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决赛出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青年苦笑道:“我刚才不是说了,有人压注赌你们赢得最终的胜利,那个人压的是一块稀有宝石,价值500万金币,你们的夺冠盘口是一赔十六,也就是说,如果被他压中了的话,我们就要赔出八千万金币,虽然我们在西伦城很有钱,但八千万也是一个近乎天文数字的数目。据他自己说是你们学院的人,我怎么没看到他出现呢。”

    一直没有说话的紫雪惊讶的说道:“有人压500万金币我们胜?他闲自己钱多么?我们学院的人已经都在这里了。”

    庄老师微微一笑,道:“也许人家有自己的理由,这些都和咱们没有关系,大家只要做好明天迎战的准备就行了。风峒已经赢了,咱们也该回去了。”说完,她和副院长冲那青年打了个招呼,带着弟子们从选手通道离开。并没有回答青年关于我的问题。

    相比于西伦和天都的旗鼓相当,第二场风峒对松织则没有任何悬念,风峒只出了三名学员就把松织的所有选手击败,松织的这几个学员虽然功力不够高,但风峒表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惊人,我想,如果没有我的话,恐怕明天天都就要输掉了。

    回到旅店,紫嫣和紫雪的身影总是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现在根本不敢想她们不原谅我会出现什么后果,看到紫雪的憔悴,我真的不想再伤害她们,可是,错已铸成,我必须要把真相告诉她们,也许,就是后天,我将接受有生以来最痛苦的审判。

    我盘膝于榻上,凝神修炼着狂神斗气,自从那天死气发作以来,我已经终止天魔决的修炼,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狂神决中,因为在死气发作时只有狂神斗气可以与之相抗,为了保住我的小命,也只好不断增加修炼了。

    第三天的黎明前(休息一天才进行最后的决赛),我怀着忐忑而激动的心情来到了西伦学院门口,和前天一样,虽然我来的更早,但这里依然是人山人海,我用同样的办法挤了进去,这次我的位置很靠近天都方面的休息席。由于时间还早,我站在那里平复下姓情,合上双目,调整体内的能量,今天我要出手,死气一定不能出现,所以,我小心翼翼的调动狂神斗气检查着身体的状况。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到周围的人群搔乱起来,缓缓收功,睁开双目一看,天色已经大亮,但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阴沉沉的,让我感到心头有些压抑。

    天都和风峒两方的学员已经入场了,由于我在这边,无法看清风峒那边的情况,我不敢太专注紫嫣她们,因为距离太近,以紫嫣的修为,很容易发现我的踪迹。无意中,我的目光落在斜对面的主席台上,由于今天换了个地方,可以让我清楚的看到主席台上的情景,最让我注意的是主席台中央的两个人,一个是位中年男子,他气宇轩昂,身穿华服,坐在主席台的正中间,突显出他尊贵的身份。而另一个,就是昨天纠缠紫嫣、接受我赌注的的那名青年。从他昨天的表现中,我明白他有很高的功力,看来,他的身份也同样非同小可。怪不得当初我压注的时候他一同意庄家就松了口气呢。

    西伦的外事部主任站在比赛台上,朗声道:“今天是四大学院交流比赛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今天的对阵双方分别是,昨天战胜西伦学院的天都学院和昨天战胜松织学院的风峒学院。请参赛选手做好准备,第一场参赛选手入场,比赛马上开始。”

    天都并没有像昨天那样第一场比赛派上风问,而是派出了一名在昨天表现并不怎么好的三年级学员,天都在这次交流比赛[***]带来了六名正选学员,除了紫嫣是四年级、风问是二年级以外,其余四人都来自三年级,如果论实力,应该是曾经夺得年级冠军的紫嫣最强,其余几人并没有特别出色的发挥,风问只能算是比较有发展潜力而已。他们和风峒相比,实力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果然,实力证明了一切,风峒出场的第一名学员凭借着出众的斗气就接连赢下三场,在第四场由于体力不济才败下阵来,天都在前四场比赛都没有派出风问,不知道副院长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把风问放在这么靠后,风峒出场的第二名学员轻松的赢了对手。大部分观众都以为今天的结果会和昨天一样,风峒只需要出三个人就可以搞定全部比赛。

    主席台上的青年样子很轻松,风峒的接连胜利让他以为鸡血石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第五场比赛,风问终于出场了,由于他昨天的出色表现,他一出场,观众们就报以热烈的掌声,显然,谁也不想看到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风问的打扮和昨天一样,他双手握剑和对手互相施礼后,摆开了架势,他的对手也是使用武技为主的战士,用的是一把长刀,刚才只用了几个强力的连续十字斩就战胜了他上一个对手,并没有耗费太多的体力。从实力上分析,风问比对方要差上一些,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绝技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

