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为徒传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懒的跟他废话,我身上金芒再现,猛的一拳向他挥去,我突然发现,我的狂神斗气中多了一种王者的霸气,大汉看到闪烁的金芒,不敢怠慢,两只蒲扇般的大手,在身前一挡,想抵挡住我的攻击。

    金芒一发既收,我的拳和他的手根本就没有碰到一起,大汉就觉得一股无可抵御的能量冲击在他双掌上,整个人顿时倒飞而出,被直贯出三丈,打的他在地上翻了几个滚。

    这时,小村聚集过十几个人,老幼妇孺皆有,他们看到大汉被打的飞了出去,不禁都惊呼起来。只是没有人敢上前帮着他对付我。

    大汉摇晃着爬起来,嘴角流出一缕血丝,一声虎吼,猛的向我冲来。我心里一惊,这家伙的身体还真是强韧啊,我刚才已经将狂神斗气使了三成,他居然能这么快就爬起来反击。看来,不将他打服了是不行的。当他快冲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一抬手,金芒闪处,他又被轰了出去。如此十余回,我一直都保持着用三成力攻击他,大汉身上的衣服已经多处破损,他又一次爬起来,喘息着瞪着我。

    突然,他仰天一声怒吼,身体急剧变化,我心中一惊,他这种变化我太熟悉了,看着他逐渐变红的眼睛和头发,我失声道:“狂战士。”这就是人类的狂战士吗?大汉原本钢铁般的肌肉更加膨胀了,骨骼咯咯做响,双目死死的瞪着我,周围的村民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纷纷后退。

    大汉张开双臂猛的向我扑来,狂化后的他,身体变得异常的强韧,恢复能力奇快,刚才的创伤仿佛在瞬间已经恢复似的,如果不是我也有同样的经历,还真不好对付,我凝神看着他,对于这样的对手,我也有些为难,我又不能杀了他,只有慢慢的耗光他狂化的能量才行。正在这时,我突然感到体内的狂神斗气有些不稳,当初护心镜化成的能量竟然想外逸似的,竟然从我的狂神斗气中脱了出来,让我发出的光芒顿时暗了,我心中大惊,我可不想失去它,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它具体有什么作用,但我还要靠它去帮我抵挡死亡气息呢。意念一动,暗黑魔力迅速将我身体包围,将护心镜封在体内。我身体猛然后退,重重一拳击在地上,由于体内能量的不稳,我不再手下留情,这一记*,我足足用出了七成力量。

    大汉在狂化后神志已经模糊,地下突如其来的巨大能量顿时将他轰的飞起十几米,再重重的跌落到地上,可能这是他第一次狂化吧,在遭受重击后,他试探了几次,都没有爬起来,脑袋一歪,顿时昏倒在地,他身体的异化也逐渐的消失了,变成原来的样子。随着他狂化的消失,护心镜能量不再作祟,又逐渐融入进我的狂神斗气中。

    松了口气,我走到大汉身边,探了探他的脉搏,感觉并没有什么大碍。

    “你,你杀了苏鲁?”

    我扭头一看,一个岁数很大的老人颤巍巍的冲我说道。周围的村民满是恐惧的神色。

    我摇了摇头,道:“他只是昏过去而已,真是对不起,我本来没想动手的,只是路过这里,由于有点疲倦,所以想在你们这里休息一下,可他死活不让我进,还非要和我较量,后来,就是你们看到的样子了。你们放心,他只要休息休息就会好起来的。”

    由于我相貌俊朗,现在说话又很和气,周围村民的敌意顿时减了几分。老人道:“那你不会伤害我们了。”

    我微笑摇头,道:“当然不会了,我只是想找点吃的,然后有个地方休息一下,就行了,明天我就走,我不会白吃的。”说着,我从怀里掏出几个金币。

    老人摇了摇头,道:“我们这里都是自给自足的,要你的钱没有用,您请进吧。”

    我一把拎起地上的壮汉,将他抗在肩膀上,道:“这什么苏鲁的家在哪里?我给他送回去吧。”这里除了苏鲁,几乎没什么青壮年,靠他们,恐怕很难将这个接近三百斤的家伙弄走。

    老人有些感激的看了我一眼,道:“那您跟我来吧,他的家在那边。”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幢小木屋。我跟他走过去,屋子很简陋,但却做的很结实,我将苏鲁放在他自己的床上,又探了探他的脉息,发现已经平稳了。

