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内心挣扎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做在正堂中央的主人位上,茫然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我支开金银主要是为了怕他们捣乱,老拉着我玩这玩那的,大哥的话仍然不断的回响在我耳边,‘女人总是最后的受害者’,我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肘尖点在大腿上,愧疚感使我心里万分难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殿下,您怎么了。”

    “啊!”我抬头一看,是白剑。我勉强微笑道:“不是说过要叫我名字么,母亲怎么样了。”

    白剑脸上微微一红,低着头道:“雷翔,母亲她没什么事了,已经睡下了。”

    “哦,那就好,剑儿,以后有时间的话,还要麻烦你帮我多陪陪她,母亲以前受的打击太大了,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白剑点头道:“我会的,这个,还给你,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收。”她手上托起我塞给她的紫水晶。

    我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既然母亲收你做干女儿,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只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说不上什么珍贵,你就收下吧,而且,你不是希望能学习魔法吗?它将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白剑道:“我,我。”她的脸突然变的通红,收一件礼物而已,至于反映这么大么,我传递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收下吧。”

    白剑好象突然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将紫水晶收入怀中,道:“那谢谢你了,雷翔。”她再次叫我的名字已经不象刚才那么生涩了。

    “客气什么,你是我姐姐嘛。”

    “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开心,我看你的样子很痛苦似的。”

    我叹了口气,道:“是啊,说起来太惭愧了。”

    “那你说给我听吧,说出来心里会好过很多的,而且,我也可以帮你出出主意,我们白狐族都是非常聪明的。”

    我看了看他,指着边上的椅子道:“坐吧,老站着多累。”

    白剑恩了一声,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听没有催我,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我几次张口欲言,但都没有说出来,这种事情让我怎么说的出口呢。

    “很为难么?”白剑问。

    我点了点头,苦涩的说道:“是很为难,大概是这样的,有一个和我毫无关系的女孩儿,我伤害了她,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白剑微笑道:“这有什么为难的,男女之间相处难免有所伤害。解释清楚不就行了么。你喜欢她吗?”

    我苦笑道:“关键是这件事我根本无法解释,我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她,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觉的和我伤害的这个女孩儿的关系很难受,让我总感觉到对不起我喜欢的人。你说我该怎么办好。”

    白剑的脸色突然变的有些苍白,“你伤害的那个女孩儿喜欢你么?”

    我楞楞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敌对的立场,当时为了救我的一个朋友,我曾经打伤过她。后来,她手下的人又杀了我手下的人,我又把她的手下杀了,当时我挺恨她的,还想找她报仇。有一天她来找我,几次想对我不利,我一时气昏了头,就伤害了她。我没觉的她喜欢过我,她对我好象只有恨似的。”

    白剑也楞了,“这么复杂,怪不得你会如此痛苦了,我建议你去找她一次,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了,这样也许会好一点。”

    “她真的会听我说么?”想起墨月离开时的眼神,我心中一阵发冷。

    白剑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沮丧,你到底怎么伤害了她,会让你这么为难。”

    我看了她一眼,满脸的尴尬。

    白剑的眼睛突然瞪的大大的,手捂着嘴道:“难道,难道你,不会吧。你……”

    我看着她惊讶的样子,知道她已经猜到了,既然这样,我也没没什么好隐瞒的,我苦笑道:“正是你猜的那样,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会那样,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

    白剑满脸的惊骇,“你,你真的……”

    我肯定的点点头,“所以我才会这么痛苦,我真的觉的很对不起她。”

    白剑的脸上血色尽褪,从怀里掏出刚才我送她的紫水晶,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说道:“对不起,你的礼物我不能收了。我先下去了,有什么吩咐您再叫我。”

    白剑的举动顿时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刺激,我知道,在她眼里,我恐怕已经变成了一个卑鄙无耻的流氓,连白剑这个刚刚认识的女孩儿都会这样,那紫嫣她们知道了反映岂不是会更强烈。我没有任何挽留白剑的理由,看着她快步向大门走去。走到门口,白剑突然停了下来,背对着我说道:“既然做错了,就要勇于面对,负起自己应该负的责任,否则……”她没有说完,就出去了。

    我知道她要说,否则你就不是个男人。她说的对,既然做错了就要勇敢的面对,我会和紫嫣、紫雪说清楚,我也会去找墨月,虽然我知道她恨我,但我一定会对她负责的。至于紫嫣她们,我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能够原谅我,否则,我也只好认了。情之一字,真是……

