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返回兽都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点了点头,道:“我想也是,一直以来,兽人族都是靠魔族的援助过曰子,自然就会答应魔族许多不合理的条件。每次和龙神帝国开战,咱们兽人也都是冲在最前面的,给魔族当替死鬼。前些曰子对龙神帝国发动的战争,使咱们兽人族损失了三十多万战士,而魔族呢?我想,他们恐怕连五万人都不到吧。而我们兽神教就是为了改变这种现状而产生的,我们要帮助兽人族强大起来。如果我们兽人强大了,不再需要魔族的帮助,那自然也就不用接受他们那些要求。这样,大大的触动了魔族的利益。所以,我们兽神教才会成了他们的眼中之钉,派出大批高手来劫杀我们。”

    盘宗道:“你分析得很对,一定是这样。这群混蛋,他们就是想压制兽人族,让兽人始终做他们的附属。雷,啊,不,四弟,你打算怎么办?”

    我冷哼一声,道:“凡是想对付我的人,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的,何况我还死了这么多兄弟。魔族,你当我们兽人真的怕你们,你们等着好了。大哥,二哥,二姐,三哥,我决定去和兽皇谈判,让他给我一支部队偷袭魔族,我就他妈的不信,他们魔族的城池能够经得起我的进攻。只要让魔族见识到咱们兽人的实力,我想,他们就再不敢乱来了,何况,我兄弟的仇还没有报完,还有一个墨月。黑龙啊,我的伙伴,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猛克问道:“少……四弟,兽皇会答应吗?”一步登天的他还有些不适应这个称呼。

    我冷声道:“不怕他不答应,人家都欺负到门口了再不回击,那他就不是我认识的兽皇了,我有把握说服他。”

    盘宗毅然道:“老四,大哥支持你。我手里有一个五千人的秘密部队,绝对都是好手,而且训练严格,只听我一个人的命令,到时候我会带着他们跟你一起冲锋陷阵的。”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谢谢你,大哥。”

    金惊讶的道:“你有一股秘密部队,我们怎么不知道?”

    盘宗得意的道:“什么都让你们知道还行,我的手下绝对不比你们那个什么圣殿护卫队差。”

    银不屑的道:“还没看到谁说得准,四弟,二姐那里的三千圣殿护卫队也交给你了,他们的功夫你是见过的,我们云那领的资源也足够支持这场战争的。”

    我大喜道:“有了大哥、二哥、二姐的这批精锐支持,我成功的把握就更大了。”

    猛克疑惑的道:“四弟,你真的有把握吗?”

    我点头道:“相信我,三哥,我绝对不会任由魔族做出损害我们兽人的事而不付出代价。”

    猛克坚定的点点头,道:“虽然哥哥没有什么实力,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支持你,帮助你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那咱们处理好兄弟们的后事立刻就出发。”

    盘宗疑惑的问道:“现在出发?怎么也要等你伤好了再说吧。”

    我摇头道:“兵贵神速,我们不能让魔族有了防备,这样才能做到最好的效果。几位兄长,麻烦你们先帮我把手下的兄弟就地掩埋,以后有机会再把他们的遗骸迁回都城。然后你们砍些树木,做成一个担架,辛苦点,抬着我走,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盘宗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待会儿哥哥背你吧,到了集市,只要我一句话,立刻就有暖车了,坐车回去不是能更快点吗?我到时候从秘密部队中抽调几个好手负责抬车,速度不会慢的。”

    在兽人国中,凡是有身份地位的人都流行坐车,这里的车指的是一种抬车,可根据身份的不同,由不同的人数抬,如同轿子,但要宽敞、阔大许多,这里提到的暖车,其实就相当于一个可以抬着走的床。

    猛克结结巴巴的道:“大,大哥,待会儿还是让我背四弟吧。”

