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死亡再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柔声道:“雪儿,你醒了。”

    紫雪猛的一推我,发出一声惊叫。由于没有准备,我又在床边,顿时掉到了地上,胳膊上的伤口被碰到,顿时传来剧烈的疼痛。紫雪脸色刷白的看着我,道:“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姐姐呢?”

    我强忍着痛楚,回答道:“紫嫣太累了,她回去休息了,我在这里照顾你。”

    紫雪的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怎么还和我睡在一起,你……”

    我赶忙坐到床边,伸手想把她脸上的泪水擦掉,紫雪一巴掌打开我的手,怒道:“你不要碰我。”

    我柔声道:“雪儿,一切都是我不好,原谅我好么?我以后一定会十倍、百倍的对你好的,原谅我吧。”

    紫雪眼中流露出痛恨的神色,她有些警惕的看着我,怒道:“原谅你,你让我怎么原谅你,你是禽兽,竟然做出那种事来。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过度的气愤使得紫雪身体颤抖着,胸前的衣襟震开露出了里面粉色的内衣。

    一句禽兽像一根针一样刺进我的内心,我脸上一阵发白,深吸口气,想到,紫嫣说过,要用真心去打动紫雪,我一定不能就这么退缩了,正好,我看到紫雪的前襟裂开,关切的说道:“你衣服前面开了,快扣好,刚起来,小心着凉。”

    可我那里知道,紫雪现在根本就听不进任何话去,我一句关心的话,听到她耳朵里却变了质,她脸色大变,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服,颤声道:“你,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个……,你是不是也……”

    我当然明白她要说什么,在她心里,我竟然已经真正的成了一个色魔,一个强歼犯,我的心仿佛被钢刀血淋淋的劈开,充满了绝望,我的眼中一阵空白,喃喃的说道:“在你心里,我真的是那么一个人吗?”

    紫雪急促的喘息着,恨声道:“难道不是吗?否则,你为什么要去强歼那个魔族公主,还不是为了她的美色。如果换一个丑一点的,你会那么做吗?……”紫雪的话说的很对,也许,当初的对象不是墨月而是一个丑女人的话,我真的不会那么做,看来,我真的是一个禽兽。在紫雪心里,我再也没有什么优点,而只有强烈的恨意,她说了,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昨晚的温馨顷刻间消失了,我的内心再没有任何其他感情,一切仿佛都与我无关了,紫雪后面的话,我完全没有听到。跌坐在地,我的眼神变得异常空洞,全身用不出一丝力气,也不想再做什么。就在这个时候,那股要命的死亡气息再次光临,它从我的心中涌起,迅速的流向我四周的经脉。比起上次来,这回死亡气息的进攻更加猛烈,我根本没有阻止它的念头,任由它在我身体里游动,一切都无所谓了,我已经再没有活下去的信念。虽然死亡在一步步向我走进,但我的神志却依然清醒着。能看着自己怎么死掉,也许也是一种乐趣吧。

    紫雪说完后,看到我的样子,她心里也非常难受,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哭了一会儿,她发现我竟然没有动静,仍然眼睛睁的大大的坐在那里,让她感到害怕的是,我的眼睛竟然完全变成了死灰色,全身再没有一丝生气。

    紫雪预感到不妙,跳下床,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我应声而倒,身体僵硬的躺在地上,紫雪啊了一声,一把抄起我的上身,喊道:“雷翔,雷翔,你怎么了?雷翔,你说话啊。”我现在不要说说话了,连闭上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死亡气息在我内心绝望的配合下,正以惊人的速度侵占着我的经脉,现在,除了暗黑魔力盘踞的大脑和狂神斗气盘踞的丹田以外,我全身都被死亡气息所占领,它们正在不断的腐蚀着我身体的每一部分,不过,我毕竟吃过两块墨晶,经脉宽阔而坚韧,短时间内,还死不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除了全身没有生气以外,我没有了任何其他感觉,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安乐死。

    紫雪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如果我是闭着眼睛的,她还可能以为我是昏了过去,可现在这个样子,全身都充满了死寂,是她无法想象的,她不断的喊着我的名字,摇晃着我的身体,我都没有任何反映。半晌,紫雪恐惧的发现,我的身体正在慢慢变冷。

    “当,当,当。”敲门声传来。“阿雪,是姐姐。”紫嫣的声音透门而入。

    紫雪仿佛抓到救星一样,将我放倒在地上,飞快的跑过去拉开门,哭喊道:“姐姐,你快看看他吧,他好象不行了。”

    紫嫣闻言大惊,赶忙和紫雪跑进了房间,当她看到地上毫无生气的我时,虽然我看不见了,但仍然能感觉到她的悲伤,紫嫣一声娇呼,扑倒在我身上,“雷翔,你怎么了。”她也试图摇醒我,可这是没有用的。

    紫嫣定了定神,她的姓格比紫雪要坚强的多,在这种时候,她并没有乱了方寸,扭头问紫雪道:“阿雪,为什么会这样,他这是怎么了?”

