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道义援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白甲战士摇了摇头,道:“不用试了,团里除了父亲和月叔叔,就属您功力最高了,以您中位战神的力量都不行,我们两个上位剑圣能做什么?咱们三个加起来也比您一个人的力量强不了太多。”这下我终于明白他们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了,当武技修炼到剑圣级别后,每提升一级就会提升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境界。如果综合我现在所有的能力来说,也就是可以和中位剑圣抗衡一下,胜负还说不准,如果我能够再变成血红天使,也许能和上位剑圣拼上一拼,但几乎没有赢的希望,而那个厉风居然达到了中位战神的级别,那根本是我无法想象的,以他这样的实力居然在圣龙骑士团只排在第三位,看来,当初龙神太子说随时可以灭掉魔、兽两族的话确非虚言啊。我一动都不敢动,将自己的新陈代谢降到最低,停止呼吸,完全靠体内的能量运行来维持生命。我可不想被他们发现,就这么英年早逝啊!

    厉风叹了口气,道:“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只能常年驻守在这里了,总不能让别人得手。”

    黄甲战士道:“我觉的,就算不驻守也无所谓,连您都进不去,别人就更不行了,这个洞穴看上去不大,但却像铜墙铁壁似的。”

    厉风扭头瞪了他一眼,道:“你也快120岁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我们进不去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进去的方法,这里根本不是人的力量所能进入的,肯定有什么特殊方法,如果里面真的是神器,而又被敌人找到进入的办法继承了神器,那对我们龙神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

    黄甲战士低下头,喃喃的说道:“神器是那么好继承的吗?”

    厉风刚想说什么,突然耳朵一动,扭头道:“什么人?”我顿时大骇,已经如此小心了,难道还被他发现不成。

    还没等我应声,一个清朗的声音答道:“阁下好深厚的功夫,我们刚到就被你发现了,龙骑士中竟然有如此人才吗?”我心中一松,原来不是发现了我,虽然我没见到这后出现的人是谁,但我却从声音中听出,正是魔族的近卫军统领古川·路西法,虽然他的功力比我要高一些,但由于没有我准备充足,刚到这里就被发现了,让我为他感到悲哀的是,他居然把对手当成了龙骑士,恐怕,他离死不远了,反正是敌人,不关我的事,正好可以看看这些元老龙骑将的功力。

    古川黑色的身影飘然而下,落在三大龙骑将身前,这时,他也发现了身前三头巨龙的不同,皱了皱眉头,道:“魔族古川,有礼了。”

    厉风三人并没有动手,厉风重重一哼,我感觉周围的气流仿佛都随着他的哼声颤抖了一下,古川距离近而且又是厉风的目标,在声波的震荡下,顿时后退了一步,他脸色大变,道:“你们,你们是……”

    厉风身上发出大片青芒,顿时笼罩了周围十米范围,而地上的三头巨龙根本没有动,仍然懒洋洋的趴在哪里。厉风嘿嘿一笑,道:“小子,没想到吧,我们都是龙骑将,我们不去惹你们魔族,你反而到这里来送死,我知道你是魔族仅有的两名四翼堕落天使之一,既然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今天,你就只有留在这里了。”

    古川在对方强大的压力下,不自觉的又倒退了几步。

    厉风道:“天刚,松仁,你们俩去收拾了那几个小喽罗,这小子就交给我了。”说着,他又踏前一步,青芒如丝如缕的向古川罩去。

    另两名龙骑将同时应道:“是,厉叔。”化做黄、白两道光芒向古川出现的方向扑去。

    古川身上黑芒大盛,抗拒着青芒的侵袭,厉声喝道:“且慢动手。”

    厉风微微一楞,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古川道:“你刚才叫他们什么?”

    厉风微微一笑,道:“怎么?你也知道他们吗?”

    这时,左侧的树林里响起了气劲相撞的声音,随着几声惨叫,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天刚、松仁两名龙骑将分别抓着两个两翼堕落天使飘了回来。

    古川脸上神色连变,道:“你们就是成名于六十年前的……”

    天刚微微一笑,道:“不错,你猜对了,所以,不要妄想逃走,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古川看了看委顿在地的四名堕落天使,知道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幸理,长叹一声,道:“没想到你们还没有死,能陷在你们这些前辈高手的手下,我认栽了。”

    天刚微微一笑,道:“不但我们没死,连我父亲也仍然在世,你们魔族多次犯境,我们都没有出手,并不是怕了你们,如果不是先祖遗训,我们龙神早就统一了晋元大陆。”

