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进入洞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自从知道了周围没有魔法元素,我就停止使用暗黑魔力,运转起狂神斗气,力透墨冥,我发现,狂神斗气依然可以发出金芒,照明的效果比起紫嫣的光系魔法也不徨多让,周围的情况让我看的很清楚,前方十米处就是甬道的尽头,不,不能说是尽头,因为,当我走到那里的时候,发现向左仍然有路。

    就这样,我在曲折甬道中走来走去,不知道绕了几个弯,又来到一间石室中,和开始清醒过来的那间石室一模一样,除了我进来的那个出口以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出去。

    我一皱眉头,心想,怎么会没有路了呢,不应该啊,既然我可以从那个洞穴入口进来,那就一定应该有出去的路。我疑惑的看了看四周,轻轻一挥手中墨冥,在石壁上留下一条浅浅的划痕,我心中一惊,好坚硬的石壁啊,要知道,我刚才虽然没用什么力,只是随手一剑,但在平常的时候,仍然是可以劈碎一块百斤巨石而毫无问题,可在这里却只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痕迹而已。我抚mo着刚才劈过的墙壁,发现,这不过就是普通的花岗岩,凝神感觉,却发现花岗岩中似乎存在着一种特殊能量。也许,就是这股能量使它们如此坚硬吧。

    我带着疑惑走出石室,按照原路返回,一路上,我一边走,一边在旁边的石壁留下记号,走过同样的弯路,当我再回到石室的时候,顿时心中冒出一股凉气,因为,我在这间石室中发现了先前留下的那道剑痕,也就是说,我一直在原地绕圈,走了两遍,却依然没有脱出这个范围。难道,这里是迷宫吗?不像,如果是迷宫的话,应该有许多岔路才对,而这里却只有一条路,从方向上,我根本感觉不出在围绕着原地转,我跌坐在地上,心中一阵气苦,看来,是出不去了。虽然我现在体内能量充沛,但在没有饮食的情况下,恐怕也只能坚持二十天而已,真后悔在白烟山主峰下来的时候,为了减小能量消耗,将所有的食物和饮水都留在了那间盘宗开凿的石室中,否则,怎么也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我又在甬道中走了一遍,仔细检查着每一处走过的角落,当我再次返回石室的时候,我的希望完全破灭了,因为,仍然没有一点发现。

    我坐在地上,不再随便走动,我要保存体内的能量撑下去,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呢。

    就这样,过去了六天,每天,我都会在甬道里仔细的检查一遍,但越到后来,我心中的希望就越渺茫,六天中,这里没有丝毫变化出现。

    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要虚弱了许多,口干舌燥,嘴唇已经干裂了,皮肤也失去了往曰的光泽,难道,我就要被饿死在这里吗?

    正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石室突然颤动起来,我拿起墨冥,身体后退贴在石壁上,谨慎的看着四周,在石室的正中央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一道金光闪烁的金线,它不断的在地面上游走,渐渐的,形成一个金色的魔法六芒星,在金线重新回到它出发的顶点时,六芒星顿时大亮,一道金芒腾空而起,这股金芒的出现,使我体内的狂神斗气活跃起来,躁动不安。那金芒让我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仿佛,那里是我追寻的尽头似的,使我不自觉的一步步向它走去。走到金芒跟前,我小心翼翼的将手探了进去,一股暖流透体而入,顿时让我感觉到精神一振,六天以来的饥渴仿佛在这刹那间完全消失了似的。它拽着我向前走了两步,整个身体都沐浴在金光当中,全身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就像当初刚被五彩霞光罩住的时候一样。渐渐的,一阵睡意袭来,我的眼皮并听使唤的合在一起,就那么在金光的中央站着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真是好舒服,没有任何惊扰也没有任何梦境,仿佛身处在温暖的泉水中,全身都在不知不觉中受着滋润。就在我全身处在最疏懒的时候,突然,我感觉一阵狂燥,顿时惊醒过来,但眼皮仿佛坠着千斤重物般无法睁开,我发觉体内的狂神斗气像一条宽阔的金色河流在不断的流淌,开始时还波澜不惊的慢慢流动,渐渐的,水流的速度逐渐增加,在很短的时间内化为奔腾汹涌的洪流,我体内的经脉好象都看不见了似的,任凭这股能量不断的流淌,全身狂燥不安,一股强烈的战意从我心底透出,使我不禁大吼出声。“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声不断响起,我发觉,自己又能控制身体了。试探着,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间石室,身处在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窟内。我向四下打量着,我发觉自己的眼睛仿佛亮了起来,虽然这里没有什么光线,但我仍然能在钟乳石发出的淡淡微光下看清周围的一切。洞顶悬挂着长短不一的钟乳石,偶尔滴下两滴水珠,砸到地上,发出丁冬的声音,这里仿佛很潮湿,但空气却非常新鲜,带这一股清香的味道。我的身体像六天前醒来时一样,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仿佛还犹有过之似的。

