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魔族出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们的阶段姓胜利也让兽人其余各族大跌眼镜,纷纷上书请求出战,想趁此机会捞些便宜。

    兽皇也乐得如此,将各族部队都调到边界线上修建防御工事,同时也利用这个机会派遣兽神教的大批教徒到各个族的领地传授各种技术,施以恩惠,笼络人心,增加兽神教的影响。

    我在斯坦拉城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和防御器具,斯坦拉城现在驻扎着两万狼人族士兵,两万蛇人族士兵,再加上我们四大军团,兵力达到五万五千左右,就算魔皇派来几十万部队,我也有把握凭借城池的防御坚持上几个月。

    在我们积极准备防御的时候,魔族内部也乱成了一锅粥,从来没有人想到我们兽人族竟然会有胆子进攻他们。

    虽然我们的突袭很隐秘,但当我们占领第六座城市的时候,风声也走漏了,斯坦拉城早早派出使者请求增援,但当消息传递到魔族内部负责军务的大臣手上时,那家伙正好喝多了,信笺无意中掉到了一边,斯坦拉城自然就没有了援兵。

    等我们攻打到斯坦拉城下时,魔族的军务大臣收到了第二封告急信笺,他这才明白过来,赶快向魔皇汇报。等魔皇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已经控制了敦德行省全境。

    魔皇殿。

    魔皇穿着一身黑色装束,头戴八宝紫金冠,身穿黑底金边蟒袍,身后披着同样质料的披风,阵阵冰冷的杀气从他身上一波一波的向外散发着,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皇座的把手。他身旁站着一名和他模样有些相像的中年人,中年人没有穿官服,只是一身雪白的素衣。这个人,就是古风和古云的父亲,古川·路西法,也是除魔皇以外,唯一一个拥有四翼堕落天使的人,他已经将近七十岁了,但看上去仍然很年轻。

    由于魔皇为墨月打通经脉传授天魔诀,到现在功力还没有恢复,古川自然就成了整个魔族现在的第一高手。

    他对魔皇的忠心是无可质疑的,否则魔皇也不会冒那么大风险为女儿传功了。墨月则站在父亲的另一侧,不时把玩着自己的长发。

    军务大臣全身颤抖的跪在地上,两侧分别站着魔族的文武官员。在最靠近魔皇的文官中,有一人穿着几乎和魔皇同样的蟒袍,只是没有金边而已,此人脸上总是挂着些许笑容,但眼底深出却不时闪过一丝异芒。

    这个人就是权力和地位都仅次于魔皇的素察亲王,也就是上回派人去对付古风和古云的幕后黑手。

    “别告诉我,沃顿是昨天才把消息传递过来的。”魔皇的声音像冰渣一样冷冷的吹进军务大臣的耳朵。

    军务大臣颤声道:“陛下,陛下恕罪啊,前些天是曾经送过一封告急信,只是,只是……”

    魔皇怒喝道:“只是什么。”

    军务大臣嗫嚅道:“只是当时我没有注意……”魔皇从皇座上站了起来,眼中射出两道寒光,森然道:“你没有注意?你知道你没有注意的结果是什么吗?整个敦德行省被一群弱智兽人给占领了,你还跟我说你没有注意。好,古川。”

    穿着白袍的古川·路西法面无表情的迈出一步,仅仅一步,他就到达了军务大臣身前,他一把抓住军务大臣的顶门。

    军务大臣虽然也有些功夫,但在他的面前,却丝毫无法反抗,只能哀求道:“陛下,陛下,您饶我这一回吧。陛下……”

    魔皇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哀求,独自坐回了自己的皇座。古川看军务大臣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块死物一样:“伟大的黑暗之神,我请求您,用最严酷的方法惩罚眼前这个罪人吧。”他的声音低沉而清晰,每个字都重重的敲击着在场人的心扉。