    古川满脸惨然,一松手,将长剑扔在地上,厉风道:“松仁,去封了他的功力,等五彩霞光过去后再收拾他,我还要再试一次,我就不信我进不去。”说着,他转身又向那洞口走去。

    松仁答应一声,向古川飘来,就在厉风减弱对古川控制的刹那,古川猛的抬起头,眼中射出浓烈的杀气,全身黑雾腾起大片的幽蓝光芒从他身上飘出,罩向对方三名龙骑将,以他的功力其实比松仁和天刚也只低出一线,当然,是在对方没有骑上巨龙的情况下,他的突施偷袭顿时让松仁吃了一惊,身体急退黄光闪耀护在身前。

    我顿时认出,古川发出的正是当初墨月对我使用的专破斗气的幽蓝鬼针,古川发出暗器后丝毫不停留,翅膀一拍,飞速后退。

    厉风的反应是一等一的,一察觉到变化,顿时发出一声厉喝,“哪里走。”一道青芒飞出,劈向古川后退的路线。一直卧在一旁的龙族长老青林一伸翅膀,顿时拦在三大龙骑将身前,幽蓝鬼针射在他的龙翼上发出铮铮的声音。但这一下也挡住了三大龙骑将追击的路线,使他们慢了一拍。

    古川翅膀连扇,身体在空中转折,径自向我藏身的地方飞来,我心中一惊,坏了,这样的话,我也肯定会被发现的,我现在处于变身情况下,那几个龙骑将可不会和我讲什么道理。在刹那间我做出了决定。

    就在古川快飞到我身前的时候,厉风也已经追了上来,青芒狂涌,周围的树木顿时被狂暴的能量撕的粉碎,一道剑形能量直劈古川。

    古川双手合十在胸,猛然外分,一颗压缩后的暗黑能量球顿时飞出,迎了上去。两股能量在空中相撞,巨大的能量波动震的我全身一颤,古川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借反冲的力量加速朝我冲来,我知道,他已经受了重伤。

    厉风只是身体滞了一下,立刻又追过来,在他想来,古川已经受了重伤,绝对逃不出他的手心。就在这时,我出现了,双手握住墨冥,让过古川,催动起早已准备好的能量,全身的暗黑魔力骤然迸发,墨冥带起一道长达三丈的黑芒,劈向毫无准备的厉风。

    厉风一惊,他没有想到暗处居然还隐藏这一个敌人,大意之下,只能勉强聚力抵挡,但这一击我已经蓄力良久,就算他比我功力高深的多,还是吃了个小亏,青芒被我劈散,厉风在怒吼中被震了回去。

    强烈的反震之力让我也非常不好受,喷出一口淤血,四翼齐挥,借力后退,迅速追上古川,左手一拉他,向远方投去。我们之所以能够逃出,完全是对方大意的结果,厉风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却没想到遇见另一个四翼堕落天使,而天刚和松仁对厉风更是有充足的信心,根本没有一起追来,厉风被我劈退后,他们再上巨龙,已经被我们拉开了一段距离。

    在我们身后,传来三声响澈山林的龙吟,我明白,厉风他们会立刻催动巨龙追来,虽然他们很强,但只要我们堕落天使飞上高空,他们也只有借助巨龙的力量才能追的上,古川受的伤比我想象的还要重,他又咳出一口鲜血,如果不是我抓着他一只翅膀,恐怕已经无力再飞了。

    我沉声喝道:“坚持住,被他们追上就完了。”

    古川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听到我的话后,勉强催动暗黑魔力拍打着翅膀。

    我回头看了一眼还有些距离的三头巨龙,灵机一动,拉着古川向白烟山投去。虽然长距离飞行我们堕落天使并不弱于巨龙,但毕竟古川受伤了,基于一个武者的道义,我不能扔下他,所以,只有找个地方先避一避了。凭借着记忆,我迅速找到了当初闭关的洞穴,移开巨石,先把古川扔了进去,然后催动暗黑魔力将巨石和伪装吸回。洞穴内顿时一片黑暗。我闪电般移动到古川身后,低声喝道:“要想活命就赶快运功。”说着,我坐下来,双手按住他背后四翼中央,催动起暗黑魔力,由于有以前和古风、古云两兄弟一起疗伤的经验,我迅速找到了古川体内近乎枯竭的能量,在我的带动下,两股能量逐渐融为一体,迅速的运转着,我并不是要给他疗伤,而是催动着这股能量包围住我们的身体,将我们周围的气息完全收敛,只有躲过厉风敏锐的感觉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刚刚收敛好气息,厉风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虽然隔着厚实的千斤巨石仍然非常清晰,“所有龙骑士听令,立刻搜索整座白烟山,务必找到隐藏的堕落天使,一有发现,立刻放出信号。”

