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五件宝物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铁门逐渐变成了白色,发出柔和的光芒,嘎嘎声响起,铁门逐渐上升。

    紫雪惊讶的说道:“这海里出来的东西还真不一样,我还没去过大海呢。”

    我微笑道:“以后有机会一定带你们去,我也没见过海,以前听人说,海就是一个特别大的,看不到边际的湖泊,只不过水是咸咸的而已。”

    田中笑道:“大海其实是很美的,我小时候曾经跟家里人去过,不知道海洋的尽头有些什么,咱们龙神临海的有好几个行省,海岸线比魔族、兽人族加起来还要长几倍。你们去的时候,一定叫上我,我也很想再感受一下那波澜壮阔的感觉。”

    紫嫣道:“不知道海的那边有什么东西,雷翔,以后咱们去探险好不好。”

    田中脸色一变,道:“千万不要,在大海里很难辨别方向,而且,如果遇到风暴,可就麻烦了。”

    这时,大门已经完全开启了。我对田中道:“带路吧。”

    田中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自己进去拿吧,我不想让自己的神色影响到你们挑选,拿够五件,你们出来就行了,一切都看你们的运气。”

    紫雪撇嘴道:“狡猾。”第一个走向收藏室。怕她有闪失,我和紫嫣赶快跟了上去。走过铁门,拐了一个弯,里面的情形让我们吃了一惊。因为,里面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宝光闪烁,四周的物品虽然不少,可看上去,都比较陈旧,落满了灰尘。

    紫雪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道:“怎么会这样,哪里是什么收藏室,简直就像垃圾堆嘛。”

    我揽住她的肩膀,微笑道:“别着急,估计很少有人来这里,也许是尘土的原因呢。你们发现没有,虽然这里弄的很严密,但却有很多隐秘的通风口,否则,在地下,我们绝不会感觉不到憋闷。”

    紫嫣走到一旁,道:“你们看,这收藏室里面甲胄、兵器居多,其余的都是些装饰品。阿雪,你用个小水球冲一下这套盔甲。”她指了指最靠外的一套盔甲。

    紫雪点了点头,伸出左手,手腕上我送她的手镯发出淡淡的光晕,“温柔之水,听我召唤,水弹。”一个蓝色的小水球出现在她手上,紫雪轻轻一挥,水弹直飞而出,撞在了紫嫣指定甲胄的胸口部位。紫嫣将手中的照明术释放的更亮,我们围过去,只见那甲胄刚刚被水弹打到的部位呈现出漆黑的颜色,我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有一种非金非铁的沉厚感,紫雪道:“好象真的不一样了。雷翔,你要不要这甲胄?应该还值几个钱,嘻嘻。”

    我摇头道:“我要甲胄没用,只要一变身就会撑坏了,何况,我的皮肤就是最好的盔甲。”

    紫嫣掸了掸盔甲上的灰尘,微笑道:“皮肤的防御力和盔甲是两回事,有很多高级甲胄,对某些魔法或特殊攻击都有一定的免疫姓,价值不菲,这里的盔甲中肯定有那种高级的,可惜你变身后有翅膀,否则真的应该弄一套。”

    我楞了楞,道:“我怎么没听说过还有这种带属姓的甲胄?”

    紫雪嘻嘻一笑,道:“那家伙最大的失误就是让姐姐和咱们一起来收藏室挑东西,姐姐可是很博学的哦。学院图书馆里的那些典籍,她基本上都看过。”

    紫嫣的博学我是领教过的,当初就是在她的帮助下,我分辨了几种宝石的用途,闻言微笑道:“那就让我们的大才女帮我们挑选需要的东西好了,反正都是白来的。别让田中等的太久了。”

    紫雪问道:“翔,为什么你那么信的过那个田中,如果他把咱们带到这里有阴谋的话怎么办?这里是他的地盘,如果他耍什么花招可不好对付,你是不是太大意了。”

    我楞了一下,确实,我从来没想过田中会对我们不利这方面的问题,紫嫣替我回答道:“田中那人虽然说不上多好,但我觉的他并不是那种人,我们又和他没什么深仇大恨,钱终究是身外之物。本来开始的时候我也有些担心,但看到田中后我这种担心就消失了,那家伙一看就是个最好的赌徒,属于有赌品那一种,这样的人往往比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更容易打交道,所以我才没有阻止阿翔跟他一起过来。”

    我点了点头,道:“确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怀疑过他,也许是直觉吧,他的眼神我总觉的很清澈。好了,我们博学多才的紫嫣才女,快挑吧,不要让人家在外面等的太久了。”

