司道:“对啊,路西法大哥到了冥界自然就不能再用神界的功夫了,我的狂神决比较中姓,应该没有什么抵触的,路西法大哥的实力是非常强的,你可以在修炼狂神决之余练习一下,说不定会有帮助。”

    “哦。堕落天使路西法的这个天魔决分三大层次,每达到一个层次就会有质的飞跃,突破第一层可以变身成两翼堕落天使,突破到第二层可以变成四翼堕落天使,这和你们神界的耀天使能力一样吗?”

    “哦?有这样的事?你现在修炼到第几层了?”

    描述不如行动,我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黑雾腾起,我全身开始发生变化,当我身后展开四只黑色的羽翼时,提奥曼迪司惊讶出声。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在变成四翼之后,你的能力有很大的提升,但是,我要告诉你,你这个四翼堕落天使和天界的神诋有很大的不同,说白了,就是实力的差异,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如天界的准能神,不过,如果你能修炼到六翼的话也许会不一样。”

    我苦笑道:“六翼?那是不可能的,你的路西法大哥根本没有在这一界留下天魔决的最后一层心法,我永远也达不到六翼。”

    “傻小子,别灰心,你忘了我的狂神决吗?虽然,也许我的能力比不上路西法大哥,但狂神决配合狂神铠甲也是一级神诋的力量,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你能将我的狂神决和路西法大哥的天魔决互相融合,也许,能超过一级神诋的力量也说不定。既然你能修炼我的狂神决,那应该也可以变化成和我一样的战斗形态吧。”

    “战斗形态?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吗?就是我在狂神决心法中说的狂化,瞬间增加攻击、防御和治疗能力。”

    原来他说的是狂化,我点头道:“我以前可以,但是,前些曰子在和敌人的战斗中,对方自暴使用禁忌术,借助了冥界的力量,虽然我赢了,但那股死亡能量仍然盘踞在我体内,至今仍然不断搔扰我,我的狂化也从中了禁忌术以后就无法使用了。”

    提奥曼迪司道:“死亡能量?那算什么,恐怕连冥王万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你来到这里后,我已经帮你解除了,我还奇怪为什么你身上会有冥王的气息呢,原来是这样。没想到,真有人会傻到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冥王。那是永不超升的结果啊,他的灵魂连进入混沌之界的机会都没有了。真是傻,放心吧,你现在应该又可以狂化了。”

    听到又可以狂化这几个字,我心中狂喜,只有变成血红天使的我才能完全发挥出全部的力量啊。

    提奥曼迪司道:“狂化这种战斗形态虽然好用,但限制也比较多,必须要在极度愤怒时才能使用,而且无法坚持太长时间,神志也会模糊。这些你应该体会过吧。但我现在要告诉你,那是因为你的狂神决还没有练到家的缘故,当狂神决修炼到第十一层的时候,你就可以控制自己身体的狂化,狂化时间也会延长很多。”

    第十一层?我现在还只是处在第四层而已,什么时候能达到那个境界啊,让我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不要灰心,等你接受了我的传承之后,修炼速度会大幅度提升,也许,用不了一百年,就能达到那个层次了,进步的快慢就要看你修炼的是否刻苦了。”

    我失声道:“一百年?”

    “是啊,一百年。有什么好奇怪的,一百年对我们这些天神来说,只是弹指一瞬而已,接受了我的传承,你将拥有无尽的生命力,一百年并不算什么。当你突破最后一层的时候,你就将彻底的继承我的神位,成为新一代的一级神诋——狂神。”

    一百年对他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遥远,看来,为他报仇还急不得啊,一百年以后,也许我心爱的紫嫣、紫雪已经老掉牙了呢,想到她们老态龙钟的样子,我不禁露出了笑容,心里一片温馨,能和自己心爱的人白头到老,可能是人生最快乐的事吧。

    提奥曼迪司会错了意,以为我的信心又回来了,道:“你是我见过的人类中最有潜力的,努力吧,小子,对了,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

    “我叫雷翔。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师傅?还是……”

    提奥曼迪司朗声一笑,道:“怎么称呼都可以,我可不是你的师傅,虽然你修炼了我的狂神决,但也只是机缘巧合而已,你只是我的传承者,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叫我一声大哥吧。”

    我晕,当初有了盘宗这么一个一百多岁的大哥,我已经觉的很匪夷所思了,没想到,现在又有了这么一个不知道几万岁的大哥,但我不忍违背他的意思,发自内心的叫道:“提奥曼迪司大哥。”

    提奥曼迪司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在临死之前能有你这么个兄弟,也不枉我来人界一场,对了,你那两个朋友我已经帮他们改变了体质,以后,他们也可以像龙王一样,有着修炼到离尘境界的极限了,希望他们能自行苦练,修炼到离尘境界,达到神兽的级别,在你将来和加百列的对抗中,能帮上你一些忙。咱们现在就开始传承吧。在传承之前,大哥先送你一样礼物。接着。”

    “提奥曼迪司大哥,我替两位兄长谢谢你。”提升了境界以后,盘宗和金银就可以努力修炼了,有他们帮助,我相信,我去神族报仇的机会应该会大的多。正在我说话的时候,不知道从那里飘下来一块圆柱形的石头,缓缓的向我飞来,直径约十厘米,长一米,我一伸手,将它抓过来,石柱入手清凉温润,它通体都是青色的,在光芒照耀下,似乎是透明的一般。我疑惑的问道:“大哥,这是什么?”

    提奥曼迪司笑道:“能让你大哥当成礼物送你的,当然是好东西,这块石柱是经过我用三千年时间,在这片山脉中集合天地之灵气孕育而成的灵空石乳,可以说,它就是这座你们人类称为白烟山脉中的精华。”

    灵空石乳?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提奥曼迪司接着说道:“这可是件好东西,即使在神界也是所有天神梦寐以求的宝物,你将狂神决运到右手中指上,在它的顶端戳一个洞,小心一些,里面都是液体,千万不要撒了,糟蹋就不好了。”

    我竖起手中石柱,运力中指轻轻一戳,石柱的外层很薄,被我轻易的戳出一个洞,一股浓浓的香气顿时弥漫而出,刹那间,整座石洞中都充满了这股香味,我脱口道:“好香啊。”

    提奥曼迪司道:“快喝了它,一点都不要糟蹋了。”

    我将嘴凑到手指戳出的小孔上,缓缓抬起石柱,一股如同琼浆玉液般的液体冲进嘴里,我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生怕浪费一点。我哪里知道,这灵空石乳属于天才地宝,万金难求一滴,有生死人活白骨之效。我喝的这些恐怕有上千滴之多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