    我丝毫不敢松懈,将暗黑魔力运转到极限,带动着古川的能量收敛着我们的气息。

    渐渐的,古川体内的暗黑魔力逐渐凝聚,他的神志也逐渐清醒过来,开始配合我运转能量,根本不用说话,他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他可以自行运转能量配合我,我自然轻松了许多,我们保持一部分能量收敛气息,另一部分能量开始疗伤。

    两股暗黑魔力在我们不断运转中充斥着整个小洞穴,我们联手布下的隔绝结界恐怕厉风就是在洞外也无法发觉。我的听觉逐渐恢复过来,外面偶尔传来的草木声听的非常清晰,我发现,不光龙骑士在搜索,连那些龙神帝国的精锐士兵也参加进来。看来,为了不泄露圣龙骑士团的秘密,厉风有些急了。

    古川体内的能量逐渐强盛起来,渐渐的,我们的能量已经真正的融为一体,飞快的运转着,这样疗伤要比单体疗伤效果好的多。

    …………

    长出一口气,我从入定中清醒过来,虽然洞穴里没有一丝光线,但我仍能隐约的看到古川的身形,据我估计,现在最起码也在七天以后了,龙骑士们的搜索应该早就结束了吧。在我醒过来不久,古川也缓缓收功,我知道,他的功力也已经完全恢复了,两个人一起疗伤效果还真不错。他长吁口气,低声道:“真是恍如隔世啊,陛下,要不是您及时赶到,我恐怕已经死在那几个老家伙手里了。您是什么时候恢复到四翼的。”

    陛下?他把我当成魔皇了吧。

    现在,大家在同一条船上,而且我又救过他,也不怕他翻脸,咳嗽一声,我道:“古川先生,我可不是你的陛下。”

    听到我的声音,古川全身一震,眼中光芒一闪,毕竟太暗了,他也无法看清楚我的容貌,由于我们仍然处在变身之中,暗黑魔力使我们的头脑都非常清晰,古川在瞬间明白我不会对他不利,否则,我也不会救他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可以变身成四翼堕落天使。又为什么要救我。”

    我微微一笑,道:“那天真的好危险,如果不是那几个老家伙太大意,恐怕咱们都要留在那里了,我们既然都可以变身成四翼堕落天使,自然是同气连枝,而且,我们还沾着点亲戚关系,当然要救你了。”

    古川疑惑的问道:“你是我们皇族中人吗?你的声音我怎么没听过。”

    我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你们皇族的人,不过有些关系而已,到了现在,我也没必要再瞒您,前些天我们还见过的,我就是你在兽人部队中见到的那个人类,比蒙王雷奥的第三子,雷翔。”

    “什么?”古川失声大叫,身体骤然后退。

    我没好气的说道:“你小点声,难道想把他们都引过来吗?”

    古川逐渐从惊讶中回醒过来,道:“你既然是老比蒙的儿子,可为什么能够变堕落天使呢?”

    看来要得到他的信任还真不容易,我当初救他一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二是为了以后去魔族找墨月能够得到他的支持,第三才是心里的一点道义,现在,我必须要说实话了,对于古川这种精明的家伙,谎话是骗不过去的。我叹了口气,道:“是这样的,我奶奶是你们魔族皇族中人,当初由于牺牲在政治婚姻下,为了报复,带了一本天魔决的副本出来。而我,由于奶奶的关系,自然就有了你们魔族皇族的血统,奶奶在临死的时候将天魔决的副本传给了我,所以我才能够变身成为堕落天使。”说着,我从怀里掏出一颗钻石,在暗黑魔力的注入下,发出蒙蒙的蓝色光华,虽然光线很微弱,但以我们的眼力足可以看清楚对方。

    古川呆呆的看着我,就现在来说,我们魔、兽两族已经处于敌对状态,被敌人所救,恐怕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吧。古川喃喃的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天魔决是我魔族至高无上的修炼心法,你充其量不过有20几岁,怎么可能修炼到第七层呢。”

    想起自己突破时候的情形,我脸上一红,道:“我也是机缘巧合才能达到第七层的境界,至于如何达到的,请恕我无法告诉你了。咱们现在的情形很不乐观,虽然他们已经停止了搜索,但外面仍然有不少龙神帝国的人,我们现在是栓在一条绳子上的,我希望您能抛开成见,我们只有离开这里,才能再谈其他。”

    古川点了点头,道:“是啊,没想到,那几个老家伙还活着。”