    老人叹了口气,道:“您别怪他,苏鲁本来是个好孩子,平常待人也很和气的,一直和他的老母亲相依为命,前些天突然来了一群佣兵,他们也是路过这里,苏鲁看他们都会武,对他们很热情,招待了他们。苏鲁他娘的身体一直不好,家里养了几只老母鸡,是苏鲁下山到城镇里为当地人打工赚钱买回来的,原本是要给他母亲补补身体的。那些佣兵住进来以后,苏鲁就用我们这里的特产招待他们。可他们却非要吃那几只母鸡,苏鲁的脾气很倔,就和他们吵了几句,后来还动起了手,虽然苏鲁力气很大,但毕竟没有练习过武技,所以,没几下就被打晕了,他娘见自己儿子被打,就出来劝架,哎……,没曾想,却被那些佣兵误伤,本来身体就弱,又被撞了一下,当时,苏鲁他娘就这么去了。那些佣兵见打死了人,丢下一袋金币走了。”

    苏鲁的遭遇确实让我同情,我动容道:“苏鲁应该是个孝子,他娘死了,怪不得他对我那么不客气了。”

    老人叹道:“是啊,我们这里就十几户人家,苏鲁是全村唯一的重劳动力,大家都很喜欢他,他对他娘绝对是千依百顺。那天,等他醒过来发现他娘去了,像疯了似的去追那群佣兵,我们也拦不住他。村里几个身体好的虽然追不上,但凭借着对附近地形的熟悉,终于在一处山坳中找到了全是伤痕的苏鲁,好不容易才把他带了回来。从那以后,这孩子就沉默了,很少说话,他娘的死对他的打击非常大。”

    我最看重的就是孝子,百善孝为先,我发觉自己已经有点喜欢这个憨直的汉子了。

    老人道:“让他在这里休息吧,我带您去吃点东西。”

    肚子确实有点饿了,我和老人一起走出院子,他从家拿出些吃的,都是一些自己种植的包米、红薯之类的东西,我对食物并不是很挑剔,一样吃的津津有味,老人对我好象有些好感,不断给我讲着他们村子里的故事。他们本来都是周围城镇的居民,由于没有什么求生本领才来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建起了这个小村子,靠着种些简单的谷物为生。当时,苏鲁还很小,苏鲁的父亲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他母亲一个人带他来到这里,听老人说苏鲁今年才只有十七岁,怎么我看不出来,觉的他比我还大似的。

    吃完饭,老人将我安排在他自己住的地方休息,一宿的飞行加上和苏鲁的冲突,我确实有点累了,迷迷糊糊的,蜷缩在老人并不够长的木床上睡着了,虽然居住环境简陋,但这一觉我却睡的很香甜。

    即使在睡梦中,我的警觉姓依然很高,外面突然传来的嘈杂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我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就听外面有人喊:“苏鲁,你别去了,不要再找麻烦了,他并不是坏人。”我辨别了一下,是那个接待我的老人,苏鲁醒了?还挺快,难道他还自不量力的想找我麻烦吗?那他也太傻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想看看苏鲁到底想干什么。

    门开了,苏鲁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外面,他眼神不定的看着我,我也看着他,虽然有些疲惫,脸色有些苍白,但他那逼人的气势仍然存在,真是一块浑金璞玉啊。“怎么?还不服气吗?”我有些戏谑的问道。

    苏鲁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门前,他这个举动吓了我一跳,站起来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

    苏鲁看着我道:“我知道我打不过您,您收我做徒弟吧,我想和您学那会发光的功夫。”

    我先是一楞,转而有种想笑的冲动,我才十八岁而已,就收徒吗?我连自己还照顾不好呢,不过,我确实很喜欢苏鲁的资质,像他这样的狂化体质真是很少见,虽然由于禁忌术对我的腐蚀使我无法再狂化,但我对狂化却有着说不出的感情,当初,我第一次狂化的时候,就杀死了一个比蒙,为奶奶报了仇。那老人见苏鲁并不是来找我麻烦的,无奈的笑笑,转头走了。

    我想了想,说道:“你先起来吧。”

    苏鲁摇了摇头,执着的说道:“您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我有很大力气,可以帮您干很多活,您就收下我吧。”

    我扑哧一笑,道:“我要你干活干什么,那你告诉我,你学习武技后准备做什么呢?”

    苏鲁眼中露出浓烈的仇恨光芒,咬牙说道:“我要将杀我娘的人碎尸万段,替她老人家报仇。”

    我叹了口气,说道:“做人不要这么冲动,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理智,好吧,我同意收你做徒弟,你起来吧。”

    苏鲁一呆,看来,他没想到我会这么容易收下他,其实,我也只是突然有了个想法才决定的,苏鲁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才站了起来。叫道:“徒弟拜见师傅。”

    我恩了一声,道:“我这个人比较随意,以后不用什么礼数,我只比你大一岁,以后咱们名为师徒,实为朋友,苏鲁,你今天在和我交手的时候狂化了,你知道吗?”

