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制造混乱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能量球在我的控制下飞进了龙神大营上方,我将它往下一沉,然后解除了外面的暗黑能量,转用那些火元素包裹,空中顿时出现一个红色的小火球,我猛然回吸,小火球加速飞来,在空中光芒大炽,这是因为我把注入能量球里的火元素完全释放出来,这一系列的控制虽然极难,但由于控制的能量球体积很小,所以,我还能够支持。

    我变音大喝道:“大家小心,快看天上,他们攻击咱们了。”我凝神一甩,将火球甩向了另一边,从我方人群中顿时飞出数道魔法迎了上去,我心中暗笑,火元素已经消失了,一蓬紫色的烟雾在我的催动下迅速罩了下来。

    我又叫了一声,“大家小心,那是毒烟。”

    盘宗的丹毒可不是一般的毒气,那边的人群中顿时传来无数声惨叫,大片群众倒了下来,人群顿时一阵搔乱,本就拥挤的人群更是四散外逃。

    “他妈的,你们也太卑鄙了,不让我们得到宝物就算了,还毒气暗算我们。”

    我趁机抽出墨冥,大喊道:“冲啊,兄弟们,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与其这样,还不如拼一拼,说不定,还能弄点宝物回家呢。”说着,我飞身而起第一个冲了出去。两个起落就到了重装甲步兵们的身前,墨冥连挥,顿时杀掉两人,在我的鼓动下,后面这群贪婪的家伙向海水一样扑了上来,无数各系魔法从人丛中飞向龙神帝国的阵营,大片的喊杀声响起。我可不想引起龙骑士们的注意,所以,并没有用狂神斗气或者暗黑魔力,只是凭借着力量生砍,又杀了几人后,我逐渐收住前冲的势子,周围许多人从我身边冲过,龙神帝国方面顿时乱了起来,里面的指挥官在忙乱中开始指挥部队应敌。一开始,他们还能控制只是抵挡而不杀人,但那群‘乌合之众’可不这么想,在死掉不少同伴后,龙神帝国的部队开始反击了,双方的死伤开始大量增加。这可不能怪我,就算没有我的煽动,也许,他们也会这样的吧。我在心里暗暗的推卸着责任。

    我悄无声息的退出人群,看着眼前的样子,恐怕龙神帝国有麻烦了。我阴冷的一笑,眼前混乱的景象,使我心中一阵得意,飞身退到当初的地道入口,看了看周围没有动静,我悄悄的钻了进去。

    当我从另一侧出来的时候,龙神帝国营地中的所有部队已经调动起来,虽然人数上他们处于劣势,但毕竟都是精锐部队,他们有效的配合和严整的阵型哪是那群乌合之众可以对抗的,已经将对方压制住了。前来探宝的人群中除了少数几个大佣兵团还能组织有效的进攻以外,其余的人由于各自为战,已经在节节败退了。

    我叹了口气,真是让我大失所望啊,本以为凭借优势的人数他们能有所作为,可没想到居然是如此下场,看来,我还要帮帮他们。我掏出剩余的被暗黑能量包裹着的丹毒,毫不犹豫的扔了出去,这回可没有火元素,一蓬紫色的烟雾在夜幕中突然出现在龙神帝[***]队上方,龙神的部队开始大片大片的倒地,原本处于劣势的人群顿时开始发起了反击,在激烈的战争中,没有人有心思去想,为什么同样的毒气会分别出现在双方的阵营。看着‘乌合之众’逐渐占据了上风,我得意的一笑,没想到,这毒气居然这么好用,在没有龙骑将参与的情况下,龙神的部队简直是任凭宰割。

    我不再管他们双方会死伤多少人,再次变身,飞回了峰顶,刚回峰顶,我就发现下面的有十几名龙骑士朝着人群的方向飞去,显然是接到了求援的信号。

    金凑过来,问道:“老四,下面怎么样?”

    我嘿嘿一笑,道:“放心吧,龙神帝国方面肯定要乱上一阵子了,咱们走,到五彩霞光附近去。现在,由于护在外围的龙骑士们到前面去支援了,应该是咱们潜入的最好时机。”

    银道:“怎么过去?”

