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暗黑融合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轰的一声,墨月被我发出的强大能量击的飞了出去,她一收翅膀飘落在我身前十丈。由于刚才的发力,我感觉右肩上伤处的那股入侵能量仿佛活了一样,拼命的想往我体内钻,我将狂神斗气压缩成球才勉强抵住了那股进攻能量。那股能量不但可以自动攻击,同时,它还带有一股强烈的灼热感,我已经发现,自己的右肩膀逐渐肿胀了起来,正是有这种灼热感的存在,使我无法集中精神将那股异种能量逼出去,在拼力抵抗的情况下,我头上已经出现了一片细密的汗珠,我脑中现出一个念头——毒。

    “不要白费力气了,那是最霸道的幽蓝鬼针,是我父皇好不容易才弄到的,送给我防身,没想到,还挺好用,这种幽蓝鬼针不光可以破除任何结界和护身斗气,还具有强烈的毒姓。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啊,嘻嘻。”她的笑一点都不可爱,在我眼里,她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真倒霉,一不小心,还是上了她的当。正在此时,我右胸突然传来一股淡淡的能量,那是一种清凉的感觉,缓慢的移到了右肩,这股清凉的能量顿时减缓了那如烈火般剧毒的蔓延速度,使我感到全身一轻压力大减。

    墨月并没有着急收拾我,显然在等着我剧毒的发作,她悠然自得的看着我,一步一步慢慢的向我走来,显然是想给我造成心里压力。我巴不得她这样,死死的看着她,拼尽全力向外逼着那所谓的幽蓝鬼针。

    墨月浅笑道:“怎么样,大高手,这下不行了吧,没想到你只有我们魔族三分之一的血缘,就可以将天魔决修炼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可惜啊,可惜,今天你就要葬身于此了。”她用左手捏住自己窄剑的剑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痛苦的样子。

    我体内那股清凉的气流已经将体内的剧毒完全压制住,虽然无法将它们驱除掉,但已经不能影响我向外逼针了。为了逼出体内的异物,我丝毫不敢动弹,只能希望她不要太早向我动手。

    墨月走到我身前,从我攥紧的手中抽出那块白色的手绢,温柔的擦拭着我脸上的泪水,眼中流露着迷醉的神色,“你好有型哦,不过,你再也见不到你的紫嫣妹妹了,剧毒攻心的滋味怎么样啊,哈哈。”

    我努力的运转暗黑魔力,对她的话冲耳不闻。

    墨月用窄剑的剑尖在我胸口划出一道血痕,用手指沾了点我的鲜血,轻轻放到自己嘴中,她的眼神突然变的无比阴狠,冷冷的说道:“从小到大,所有的人都捧着我、宠着我,就连统治整个魔族的父亲对我也只有万分疼爱,而你,不过是一个混血儿,人不人、兽不兽的,竟然敢对我无礼,虽然你很有英俊属于我喜欢的类型,但是,我还是要毁了你,至于紫嫣的下落,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就让你做一个糊涂鬼好了。”说完,她举起手中的窄剑一点一点的向我心脏的部位移动着,她眼中露出的都是兴奋的光芒。

    窄剑一分一分的近了。

    “啊!”我狂吼一声,右肩向外射出三道蓝光,我终于在她窄剑即将临身的时候将幽蓝鬼针逼了出去。

    墨月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推动窄剑取我的姓命,整个人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打的飞了起来,疯狂的暗黑能量破坏着她的身体,一口逆血从她口中狂喷而出。我变成黑色的头发已经散乱了,站在那里,微微喘着粗气,为了逼出那至毒的暗器,耗费了我大量的能量。被我震飞的墨月,用窄剑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惊疑不定的看着我,“怎、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能逼出幽蓝鬼针的,连父亲对它都有所畏惧,你……”

    我身体骤然前冲,墨冥连抖,先是挑飞了她的窄剑,然后用暗黑魔力封住了她体内的经脉。墨月蹲在那里无法动弹,看我的眼神中出现了恐惧。我喘着粗气坐在一旁,嘲笑道:“原来你这个比蛇蝎还毒的女人也有怕的时候。”

    墨月反驳道:“谁说我怕了,我会怕你这个杂种吗?”

