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重归于好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紫嫣看我心痛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忙解释道:“不,不,不,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说,你们晚上在一起睡(轻声),相互又感情深厚,怎么会不亲热呢,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好过了许多,叹了口气,说道:“我伤刚好,能做什么?而且,我现在真的有些不敢和你们亲热了,我怕你们再往那边想,我……”刚说到这里,我的嘴竟然被紫雪用她温润的小嘴堵住了。一切的顾虑都被她用这柔情的一吻所化解。

    唇分,紫雪微微有些喘息,道:“阿翔,我们是真的原谅你了。不要再多想了,好么?当初虽然你做错了,但人总会错的,而且你又是为了担心姐姐而一时失控,不要在心里有阴影,相信我们,好么。”说着,她主动靠入我宽阔的胸膛。

    我伸手将紫嫣也揽了过来,三人间充满了浓浓的情意,一切不言中,我真的想时间就这样永远停滞,让我们永远停留在这美好的感觉中。

    房门突然开了,吓的我们赶忙分开,风问探头探脑的取笑道:“哎呦,实在不好意思,打搅了你们的好事,要不,我呆会儿再来。”

    紫嫣和紫雪娇羞的垂着头,我笑骂道:“滚进来吧,都已经打扰了。”

    风问嘻嘻一笑,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凯林。

    看到凯林,我顿时反唇相讥道:“你小子很厉害嘛,这么几天就把凯林小姐追到手了。”

    凯林脸上微微一红,道:“你受伤(副院长对外宣称我练功不甚,伤了身体)了怎么还这么……。”

    风问也是老脸一红,叉开话题道:“雷翔,我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你怎么样?”

    我冲他嘿嘿一笑,道:“咱俩一样,有了爱情的滋润,那还能好的不快吗?”

    风问轻轻点了点头,道:“你真本事啊,竟然偷偷的把紫嫣也追到手了,学院的美女你一下收去了两个,让兄弟们怎么办啊”

    后面的凯林踢了他一脚,羞道:“我先走了。在和你们一起,我快要难过死了。”

    我哈哈笑道:“你死了怎么行,风问会和我拼命的。你要尽快适应我们兄弟这种说话方式才行。”

    凯林瞪了风问一眼,冲我吐了下舌头,扭头跑了。跑到门口,她扭头冲风问说道:“呆会儿来找我。”说完,带着羞意冲了出去。

    紫嫣怨道:“阿翔,你怎么把人家女朋友气跑了。”

    我笑道:“不是气跑,而是羞跑了,谁让风问撞破了咱们的好事,正好报复他一下。”

    风问苦笑道:“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没看见。”

    他这欲盖弥彰的一句顿时羞的紫嫣、紫雪又低下了头。不过,她们现在可不舍得离开我,只是不做声了而已。

    风问道:“雷翔,既然你已经好了,咱们也该回学院了,人家其他两个学院昨天就走了,副院长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听他这么说,我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叹了口气,我说道:“风问,我知道兄弟们关心我,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回去,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做,哎……”我怎么舍得离开紫嫣、紫雪,但是,兽皇交代我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而且,我还必须要去一趟魔族,找到墨月,解决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这些,都是必须要做的。

    风问楞了一下,道:“什么?你不回天都,那怎么行。副院长那关你就过不了,你可不知道,这回你代表天都出战,给学院带来了这么大的荣誉,他可是对你期望很高啊,如果你不回去,他是不会同意的。”

    我心中暗想,他不同意能怎么样,他能阻止我偷跑吗?我微微一笑,说道:“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反正我现在也走不了,你要好好修炼啊,别忘了,有机会的时候,我还要再和你打一场呢。”

    风问笑道:“我还怕你不成,随时恭候,就怕你不敢和我打。我要先去找她了,我们刚开始,还是主动点好。”说着,他脸上露出一脸幸福。

    我佯怒道:“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快滚吧。”

    风问嘻嘻一笑,也不反驳,扭头跑了。

    风问离开了,紫嫣姐妹才恢复过来,紫嫣有些凄然的说道:“你真的要走吗?”

    我再次将她们搂到身边,虽然断了的骨头已经接上,但微微一用力还是很疼,我皱了皱眉头,柔声道:“你们应该知道,我是必须要走的,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办,当初我们约好三年的,不是吗?两年之内,我一定会回来找你们,到时候,我就再也不和你们分开了,好吗?”