    紫雪泣道:“都是我不好,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抱着我,想起他强歼魔族公主的事,我就大骂她,还将他推下床,然后又骂了他两句,他就不动了,等我心情稍微平复一点,再看他时,就成了这个样子。”

    紫嫣将我抱入她的怀里,泣道:“你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这样呢。”

    “我,我说……”紫雪将对我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紫嫣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妹妹发了脾气,“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他,虽然他做错了,可是,他一直深爱着我们,昨天为了赎罪,他让我杀了他,在我攻击他的时候,他都没有任何反抗,你看,他的胳膊都被我打断了,可是,他并没有喊过一句疼,我原谅了他,因为我知道,这辈子,我只会爱他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那样刺伤他,他一定是绝望了才会这样的。阿雪啊,昨天晚上是我让他留下来照顾你的。你……”

    紫雪已经泣不成声了,“姐,姐,你救救他啊,你快救他啊。”

    紫嫣神志一情,凝神会聚起光元素,用最快的速度吟唱出她所能使用的最大光系恢复魔法。紫雪也没闲着,她的水系恢复魔法几乎和她姐姐同时使出,在使用的时候,紫雪胸口的海蓝之石发出蒙蒙光华,将紫雪的身体罩住,无形中使她的魔法威力增加了许多。

    两种元素的能量冲向我的身体,但是,禁忌术残留的死亡气息并不是那么容易驱除的,当她们魔法使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根本无法将魔法能量输入我的体内。

    紫雪急的不断催动着水元素,可是,这已经于事无补了,紫嫣先停了下来,她阻止紫雪再继续下去,惨然道:“没有用的,雷翔,雷翔他已经,…………”

    紫雪哭喊道:“不,不,阿翔他没有死,他还没有死,姐姐,你不能放弃啊。”

    紫嫣站了起来,擦掉脸上的泪水,道:“阿雪,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找师傅,也许,他会有办法呢。”说完,她施展光系魔法将我托到床上,飞快的跑了出去。

    紫雪楞楞的看着已经没有生气的我,到现在她都无法相信,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刚才还柔声对她说话的那个雷翔已经再也无法抱着她,再也无法和她说话了,只剩下一具躯壳躺在那里。紫雪抓住我的手,泪水大滴大滴的落在我的身上。

    一会儿功夫,紫嫣带着尚未完全睡醒的副院长和庄老师跑了进来。

    紫雪仿佛抓到了救星似的,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副院长,庄老师,你们快救救雷翔吧。”

    副院长一挥手,光芒一闪,将紫雪托了起来,他走到我身旁,看到我的情形,他也是一惊,赶忙探了探我的鼻息,又把耳朵贴在我胸口上听了听,紫嫣急忙问道:“老师,怎么样,他还有救吗?”

    副院长叹了口气,道:“奇怪,他明明没有了生机,可是却还有气息,紫嫣,怎么会这样的。”

    紫嫣急道:“老师,您先别问了,快救救他吧。”

    庄老师道:“是啊,副院长,他还有没有救了,昨天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这样了。啊,他的胳膊怎么了。”

    紫嫣和紫雪对视一眼,泪水再次流了出来,副院长吟唱道:“伟大的光元素啊,……,释放吧,生命的能量。”浓烈的白色光芒充斥着副院长的身体,紫嫣、紫雪和庄老师都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推的向后退去。副院长身上充满了神圣的光芒,他缓缓将手放在我的胸口,白色的光芒狂涌,刹那间将我完全包裹住。

    良久,副院长头上冒出阵阵热气,光芒渐暗,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紫嫣赶忙过去搀扶住他,问道:“老师,怎么样?”

    副院长摇了摇头,道:“太厉害了,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孩子一定是被亡灵法师诅咒过,他体内充满了死气,而且,他本身好象也没什么求生的yu望似的,不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用光元素驱逐那股死亡能量。”

    听到副院长这么说,紫雪险些晕倒,颤声道:“这么说,是没有救了。”她猛的扑在我的身上,哭喊道:“阿翔,你醒过来啊,你快醒过来啊,只要你能活过来,我什么都不计较了,我爱你,我是爱你的,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你,原谅我吧,阿翔,你快醒过来,求求你,快醒过来吧。”紫雪的声音如同杜鹃啼血一样,紫嫣泪流满面的搂住她,痴痴的看着我道:“阿翔,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你忘了吗?昨天我说过,要让你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我们的,你就这么去了,我会恨死你的(人都已经‘死了’,还怎么再恨死。)。快醒过来。”

    副院长惊讶的看着紫嫣,道:“你,你怎么也……?”