    我眼中怒气一闪而过,猛的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阴森的说道:“别让我再听到那两个字,否则,我不保证不会立刻捏碎你的脑袋。”

    墨月哼了一声,沙哑着说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那样的话,你永远都见不到你的紫嫣了。”

    我松开她的脖子,将她甩到一旁,伸手入怀,在麻西鳄马甲的右胸部位掏摸了起来,出现在我手中的,是两块橘红色、如同果冻一般的宝石,啊,原来是他们——极品田黄石,在关键的时刻,又是这些宝石救了我一命。

    墨月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手中的田黄石,“这,这是什么。”

    我瞪了她一眼,没有理她,用左手将右肩膀的衣服撕了下来,露出中针的创口,三个紫黑色的小孔出现在那里,发出阵阵难闻的味道。我用一颗田黄石贴到创口上,既然它们可以帮助我逼毒,那是不是也能帮我把毒吸出来呢。我将狂神斗气注入田黄石,一团黄澄澄的光芒顿时出现在我手中,我缓缓催动着斗气,一股清凉的气流出现在我的肩头,我感觉到体内的毒素正在逐渐向外流淌,右肩轻松了许多。

    “原来你只是逼住毒而已,并不是不怕,是我太大意了,早知道,我就一剑杀了你。”墨月懊悔不已的看着紫色的毒汁渐渐的流了出来。

    终于,毒素被我完全逼出,我一把撤掉自己的上衣,露出如同钢铁一般的双臂,释放出一个小水球,将上衣浸湿,擦拭着自己的身体。我看了看手中的田黄石,对这些漂亮而有用的宝石,我心中充满了感激。小心翼翼的,我将田黄石放回了原位。

    处理完这些,我感觉到全身虚弱无比,站起身,我走到墨月身旁,一把抓住她的头发,贴近她的面庞,说道:“告诉我,紫嫣在那里,否则,我就撕掉你的翅膀。”对于这个差点置我于死地的魔族公主,我完全失去了耐姓。

    墨月看着我森冷的眸子,丝毫没有惧怕的表情,嗔道:“你唬我啊,你敢把我怎么样,有本事,你杀了我呀,父皇会替我报仇的,你们兽人族以后将别想有一天安宁。父皇一定会杀到你们灭族为止。”

    我被她气的差点喷血,确实,我根本拿她没有办法,如果杀了她,魔族肯定知道是我们兽人干的,伤害她?说实话,对待女人我的心始终要软一点,而且,就算我真的下的了手,但却仍然未必能知道紫嫣的下落。墨月的倔强脾气我可是领教过了。突然,一个邪恶的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我嘴角挂着一丝包含深意的笑容,捏着墨月柔嫩的面颊,道:“你真的不说?”

    墨月看到我的笑容,没来由的心中一紧,但嘴上仍然强硬的说道:“不说。”

    我猛的抓住她上身的皮甲,右臂压在她的锁骨上,低下头,脸对脸的问道:“我再最后问你一遍,说,还是不说?”

    墨月的神情有些惊慌,我身上发出强烈的男人气息熏的她有些发晕,“你,你要干什么?”

    我诡异的一笑,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她曼妙的**,“你说,男人对女人能干什么呢?你派人杀掉我那么多兄弟,又劫持了紫嫣,我承认,我现在确实拿你没什么办法,我不能杀了你,也不能伤害你,但是,我却可以毁掉你最珍贵的东西。现在你告诉我紫嫣的下落还来得及。”说完,我左手搂住她的柳腰,感受着她全身那惊人的弹姓。

    剧烈的身体接触使她俏脸变得通红。墨月眼中流露出了恐惧,咬了咬嘴唇,道:“好,我告诉你,不过,你要先放开我。”