    紫雪道:“那你想怎么处理墨月的事情。”

    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放心吧,我答应你们,不论和墨月的结果如何,都一定会平安的回来找你们,放心吧。”

    紫雪红着眼睛点点头,道:“你要记住你说的话哦,我和姐姐商量过了,如果墨月公主不介意我们的话,你就把她也收了吧,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怎么也要给人家个名分。”

    她的话让非常感动,对于墨月,我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以命相抵,另一个就是要取得她的芳心,让她成为我的人。既然答应了紫嫣姐妹要活着回来,那也就只有执行第二个方法了,紫雪的话,解开了我心中的顾忌。

    我深情的说道:“谢谢你们。我会努力取得她的原谅,如果实在不行,我也会想办法补偿她的。”

    紫嫣坐直身体,道:“刚才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快说。要不,我们就不让你走。”

    还以为她们忘记了,看来我是躲不开了,不过,那些事情也必须让她们知道,否则,以后她们会埋怨我的。

    叹了口气,我说道:“好吧,既然你们非要知道,我就告诉你们,不过,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紫雪惊讶的说道:“难道你还真的另有一个新欢吗?我不依啊,我……”

    我在她的小嘴上轻啄一下,道:“对我那么没信心吗?错犯了一次已经让我很后悔了,岂可再犯,不是我,是你父亲的事。”

    紫嫣、紫雪同时惊呼道:“爸爸。”

    我点了点头。

    紫嫣道:“爸爸有什么事你会比我们知道的更清楚?和你说的那个玲玲有关,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不要插嘴,听我给你们讲一个关于你父亲的故事吧,在几十年以前,你们的父亲公爵大人,曾经也是天都学院的学员,由于自小家境贫寒,造就了他奋发向上的决心,于是,他考进了天都学员,并依靠着自己的努力,不断的进步着……”我将公爵当初讲的故事以我的方法说了一遍,“……那位玲玲小姐就此消失,公爵大人痛不欲生,几次偷偷到兽人去寻找都没有结果。过了一段时间,他逐渐从悲痛中走了出来,失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他只能向另一个目标发展,于是,他答应了你们外祖父的要求,入赘进了紫家,从此平步青云,终于到了现在的高位。”

    听了这个故事,紫嫣惊讶的合不拢嘴,而紫雪被自己父亲和玲玲的故事感动的落下了眼泪。

    紫雪道:“爸爸好可怜啊,原来,原来他心里还有一个这么深藏着的故事。”

    紫嫣脑子转的比较快,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道:“那这么说,父亲和母亲是以政治为目的才结合的,母亲岂不是成了政治的牺牲品吗?怪不得,怪不得我觉的父亲和母亲之间总是有着隔膜,原来关键问题在这里,他们并不是因为相爱而结合的。”

    我叹了口气,道:“恐怕,正是如此。对你母亲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是,你父亲和玲玲又何尝好受呢。我当初从兽人国来到龙神后,进入天都学院卧底,并爱上了紫雪,还记得我第一次去你们家的时候吗?公爵本来对我有很多猜忌,但当他看到玲玲让我交给他的信物时,整个人都变了样子,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你们的父亲并没有将那段感情从心上摸去。”

    紫雪疑惑的看着我,道:“你怎么会认识那个玲玲,她现在到底怎么样?”

    紫嫣道:“当初你说让我告诉父亲,叫他去兽人族的睿亲王府找玲玲,又是怎么回事。”

    我在她们脸上各亲了一口,心中涌起对母亲强烈的思念,我的眼神有些迷茫,道:“你们应该是第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连公爵大人都不知道我和玲玲真正的关系,我现在告诉你们,那个和你们父亲互相爱慕的可怜女孩儿,正是我的亲生母亲。”

    “什么?”突如其来的震撼,让她们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不错,那个可怜的龙神公主玲玲,就是我的母亲,母亲一生中受了太多的苦,在龙神和魔、兽两族的战斗中,她不幸被兽人族中的第一勇士比蒙王所擒,比蒙王雷奥强歼了她,并收她为自己的姬妾,而我,正是他们的儿子。正是因为看到母亲的痛苦,才坚定了我必须要对墨月负责的决心,我绝不能让母亲的悲剧重演。我因为自己的身份,所以没有把这些告诉公爵大人。母亲也一直深爱着他,我第一次来龙神的时候,母亲就托付我将她的信物转交给公爵,并让我告诉公爵大人,让他忘了玲玲。直到我在兽人中得势后,才将她从比蒙王府接了出来,我知道,这些对你们的母亲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是,我母亲受了那么多苦,我实在不忍心在看她这样下去了。”