    我神秘的一笑,道:“当然是飞过去了。”

    盘宗楞道:“如果我们用风系魔法飞,会很慢的。遇到龙骑士将毫无还手之力。”

    我看了他一眼,道:“当然不能那样,你们用风元素包裹住自己的身体,我来做你们前进的动力。”

    盘宗和金银也知道时间紧迫,开始凝聚起空气中的风元素,青色的魔法力分别出现在他们身上,为了能更好的使用自己的能力,盘宗已经变回了九个蛇头,只不过依然保持着人类的体形。我分别抓住他们的腰带,四翼展开,用浓浓的黑雾护在外围,飞了起来。全速冲向五彩霞光。

    虽然四翼的能力非凡,但带着两个人急速飞行还是非常耗费体力的,我的暗黑魔力吸收的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消耗的,白皙的脸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我心中一惊,这样可不行,如果消耗过大,呆会儿我哪儿还有机会从厉风手底下溜过去呢。想到这里,我逐渐减慢速度,向下冲去。飘落在距离五彩霞光出现山峰旁一个较近的山包上。

    盘宗问道:“老四,你怎么了。干嘛停下来。”

    我抹了抹头上的汗水,道:“大哥,你们两个怎么用了风系魔法还那么沉,累死我了。”一阵倦意席卷而来。

    金奇怪的说道:“不应该吧,以你的四翼变身怎么会带不动两个人呢。这是不正常的。”

    听了他的话我心中一惊,正在这时,那股臣服了不久的死亡气息再次光临,我暗暗苦笑,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来,完了,看来,没有进入那个山洞的机会了,我挣扎着坐在地上,对他们道:“快帮我护法,那死亡气息又发作了。”

    盘宗顿时大吃一惊,“你上回不是说可以压制吗?”

    我苦笑道:“是可以压制,但也要等它发作才可以,没时间了,这回发作的好厉害,快帮我护法,别让别人打搅到我。”体内的死亡气息这回是从胸口开始发作的,凶猛的冲向我的心脉,我盘膝坐好,先收回四翼堕落天使变身,然后迅速催动起狂神斗气。身上发出一层黄色的光芒,之所以让盘宗他们为我护法,最主要就是怕狂神斗气的光芒引来龙骑士。

    这次死亡气息的发作比前两次还要凶猛,上次在护心镜能量的帮助下让我很快驱除了它们使我有一些大意,一上来竟然差点被攻进了心脉,好不容易,我才稳住形式,将心脉护好,然后再围剿死亡能量。死亡能量已经不像以往那样惧怕我的狂神斗气了,拼命的左冲右突,一股股颓废的怪异感觉使我异常难受。

    正在这时,异变发生了,我体内的狂神斗气突然莫名的躁动起来,异常澎湃凶猛,在没有护心镜的情况下竟然又一次变成了金黄色。

    为我护法的盘宗和金银发现我身体周围的斗气竟然骤然变色,而且暴出强烈的金光,顿时吃了一惊,赶忙吟唱起土系魔法咒语,使我们周围升起几道土墙,挡住了光芒的外泄。

    像上回护心镜在的时候那样,当我的狂神斗气完全变成金色之后,死亡能量顿时如同冰雪消融般迅速消退,我心中一喜,难道由于护心镜曾经在我体内驻足,使得我体内的斗气发生了良姓变化吗?我全力催动着狂神斗气,飞快的剿灭着死亡能量,虽然最后仍然没有全歼它们,但这次的危机毕竟过去了。

    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盘宗和金银关切的目光。我发现,体表的散发着耀眼的金芒,顿时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会被龙骑士发现的,赶忙催动体内的狂神斗气,想让它们安静下来。但是,我突然发现狂神斗气再不受我控制,以平常两倍的速度飞快的运转着,我身体发出的金色光芒越来越强烈,如果从远处看去,仿佛小山包上出现了一颗金色的小太阳似的。我心里大惊,再想催动暗黑魔力,却发现它们已经被狂神斗气完全压制在我眉心处,竟然不肯听从我的命令。连我的身体也已经无法动弹。现在,我只能凭借意志来阻挡狂神斗气的加速运转了。旁边的金银和盘宗被推出三四米远,没法靠近我。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们也惊呆了。

    无法控制体内能量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走火入魔,我不会这么倒霉吧。经脉的涨痛使我忍不住长啸出声,滚滚声浪破空而起,我身体周围的金芒也在刹那间形成一个金色的光柱冲天而出。完了,只要厉风他们不是傻子,一定会发现我们的。

    我吼道:“大哥,二哥、二姐,你们快走,我控制不了自己体内的能量了。”

    听到我的喊声,盘宗和金银对视一眼,脸上都出现了毅然的坚定神色,仍然护在我身边,并同时吟唱起自己的变身咒语。

    金道:“太阳,赐予大地温暖的朋友啊,请将您无尽的力量赐予我吧。”银道:“月亮,在黑夜中带来光明的朋友啊,请用您无尽的光华洗涤我的身心。”两个狼头同时吟唱:“觉醒吧,沉睡着的狼神血脉。”金银向天发出一声长长的狼嚎,身体和毛发迅速增长,顿时变成了最强攻击状态,四肢着地,巨大的狼身闪烁着金银两色。