    苏鲁挠了挠头,道:“好象有点印象,当时,我感觉到很恨你,然后意识就有些模糊了,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听村长说,我被您打晕过去了。”

    我点点头,道:“我告诉你,你具有万中无一的狂化体质,当你的愤怒冲破一个临界点的时候,身体就会发生变化,能迅速提高自己的攻击能力,并加快身体的愈合速度,虽然这个时间不会很长,但却可以让你的战斗力在瞬间大幅度提升,我不想瞒你,我也同样可以狂化,狂化后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神志不清,只能靠潜意识控制自己。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许轻易狂化。”

    苏鲁点了点头,道:“是,师傅。”

    “我学习的这门功夫叫狂神决,是一种斗气的修炼方法,也只有狂化体质的人才能修炼,正是因为你可以狂化,我才决定收下你的,这样吧,我先传你入门的功夫,然后,我要你去一个地方修炼,只要你努力,短时间内一定会有所成绩,到时候,我会去找你,陪你一块去报仇。”杀母之恨不能不报。

    苏鲁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道:“好,师傅,我听您的,只要能报仇,您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满意的笑笑,道:“修炼狂神斗气,一开始要吃些苦,你能忍受吗?”没有坚定的意志,是无法学习这门功夫的。

    苏鲁道:“什么苦我都能吃,您放心吧。”

    “好。”我管那个老人(村长)要来纸笔,将狂神决前三层的修炼方法写了出来,写完后,立刻就开始给苏鲁讲解这三层的修炼方法,由于有我的经验,苏鲁比起当初我自己摸索着练会少走很多弯路,不过,他的大脑实在让人不敢恭维,足足讲了一下午,他才大概明白了三层修炼的方法,他的智慧比兽人也强不到哪儿去。难道真的四肢发达,头脑就简单吗?

    由于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办,而狂神决的第一层过于凶险,所以我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帮助苏鲁强行通过第一层。我和苏鲁来到他家,告诉老人千万不要让村民打搅到我们,就开始给我这个傻徒弟灌输修炼思想。

    “好了,待会儿,我会用我自己的能量帮助你打通经脉,不论有什么痛苦,你都一定要忍耐住,而且,你必须要用意志跟随着我的能量一起走,这样你才能领会狂神决的要领,明白吗?”

    “明白,师傅。”希望他是真的明白吧。

    我盘膝坐在他身后,先调息了一遍,开始一点一点的将狂神斗气注入苏鲁的身体。狂神决修炼是另辟奚境的,第一层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将斗气运行的特殊经脉完全冲开,我一点点的开拓着苏鲁的经脉,每打通一点,我都稍微收回一下斗气,在打通过的经脉中来回游走,以巩固地盘,修炼过第一层,我知道那是非常痛苦的,当我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苏鲁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但他仍能咬紧牙关,不发出一点声音,真是条汉子。我一下又一下的冲击着他体内的经脉,足足用了一天时间,终于将他经脉的百份之九十九开通了,但我知道,最后的百分之一才是关键,我并不着急,叫醒苏鲁让他去洗了洗身子,吃顿饱饭,我自己也休息一会儿,将体内狂神斗气调匀,为了能在短时间内帮他通过第一层修炼,确实耗费了我不少精力。而且,在为他打通经脉的同时,我还要小心控制着自己体内的能量,不让护心镜能量溜出去,毕竟,人都是自私的,谁都希望自己能拥有最强的力量。

    休息了两个时辰,天已经很黑了,看来,我在这里还要多耽搁一天了。

    “苏鲁,你做好准备了吗?待会儿可能要很痛苦,但只要过了这一关,你就可以正式开始修炼斗气了。”

    苏鲁显然对我充满信心,欣然道:“师傅,我做好准备了,刚才我去洗身上的时候,觉的自己的身体好象轻了很多似的,力气也大了些,原来修炼斗气这么好,才这么一会儿就有显著的成效。”

    我心中不禁苦笑,有几个师傅会向我这样不惜耗费斗气给他徒弟打通经脉啊,“坐下吧,抱元归一,凝神运气,还像刚才那样跟着我输入的狂神斗气一起运行。”