    紫嫣抬起头,道:“是的,老师,我和妹妹一样,也爱着雷翔,就是因为一些误会,雷翔完全是被我们逼死的,我……”强烈的悲伤使得她无法再继续说下去。

    发生的这一切我都知道,我心中的绝望在一点点消失,当我听到紫雪最后的话时,我明白她先前说的只是气话,她还是爱着我的,这个想法一起,顿时刺激着我的求生yu望,但是,我发现已经迟了,死亡气息已经开始侵蚀着我的经脉,除了还可以思考以外,我做不了任何事。难道,我真的就这么死了么?不行,紫嫣和紫雪还等着我照顾她们一辈子呢,我绝不能就这么死了。我将全部意念集中的丹田,开始催动起蛰伏着的狂神斗气。哪怕只是被我催动起一点,就会有生的希望。

    最近这段时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狂神斗气在我的催动下终于动了起来,它们从丹田冲出,开始驱赶着周围的死亡能量,但毕竟行动过晚,死亡能量已经非常强大了,虽然狂神斗气能克制它们,但一时间却无法冲出到更远的地方。

    紫嫣、紫雪惊讶的发现我的腹部发出淡淡的黄色光芒,她们赶快站了起来,副院长上前一步,道:“啊,他好象在自己疗伤,他又有了生存下去的信念,一定是刚才你们的话打动了他,紫嫣,紫雪,你们一人握住他一只手,心里想着对他的思念和爱意,也许会有奇迹发生。”

    紫嫣、紫雪不敢怠慢,赶忙一人一手握住我,她们的眼中冒出了炽热的火花,她们明白,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了。

    仿佛感觉到她们爱意似的,我和狂神斗气的联系更加紧密了,我指挥着他们左冲右突,成功的占领了一片又一片的领地。当狂神斗气冲破胸口的死亡气息时,紫嫣他们惊讶的看到,原先揣在我怀里的芥子袋突然从我的衣服中飘了出来,在空中发出耀眼的金光。

    副院长惊讶的说道:“这是什么?好神圣的气息。”

    芥子袋自动张开,一道金色的光芒从里面飘出,逐渐变大,紫嫣和紫雪同时惊呼道:“护心镜。”

    不错,正是护心镜,它没有了以前难看的样子,黑漆漆的矿石完全变成了金色的光芒,猛的,它飞落在我的胸口处,好象变成纯能量似的,缓缓的向里面渗入,直到完全消失。

    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比的能量从胸口处传来,这股能量很熟悉,也很温暖,仿佛本来就和我的狂神斗气是一体似的,它虽然强大却并不狂燥,它迅速的融入到我体内的狂神斗气当中,原本黄色的斗气,再它的加入下,变成了耀眼的金芒。紫嫣他们看到的,是我的全身从胸口开始逐渐发出了金色的光芒,光芒越来越强烈,晃的众人无法睁开眼睛。

    根本不用我催动,金芒迅速的吞噬着周围的死亡气息,顷刻间将他们驱散殆尽,到了最后时刻,死亡气息又像上回一样,突然消失,它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即使这股不知名的能量都无法摧毁它,但是,尽管如此,我相信,再短时间之内,它无法在出来作祟了。金色光芒并未就此退去,它充满我的身体,修补着刚才被死亡气息腐蚀的经脉,我的六感又重新恢复了以前的敏锐,在金芒的作用下,我断臂处的疼痛也减轻了许多。我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着。

    我体内的经脉奇迹般的复原着,终于,经脉中残留的死亡气息完全被驱除掉了,被腐蚀的部分不断的自我修复着,在狂神斗气的作用下,经脉虽然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我清楚的知道,我的小命又拣了回来。金芒在死亡气息被驱除后,不断的和我体内的狂神斗气融合着,虽然我没觉出狂神斗气有增强的迹象,但好象和原来有些不一样了。

    紫嫣他们看着我身上的金色光芒逐渐减弱,渐渐的完全融入了我的身体,而护心镜却并没有因为金芒的消失而再次出现。

    我眨了眨眼睛,原先的灰色不见了,眼神逐渐恢复了神采,眼前渐渐清晰,看到了他们一张有一张关切的面孔。

    紫雪第一个扑上来,泪流满面的泣道:“阿翔,你,你好了么?”