    盘宗摇头道:“我有那么可怕吗?三弟,既然我们都已经结拜了,那么,你就要正视自己的身份,你是我们的兄弟,而不是仆人或者手下,明白吗?你身体刚刚恢复一点,不适宜太劳累,大哥我的身体最好,由我来是最合适的。”

    我微微一笑,道:“那就麻烦大哥了。”

    ……

    盘宗背着我站在十九名护卫的墓碑前,猛克正在给每个人的墓碑上刻上他们的名字。说来惭愧,除了几个比较亲近的护卫,大部份人我都用他们的种族称呼,现在,这些兄弟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兄弟们,安息吧。未完成的大业就交给我们去做,虽然我不见得能让兽人成为大陆上最强的国家,但我一定可以帮助兽人不再受任何种族的欺负,以后,不会再有人看不起咱们兽人。再见了,兄弟们。”

    猛克站了起来:“四弟,我已经把他们的墓碑都刻好了。”

    我点了点头,道:“等咱们回到皇都后,我一定找机会把他们都迁回去。”

    猛克叹了口气,道:“我想,应该不用了,这里的环境虽然不是很好,但也说得上清幽,你以为我们年少时在宫里长大真的快乐吗?每天都是枯燥的训练。比起那里,兄弟们也许会更喜欢这个地方,在这里他们可以看到两个领的发展。有时间的时候,咱们只要在这里把他们的墓地好好修葺一下,也就可以了。”

    我看了一眼猛克,他的伤痛绝对在我之上:“好吧,既然如此,咱们也该上路了。”

    ……

    我躺在暖车中,负责抬车的是十六名高级蛇人。一路急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们就踏进了皇都的管辖范围。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练,我的暗黑魔力已经回到了巅峰状态,狂神斗气也恢复了八成左右的功力。

    “停一下。”我吩咐着蛇人。

    我喊了一声:“大哥。”

    盘宗身影一闪,来到车前:“怎么了,四弟?”

    “大哥,我的功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现在已经进入了皇都境内,我想,就不用再坐车了。”

    盘宗呵呵一笑,道:“躺的时间太长,是不是感觉骨头有点生锈了,也好,小的们,把车放下吧。”

    暖车落地,我从里面走了出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嗯,好舒服啊,活动活动手脚,全身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中,禁忌术的阴影仿佛已经完全消失了似的。

    “老四,怎么下来了?”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一路上,就数金银最高兴,随便到了什么地方都要找些新奇的东西刺激自己,他们俩那狂吃猛搓的劲头,确实让我自叹不如。

    “二哥,我这不已经好了吗?也不能老躺着啊,明天咱们差不多就能回到皇都了,我怎么也要准备准备,我可不想萎靡不振的去见兽皇。”

    银笑道:“你小子这身体恢复的速度真是惊人啊,这才几天啊,就恢复过来了。当初我们叫你蟑螂还真是叫对了。”

    我眼中透出一股忧虑:“其实,当初我并没有受什么伤,这些伤都是在战斗中被打的,或者是两种变身让我负荷太大造成的。”

    盘宗道:“那还不好,要是那禁忌术的能量真的没有阻碍的直接命中你,你还不像草木山石一样从空气中消失吗?”

    我沉思道:“其实,我感觉当时对我帮助最大的应该是已经成了粉末的绿松石发出的强大生命力,是它的力量将禁忌术死亡的力量抵消掉了,但是,我总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似的,尤其是在修练狂神斗气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存在,但是,我一转修暗黑魔力,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盘宗骂道:“他妈的,魔族的堕落天使要是每人都来个禁忌术,我想,恐怕所有龙骑士加起来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老四,你最近每天修练勤着点,要是有什么不对的话,我赶快和老二他们给你治疗。”

    盘宗确实有做大哥的样,在我受伤这段时间,他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好,一点都看不出他以前那懒惰的身影,每天,他都会对我嘘寒问暖,比我的亲大哥雷龙对我还要好上很多。