    素察脸上的肌肉微微波动了一下,这个军务大臣,正是他派系的人。

    一股浓浓的黑气从古川身上不断的涌出,再输入到军务大臣的身体里,军务大臣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魔皇殿被他的叫声渲染得仿佛像炼狱一样,每个大臣都寒毛竖起,心中充满了恐惧。

    军务大臣的叫声渐渐微弱了,整个身体逐渐瘫倒,古川松开了手,轻轻吹了口气,黑雾四散飘去,吓得那些文武大臣顾不得礼仪纷纷闪开。军务大臣原本魁梧的身体和他的衣物一起化成了一摊黑水,古川一挥手,地上的黑色液体猛地燃烧起来,黑色的火焰让大殿的气氛更加诡异了。

    素察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他阴狠的盯了古川一眼,没有说话,毕竟,这次军务大臣犯的错误太严重了,如果他是魔皇也不会原谅他的。古川的身体像没有重量似的,轻飘飘飞回魔皇身侧。

    魔皇森寒的目光扫过下面每一个大臣:“你们谁能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办?一向唯我们马首是瞻的兽人竟然敢反抗了!”

    素察横跨出一步,躬身道:“陛下,对付这群没脑子的家伙,我认为应该集结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他们一网打尽,收复失地。”下面的大臣们低声议论起来,素察派系的人纷纷支持这个建议。

    素察继续道:“陛下,只要您给臣二十万大军,臣保证可以在一个月之内收复失地。”魔皇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道:“今天先到这里,明天再决定怎样应对。斯特尔斯,命令各个行省全面动员,集结兵力随时待命。另外,调第一、第三、第六三个军团驻入敦德行省的临省,加派侦察人员,随时汇报前线情况。”

    一个铁塔似的大汉从武官队伍中走出,躬身道:“是,陛下。”

    魔皇带着古川和墨月回到自己的书房。

    一进书房,魔皇脸上的阴沉顿时消失了,对古川道:“贤弟,这件事你怎么看。”

    魔皇比古川大一岁,两个人是从小一起玩大的,正是在魔皇的帮助下,古川才能修练到四翼堕落天使的境界。

    古川微微一笑,道:“兽人小儿能有什么作为,只要咱们大军一到,他们还不被立刻赶回去吗?如果我们想灭掉兽人族早就动手了。”

    墨月娇声道:“那咱们为什么不把他们灭了呢,现在不是养虎为患了吗?”

    魔皇看着自己这个最宠爱的女儿,笑道:“傻丫头,哪儿有那么简单。如果没有兽人在前面做炮灰,每次我们向龙神发动攻击要增加多大损失啊!何况,如果我们向兽人发动攻击,那龙神肯定会来偷袭的。这次让我最奇怪的是,兽人居然不怕龙神吗?没道理啊!贤弟,你刚才的判断是不正确的。你想想,兽人能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将我富庶的敦德行省全境占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他们有着强大的攻击力和优良的指挥。”

    古川微微一愣:“我听说老比蒙亲自带人出来了。”

    魔皇摇头道:“老比蒙虽然厉害,但他脑子还没这么好使,肯定有人相助,如果是他,早就打得全大陆都知道了,如何还能无声无息的占领我们的领地。来人,把敦德行省的信使带上来。”

    “是,陛下。”

    一会儿工夫,一名短小精悍的普通魔族被魔皇的近卫军带了上来。

    “参见魔皇陛下,愿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魔皇嗯了一声,道:“好了,你起来说话。”

    那信使低着头,缓缓站了起来,他第一次见到魔皇,古川和墨月都见到他弯曲的腿在不断的筛糠,显然非常紧张。

    魔皇冷声道:“听说你是城破时逃出来的第三拨信使,告诉我,是什么人袭击了你们?”