    紫嫣渐渐回过神来,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她脸亲了一下,柔声道:“我想把母亲接回龙神,她老人家一直惦记着回来,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公爵和母亲都老了,让他们见一面吧,不过,你们放心,母亲绝不会影响你母亲的。本来,母亲说即使回了龙神也绝不和公爵大人见面,只是想在角落里偷偷看他一眼就满足了,但是,我们作为子女的,怎么能让他们就这样痛苦一辈子呢,我想给母亲在皇都里找一间小院落安顿下来,只要公爵大人偶尔去看看她,就行了。你们觉的呢,我真的很想办成这件事。”

    紫嫣和紫雪沉默了,两人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毕竟,一边是自己爱人的母亲,另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也真让她们为难了。

    良久,紫嫣叹气道:“也只有这样了,只要伯母不让我母亲太难做就行了,我很理解父亲和伯母之间的感情。”

    紫雪道:“我也同意,如果父亲当初真的和伯母好了,也就不会有我们,成全他们吧。”

    我紧紧的将她们搂入怀中,红着眼睛道:“谢谢,谢谢你们能够理解,我真的太高兴了。”

    紫嫣柔声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接伯母回来?伯母怎么会在那什么睿亲王府?”

    我微微一笑,道:“我回来找你们的时候,就会接母亲一起回来,而那睿亲王府却正是不才我的府邸。”

    紫雪从我怀中挣扎出来,奇道:“你的府邸,你是兽人族的睿亲王。”

    “怎么?不可以吗?告诉你们,兽皇为了笼络我,收我为义子,并加封我为睿亲王、兽人全军总指挥。你们老公厉害吧。兽人的几十万军队现在完全收我节制,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兽人现在完全在自我发展,绝不会向龙神开战的,我答应过母亲,终此一生,绝不带兵侵占龙神一草一木。到时候,我会悄悄的带母亲回来,辞掉那个职务,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那时,我带着你们找一处清幽的地方隐居,生一大堆儿女,好不好。”

    紫雪嘟着嘴道:“谁要给你生一大堆而女,你当我们是猪吗?”

    我嘻嘻一笑,道:“怎么会呢,即使是猪,你们也是最漂亮最可爱的小猪。哎呦。”听我损她们,紫雪姐妹顿时向我发动了进攻,而她们的目标是我的腋窝。

    “好氧……我错了……,饶命啊,两位魔法师大人。”

    …………

    几天以后,当天都学院的众人踏上归途之时,我和他们分开了,副院长虽然一再挽留,但经不住我去意甚坚,又有紫嫣、紫雪帮我说话。临别时,我嘱咐紫嫣她们要注意身体,而且不要把我和母亲的关系告诉公爵,并向她们再一次保证,一定在两年之内赶回来和她们相聚。

    强忍着心中的酸痛,我向着白烟山的方向前进,我经脉的伤已经完全好了,由于我强韧的身体加上惊人的恢复能力,断臂也愈合的七七八八,除了不能太用力以外,基本没什么影响。我必须要去料理兽皇交代的任务,即使只是去看一下,也是要去的。毕竟,兽皇对我不错,这也是我的责任。

    正当我前往白烟山的时候,盘宗也结束了闭关。

    …………

    兽人国睿亲王府。

    刚结束闭关的盘宗跑到金银闭关的房间用力的敲着门。“老二,我出关了,你们也出来吧。”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他结拜兄弟的家,他恐怕早就破门而入了。

    半天,门才打开,金银走了出来,金道:“老大,你出关拉,修炼的怎么样,突破绝地没有?”

    盘宗一挺胸脯,傲然道:“那当然了,凭你兄长我的功夫,还能差的了。”

    金银上下打量盘宗,果然,和以前相比,盘宗身上多了一股王者的霸气,显然是功力大进。

    银不屑的说道:“不就是到了绝地境界吗?有什么了不起,恐怕,你还打不过老四呢,这么急叫我们醒来干什么?”

    盘宗楞了一下,他并不知道我已经修炼到天魔决第七层可以进行四翼变身的事,“为什么我打不过老四,现在就算你们联手恐怕都未必是我的对手。哼,不信的话,咱们现在就试试。”

    金狡猾的一笑,道:“我们才不和你试呢,有本事,你找老四试去,我问你,你打的过当初那个四只翅膀的家伙(古川)吗?”

    盘宗的九个蛇头绕在一起,半晌才说道:“估计还是不行吧,那家伙的力量太强大了。”

    银道:“那不就得了,老四现在也可以变出四只翅膀,你不也一样打不过吗?”

