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离开云那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们要和我一起走,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银狼头雀跃的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我沉吟了一下,道:“既然你们要和我一起出去,我总不能叫你们狼神吧,我应该怎么称呼你们?你们自己有名字吗?”

    两个狼头茫然对视,一起摇了摇头,金狼头道:“我们双头狼自从一脉单传以来就没有过名字。”

    我看了看他们漂亮的绒毛,道:“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们起个名字吧,称呼着方便,就叫你们金银,怎么样?以后,我叫金银的时候就是叫你们这个共同体,如果叫金就是和你说话。”说着,我指了指金狼头,“如果叫银呢,就是和你说话。”我又指了指银狼头。

    狼神的两个头四只眼转了又转,银狼头道:“虽然有点俗气,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们接受。”

    金狼头痛快的道:“叫什么都无所谓,只要有得玩就行了。”金的玩心看上去要比银更重一些。

    我点头道:“那好,金银,你们就快安排这里的事,然后咱们尽快离开这里。”对于离开这里,我比他们还要急得多,只是不能表现出来而已。

    金大声喊道:“银箭,你进来一下。”

    银芒一闪,银箭矫捷的身影从外面闪了进来,他非常恭敬的冲金银施礼道:“狼神大人,您有什么指示。”

    金看了我一眼,沉声道:“你立刻去召集所有狼族长老到圣殿来,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这件事情关乎着我们狼族以后的命运,一定要快。”

    银箭身体震了一震,抬起头疑惑的看了看狼神金银,又看了看我。

    银有些不耐烦的道:“还不快去。”

    银箭恭身再施一礼,答道:“是,大人,我立刻就去。”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我低声道:“既然你们召集狼族长老来,咱们就要好好商量一下,千万不要露出什么破绽才好。”

    金、银都沉重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对这群狼族长老曾经对他们的“关爱”仍然心有余悸。

    金银将我带到后殿他们休息的地方,这里的布置非常华丽,墙壁上都是用各种稀有矿物为颜料做成的壁画,凹凸的质感非常好,地面上铺着不知道是什么制作的长毛地毯,让我最惊讶的就是他们的屋子里几乎有一多半的地方都被一张巨大的床给占据了,这两个家伙不会天天都在睡觉吧。

    金得意的道:“怎么样,我们的房间漂亮吧。”

    银瞪了金一眼,道:“别臭美了,雷翔说得对,咱们要好好商量一下,把说辞统一了,能不能脱离这个牢笼就要看呆会儿能不能说服那群老家伙了。”

    对于说服狼族长老,我也同样感到很紧张,因为只有说服他们,我才能真正的成功将云那领收到我们兽神教旗下,而金银正是控制他们的最有利工具。金银啊,为了能尽快的将兽神教传遍整个兽人国,我不得不利用你了。

    就这样,我和金银三个头聚在一起商量起欺骗广大云那狼人的说辞。

    〖jz〗〓〓〓〓※〓〓〓〓※〓〓〓〓※〓〓〓〓兽人皇城比蒙王府邸。

    喀嚓,轰。

    刚刚从前线回来的雷虎将自己房间一侧的墙壁打成了一片碎石,他另一只手攥住管家的脖子,瞪着快要突出来的眼睛,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你再说一遍,谁杀了我娘?”

    雷虎凭借着比蒙那强悍的身体,已经从当初我对他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白狐管家的脸憋得通红,不断用手掰着雷虎的大手,咿呀着说不出话来。

    雷虎一挥手将管家掼到一旁,恨声道:“你说。”

    白狐管家用手抚mo着自己的喉咙,咳嗽连声,眼中充满了恐惧,战战兢兢的道:“二少爷,是三少爷杀了夫人。”

    雷虎仰天一声怒吼,天雷卸甲的黄色能量充斥着全身,猛地一拳挥出将白狐管家炸得粉碎,血肉飞溅,弄得整间屋子里到处飘散着血腥的味道。他一边咆哮着,一边不断的向四周挥拳:“雷翔,你这个杂种,你竟然敢杀了我娘,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原本结实的房屋再也经不住他能量的肆虐,轰然倒塌。从比蒙王府外面,都可以清楚的看到王府内腾起一股朦胧的尘烟。雷虎从废墟中爬了出来,周围的仆人们早被吓得没了踪影。

    他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又是一拳轰向院墙。

    正在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他面前,硬生生的接住他暴怒的攻击,轰的一声,雷虎的身体被对方强劲的能量炸得又飞回了废墟。

    雷奥那雄霸天下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内。

    “你伤刚好,又发什么疯。你想把我的王府给拆了吗?”