    紫嫣恩了一声,开始仔细的研究起周围的事物,紫雪在一旁给她打下手,负责用水系魔法清洗那些紫嫣看的上眼的物品。

    不用我挑选,我也乐得清闲,在收藏室中四处浏览着,这里其实就是一间空旷的大石室,东西这里放一件,那里放一件,没有什么规律,今天上午的比赛虽然没有受伤,却让我感到有些疲惫,找个角落,先用水系魔法冲了一下,又用火系魔法烘干,准备坐在那里打坐调息。就在地面快完全干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旁边地上有一块东西在火球的映照下闪了闪。

    好奇心催使着我将那块东西拣了起来,稍微去了去尘土,原来是一块铠甲上专用的护心镜,圆圆的,周围有许多卡槽,应该是和铠甲相连的才对,整个护心镜并不是金属作成,只有周围边上的卡槽是由不知名的金属包围着,护心镜的质地看上去更像是一块巨大的宝石,光滑圆润,只是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光彩。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它并不像墨冥那样会和我有能量的交流,但一拿到这块护心镜,我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它就应该是我的一样。

    我喊道:“紫嫣,你来看看这块护心境。”

    紫嫣、紫雪听到我的召唤赶忙跑了过来,紫雪手中拿着一串项链,好象是她们挑好的东西。

    我把护心镜递给紫嫣,道:“你看看这个,我觉的它有些特殊。”紫嫣接过护心镜,仔细的上下看看,道:“是很特殊,护心镜镶嵌宝石,应该是有特殊功效的盔甲上才有可能有的,但我也没听说过整个护心镜都是有矿石铸成的,咱们试一下它有没有什么属姓。”说着,她示意我分别注入水、火、土、风、暗五种魔法元素,每注入一种魔法元素都要等一会儿,看看它的反映,但让我们失望的是,五种魔法都试过了,但不论输入什么,都好象泥牛入海似的,没有任何回映。

    紫雪道:“姐姐,你试试,说不定你的光系魔法会有反应呢。”

    紫嫣点点头,一伸手,凝聚出一个光球,缓缓的输入进护心镜,护心镜好象微微一震,亮了一下,接着就再没有任何反映了,我赶忙问道:“刚才那样算是有感应吗?”

    紫嫣摇了摇头,道:“只是有一点对光元素的反应而已,这样的矿石并不足以作为高级铠甲的中央部分,应该是没什么用的。”

    我拿回护心镜,那股亲切的感觉又传入我大脑,好象遇见亲人一样,我有些依依不舍的将它放回原地,紫嫣笑道:“阿翔,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很喜欢这块护心镜。”

    紫嫣笑道:“喜欢的话你就拿着吧,我们再帮你找找有没有它的其他配件。”

    我疑惑的说道:“可是,你不是说它没什么用么?”

    紫嫣眼神中充满了柔情,低声道:“只要你喜欢,有没有用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挑了三样东西了,加上你这件是四样,还差最后一样。”

    听她这么说,我高兴的从地上拣起那块护心镜,揣进自己怀里,和紫嫣她们一起找了起来,可惜的是,整个收藏室我们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能和它匹配的铠甲,看来,它是单件在这里了。但是,在紫嫣的鼓励下,我还是保有了这块不起眼的护心镜。

    紫嫣她们仍然兴致勃勃的挑选着最后一样物品,我无聊的在一旁等待着,终于,当我已经有点昏昏沉沉的时候,她们走了回来。

    “好了,东西我都找齐了,咱们出去吧。”

    看着她们俩雀跃的样子,一定是挑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了,只要她们喜欢我无所谓,摸了摸怀里的‘宝物’陪着她们走出了收藏室。

    田中一个人可怜西西的正盘膝坐在那里运功呢,听到我们的脚步声,他深吸一口长气,缓缓睁开眼睛,微笑道:“怎么样,挑好你们喜欢的东西了么?”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我们会选中最珍贵的物品似的。

    我点头道:“已经选好了。”说着,从怀里掏出那块护心镜,道:“这是我选的,虽然没看出有什么珍贵的地方,但我很喜欢。”

    田中走过来,看了看那块护心镜,失笑道:“雷兄,你还真会挑,这可能是收藏室中唯一一件没有价值的物品了,因为,我们家祖先多代都没有鉴定出这块护心镜到底是什么质地,是什么盔甲上用的。正所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用来顶帐到是不错,哈哈。”我瞪了他一眼,不理会他的嘲笑,将护心镜塞回怀里。

    田中很有风度的向紫嫣说道:“能让我看看小姐们都挑的什么吗?”

