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重遇猛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金银和十九名手下离开了沃尔山脉,向着撒司领的方向赶去,我们要到那里先和猛克会合。

    由于银箭带领着一队圣殿护卫亲自护送,一路上我们都没遇到什么麻烦。金银为了怕自己的样子惊世骇俗,特意又穿上了他的大斗篷。

    我并没有告诉我的护卫们他是谁,只是说他以后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金银那狼神的身份还是保密些好。众护卫对我能兵不血刃的收服云那领都佩服得不得了,每个人都对我更恭敬了。

    自从离开狼神圣殿,金银这家伙就兴奋得不得了,常常会跑到我身边说些:“今天的天真蓝……你看你看,天上的云好美啊……”不知所谓的白痴话。

    当太阳升到天空正中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当初撒司领和猛克分手的山坡上。金银叮嘱了银箭两句,就让他带着人回去了。

    银箭在临走的时候,还不断叮嘱,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的狼神大人。我吹起一声清亮的口哨,在斗气的灌注下,哨音传出很远。

    猛克这家伙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只能用这个方法招呼黑龙。一声长长的嘶叫传来,是黑龙的声音,但它的声音中包含着恐惧的成份。

    我顿时脸色一变,看了一眼金银,道:“咱们快去,黑龙和猛克遇到危险了。”说完,我率先冲了出去。众护卫紧随其后。

    金银不紧不慢的跟在我身旁,金问道:“黑龙是什么?你还有条龙吗?”我一边迅速前冲,一边答道:“不是龙,它是我的坐骑,是一匹马。”

    银不屑的道:“明明是兽人,还学人家人类骑什么马,哼。”自从那天得罪了她,她就一直没给过我好脸色。对付她这样的脾气,沉默是最好的办法。

    我又吹出一声口哨,黑龙的嘶叫声近了很多,我认准方向,飞奔而去。终于,我看到了黑龙熟悉的身影,它正奋力的上蹿下跳和周围的几个蛇人在搏斗,而猛克在它不远的地方挥舞着他那两柄大斧子,几十名鳞片鲜艳的高级蛇人围着他不断的进攻着,周围有几具不完整的蛇人尸体。

    不是不让他和蛇人冲突吗,怎么还是打起来了。还招来了这么多强敌,如果不是我恰好赶到,恐怕他和黑龙就有危险了。

    “住手。”我发出一声断喝。猛克看到我顿时来了精神,一扫先前的颓势,奋力舞动着两柄大斧,将周围的蛇人逼开,高声叫道:“少爷。”

    那些蛇人跟没有听到我说话似的,反而加紧了进攻。

    黑龙突然发出一声悲鸣,臀部被一个蛇人的爪子抓破了一块,我见状大怒,吼道:“给我杀,一个不留。”

    “是。”在狼神圣殿受了这么多天的窝囊气,我的这些护卫们,每个心里都憋着股劲,正没地方发泄呢。

    沃夫一抖长枪,率先向猛克的方向冲去。我扭头对金银道:“你别出手,我们来就行了。”

    银的声音从斗篷中传出:“不出手怎么行,好有意思哦,很久没有杀人了,我去了。”她不等我再阻止,轻轻一晃,绕过我的身体闪了出去。我赶紧逼音成线告诉他们,一定要让自己的身份保密。

    狼神的表现还算不错,金没有出手,斗篷外围完全弥漫着银色的斗气,金银的身体冲向蛇人群当中,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将围住黑龙的四个蛇人打得东倒西歪。

    他和我不一样,如果是我,一个照面恐怕就下杀手了,而她却像猫捉耗子一样,先要玩个够才肯杀死猎物,就像当初对付我一样。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虐杀了吧,四个蛇人被她强劲的斗气刮得东倒西歪,毫无还手之力。银这个家伙还号称自己是美女呢,简直是变态。

    我闪到黑龙身边,发现它臀部有三道长约五寸、深半寸的伤口,显然是刚才被抓到的,伤口不断留出紫色的血,黑龙的瞳孔已经有些扩散,不住的冲我低声悲鸣着。

    “黑龙,坚持住,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由于毒素已经内侵,我无法像上回帮沃夫去毒那样割除腐坏的部份,只能用斗气封住它的血脉,减缓毒液攻心的速度。

    猛克那边的战斗在如狼似虎的沃夫他们加入下已经变成了一场屠杀,他们在战斗中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蛇人的尸体不断出现,当我为黑龙封血脉的时候,他们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沃夫搀扶着气喘吁吁的猛克跑了过来。