    风峒的学员和上一场一样,双手握到,一横一竖两道冷芒在空中交错而出,又是一记大十字斩。

    风问凝神静气,身形急闪,全身带起耀眼的青光,从对手的十字斩空隙中突破而出,直扑对手。对手不慌不忙,长刀在身前布下一层细密的刀网,叮叮声不断传来,刹那间,两人的兵器在空中不断碰撞。

    由于对手的斗气比风问略胜一筹,虽然风问占据了下扑的优势,却并没占到什么便宜。迅疾的剑势在对手绵密的防守下无计可施,一次又一次的被反弹而回。

    就在风问气势渐馁之时,他的对手暴喝道:“错影斩。”他身体急晃,场地中突然出现三个身影,身影交错而出,使人无法分辨真伪,三个分身从不同方向杀出,封死了风问的全部退路。风问当然不甘就此失败,以惊人的速度在窄小的空间内迅速的移动着,身后带出一片淡淡的残影,手中长剑青芒大盛,挡住了对方大部分攻击。但肩头上仍然被对方的长刀划出了一道伤口。

    风峒选手赞道:“好剑法,再接一招。”他分出的三个身影骤然合一,双手握住刀柄猛然向后抽到,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他这一收所抽空,风问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倾,风峒选手要的就是他这样,后收的长刀猛然直刺,长刀带动整个身体,身刀合一直奔风问胸口。

    风问借着前倾的姿势,身体迅速旋转起来,手中长剑脱手而出,借着旋转的力道直射对手。长剑的锋锐和对手长刀相撞,发出叮的一声,只是稍微阻止了一下对手前进的速度,长剑就被弹了出去。风问并没有向两旁躲闪,因为他知道,如果想后退的话,一定无法抵挡住对方的追击。身体急速旋转着向对方冲去。

    风峒选手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原势不变,仍然直冲而去。

    “叮。”“噗。”场中的两人猛然静止住。风峒选手的长刀深深的插进了风问的肩头,直至末柄,而风问手中却多了一把短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场中只有少数高手看清了刚才的情况,而我正是其中之一,风问在身体急转的情况下,从怀里摸出一把短剑,在对手长刀临身的刹那,用短剑挡了长刀一下,所以才会发出叮的一声,长刀力量极大,虽然被挡也只是微微一偏,噗的插入了风问的肩头,而风问则借着短剑的弹起的力量,成功的将剑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风峒选手脸上露出了钦佩的神色,松开长刀,点头道:“你赢了。”风问手中短剑当啷落地,蹲在了比赛场地中央。庄老师和紫雪慌忙跑到台上,紫雪小手蓝光一闪,一片柔和的光芒罩向风问,我在她手上看到了当初庄老师送我,我又转送她的手镯,在魔法的作用下,止住了风问伤口不断流出的鲜血。庄老师一咬牙,将风问肩头的长刀拔了出来,风问闷哼一声,昏了过去。他以惨烈的方式取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也得到了全场观众的尊重,掌声长时间响澈在西伦学院中。我心中暗赞风问——好样的。

    紫雪和庄老师连续用了几个治疗魔法将风问的伤势稳定下来。

    西伦的外事部主任走上台,向庄老师递出一个询问的眼神,庄老师黯然摇头。

    外事部主任朗声道:“本场比赛天都学院胜利,选手不再继续参加下场比赛。有请天都学院、风峒学院第六场比赛选手。”

    紫嫣从休息席中站了起来,以她的实力也许还可以再战胜一名对手,但第二个却不行了,除非对方所有男选手都败在她的绝世姿容下,而风峒学院现在还有四名选手没有出场,我知道,该是我行动的时候了,我双脚用力,身体直飘入场。虽然我带着斗笠,但紫嫣立刻就从身形上认出了我,轻啊出声。紫雪也抬起头,看到场地中的我身体一阵摇晃,险些跌坐在地上。她的眼神再也无法从我身体上挪开。

    西伦的外事部主任皱眉对我道:“你是什么人,竟然到四大学院交流赛来捣乱。”我摘下斗笠,露出英俊刚毅的面容,冲他微微点头,道:“我并不是来捣乱的,而是参加比赛。”看到我的出场,主席台上的青年猛的站了起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赶忙低头和边上的中年人交谈着什么。

    “参加比赛?这里进行的是四大学院交流赛,并不是谁都可以参加的,只有四大学院选手……”

    我打断他的话,说道:“我就是四大学院的参赛选手,天都学院二年级魔法武士班雷翔代表天都参加最后一战。”整个天都学院的休息席中所有人都楞住了,呆呆的看着我的出现。我侃侃而谈道:“为了这次比赛,我们学院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作为学院的秘密武器在这最后一场出现,难道不可以么?”