    紫嫣撅嘴道:“为什么要给你看,难道你不相信我们只拿了五件吗?”

    田中微笑道:“当然不会,我主要是想看一下你们都拿的是什么,回去好从收藏室目录上将这几件东西的名称去掉。”

    田中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我道:“紫嫣,你就给田兄看一下吧,也让田兄帮你们鉴定一下,具体是些什么东西。”紫嫣她们拿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她们能否保持愉快的心情,这样,回去后我才更有可能得到她们的原谅。

    紫嫣点头道:“好吧,妹妹,拿出来吧。”紫雪看了姐姐一眼,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田中大惊道:“芥子袋,你们,你们怎么会挑到它的,完了,这回我要被大哥骂死了。”刚才因为我挑选了件‘废物’的高兴心情打消无疑。

    我惊讶的说道:“不就是个小布袋吗?有什么希奇的,就算是金子所做也不值几何啊,你至于如此么?”

    田中苦着脸说道:“雷兄,你不知道,这并不是普通的布袋,它的价值可不是金子可以比拟的,在收藏室中,它可是进的了前十的宝物啊。既然你们已经选中了它,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算我们倒霉吧。”

    我追问道:“你还没说这个是干什么用的呢。”

    紫嫣嘻嘻一笑,道:“阿翔,还是我来告诉你吧,这个芥子袋我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所以才会认出来,否则,谁会看上这不起眼的东西,芥子袋最大的功效,就是化须弥为芥子。”

    我楞道:“什么是须弥,什么又是芥子呢?”

    紫嫣耐心的解释道:“所谓须弥就是只无穷大的意思,而芥子则正好相反,指无穷小,这个芥子袋可以装下很多东西哦,虽然不知道具体能装多少,但我感觉,这应该和使用人的能力有关,能力越强能装的就越多,很好用的,你看,袋子上两句咒语,一句是装东西的,另一句是从芥子袋里找东西,只要你在念咒语的时候心里想着要装什么或者要找什么,自然就可以使用它了,很容易的。”

    不光我听楞了,连田中都呆呆的样子,“紫嫣小姐,对于这芥子袋我知道的也就局限于它可以储存大量的东西而已,据说是远古时的大魔导师根据空间魔法原理制作而成的,现在空间魔法已经失传了,所以,它的珍贵可想而知,没想到,您居然如此博学,真让小生佩服啊。”

    紫嫣得意的瞥了他一眼,道:“少酸了,让你看看我们拿的东西吧,除了雷翔拿的护心镜和这个芥子袋以外,还有三样东西。芥子化须弥,现。”只是一句简单的咒语,芥子袋口一张,三件东西由小变大飘了出来。分别是一件蓝色披风、一条蓝色项链和一块粉色的小宝石。蓝色披风的布料绒乎乎的,上面绣着一只飞舞的深蓝色凤凰,整个披风上绣着一个淡淡的魔法六芒星,样子虽然漂亮,但却看不出有什么特殊,如果照紫嫣所说,它具有很强的魔法能量,那估计应该是水系类的护具。蓝色项链的链是由一颗颗透明的小珠子穿成,晶莹剔透,说它是蓝色项链主要是因为那个挂坠,坠是一颗天然的菱形蓝宝石,和钻石的蓝不同,它的颜色要深很多,在紫嫣光系魔法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分外动人。粉色宝石说起来也是一根项链,只是链是一条白色小线,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而已。

    随着三样东西出现,田中的脸色惨变,有些颤抖着说道:“你,你们也太会挑了吧。”

    紫嫣道:“我也没挑选太珍贵的啊,披风和项链是给妹妹的,粉色宝石是我的。我只是觉得它们的能量波动很厉害,所以就选了,有什么不对吗?”

    田中叹了口气,道:“看来天意如此啊,没什么不对,对你们来说,简直是太好了,这三件宝物中以海蓝之石最为珍贵,在我家收藏谱排第二位,它尤其对水系魔法师有很大的帮助,可以使水系魔法师在吟唱魔法的时候减少吟唱时间,同时,对水系魔法有百分之三十的增强效果,在使用水系魔法的时候,海蓝之石会发出一层保护结界,只要敌人的进攻不超过它的最大负荷就可以保证施法者能够完成咒语,当然,会相应的消耗使用人的魔法力,但能够解决魔法师最头疼的问题,消耗点魔法力有算什么呢。而且它还有避水的功效,绝对属于魔法石中的极品,当初雷兄拿来做赌注的鸡血石如果和它比起来,简直是……,哎,紫嫣小姐,我真是服了你了。”