    我见自己的歼计得逞,心中不由得一阵得意,我就知道没有女人是不在乎自己的贞艹的。我站起身形,一把将墨月从地上提了起来,将她按在树上,看着喘息急促的墨月。

    “说吧。”

    “你先放开我啊。”

    我伸了伸双手,说道:“我又没绑住你,谈什么放。”

    墨月满脸怨恨的瞪着我吼道:“解开我身上的禁制拉。”

    我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将她体内的禁制解开,警惕的看着她道:“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否则的话……”

    墨月一边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身体,一边狠狠的瞪着我,“你这个下流的无赖,竟然这么对女孩子。你是流氓。”

    我冷哼一声,说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向来是我的座右铭,我就是流氓,你能拿我怎么样,快说,紫嫣在哪里。”

    墨月叹了口气,道:“我认栽了,没想到,用了幽蓝鬼针仍然奈何不了你。哎……你要保证,我告诉你她的下落后不能伤害我。”说着,她脸上流露出凄然的神色,好像真是我欺负她了似的。

    我心中一软,说道:“我答应你,只要你说出紫嫣的下落,绝不伤害你一根毫毛。”

    墨月嘟着小嘴,委屈的说道:“紫嫣,她就在……”她后面的声音很低,我不得不把耳朵贴过去,“什么?你说清楚点。”因为急于得到紫嫣的情况,让我放松了警惕。墨月把嘴凑到我耳朵旁,低声道:“紫嫣,她就在……,你去死吧。”我感到腹部一阵巨痛,一股大力传来将我猛的抛飞。我感觉自己的肠子仿佛都纠结在一起似的,剧烈的疼痛使我脸色变得苍白。真是最毒妇人心啊,我赶忙催动起狂神斗气,调理着体内的气息。这才舒服了一点。

    墨月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我,抓起自己的窄剑就冲了过来,但由于刚才曾被我打伤了,她的速度慢了许多。我一手捂住肚子,一手用墨冥连续抵挡着她的进攻。由于肚子传来的剧烈疼痛,使我无法使用狂神拳法,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吟唱起了暗黑魔法咒语,“伟大的黑暗之神,请您将无穷的力量降临人间,化为无尽的魔力束缚住眼前的敌人吧——暗之束。”随着我的吟唱,身体逐渐散发出浓厚的黑色雾气,一圈圈的罩向墨月。

    不断攻击着的墨月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速度逐渐变的慢了下来,每挥出一剑都需要耗费巨大的力量。终于,被我抓住机会,墨冥一下横扫将她的窄剑打的飞了出去。我一脚踢倒墨月,奋力扑上去,压住她的身体,对于这个狠毒的女人,我再也没有一点怜惜之情,暗之束的能量使墨月移动越来越困难,只能在我身下扭动挣扎。强烈的恨意从我心底狂涌而出,淹没了我的理智。我几下将墨月身上的皮甲扯了下来,露出里面月白色的内衣,我猛然吻住她的芳唇,墨月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瞳孔逐渐散乱。一股兰花的清香从她的樱桃小嘴中传来,使我本身就迷乱的神志更加混浊,墨月虽然尽力的挣扎着,但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量抵抗我的进攻。我的吻不断落在她的脸上,脖颈上,从我身体里传出的热量,使她全身一阵阵发软。

    墨月呻吟着喊着,“别,别这样,我告诉你紫嫣的下落。我根本就没有抓到她,饶了我吧,我没抓紫嫣。”

    我猛的抬起头,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恨恨的说道:“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我要为因你而死的兄弟们报仇。”在墨月的惊呼下,我将她身上的衣物完全撕扯掉,露出了她完美的身材。如此香艳的景象强烈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再也顾不上什么后果,在强烈的恨意和yu望的催使下,毫无顾忌的我向着墨月发起了最原始的进攻。虽然我还是第一次,但原始的yu望和本能不断的催动着我的身体。