    …………

    魔族皇宫。

    “女儿拜见父皇。”墨月盈盈下跪,向魔皇施礼。

    魔皇哈哈笑着从自己的皇座上走了下来,将墨月扶起,上下看了看她,道:“我的乖女儿,你怎么瘦了,是不是这趟玩的太疯了。”

    墨月听父亲这么问,不禁想起了森林中的一幕,脸上一红,嗔道:“爸——”

    魔皇笑道:“行了,别撒娇了,你先回后宫去吧,我和你古川叔叔还有话要说。”

    墨月点头道:“是,父皇。”转身走了。魔皇看着她离去的样子有些发愣,这可不像往常的墨月啊,往常的她总要缠着魔皇不放,才不会这么听话呢。

    魔皇回头问古川道:“月儿这是怎么了,好象变了个人似的。”

    古川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在我们和兽人谈判的前一天晚上,月儿曾经偷着跑了出去,回来以后就变成这样了。是我没有保护好公主,陛下,请您责罚我吧。”

    魔皇摇头道:“这丫头太疯,别说是你了,我都管不住她,没事,只要她平安回来就行了,你也不用太自责,这回的事你办的很漂亮,我非常满意,你见到兽人那边的几个首脑了么,真的有素察说的那么厉害?”

    古川沉重的点了点头,道:“陛下,看来兽人族以后再也不会受我们控制了,这次带兵偷袭我们的兽人是由比蒙王雷奥和他的三儿子雷翔,以及一名双头狼人,和一名九头蛇人,除了比蒙王以外,其余的几个人都有着不俗的实力,尤其是那个叫雷翔的青年,他有着人类的外表,而且,我居然无法看的透他,他曾经和九头蛇、双头狼连手抵抗我的进攻,虽然重创了九头蛇,但我也受了点伤。”

    魔皇哦了一声,道:“这么说,他们都有着不下于堕落天使的实力了。”

    古川回答道:“是的,从表面上看,那九头蛇最为可怕,但我感觉,威胁最大的却是比蒙王三子雷翔,他总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而且,他确实有着不下于人类的智慧,据我们的探子回报,这次的突袭正是他的主意。战斗结束后他们回到兽人国,兽皇竟然把兽人[***]队总指挥的位置交给了这个还不到20岁的少年,可想而之,他必然有着过人之处,我们必须早做准备才行。”

    魔皇沉吟道:“有没有收买这个人的可能呢?”

    古川摇头道:“兽皇为了笼络他,收他为义子,又加封他为亲王,恐怕想收买他极难。另外,陛下,我发现公主的功力好象增长了许多似的。”

    魔皇惊讶道:“是吗?月儿的功力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进步了,待会儿我去看看她,兽人这件事就先这样吧,对了,贤弟,你知道我怎么处理的素察吗?”

    古川微笑道:“他这回吃了败仗,但我想,您一定没有重罚他,毕竟他的党羽还很多,现在不是和他翻脸的时候。”

    “你说的对,我没有重罚他,只是让他回家反省而已,同时剥夺了他手中的兵权,恐怕他自己也在懊恼呢。”魔皇和古川两人相视而笑,其实,如果当初不是素察太大意的话,以他带领的20万部队,就算无法攻破斯坦拉城也不可能会损失那么大,只能说,他上了魔皇的当。

    魔皇吩咐古川去休息,自己一个人回到后宫找墨月,他一共有儿女十几个,但唯一让他这么疼惜的就只有这个月儿,虽然她很调皮,但魔皇总能从她身上找到自己爱妃的身影。

    “月儿,月儿。”魔皇走进墨月的寝室。

    墨月正坐在床上发呆,她脑中总是能回想起在森林里的镜头,她清楚的记得,有一阵自己体内的经脉仿佛要爆炸开似的,但那个人给自己吃了什么,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功力大进。墨月此刻心情的复杂丝毫不亚于雷翔,甚至由有过之,雷翔主要是后悔和惭愧,而墨月呢,她不仅仅是恨,还有一些奇妙的感觉在里面。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雷翔刚毅英俊的面容在她脑海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爸爸,您怎么来了。”

    魔皇微笑道:“我来看我的乖女儿啊,今天怎么这么乖留在房间里,这可不像你,是不是这次出去很累啊?”

    墨月摇了摇头,道:“我不累。”

    魔皇突然抬起左手向墨月的右肩抓去,墨月一惊,下意识的身体奇异的一晃,肩头生出一股力量,将魔皇的一抓卸到了一旁。反震之力使魔皇的掌心微微发麻。魔皇顿时心中大惊,虽然他还没有恢复到四翼的状态,但天魔决已经恢复到了第六层,看似简单的一抓其实封死了墨月所有闪避的路线,可没想到却是这种结果。

    墨月嗔道:“爸,您干什么?”