    紫雪雀跃道:“姐姐真会选,这最适合我用了。”

    紫嫣正色道:“阿雪,你可不要太依赖这些物品,自身的实力高强比什么都重要。明白么。”看到姐姐板起面孔,紫雪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没敢说话。我点头道:“是啊,紫嫣说的对,只有自己拥有强横的实力才是最大的保证。田兄,你继续说。”

    田中看了看我们,接着道:“这件披风叫水之守护,它的作用就是防御,也是适合水系魔法师用的。虽然比起海蓝之石要差很多,但也是难得的精品,至于这粉色宝石叫昙花之恋,昙花相传是古时一种非常美丽的花朵,香味馥郁醇厚,但是,它的花期很短,往往只有几个小时,而这个粉色宝石不知是什么质地,它里面被一个非常厉害的魔法师设置了一种魔法阵,佩带上它以后,会在主人遭到威胁生命的攻击时释放能量,为主人抵挡一下,它的缺点就在于,和昙花一样,一现即隐,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算是个救命之物吧。这三样物品中,除了海蓝之石,其余两样的价值都不会低于雷兄的那块极品鸡血石,而海蓝之石属于无价之宝,再加上芥子袋,这回你们可赚到了。”

    我从紫嫣手中拿起海蓝之石,小心的挂在紫雪脖子上,深蓝色的宝石在紫雪雪白的肌肤映衬下显得异常漂亮。紫雪惊叫道:“好凉啊,不过它真的好美。”没有女孩子是不喜欢宝石的,看她陶醉的样子,我心中一阵好笑,把水之守护披在她身上,笑道:“这回你装备可齐全了,对了,上回给你们的紫水晶,做成法杖了么?”

    紫雪点头道:“正在做呢,由于找不到合适的配料,我和姐姐把紫水晶送进了宫里,太子哥哥答应我们,找人给我们做成漂亮的魔法杖。”

    紫嫣笑道:“妹妹有了这身装备,魔法实力恐怕提升了两个等级都不止呢。”

    我从她手中拿起昙花之恋,小心的给她带上,紫嫣绝美的容颜配上这粉色宝石闪烁的迷蒙之光,让我和田中看的一阵发呆。

    紫嫣嗔道:“看什么?咱们该走了吧。”

    我们这才回过神来,田中转身走到门边,在墙上按了几下,巨大的铁门缓缓下落。嘎嘎声响起,变回了来时的样子,那颗被染成血红的钥匙重新变成白色退了出来,田中小心的收好。“走吧,回去也要小心,这里的机关全是死亡陷阱。”

    紫嫣把手中的芥子袋塞给我道:“这个你拿着吧,五件宝物你怎么也要留一个有用的,这就是为你选的,你老在外面跑,有了它,就不用拿一大堆东西了。”

    芥子袋对我确实有用,我也就不再客气,将它塞入怀中。田中突然回头道:“对了,有件事必须告诉你们,芥子袋只能存装物品,生物是不可以的,因为里面的魔法世界是没有空气的,如果将活物收进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窒息而死。”

    我点头道:“谢谢,知道了。”

    我们小心翼翼无惊无险的出了地下隧道,重新回到了水坛边,我惊讶的发现,天竟然已经黑了,看来,我们在下面待了一段不短的时间。经过这次地下取宝,我对田中的好感更加加深了,能看着别人拿走自己家族最珍贵的宝物而不找理由阻拦,这样的品质也是很难得的。

    田中一直将我们送到府邸门口,紫嫣出奇的说道:“田中,谢谢你了。”

    田中先是一呆,转而苦笑道:“你们小心保管这些东西吧,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再和雷兄打赌,将这些宝物赢回来的。”

    紫雪笑道:“有阿翔保护我们,谁能抢的走。”

    田中点头道:“这到是,在西伦城里能够胜过雷兄的人还真是屈指可数,我要为自己担心了,哥哥那里还不知道怎么交代呢。你们走吧。”

    看他的样子,我心中一阵不忍,从怀里掏出一块墨晶递给他道:“这是什么你知道么?”

    垂头丧气的田中一见到墨晶,立刻精神起来,一把抢过去,激动的说道:“这,这是魔族出产的墨晶吗?你,你怎么会有。”

    我微微一笑,道:“我也是无意中得到的,只知道这东西能吃,而且对修炼黑暗魔法应该有一定的好处,你可以试试。”墨晶可以将人的体质改变,不但拓宽经脉,而且可以修炼天魔决,黑暗魔法和暗黑魔力比起来要差的远,如果田中吃了它的话,黑暗魔法肯定会有大幅度的提升。

    田中呆呆的说道:“你是说,这个,送给我?”