    雷虎看到一向惧怕的父亲,气焰收敛了些,吼道:“爸,雷翔这个杂种,他,他杀了我娘。

    您可要替我做主啊。”

    雷奥的表情异常冷静,淡淡的道:“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早就颁下命令,不许任何人再称呼雷翔是杂种,难道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出现在这位比蒙王的身上,顿时将雷虎的狂怒压了下去。

    雷虎怒道:“我不管他是谁,他杀了我娘,我就要将他碎尸万段。”

    雷奥道:“你娘她也是咎由自取,谁让她没事去招惹你弟弟的,死就死了,你给我老实点,本来打了败仗我就很烦,你再惹我,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雷虎的怒火再一次被点燃,他巨大的吼声恐怕整个皇城都能听到:“难道就这么算了,他可杀了我娘啊,您的夫人。”

    雷奥皱眉道:“女人有的是,你别再疯了,如果你想找雷翔报仇,就要靠你自己的力量,上次要不是我护着你,恐怕你已经没有在这里叫嚣的机会了。我已经破例将天雷卸甲中高深的功夫传授给你,并许诺让你做我的接班人,可是你呢,成天就知道好勇斗狠,一点都不上进,打不过雷翔只能怪你自己不努力。身为一个战士,一切都要靠自己,你明白吗?不过,我要提醒你,现在不要去招惹雷翔,他是陛下眼中的红人。在刚回来的时候,陛下就已经叫人通知我不许因为任何人任何事去为难他。”

    由于过份握紧,雷虎手部的皮肤上青筋暴露,他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嘶声道:“好,雷翔,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尝到死亡的滋味。”

    雷奥淡然道:“记住我的话,想报仇就要靠自己,多练功吧,你现在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我再发现你毁坏府内的东西,我就把你踢出去。”说完,雷奥转身走了。

    看来,比蒙王府需要从新修葺一番了。〖jz〗〓〓〓〓※〓〓〓〓※〓〓〓〓※〓〓〓〓云那领,狼神圣殿。

    我微微一笑,对金银道:“好,就这样吧。”

    金兴奋的道:“我就不信这回那帮老家伙还不就范。”

    银提醒他道:“你待会儿注意点,千万别露出破绽,机会可只有这一次。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什么,我们就更难脱身了。”

    “报告。”银箭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金银看了我一眼,金道:“进来。”银芒一闪,银箭跪倒在屋子门口:“报告狼神大人,族中的长老已经在圣殿集合完毕,等待您的训示。”

    银嗯了一声,道:“你先过去吧,我们这就到。”

    “是。”金银的目光中有些忐忑,我向他们递出鼓励的眼神:“这是不能回避的,能否重获自由就要看你们的了。”这也关乎到我能否踏出整顿兽人最坚实的一步。随着金银来到圣殿,这里的景象着实吓了我一跳。

    圣殿中央足足站着一百多名狼人,几乎所有狼人都有着花白的胡子,其中三分之二拄着拐杖,怪不得金银犯怵,任谁遇到这么一群蒸不熟煮不烂的家伙也要怕上三分。

    苍老的声音传遍整个圣殿:“参见狼神大人。”所有狼族长老们一同躬身施礼。

    金清了清嗓子,道:“各位长老免礼。银箭,给长老们看坐。”说着,金银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我挨着他坐在一旁。再不让这些颤巍巍的长老们坐下,恐怕多数都要倒下了,真不知道他们这么大岁数还霸着权力干什么,回家找个清净的地方养老,不好吗?