    西伦学院外事部主任赶忙将目光转向天都一方,最先反映过来的是副院长,他飘身上台,先瞪了我一眼,冲外事部主任道:“对不起,我们这个学员说话有些冲,不过,他确实是我们的选手,学院中的精英。”副院长真是老歼巨滑,他不动声色的确认了我的身份。

    外事部主任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他可以参加比赛。”

    副院长传音给我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有把握连赢四场吗?”

    我回答道:“紫嫣同样没有把握,既然这样,您何不让我拼一下试试呢。”

    副院长道:“回去再和你算帐。”说完,他转身下了台。我把火热的目光射向了台下的紫雪、紫嫣,向她们报以歉意的笑容。紫嫣的目光中包含着嗔怪和欣喜,而紫雪则充满了喜悦和思念,两行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我发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你是来比赛的,还是来看美女的。”一个有些激愤的声音打破了我们之间的目光交流,我扭头看去,原来我的对手也已来到了台上,正盯着我看,我凛然瞪着他,道:“既然你想早点下去,那就请吧。”

    我不客气的言语顿时激怒了对方,他喝道:“风峒思年请教了。”手中长剑带起一道红芒猛然向我刺来,从他进攻的速度和力量上看,这个选手和上一个被风问拼下去的实力差不多。我不屑的一笑,身体巍然不动,伸出右手猛的向对方的剑刃上抓去。

    对手沉喝道:“找死。”手中长剑红芒大盛加速刺来,我一把抓住他的剑刃,剑刃中传来一阵灼热,原来他的斗气中包含着火系魔法,但这并不能影响我,他的长剑在我手中像铸死一样,无法再前进分毫。

    对手眼中闪过一片惊诧,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在想,好强的力量。既然有四个对手,我不会和他在浪费时间,右手向后一带,身体前冲,左肩猛的撞向他的胸口。思年不愧是代表风峒出战的高手,临危不乱,果断的松开自己的长剑身体迅速后撤,闪开我的一撞,双手化为漫天掌影向我扑来。我大喝一声:“狂战天下。”左拳挥出,朝着他力量的中心迎去,一股纯黄色的斗气光柱透拳而出,我听到人群中有人惊呼道:“好强的斗气。”我现在即使不变身,也有龙骑士的实力,和思年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思年想闪开我的攻击,但他发现,周围的空气好象都被抽空了,不论他怎么拼力闪避都无法躲开我的进攻,只得硬着头皮将全部力量集中在双掌上迎了过来。

    没有任何悬念的,思年的身体被我击的猛然飞出,重重的撞在防御结界上,要不是我最后留了手,恐怕他已经无法再站起来了。我右手捏着剑尖走到他身前,将剑把递了过去,思年嘴角流淌出一缕鲜血,他看了我一眼,颓然苦笑,伸手抓住剑柄,我手腕一抖,将他从地上带了起来。

    我快速的胜利顿时引的全场观众和主席台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天都继里瓦之后又出了一名天才学员。

    我对思年说道:“你的功夫确实不错,可惜遇到了我,努力吧,也许几年以后你就会拥有和我同样的实力,记住,虽然技巧重要,但它的根本是斗气。”

    思年调匀气息,点头道:“谢谢你的提醒。”说完,转身下了擂台。

    由于我的出现,让风峒学院那边一阵忙乱,我也乐的清闲,走到天都一边的比赛台前,等候着下一个对手。副院长传音道:“好小子,斗气进步这么大。”我微微一笑,回答道:“多亏您教导有方啊。”

    庄老师看着我,眼神一阵波动,欲言又止,对于她,我心中充满了感激,和声传音道:“姐姐,这段时间让您担心了。”

    她嗔怪的瞪了我一眼,传音道:“小心比赛吧,等结束了再说。”

    我点点头,紫嫣和紫雪互相挽着手,四只美丽的大眼睛瞪着我,一付呆会儿再收拾你的样子,我心中苦笑,呆会儿我一定让你们好好收拾。

    在短暂的等待后,风峒学院的下一名选手走了上来,这位选手在昨天对松织的比赛中并没有出场,是个女姓魔法师,说不上漂亮,却有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她手上拿着一把白色的魔法杖,上面镶嵌着一颗圆圆的蓝色宝石。平淡的冲我道:“风峒云渺,请指教。”