    魔皇惊讶的问道:“月儿,你的天魔决练到第几层了?”

    墨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好象进步了不少。”

    “伸手,让爸爸看看。”墨月伸出左手,魔皇将三指搭在她的脉门上,缓缓运力,用暗黑魔力探索着墨月的身体,他发现墨月体内的暗黑魔力异常充盈,比他现在的情况也不遑多让,脉搏沉稳有力,体内的经脉宽阔而坚韧,这明明是到了第六层境界的现象。没有人比魔皇更清楚天魔决了,这功法的修炼只能靠循序渐进才能有进步,而且到了第五层以后修炼异常艰难。而墨月竟然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有了大幅度的飞跃,这让他感到万分惊讶。

    魔皇皱着眉头道:“这是怎么回事,月儿,你的天魔决已经到了第六层的中段,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快告诉爸爸,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比如吃过什么天才地宝之类的东西。”

    墨月心中一痛,她非常清楚这是和雷翔交合的结果,虽然雷翔夺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但也让她的功力大幅度进步,这可能是有得就有失吧。这种事情让她怎么说的出口呢,如果她告诉父亲被雷翔强歼了,父亲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去找雷翔算帐,而现在的她,并不想再伤害雷翔,这种微妙的感觉让她脸上一阵发烫,事到如今,她也只好编个谎话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我跑出去玩,在一个树林里突然感到很困倦,就睡了过去,醒了以后就这样了,我检查过那个森林,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

    魔皇楞住了,“难道,难道是魔神他老人家下界为你传功么,否则,你是不可能跳过第五层直接进入第六层的。”

    当时雷翔和墨月阴阳交合产生的巨大能量一人一半分别进入了他们的体内,雷翔的底子比墨月深厚的多,而且在开始时又比较清醒,自行疏导着融合后的暗黑魔力运转过一段时间,吸收的比墨月要多,所以才突破了第六层境界达到了第七层初段,而墨月也受益良多,相对来说比雷翔还要幸运,不但改变了自己的体质,也使暗黑魔力突飞猛进一举突破到第六层中段的境界。

    “爸爸,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魔皇摇头道:“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本来我还担心你的体质无法继续修炼高深的魔功,但经过这次以后,你体内的经脉已经完全适应了暗黑魔力,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最小年龄突破第六层境界达到四翼的人,等你突破到四翼,父皇就宣布你为我的接班人,我相信,魔族在你手中一定会更加发扬光大的。”

    墨月惊道:“那怎么行,我还有好几个哥哥呢,他们不会同意的。”

    魔皇冷哼一声,道:“谁让他们那么废物,到现在为止,只有你大哥达到了五层天魔决的功力,其余的,连一个突破两翼的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放心把魔族交给他们,放心吧,孩子,在皇族中力量就是一切,本来这个皇位也不应该是我的,素察才是上任魔皇的嫡子,但是,上任魔皇在自己身体衰老的时候让所有可以变堕落天使的皇族进行了一场公开比赛,比赛的最终胜利者就是我,而素察连前三都没有进,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能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这就是为什么素察一直跟我捣乱我却不对他动手的原因,毕竟这个皇位应该是他的,等再过几年,我也会学习上任魔皇那样举行一个同样的比武,你古川叔叔对这个位置没什么兴趣,而且他岁数比我还大,而年轻一代中达到六层的几乎很少,所以,只要你技压群雄,没人会说的出什么。不过,你现在要保守这个秘密,以后,你就是爸爸的秘密武器了。”

    “可是,爸爸,我是女的呀,魔族历史上还没有女姓当过魔皇,而且,我对权利的yu望也不强,如果坐了您的位置,我以后还怎么玩啊。”

    魔皇哈哈一笑,说道:“傻丫头,这还不简单,你在咱们皇族中找一个如意郎君,到时候让他来做魔皇你辅佐他不就行了么,就像你古川叔叔辅佐我一样。让我想想,咱们皇族中有谁配的上我的好女儿。”由于魔族的基因特殊,近亲是可以结婚的,而且不会影响到下一带。尤其是皇族,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他们往往是同族通婚,只要不是自己的亲兄妹,没有任何限制。

