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出征魔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在一家豪华旅店内找到了盘宗等人,本来他们不想跟我进宫的,但我和猛克都极力相劝,对金银更是用皇宫内的美食诱惑,终于说动了他们,一起到了母亲住的地方。

    本来我还想和皇宫的守卫解释一下,可他们根本就没有拦阻我,让我们这二十个人通过了关卡。

    我拉住母亲的手,给他们介绍道:“兄长们,这是我母亲。”母亲微笑的对大家道:“你们好,到了这里别客气,就当是自己的家。”

    盘宗挠了挠头,看着我的这位人类母亲,道:“老四,我们该怎么称呼才对?”我哈哈一笑,道:“按照人类的规矩,你们应该叫我妈伯母才对。”

    盘宗哦了一声,叫道:“伯母您好。”母亲慈祥的一笑,道:“你好,你就是我儿子的大哥吧。”

    盘宗点了点头,一把撩起头上的斗篷,露出九个蛇头:“是啊,雷翔有没有跟您说,我是九头蛇,没吓到您吧。”

    母亲摇头道:“怎么会,来,大家进屋坐吧。我给你们准备了吃的。”一听到有吃的,金银率先冲了过来,金喊道:“伯母您好,我是金。”

    “伯母您好,我是银,您真漂亮啊。”

    我赶忙道:“妈,这是我的二哥二姐。”

    “啊!你们的毛发也很漂亮。”母亲由衷的赞叹。

    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伯母,您那些……”我哈哈一笑,道:“就应该在那间屋子里呢,快去吧。妈,我这二哥二姐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爱吃爱喝,还喜欢些新奇的事物。”

    银怒道:“老四,你说什么呢,我们可是堂堂……”我接道:“对对对,他们还是号称的狼神呢,狼人都听他们的。大哥是蛇人的精神领袖,蛇人都对他崇敬得不得了。二哥二姐你们还不快去,大哥和三哥可已经进去了,我妈做的可是人族美食,连我都没吃过呢,你们不去,我可去了。”说着,我一个箭步蹿进了屋子。

    哇,整张桌子上全是各种各样的小点心,我顾不得说话,立刻加入了盘宗和猛克的扫荡队伍。金银也冲了进来,毫不客气的就往嘴里塞。

    母亲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这群像饿死鬼似的人,扭头对跟着盘宗来的那群蛇人道:“你们也去吃点吧。”

    蛇人护卫头目咽了口唾沫,恭敬的道:“啊!您不用客气了,我们不饿。”敢和这群大老抢着吃,不是找死吗,就算再好的美味他们也不敢上去啊。

    只一会儿工夫,桌子上的食物就被一扫而光,由于我吃过人类的食物,再次尝到,除感觉到母亲对我们的关爱以外,并没觉得其他什么。他们几个就不一样了。

    盘宗和金银亲热的跑到母亲身边,一人挽住母亲一只胳膊,露出快要流口水的表情,盘宗道:“伯母,伯母,那些吃的还有没有了,简直太好吃了。”

    银道:“是啊,是啊,太美味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我跑了过来,道:“你们这回知道人类的食物有多好吃了吧。二哥,你知道我上次在撒司的时候为什么不吃他们的东西了吧!你们的年龄都比我妈大,别装得那么纯情了。”

    金点头道:“我们这是在讨伯母欢心啊,不论我们岁数多大,辈份总是在那儿,撒司的那些破食物和伯母的手艺相比,简直就是垃圾啊,伯母,还有吗?我还想吃。”

    母亲摇了摇头,道:“时间太紧张,我只做了这些,没想到你们胃口都这么好。我这就再给你们做去,材料都是现成的。”

    我赶忙拉住母亲,道:“妈,别去了,你们几个可不能为了吃东西累坏了我妈。”

    盘宗道:“伯母,我们给您打下手吧,这样您就不会累了,怎么样?”