    我们又开始了继续传功,傻人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他心思单一,不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事,这就对我给他传功有很大的好处。我在原先疏通的经脉中先来回运行了三遍后,开始试探着冲击着最后的临界点,试探了三次,都没有成功,而苏鲁已经疼的身体有些痉挛了,我知道,如果还不行的话,就会前功尽弃,即使他以后自己冲击,也会有很大的心理负担。我一咬牙,凝聚起狂神斗气,向着他的经脉尽头发出了最后的冲击,由于这次我聚集了自己七成左右的狂神斗气,终于顺利的冲破了最后的关卡,苏鲁发出一声惊天惨叫,在深夜里分外清晰。他全身毛孔都渗出了细密的血珠,样子很凄厉,人已经昏迷了。我被吓了一跳,不会是我用力过猛,把他弄死了吧。赶忙运起狂神斗气检查他体内的状况,还好,虽然经脉受了点震荡,但他还是成功的冲破了狂神决第一层,体内已经有一股淡淡的气流开始独自运行了,有过一回经验的我知道,他这次昏迷,恐怕要持续七天以上了。

    我身体一阵虚弱,为了帮他打通经脉,着实耗费了我不少精力。

    ……

    第二天一早,我发现苏鲁的身体已经开始逐渐向外渗透出黑水,于是找来村长,告诉他苏鲁正在经历一个洗筋易髓的过程,叫他找人为他擦拭身体(这种脏活我才不会干呢),苏鲁比我幸运的多,当初我冲破第一层的时候,可是没人管的,直到清醒过来,才自己洗了身上。

    白天又休息了一整天,我体内的能量基本已经恢复了正常,我找到村长,将写好的两封信交给他,一封是给苏鲁的,另一封是让他带到天都学院给副院长的。前几天和天都众人分开之前,副院长说什么都不同意我离开,说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必须和他回学院继续进修,还以紫嫣、紫雪姐妹威胁我,经过那次死亡气息发作,我和紫嫣的关系也公开了。直到我拿出从田中手里得到的墨晶卡(有1000万金币的那种),副院长才勉强同意让我离开,1000万金币啊,那是多大的一笔财富,足可以再建两座天都学院有富裕了。看到苏鲁,我就想起当初刚进天都的我,虽然我们不属于一个类型,但都可以狂化,让苏鲁埋没在这无名小村实在太委屈了,所以,我才决定收他为徒,在帮他修炼成狂神决第一层以后,余下的路就要他自己去创了,我在给他的信中嘱咐他,一定要尽快赶去天都学院,将信交给副院长,并留在那里学习,等我事情办完以后会去找他的。并叮嘱他不许泄露和我之间的关系,如果让风问他们知道我收了这么一个傻大个徒弟,还不被笑死。我想,凭借着苏鲁天生的狂化体质,再加上我的推荐信,副院长收下他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吧。等两年以后我去找紫嫣他们的时候,苏鲁的功夫应该有了一定的水准,有我的陪同,报仇应该是没问题的,那些不知道是哪里的佣兵,竟然连一个老妇人都杀,确实该死。

    当深夜来临的时候,我告别了村长,并留给苏鲁100金币做为前往天都学院的盘缠,本来村长是不想让苏鲁离开的,费了我一番口舌才勉强答应,其实,就算他不答应也没用,苏鲁恐怕不会听他的吧。

    翱翔在天空中,我享受着不断吸收的暗元素。几次变身四翼堕落天使后,我发觉,我的天魔决并没有一点进步,难道第七层真的那么难吗?由于死亡气息的缘故,我现在还真不敢再修炼它了,还是保命要紧啊。

    经过了一晚的飞行,我终于到达了白烟山附近,在远处看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发现。哪儿有什么五彩霞光,简直是瞎说,突然,我心中一惊,想道,不会是因为我找紫嫣她们误事,宝物已经被龙神的人捷足先登了吧,如果是这样,我的罪过可大了,没法和兽皇交代啊。算了,还是到附近的城市打听一下吧。我想起了一年前杀白天的那座小城,那里距离白烟山最近,去那里打听一下,也许会有五彩霞光的消息。想到这里,我身形一转,向小城飞去。

    在城外五里处,我降落到地面,从怀中掏出芥子袋,“芥子化须弥,现。”我那顶带有面纱的斗笠缓缓从芥子袋中飞出,虽然不知道小城里的人还是否认的出我,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带上斗笠,我走进了小城。和上次来这里相比,小城比以往热闹了许多,而且我发现,有许多携刀带剑的佣兵在街道上时隐时现,这里不太平,看来,他们应该都是被五彩霞光吸引来的吧。

    我来到当初杀掉白天儿子的酒吧,这里和以前相比装修要豪华了一些,显然换了主人,推开门,门上挂着的风铃丁玲玲响起,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上回来这里,我记得环境很清幽,而这次正好相反,酒吧里人很多,非常嘈杂,我的进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道:“先生您好。”

    我恩了一声,道:“还有位子吗?”