    墨月小脸通红,内心不断的翻涌,她想,自己已经失去了宝贵的贞艹,谁还会娶她呢,何况,在皇族中还真没有她看的顺眼的人。不自觉的,她拿皇族中这些可以变身的青年和雷翔比了起来,最后竟然发现,没有一个能比的上那卑鄙下流的混血儿,可她知道,自己和雷翔是两个种族的人,以前,魔兽两族还可以通婚,可是现在,两边互相仇视。墨月捂着自己发烫的脸,心道:我怎么会这么想呢,他当初是强歼的我呀,而且,他还有自己喜欢的人。想到这里,墨月心中一片黯然。

    魔皇以为自己的女儿在害羞,哈哈笑道:“傻丫头,结婚生子是人生大事,放心吧,爸爸一定给你找一个最好的。”

    墨月喃喃的说道:“爸爸,我不嫁,我要陪着您。”

    魔皇心中一暖,慈祥的说道:“那怎么行,爸爸知道你孝顺,可是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而且,你嫁人以后也可以陪在爸爸身边啊,爸爸一定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爸爸答应你,除非你看上了眼,否则绝不勉强你,这样总行了吧。”

    听魔皇这么说,墨月暗暗松了口气,歪着头说道:“让我嫁也行,我有两个条件。”

    魔皇感兴趣的说道:“哦,说来听听。”

    墨月掰着手指道:“第一,我要求他年龄要和我相当。”魔皇笑道:“这个容易。下一条是什么。”

    墨月道:“第二嘛,我要求他必须有等同于四翼堕落天使以上的实力。”

    魔皇惊讶的说道:“什么?这怎么可能?”

    墨月道:“怎么不可能?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他怎么保护我,而且,如果他的功夫连女儿都不如,您让我怎么能甘心嫁给他呢。”说完这些,墨月心中暗想:不知道雷翔和我xx后功力进步了没有。啊!我怎么老是想起他,我这是怎么了。

    墨月用心的想着其他事情,试图将雷翔的影子扫出去,但是,那张人类的面孔却始终萦绕在她心头,怎么扫也无法驱除。

    魔皇挠了挠头,说道:“我的乖女儿啊,你这不是给爸爸出了个难题吗?这样的人让爸爸到那里给你找,别说咱们魔族没有,恐怕连龙神都没有,你想想,他们那几个龙骑将,都是50岁以上了。一直没听说有什么新生代的高手出现。”

    墨月撅嘴道:“我不管,反正我坚持这两个条件,否则,我就一辈子不嫁。”她凄然想到,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之身了,不嫁也许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吧。想到这里,墨月的眼圈一红。

    魔皇最看不得自己女儿哭,赶忙哄道:“好,好,好,反正你现在年纪还小,咱们不急,不急。”

    墨月扁着嘴点点头,道:“那您可不能逼我哦。”

    “当然了,爸爸刚才不是说了么,除非你愿意,否则,爸爸绝对不强迫你,走吧,你饿不饿,爸爸让他们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食物。”

    墨月破涕为笑道:“好啊!”抱住魔皇的胳膊向外走去。

    …………

    三个月过去了,盘宗和金银还都没有出关,这些曰子我也没有闲着,白天修炼狂神斗气,晚上修炼天魔决,我体内的暗黑魔力已经非常充盈了,在这段曰子里,我已经可以成功掌握七级以下的暗黑魔法,同时,水、火、土、风四系魔法我也可以掌握到六级左右,虽然还不能使用高级魔法,但也让我的实力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不过,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实验过四翼变身的威力。因为,每当我想进行四翼变身的时候,就会想起墨月,如果没有她,我也不可能有这第二次质的飞跃。

    自从那天知道我的事以后,白剑总是躲着我,我也不好意思再找她,我们之间始终保持着距离,仿佛一层拆不掉的阻隔似的。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我会把自己的事告诉她,虽然她很聪明,但如果没有我之前的话,她也不会明白的。也许,是我太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了吧。还好,白剑并不是一个多嘴的人,虽然她一直和我保持着距离,但始终没有将这件事说出去,这也成了我们两个心中的秘密。

    “雷翔,母亲叫你过去一趟。”正想着她,她就来了,站在我房间门口,她的声音虽然仍然清脆而柔和,但却有着一种距离感,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白剑冲我点了下头,转身离开了,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来到母亲的寝室,轻轻敲了敲门,“妈,是我。”

    “进来吧。”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突然听母亲喝道:“看招。”一颗小水弹向我飞来,我心中一惊,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黑雾,当小水球闯入黑雾中时,静静的消失了。

    母亲楞道:“你这是什么功夫,是魔法吗?”