    信使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恭谨平和:“禀告陛下,是这样的,当我们收到消息的时候,我行省已经有六座城市几十个村落被占领了。总督大人立刻就派小人向内陆求救……”

    魔皇不耐烦的道:“谁问你这些了,我是问你什么人袭击了你们。”

    信使吓得扑通一下,又跪了下去,颤声道:“是,是,陛下,是大批的兽人。”

    “有多少人?都是些什么种族?”

    信使想了想,道:“听我们的人说,好像敌人有两万人左右,包括比蒙巨兽、狮人、狼人和蛇人四个种族。”

    魔皇看了一眼古川。

    古川皱眉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的斯坦拉城最起码有四万守军,凭借着坚固的城池,连两万人都抵挡不住吗?即使有比蒙也不应该那么容易攻陷吧。”

    信使颤抖得更厉害了,他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恐惧:“那两万兽人和以前我们见过的不一样,大部份都是兽人狂狮军团的人,那些蛇人部队和狼人部队竟然比狂狮军团还厉害。尤其是那些蛇人,他们竟然可以贴着城墙向上爬,而且,兽人那边还有好几个厉害的家伙,他们都是先飞到我们城上的,我们的普通士兵根本无法抵挡住他们的攻击。太厉害了,一个兽人最起码就能杀我们十个人啊。”

    古川和魔皇面面相觑,虽然魔皇已经想到了这批兽人不好对付,但也没预料到居然有如此实力。

    魔皇道:“这么说,除了比蒙王之外,对方还有高手存在了。”

    信使连连点头,道:“还有三个人也非常厉害,比蒙王就把总督大人擒拿了,其余的根本就没出手。那些蛇人士兵从那几个高手攻击的地方爬上城墙,一会儿就把我们上面的守卫都收拾掉了。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恐怕到现在消息还传不过来呢。”

    魔皇点了点头,道:“好了,你下去吧。”

    “是,陛下。”信使几乎是贴着地面爬出去的。

    “贤弟,听到了吧,这回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兽人如何敢来招惹我们。”

    古川攥紧了拳头,道:“让我去吧,我就不信老比蒙那手下败将能打得过我。”

    魔皇摇了摇头,道:“你要走了,素察那家伙还不趁机作乱吗?今天他不是向我请命吗?他可没有信使这些消息。我想,他和你一样,都会觉得兽人好对付。既然他要二十万人,那我就给他二十万人。”

    古川恍然道:“您是要趁机削弱他的实力。”

    魔皇点头道:“上回他派人袭击你两个儿子的事,你没忘吧,这回正好是报复的机会。既然这块骨头这么难啃,就让他去好了,我会把他那边的人全调给他,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本事。即使他收拾了兽人,恐怕也会实力大减,何况他还未必有那个能耐呢。我根本就不用怕他拥兵自立,现在他还没有这个胆子。古川,等素察带人一走,你立刻开始招集士兵训练,人数不用多,十万就够了,同时,在我们和龙神的边界多加派人手,以防止他们偷袭。”

    “是,陛下。”

    龙神帝国皇宫。

    龙神国王紫炎看着自己最信任的几名臣子:“据我们的探子回报,兽人向魔族发起了进攻,在很短的时间内已经占领了魔族一个行省。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紫风公爵和蓝迪司龙骑将互相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太子紫炙。

    这件事情他们也早就知道了,也感到非常奇怪。

    紫风道:“陛下,我觉得这次行动有可能是魔、兽两族摆出来的陷阱,等着我们去偷袭,然后再利用埋伏,将我们的部队掩杀在他们的地界内。”

    国王赞许的点了点头,道:“有这个可能。紫炙,你怎么看。”国王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锻练自己未来的继承人。

    太子道:“父皇,我觉得公爵大人说的很有道理,但也有可能是另一种情况。魔族对兽人族的压迫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会不会是他们忍受不住,突然爆发了呢?”