    猛克的脸色有些发白,身上的武士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显然是经过了不短时间的搏斗。“少……少爷,您可回来了,您再不回来,就……见不到我了。”

    我冲他歉然道:“对不起,猛克,我们因为一些事耽搁了,你先到一旁休息。”我现在没时间问他这段曰子的情况,黑龙已经卧倒在地,快要不行了。

    我冲金银喊道:“你赶快结束吧,帮我看看我的马,它快要不行了。”听到我的话,他们原本银色斗气包围的身体骤然变成了金银两色斗气,周围的四名蛇人被弹得朝一个方向飞去,不用看,我也知道,他们肯定活不了了。

    金银跑了过来,金道:“怎么了?怎么了?”

    银埋怨道:“人家还没有玩够呢,叫我们过来干什么?”我无暇理会她的不满,冲金道:“你有没有办法清除它体内的毒素,你看,黑龙快不行了。”

    金把带着斗篷的大头凑到黑龙的伤口处,闻了闻,冲我道:“它中的是蛇毒中最毒的一种环毒,不过还好,不是用牙齿咬的,否则,它坚持不到现在,就已经死了。”

    我喜道:“这么说还有救了。”

    金点了点头,道:“看好它,用你的斗气护住它的心脉。”我赶忙从怀里掏出绿松石,用手将它按在黑龙的心脏部位,不断的逼出狂神斗气,将黑龙的整个胸腔完全护住。

    金银几个起落,跳到了刚才他们杀的几个蛇人身旁,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一会儿工夫,金手里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东西跳了回来,他拿回来的是一颗约有鸡蛋大小的墨绿色珠子,上面沾满了鲜血。

    我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

    金得意洋洋的道:“不懂了吧,告诉你,这是刚才抓了你这匹马的那个蛇人身上的胆,只有这东西才能解掉黑龙身上的毒,这种高级蛇人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每个人身上的毒姓都有所不同,必须要用他们的胆才能解。抓到黑龙的那个蛇人可能是这群人中的首领,如果要是用咬的,恐怕咱们俩都受不住。快,把这个给黑龙吃了,保证药到病除。”

    一听能治好黑龙,我赶忙夺过那枚苦胆,一下投进黑龙的大嘴中,并运气让它吞了下去,不断的用斗气催动着药力。

    果然,像金银说的那样,黑龙的伤口不断流出黑色的液体,其味道难闻之极,还好我功力比较深,一段时间不呼吸也没有什么。

    其他人早都躲得远远的,金银更是带着沃夫向着那群尸体走去,只和我说了一声——收拾战场。

    当黑龙臀部逐渐流出鲜红的血液时,我松了口气,逐渐收回斗气,封住它臀部的血脉,用金创药帮它包扎好,抹了抹头上的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黑龙的瞳孔重新凝聚,虽然看上去仍然很虚弱,但我知道,它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我拍拍它的大头:“兄弟,你可不能有事啊。你是我最亲密的战友,别忘了,我还要和你一辈子生死与共呢。”黑龙听了我的话轻嘶两声,仿佛在安慰着我。

    正在这时,金银兴奋的跑了过来,而我的众位护卫也都兴高采烈的跟着他。金银手中捧着一大堆血淋淋的东西,银高兴的冲我道:“雷翔,快,你挑一个,还新鲜着呢。”

    我疑惑的看着他们:“金银,你们不会把所有蛇人身上的胆都摘下来了吧。”

    金银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金道:“你小点声,这要让蛇人们听到,非起全族之力和咱们拼命不可。这东西,可是大补哦,不吃白不吃。”

    我怒道:“同样是兽人,就算相互交恶,杀了他们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毁坏他们的尸体?在离开那里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金委屈的道:“反正他们已经死了,腐烂了多可惜。”银道:“我们好心好意的拿来给你分享,你就这个态度啊,不吃算了,我们自己吃。”说着,拿起一个蛇胆扔进嘴里。

    我叹了口气,道:“咱们的目的,是让整个兽人团结起来,这就需要咱们自身先有一个表率作用,这样吃其他族类的身体,那和兽人盗匪有什么区别,让别人知道了,会怎么看咱们兽神教。为了一己私欲而影响整个大业,你们觉得值得吗?要是这样,你们还是回去吧。”