    我叹了口气,道:“何止是他们活着,你不知道,龙神帝国有一个圣龙骑士团,是由退休后的十七名龙骑将组成的,你想想,以他们的力量是多么强大,龙神先祖曾经受到神的警告,让他们不许随便消灭魔、兽两族,否则,以他们的力量,我们如何能生存到现在。当初,我们之所以敢偷袭你们的敦德行省,正是因为知道龙神不会随便出兵才进行的。而后来又轻易与你们谈和,也正是因为知道龙神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所以,我们魔兽两族必须要联合起来共同抗拒龙神帝国,才有一条活路。我希望您回去以后多劝劝魔皇,不要在随便发动对龙神的战争,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可能是想到那天的情况,古川脸上的表情一阵颓然,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无法相信那些老家伙还活着,是啊,即使我们两族所有的力量加起来也无法对龙神造成任何威胁。我回去会和陛下说的。”

    “您好象对那天碰到的几个龙骑将有些了解啊,能不能说给我听听。”说着,我解除了变身,这是对古川信任的表现。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古川放弃对我的警惕与敌意。

    古川看了我一眼,也解除了自己的变身,道:“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那个黄甲龙骑将松仁和白甲龙骑将天刚,都是60年前成名的,当时,我们魔族有三名四翼堕落天使,曾经和他们这两个龙骑将多次交手,但都没有任何结果。又过了六十年,他们的实力可想而知,如果加上巨龙,就算咱们两个合力也未必能收拾其中一个。而那个青甲龙骑将就让我更加无法想象了,从天刚、松仁对他的称呼中,我大约猜到了他的身份,他应该就是在一百多年前,龙神帝国出现的最强大的三个龙骑将之一,灭风战神厉风,他加上光明系大魔导师有光之守护神之称的天云与耀雨战神月无崖简直是我们魔族和你们兽人族的噩梦,在那个年代,我们两族被他们压制的根本不敢有任何举动。他们三个最可怕的地方不单是实力超群,而且,他们的实力得到了龙族的信任,龙王竟然派出三大长老做他们的坐骑龙。照今天天刚所说的,恐怕他们三个还都没有死,如果是这样的话,随便出去一个,都可以横扫我们两族而没有任何对手。太可怕了。为什么我们一点他们的消息都没有。”

    见识过厉风实力的我,当然不会反驳他,到现在我还为自己救古川卤莽的举动感到后怕。“你是说,在一百多年前厉风就达到了战神的水平吗?”

    古川摇了摇头,道:“当时,厉风和月无崖都达到了上位剑圣的水准,最可怕的不是他们,而是天刚的父亲,光明系大魔导师天云,他是龙神历史上第一个龙骑魔法师,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能够依靠魔法得到龙王的认可,他的实力可想而知,我曾经听长辈说,天云曾经用一个光系魔法治愈了战场上受伤的龙神帝国士兵十万余人,一百年以后的今天,他的实力岂不是可以与神相媲美了吗?”

    我点了点头,道:“我听他们在谈话中说过,厉风已经达到了中位战神的水平,照此推想,恐怕那天云最起码也达到了中位圣魔导师,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很强了,但和他们比起来,简直就像米珠之光。”

    古川叹了口气,道:“这里出现的五彩霞光能让厉风来探询,看来,其中必然蕴藏着很大的秘密,如果我们得到那个秘密,说不定能有抗衡的实力。可是,连厉风都不行,我们恐怕就更进不去了,何况,还有他们把守的那一关。我决定放弃,立刻返回魔族警告陛下,大力发展本族,希望几代以后,我们能有充足的人手和龙神相抗吧。”

    厉风的出现,对古川的信心打击非常之大,看他颓废的样子,恐怕以后在天魔决上再难寸进了,对于我们这个层次的修炼者来说,内心的阴影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修炼。虽然古川放弃了,但我绝不放弃,我一定要成为一个绝世强者,厉风?我现在虽然打不过他,但总有一天,我要击败他,击败那什么龙族长老,甚至是龙王。想到这里,我的信心顿时恢复过来,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在厉风的刺激下,我心中涌起了强烈的斗志。

    古川被我凌厉眼神吓了一跳,道:“你不会还想再去吧。劝你一句,不要妄想了,有厉风在,你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我微微一笑,道:“在辈分上,我应该叫您一声古川叔叔,但是,您的行为并不能让我佩服,知难而上方是英雄本色啊!”

