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苦战蛇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这时,由于我们集中到一起,九头蛇的攻击也集中过来,攻击我们正面的防御结界。毒气的腐蚀姓非常大,最外面的土系防御结界已经逐渐的开始融化了。

    我突然发现九头蛇的那个会土系魔法的黄色蛇头一直没有攻击,在那里闭着眼睛摇头晃脑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银突然惊叫一声:“小心。”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块与小山相仿的巨石向我们的头顶砸来。这是七级土系攻击魔法——陨石术,这个魔法的攻击力非常强,面积也大,如果以我的功夫要是自己挡的话,结果只能是被压成肉饼。

    我瞬间明白了九头蛇的意图,他是用其他几个头的攻击缠住我们,再用那个黄色巨头发出高级魔法,试图一下消灭我们,好狠的心计。

    为了抵抗其他攻击,我们现在根本无法闪躲,只能硬生生的抗住。金、银齐声怒吼,在我们身前又布下了两层金银斗气防护墙,我飞快的吟唱道:“伟大的黑暗之神,以我的灵魂为祭礼,以我的生命为桥梁,赐与我您无尽的神力,形成坚实的黑暗壁垒,保护您的仆人吧。暗黑屏障!”

    这是增强型的四级暗黑防御魔法,由于我暗黑魔力的增强,这个魔法还是有着不错的防御力。

    陨石轰然而落,重重的撞在我们布下的结界上,我眼睁睁的看着结界一层一层的在它的撞击下不断的碎裂,金、银的四条腿已经深深的扎入土里,由于陨石的降临,自然就替我们挡住了其他攻击,我一把抓住金的长毛,用力一挥墨冥,以*的心法向地面发出一道斗气。我们站立的原地轰然炸开,借着反冲的力量,我拉着金银迅速脱开了陨石术的攻击。巨大的陨石猛然坠落,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金银的耳鼻都渗出了鲜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的攻击绝大部份都是他们挡下的,否则,我也没有机会带着他们逃出来。

    刚一落定,大量的中、低级魔法和毒气再次袭来,丝毫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看来,九头蛇真的是发怒了。金银勉强的念着咒语,又一次布下三层防御结界。

    银歪头问我道:“雷,怎么办,要是再来一次刚才的攻击,我们都要完蛋了。”果然,那个擅长土系魔法的蛇头已经又一次在吟唱着什么。

    现在已经不容我再做保留了,否则,结果只有死。“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我释放了堕落天使的能量,大片的黑雾围绕着我,黑色的羽翼再次降临人间,我全身都笼罩在黑暗的雾气内,脸上的狮人面具在强横的力量下化为了灰烬,“伟大的黑暗之神,以我的灵魂为祭礼,以我的生命为桥梁,赐与我您无尽的神力,形成坚实的黑暗壁垒,保护您的仆人吧。暗黑屏障!”

    同样的一个魔法,在我变身后有着截然不同的威力,顿时将所有攻击暂时抵挡住了。金银同时感到身上一轻,趁着这个机会赶快调息着体内的斗气和魔法力。

    九头蛇看到我们这边的异变也愣了,中央那个大头眨了眨眼睛,惊呼道:“魔族。”在惊讶中,他几个头的攻击自然减弱了些。

    趁着他的攻击一缓的机会,我大喝一声,双手将墨冥插入身前的大地,狂神斗气和暗黑魔力顺从着我的支配疯狂的肆虐着。我喊道:“准备攻击。”并将两股能量用*的心法发出,直袭九头蛇的身下。

    “轰。”两种狂暴的能量在九头蛇的身下爆发了,整个湖面仿佛都沸腾了,水花足足溅起十几米高。巨大的力量打了九头蛇一个措手不及,整个身体被震得飞出了湖面,这回我看清楚了,他的身体竟然有直径一丈,长十余丈。

    我暴喝一声:“上。”一振双翼,身剑合一向九头蛇射去。金银丝毫不敢怠慢,压住体内的伤势飞扑而起。变身后的我比金银还早一步飞到九头蛇的身前,墨冥带起一道长长的黑色光芒奋力斩向它中间的大头。

    九头蛇的身体大部份还在空中,正向湖面掉落,根本没有机会闪躲,无奈之下,只能催动刚才受到重创的三颗物理防御蛇头冲了上来。本就受伤的蛇头如何能经得住我变身后的一击,喀嚓连声,三颗斗大的蛇头脱离了他们的主体。