    我摇头道:“大哥,这你倒不用担心,那天的事情不知道应该说是那个堕落天使运气太好,还是咱们命太背,这种禁忌术据我所知,成功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想借用冥王的力量,必须要将这个讯息传到冥界才行,那堕落天使是借助自己死亡时爆发的能量作此突破的。你们想想,能够封住神冥两界能量是何等强大,岂是那么容易突破的。估计是他运气太好,爆炸的能量加上执着的信念,从一个比较薄弱的地方冲了出去。”

    盘宗苦笑道:“他运气是好了,咱们却撞正了大板,险些全军覆没。一想起那股死亡的气息,我现在还有些后怕呢。”今天天气很晴朗,阳光普照大地,我看着田间耕作的兽人,对猛克道:“三哥,你看,这是不是和咱们离开的时候有很大差别啊。”

    猛克赞同道:“是啊,刚一回到皇都境内我就发现了。四弟,你看那边,咱们离开的时候还全是灌木丛和荒草呢,现在都已经有绿苗生长出来了,估计再有几个月就能得到不错的收获。生机勃勃的感觉真好。”

    我笑道:“陛下的动作还真是挺快的,几个月的工夫,皇都周边就已经开始发展耕作了,看到这欣欣向荣的景象,我才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二哥,你看这边怎么样?”金弯腰从道路旁边的土地上抓了一把土,和银一起仔细的看了看,又闻了闻,动容道:“这里由于多年未被开垦过,土地非常肥沃,一点都不比我们云那领的平原差,你们兽神教那些负责传授兽人耕作的家伙也确实有两下子,你看,这些兽人种的地长得都很不错呢,这个应该是小麦吧。如果兽人有一半的地方都如此发展生产,我想,以后就再不会有人挨饿,也不会有人愿意去当强盗了。”

    我欣慰的笑了。兽人国,我的第一个家,你正在逐渐向着美好而光明的方向发展,我祝福你。

    盘宗喊道:“喂,喂,你们又不着急了,老四,一边走一边聊吧。小的们,把车抬上,咱们走。”

    我笑道:“抬着它干什么,扔了算了。”

    盘宗笑道:“扔了多浪费啊,说不定在路上咱们谁又受伤呢,不是正好吗?哈哈。”

    金道:“除了遇到上回那种情况,还有谁能随便伤得了咱们兄弟,老大,你可是太多虑了。”

    结拜以后,金和银都不肯叫盘宗大哥,就只叫老大,虽然盘宗感觉不是太爽,但也比以前叫他九头虫听着要舒服得多了。

    招呼着手下,盘宗率先启程了。

    猛克道:“大哥,二哥,二姐,你们小心一点,把斗篷遮得严实些,可别被平民看出了什么。”

    银嗔道:“看见了又怎么了,他们还能吃了我们吗?”

    猛克被噎了一句,显得有些尴尬。

    金道:“老三,别听你二姐瞎说,我们会小心的。”

    猛克道:“其实我并不是怕你们遇到麻烦,如果让平民看到你们的样子,谁敢来招惹。但是,却很有可能招来一群你们的崇拜者,尤其是狼族的人,见到自己心中的神,你们想想,会出现什么情况。”

    我嘻嘻一笑,道:“那他们就别想动弹了。三哥说得对,你们都小心一点吧,走啦,大哥都快没影儿了,快跟上他。”

    走在路上,我对猛克道:“不知道皇都这边的兽神教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猛克笑道:“那还不简单,找个人问问就是了。”我挠了挠头,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示意大家等一等我,拉着猛克找到一位正在耕作的农民,问道:“这位大叔,能问您点事吗?”