    我点了下头,等待她的进攻,云渺看了看我,并没有发动,淡然道:“你不拔剑吗?”我摇了摇头,道:“对魔法师用剑?我想和你较量一下魔法。”

    对于我放弃强劲的斗气,云渺感到很以外,但她并没有再说什么,举起手中的魔法杖低声快速的吟唱着咒语,我不敢大意,释放出一个风盾护在身前,云渺手中的魔法杖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蓝芒渐渐下移,罩住了她的全身,云渺的眼睛逐渐也变成了澄澈的蓝色,身上不断散发着柔和的能量。

    我耳中突然传来副院长的声音:“小心,你的对手是天生的水元素使用者。”听了他的话我心中一惊,我曾经在图书馆看到过关于元素使用者的介绍,所谓天生元素使用者是指从出生时就和某种元素有特殊感应,一生中只能使用这一种元素魔法,虽然单一,但却比普通人修炼该种魔法容易的多,释放时也厉害的多。看来,她的魔法力还要在紫嫣之上。

    在我警惕大增的同时,云渺开始了她的进攻,身后的蓝色长发飘散起来,柔软飘逸的雪花铺天盖地向我飞来,我一楞,这只是个降低温度的雪舞魔法,在水系魔法中仅仅是二级而已,根本没有伤害作用,她这是干什么。随着她这个魔法的出现,比赛台上的温度骤然下降,我发现,这个魔法由她用出来的威力要比一般水系魔法师大的多。防御强如我,都感到了一些寒冷。云渺在不断的吟唱着,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花招。

    所有的雪花都向我飘了过来,既然说过用魔法和对方比试,我就不能再使用斗技,她是水,那我就给她来点火吧,我吟唱起火系五级魔法烈火天兵的咒语:“伟大的火之精灵,请求你们听我的召唤,汇集于前,化做烈火永生之兵,爆发吧。”淡淡的火影出现在我的身体周围,围绕着我慢慢的旋转,一共聚集了八个火影,他们带着暗红的高温在我的指挥下猛然冲向云渺。

    云渺并没有露出慌张的神色,在火影冲向她的时候,她突然迅速大声吟唱道:“飘翔在天地间的水元素,请你们化为水之精灵,在这寒冷的大雪中尽情的舞蹈吧。——雪舞精灵。”许多淡蓝色的光点开始出现在她身前,当火影遇到那些蓝色光点后,竟然一个一个消失了,我心中大惊,她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化解了我发出的五级火系魔法。雪舞精灵?这个水系魔法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空中的蓝点开始慢慢的向我移动过来,我接连发出几个各系攻击魔法,都不能毁灭它们。终于,蓝点临身了,我感觉身体周围越来越冷,从脚下开始,刚才飘落的雪花将我包围起来,缓缓冰冻,我试图挣扎了两下,发现并没有办法摆脱它们,于是,我开始凝聚起暗黑魔力,在这关键的时刻,我已经无法在顾忌什么了。

    云渺见我的身体被逐渐冰封住,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终于,我变成了一座冰雕矗立在比赛台中央,云渺朗声道:“我的对手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现在应该判我获胜了吧,如果封住时间过长,我怕他会有危险。”

    台下的紫雪已经急的哭了出来,如果不是紫嫣拉住,她早就冲上比赛台了。紫嫣低声对她道:“别着急,雷翔应该还有绝招。”

    西伦的外事部主任已经走上比赛台,就在他要宣布云渺胜利的刹那,包裹住我身体的坚冰突然逐渐龟裂,当裂纹布满全身时猛然爆开,带起漫天冰雨,我全身打了个寒战,在人们没有太注意之前,将所有身体表面的黑芒收摄回体内,伸手一指一道青色的魔法光环套向云渺。由于没有准备,云渺已经来不及吟唱咒语了,被青环套个正着,顿时动弹不得。由于我在这个风系束缚术中加入了少许暗黑魔力,所以云渺根本没有逃脱出来的机会。控制住她我也松了口气,云渺的水系魔法真是很强,比起当初想冰封风问的西伦学员,简直不在一个档次上。刚才那个封印魔法我催动了全部暗黑魔力才破除掉,现在仍然心有余悸,如果我猜的不错,在风峒这批参赛选手中,她的实力应该是最强的。

    我掸了掸身上的冰渣,对西伦外事部主任道:“您现在可以宣布了。”