    金银适时赶到,发出一声欢啸,像一颗金银色的流星一样撞向了掉回水面的九头蛇。九头蛇临危不乱,五颗大头同时喷出四颗魔法弹和一颗毒气弹。

    这些巨大的能量和金银的全力冲撞在空中连续发出轰轰的响声,由于毒气的威胁,使得金银无法进一步追击,但狂暴的力量仍然将九头蛇的本体打得飞出了十余丈。

    我避开他们力量相撞的余波,将墨冥收回身后,大喝一声:“狂影百裂。”身体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化作无数黑影向九头蛇投去,这是狂神拳法的第四式,自从学会后,还是第一次使用。

    我不用墨冥,第一是因为怕杀掉九头蛇和蛇族结下不解之仇,再一个,由于我还无法完全掌握这招的奥秘,用拳反而更能发挥出威力。

    在堕落天使变身的增幅下,狂影百裂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这些身影每个都是虚影,也每个都是实体,闪电般追上了九头蛇的身体,顺利冲破了他布下的四层魔法防御结界。砰、砰……九头蛇的身体被我重击上百下,尤其是五个大头,有三个被我打得皮开肉绽。

    狂神斗气加暗黑魔力的攻击力是非常惊人的,九头蛇在被金银重创后根本无法抵挡,身体随着我的攻击不住的扭动,当他没入水中的时候,只有擅长水系魔法和风系魔法的两个头还算完好。

    金银闪到我身边,要继续追击,我一把揪住金的长毛,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我们的目的又不是杀死他。”

    九头蛇的鲜血染红了大片的湖水,我搂着金的脖子,不断的扇动羽翼,使我们保持在天空,周围的蛇人士兵在刚刚我将九头蛇的三个头砍掉的时候就已经一片哗然,各个红着眼睛要冲过来找我们算帐。

    我一挥墨冥,发出一道黑色的能量,在蛇人士兵面前炸出一道长达三丈、深半丈的坑,道:“我不想随便杀人,连你们的九头圣都不行,你们上来有什么用。”

    其实,我是不得不吓唬他们,刚才和九头蛇的战斗中,我和金银都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如此多的蛇人,已经不是我们现在所能对付的了。

    湖水中不断冒出气泡,九头蛇拖着两个脑袋缓缓的浮了上来。

    金银作势欲打,九头蛇赶忙一晃身体向后退出十丈,蓝色的蛇头哀声道:“别打了,我认输。”我愣了一下,刚才他还是那么的不可一世,现在怎么会如此软弱。

    金喝道:“让你那群蛇子蛇孙滚得远一点。”

    九头蛇无奈的吼道:“你们这群废物,都给我滚开。”转向我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只要不杀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限制了声音的散播,只有我们能听到。银嘿嘿笑道:“原来堂堂蛇族的九头圣是个懦弱、怕死的胆小鬼啊。”

    九头蛇怒道:“呸,你打得过我吗,要不是这个魔族,哼,我早把你这头双头狗给吃了。”银大怒,张口吐出一个银色的能量球打去,呵斥道:“你还敢说。”

    九头蛇不敢硬接,一晃身躲开了,道:“好,好,好,我打不过你们,不说就是了,你们想怎么样吧。”

    我道:“我可不是什么魔族,不过我承认,如果刚才一上来你就用全力的话,是否能打败你对我们来说还是个未知数。”九头蛇得意的昂起头,瞪了银一眼。

    金沉声道:“到你那里去说,难道让我们在空中这么悬着吗?”

    九头蛇叹了口气,掉转身形,向着盘城的方向劈波斩浪而去。

    我拍打着双翼带着金银紧随其后,追到九头蛇上方,传音道:“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我把你最后这两个头也给砍下来。”

    九头蛇忙道:“让你们打怕了,这里除了我,谁还是你们的对手,我可不想让我的儿郎们白白送死。”银得意的道:“你知道就好。”

    九头蛇并没有走正门,绕到盘城侧面,从一个洞穴处钻了进去。我看了金一眼,他传音道:“应该没什么事,跟过去吧。失去了七个头,这家伙已经没什么抵抗之力了。”我带着金银落到地面,收回了堕落天使变身,金银也变回了狼人的模样,九头蛇看我们跟了进来,身体一晃,变成了一个普通蛇人,搞笑的是,他的九个脖子上有四个没有了头,三个无力耷拉着,仅剩的两个也满是伤痕。

    他剩余的两个头上四个小眼睛谨慎的看着我们道:“你们真的不杀我吗?”我微微一笑,尽量保持出“和蔼”的样子,道:“当然不会杀你了,我们这次来,是有事情要借助你的力量。”

    九头蛇晃了晃头,有些愤怒的道:“有求于我还打坏我七个头,你们也太狠了吧。”金幸灾乐祸的道:“如果不把你收拾服帖了,你会老实的和我们合作吗?别废话了,这里可不是谈条件的地方。”