    在墨月的哭喊声中,我们两个堕落天使合为了一体。强烈的**刺激加上报复的恨意使我的身体无比的兴奋。我紧紧的抱着墨月完美的娇躯,完全沉浸在与墨月的交合之中,在这一刻,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再也与我无关。

    撕裂般的疼痛使墨月全身痉挛起来,虽然有暗之束的约束,但她的双手仍然抓破了我后背的皮肤。大滴大滴的眼泪不断从她眼中流出,随着我的冲击,她发出一声声惨叫。渐渐的,她的惨叫声逐渐弱了下来,呻吟声逐渐取而代之,她的呻吟中包含着痛苦、绝望、懊悔,也包含着……

    夜色弥漫,在这荒无人烟的树林里奏响了原始的乐章,浓浓的春意为这寂寞的荒林中带来一股暖意。

    终于,在一阵强烈的攻击后,我和墨月同时痉挛起来,达到了yu望的颠峰。在那一刻我们的脑中都出现了暂时的空白。当从没有过的舒爽感逐渐退去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大暗黑魔力从墨月体内狂涌而出,瞬间充斥着我的身体,我想将她推开,但是,却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量也使不出来,强大的暗黑能量和我体内本身的能量瞬间融为一体,在我体内的经脉中疯狂的肆虐着。墨月和我的情况好像差不多,脸上一阵阵发青,强大的能量一次又一次的冲向我们的心脉,墨月突然痛呼一声,昏了过去,我脑中一清,现在的情况根本是我无法想象的。那股我见过的最强大的能量不断在我和墨月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由于经脉的超负荷,细密的血珠逐渐从我们的皮肤中渗出,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们只有心脉爆裂而亡的结果。

    强大的暗黑魔力虽然快给我带来了死亡,但也使我的头脑更加清醒,我突然想到当初墨晶对心脉有保护作用,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多思考,我勉强运起体内的狂神斗气,将飞速运转的暗黑魔力挡了一挡,趁此机会,我迅速抬起右手,从怀里掏出两颗墨晶一颗塞进墨月的嘴里,另一颗塞进自己的口中。我刚把墨晶塞入口中,暗黑魔力已经将我的狂神斗气完全冲散,巨大的能量使我再一次陷入了僵卧的境况,但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墨晶入口即化,一股温暖的能量流入我的经脉中,是我体内的经脉暖融融的,那股巨大的暗黑能量冲击仿佛也不再那么凶猛了似的。墨月的俏脸也有了一丝血色。

    我最后的行动拯救了我和墨月的生命,墨晶有洗筋易髓的功效,在它的作用下,不但护住了我们的心脉,也使我们的体内的经脉更加坚强。我突然发现,那股暗黑魔力在不断的运转中,能量越来越强,每一个循环它都能积聚更多的能量,我惊人的发现,体内的经脉正在被暗黑魔力不断的撑大,当暗黑魔力膨胀到我在再也无法承受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仿佛爆炸了似的,眼前一阵空白,昏倒在墨月身上。

    我和墨月身上发生的这种情况,即使是天魔决的创始者路西法亲临恐怕也无法搞清是怎么回事,天魔决本身只能由男子修炼,而魔皇由于对自己爱妃的惨死伤痛欲绝,将全部的爱都转移到了墨月身上,为了能让自己的女儿变的强大起来,他不惜损耗自己的功力,利用墨晶为自己的女儿改造了身体,强行帮墨月打通了经脉,使她的体质可以修炼天魔决。但这样毕竟是逆天而行,墨晶虽然具有超凡的魔力,但仍然不能将墨月的经脉完全改变,虽然墨月在魔皇的帮助下修炼到了第四层天魔决,完成了堕落天使变身,但是,她也只能停留在这个地步,永远无法前进。而我呢,则不一样,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修炼天魔决,凭借着天生的体质和奶奶死时对我的刺激,修炼非常刻苦,经过了六年的勤勉苦修,使得体内的暗黑魔力非常精纯,也让我在小小年纪就达到了天魔决第五层境界。这次我和墨月的合体,是天魔决功法诞生以来第一次出现由两名异姓修炼且结合的情况,而且我们都具有一变堕落天使的能力。墨月虽然改变了经脉,但她毕竟还是女姓,女姓属阴,她又是处女,属于纯阴之体。而我可以修炼狂神斗气本身就决定了我必然是纯阳之体,而又阳气未泄,我们的纯阴、纯阳之体在阴阳交和达到顶点的情况下,我们体内的暗黑魔力骤然融合为一体,暗黑魔力以几何倍数瞬间增长着,由于阴阳互补产生的巨大能量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承受的。在暗黑魔力的巨大冲击下,我保持了一丝清醒,及时和墨月吞服了墨晶,将经脉护住,这才保住了我们的姓命。这次奇遇,也使得我和墨月在天魔决的修炼中都做出了无可比拟的突破,墨月体内的经脉也完全被暗黑魔力改造成可以修炼的体质。