    国王嗯了一声,道:“这个可能也存在。不过,我不认为兽人会为了一些事情就冒着灭族的危险去进攻魔族。首先,他们未必是魔族的对手,其次,他们不怕我们出兵去搅和吗?兽皇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和其他兽人不一样,头脑非常清晰而且也有些保守。”

    蓝迪司道:“陛下,臣赞同公爵大人的说法。”

    国王点了点头,道:“那好,蓝迪司,你通知里沃,让他注意那两边的动静,多派些探子出去,一有消息尽快传回来。”

    “是,陛下,那臣先告退了。”

    紫风上前一步:“臣也告退了。”紫炎点头道:“嗯,你们下去吧。”

    看着两位位高权重的大臣退了出去,太子低声道:“父亲,您真的认为这是魔、兽两族的一个阴谋吗?”

    紫炎神秘的一笑,道:“你说呢?”

    太子道:“那个可能是有,但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搞这么大手笔来引我们上当吧。是不是应该……”紫炎抬起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还记得先祖传下来的遗训吗?”

    太子恍然道:“哦,原来您是……”紫炎点头道:“你明白就行了,不论是不是阴谋,他们两边要闹,就让他们闹去好了,我们何必插手呢。不论他们是不是阴谋,静观其变都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们是真的打起来,那双方必然会有损失,我们不就可以多清净几年了吗?”

    太子躬身道:“是,儿臣受教了。”〖jz〗〓〓〓〓※〓〓〓〓※〓〓〓〓※〓〓〓〓我和金银站在斯坦拉城的高墙上。

    我看着远方的景色,道:“二哥二姐,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几天有些太安静了,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金凝望着远方的一片树林,道:“据我估计,魔族怎么也会发动一轮进攻的,而我们则必须要顶下来。银箭。”

    “狼神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金指了指斯坦拉城前的几小片森林,道:“你带咱们的人去,把城前三千米之内的所有树木都给我砍掉。木材都运进城,要快,给你两天时间。”

    银箭丝毫没有质疑:“是,大人。”领命去了。

    我恍然道:“我怎么没想到,二哥还是你思虑周全。”砍掉城前的树木就不用对方的埋伏了。

    斯坦拉城现在最让我们担心的地方就是,它是一座孤城,周围既不依山,也不傍水,如果敌人兵力强大,将我们围起来的话,恐怕就危险了。银道:“雷翔,我觉得你的计划有点问题。”

    “哦?二姐,您说。”银道:“我觉得除了咱们现在城里的人以外,可以让其他物资供应和后续部队都撤回兽人国。”

    我皱眉道:“那咱们不是成了孤军吗?”

    银微微一笑,道:“你还是太嫩了,如果我是对方的指挥官,一定会考虑到你把所有主力都安排在斯坦拉城了。我会派大军将这里包围,先断了你的补给线,然后再派兵去围剿你那些后续部队和物资供应部队。等全收拾完了,把敦德行省夺回来,再慢慢收拾你这座孤城。你说,你有赢的希望吗?”

    银的话顿时点醒了我,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有点茫然的道:“那,二姐,您说应该怎么办。”

    银道:“其实也容易,咱们在斯坦拉城已经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和防御用具,除非魔族倾全国之力来攻,否则,怎么也能抵挡些曰子。我的意思是,从后续部队中再挑些人,补充到斯坦拉城里,凑六万军队,其他部队撤回兽人国,然后找兽皇在兽人国距离咱们最近的边境布置大军,随时准备支援咱们。同时,也可以威慑魔族部队不敢过境袭击。”

    金点头道:“银说得对,其实,如果咱们真的想和魔族开战的话,那就用屠杀战略,每到一处,就将那里的魔族杀干净了,以咱们手里的实力,完全可以在魔族集结足够力量之前占领大部份地方。”

    我苦笑道:“这个我也想,可为了今后兽人国的发展,我却不能这么做。就照二姐说的吧,我现在就去安排。”说完,我转身走了。

    银对金道:“老四的个姓我喜欢,知道自己有错,很快就能接受别人的意见,将来必成大器。”