    我微微点了点头,由于身体刚刚恢复,我还无法说话。

    紫嫣从怀里掏出手绢,温柔的为我擦拭着头上的汗水。

    副院长将手搭在我的脉门上,探视着我体内的情况,他楞楞的说道:“奇迹,真是奇迹,刚才是什么东西进入了雷翔的身体,他竟然自己将那些死气驱除了。太不可思意了,这简直是神迹啊。”

    我嘴唇动了动,喉咙深处响起微弱的声音,紫雪把耳朵贴到我的嘴上,“阿翔,你要说什么。”

    我试着调整声带,微弱的声音传出,“雪儿,你真的肯原谅我了吗?”

    紫雪一把抱住我,哭道:“原谅,我原谅你了,都是我不好,不应该说那么重的话,阿翔,只要你好起来,我什么都不再计较了,我真的好爱你,真的,我和姐姐都原谅你了,快好起来吧。永远都不要离开我们。”

    我微笑着点点头,心中一片晴朗,感情的危机终于过去了,现在的我终于可以拨开乌云见明月,再也不用担心心爱的人离我而去。希望的曙光照亮了我的心头。

    副院长咳嗽了一声,冲庄老师使了个眼色,庄老师微微一笑,凑到我跟前,道:“雷翔,你可要吓死我们了,好好养伤,快点好起来,我们都等着你回来呢,别忘了,你可是学院的希望。”

    我含笑点头,道:“谢谢你。”

    庄老师冲紫雪姐妹道:“你们好好照顾他,我和副院长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变化,及时通知我们。”

    紫雪点头道:“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阿翔的。”

    庄老师笑道:“傻丫头,别哭了,你的阿翔不是已经好起来了吗?”

    紫嫣将副院长和庄老师送出了房间,和紫雪一起坐到我身边,看着她们由悲转喜的样子,我心中一片温暖。我知道,她们再也不会有离开我的可能,而我,一定会好好的爱她们,珍惜她们的。

    …………

    三天后,在我的自行条理和紫嫣、紫雪无微不至的照顾下,除了断了的左臂以外,基本已经恢复了正常。但她们坚持让我不许下床,说一定要好的彻底些才行。

    紫嫣一边用勺子喂着我吃粥一边问道:“阿翔,那天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突然会变成那样呢?老师说,你被亡灵巫师诅咒过,是么?”

    我咽下一口紫嫣亲自做的爱心大补粥,叹道:“我没遇到过亡灵巫师,你还记得我跟你说我杀过墨月手下的四个堕落天使么?就是那时候,有一个堕落天使竟然选择自暴,使用了禁忌术,引来了冥界的力量,虽然在我们几个齐心合力之下化险为夷,但我也留下了病根,老是有股死亡气息在我体内盘踞着,昨天已经是第二次发作了,本来我修炼的斗气是可以抵抗它的,但是那天听了雪儿的话,我心里非常绝望,想一死了之,就任由它们在我体内横行,然后就变成那样子了。”

    旁边的紫雪靠在我身上,低声道:“都是我不好,说话太没轻重了。”

    我摇了摇头,轻轻抚mo着她秀丽的长发,道:“不是你不好,是我自己不好,你那天也并没有说错啊,我没有一点怪你的意思,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不用再为这个自责。不过那天能再活过来确实是个奇迹。虽然听到紫雪的话让我有活过来的信念,但死亡气息已经控制了我体内绝大部分经脉,我的斗气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冲出去。就算能够恢复,也只不定需要多长时间呢,正在这时候,一股熟悉而强大的能量从胸口涌了进来,应该就是你们说的护心镜了。它和我体内的斗气竟然完全融合,在它的作用下,死亡气息虽然没有被根除,但短时间恐怕也无法为害了。”

    紫嫣色变道:“那这么说你还没有完全好了。我可不要再看到你那个样子,好吓人的。”

    我张嘴又吃下一口粥,微笑道:“有你们在身边,我心中充满了希望,而且我的狂神斗气在融合了护心镜后好象有了质的变化,只要我用心抵抗,死亡气息也无奈我何,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抛下你们的。我还要照顾你们一生一世呢。”

    紫雪抓起我的手放在她脸上,道:“还是想办法彻底清除掉比较好,老有个隐患,怎么我也放心不下。”

    我苦笑道:“我也试过,可根本没有用,那股残留的能量贼的很,每到最后关头,它总能偷偷逸去,我也拿它没办法,这就要看机缘了,也许有哪一天,它突然大意了,就被我消灭了。”说完,我自己都笑了起来,死亡能量能那么好消灭的吗?