    九头蛇嘶的一声,冲金银吐了下分叉的舌头,转身向洞穴里走去,道:“跟我来吧。”我和金银相视一笑,跟了上去。通过刚才战斗中默契的配合,我们间的友谊不由得增进了许多。

    在曲折、潮湿的洞穴中足足走了顿饭工夫,才到了尽头,九头蛇按了按墙上的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尽头的墙壁变成一道石门升了起来:“里面是我的九圣宫,进去谈吧。这里我埋有大量的zha药,如果你们对我不利的话,嘿嘿……”这家伙还真是狡猾,虽然我们已经很小心了,还是不知不觉中着了他的道。

    虽然佩服于他的狡猾,但嘴上我却不能落了下风,不屑的道:“哼,你以为你有发动zha药的机会吗?快走吧,我们确实没有杀你的意思。”

    进入石门,是一条宽阔的甬道,甬道都是用厚实的岩石所砌,两旁墙壁上悬挂着明亮的火把。通过甬道,我们来到了一座宫殿,没错,就是宫殿,这里布置的奢华程度要大大高于兽皇的皇宫,比起当初我住的那间贵宾房的档次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得出,这里还只不过是个寝室而已,因为一张铺着上好毛皮褥子的大床占据了这里四分之一的地方,我发现这些上古异兽怎么都喜欢把自己的床弄得很大,难道是怕自己睡着觉会自动变身吗?

    金敲了敲玉石砌成的台阶扶手,惊叹道:“九头虫,你这家伙还真会享受。比我们在云那的家还要豪华很多啊。”

    银跺了跺地面的地毯:“这不会是白熊皮做的吧,虽然毛不长,但光泽和坚韧程度很像啊。看来你这家伙很有钱。”

    九头蛇哼了一声,答道:“当然了,你以为我会像你们似的去帮那些平民种地吗?俺要好好享受,尤其是冬天,不好好保暖,我怎么睡得好。

    在蛇人族中,我就是太上皇,想要什么没有。”说着,他走到房间中央,一屁股坐到了大沙发上:“双头狗,你这回带人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金满脸煞气的怒道:“九头虫,你说话给我小心点,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种族,我就杀了你,让你们九头虫族绝后。”

    九头蛇委屈的冲我道:“喂,魔族小子,你听听,他们口口声声叫我九头虫,为什么我就不能叫他们双头狗呢。太不公平了。上回要不是我放水饶他们一命,这狗屁狼神早就不存在了。”

    我皱眉道:“我告诉过你了,我不是魔族,而且,我讨厌别人叫我小子。大家都是不打不相识,你们都留些口德。这样吧,他叫你九头蛇,你叫他金银好了,省得再争。”

    九头蛇哼唧着道:“你不是魔族是什么,不是魔族能堕落天使变身?打死我也不信,你以为我们兽人就没有见识吗?不过你这个方法倒不错,金银?好俗气的名字。”

    银道:“俗气?最起码我们也有个名字,你呢,不还是叫九头蛇。”九头蛇气鼓鼓的不理他们,冲我道:“你说你不是魔族,那你是什么?”

    我脸色一黯,道:“我是人族、魔族、兽人族三族混血儿,自然就具备了一些特殊的能力,我们到这里是想和你商量点事。”

    九头蛇道:“等等,我的伤很重,让我先疗伤,然后再和你谈吧。你比那头……狼有诚意多了。”要不是银瞪他一眼,恐怕又要叫出双头狗。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殿内响起:“伟大的圣,听说,您受伤了。”九头蛇从茶几下面拿出一条连接在地面的铜管,声音就是从那里传进来的,九头蛇有些不耐烦的道:“我没事,只不过和几个朋友切磋一下而已,你好好安抚儿郎们,让他们把守好渡口就是了。”

    苍老的声音恭敬的回答道:“是,我的圣,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

    “行了,你做自己的事去吧。”说完,九头蛇不知从哪里找了个木塞堵住了铜管口,抬头对我道:“这是那个什么他妈的蛇族长老,要不是看在他们对我服侍得还算周到,就冲他老这么烦我,早把他吃了。啊,不,他的肉太老,不好吃……”

    这些上古流传下来的种族怎么都有絮叨的毛病,我提醒他道:“你不是要疗伤吗,还不快点,我还有事等着和你说呢。”

    九头蛇赶忙正襟危坐,盘起双腿,道:“我现在就开始,你们随意。”说着,自行修练起来。

    我传音给金道:“看他的样子,好像本身就对咱们没有太大的敌意,否则也不会当着咱们的面疗伤了。你们为什么和他结仇呢?”