    空中突然出现一道五彩光芒照射在洞窟的尽头,在光芒照射的洞窟尽头,一套黑黝黝的铠甲出现在我面前。那套甲胄仿佛像吸铁石一样吸引着我的目光,使我一步一步向它走去,我惊讶的发现,当初在田中家地下室得到的那块护心镜,就镶嵌在这套铠甲的胸口,和周围的胸甲非常契合,难道,这里所谓的宝物就是这套铠甲吗?

    “欢迎你来到这里,人类少年。”一个清朗仿佛是中年人的声音响澈在山洞中。声音虽然平静却充满了一种狂傲之气。

    我大惊失色的转身,向四处看去,自从光芒出现后,整个洞窟里纤毫毕现,绕一个圈,任何角落都会落在我眼中,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让我不知从何找起。我沉声喝道:“你是谁?你在哪里?”我举起了手中的墨冥,我发现,在这里,我的暗黑魔力竟然被压制在眉心的窍穴中无法调动,只得运起狂神斗气,一层金蒙蒙的光辉从我身上发出,那套盔甲仿佛有感应似的,发出铮的一声清响。似乎在呼唤着我。

    “我是谁?”那清朗的声音再次响起,话语中出现了一丝无奈,“几千年过去了,我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好象是叫提奥曼迪司吧。”

    …………

    就在我遇到改变了我一生命运的提奥曼迪司之时,圣龙骑士团的其他成员也从大本营赶来。一共十五位龙骑将,飞在最前面的正是骑着龙族长老青林回去求援的天刚。他后面跟着两条和青林同样巨大的龙,一条为白色,一条为蓝色。蓝色巨龙身上坐着一个儒生,如果不是他有一头白色的长发,看上去也就是50多岁的样子,身上没有铠甲,甚至从他身上根本找不到一丝修炼过的气息,他站在蓝龙背上,淡蓝色的儒装衬托着他修长的身材,甚是潇洒,他脸型略长,眼睛细小,开合间偶尔会露出一丝精光。他并不是什么儒生,而是已经171岁的圣龙骑士团坐第二把交椅的耀雨战神月无崖。

    和他并驾齐驱的是旁边的那条白龙,白龙的体形竟然比厉风的坐骑青林长老和月无崖的坐骑蓝龙还要大上一号,通体都是纯白的鳞片,额头上长有两只各带三个分叉的长角,一条金线从它的眉心一直延伸的尾部。白龙身上站着的人比起月无崖看上去还要年轻,大约只有30多岁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有些破旧的白色魔法袍,手持一把没有镶嵌任何宝石的木制魔法杖,中等身材,模样很一般,如果放在人群中,绝对找不到他。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落魄的魔法师,他是吗?当然不。能骑在龙族第一长老,有着仅次于龙王地位的白光身上,他怎么会是个普通人呢,他正是圣龙骑士团团长,第一位龙魔法师,已经有178岁,被称为光之守护神的圣魔导师天云。

    在接到厉风的头盔之后,天云非常吃惊,听了自己儿子的解释后立刻带领着全部圣龙骑士团成员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后面的十二头巨龙身上坐着的,都是身穿甲胄的龙骑将,由于带有面甲,从外表看不到他们的样子。

    天刚回头道:“父亲,就在前面,咱们下去吧。”

    天云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道:“恩,咱们下去。”

    等在洞口的厉风和松仁看到自己人来了,赶忙骑着巨龙迎了上来。

    厉风冲天云叫道:“大哥,二哥。”

    天云恩了一声,关切的问道:“三弟,听刚儿说,你受伤了,怎么样,好点了没,用不用大哥帮你治治。”

    听到天云如此关心自己,厉风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叹了口气道:“伤已经不要紧了,可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自从出道以来,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竟然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人两兽进了山洞。既然咱们得不到那东西,那就毁掉它,也觉不能让外人得到,那个人类小子,我看他的身份很不一般,否则,怎么能和两只上古异兽在一起。”

    天云脸色不变的说道:“他们进去后又有什么变化吗?”