    盘宗的九个蛇头一个口型,同时吟唱道:“水、火、地、风,存在于自然界中最纯净的能量,请点燃我心中的希望,觉醒吧,沉睡着的蛇王血脉。”他滚倒在地,变出原形,身体和头迅速变大为原来的几十倍。在盘宗钻洞的时候我没有发现他的变化,这次近距离的变身,让我看清了他达到绝地境界以后的提高,九个蛇头在变身后比以前都大了一号,全身散发着淡淡的莹光,身体随便一动,周围的空气都会随之翻涌。提升一个境界确实让盘宗的功力提升不少,虽然仍比不上父亲,但也相去不远了。

    两股强大的气息护卫在我身旁,我明白,他们是不会弃我而去的。就在这时,五彩霞光出现的山峰响起了三声嘹亮的龙吟,一青、一白、一黄,三道身影腾空而起,闪电般向我们的方向飞来。

    在这一刹那,我第一次为自己坚持探宝而感到后悔,在厉风、天刚、松仁的攻击下,我们三个是不可能幸免的。我自己死了不算什么,却连累了对我情深意重的兄长。两缕痛悔的泪水顺着我脸颊流淌下来。

    就在我绝望的同时,天空中的五彩霞光出现了变化,原本垂直上升的它突然扭曲起来,在空中形成一个抛物线冲向我散发出的金光。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我心里明白,也许,这是最后一个机会了,不论五彩霞光是好是歹,总比落在龙骑将手里要好的多。于是,我猛的大喝一声,将意念完全投入到运行中的狂神斗气当中,原本就飞速运行的狂神斗气,在我不再抑制和推动的情况下,速度猛然又增加一倍,我全身散发出一片血雾,身体发出的金芒顿时大盛,引的五彩霞光加速冲来。

    厉风也发现了不对,他催动着龙族长老青林骤然加速,甩开天刚和松仁,猛的冲了过来。

    也许是天不绝我,就在骑着青林的厉风距离山包还有十米的时候,五彩霞光终于和我身体发出的金光接触了,我发出的金色光芒顿时也变成了五彩,体内运行的狂神斗气猛的停了下来。从飞速运转到静止是那么突然,我体内的经脉虽然坚韧,却也经不住如此折腾,顿时连续喷出三口鲜血,委顿在地。

    在我护身金光变成五彩的刹那,光芒猛然扩张,将金银和盘宗囊括在内,厉风似乎感到了危机,大喝一声,手中龙枪化为一道青芒投掷而出,在空中化出一到青光,直奔我胸口飞来,他很明白,我是吸引五彩霞光的源泉。青光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如果射向我,我是不可能幸免的,即使是在最佳状态变成血红天使,我也无法抵挡住厉风的会心一击。

    但是,异是发生了,就在那柄青色龙枪透入五彩光芒三尺后,它突然停住了,空气中发出剧烈的摩擦声,不论厉风在后面如何催动,龙枪都无法再前进一线。

    变身后的盘宗和金银在被霞光罩住后,都静静的待在那里,看他们脸上挣扎的神色,我知道,这股莫名的能量限制了他们的行动。五彩光芒突然大盛,瞬间由原有的直径十米不到扩展为直径百米左右。厉风发出的龙枪、厉风、龙族长老青林,以及跟过来的天刚、松仁和他们的坐骑都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弹的飞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全身暖融融的,没有一丝力气,却也没有一丝痛苦,五彩光芒一收,又变回了原来的直径,我发现,我和盘宗、金银的身体逐渐飘离地面,顺着五彩霞光的轨迹,飞了起来,速度不快,可以让我们清晰的感觉到那诡异的样子。

    厉风他们虽然被弹了出去,却没有受伤,三个龙骑将脸色铁青,催动着他们的坐骑再次冲来,拼尽全力的攻击着五彩霞光。厉风全身的青色光芒厚达一丈,高举手中龙枪,不知道在吟唱着什么,天刚和松仁也分别举起龙枪在吟唱着,虽然他们的斗气比厉风要弱上不少,但也厚达半丈,三人的斗气都恍如实体般凝聚。他们座下的三头巨龙不断吐出巨大的魔法弹。龙族长老青林甚至还召唤来了大股龙卷风向我们所在的位置攻击。看着大片大片的攻击袭来,我和盘宗、金银都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单是这三条龙,恐怕我们对付起来都很难。