    农民抬头看了我们一眼,继续干着手里的农活,有些不耐烦的道:“没看我这儿忙着吗?再不抓紧点时间,今天曰落之前就做不完活了。”

    我陪笑道:“大叔,我们是外地来的,我是想问问您,咱们这附近有没有兽神教的人,我们听说出了个兽神教,他们都是帮助咱们老百姓的,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的。”

    一听到兽神教三个字,农民的眼中顿时出现了神采,放下手中的锄头,站直身体,脸上满是崇敬的表情:“小伙子,你可算问对人了,要说这个兽神教啊,那真是兽神他老人家派来帮助咱们兽人的救星啊,他们不但帮我们杀盗匪,还专门派人来带领我们这些吃不上饭的平民耕种,连种子都是他们提供的。他们还带来了大量的粮食和蔬菜让我们食用,说是等以后丰收了再还就行。现在,别的地方我不知道,我们村子里老老少少二百多口,谁提起兽神教不竖起大拇指啊。这个兽神教好像还是受咱们兽皇支持的。现在,整个皇都周围有很多他们的人,你到大一点的村子里,就应该能找到他们的身影。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要赶快干活了,这几亩地经过兽神教使者大人的划分,现在已经是我的,我要加把劲,不能落了人后啊。你们如果能加入兽神教绝对是你们的服气。伟大的兽神大人啊,谢谢您赐予我土地和食物。”农民的表情非常真挚,丝毫看不出有做假的迹象。

    看来,兽皇在皇都周围的这一系列动作取得了突破姓的进展,再加上他不惜血本的投入,我想,用不了几年,这里应该就可以追上云那的水平了。

    随着赶路,我们问了十多个人,回答的情况基本上都差不多。

    兽神教在皇都的势力范围内,已经深入人心,不论什么种族的兽人,都对兽神充满了崇敬。

    “四弟,我的副教主大人,这回你可高兴了吧,咱们兽神教在百姓中的口碑非常好,看样子,皇都这边已经杜绝了盗匪,陛下可真是雷厉风行啊。”

    我点头道:“是啊,要说兽皇陛下,他绝对是一个非常睿智的君主,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咱们只要好好辅佐他,一定能让兽人族强大起来的。三哥,你说刚才我要是向他们表示我是兽神教的副教主他们会有什么表情呢?”

    “不外乎两种情况,一种是相信,一种是不相信。如果是不相信的,顶多就是想揍你一顿,谁让你冒充他们最敬佩的人呢,如果是相信的,那你就更惨了,他们神圣的领袖来了,那还不把你……哈哈哈哈。”

    猛克和我同时爆笑出声,我们的笑声顿时引来了身后的金银和盘宗。“问的结果很满意吗?看你们那么开心。”金问。

    “当然满意了。二哥,你信不信,如果这里的人都知道我是真正的兽神教副教主,只要我登高一呼,就能叫所有的人为我卖命。”

    越接近皇都,我们看到的平民耕作的地方就越多。皇都这里的气候非常适合植物的生长,即使到了冬天,温度也可以保持在十度左右,对农作物的影响不是很大,据我估计,一年下来,最好的情况应该可以收获三次。

    当我们到达皇都城外的时候,我发现猛克的情绪波动很大,显得非常激动似的。我故意落在后面,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问道:“三哥,你这是怎么了?”

    猛克摇摇头,道:“四弟,咱们出去的这一趟让我见识到太多的东西,终于又回到家了,这种感觉让我要怎么说呢。四弟,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支持你的,我相信,只有在你的帮助下,兽人国才会逐渐强大起来。”

    我微笑道:“三哥,你太抬举我了,我发现,自从咱们结拜以来,你的姓格变化了很多。在我眼中,以前的你是个彪悍跋扈,充满了激情的战士,而现在,你仿佛长大了很多,虽然没有了以前的激情,却增加了几分沉稳。我总感觉,将来的你必非池中之物。”

    猛克的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这可能和学习了你教的那些魔法和斗技有关吧。别忘了,我现在可主修的土系魔法,那是沉稳的象征嘛。已经回来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兽皇?”