    “大哥,你别闹了,我还有事要和你们说呢。走,进屋里坐。”

    盘宗嘟囔着:“什么能比吃更重要啊。”嘴上虽然这么说,人却已经搀着母亲走了进去。他们简直像比我还孝顺的好孩子,金银和盘宗分别坐在母亲两边,我皱眉道:“我说,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和我抢妈的吧。”

    银笑道:“当然要抢了,我们要是有这么个好母亲多好啊。”

    母亲慈祥的摸了摸银的大头,道:“到时候我教祢怎么做就是了,以后你们就可以自己给自己做饭吃,不是更好吗?”

    银喜道:“好啊,好啊。”真拿他们没办法,我正色道:“我真的有要紧事和你们说,兽皇要见你们。”

    银随意的道:“不见,他见我们干什么?”

    我哭笑不得的道:“二姐,他毕竟是兽人之王啊,我需要你们帮我说服他出兵魔族的,祢不见他怎么行?”

    银道:“有什么不行的?我们可不会冲他卑躬屈膝的当奴才。”盘宗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老四,你做我们的代表就是了,我们是不会向他这种低级兽人行礼的,又不想给你找麻烦,还是不去为好。”

    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我想了想,道:“兽皇是个睿智的君主,他应该不会那么在乎这些俗礼,你们明天和我去见他吧,我保证不用你们行礼,还不行吗?你们只要明确的告诉他,你们两个领都会支持他发展兽人族和支持他进行这次对魔族的袭击就行了。”金道:“老四,你说话可要算数。”

    我点头道:“当然了,如果做不到,就惩罚我一辈子吃不到母亲做的饭。”金银和盘宗满意的点了点头,在他们心里,现在没有比能吃到母亲做的饭更重要的了。我转头看了看已经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道:“你们在这里休息吧,我还要出去一趟。”母亲问道:“阿翔,你要去哪里。”

    我叹了口气,道:“兽皇让我回去看看,我必须说服雷奥支持我对魔族的行动,妈,祢不会怪我吧。”

    母亲皱了皱眉头,道:“你去吧。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会的,您也说了,有兽皇的面子在那里,雷奥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金喊道:“去见比蒙王吗?我也去,我也去。”

    “你们去干什么?又去找麻烦啊,我可不会帮你们的。我是去办正事,可不是去玩。”金道:“谁说我要去找麻烦,只是去看看而已。”

    这家伙真让我头疼,他们以前找过父亲麻烦,如果要是去了,还能不打起来吗?

    正在我犯难的时候,母亲说话了:“银,伯母教祢做饭怎么样,刚才你们吃的只是普通的点心,晚上伯母给你们做点好的吃。”

    银大喜道:“好啊,好啊,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母亲笑道:“当然是现在了,做饭是需要很多道工序的,要是差了什么,味道会损失很多的。”在母亲慈祥的言语下,银拖着有些不甘心的金一起去了厨房。

    我暗暗松了口气,叮嘱猛克看好他们,悄悄的出了皇宫。

    我穿街绕巷来到了比蒙王府,王府仍然像以前那般巍然耸立,我深吸口气,没走正门,轻轻一跃,跳过围墙进入了府邸。这个时间父亲应该在吧,我看了看四周,王府里很清净,只有少数仆人匆匆走过,根本没人会注意到我。

    这里毕竟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我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父亲寝室外,现在是傍晚,父亲高大的房间内灯光亮着,他应该在吧。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上前两步,在房门上敲了两下。

    “谁?”父亲沉凝厚重的声音响起。

    “父亲,是我。”我的声音稍微有些激动。巨大的身影在灯光的映照下投在门上,门开了,父亲那熟悉的高大身躯出现在我面前。

    只不过几个月不见,我发觉父亲的鬓角有些斑白,他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有欣慰,有喜悦,也有愤怒。

    他伸出大手,一把抓住我的肩膀:“进来吧。”

    看得出,这次战争的失败对父亲的打击很大。父亲的手还是那么沉稳有力,让我觉得仿佛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反抗他似的。

    进到屋里,父亲随手一挥,一股劲风吹过,房门关上了。他松开抓住我的大手,独自走到自己桌子后面坐了下来。他抬头仔细的盯着我看,好像从没见过我似的:“坐吧。”我嗯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在父亲的斜对面,侧脸朝着父亲。

    “你不是替陛下去执行任务了吗,怎么回来了?”

