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死亡禁忌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沉重的点了点头,照猛克的说法,应该是魔族唯一一个能够进行堕落天使变身的女姓——墨月,带人来了兽人国。

    “猛克,你继续说。”

    “是,少爷。我们大家发现了他们的异变后立刻拿出兵器准备和他们对抗,可是,他们简直太恐怖了。”猛克眼中闪过强烈的恐惧,“那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速度和力量。”我冷哼道:“他们本来就不是人类。”

    猛克点了点头,道:“我现在才知道他们竟然是魔族的堕落天使,半人马兄弟第一个冲了上去,也揭开了我们被屠杀的序幕。我的眼睛只能捕捉到淡淡的黑影一闪,半人马兄弟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抛出漫天血雨倒下了。当时我眼睛都红了,我们这些人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立刻就抡着斧子要冲上去。是沃夫兄弟阻止了我,他拉住我,同时向其他兄弟喊着,这些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赶快撤退。就这样,我们且战且退,都被打散了。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最强攻击去阻挡对方的追击。我们的兄弟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沃夫为了保护我也受了重伤,一直到这里我支撑起这块大石头,在下面打了个洞,我们才勉强躲过了敌人的追击。”

    “那黑龙怎么样了?”

    “黑龙被那个妖女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控制着骑走了。她交代那几个手下对我们不能留活口,后来就再没见到她。”

    我嗯了一声,身体周围的血红色斗气劈啪作响:“你休息吧,放心,我们的兄弟不会白死,我要让魔族为他们做出的一切付出血的代价。”

    猛克的脸突然痉挛起来,眼中充满了恐惧,他抬起右手指着天上,身体向后蹭了蹭,颤声道:“是他们,他们又来了。”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抬头看去,果然,四个堕落天使拍打着羽翼向我们的方向飞来。我一挥手,将猛克打晕,强烈的恨意冲走了我的清醒,怒吼一声,我双脚用力,蹭的一下蹿了起来:“狂龙急舞。”身体化作一条血红的长龙迎了上去。

    狂化后的我发挥出了百分之二百的力量,无穷无尽的斗气以墨冥为尖锋冲向对方。我身上发出的强烈的能量波动使那几个堕落天使感觉到了恐惧,他们反应非常迅速,四个人同时定在空中,围成一个半弧形,用最快的速度各向我发出一个黑色能量球,四颗能量球在空中合而为一,猛地向我迎了上来。

    现在的我根本不知道闪躲,硬生生的冲了上去。轰的一声巨响,我被强大的暗黑魔力震得飞了回来,在空中鲜血从我口中狂喷而出。毕竟是四个堕落天使,哪里是我一个人可以对付的。

    盘宗发出一声咆哮,闪了过来,接住了我的身体,强大的冲力将他带得连退十余步方稳住了身形。他暗暗吃惊于堕落天使的功力,不但我一个照面下吃了大亏,仅仅是余力仍然如此强大的使他无法站稳。金银一闪身,拦在了我们身前,防止对方的追击。四名堕落天使降落在我们身前二十米处,他们吃惊的看了看并没有被撕碎的我,其中一个注意到了猛克,嘿嘿一笑,上前一步道:“原来这小子躲在这里,怪不得我们找不到了,要不是刚才那道红光指路,就让你们跑掉了,这下正好自投罗网。”他的声音阴沉尖锐,听起来非常刺耳。由于处在狂化阶段,我体内的经脉迅速愈合着,体内的暗黑魔力在同源的外力刺激下又重新给我带来了清醒。

    在盘宗的搀扶下我站直了身体,狠狠的盯着对方,冰冷仇恨的声音从我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的流出:“就是你们这些杂碎杀了我的手下吗?”

    刚才说话的那个堕落天使看到我居然还有再战之力,惊讶的仔细打量着我,另一个岁数大一些的回答道:“不错,就是我们杀的,你们是一伙的吧,今天正好一网打尽,这样,我们就可以回去复命了。”

    我摇了摇头,阴狠的道:“不,你们再也不用回去了,这里,将会是你们的葬身之地,你们必须用自己的生命为我的属下偿命。”

    “哦!这么说,你就是公主要找的那个人了,可是公主说……”我冷哼一声,道:“变身是吗?金银,盘宗,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一把,可以吗?”