    古川听的一呆,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小伙子,你想的太简单了,有些事,不是有坚定的信念就能做到的,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会拦你,如果你能侥幸不死的话,将来我必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我微笑摇头,道:“报恩就不用了,我只是希望您能为我保守变身成堕落天使的事。如果我不死,肯定会上魔族找您的,您放心吧,我不会再做对你们魔族不利之事,有龙神这么强大的敌人在,我们魔、兽两族除了联合没有任何其他办法。我会暂时先退到山外小城中等待机会,百密还有一疏,我就不信,厉风他们能一直守在那里不动地方。总是有机会的。”古川对我的关切之情让我有些感动,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古川知道劝不动我,摇了摇头,道:“现在说这些都还早了点,我们先想办法怎么离开这里吧。”

    我点了点头,已经被困在这里有几天了,肚子早已经饿扁了,如果不是我们俩功力深厚,再加上一直处于修炼之中,恐怕早就顶不住了。我收起钻石,走到门口的巨石旁,先凝神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认安全后,将身体贴上去,力运双臂,轻轻的将巨石抱了起来,向外挪动了一点,露出一个小缝隙,一道闪亮的天光透入,晃的我们俩眯起了眼睛,新鲜空气带着草木的清香顿时将洞穴内污浊的空气清洗一空。良久,我缓过来一些,趴在缝隙向外看了看。外面很静,只有些许虫鸣鸟叫声传来,但我却知道,外面却隐藏着致命的危险。

    我传音给古川道:“现在应该是下午,咱们等到晚上再行动吧。”

    古川道:“这么急?”

    我点头道:“我的肚子快受不了了,难道你不口干舌躁吗?必须赶快出去,否则,不用他们来抓,我们自己就没有了战斗力。”说着,我一挥手,用低级水系魔法凝聚出两个水球,递个古川一个,另一个塞进自己嘴里。这种魔法凝聚的纯水元素虽然可以解渴,但却没有任何味道,比喝水要差的多。我们每人喝了三个水球,精神才振奋了些,水份虽然不缺了,但腹中的饥饿感却更强烈了。

    当晚,我悄悄的和古川钻出了洞穴,多亏有这个当初留下的秘密洞穴,否则,我们那天未必能够幸免,我将洞穴重新掩盖好,我们同时低声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虽然变身会散发出强烈的暗黑气息,但我们也只有变身,才能逃的出去。舒展的四翼分别出现在我们背后,我紧了紧手中的墨冥,冲古川使了个眼色,悄悄的飞了起来,我们几乎是贴着地面飞行,速度不快,因为需要闪躲前方的障碍。我们一边低飞一边收敛着身体发出的暗黑气息,只要惊动了一名龙骑士,必然会招来厉风他们。

    很快,我们成功的来到山脚,我停了下来,伏在地上,传音给古川道:“小心点,前面是那些普通士兵的防卫线。”周围很寂静,但寂静中却透着危险,我知道,在过去几百米就会进入龙神士兵的警戒范围,所以在这里停下来提醒古川。

    古川道:“我知道,来的时候,我就是从他们上面飞过去的,咱们现在怎么办,还是飞出去吗?”

    我摇了摇头,道:“不行,由于咱们的出现,空中肯定有龙骑士巡逻,一旦被发现就不好应付了,走地面吧。”

    古川一楞,道:“怎么走?地面都是他们的人。”

    我神秘的一笑,道:“匍匐前进,他们的防御范围是每个小队之间有百米左右的间隔,虽然他们是交错排列的,但我们只要找到每个间隔,慢慢的爬过去不就行了。不过,一定要收敛住气息,千万不要被觉察到,虽然是普通士兵,但这里也都是龙神的精锐部队。”

    古川惊讶的说道:“爬过去?你让我爬过去?”

    我白了他一眼,道:“怎么委屈您的身份了吗?这是最好的办法,普通人即使想这么做还做不到呢,只有咱们能够凭借着敏锐的灵觉事先确定出对方埋伏的位置,这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你不怕死的话,自己飞出去好了,我可还不想英年早逝。”

    古川也知道这是最安全的办法,无奈的点点头,道:“好吧,爬就爬。”

    于是,我们开始了缓慢而艰辛的匍匐之旅,两个时辰后,当我们脱离白烟山范围之时,全身、尤其是胸前的衣服已经基本上都被磨破了,为了能不被对方发现,我们是解除变身匍匐爬行的,这个罪可是受大了。尤其是古川,他并没有我坚韧的皮肤,长期养尊处优形成的白皙肌肤,多处被擦破,身上到处都是血痕。

    我和古川躺在平坦的草地上,仰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不是我们不想走,而是实在累的不行了,刚才在爬行的时候,所有的能量几乎都用来掩盖气息,完全是靠手脚一点一点爬出来的。就是这样,还有几次险些被龙神的士兵发现。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