    面对这两个强横的家伙,我实在无法用武力逼迫他们,只能动之以情。

    金道:“对不起啦,下不为例,要不我扔掉好了。”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同样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下不为例哦!快,分给大家吃了,然后赶快离开这里。”

    金顿时大喜,挑出一个最大的蛇胆扔给我,然后自己吃了两个,又给银吃了一个,把剩下的全都给了我的手下们。

    我拿起这颗看上去晶莹透亮的蛇胆,刚要吃下去,金突然传音给我道:“千万别咬破了,整个吞下去。”说完,还撩起头上斗篷一点,向我做了个坏坏的表情。由于他面对着我,所以护卫们是看不到他模样的。

    我先是一愣,按照他说的把蛇胆吞了下去,一股清凉的感觉顺喉而下,当它到达肚子的时候,化成一股暖流逐渐充斥着我的全身,全身都好舒服,暖洋洋的,刚才为黑龙疗伤时耗费的斗气顿时全都补充回来。

    “苦死了,难吃死了。”猛克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我转头看去,发现所有的护卫们都苦着脸想把吃下的东西吐出来,赶忙喝道:“不许吐,对你们身体有利的。”

    金银看着他们一个个痛苦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我赶忙拉住他,低声道:“你想让他们都知道你的身份吗?小点声。那个蛇胆,为什么他们会吃到苦的。”

    金银强忍着笑意,银道:“不知道了吧,不论是什么东西的胆都是奇苦无比的,尤其是蛇胆,你整个吞下去当然没什么事啦。你看他们,各个都胆汁满嘴,还能好受得了!哈哈,逗死我了,我先到一旁笑一下,待会儿回来。”

    说着,金银一把抱起黑龙跑到一旁的山坡后,笑声仍然隐隐传来。其实,我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猛克他们都在不断的对抗着嘴里的苦汁,谁有心情去辨别笑声是一个还是两个。

    良久,大家才将嘴中的苦味逐渐消除了,我叫过猛克,问道:“我不是让你不要随便动武吗?你怎么还是和蛇人打起来了?”

    猛克苦着脸道:“少爷,不是我想打,是他们招惹我们啊,本来这几个月一直都相安无事,我靠着身上的钱向蛇族人购买食物。可前几天,突然来了一群蛇人,非要带走黑龙,说是给他们什么九头圣做点心。我当然不允了。几句话就惹翻了他们,您也知道,蛇人族一动手就要命,为了保住我自己的小命,只得杀了他们几个人,带着黑龙冲了出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今天一早,这群高级蛇人就在这里围住我们,动起手来。为了不被他们碰到,我一直把斧子舞得滴水不漏,要不是您赶来,恐怕老猛我就要变成蛇餐了。”

    他并没有做错什么,我拍拍他的肩膀,道:“没有受伤吧。”

    猛克有些受宠若惊的道:“没有,没有,只是有点累而已,不过刚才吃了两个蛇胆,虽然很难吃,但现在好像又有了力气似的。”

    我微笑道:“我教了沃夫一些功夫,有空的时候,你让他转授给你吧。你带着大家一定要把刚才的战场打扫干净了,一丝痕迹也不要留下,明白吗?”

    猛克听到有功夫学,高兴得跳起来,嘴里连说明白,跑向了沃夫。

    看他雀跃的样子,我不禁摇了摇头。转过山坡,我看到金银正在黑龙身上东摸摸,西看看,一副好奇的样子。黑龙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只能任由他了。

    “你们在干什么?”我走过去问道。

    金抬头道:“你这匹马还挺壮实的,我们帮你看看。”

    我一把拉起他,道:“省了,黑龙身上可没什么值得你们吃的东西。”我蹲下身检查黑龙的身体,除了有些虚弱外,一切正常。

    银道:“我们只是好奇而已,你用得着像防贼似的吗?接下去要到哪里?”

    我站起身形,道:“黑龙是我的朋友,我只是不希望你们伤害到它。接下去?我想先围绕着云那领,把周围几个领地的盗匪都清除掉,再通过你们云那逐渐传授给他们耕种的知识,和提供种子,这样,就会逐渐形成以云那为中心的发展趋势,你们说呢?”

    金赞许的点了点头,道:“这是个好办法,就这样吧,不过,我建议先收拾了撒司这边,蛇人的存在对今后的发展肯定会有阻碍作用的,毕竟他们的毒太具威胁姓了。”我疑惑的道:“那你的意思是?”