    恢复清醒后,我当然知道即使是变成血红天使的我也不可能对付得了四个处在最佳状态的堕落天使,如果有金银和盘宗的帮助就不一样了,他们都可以稳稳的收拾一个,再加上我的力量,对付这几个家伙还是有把握的。

    金将身上的斗篷扔到了一旁,银恨声道:“没问题。雷,这些人渣竟然敢到我们兽人的地方撒野,今天,说什么也要为你的手下们报仇。”

    盘宗看我已经恢复了些,松开扶住我的手,一把撩起头上的斗篷,九个头不住的晃动:“敢来我的地盘撒野,还险些让我背了黑锅,对付这些败类当然要算我一个。”

    金银和盘宗凶恶、奇异的样子顿时让四个堕落天使呆了一呆,他们肯定不会想到兽人中居然还有这些种族。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就让我们一起变身吧,让他们看看,我们兽人是否无人。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我吟唱出变身的咒语,体内的暗黑魔力疯狂的躁动起来,逐渐融合到充斥着我身体的狂神斗气当中,我的身后顿时出现了两只红色的羽翼,我感觉体内充满了用不尽的力气,刚才对碰受到的强烈内伤顿时被压了下去。

    金银也开始吟唱,第一次听他们念出变身的咒语,显然是在为我方增加气势。

    金道:“太阳,赐予大地温暖的朋友啊,请将您无尽的力量赐予我吧。”银道:“月亮,在黑夜中带来光明的朋友啊,请用您无尽的光华洗涤我的身心。”两个狼头同时吟唱:“觉醒吧,沉睡着的狼神血脉。”

    金银向天发出一声长长的狼嚎,身体和毛发迅速增长,顿时变成了最强攻击状态,四肢着地,巨大的狼身闪烁着金银两色,强大的能量将周围的灌木撕得粉碎,原来他们本源的力量竟然是吸收曰月精华。

    盘宗毫不示弱,九个头一个口型,同时吟唱道:“水、火、地、风,存在于自然界中最纯净的能量,请点燃我心中的希望,觉醒吧,沉睡着的蛇王血脉。”

    他滚倒在地,身体和头迅速变大为原来的几十倍,原来他是依靠自然力量修练的,四名堕落天使在如此诡异的变身下顿时被吓得飞退出百丈。盘宗晃动着刚刚恢复的九个巨大的蛇头,率先发出了攻击。

    无数三、四级别的四系魔法铺天盖地的罩向对方,即使以堕落天使的速度也无法躲闪这样全方位的进攻,顿时被打了个手忙脚乱。

    猛克如果不是昏了过去肯定会惊讶非常,从我们的变身中想到些什么。

    我和金银同时扑出,分取其中两名堕落天使,我取的是岁数最大的那个,变身后的我速度超过金银不少,带着充满死亡气息的红色,挥舞着墨冥闪电般的对上了我的敌人。

    出乎意料的是,那名堕落天使竟然挡住了我强横的一劈,虽然被劈飞了,但我知道并没有使他受伤,我心里明白,这家伙已经修练到了天魔诀的第六层,否则,绝没有这样的实力。

    当初我能一个人杀掉四名堕落天使主要是因为对方都已经受伤,同时我的变化太过诡异,在他们没有戒备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但这回不一样,虽然我变身成血红天使,但也只比修练到六层天魔诀的堕落天使高出一线而已,想杀掉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殊不知,那名堕落天使惊讶更甚,他刚刚修练到第六层天魔诀时间不长,本以为除了龙骑将以外,其他族不会有对手了,可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被我打得处在下风。

    在空中和对方交击数百下后,我取得了绝对的上风,他只能被动的防守。

    金银的那种魔法加斗气的进攻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那名堕落天使只有第五层天魔诀的实力,已经被打得多处受创眼看就支撑不住了。

    盘宗在这次战斗中发挥出了他真正的实力,即使变成血红天使的我也能感到和他的差距。两个修练到五层的堕落天使被他的魔法、毒气加四个物理攻击蛇头打得狼狈不堪,背对背的抵挡着。

    至此,我们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我想,即使墨月也在,也无法阻止我们疯狂的报复。兄弟们的死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我的攻击越来越疯狂,狂神绝学连出。

    “狂影百裂。”夜空仿佛变成了红色,无数红影以我的对手为中心疯狂的扑击,那个四十余岁的堕落天使再也无法抵挡我的攻击,身体被红影透过无数次,轰然炸开,化为满天血肉之雨飘洒而下。与此同时,金银也发动了最后的攻击,再次使出了绝技金银卷龙破。他们的对手根本来不及用出最强的力量抵挡,就已经被撕得粉碎。