    金、银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有些无奈,也有些失落和自责。

    金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们本来是很要好的朋友,都是从那个大森林里出来的。不过出了森林以后,被这个繁华的世界所干扰,经常因为对同一事物不同的认识而争吵,久而久之,从争吵逐渐升级到动手。这家伙本身比我们要高一个等级,所以每回打起来基本上都是我们吃亏,一怒之下,我和银离开了他,正是那个时候,我们遇到了狼族的长老,而九头蛇遇到了这里的族长,我们也就自然的成了两族的图腾。但是,这并没有减弱我们的争胜之心,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找他拼上一场,由于实力的差距,我们竟然一次都没有赢过,但九头蛇却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我们。直到遇见你,说实话,随你一起下山,我们本身就是有私心的,想借助你的力量压制九头蛇,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我有些不满的道:“原来你们一直都在利用我,如果现在后悔了,你们尽可以回到云那去做你们的土皇帝,但是,我绝不允许你们杀掉九头蛇,那样,会挑起兽人互相残杀。虚荣心真的那么重要吗?你们打得过他会怎么样,打不过又怎么样?”

    金苦笑道:“我们怎么会杀他呢,更不会离开你。你说得对,经过刚才的一役,我和银都想通了,这件事都是我们的不好,是我们太斤斤计较了,九头蛇从来没有真正伤害我们,可是,今天我们却损坏了他七个头,使他的力量大幅减弱。刚才在空中的时候,我们甚至还起了杀心。你也看到了,即使我们对他起了杀心,他仍然对我们没有什么敌意,连你都看出了这些,而我们却始终为了那一点点小事,一点点面子……比起九头蛇,我们实在是太自私了。等他伤好了以后,我们会向他认错的。不论他是否愿意跟着你,我们都会履行我们在山上的诺言,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不过,我和银都希望你不要逼得他太紧,给他一个自由选择的权利,好吗?算是我们恳求你吧。”

    没想到九头蛇竟然是一个如此重情重义的家伙,我点了点头,郑重的道:“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为难他的,咱们刚才的消耗也不小,本来我还怕他会偷袭,听你们说了这些,我想,现在咱们可以放心的调息了。”

    说完,我也学九头蛇的样子盘膝坐好运转起体内的两种能量。

    金、银四目相视,坚定的点了点头,身影一闪,落在九头蛇身后,各自伸出手掌,将自己残存的斗气缓慢的输入到九头蛇体内,帮助他疗伤。

    九头蛇先是全身一震,进而逐渐平静下来,剩余的两个蛇头嘴角都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我体内的两种能量不断按照他们的规定路线运行着,每一周都会带来一些新生的力量会聚到原有的洪流中。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当他们各运行了二十一个周天后,我体内又重新充盈着狂神斗气和暗黑魔力了。我深深吸了口气,缓缓收功。

    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九头蛇,这家伙还在修练着,让我感到非常奇异的是,原本被毁掉的四个头又都长出了粉红色的新头,被打得无法工作的那几个头也挺立了起来,同样的合着双目,怪不得他不好对付了,这家伙竟然有再生能力。

    微微抬头,我吓了一跳,金银正站在九头蛇的身后,一金一银两条手臂奋力的抵在九头蛇后背上,他们身上的毛发都湿漉漉的,白色的水气不断冒出,金、银的脸色灰白,显然是耗损过度的表现。

    我身随意走,闪到金银背后,双掌连拍,运起狂神斗气侵入到他们体内。我吃惊的发现,这所谓的狼神已经接近了油尽灯枯的边缘,体内只剩下微弱无比的能量,但仍然向着九头蛇的身体输入过去。

    如果我再晚清醒一步,恐怕他们就有脱力而死的危险。我控制着狂神斗气,先把他们向九头蛇输入能量的通道切断了,吸着他们的身体飘回原来的位置,脚尖在他们腿弯处连点。金银扑通一声坐倒在地,我吸口气,腾出一只手入怀掏出绿松石放在手心,靠着精纯的狂神斗气填补着他们虚弱的身体。

    经过狂神斗气的滋润,金、银同时吐出一口浊气,恢复了部份神志,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掌心朝上,自行恢复起来。

    他们体内的金银斗气是动力的源泉,已经开始缓慢的运转了。我当然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推动着他们自己的能量循环一圈后慢慢的收回自己的功力,将绿松石放到他们的掌心上,任由他们自行恢复。