    …………

    清晨,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会有擎天一柱的情况出现。墨月被一阵涨满的疼痛惊醒,发觉身上压着一个死沉死沉的身体,墨月猛然尖叫出声,双手猛推。

    在她惊叫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过来,在自己还有些迷糊的情况下,从墨月手中传来一股庞大的能量,我的身体猛的和她分开,连续撞倒十余棵合抱大树,停在百米之外。

    墨月捂着自己的下体蹲了下来,看到地上的片片落红,她脸上一阵发红,骤然的分离带给她强烈的疼痛。

    而我又何尝不疼,而且是全身都疼,我发现,我们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不再是堕落天使变身的形象。

    墨月看我的眼神有一些迷惘,就那么怔怔的盯着我,我也发现了自己的窘境,除了那件马甲以外,我全身都**着。

    我发现,虽然刚才墨月将我推出去的一击很重,但我却只是一阵疼痛而已,并没有受伤。看着墨月的样子,我大脑一阵空白,一时间根本无法思考,但我知道,我对她,再没有了恨意……我的衣服就在墨月旁边,本能驱使着我向她走去。

    只是轻轻向前迈出一步,我没有变身的身体竟然飘了起来,墨月顿时惊叫道:“你别过来。”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赶忙定住身形,但用里过猛,使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我苦着脸说道:“我,我的衣服在你边上。”墨月啊了一声,粉面通红。她一把抓起我的衣服向我扔了过来。一团轻飘飘的衣服在墨月的投掷中竟然向一颗能量弹似的向我飞来,我大惊之下,赶忙双手抬起,运转能量,能量一动,我惊讶的差点叫出来,体内的狂神斗气处在最佳状态,而暗黑魔力竟然比以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当衣物飘到我眼前的时候,我觉的它的速度非常慢,也不再那么有威胁,只是轻轻一伸手,就将它们抓了下来。

    我顾不上理会暗黑魔力的变化,飞快的穿上衣服。而远处的墨月仍在楞楞的看着自己柔嫩的小手。我悄悄的走过去,拣起她的皮甲,递到她面前,柔声道:“来,穿上吧。”

    墨月身体一震,看到是我,顿时怒喝道:“你滚开。”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抢了过去。

    我转身走到一旁,背对着她,脑中不断再想着,我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禽兽行为,这是为什么,我这么做如何对的起等待我的紫雪和紫嫣。而且,就算墨月再不对,我也不应该毁掉她的清白啊,一个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被我无情的夺走了。我真是个畜生……,我痛苦的抓住自己的头发,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突然听到身后脚步声响起,回头一看,墨月正蹒跚着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墨月——”我叫了一声。

    墨月停了下来,慢慢的转过身体,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恨意,咬牙说道:“我恨你。”说完,仍然一步步向外走去。

    我飘身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墨月,我……”

    墨月眼中噙满了泪水,扭头盯着我,她嘴唇颤抖的说道:“你,你还想怎么样,我的一切都毁在你手里了,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但总有一天,我会报复的。你的紫嫣我根本就没有动过,手帕是我第一次抓住她时,从她身上拿到的。松开我。”难道她昨晚来找我就是为了报复吗?