    在父亲面前,我始终有些拘谨,恭敬的道:“父亲,我这次回来是因为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向陛下禀报。”

    父亲端起桌子上的大水杯喝了一口:“怎么,连些盗匪你都对付不了吗?”

    对于父亲知道我的行动我丝毫没有惊讶,兽皇和父亲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没有父亲的支持,兽皇也坐不上今天这个位子,他是不会有什么对父亲隐瞒的。

    我摇了摇头,道:“几个盗匪不算什么,我已经成功的收服了云那领和撒司领全境,也杀了几批盗匪,只是,我在刚刚收复撒司后,遇到了魔族堕落天使的袭击。”

    父亲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庞大的压力使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的心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父亲沉声问道:“在咱们的境内怎么会有堕落天使?他们来干什么?”

    我恨恨的道:“他们来就是为了破坏我们重整兽人族的计划,五个堕落天使杀掉了我十九名手下兄弟,有一个在我赶回来前跑回了魔族,剩余的都被我全歼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所以这回我回来是想请陛下发兵攻打魔族的。”

    父亲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杀了四个堕落天使?”

    我摇头道:“我杀了一个,剩余的被我的结拜兄长杀了一个,一个自暴,还有一个被同伴的自暴炸死了。”

    “你哪儿来的结拜兄长?是什么人?”

    “哦,我和三个兽人结拜成了兄弟,有蛇人族的,也有狼人族的,还有一个是我幸存的护卫。”父亲哼了一声,道:“胡闹,以我们比蒙高贵的血统,怎么能和这些低贱的种族结拜。”我惊讶的道:“那陛下不也是狮人族吗?”

    父亲干咳了一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说你能杀掉一个堕落天使,那你的功夫应该又进步了不少啊。”说着,他走到我面前,我也赶快站了起来。

    “跟我来。”父亲转身推门,走了出去。我紧随其后,父亲和我进来时候一样,也没有走正门,带着我跃出了王府。

    天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夜幕逐渐降临,父亲叫我出来干什么呢,从他刚才说的意思看,应该是要试探我功夫吧。

    父亲将我一直带到上回我们交手的地方,他停了下来:“让我试试你的功夫进步了多少?”说完,转身一拳向我轰来。

    我心中暗暗叫苦,和父亲对敌我不能使用堕落天使变身,即使我变成血红天使都肯定不是他对手,何况现在不能变身呢?为了能多坚持一会儿,我努力的让自己想起奶奶的死,想凭借这些,让我的情绪激动起来好狂化战斗。

    我一边调整着自己的思绪,一边运起狂神斗气和暗黑魔力,身体发出一圈淡淡的黄色光芒,我知道父亲喜欢什么样的战斗,踏前一步,大喝一声,狂神斗气灌入拳中,以狂战天下的心法挥了出去。

    高度集中的狂神斗气凝成实体般出现在我拳锋外,一时间,黄芒大盛。

    父亲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挥出的拳头上亮起了白光。

    “轰!”两拳相击,一股强烈的气流冲天而起,周围的草木被强劲的斗气吹得猎猎作响。

    我登登登连续退出数步才拿稳桩,右手一阵麻痹。好强的力量。

    父亲显然还没有尽力,哼了一声,道:“告诉你,这才是我两成功力的一击,以你这个水平,是不可能杀掉堕落天使的,放马过来,难道你不想为你奶奶报仇吗?”