    金想了想,道:“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杀光他们,另一个就是彻底收服他们。”我摇了摇头,道:“杀了他们?难道要灭绝整个蛇人族吗?这肯定是不行的,撒司领和整个兽人国最起码有几十上百万蛇人,怎么杀得光?如果动用军队,闹得天怒人怨,其他种族岌岌自危就不好了。至于收服就更不可能了,以蛇人的强悍,他们会乖乖的听我们的?”

    金嘿嘿一笑,道:“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就看你有没有胆量了。”

    我哼了一声,道:“你不用激我,说出你的办法吧。”

    金低声道:“你当初是怎么对付我们的,还用同样的办法对付他们也就是了!你应该知道,九头虫在撒司的地位是和我们在云那的地位一样的。”

    我愕然道:“不是说九头虫是蛇族族长养的吗?怎么会和你们的地位一样。”银不屑的一笑,道:“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那都是为了迷惑外人的。九头虫在撒司的地位甚至还要高过我们在云那,他那群蛇子蛇孙们根本就不敢违抗,只要你收服了他,撒司自然就会归属到你的旗下。”

    我警惕的看着他们,道:“你们是不是和九头虫有仇,为什么要鼓动我去对付它?”金银尴尬的一笑,金道:“仇是有那么一点啦,反正你早晚要去收拾它的,赶早不赶晚嘛,顺便也帮我们报报仇。咱们加起来的力量,收拾它绝对没问题。”

    “难道它也和你们一样有那么强的玩心吗,否则,我用什么去打动它,如果只是杀了它,撒司领可不会驯服,反而会有反作用的。”

    银道:“它对外面的世界也是很好奇的,不过那家伙非常懒惰,而且很好吃,所以才会一直留在蛇族那里,不过,它才不会帮助蛇人发展,哪儿像我们这么大公无私。它和我们一样,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物种,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和它交过手,几乎都是平局,偶尔我们会吃点亏而已。”

    听银这么说,我就知道他们打不过九头蛇,否则,以他们的脾气,早收拾掉它了。我皱眉道:“你让我拿什么喂它,让它吃了我吗?我可不能天天用新鲜的兽人来喂它。”

    金银靠了过来,金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身上应该有能量丰富的矿物吧。那些东西虽然对我们没用,可对九头虫的作用非常大,它每天都需要大量的能量,所以才会不断的吃东西,如果把你的那些东西随便来一颗都够它吸食上一年的了。有这个还怕它不就范吗?”

    我向后缩了缩身体,道:“原来是惦记上我的东西了,九头蛇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对付吗?你们怎么知道我身上有珍贵矿物?”我怎么老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金银连连点头,银道:“放心吧,咱们加起来收拾它没问题的,只要打服了它,再动之以利,那就……至于那些矿物,它们都有一定的放射能量,以我们灵敏的感觉,当然知道了。”

    我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提议很吸引我,如果再得到撒司全省的支持,我收复兽人的目标将会非常容易实现。

    想到这里,我沉声道:“你们可不要骗我,否则的话,你们会后悔的。没有我的带领,以你们的样子根本就不可能到龙神帝国去。”

    金忙道:“当然,当然,你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怎么会骗你呢。一想起九头虫那嚣张的样子我就气得不得了。只要你收服了它,让我们威风一回我们就满意了。”我感觉得出,狼神虽然会经常做些奇怪的事,但他们本姓并不坏。

    我点点头,道:“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去九头蛇那里,你们一定很轻车熟路吧?”

    金点了点头,道:“我们带路就好了。对了,你那些属下可不能去,人多了反而麻烦。”

    “这个我知道,就让他们在这里等好了,你估计咱们要多长时间能回来?”

    金银想了想,银道:“如果顺利的话,有两天就差不多了吧。”

    ……

    “沃夫,猛克,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会快去快回的,如果再有蛇人来搔扰,你们就逃到云那的地界去,尽量不要和他们冲突。”

    金银扔给我一块牌子,道:“把它给你的属下吧,有了这个,云那没有人会为难他们。”我低头一看,是一块褐铁令牌,成六角形状,背面刻满了狼族的文字,正面则镶嵌着两颗和金银很相似的狼头,狼头的四颗眼睛都是用宝石做成的。

    在兽人这个矿物匮乏的国度,这块令牌可以称为宝物了。我顺手扔给沃夫,道:“收好了。不到必要时刻不要拿出来。”