    厉风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子,不过,那五彩霞光就再没有出现了。我想,他们肯定是得到那东西了。如果不是那个人类知道山洞的开启之法,又如何能进的去呢,既然知道开启之法,那他们就一定也知道如何得到那件东西。”

    天云依然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厉风恨恨的看了一眼让他吃瘪的山洞,道:“你指挥我们,用星龙雨炸了它。”

    一直没有说话的月无崖惊呼道:“什么,你想用星龙雨?那怎么行。老三,星龙雨有多大威力难道你不清楚吗?整片山脉都会被夷为平地的。”

    厉风道:“二哥,我已经想过了,星龙雨的威力是可以控制的,到时候让大哥主持,咱们只要把这一座山包炸平就可以了。那进去的一人二兽将和他们得到的东西一起灰飞湮灭。大哥,你看怎么样。”

    天云微微一笑,道:“别着急,让我想想。咦,那边好象有麻烦。天刚,你去看一下。”

    “是,父亲。”天刚依然骑着青林长老向小城的方向飞去。一会儿,他飞了回来,恭敬的说道:“父亲,好象是一些乱民又来作乱了。我们的部队快要抵挡不住了。”

    厉风眼中射出两道寒光,道:“六天前要不是这些乱民,那一人二兽怎么可能进来,死了我们不少帝国士兵,再加上龙骑士才将他们镇压下去,怎么今天又来了,难道,龙神的秩安如此不好吗?大哥,我去看看。”

    天云摇头叹道:“名缰利锁是那么让世人执迷不悟,还是我亲自去看一下吧。”说着,他还含有深意的看了厉风一眼。

    厉风知道自己心中的杀意被天云发现了,脸一红,不再说话。

    众龙骑将跟随着天云一直飞到山脚处,果然,下面的情形非常糟糕,龙身帝国士兵组成的防卫线就快要被冲破了,双方都有了不小的伤亡。下面的人也都不是傻子,看到天上飞来如此多巨龙,逐渐都停手了。前来探宝的人群集合在一起,向后退了退。

    天云朗声道:“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我是帝国几代以前的龙魔法师天云,希望大家能给我个面子,停止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山中的宝物已经为我所得,你们都散了吧。”天云得知有魔族中人从厉风手中逃走后,就没再打算隐瞒自己等人的身份。

    天云。这个名字曾经在大陆上是多么响亮,虽然已经过去了一百年,却依然在龙神帝国的每个角落中传诵着。他还生存着,让下面的所有探宝人心底凉气直冒,又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觉。

    人群中有人喊道:“怎么能证明你就是传说中那个大魔导师,光明守护神呢?”

    天云微微一笑,吟唱道:“光啊,我守护着的朋友,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守护你,请你将治愈之光借于我,用来拯救眼前的生物吧。禁·永恒的治愈之光。”这是十级光系治疗魔法,也被称为禁咒,只不过,天云吟唱的咒语已经和原本的咒语不一样了。随着他的吟唱,天空中开始出现变化,原本蔚蓝的天空飘来一片金色的云彩,云彩慢慢下降,大片大片的光点撒出,覆盖了整个战场。金云带来的光点并不刺眼,看上去非常柔和,地面上每一个角落都有光点的降临,只要是还有一口气的人,顷刻间伤势尽愈,刚才倒在地上的人,绝大部分(除了死透的)都站了起来。

    前来探宝的人再也没有疑惑,包括龙神帝国的士兵和龙骑士在内,下面的人,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所有人都虔诚的伏倒在地。

    天云见此情况并没有惊讶,微笑道:“大家都散了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龙神帝国的士兵们,你们也都回到自己驻守的营地去吧。这里不再需要你们了。”说完,转身带着厉风,月无崖等人向山洞的方向飞去。

    直到他们消失不见了,地面的人群才开始散去。刚才的禁咒对他们的震撼太大了。即使最贪心的人,也打消了继续探宝的念头,那些伤势被治愈的人,更是对天云感恩带德。

    飞回山洞,众龙骑将落了下来。

    厉风道:“大哥,用星龙雨吧。我们不能留下后患啊。”

    天云平淡的注视着眼前的山洞,身体发出一层淡淡的白光,一抬手,一道光箭射出,将洞口的五彩屏障激起一片涟漪。

    “恩,果然是神的力量。”

    厉风急道:“既然是神的力量,那就更不能被那个不知道身份的人得到了,大哥,快下决定吧。”

    月无崖道:“大哥,你要考虑清楚了,如果这样的话,也许会引起恐慌的。而且,进去的那个人也未必是坏人。”

    天云背着手,凝神注视着前方的洞口,道:“你们别吵,让我想想。”

    在山洞中的雷翔,还茫然不知,自己的命运已经艹纵在了别人手上。

    …………

    我喃喃的念道:“提奥曼迪司?提奥曼迪司?”这个名字好怪,好象不属于大陆任何一个种族。“你在哪里?抓我来这里干什么?”