    我无暇理会父亲如何知道我心中的仇恨,他的话已经深深点燃了我内心的怒火,但令我奇怪的是,我已经如此愤怒了,却为何还不能狂化。

    我眼中露出血丝,狂喝一声,高高跃起,大喝道:“狂龙急舞。”身化黄龙全力向着父亲冲去。

    父亲也不闪躲,伸出一只手在空中化了个半弧,一个白色的光球出现在他面前,我像飞蛾扑火一般冲了上去,一头扎进了光球。

    巨大的力量爆发了,地面上被炸出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我又被震了回来,但我发现,父亲使的力度刚好,既不伤害我,又可以将我击退。我没有丝毫犹豫,继续发动了狂神拳的第四招。

    “狂影百裂。”随着一声怒吼,我感觉全身的细胞仿佛都燃烧起来,速度发挥到极限,无数黄色的身影铺天盖地般朝着父亲冲去。

    父亲脸上第一次出现凝重的表情,他左腿向左跨出半步,身体微微下蹲,双手掌心向上交叉在胸前,缓缓分开双手,掌心由向上逐渐转向身体,再转向下,最后,当双掌分到身体两侧的时候,掌心已经是朝着我的方向。

    我拼尽全力催动着狂影百裂的攻击,但父亲身前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一样,使我每一个撞上去的身影都化作了光点,强劲的攻击炸得父亲身前泛起一圈圈光晕。

    父亲始终保持着双掌向前的那个姿势,我经常见他发出的白色天雷卸甲斗气并没有出现,天地间仿佛充满了他那种无形的力量。

    我就像是蜻蜓撼石柱一样不知疲倦的攻击着,却丝毫不能影响到父亲。

    父亲突然吐气出声,双掌前推:“开。”我剩余的身影完全破碎了,无形的力量重重的击打在我身体上,我被高高的抛了起来,远远的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落在地上,身体的惯姓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长沟。

    在月光的照射下,我全身仿佛裂开般疼痛,狂神斗气仿佛都被父亲震散了似的,说不出的难受,暗黑魔力飞速运转着,不断的恢复着我的体力。

    天上的月光突然被挡住了,父亲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我面前。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看着他。

    “为什么不狂化?”父亲皱着眉头问:“如果你刚才狂化后再使用那几招我也不会接得那么轻松。”

    我摇晃着站了起来,苦笑道:“我也想狂化,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回和那群堕落天使交手后,身体里老有一种奇异的能量,每当我到了狂化的边缘,那股奇异的能量就会出现,使我无法爆发。”

    父亲抬起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股淳厚的斗气侵入体内。我心中大惊,赶忙用意志控制着暗黑魔力躲避着父亲的斗气,将它们完全压缩到眉心的窍穴。

    还好,从父亲的认知角度来说,像我们这些武者的能量都在丹田,他发出的能量直奔那里,在他的能量帮助下,将我四散的狂神斗气重新凝聚起来。半晌,父亲缓缓收功,脸上有一丝不解的神色:“你的斗气充满了霸气,里面也有天雷卸甲的能量在,你是不是学了别的功夫。”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学了另一种斗气,是我从龙神的天都学院学来的,叫狂神斗气,说是只能由具有狂化体质的人学习,所以我就修练了,感觉上威力还是不错的。”

    父亲点了点头,道:“这些倒没什么,可你的斗气里有一丝死气,这可能才是你无法狂化的原因,你是不是遇上亡灵巫师了。”

    我惊讶的看着父亲,道:“亡灵巫师,那是什么?”

    父亲叹了口气,道:“亡灵巫师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存在,他们可以说是魔法师的一个分支。”

    我疑惑的问道:“是黑暗魔法师吗?”