    我微笑道:“是魔法,妈,恭喜您,您已经能够使用魔法了。”上回本来答应让银教白剑学魔法,但金银闭关去了,我只好自己写出一本初级魔法书给了母亲,让母亲和她一起学习,没有直接给她是怕她不接受。在她心里,也许我是一个卑鄙而肮脏的人吧。这次母亲叫我来,显然是想我展示自己的成果。

    母亲得意的说道:“妈的领悟力还可以吧,我现在已经可以使用水系、风系的一级魔法了。”

    我走到母亲身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母亲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学习魔法还不快吗?用不了多长时间您就能超过我了。”

    母亲笑骂道:“行了,你少给我灌迷汤,你知道么,白剑的天赋更好,她现在已经可以使用火系二级魔法了,其他几系也都能用一级的,她学的可认真了,每天除了在这里陪我说说话,照顾大家的饮食起居以外,几乎都在修炼。”

    “哦,这么说,她很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力量了。”

    母亲点头道:“应该是吧,他们白狐人族肯定经常受到欺负,这孩子肯定是想以后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帮助族人强大起来。”

    如果她接受了我的紫水晶,也许进步会更快,但是,我现在已经不能再给她了,我不想让自己再被拒绝一次,我知道,她是一定不会要的。这时,白剑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一盘水果。看到她进来,我对母亲说道:“妈,您吃水果吧,我回去修炼了,您修炼魔法的时候最好只选一系,这样比较容易专注,进步也会快的多。”

    母亲恩了一声,叮嘱道:“修炼不要太急噪了,知道么?”

    “您放心吧,我自己会小心的。”

    “那就好,你走吧,这里有剑儿陪我就行了,认了这个女儿是我最高兴的事,有了剑儿经常陪我说话,我都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

    我冲白剑点了点头,道:“母亲就摆脱你了。”

    看着我离去的背影,白剑眼中有些失神,以母亲的聪明,自然捕捉到了这片刻的异常,微笑道:“最近你和翔儿怎么了,好象有些不对劲似的,我认了你做女儿,你们自然就是姐弟了,那么生分可不好,翔儿这孩子,自幼孤苦,我一直都没能给他母亲的温暖,……”

    “殿下。”我刚走出母亲的房间不远,一名护卫拦住了我,我问道:“怎么了?”

    “宫里来人了,说陛下要见您。”

    “哦,知道了。”兽皇要见我,能有什么事,按说,现在不应该有需要我的地方啊,难道猛克出事了,自从上回兽皇宣布了猛克接替我剿匪的任务以后,猛克就带了批人走了,到现在都没有回音。

    我换了身衣服,带了四名狮人护卫进了皇宫,“父皇,您找我。”

    兽皇放下手中的奏章,道:“这么快就过来了,坐吧。”自从被兽皇封为亲王以后,他要求我见他时不要有太多礼数,我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问道:“父皇,出了什么事吗?”

    兽皇微笑道:“不出事父亲就不能找儿子来看看么。真是个傻小子。”

    我恭敬的说道:“是儿臣不好,我应该多来宫里给您请安的。”

    兽皇道:“这次叫你来确实有事需要你亲自去做,据我们在龙神帝国的探子回报,龙神帝国境内最近晚上经常会出现五彩霞光,仿佛有什么宝物要出世似的,探子说龙神帝国已经派人开始寻访霞光出现的地方了,而魔族也有了动静,由于他们的面貌和人类很相象,所以消息比我们更要灵通,他们已经派人前往龙神了,那就证明确实有吸引他们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你去龙神跑一趟,看看到底是什么引的龙神和魔族如此重视,我知道在龙神境内想得到这个东西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想让你去看看,如果只是宝石之类的,对咱们没什么影响就算了,如果有影响的话,你要想办法毁灭掉它,一定不能让他们利用这件东西对我族不利。本来不想让你亲自去,可我想了又想,只有你最适合这个任务,你就跑一趟吧。”

    我正在家里呆的憋闷,能出去一趟也好,既然这次去龙神,我正好可以顺便和紫嫣、紫雪说清楚,如果她们不能原谅我的话,等以后我把母亲送回到公爵身边就再也不见她们了。她们都还年轻,没有我的打搅,也许会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吧。墨月是我不能放弃的,等这次完成了任务,我要亲自去一趟魔族,如果墨月不原谅我,我宁可死在她手里,如果她肯原谅我,我一定会让她做我的妻子。白剑说的对,自己做的事情就必须要负责,想清楚了自己以后的归属,我心中轻松了许多。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起点原创!;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