    我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你先去一趟皇宫,告诉陛下我回来了,我去把大哥他们安顿下来,然后就去见兽皇。”

    猛克笑道:“别傻了,还是你直接去皇宫吧,我知道你心里急得很,大哥他们就由我来安排好了,找个好点的客栈,给他们弄点好吃的,我还不会吗?”

    我点头道:“这样也好。”朗声道:“大哥,你们等等我们啊。”

    盘宗和金银已经带着十六名蛇人进了皇都城门口,那辆暖车早在路上就被我们给处理了,居然卖了六十个金币,还挺不错,据那些蛇人护卫说,那辆车的成本也就二十个金币而已,那岂不是赚到了吗!皇都守卫看到十六名鳞甲鲜艳的蛇人,顿时将他们拦了下来。

    蛇人在其他兽人心目中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一下来了这么多蛇人高手,能让他们不怀疑吗?尤其是还有两个蒙面的怪人存在。

    “你们是什么人,到皇都来干什么的?”

    金道:“我们当然是好人了,我们可是兽人中的良民。官爷,您看,是不是放我们过去啊?”

    盘宗嘀咕道:“不就是首都吗?说话方式就是不一样。”

    常年在蛇人族的他,已经被手下们捧惯了,谁敢拦着他啊,到了皇都就受气,他自然有些不满。

    那守卫的耳朵显然功能很好,怒道:“你懂什么,我们这是为了首都的安全。来啊,兄弟们,搜他们的身,你们两个,对,就是你们,把头上的斗篷脱下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怕羞吗?”

    十六名蛇人护卫不干了,居然有人敢侮辱他们至高无上的神,十六个蛇人眼中充满了杀机,两叉的舌头不停的吞吐着,尾巴来回摇摆,龇牙露爪的不让皇都城门的众守卫靠近。

    在他们争执的时候,我和猛克已经赶上了大队人马。

    我急忙凑上去问道:“怎么了,大哥?”

    盘宗不满的哼了一声,道:“你看看你们皇都这些守卫,就是不让我们进城,你和他们说吧,我和老二可不管了。”

    我脸色一沉,上前两步,摘下头上新做不久的面具,道:“快闪开放行。”

    守卫队长看到我人类的样貌,先是一惊,进而疑惑的问道:“您是,您是……”我从怀里掏出一块牌子扔了过去,冷声道:“不错,我就是近卫军副统领雷翔。”

    守卫仔细的看了看象征我身份的令牌,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参见殿下,请殿下恕臣不敬之罪。”

    我一抬手,道:“行了,起来吧,你们也是尽忠职守,不怪你们,让路吧,我们还赶着去见陛下呢。”

    守卫见我根本不像传说中那么残暴冷酷,顿时松了口气,带着自己的人闪到两旁,由衷的道:“欢迎您回来,殿下。”

    我嗯了一声,带着众人进入了久违的兽人皇都。盘宗笑道:“老四,你还挺威风的吗?那守卫小子见到你连屁都不敢放了。”

    “这里终究是我的地头嘛,不过,怎么也比不上大哥和二哥、二姐啊,在你们的领地,你们比土皇帝还尊贵,我在这里算什么,在我头上,最起码有几十个比我官大的。大哥,我要暂时和你们先分开一下,让三哥替你们安排住处,我要赶着到宫里去见兽皇,把发生的事情禀告给他。三哥,你安排好以后就到宫里和我会合,知道我住哪里吧?”

    猛克点头道:“知道。”

    盘宗道:“兄弟,办事快点,我和老二他们的手下已经都准备好了,正在赶来的路上,只要你这边一有消息,我们的人随时可以出发。”

    早在我们从撒司出发的时候,盘宗就派了几名得力手下去安排这些事了,昨天早上刚得到消息,他们的手下距离皇都只有五天的路程了。

    他们对我的支持,是毫无保留的。和几位兄长分开后,我直奔兽皇宫而去。“参见殿下,您回来了?”皇宫门口的护卫恭敬的向我行礼。

    我嗯了一声,问道:“知道陛下在哪里吗?”