    那本来看上去像烟雾的五彩光芒,在这时竟然变成了无比坚实柔韧的壁垒,不论他们怎么攻击,都无法透进五彩霞光三尺之内。

    终于,厉风他们的咒语完成了,三个人猛的从各自的坐骑龙上飞身跃起,三把龙枪分别带着青色、黄色、白色三种光芒在空中点到一起形成一个三角锥形,三股斗气瞬间缠绕在一起,一个直径一米的三色斗气压缩球在空中形成,厉风大吼一声,左掌猛然拍出,三色能量环绕的斗气球在空中化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向我们的方向撞来。借着反弹的力量,厉风三人分别回到了自己的坐骑上,看着合三人之力的能量是否能伤到我们。我心中一阵紧张,这个压缩能量球经过的空气都是扭曲的,可见其威力之大,不知道五彩霞光能否挡的住,挡不住的结果,就只有死。

    斗气球迅速接近,正好命中在我们外围的五彩霞光中。五彩霞光暴闪,斗气球猛然爆炸,我们在五彩霞光中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抖动,眼前的光芒使我们短暂失明,光芒渐退,我发现五彩霞光的颜色比刚才要淡了许多。远处的厉风三人在气机牵引下被反震力撞出了上百米,由于厉风是刚才发动攻击的中心,所以,受到的反震力也最大,他身上的青色铠甲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破损,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看样子,他受伤了。能让厉风受伤,可见刚才的反震之力有多强。

    我不知道的是,厉风之所以受伤,是因为刚才他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独自一个人承受了所有反震之力,护住了天刚和松仁,以及三头巨龙。这才使他受到了重创。

    看他的样子,应该已经没有力量再发动一次像刚才强度的进攻了。

    五彩霞光仍然带着我们的身体按照原有的轨迹前行着,当我们达到抛物线顶点的时候,身体开始加速下沉,在这股能量的控制下,我们只能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上天。但我今天刚用盘宗的毒气杀了那么多人,上天的天神会眷顾我吗?恐怕不会吧。

    厉风三人眼睁睁的目送着我们不断的向目标前进,却没有再发出攻击。

    现在,就算死,我也丝毫不后悔,能看到厉风他们如此狼狈的样子,我心中有一种难以茗状的兴奋。虽然不是我打败的他,但能把纵横大陆上百年的灭风战神厉风逼的青筋暴露并受了伤,也算是我的成功吧。我暗暗祈祷,只要能让金银和盘宗平安回到兽人国,即使让我失去一切,我也愿意。

    终于,我和盘宗、金银被五彩霞光带入了那厉风努力了两个月都无法进入的洞穴。眼前一黑,身体感觉到一阵疲倦,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坐在青林的背上,厉风微微喘息着,虽然受了重伤,但他仍然腰干挺的笔直,全身散发着霸气,眼中燃烧的怒意似乎可以将整片白烟山脉焚烧掉。旁边的天刚和松仁感受着他身上散发的杀气,静静的分立两侧。

    空中的五彩霞光随着那一人两兽进入洞穴已经消失了。

    “天刚。”

    “厉叔叔,您吩咐。”

    厉风摘下自己没有面具的头盔扔给他,道:“拿着这个,回总部找你父亲,告诉他,立刻带着所有人到这里来,刚才的情形你们也看见了,进入洞穴的是一个人类,还有两只异兽,如果让他们得到了里面的东西,龙神必将大乱。所以,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铲除他们。”厉风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熟悉他的天刚和松仁却知道,他现在正处于暴怒的顶点。已经有将近70年没有受过伤了,厉风竟然在七十年后的今天,再次感觉到了疼痛的滋味,也怪不得他如此愤怒。

    尽管天刚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去惹厉风,却仍忍不住问道:“厉叔叔,您的意思是……”

    厉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吐出三个字:“星龙雨。”

    天刚和松仁同时惊讶的合不拢嘴,自从星龙雨这招被天刚的父亲光明系大魔导师光之守护神天云发明出来以后,还从来没有用过,但是,它的威力却是每一个圣龙骑士团成员都清楚的。

    松仁凑上来道:“厉叔叔,您要三思啊。”

    厉风只是瞪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扭头对天刚道:“我让青林长老带你回去,务必在三天之内把消息传到。不管那股力量是什么,不管那洞穴中存在着什么?我都会毁灭它。”他的拳头攥的咯咯直响,眼中充满了强烈的战意。

    天刚见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只能点头答应,在他想,毕竟圣龙骑士团的行动的决定权在他父亲天云,父亲应该不会这么不冷静吧。