    我点了点头,道:“就算弥补你些损失吧。”

    田中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道:“可是,我那是输给你的呀,你没必要将如此珍贵的东西送给我。”

    我正色道:“田兄,虽然咱们相处时间不长,但我觉的你是一个值得交的好朋友,这个就算是朋友之间的礼物吧。”

    田中眼睛有些发红,拿着墨晶喃喃的说道:“谢谢,这简直太好了,有了它,我的黑暗魔法一定会突飞猛进的,雷兄,你不知道,我从小就喜欢黑暗魔法,也许,我应该托生在魔族才对。”

    看他的样子我心中也很欣慰,微笑道:“那就这样吧,田兄,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

    田中眼中充满了感激,“雷兄,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你尽管来找我,我一定……”

    我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道:“我当你是朋友,就不要说这些,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可并不是要求你什么才送你墨晶的,再见吧。”说完,我拉着紫嫣、紫雪的小手,转身朝着西伦学院的方向走去。身后留下了仍然有些迷茫的田中。

    紫嫣和紫雪得到了喜欢的东西,都显得十分高兴,街上的路人见我拉着两个如此漂亮女孩儿的小手,都报以羡慕、嫉妒的眼神。

    走着走着,紫雪突然道:“阿翔,你知道吗?当初姐姐告诉我你是兽人的时候,我心里特别难受。”

    我眼中一黯,道:“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们,毕竟不是一个种族,虽然我有人类的血统,但是……”

    紫雪捂住我的嘴,说道:“傻瓜,你怎么会这么想,我难受是因为你没有把真相告诉我,并不是介意你的身份、种族。还记得吗?当初你曾经问我,如果有一天你离开龙神,不再回来了,我会怎么办,我那时回答你,不论你到哪里我都会跟到哪里,我爱的不是你的身份、地位、武技、魔法,而是你这个人,你还不明白么?”

    我停下脚步,呆呆的看着紫雪,她的话让我心中异常感动,也异常难受,对于这么一个深爱着我的姑娘我真的不忍心伤害她,可是,墨月的事情我却必须要告诉她们。我重重的点头道:“紫雪,我明白,我一切都明白。”

    紫雪握紧我抓住她的手,深情款款的说道:“后来,姐姐开导我,说你也有难处,身在异国,不能随意泄露身份,我想想也是,就原谅你了,你好啊,竟然偷偷的把姐姐也追到手了,哼,你说怎么办吧。”

    面对紫雪我是一点脾气也没有,扭头看了看紫嫣向她递出求助的眼神,她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微笑不语,看着我怎么回答,我叹了口气,认命的说道:“随便你吧,你说怎么就怎么,行了吧。”

    紫雪嘻嘻一笑,道:“不逗你了,其实,你能追到姐姐我好高兴哦,从小我和姐姐的感情就最好了,这回更是不用分开,我要谢谢你还来不及呢,哈哈,你上当了。”

    我先是楞了一下,转瞬明白过来,佯怒道:“好哇,你个小妮子,敢耍我,看我饶的了你。”说着送开手就去哈她的痒。紫雪惊叫一声,嘻嘻的躲开了,就这样,我们笑闹着回到了西伦学院。

    紫嫣突然停了下来,说道:“阿翔,我和妹妹先回去,在妹妹房间里等你,你先去看看风问吧,自从知道你失踪以后,你那些朋友都非常着急,尤其是风问,几乎天天到军部去打听你的消息,他现在应该醒过来了。”

    在天都学院的这些朋友对我都非常好,听紫嫣提到风问,我心中一暖,道:“是啊,我应该去看看他,一会儿就过去找你们。”

    紫嫣正色道:“阿翔,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告诉我们什么事情,也许那件事让你很困惑、很迷惘,但什么事都是可以商量的,我们等着你回来告诉我们,不要逃避,好么。”

    我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刚刚的好心情飘然而逝,点头道:“我会的,哎……,你们回去等我吧,风问在那个房间住。”

    紫嫣道:“在左首第一间。”说完,她拉着还要说什么的紫雪离开了。

    我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墨月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是该向她们坦白的时候了,紫嫣刚才说可以商量,可是,这件事她们真的会原谅我么?

    我心情压抑的走到风问的房间门前,轻轻敲了敲门。风问有些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请进,门没锁。”

    推开门,我走了进去,风问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药味。看到我,他非常激动,挣扎着要坐起来,我赶忙上前,扶着他将枕头垫在后面,“兄弟,我回来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