    提奥曼迪司道:“我在哪里?我就在这个洞窟中,我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所以,你看不见我,是我残存在这个世界上神识在和你说话。”

    我心中一惊,想起父亲当初对我说的话,打断他道:“没有身体?那这么说,你是亡灵巫师了。”

    提奥曼迪司哼了一声,傲然道:“亡灵巫师算什么东西,如果我的身体还在,他们给我提鞋都不配,他们只是冥王座下的奴才而已。”

    “冥王?你到底是什么人。”

    提奥曼迪司道:“我刚才正要告诉你,谁让你打断我的。”虽然他的的话说的很蛮横,但却透着一股孩子气,“你来到这里,并不是我抓来的,而是你自己身上那股和我同源的力量,引动我散发出去的探询之光,把你自己引到了这里。”

    和他同源的力量?那这么说,应该是狂神斗气了。我问道:“和你同源的力量,你是说狂神斗气吗?难道你也修炼过狂神决。”

    空中响起提奥曼迪司源源不绝的狂笑,半晌,才停止下来,“不错,我是修炼过,而且,我就是这狂神决的创始人,这就是我的身份,如果你还不太笨的话,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眼睛睁的大大的,两个字脱口而出,“狂神?”

    “不错,我就是神界的狂神提奥曼迪司。”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得的傲意,看来,他在神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真没想到,在这小小的洞窟中,竟然碰到了一位天神,我虽然心里非常惊讶,但却没有表现出来,淡淡的说道:“提奥曼迪司,我的两位兄长呢?”

    见我听到他的名子竟然没有什么反映,提奥曼迪司仿佛有些生气,冷声道:“他们还死不了,等你走的时候,我会放他们一起走的,九头蛇和双头狼都是冥界的物种,没想到,在这片大陆上竟然还有存活下来的。你这个小小的人类竟然也如此友情深重,哎,我的兄弟,不知道你还好吗?”说到这里,提奥曼迪司仿佛想起了什么。

    听到他肯放我们走,我心中暗喜,问道:“那你什么时候放我们走,为什么我来了六天以后你才把我弄来这里。”

    提奥曼迪司叹了口气,道:“你能来这里只能说是机缘巧合而已,我讲个我的故事给你听吧,听了以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堂堂神界的一级天神会沦落到人界这小小的洞窟之中。”

    能听神讲故事,确实是件吸引我的事,我盘膝坐在地上,好整以暇的等待他说下去。

    提奥曼迪司的声音变了,变得有些无奈,有些彷徨,又有些惆怅,“我已经记不清楚我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神界的了,我只知道,是父神创造了我,哦,对了,先和你解释一下,在神界的天神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这里的人界加上冥界和神界是父神在世界混沌时创立的三界,最先,父神从自己的本体中分出两层能量,分别创立了神界和冥界,神王是神界中父神创造出的第一个神,他的力量也最为强大,冥王是冥界中父神创立出的第一个神,几乎有着和神王同样的力量。冥界的事情我不太清楚,而在我们神界,除了神王以外,分为五个等次,分别是一级神诋,二级神诋、三级神诋,准能神和神兽,一级神诋是由父神亲自创造出来的,只有六个,分别是自由天使路西法,战斗天使也称为火天使的米迦勒,告死天使加百列,魅力天使也称光颜天使的拉菲尔,军天使索连特,合称神界五大天使长。其中以自由天使路西法实力最强,为五大天使长之首。”

    我并没有因为大魔神路西法是神族的一员而惊讶,因为,大陆上早就有传言说堕落天使路西法是神界的叛徒,投靠了冥界,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我问道:“一级神诋的最后一个就应该是你了吧,可在传说中,我怎么没听说过你的名字,狂神这个称号好象从没在人界中流传过。”

    提奥曼迪司叹了口气,道:“原来人界也有我们神界的传说啊,你听我慢慢说下去就会明白了,我在神界是一个异类,是父神最后一个创造出来的神诋,因此,我的力量在六个一级神诋中处于最下游的位置,而且并没有象征神族的翅膀,我想,你应该知道神族都是有象征纯洁的白色羽翼吧。”

    我点了点头,道:“知道,你刚才所说的五大天使长也就是六翼天使。”