    就这样,天刚骑着青色的巨龙长老青林走了。

    厉风骑上原本天刚的坐骑,对松仁道:“走,咱们去看看那些暴民,他们难道要造反吗?如果不是他们,那一人两兽还未必到的了这里。”厉风的话语中充满了森然杀气。

    松仁赶忙劝道:“厉叔叔,咱们不用去了吧,有那些龙骑士在,足可以震住他们了,咱们是圣龙骑士团的成员,可不能随便杀龙神帝国的子民啊。”

    厉风楞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松仁接着道:“算了吧,厉叔叔,还是等天叔来了再说吧。”

    厉风哼了一声,道:“便宜这群贪心的混蛋了,咱们走,到洞口去守着。”

    …………

    我的神志渐渐恢复过来,睁开双眼,周围光线很暗,只能隐约的看到些事物。我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不舒服,体内的两种能量运转正常,依旧按照平常运行的轨迹活动着,狂神斗气好象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似的,但我一时又想不清楚。我现在最大的感觉就是全身充满了力量,在昏倒前我的衣服已经被狂神斗气那狂暴后的金色能量绞的粉碎,所以,现在我全身几乎都是**的。

    随着时间的延长,我逐渐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已经大概能看清这里的事物了,我发现这里是一间很大的石室,说它是石室是因为周围的墙壁光滑平整,除了我以外,我没有在这里发现任何东西,也许是黑暗的原故吧,周围的墙壁我也只能看到些影子而已。我摸索着寻找,在左侧的墙壁上有一条甬道,不知是通向哪里的。啊,对了,盘宗、金银他们呢?想起两位兄长,我心中一急,赶忙四处寻找起来,搜索了半天,几乎找遍了石室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既然这间石室没有,看来,我只能通过那条甬道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拼一拼吧,一咬牙踏进了甬道。

    虽然进入甬道的选择有些冲动,但我却并不卤莽,伸出右手低声吟唱道:“伟大的火元素,凝聚在手,会聚成球,火球术。”我用了一个相对比较低级的火系魔法,由于我不像紫嫣可以用光系魔法照明,所以,也只有用火系的了。出乎意料的,原本这个我有百分之二百把握的火球术竟然失灵了,足足等了盏茶工夫,却没有一丝火元素的影子出现。不是吧,我的精神力连个火球都召唤不出来吗?我又试了一个水系魔法,同样没有任何效果。这是怎么回事,自从在天都学院学会低级魔法之后,几乎是百试百灵,怎么会突然失效了呢。抑制着心中的不安,我吟唱道:“伟大的黑暗之神,以我的灵魂为祭礼,以我的生命为桥梁,赐与我您无尽的神力,形成坚实的壁垒,保护您的仆人吧。——暗黑屏障。”随着咒语的吟唱,以我为中心,浓浓的黑雾向外散发着,身前3米范围内顷刻间被笼罩在内,这个魔法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用过了,还是当初天魔决修炼到第二层时能用的二级暗黑防御魔法,看样子,威力比以前强了很多。我随心所欲的控制着身周的黑暗壁垒,并没有什么不适,看来,我的精神力并没有减弱,可为什么使用不了那些更容易的魔法呢。

    我将暗黑屏障散去,却发现体内的暗黑魔力减少了一些,往常当我用完一个魔法后,都会自动的汇集周围的暗元素,可这回我却发现,用了这个二级暗黑魔法后,体内的暗黑魔力却凭空少了一些,瞬间,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无法使用其他魔法了。我在使用魔法上,除了暗黑魔法以外,其他几系都是以暗黑魔力为基础,依靠强大的精神力召唤周围的魔法元素来实现的。现在我无法使用普通四系魔法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洞穴中没有任何魔法元素存在。想到这里,我松了口气,虽然这里没有魔法元素,但我体内充沛的暗黑魔力足可以支撑我使用几个高级暗黑魔法,而且,魔法元素的消失并不影响我的狂神斗气。斗气和魔法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由内而外,一个是由外而内。斗气是靠自身的修炼,而魔法是靠精神去控制外界的元素。所以,只要我的身体不出现异常,斗气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用。

    噌的一声,我从背后抽出墨冥,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小心谨慎是唯一的办法。我现在根本不想得到什么宝物、神器,我只想平安的找到盘宗和金银,安全的离开这里。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友情对我的重要。当初的冲动是多么的幼稚,如果我死了,会连累到结拜兄弟,会让紫嫣、紫雪伤心,会让母亲绝望,也会害了墨月。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明白,我的生命,再不属于我自己,我暗暗发誓,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以自己的生命为重,绝不再冲动了。这可能就是吃一欠长一智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