    父亲摇了摇头,道:“不是,黑暗魔法师主要修练的是黑暗魔法,而亡灵巫师则修练的是亡灵魔法或者叫亡灵巫术,两者虽然同属黑暗一类,但本质上是不同的。比起来,亡灵巫师要可怕得多。”

    父亲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显然亡灵巫师曾经给过他不可磨灭的印象。“大陆上有亡灵巫师存在?我怎么没听说过,我也没见过他们啊。”

    “亡灵巫师现在已经非常罕见了,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和你爷爷一起遇到过一个高级亡灵法师,他还没到巫师的级别,那时候,你爷爷的功夫已经贯绝兽人族,可是,最后你爷爷虽然杀掉了那个亡灵法师,但也受到了他的诅咒,这才是你爷爷英年早逝的真正原因。你是除了我以外,第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告诉其他人。”

    “啊!亡灵巫师那么厉害吗?那时候的爷爷和您现在相比,谁更厉害一些?”父亲看了看我,沉声道:“恐怕还是你爷爷厉害一些,他的天雷卸甲已经突破最高境界,达到了那些上古神兽所谓的补天层次。”

    我惊讶的道:“补天?这个我听我的结义兄长盘宗大哥说过,他就快到绝地层次了,这种形容方法不是只有远古流传下来的种族才会用吗?”

    父亲惊讶的道:“你那个大哥不是蛇人吗?竟然能达到绝地的层次,这么厉害的蛇人我可没听说过。”

    反正他早晚会知道,我也没什么可瞒的,当下,我把这次去剿匪的过程简略的说了一遍。父亲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笑容:“原来那个滑溜的刺客竟然是狼族的双头狼,等我再见到他,哼!”

    我心想,这可怎么办,如果金银和父亲打起来,我到底帮哪一边呢。我赶快岔开话题道:“那您为什么会用补天这种方法形容自己的境界呢。”

    父亲傲然道:“其实,咱们比蒙也是远古流传下来的种族,也是到现在远古流传下来数量最多的一族,有机会你可以问问你那两个哥哥,知不知道洪荒巨人这个种族。咱们洪荒巨人在远古时仅仅次于龙族,有着可以修练到烁今的先天条件。”

    “龙才有几条,那这么说,咱们比蒙族在远古时是最强的种族了。”

    父亲叹了口气,道:“你错了,虽然咱们本身的先天条件很好,但是,比蒙族却有一个致命的缺憾,正是因为这个缺陷,使咱们无法和龙族媲美。你应该知道,咱们比蒙一族的寿命是不会超过一百五十岁的,即使功夫练到再高也不行,除非有机缘能突破离尘境界,否则,都会在一白五十岁之前死去。其实,据我所知道,咱们比蒙一族,还很少有能活过一百岁的。而那些其他族类,他们都有着几百甚至上千的寿命,龙族就更不用说了。唉,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就是因为你并不是纯种的比蒙,其实,我也不是,你奶奶是魔族,这个你知道,正是由于这些,使我可能永远无法踏入烁今的门槛,所以,我恨你奶奶,这才是我为什么不理她的原因。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杀她,那只是个……”我心中涌起强烈的怒气和腾腾杀意,如果他能对奶奶好一点,他的手下敢伤害奶奶吗?但我现在还不能发作,我还没有和父亲抗衡的实力,我强压心中的怒气,问道:“那您的功夫现在达到什么境界了?”

    “算是刚进补天的门槛吧。雷翔,你要知道,这每高一个级别,变化是非常大的,但即使我现在的水平,也绝对不敢去招惹那些亡灵巫师,我刚才检查你体内的情况和当初你爷爷受伤后的情况有些相似,只是你要轻一些。你真的没遇到亡灵巫师吗?”

    我想了想:“啊!刚才我和您说的那个自暴的堕落天使,他用的是禁忌术,那也是一股强大的死亡力量,只是被我们几个合力削弱了很多,才命中我的。”

    父亲皱眉道:“禁忌术,真有这种法术存在吗?不过,以前遇到的那个亡灵巫师在最后被父亲杀死前,曾经用过一个咒语,但却没有成功,自己自暴了,也许,他当初也想用这个法术吧。雷翔,暂时看来,你体内那股死气只是让你无法进行狂化,还没有什么其他影响,但你要尽快想办法改变这个状况,否则,任由他潜伏在你身体里,早晚会发动,到那时候,恐怕……”父亲竟然会关心我,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但这并不足以减弱我对他的恨意。

    不过,他所说的亡灵巫师却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点头道:“亡灵巫师有什么特征吗?如果以后我遇到他们我应该怎么办?”