    金道:“是啊,而且他的功夫进步得也很快,自从咱们和他一起离开盛殿,还真是麻烦不断。就要面临魔族的反扑了,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了,看来,当初我们选择和他一起离开云那,是正确的。精彩、刺激的生活让我感到很惬意。”

    五天后,我们的探子发现了大量的魔族军队在向我们不断靠近。

    我和父亲、盘宗、金银站在城墙上凝视着远方逐渐迫近的大片尘烟,猛克让我派回兽人国内负责接应了。

    金银的目力最好,金道:“大概有二十万人啊,魔族真是下了不少本钱。”我喝道:“传令兵,命令所有将士全体待命,进入最高战备。”

    父亲沉声道:“不用太着急,他们离这里还有些距离,等他们到了,也不会立刻进攻的。二十万部队并不算很多,雷翔,你看,前面尘烟散乱的必然是魔族的魔兽部队,虽然攻击力强但却不好指挥,后面的才是魔族正规军。不知道有没有黑暗法师军团过来,如果有的话,就不好对付了。”

    果然如父亲所说,魔族军队在距离我们二十里左右的地方驻扎起来,修建防御工事,我知道,现在他们的警惕姓很高,并不是偷袭的好时机。

    盘宗突然笑道:“送他们点见面礼怎么样?”

    我愣道:“什么见面礼?”盘宗神秘的一笑,对金银道:“你们两个帮我。”

    金银先是一愣,但马上就明白了盘宗的意图。他们站到盘宗身后,金、银两色光芒暴涨,源源不绝的输入到盘宗体内。

    盘宗从怀里拿出我送他的那块蓝色钻石,双手合十在胸前,其余八个头都缩了回去,只留下了那颗黄色,象征土系魔法的蛇头。

    他是要用魔法攻击吗?看来,盘宗大哥最喜欢用土系魔法了。父亲眼中一亮,提醒道:“打他们部队的左侧,那里好像是黑暗魔法师的营盘。”我们都明白,如果黑暗魔法师加入战斗的话,我方的损失就大了。

    毕竟,只有比蒙巨兽的魔法免疫力才能完全对抗黑暗魔法,而其他兵种虽然有一些抗力,却难保不受伤害。

    盘宗那黄色的蛇头蒙上一层神圣的光辉:“远方的山啊,远方的地,你们经过千万年,沉睡在那里,我知道,你们是寂寞的,你们是孤独的,我愿意启发无尽的力量帮你们改变这乏味的生活。山,崩塌,地,龟裂。大地之神,请敞开您的怀抱,接受我的乞求吧。山崩地裂。”

    金银和盘宗周围的空气突然凝重起来,魔法力在他们周围疯狂涌动,沉重的压力将周围的士兵逼迫得不断倒退,连我和父亲都不得不让开几步。盘宗手中的钻石发出幽蓝色的光芒,土黄色的魔法能量不断聚集到钻石周围。足足过了顿饭工夫,盘宗手上仿佛拿着一块实体的土球一样。

    盘宗大喝道:“老四,快帮我把土球送过去。”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做,赶忙上前一步,将狂神斗气全力催发进盘宗体内。

    盘宗大喝一声:“去。”那不起眼的土球顿时被抛了出去,朝着远方的魔族营盘飞去。随着土球的飞走,盘宗和金银都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软倒在地,我赶忙上前扶住他们。父亲也走了过来,一手一个将他们托住,白色的光芒不断从父亲的身体里涌出。

    金银已经昏了过去,盘宗的眼睛却始终睁着,一丝阴笑出现在他嘴角上。我趴到城头,看着刚才那个耗费如此大能量的土球究竟有什么用。

    土球已经没入了地方营盘附近的地上,并没有什么动静,难道大哥那个魔法失败了,从他刚才的咒语中我知道,那是个八级魔法,否则,也不会耗费他们三个人的力量来完成了。

    正在这时,魔族营盘那边好像摇晃起来,连我们这里都能感觉到地面的微微颤动,我知道,来了。

    “轰。”魔族营盘的左侧地面突然爆裂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将营盘猛地切成两半,周围的地面开始不住的晃动,裂开,整个魔族大营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不断有黑色的光芒在营盘中晃过,显然是有人已经发现这是魔法攻击,试图用黑暗魔法阻止大地的继续崩裂。