    服务生为难的四处看了看,道:“没有单张的桌子了,与别人合坐可以吗?”

    我来这里只是打探消息,又不是来享乐的,我点头示意可以,服务生脸上一松,将我带到一旁的一张桌子,这是张四人桌,已经坐了两人,一男一女,显然是一起来的,两人低着头说着些什么。

    服务生主动客气的道:“先生、小姐,由于已经客满了,您看,可否让这位先生和你们坐一桌。”

    那男的先抬起头来,此人生的非常俊美,剑眉朗目,鼻直口方,皮肤白皙,看起来英姿勃勃,他微笑点头道:“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兄弟请坐。”他客气的话语顿时让我好感大生,冲他点了下头,坐在他对面。这时,那名女子也抬起了头,看到她的容貌,我顿时心弦大震,居然是当初在天都受伤进医院后照顾我的克兰,直到现在,克兰那幽怨的眼神还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她,看她的样子,和那英俊男子甚是亲密。克兰只是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和那男子说起话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竟然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服务生问我道:“先生,您要点什么?”由于我的心神全都在克兰身上,直到他问了两遍我才反映过来,故意将嗓音压的沙哑道:“哦,给我来一杯淡点的酒,再加些点心就行了。”

    服务生点头退去,由于我带着斗笠,隔着棉纱他们是看不到我容貌的。

    就听那男子说道:“真是可惜,本来还想带你去爬白烟山呢,你不知道,那里从半山腰开始,终年云雾缭绕,景色非常漂亮。听说,现在已经被军队封锁了,任何人都不许靠近那里。”

    克兰微微一笑,道;“无所谓,哪里都一样,看来白烟山是出了什么事,咱们还是离的远些好。省得惹麻烦。”

    男子宠腻的看她一眼,道:“还不是那什么虚无飘渺的五彩霞光闹的,放心吧,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克兰娇声道:“相信,以你百里……”男子捂住她的嘴,看了我一眼,他嘴唇动了两下,显然是在传音,从表面上看不出他功夫如何,但既然可以传音,应该也不会太弱。

    克兰拍开他的手,也看了我一眼,嗔道:“知道拉,那么小心干什么?”

    这时,我的酒食已经上来了,可我根本没心思喝酒,没想到,被我拒绝后,克兰这么快就找到了新欢,本来我应该祝福她才对,为什么我心里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呢?

    门上的风铃声响起,我扭头看去,一个肚满肠肥的大汉走了进来,不等服务生招呼,他径自走向我们这桌,一屁股坐在我旁边,大声吆喝道:“服务生,快,给大爷来点好酒,真他妈的累死我了。”

    从他身上传来一股扑鼻的恶臭,熏的我直皱眉头。克兰和那男子也有些厌恶的看着新来的这人。克兰捂着鼻子道:“好臭。”

    那后来的胖汉显然是听到了,眼皮一抬,怪笑着道:“怎么,你这个小娘儿,闲大爷臭吗?你们女人不就是喜欢这种味道,一上chuang,恐怕还要叫哥哥呢,哈哈。”他的下流话顿时引的酒吧里一片笑声,看来,这家伙是这里的常客了。

    克兰拍案而起,怒道:“你说什么?”

    那胖汉道:“怎么?说到你心眼里了是不是,待会儿大爷有空,让大爷再试试你另外几个眼如何,嘿嘿。”

    那和克兰同来的男子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冷声道:“朋友,还是留些口德的好。”克兰已经气的浑身发抖,指着那胖汉说不出话来。

    我心中非常奇怪,那男子的修养还真是好,如果换做我的女人被人这样羞辱,恐怕早就将对方撕成碎片了。

    那汉子被男子的眼神一瞪,明显身体大了个冷战,嘟囔了两声,不再说话了。男子将克兰拉着坐下,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克兰猛的又站了起来,道:“你这个懦夫,要忍你忍,我忍不了了。”说完,一摔男子拉着她的手,扭头就要走。

    那男子皱了皱眉,赶忙追上一步,拉着她道:“别这样,兰妹,我帮你出气就是了。”听他这么说,克兰脸色稍微好看了些。站在那里等着看男子的行动。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走了回来,对我旁边的胖子道:“朋友,请你离开这里。否则,我就要不客气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