    外事部主任疑惑而惊诧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被封住的云渺,脸上有些犹豫,我随手发出一道柔和的斗气,将云渺的身体托了出去,由于防御结界已经在外事部主任上来时撤掉了,云渺被我安全的送下了比赛台。

    看到我连续胜利,主席台上的年轻人坐不住了,站起来走下了主席台,直奔风峒休息席,和风峒的带队老师密切的交谈着。

    看到我顺利胜出,紫雪才停止了哭泣,紫嫣也明显松了口气,冲我报以满意的微笑。我暗自告诉自己,一定要表现好一点,让紫嫣高兴,这样的话,只要我争取到她们中一个人的原谅就好办了。

    风峒下一个上来的选手是个大块头,用一柄巨型战锤,刚一通报完姓名,立刻抡起大锤向我砸来,这家伙的力量还真是惊人,看上去足有二百斤重的大锤被他舞的虎虎生风,即使防御强如我也不敢轻易被他砸中,他将大锤舞的滴水不透,强劲的斗气在大锤的带动下呜呜做响,像一股旋风般不断的向我冲击,他这种不遗余力的攻击让我感到很惊诧,照这样下去,他坚持不了多久,恐怕自己就要脱力了。我试探着和他的锤风接触了几回,确实厉害,在空手的情况下,我只有全力出击才能和他的锤力相抗衡,我一边闪躲着一边卸去他攻击的力量,感到有一些吃力。这样的比试足足坚持了顿饭工夫,对手的大锤逐渐慢了下来,我知道,他要坚持不住了,运起全身斗气刚要进攻,他突然停了下来,冲我鞠了一躬道:“我认输。”看他呆呆的样子,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他这是什么打法,拼命半天最后认输?我眼角的余光无意中扫到在风峒休息席上的华服青年,从他眼神中捕捉到一丝满意的神采。啊,不对,上当了,这个大汉上来只是消耗我的体力,他们一定把胜利的希望寄予在最后一个出场选手身上。我心中暗暗冷笑,再出来一个又能怎么样,能超过云渺对我的威胁么?

    外事部主任走上台,朗声道:“风峒学院决定最后一场由替补选手田中参加。”

    替补选手?难道风峒还雪藏了一个厉害的学员?我看向风峒的休息席,只见那华服青年脱掉身上的外套,露出里面一身劲装,从手下手中接过一把长枪,走上台来。

    我皱着眉头看着他,问道:“怎么?你是风峒的学员。”

    华服青年,不,现在应该叫他田中,微笑道:“怎么,就许你们天都学院换人,就不许我们风峒也换吗?不错,我是风峒五年级学员,今年就要毕业了,本来我是不想上来的,让年轻的学弟学妹们多练练手,可是没办法啊,谁让你压了那么大的注,八千万金币对我们西伦城来说可是个大数目,我不想就这么损失掉,所以,就只有自己出手了。”他一抖手中长枪,身上散发出一层深蓝色的斗气,沉声喝道:“风峒田中向兄台请教。”我明白,遇到劲敌了,这家伙身上发出的气势丝毫不弱于当初的里瓦,甚至由有过之。如果在正常情况下,我有胜过他的信心,可是,在之前的战斗中我消耗了不少体力和魔力,在不完全使用暗黑魔力的情况下,想战胜这个强大的对手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凝神盯着他,缓缓从背上抽出墨冥,现在,我已经不能再拖大了。

    “你既然是西伦人,为什么会到风峒学习。”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田中道:“原因很简单,西伦不适合我,我们家族中有很多在朝的官员,而风峒所在的天风城城主是我一个族叔,他希望我到那里进修,我就去了。”

    我疑惑的问道:“可看你的样子和西伦的领导层关系应该也很密切啊。”

    田中无奈的一笑,道:“是的,我大哥正是这里的城主,否则,我怎么能答应你那么大的赌注,我从小到大唯一的嗜好就是赌博,俗话说赌歼、赌诈、不赌赖,如果我输了,即使倾家荡产也会将赌资给你,但是,从十八岁以后,我还从来没有输过,为此,我只有出手了。”

    听了他的话,我对这个人产生了一点好感,最起码他不会靠权势来赖掉赌约,只是靠自己的力量,虽然不太光明,但也是正当手段,我挥动墨冥,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表示对他的尊重。

    田中脸上露出一阵惊讶的表情,下意识的用长枪在空中抖出三个碗大的枪花还礼。

    我沉声道:“开始吧。我是不会输的。”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起点原创!;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