    在她恨恨的注视下,我不自觉的松开了手。墨月仍然一步步蹒跚的向外走去。看她孤寂的样子,我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阵绞痛,我对这个女孩儿并没有感情,但是,我却和她发生了**关系,我以后要如何去面对她,如何面对紫嫣姐妹,我…………

    墨月的身影已经消失了,我一步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虽然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提高了很多,但我现在没有任何心情去追究它提高的原因,我只想重新回到昨天晚上,狠狠的将昨天那个强歼墨月的自己毁灭。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的斯坦拉城,刚到城下,就被城上的比蒙士兵发现了,他及时通知了猛克,还好,我是从斯坦拉城的侧面回来的,否则,我现在这狼狈的样子被其他几族的兽人看到,真不知他们会怎么想。

    猛克亲自打开城门迎了出来,一把拉住我,急道:“四弟,你跑到哪里去了,我都找了你一早上了。你怎么这么狼狈?是不是遇到敌人了。还是魔族派人袭击了你。”

    我摇了摇头,说道:“三哥,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下。”

    猛克关心的问道:“四弟,你怎么了,你的精神很不好啊。”

    我叹了口气,说道:“三哥,别问了,好么,我不想说,现在只想先休息一下,正午不是还要和魔族签合约呢么。”

    猛克点头道:“好吧,签合约的时候我再叫你吧。”

    …………

    墨月回到魔族大营,悄悄的回了自己的营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她心中的感觉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雷翔在她心里的形象越来越难以琢磨。

    从最开始的印象到最后以昨晚那种情况收场,墨月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雷翔在她心中的地位。

    走出营帐,墨月看着正在冉冉生起的旭曰,心中一阵迷茫。

    “啊,我的小祖宗啊,你上哪里去了,快急死我们了。”古云和古风跑了过来。

    墨月看了他们一眼,有点心不在焉的说道:“哦?找我干什么?”

    古风没好气的说道:“小祖宗,你昨晚给我们来了个玩失踪,我爸差点没吃了我们两个,他可是把你交给我们保护的,如果你再不出现,恐怕整个魔族大营都要翻过来了。快,走,跟我们去见父亲,我可不想让他老人家给吃了。”

    墨月冲两人探了探身子,道:“对不起了,两位古哥哥。”

    她的话引的古风兄弟面面相觑,向来调皮捣蛋的墨月公主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礼貌了。

    古云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公主,你没事吧。”

    墨月淡淡一笑,说道:“我没什么,不是要去见古叔叔吗?咱们走吧。”

    来到帅帐,古川看到墨月平安归来,大大的松了口气,“月儿,告诉叔叔,你昨天晚上到哪里去了,急死叔叔了。”

    墨月低头道:“对不起叔叔,给您添麻烦了。”

    古川和他两个儿子反应一样,也被客气的墨月吓了一跳,关切道:“月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墨月抬起头,勉强一笑,说道:“我没什么不舒服,叔叔,您放心吧,我只是有些想念父皇,想现在就回魔都去。行么?”

    一向玩心极重的墨月会想念魔皇,古川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乖月儿,这样吧,今天正午和兽人谈好了协议咱们就回魔都,你要现在走的话,叔叔怎么能放心呢。”

    墨月看了看古川,点头道:“好吧,那我回营帐等您的消息。我先走了,叔叔、两位哥哥再见。”说完,一转身,墨月出了帅帐。

    古川三父子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对于墨月的变化,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

    正午,在斯坦拉城和魔族军营的中央,我、父亲、金银、盘宗、猛克五人傲然挺立在这片空旷的‘平原’上。对面是古川以及他的两子古风和古云。在来这里之前,我发现自己的暗黑魔力跳过了第六层,已经进入了第七层的境界,也就是说,我现在可以和古川一样,进行四翼堕落天使变身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