    盘宗早在我发出最后攻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用上了陨石术,当金银的对手被撕碎的同时,一座小山般的陨石飘然而至。

    剩余的两名堕落天使眼中流露出了绝望的恐惧,其中一个突然流露出坚定的神情,奋力一甩,将自己的同伴抛出了圈外,狂吼道:“快走,回去报信。伟大的冥界之神啊,我愿意用我的血肉、灵魂以及一切一切换取您最强大的力量。来吧,你们这些怪物,同归于尽吧。禁忌·冥王的施舍。”

    听到他的咒语,我顿时大惊,这已经不在暗黑魔法的范畴之内了,天魔诀中曾记载着几种企求冥王的魔法,属于禁忌术,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这个堕落天使身上。那堕落天使的身体、羽翼都已经变成了惨灰色,双目由黑变白,身体迅速的膨胀着。陨石术在这时已经到了他的头顶。

    我大吼一声:“小心!”化作一道血影冲了过去,挡在了盘宗和那名堕落天使中间。

    那名堕落天使在小山临身的一刻以自己为中心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出奇的,没有任何血肉溅出,一圈灰色的能量带猛地向外扩散,七级土系魔法陨石术竟然在这股能量下不断的消融了。

    我一咬牙,身化血龙,用狂龙急舞迎了上去。

    金银距离还比较远,只能不断用魔法支持着我,盘宗怒吼一声,无数魔法防御罩将我包裹起来。

    终于,我和那圈灰色的能量带碰上了。

    我没有感觉到任何能量的撞击,只是觉得自己仿佛虚弱起来,不知道什么东西在腐蚀着我,狂龙急舞发出的攻击能量被静静的消融了,我难受得几乎吐血,而盘宗在我身上施加的魔法防御罩也一层层的消失了。

    灰色能量带从我身上一透而过,我全部的力量仿佛都被它带走了似的。

    狂化变身瞬间在我身上消失,死亡的气息笼罩住我的全身,绿松石突然在我贴身的口袋中变得灼热无比,一层浓浓的绿色光芒渗透进了我的身体,绿光暴闪,灰色能量带顿时弱了下来,但是,我却听到了一声碎裂的声音,绿松石为了保护我,已经完蛋了。

    我一声惨叫,昏了过去,身体从空中骤然掉了下来。

    由于我的抵挡,灰色能量带逐渐消失了,当它到达盘宗身前的时候,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被盘宗发出的魔法抵消掉了。

    盘宗的大尾巴一甩,卷住了从空中掉下来的我。灰色能量带一直蔓延过去,周围的树木、灌木、岩石,凡是突出地面的东西,都静静的在那死亡的阴影下消失了。

    一切都是一瞬间发生的,由于我和金银、盘宗、猛克基本上都集中到了一条线上,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那禁忌的伤害。

    那名选择自我牺牲的堕落天使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牺牲,并没有换到同伴的脱离。

    在他将同伴甩出去的时候,他那个同伴愣了一下,惊呼道:“不要。”就是这一耽搁,决定了他的命运,当他再想离开时,已经晚了,他和周围的山石、草木一样,都消失在那灰色的能量下。

    方圆三百米之内,除了我防守的这一条宽约十几米的区域以外,完全变成了平坦的荒园,找不到一丝生命的迹象。

    盘宗变回人形,抱着脸色异常惨白的我,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金道:“怎么样?雷怎么样啊?”盘宗全身一颤,灵魂入窍,皱着眉头道:“还好,他还有气息,只是伤得很重。那股能量太恐怖了,如果不是雷翔拼命抵挡,恐怕,我……”想到这里,他不禁一阵哆嗦,心里充满了后怕。

    他的判断非常正确,那股力量即使以他的强悍也是无法抵挡的,毕竟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在刚才的最后关头,如果不是我的全力一击,他的各种魔法防御结界,加上狂化、堕落天使变身以及绿松石的大量生命力释放,这么多的因素,恐怕,我也无法为他挡灾。金银叹了口气,道:“雷翔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子,今天他冤枉了你,这就算他补偿了吧。快,先到那洞穴里为他疗伤吧。”

    盘宗抱着我走向洞穴:“其实,我根本没怪过他,谁遇到那种事情也会控制不住情绪的,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jz〗〓〓〓〓※〓〓〓〓※〓〓〓〓※〓〓〓〓冥界。