    这个金银也太傻了,人家九头蛇明明有能力自己恢复,他却偏要去帮忙,与其这样显示歉意,还不如等九头蛇恢复后说声对不起来得实在呢。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左右,九头蛇率先从入定中醒来,他已经又恢复了九个头的状态,十八只眼睛连眨几下看着我。

    我赞叹道:“你的再生能力真是厉害,这么快就可以恢复到先前的状态了。”九头蛇摇了摇恢复的蛇头,嘿嘿笑道:“那是当然了,这是我最厉害的本领了,只要不是所有的头同时被砍掉,身体被完全毁灭,我就可以重新长出来,虽然比不上传说中凤凰那不死的浴火重生,也算不错啦,只不过力量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恢复的,又不知道要吃多少东西来补身了。刚才打的时候,你们俩配合得还挺默契,尤其是你那最后一下,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刚才是双头狗,啊,不,是双头狼那家伙替我疗伤吧?”

    我点了点头,道:“是啊,他觉得自己没有你大度,有些后悔了,算是补偿吧。他们本身也损耗很大,又拼命为你治疗,弄得自己差点油尽灯枯,你说你们这是何苦啊。你也是太大意了,如果一开始就全力以赴,我们未必能打得过你。”

    九头蛇的九个头同时摇了摇,道:“其实,我从来没有怪过他们,在我心里,他们永远都是我的朋友。像我们这种远古传下来的物种已经非常稀少了,我非常珍惜这份感情,只是经常控制不住自己,想和他们吵嘴,偏偏这两个家伙又那么好强。对了,说说,是什么原因让你和他们来一起找我。”我微微一笑,将自己的兽神教计划说了一遍。

    九头蛇呆了呆,道:“你还挺有野心的,不,也不能算是野心吧,不过,你的这个想法非常好。兽人确实太乱了,好吧,我答应你的要求,支持你们就是了。可是,他们应该也告诉你了,我是条懒蛇,已经过习惯了安逸的生活,还是让我留在这里控制蛇人这边的大局比较好。”

    我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痛快,虽然他不肯和我们一起出山,但这个结果已经让我满意了:“我不会强求你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喜欢生存方式的权利,不过,你应该多约束约束你那些蛇子蛇孙,他们简直太强横霸道了,别的种族只要在你们领地稍微有些不敬的语言,立刻就会有灭顶之灾。”

    九头蛇惊讶的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这可要好好查查,别让双头……狼说我管教不好自己的手下。等你们走了,我会注意这方面的,看来,我平常是太懒了,是需要关心一下撒司的时候了。”

    “何止是懒啊,简直就是……”银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们也已经行功完毕,刚一睁眼就听到了九头蛇的话,忍不住习惯姓的顶了一句。九头蛇哈哈一笑,道:“双头……那个狼,你们醒了。”

    金没好气的道:“怎么,你还希望我们醒不过来是不是。雷,你的事和他说了吗?”我点头道:“已经说过了,九头蛇决定支持我的决定,但他会留在这里看守自己的手下。”银道:“唉,这家伙就是太懒了,大陆上有那么多新奇的东西不去追求,偏偏喜欢在自己的床上睡觉。雷,刚才谢谢你,这个还你。要不是它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生命力,想清醒过来还真不容易。”

    说着,把绿松石递了过来,经过九头蛇的时候,银还故意动了动绿松石,使宝石的光芒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九头蛇在看到绿松石的时候,十八只小眼睛同时亮了起来,一把抢了过去,上下仔细的看着这颗绿油油的宝石:“哇,好纯净的绿松石啊,兽人族也有这么好的东西吗?”金冲我递来一个歼诈的眼神。

    我会意的道:“不好意思,这颗宝石我还有很多用处,不能送给你。”九头蛇贪婪的看着手中的宝石,依依不舍的还给了我。

    我心中暗笑,将外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麻西鳄马甲,皱着眉头道:“哎呀,我忘记这颗宝石应该放在哪个兜里了,我要找找看。”说着,我走到茶几前,一一将小兜中的宝石掏了出来。

    依次是黑色宝石四颗,鸡血石两颗,蓝色钻石三颗,黄色田黄石三颗,绿色绿松石一颗,紫色紫水晶一颗。总共是十四颗宝石,耀眼的宝光将九头蛇的寝室照成了七彩。金银虽然知道我有不少好东西,但也不清楚具体的数量,骤然见到这么多极品宝石,一时间看傻了。金愕然道:“雷,原来最有钱的竟然是你啊。”

    九头蛇更是不济,九个头流出了九条口涎,十八颗眼珠瞪得像快要掉出来似的。我无视于他们的惊讶,挑出一颗鸡血石扔给了金银,道:“这个你留着用,能提神醒脑的,对修练和战斗都很有益处。”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