    “亡灵巫师分为几个不同阶层,最普通的是亡灵法师,但也有人类中位魔导士以上的功力,他们都是由人类普通魔法师转成亡灵法师的,再高一阶层叫高级亡灵法师,如果从人类魔法师来说,应该有魔导师的水平吧,当然,要可怕得多。最后一种,也是最高级的,就是亡灵巫师了,这好像只是个传说,从来没听说哪里出现过。亡灵巫师是真正的亡灵指挥者,他们拥有的力量绝对超过人类那所谓的圣魔导师,到了那个层次,就可以突破咱们这个世界,到达传说中的神冥之界。恐怕,即使我能修练到离尘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你记住了,亡灵法师的装束一般都是黑色的大斗篷加一根长长的木杖,木杖是他们最明显的标志,其他地方有些像黑暗法师。高级亡灵法师是红色的大斗篷加一根长木杖,亡灵巫师据传说是没有任何形体,只是一片罩着灰色斗篷的烟雾而已。以你现在的能力,遇到任何亡灵巫师唯一的方法就是立刻逃跑。”

    “亡灵法师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父亲郑重点头道:“是的,他们非常厉害,他们最擅长诅咒术和召唤亡灵,也就是说,如果你和他打的话,只要你这边的人死一个,那他那边的人就会多一个,明白吗?而且越高级的亡灵法师可以保留越多亡灵原有的力量。”

    虽然父亲说得很严重,但我却有些不以为然,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个亡灵法师较量一下。我问道:“那大陆上哪里才有亡灵法师?”

    父亲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也可能他们已经灭族了吧。亡灵法师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他一般也不会来招惹你的,所以在大陆上他们才这么默默无闻。他们一般都在深山中苦修,以图能达到更高的境界,这些修练亡灵魔法的人都是一些崇拜力量的疯子。也许,魔族那边会有吧。好了,今天说得太多了,咱们回府吧。”

    回到比蒙王府邸,父亲问我:“你说这次回来想让陛下派兵攻打魔族,是怎么回事?”

    我愤然道:“魔族那群混蛋都已经欺负到咱们领地来了,再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会更加猖狂的,所以,我们必须要还击。”

    父亲冷哼一声,道:“你还是太不冷静了,难道你不知道魔族有多强的实力吗?咱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战争,消耗非常大,同时,魔族还掌握着咱们的后勤命脉,我想,陛下一定不会答应你出兵的。”

    我瞥了父亲一眼,道:“不,陛下答应了我的建议。”

    父亲猛地站了起来,怒哼道:“什么?陛下疯了吗?”

    我微微一笑,在今天来找父亲这个过程中,我第一次占据了上风:“不,陛下他并没有疯,以他的睿智,没有好处的事他会做吗?不错,确实要冒上一点风险,但高风险的结果是高回报,陛下答应我想想,这几天就给我答复。不过,他还是很尊重您的意见,我这不是来告诉您吗?”

    父亲瞪了我一眼,他也明白兽皇不会那么冲动的,又坐了下来,道:“你详细说说,你准备怎么干?”

    我沉吟了一下,将今天对兽皇说的战略重复了一遍。听完我的叙述,父亲陷入沉思当中。

    良久,他抬头道:“如果魔皇不善罢甘休呢,我们怎么办,难道真的举国之力和魔族打到底吗?你应该明白,我们终究和魔族有一定的实力差距。”

    “这些我都知道,可我刚才说了,魔族内部现在并不像它表面上那么稳定,魔皇不能不考虑到这些。”

    父亲点了点头。

    我站了起来,道:“您多考虑考虑,我先回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