    紫雪轻捶我一下道:“讨厌拉,人家说正经的呢,你还挺有先见之明,竟然选中了那个护心镜,关键的时候发挥了作用。”

    我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是啊,当初我挑它就因为感觉它很亲切,谁知道竟然这么快就起了作用,没想到它还能自己从芥子袋中钻出来,我总感觉它好象和我的狂神斗气有关似的,正是狂神斗气运行后它才有了反映。现在我每次修炼狂神斗气,都能感觉到它里面多了什么,却有说不清楚,斗气威力并没有增加,只是颜色变成了金黄色。”

    紫嫣道:“只能说你运气好,你不是说过那护心镜周围有许多嵌槽,应该是一套盔甲中的一件吗?以后有机会找到那些其余的盔甲,也许就能知道它到底有什么作用了。”

    我摇头道:“哪有那么容易,这护心镜都不知道有多少年头,无所谓,我现在对这些都没有什么好奇心,你们能原谅我让我觉得世界上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只要能有你们在我身边,我就非常满足,甚至,小时候想成为绝世强者的念头都淡了许多。”

    紫嫣撅嘴道:“那可不行,你必须要好好修炼,我和妹妹好指望你保护呢。”

    我赶忙投降道:“好,好,好,为夫遵命。”

    紫嫣将一勺粥塞进我嘴里嗔道:“你是谁的夫,讨厌。”

    看着她脸上的一抹红晕,我模糊着说道:“当然你们俩共同的了。嘿嘿。”

    紫嫣脸更红了,她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问道:“啊,对了,阿翔,你当初说让我告诉父亲,让他去兽人国接什么玲玲的,还说在什么睿亲王府,这是怎么回事啊。”

    听她问起这个,我顿时支吾起来,“哦,没,没什么,只是一点小事而已。”

    紫雪凑过来,她双手扳住我的头,说道:“你看着我的眼睛,如果你说谎的话,你的眼神会告诉我的。”

    我尴尬的一笑,凑过去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道:“知道太多不好,以后有机会会告诉你的。”

    紫雪被我亲的一阵娇羞,嗔道:“不行,我现在就要知道,你一定有什么瞒着我们,是不是在兽人国还有个新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说着,还从我丢来一个威胁的眼神。听了她的话,白剑的身影竟然出现在我脑海中,我心中一惊,我怎么会想到她,不行,我一定要把持住自己,千万不能再出轨了。

    我逗她道:“你就,你就怎么样啊?嘿嘿……”

    紫雪刚想说什么,但又顿住了,她想了想,脸上突然一红,道:“就不陪你睡觉了……”她后面几个字说的极轻,如果不是我耳力过人,还真听不到,听她这么说,我心中不禁一荡,自从那天我醒过来以后,紫雪片刻不肯离开我,怕我再出什么事,晚上就偎在我怀里睡,不过,她警告我不许有什么坏念头,由于身体刚刚复原,我身体虚弱,能有什么坏念头,可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如果晚上再抱着她睡,就难说了,我心中绮念涌起,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道:“真的吗?你舍得我温暖的怀抱么?”

    紫雪脸上一红,确实,自从和我在一起睡,她每天都能睡的非常香甜,我的臂弯成了她最好的停靠港湾。

    紫嫣眼中一黯,道:“还吃么?我再给你盛一碗去。”

    我一把搂住她,柔声问道:“怎么了?”紫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微笑道:“是不是你也想和我一起睡啊?”

    出乎意料的是,紫嫣虽然脸上羞的通红,但她竟然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和紫雪都是一楞,紫雪拉住她的胳膊笑道:“那好办啊,我把他让给姐姐一半,怎么样。”

    紫嫣眼中闪过一丝光彩,低头道:“这样不好的,这里人这么杂,会说闲话的。而且……”

    我眼中冷芒一闪,道:“谁敢说闲话,你们以后都是我的老婆,老公睡老婆,天经地义嘛。”

    紫雪捶我道:“你说的好难听哦。”

    紫嫣看了我们一眼,道:“可是,我体内有那股能量,不能和你亲热,你刚刚好一点,会伤到你的。那股能量不但没有减弱,而且还越来越强大了呢。”冤枉啊,看她的样子,明明以为我和紫雪已经做了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干啊,不用我解释,紫雪摇着紫嫣的手臂,羞道:“姐姐,你想的那里去了,人家和他什么也没做嘛。”

    紫嫣楞了一下,道:“他那么老实么?”

    我心中一痛,沉声道:“看来,你还是把我当成……”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