    “是,少爷。您真的不让我们跟去吗?”我点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吧,如果我不行,你们去了也没用。放心吧,这么多事都经历过来了,我不会有事的。对了,猛克,你放出信鸽,向家里汇报一下,就说云那全境已经成功收复,请他快派人过来帮助云那和这里周边的领地发展生产。但不要派十二兽神使的人了,我已经为云那挑选好了他们的兽神使者。同时,你也问问那边进行得如何了,等我回来向我汇报。如果此行顺利的话,咱们要先回一趟家,毕竟拓展得太快了,我要回去和教主商量一下如何安排后面的事。”

    听到可以回家,猛克眼中并没有我预想的高兴:“是,少爷,我立刻就去办。”

    “怎么,不想回去吗?”猛克摇了摇头,道:“跟着您的这些曰子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生活,不光是我,兄弟们都不愿意回去呢。”

    我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即使回去也不会呆太长时间的,咱们还有很多任务要去完成,不是吗?好了,我走了,黑龙你帮我好好照顾,它还有些虚弱,再过两天应该就没事了。”我带上狮人面具,扯着金银向撒司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边赶路,我一边问金银道:“九头虫的功夫怎么样?”

    金道:“还凑合吧,和我们差不多,不过那家伙的怪招层出不穷,比较麻烦。”

    我心中暗笑,金银真是死鸭子嘴硬,明明是打不过人家,还偏要逞强,道:“他有九个头,不会像你们似的也有九个脑子吧,要是一个头一个意见,那还不吵死了。”

    金摇了摇头,道:“那倒不会,那家伙只有一个脑子,他的主头可以控制其他八个头,他的主头思想是可以移动的,一般情况下,根本找不到哪个才是,很难能对他造成根本姓的伤害。他中央的五个头最厉害,分别会四种魔法攻击和毒的攻击,外围的四个则都是物理攻击,你一看到他就会明白的。”

    我不禁暗暗叫苦,九个头都可以攻击,要怎么对付?金银只有两个头就弄得我狼狈不堪了。“那如何才能打败他呢?”我有点畏惧的问道。

    银道:“只有在力量上整体压制才行,据我们估计,我们俩变成本体,你用那个堕落天使变身,应该就差不多了,实在不行的话,你再变成那个红色的。”

    她说得倒轻巧,血红天使是那么容易变的吗?看来,我的判断很正确,金银确实和九头虫还有一定的差距。

    “你们的伤怎么样?”我问。

    金道:“刚刚吃了几个蛇胆,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要到时候拼的时候你出全力,对付那家伙应该没问题的。”

    习惯了云那的繁荣,看到周围撒司领地的贫瘠,还真让我有些不适应。经过半天的赶路,我们来到了撒司的一座小村庄,周围的土地别说耕种了,连一丝开垦的痕迹都没有,阵阵秋风吹过,说不出的萧瑟。

    这里的蛇人都是比较低级的那种,见我们到来也没人奇怪,只要出得起钱,别触及到他们的利益,也没有人来管我们。

    找到一家饭馆,我和金银走了进去。饭馆里非常清净,一个客人也没有。金喊道:“有人没有啊?”

    从柜台旁边的一个小门里走出一个年轻蛇人,他穿的衣服很脏,上面全是油污,肩膀上搭着一条灰黄色的毛巾,满脸倦意的向我们走来,不满的嘟囔道:“叫什么叫,跟叫魂似的。”一看他的样子我就烦了,全身不由得散发出冷厉的气势。

    金伸出手拍了拍我,传音道:“沉住气嘛,你也算个中等高手了,怎么还这么容易激动。”

    我强压怒火,哼了一声。可能被我的气势所吓,那个伙计清醒了很多,看了我一眼,问道:“你们要吃点什么?”

    金银抢着道:“把菜单上的都给我们来一份。”那蛇人伙计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知道来了大主顾,顿时殷勤不少,用肩膀上的毛巾给我们擦了擦桌子,招呼道:“你们先坐一下,我马上就把菜弄好。”说完,转身跑向后面。

    我瞪着金银道:“这里不会就他一个人吧。”金讪讪道:“是啊,就他一个人,自己当老板、厨子、伙计,三合一,这样多节省开销。以前我们来撒司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吃过一回,还不错哦,尝尝你就知道了。”

    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等候着所谓的蛇人美食。正在这时,进来了七八个兽人,包括三个豹人,两个熊人,三个狐人,衣着虽然不华丽,但却很干净整齐,他们自顾自的找了张桌子坐下。看他们的样子,都有点功夫,但又不像是盗匪。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