    “恩,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六翼炽天使,他们五个构筑了神界最顶层的力量,自由天使路西法的力量更是仅次于神王而已。二级神诋就是由神王创造出来的神诋,能力相对要低上不少,但数量也多了些,也就是我们神族中的四翼耀天使,他们其中有些佼佼者也继承有着神王那创造的能力,由他们创造出来的,就是三级神诋,也就是最普通的两翼天使。准能神是指那些被创造出来,但能力却达不到三级神诋能力的所有神,说白了,他们在我们神界只能称为废品而已。至于神兽的能力则不一样,一般都是高级神诋的坐骑或者读力于神诋之外。”

    说到神兽,我想起盘宗他们说的离尘境界,眼中出现了一片向往。仿佛看透了我的眼神似的,提奥曼迪司接着说道:“神兽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美好,他们一般都是凭借着自己喜好做事,有时,甚至会攻击比自己弱小的神诋,来增强实力。在这五等神族以外,还有一种异类,那就是,像我这样,不具备翅膀的神族,他们的实力和神兽有些相象,最厉害的,能力已经接近了我们这六个一级神诋,其中就包括你们所知道的五种元素之神,在这些异类中,由于我的实力最强,隐隐成为了他们的领袖。三界产生后,在父神的监视下,平静的度过了上万年,三界之间基本上不怎么互相来往,父神对这个现象很满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消失了。”

    我心中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照他所说的,他是仅次于神王的一级神诋,先不说为什么会流落到这里,他为什么要把神族的事和我说的这么详细呢,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我想,我的那点实力,应该还看不在他眼内吧。但我当然不会阻止他说下去,他这个故事真的很动人,让我听的有些入神了。

    提奥曼迪司接着说道:“大约在几千年以前,那时,神界,冥界,人界本来都是相通的,在层次上来说,人界比较低,而神冥两界基本上处于同一阶段,父神消失以后,神界和冥界又相安无事数百年,不知道因为什么,两界再也按奈不住往曰的平静,边境开始出现不断的小冲突。随着时间的推移,冲突渐渐扩大,终于爆发了神、冥第一次大战,我们神族称为创元之战,在那一战中,双方死伤无数,还波及到人界,本就弱小的人界在创元之战险些被我们神、冥两界的力量摧毁。人界也分为两个阵营,由于我们神族的形象比较好,归附我们的比较多,但也有一部分归附了冥界,整个创元之战几乎曼延到三界的每一个角落,持续了上百年之久,最后,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在最后一场两败俱伤的大战中,父神再次出现了,他对于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感觉很失望,强行封闭了神、冥两界通向人界的出口。并警告神、冥两界不许轻易发动战争,才飘然而去。就这样,两族之间沉寂了千年,但是,在三千多年前,冥王的一个手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跑到了我们神界,由于对冥界的仇视,他死在了战斗天使米迦勒手中,这也成为神、冥二界第二次大战的导火索。而我,也正是在那第二次大战中……,哎——,只能说我太傻了。”

    我问道:“你就是在第二次神冥大战中来到这里的么?”

    提奥曼迪司叹了口气,道:“也可以这么说吧。在第二次大战中,我和神王唯一的女儿,我们神族的公主菲尔云那公主一组,带领着大批二、三级神诋参加了战斗,菲尔云那公主是神王从自己能量中脱离出来的,所以,她的实力比我们这些一级神诋差不了多少,在我们的带领下,我们这批神兵成功冲进了冥界,但是,在冥界中,我们却遇到了埋伏,除了我和公主以外,其余的神族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全军覆没。我保护着公主虽然冲出了重围,却也受了重伤,我们在冥界中四处逃窜,但是,那躲避追杀的三年时间,确实我一生中最精彩的过程。”

    我微微一笑,道:“你和那菲尔云那公主相爱了吧。”由于我和紫嫣有着相似的经历,所以,我自然能了解到他的情况。

    提奥曼迪司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惊讶,“你真聪明,是的,经过多次同生共死后,我和菲尔云那相爱了,你不知道,菲尔云那公主是那么的美丽、善良,我……(他足足停顿了半分钟,才继续说下去),直到三年后,我们才找到机会重新回到神族。那时,神冥第二次战争已经接近尾声。看到自己的女儿平安归来,神王非常兴奋,他鼓励了我,当我正想把和菲尔云那的事告诉他,想让神王将公主许配给我的时候,告死天使加百列站了出来,他向神王禀报说,我已经投降了冥王,并且是来暗杀神王的。当时,我惊呆了,看着加百列走到我跟前,而他,竟然从我身上找出了一把象征着冥界的短剑。神王顿时大怒,不顾菲尔云那公主苦苦哀求,当时就把我囚禁了起来。”说到这里,提奥曼迪司话语中,透着一股强烈的恨意。

    (作者:周末发一整章,以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