    冥王哈迪斯穿着宽大的灰色长袍端坐在王座上,俊伟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的笑容,一圈白色的符号围绕着他的身体不断的旋转,灰色却闪闪发亮的王冠发出一小圈灰色能量,周围的白色符号顿时溶入进他伟岸的身躯。

    “太好了,没想到在那个世界居然有人如此诚心的企求我,他坚定的抛弃了自己的肉身和灵魂。很好,这股奉献的能量让我感到很舒服,也借着他的企求看了一眼那个异世界。路西法,那个企求我力量的人身上有你的气息啊。看来,你在异世界的信徒还真不少。”

    在冥界力量仅次于冥王的大魔神路西法轻轻拍打着六只黑色羽翼飘身上前,躬身道:“所有信奉黑暗和死亡的生物,都是您最忠实的信徒。”心中却暗骂那个堕落天使,他使用的禁忌术又给冥王哈迪斯增加了一些外来的能量,想取代他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哈迪斯显然很开心,并没有去注意路西法的神色:“嗯,你说得好,这个奉献者我倒没觉出什么异常,可他要对付的对手却让我惊讶。”

    路西法一呆,问道:“是什么样的生物竟然可以让您感到吃惊呢。”

    哈迪斯皱了皱眉,俊伟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困惑:“你相信吗?那个借助了我力量的你的信徒最后一击竟然被他的对手接下了。”

    路西法大惊道:“什么?在异世界,居然有人能接下您万分之一的力量,虽然只有万分之一,可是,那也已经相当惊人了。”

    哈迪斯点头道:“是啊,我也很吃惊,那个顶在最前面的人类身上充满了强大的生命力,同时,他身上具有你和提奥曼迪司的能量,虽然不强,但却让我感到很奇怪。”路西法脸上流露出黯然的神色,默默念道:“提奥曼迪司,难道你在那个异世界吗?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思念你啊。”

    灰芒一闪,哈迪斯出现在路西法身前:“不要抱什么希望了,当年提奥曼迪司被三大天使长全力一击,是不可能存活的,这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要知道,咱们在两千多年前和神族签署了不去异世界的停战合约,我不希望因为你而再次发动神界和冥界的战争,毕竟,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有空的时候你要多修练。”

    路西法躬身道:“是,大人。”虽然嘴上答应了,可路西法真的那么听话吗?他当初可是从神族那边判逃到冥界的。

    五大天使长之一,无法用任何词汇形容他容貌的魅力天使拉菲尔拍打着六只雪白的羽翼恭敬的站在神殿中央。

    “神王大人,刚才我突然感觉到冥王的力量入侵到了异世界,不知道是否是冥界要入侵的前兆,特此向您报告。”

    一个柔和的声音从神殿最里面的白色结界内传来:“拉菲尔,你太多虑了,我也感觉到了冥王的气息,但是,那只是异世界有人借用了他一点力量而已,你不必担心。”

    拉菲尔忧虑道:“虽然这么多年来一直和冥界相安无事,但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柔和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会注意他们的,再过八年就是三千年一度的两界新秀之战,你要好好准备,多注意对方的动向,同时你去告诉加百列,看紧点我们的小公主,千万不能有差错,我那可爱的女儿是咱们战胜冥界的希望。”

    “是,大人。我告退了。”

    “嗯。”神王看着拉菲尔离去的身影,自言自语的道:“魔界会派遣什么人参加呢?冥王可没有儿子。女儿啊,祢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我从昏迷中缓缓清醒过来,感觉到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盘宗兴奋的声音传来:“啊!雷翔,你终于醒了。”我睁开双目,盘宗的九个蛇头凑在我身边仔细的盯着我看。

    金银和猛克也跑了过来,金急切的问道:“雷,你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我明白他是在问我有没有暗伤,我凝神检查自己的身体,暗黑魔力盘踞在我的印堂处,虽然有些能量不足,但却仍然很活跃,狂神斗气却非常微弱,丹田中只能感觉到一丝它们的气息,但我相信,凭借着我的修练,不需要太长时间,肯定可以修练回原来的状态。

    于是,我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我还死不了。过一段时间就能完全恢复了。”

    盘宗激动的道:“雷翔,谢谢你……”我勉强抬起手阻止他说下去:“是兄弟就不用说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如果互换的话,我相信你也同样会这么做,不是吗?”