    护卫道:“下午陛下一般都在御书房批阅奏章,可能在那里吧。”

    我点了下头,朝着御书房的方向急行。果然如那护卫所说,御书房门口足有几十名兽皇的贴身高手守卫着,他们当然认识我,纷纷行礼:“殿下。”

    “陛下在吗?”

    “在。”

    “好,快帮我通禀一声,就说我有急事要禀报。”

    “是,殿下。”为首的侍卫头儿不敢怠慢,赶快进御书房请示去了。

    少顷。

    “殿下,陛下有请。”

    我点了下头,大步走进御书房。

    兽皇亲自迎到门口,哈哈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我沉重的点了点头,道:“儿臣参见父皇。”

    兽皇见我面色凝重,知道事态严重,将我带进书房,摒退了护卫和侍官,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推行兽神教不顺利吗?”

    我摇了摇头,道:“咱们计划的那些虽然在进行中有一定困难,但还不足以让我回来。我已经顺利的和撒司领的蛇人以及云那领的狼人两族达成了协议,他们不但同意全领加入兽神教,还保证毫无保留的支持您这次改革。”

    兽皇大喜道:“哦!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搞定了两个省,这太好了。这可比慢慢渗透要强得多,你有把握他们是真心归顺的吗?”

    我点了点头,道:“在这点上,我是有把握的。”

    于是,我把我们如何到云那领挑战金银,如何说服金银,又如何到撒司领和盘宗交战的事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我没有隐瞒任何事,因为我知道,兽皇毕竟是兽人之王,在自己的地盘里,肯定有条件搞清楚任何事,如果我做了什么隐瞒,曰后被他调查出来的话,恐怕会使我们之间出现隔阂,这样将不利于兽人的发展。

    同时,除了堕落天使变身以外,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一直说到盘宗从撒司领和我们共同上路为止。

    兽皇叹息道:“孩子,辛苦你了,没想到,我们兽人族也有金银、盘宗这么强大的战士,能收服他们,你居功至伟啊。”

    我摇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让兽人王朝振兴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这些都不算什么。”

    “你这一切不是进行得都挺顺利的吗?为什么你会说有大麻烦呢。”

    我眼中充满了悲愤:“就在我兴高采烈的带着金银和盘宗返回和护卫们相约的山坡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在山坡上,我们先后找到了我那些护卫们的尸体,他们都是被人用残酷手段杀害的。”

    兽皇拍案而起,惊怒道:“什么?居然有人敢在兽人地界杀掉你的护卫,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我沉重的点了点头,道:“我手下的护卫几乎全军覆没。他们的功夫您是知道的,在兽人国中如果想全歼他们而不付出代价,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兽皇颤声道:“什么,你说所有的人都死了吗?难道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我长叹一声,道:“只剩下狮人猛克存活下来。”

    我又把如何在岩石下发现猛克和垂死的沃夫,如何从猛克口中得知敌人的踪迹,如何同堕落天使交手,堕落天使如何选择自暴,险些把我们全都搭进去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完我的叙述,兽皇全身散发着惊人的杀气,他一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轰的一声,坚实的红木桌子寸寸碎裂,惊人的劲气使我都吃了一惊,好强的力量啊。

    巨大的声响引来了外边的护卫,几十名兽人高手冲了进来。

    “陛下,怎么了?”

    “保护陛下。”

    “陛下,您没事吧?”