    盘宗惊讶的说道:“什么?老四他竟然修炼成了四翼堕落天使,你不是哄我吧。”

    银哂道:“我哄你做什么,是老四亲口对我说的,要不,我们俩能闭关吗?不信,咱们现在就去找他,你和他比试一下就知道了。”

    盘宗道:“好,咱们现在就去龙神,我找老四试试,看他有没有那天那个家伙那么厉害。”

    金楞道:“去龙神?干什么?”

    盘宗也是一楞,道:“你们也不知道啊,刚才,我出关后就去找老四,可伯母说他已经去龙神执行什么任务了,还说让咱们在家里老实的等着他,这个老四,太不象话了,出去玩竟然也不叫着咱们,我来找你们就是让你们和我一起去龙神找他呢。”

    银怒道:“好哇,老四竟然一个人偷跑了,好,咱们这就走。到龙神找到他后再收拾他,就算他力量强了,总要听我这姐姐的话吧。”

    说完,盘宗和金银匆匆走到前庭,母亲正和白剑说着话,看他们都出来了,微笑道:“都出关拉,修炼的怎么样。”

    银道:“伯母,听老大说雷翔去了龙神,这么好玩的事,他怎么不等我们一起去。”

    母亲帮我开脱道:“翔儿说你们去太不方便,你们的样子不容易遮掩,而且他的任务很急,所以就没有吵你们,他临走的时候还让我看住你们,不许你们去找他呢,你们刚闭关出来,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呆会儿,伯母给你们做点好吃的补补。”

    虽然母亲的厨艺对他们有很强的吸引力,但对龙神的向往却占了上风,金道:“伯母,雷翔一个人去那边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去帮帮他的好,您放心,我们过去是不会惹事的,一定很快把雷翔给您带回来。”

    母亲微笑道:“就知道你们不会听我的,可翔儿顾虑的很对,你们这个样子想到龙神,恐怕连斯特鲁要塞的门都进不去吧。”

    盘宗嘿嘿一笑,道:“让您看看我闭关的结果。”说着,他九个头一起喃喃的念着咒语,九个头缓慢的缠绕在一起,顷刻间竟然融合成一个头,渐渐的,头上的鳞片消失了,露出一张和我相同的脸来。

    不仅母亲和白剑吃惊,连金银也吓了一跳,金道:“老大,你这是什么功夫。”

    变成我模样的盘宗嘿嘿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九头蛇一族再修炼到绝地境界后,可以任意变化自己的九个头,怎么样,厉害吧。这下,我就可以去龙神了,你们这两个大头是变不了了,就留在这里看家吧,我一个人去玩喽。”说着,他扭头就向外走。

    金银赶忙一把拉住他,金赔笑着说道:“大哥,带我们一块去吧,大不了我们蒙上斗篷,路上不说话,头靠的紧一点,总行了吧。”

    听金叫了一声大哥,盘宗得意的摇了摇头,道:“那怎么行,我一个人多自在,省得你们老跟我抬杠。除非……”

    金急忙问道:“除非什么?”

    盘宗嘿嘿笑着看了看银。

    金警惕的说道:“你要干什么?银可是我老婆,你不要打她主意啊。”

    盘宗楞了一下,大笑道:“你想什么呢?你们俩雌雄同体,我能打她什么主意,我的意思是,让她也叫我一声大哥,我就勉为其难的带你们去。而且,在路上,你们不许再和我抬杠,一切要以我为主,同意吗?”

    金银在心里交流了一下,银低下头,轻声叫道:“大哥。”

    这一声大哥叫的盘宗得意非凡,道:“好兄弟,好弟妹,咱们这就上路。”

    母亲无奈的看着他们,知道自己拦不住,只得说道:“你们去的时候路上小心,最好先上皇宫里管兽皇要一份龙神的地图,然后问清楚雷翔到底去了哪里,再上路。”

    “知道了。”两道身影闪电般飞了出去。

    …………

    虽然离开紫嫣、紫雪让我心中怅然若失,但却也无比的轻松,终于解决了这横梗在我心中的一个难题,我可以全心全意的去完成兽皇的任务了。白烟山,我闭关修炼突破两翼堕落天使境界的福地,这回不知道能否再给我带来些惊喜呢。

    我计算了一下,如果纯凭借双脚赶路的话,大约要七、八天的时间才能到,有了护心镜的神秘能量,我不再惧怕死亡气息的侵袭,所以决定变身飞行。

    经过一晚的飞行,我赶了超过一半的路,黎明时分,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悄悄的落了下来,变回了原有的样子,芥子袋这宝贝真是方便,有了它,我不再需要什么包裹,所有东西都能装进去,但我发现,墨冥一装进芥子袋会耗费我很多能量,使我根本无法支持长时间飞行,所以,只得将它重新背在背上。