    盘宗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当你为我挡下攻击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最真诚的兄弟,我盘宗以后一定会把你当作最好的兄弟看待,不论有任何困难,都让咱们兄弟一起去闯。”

    我欣喜的点了点头,道:“是啊,什么困难也难不住咱们的,我的兄弟们啊,我终于为你们报了大部份的仇。墨月,祢给我等着,祢欠我的,我一定会让祢加倍还回来。”

    金突然道:“咱们结拜如何,反正大家都已经是兄弟了,多个名份不是更好吗?”

    盘宗喜道:“这个提议不错。以后咱们就是三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银不满意了,撅嘴道:“什么就三兄弟,我没份吗?”

    盘宗赶忙陪笑道:“有,有,怎么能落了祢呢。那就四兄妹好了。”

    我摇头道:“不,是五兄妹才对,还有猛克呢。”

    猛克顿时张大了嘴:“我,我怎么可以?少爷,我是您的护卫呀。”

    我冲他微笑的道:“但同样你也是我的兄弟,这么多兄弟里只有你存活下来,我也答应过沃夫,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就这样吧,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金笑道:“当然没有了,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猛克惊讶道:“就在这里吗?”

    金点头道:“当然,也用不着什么仪式之类的,只要心诚就行了。”

    盘宗第一个跪了下来:“我盘宗。”金银紧跟着跪下:“我金。”“我银。”在我眼神的鼓励下,猛克跪倒在地:“我,我猛克。”我微微一笑,躺在那里道:“我雷翔。”

    我们同声道:“在世间万物的见证下,愿结为兄弟姐妹,从此相亲相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违此誓,愿受上天诅咒,五雷轰顶而亡。”

    发完誓,我们每个人脸上都流露着喜悦的笑容,我原本郁积的心结也解开了,道:“既然大家都已经结拜了,那如何排顺序呢?”

    盘宗昂首道:“我肯定是最大的,我今年一百一十二岁了。”即使猛克已经猜到了盘宗和金银的身份却仍然被盘宗的这个年龄吓得身体一晃,险些摔倒。

    金银同样昂首挺胸道:“我们九十七岁。一百一十二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多吃几年干饭吗。”猛克喃喃的道:“我二十一岁。要是有人知道你们的年龄还不把你们看成怪物……”盘宗和金银同时怒视猛克。

    猛克吓得一哆嗦,不敢接着说下去。我摇了摇头,道:“我今年十八岁。”

    盘宗喜道:“我这个老大是当定了,哈哈。”金和银嘀咕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有很多地方老大是王八的意思。”

    盘宗闻言大怒,冲着金银就要动手,我赶忙阻拦道:“好了,你们别闹了,猛克排行第四,我排第五。金、银,你们怎么排,到底是二哥、三姐,还是二姐、三哥呢。”

    金、银愣愣的看着对方,谁也说不出话来,他们是同时出生的,怎么分得出大小。金突然道:“当然我二哥了,我肯定比她先出来的。”

    银道:“呸,什么你比我先出来的,出来时,你看到了吗?爸妈有告诉过你吗?当然是我先出来的,我是二姐。”

    ……

    两人无休止的争吵起来。

    我头大的道:“好了,你们别吵了行不行,我有个主意。”

    金、银同时问道:“什么?”我道:“银,反正祢早晚要做金的老婆,也就是我的二嫂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叫金为二哥,叫祢为二姐,你们觉得怎么样?”

    银撇嘴道:“谁要嫁给他,哼。不过你这个主意还是不错的,就这样吧。”金嘿嘿笑道:“不嫁我?祢跑得了吗?”

    “你……”

    “行了,就这么决定吧。盘宗是大哥,你们是二哥、二姐,猛克是三哥,我是你们的四弟。”

    盘宗哈哈笑道:“好。两个小二啊,快,给大哥捶捶背。”

    金、银同时大怒,龇着獠牙冲盘宗走去:“好啊,我们就给你捶。”

    看到他们凶恶的样子,盘宗吓得后退两步,连连摇手道:“算了,算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想多活几年呢。”

    我突然沉声道:“你们别闹了,咱们必须要赶快离开这里,去兽人皇都。”

    金问道:“为什么?”

    我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道冷芒:“魔族为什么派人来杀了我的兄弟,你们想过吗?”

    金想了想,道:“我想,应该和你们组织的兽神教有关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