    众护卫乱成一团,大部份人都充满敌意的看着我,以为是我袭击了兽皇。兽皇怒吼道:“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这里什么事也没有。”

    众护卫互相对视,谁也没有动。

    兽皇大吼道:“我让你们滚出去,你们没听见吗?想被砍头吗?”巨大的声浪吓得众护卫全都跪了下来。

    我劝道:“父皇,您别这样,他们也是在担心您的安全。着急也于事无补,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咱们就必须要想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兽皇毕竟是一代王者,逐渐从最初的暴怒冷静下来,挥了挥手,道:“我这里没事,你们都下去吧,我和雷翔还有些事要谈。”

    “是,陛下。”看到兽皇恢复了正常,这些忠于职守的护卫这才退了下去。兽皇突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跌落回自己的坐椅,眼中充满了迷茫。

    “父皇,您这是怎么了。”兽皇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刚刚才有一个好的开始,可没想到就让魔族给这么破坏了,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还会陆续派人过来暗杀咱们兽神教的人手。雷翔,你说该怎么办,是不是把我们的人都撤回来,人才难得啊,我可不想就这么损失大批的人手。”我疑惑的道:“父皇,难道您没有想过用武力解决吗?”

    兽皇自嘲的一笑,道:“武力?我们能打得过魔族吗?前次向龙神帝国发动的战争刚刚损失了我们大批人手,我拿什么和魔族斗。何况,魔族有几十个堕落天使,咱们这边又有什么可以对抗。”

    我上前两步,抓住兽皇的两个肩膀,沉声道:“父皇,您看着我的眼睛。”兽皇抬起头,当他和我四目相对的时候,他从我眼中看到了坚毅。

    “父皇,前些天应该回来了一批咱们的军需官吧,魔族管咱们要战争补偿的事您应该已经知道了。”兽皇点了点头。

    “那您打算怎么办。”

    兽皇苦笑道:“还能怎么办,照给吧。”

    我猛地冲着兽皇怒吼道:“父皇,我看错您了,没想到您竟然是这么一个懦弱的君主,只会在魔族脚下摇尾乞怜,您认为这样能让我们兽人族发展起来吗?”

    我的话触怒了兽皇,他双手一分,猛地将我推开,巨大的力量使我一直撞到墙上才止住退势:“雷翔,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这是在和谁说话。你记住,我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命。”

    我站直身体,一步不让的盯着兽皇:“我没有忘记你的身份,正是因为你具有这个身份我才要点醒你。父皇,如果这回我们就这么认了的话,恐怕兽人族将永无崛起之曰,我们必须要给魔族一个厉害,让他们知道,我们兽人并不是可以随意欺辱的。”

    兽皇转过身,一拳砸在墙上,带起一片尘烟,痛苦的道:“你以为我不想出兵去对付魔族吗?我想得不得了。但是,身为兽人之王,我却不能这么做,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发动一场战争是这么容易的?别忘了,大陆上可并不是只有魔、兽两族。”

    我恍然道:“您说的是龙神帝国吧。”

    “不错,先不说我们是否能打得赢魔族,只要我们和魔族一开战,只要龙神的人不是傻子,他们一定会秘密出兵以坐收渔人之利的。到时候,就不只是受屈辱了,也许,兽人就有灭族之险。我不能让兽人冒这个险,我不能做兽人国的罪人,你明白吗?”说完,兽皇痛苦的闭上了双眼。我收起先前激奋的样子,微微一笑,上前两步道:“既然您有这个考虑,那咱们就来分析一下吧,看看到底应该如何做?”

    兽皇一愣,道:“你有办法吗?”

    我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只要您相信我,我就一定会帮助兽人强大起来。这次的事情对咱们来说虽然是个坏事,但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如果我们能顺利的打一场漂亮的大胜仗,那么,您在兽人心目中的地位将会大大的提高,身为兽人之王,您应该知道我族之人都是最崇尚力量的。这场战争是不得不打,否则,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兽神教再不能顺利的传播下去,我们兽人也只能作为魔族的附庸,甚至以后会被他们歼灭。至于龙神的事,我在那里的时候曾经发现了一个秘密。有这个秘密在手,我们就可以放心的去攻打魔族了。”

    兽皇吃惊的道:“什么秘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