    虽然能量并没有减少,但我还是有些疲惫,还是找个地方好好吃顿饭睡一觉,晚上再赶路吧。

    周围没有什么大的城镇,在我刚才降落的时候,曾看到不远处有个村子。

    走近小村,说它是小村一点都不为过,这个简单的村寨用简陋的篱笆圈起来,里面大约只有十几户人家。周围的景色到是很不错,树木林立,绿草成茵,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植物。偶尔传来清脆的鸟鸣,听的人心旷神怡。

    我刚一迈进村子,就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喝道:“你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回头一看,一个铁塔似的彪形大汉出现在我旁边,这人身高足有两米二以上,赤着上身,全身都是一块一块如同花岗岩一般的肌肉,在人类里面,我已经算很健壮的了,可站在他旁边,竟然被比了下去。刚才由于他弯着腰在那里修补篱笆,所以我才没有看到他。

    我客气的说道:“你好,我路过此地,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一天,明天就走。”

    大汉疑惑的看了看我,说道:“对不起,我们村子不欢迎外人,你请吧。”

    人类不都是很好客的吗?为什么他会拒绝我,可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方,我总不能强入,“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周围还哪里有村镇?”

    大汉冷冰冰的说道:“不知道。”说完,又继续修补起他的篱笆来。

    这人简直是个榆木疙瘩,我本身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被他倔了两句,不禁气往上撞,微怒道:“我只是一个路人,行个方便不行吗?我就住一天而已,我可以多给你们钱。”

    听了我的话,大汉勃然大怒,吼道:“有钱就他妈了不起吗?我最看不贯你们这种拿钱压人的杂碎,好,你想住这里是不是,只要你能通过我这一关,我就让你住,而且一分钱也不收,如果过不了,你趁早滚蛋。”说着,他横跨一步挡在我身前。

    要说动手我怕过谁,看他楞楞的样子,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既然他愿意较劲,那我就成全他。“好,记住你说过的话。”

    我伸出左手,运起两分力,试探着向他推去,以我比蒙的身体,天生就力大无穷,即使不用斗气,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大汉扎稳马步,我这一推竟然没有效果,他轻蔑的一笑,道:“不自量力。”

    我又加了三分力,大汉依然纹丝不动,如果说刚才只是试探,现在以我这五分力足可以推dao一头400公斤以上的壮牛了,看来,他还真是有些蛮力,我的力量在一分一分的加着,大汉脸色稍显凝重,但仍然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我收回左手,赞道:“好力气,我竟然用十分力都没有推动你。”他强壮的身体出乎我意料的强悍,以他的力量,丝毫不弱于普通的比蒙巨兽。

    大汉见我收回了手,哼了一声,道:“知道厉害了就快走。”

    看他又要去干活,我喝道:“且慢。”

    大汉一楞,道:“你怎么还夹缠不清,难道以为我们乡下人好欺负么?”

    我摇了摇头,道:“我刚才并没有用全力,这样吧,咱们无怨无仇,如果我打伤了你就不好了,我做一件事,如果你能和我做的一样,或者做的比我好,我立刻就走。”

    大汉看了看我,道:“你少骗我,如果你拿根针出来绣花,我也照做吗?”

    我不禁心中气苦,堂堂的兽人全军总指挥,在这里竟被人当成了卑鄙小人,我沉声道:“我是要和你比实力,你看着。”说完,我故意卖弄,后退了两步,运起狂神斗气,身体周围顿时出现一层蒙蒙的金黄色光芒。

    大汉一惊,仔细的盯着我看。

    我瞥了他一眼,大喝道:“狂战天下。”猛的向后面挥出一拳,一道金黄色的光柱应拳而出,骤然迸发,直奔五丈外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树。“轰。”的一声,大树并没有倒,只是不断的乱晃,树叶如下雨般坠落。被我正面打到的树体出现了一个直径接近半米的圆洞。看着圆洞,我不禁摇了摇头,功力还是不纯啊,否则,应该树不摇叶不落的打出一个洞才是。

    大汉傻傻的看着那颗大树,楞道:“你这是在变戏法吗?”

    他憨直的样子显得很可爱,我微微一笑,道:“不是戏法,这叫斗气。”

    他摇了摇头,道:“一定是你事先弄好的,我不信可以从这么远在树上打出一个洞来。”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礼也说不清啊,我的耐心快被他磨没了,怒道:“那你到底要怎么才相信。”

    大汉挺了挺胸脯,道:“除非你打倒我。”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