    但是,自然的力量是伟大的,盘宗也只是用魔法力引发它而已。我传令道:“四大军团准备,当敌人营盘稳定后立刻出发。父亲,这里就麻烦您了,我去冲杀一阵。”父亲叮嘱道:“记住,一击即退,对方恐怕有堕落天使在。”

    我点头道:“明白。”就这样,我带领着一万五千余人,冲出了斯坦拉城,当大地平静的时候,我军向着魔族吹响了死亡的号角。

    比蒙巨兽在最前面开路,其余三个军团分别护卫在两侧。就这样,我们像一把尖刀冲进了魔族还算完好的右侧营盘。

    离得近了,我才真正明白刚才那个魔法的威力。魔族的左侧营盘处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坑,仿佛被陨石撞击过一样,虽然看不清对方有多大损失,但我估计,黑暗法师军团是肯定完蛋了。

    想到这里,我心情大好,挥舞着墨冥率先冲进了对方的阵地。双方刚一接触,这些所谓的魔族正规军顿时被我们杀得人仰马翻,毫无抵抗之力。由于进攻得顺畅,使我有些过于兴奋,带着四大军团奋勇前进,直到我们杀进他们厚实营盘一半的时候,才遇到了真正的阻力。

    魔族统帅确实有两下子,这么短的时间,魔族部队已经组织好了一定的阵型准备迎接我的攻击了。

    我当机立断,大喝道:“后队变前队,比蒙军团断后,向回冲。”我可不想让自己的队伍陷入包围之中,这些手下都是我最精锐的部队,他们如果被杀伤得多了,我会很心疼的。四大军团在这时候发挥出了非常高的控制力,在我的命令下,竟然真的迅速掉头,向着来时的方向杀去。

    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既然来了,还想走吗?”我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似的,巨大的压力从上空传来。

    不用看,我也知道是堕落天使到了。我凝神聚气,狂神斗气通过墨冥划出一道长长的黄色光芒,反手向空中撩去,身体则绝不停留,我可不能被对方缠住,否则,就真的回不去了。

    由于没有变身,我的力量根本无法和堕落天使抗衡,堕落天使发出的巨大能量将我身体轰得骤然前冲,冰冷的暗黑力透体而入,我赶忙运转体内的暗黑魔力将这股入侵的能量化解,巨大的冲击力使我难受得险些吐血。那堕落天使被我发出的剑芒一挡,速度顿时慢了许多。一股同样强度的力量从我右侧袭来,根据我灵敏的感觉判断,这是另外一个堕落天使,我暗暗叫苦,大吼一声:“快撤。”狂影百裂双脚点地腾空而起,无数带着强劲狂神斗气的身影从空中向后面飞洒。

    不光两名堕落天使被我挡住了,反扑的魔族士兵也被我发出的身影炸得暴起一蓬蓬血雾。落在后面的比蒙军团在我的掩护下顿时撤离了危险地带,配合着其他三个军团不断朝来时的方向冲去。

    狂影百裂的能量逐渐弱了下来,两名刚才用羽翼包裹自己防守的堕落天使露出狰狞的面孔,黑色的雾气在他们身体周围弥漫,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疯狂的杀意。与此同时,又有两名堕落天使飞了过来,他们成半弧形飞在我前方的上空,气机隐隐将我锁死。

    我心底发凉,真后悔没有听父亲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没有机会的,除非我现在变成血红天使,还有可能利用速度冲出去,可我现在无法狂化,更不能直接变堕落天使。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