    这群长老坐定后,几乎所有人都向我投来好奇、警惕和含有敌意的目光,只是碍着金银的面子没人敢发问而已。

    金道:“这次,我请各位长老前来,是有几件事情要宣布。在宣布之前,我要先感谢你们这十多年对我们的照顾。”

    坐在最前面的一个全身银色毛发的老年狼人拄着拐杖站起来,咳嗽了两声,道:“狼神大人,我们都是您的子民,侍侯您是应该的也是份内之事,您不是又要重提离开的事吧,没有您的领导,我们狼族将再次回到以前那种暗无天曰的生活啊!请您三思。”果然厉害,还没等金银说具体的事情,他就想封住金银的口。

    银用斗气逼音成线,传音给我道:“这老家伙是狼族第一长老,在我们来之前是狼族最有权势的人,他也是银箭的爷爷。”

    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银隼长老,我今天要宣布的几件事都是对咱们狼族最有利的,您请先坐下。”

    真不愧是一家人,他们爷孙一个“银贱”,一个“阴损”。银隼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金银,又咳嗽了两声,坐了下来。

    在他左侧下手,这群长老中唯一一个看上去还处于中年的银毛狼人道:“请狼神大人训示。”银对我道:“这个狼人就是现在狼族的族长,银箭的大哥,银毛。”让我有些不可理解的是,这狼族的领导阶层怎么都是银箭家的。

    金威严的扫视着面前的长老们,沉声道:“我要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云那领的所有狼人从今天起,全部加入兽神教。”

    他的话顿时如同一个惊雷,将在场的狼族长老吓得一片呆滞。银隼颤巍巍的又站了起来,恭敬的道:“狼神大人,这兽神教……”金伸手阻止他说下去,沉声道:“各位长老应该知道,我们兽人族的最高神祗就是兽神,没有兽神就不可能有兽人的今天,而兽神教正是在兽神的指示下成立的,它的宗旨就是帮助我们兽人成为大陆上最强大的种族。”长老们顿时窃窃私语起来,显然对他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金看了我一眼,我示意他按照计划继续下去。金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大家安静。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银毛,你是狼族族长,这个问题就由你来回答。”银毛赶忙站起,躬身道:“您请问。”

    金的眼中发出两道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郑重的道:“我想问问你,我来到云那以后,是不是对你们有所帮助呢?”

    银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万分虔诚的道:“狼神大人,您赐予我们的岂止是帮助两个字可以形容,如果不是您带领我们发展生产,教导我们各种知识,现在的云那恐怕还是兽人中最落后的种族,只能任人宰割。所以,我们根本不愿意去相信什么兽神,在我们大家心里,只有您才是我们真正的神。”

    说到最后,银毛简直是声泪俱下,看得出,他是真的很感激金银。金、银眼中同时闪过一丝欣慰,他们多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所有在场的狼族长老都跟着银毛跪了下来,银隼道:“狼神大人,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如果有,您告诉我们,我们一定尽最大努力去改正。”

    金微微摇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和声道:“各位长老请起。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他看了看这群面带疑惑的长老,平淡的道:“我之所以问你们这个问题,就是要告诉你们我的真实身份,我本身就是兽神教的人,正是兽神他老人家派遣我来帮助你们,指导你们,所以,你们不应该感激我,而是应该感激兽神大人,没有他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兽神并没有忘记过他的子民。”

    我站了起来,道:“不错,狼神大人说得对,兽神并没有忘记我们这些他的子民,而狼神大人正是兽神教的十二兽神使之一。”

    银隼眼中射出两道精光,上下打量着我,道:“你明明是人类,凭什么自称为兽神的子民。”

    金银走到我身旁,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兽神教的现任副教主,他并不是什么人类,而是人、兽混血儿,他的身体里有最强悍的比蒙巨兽血统。这次,他来到云那就是为了要视察我的工作完成得是否顺利。”

    银毛急道:“顺利,当然顺利,副教主大人,您从我们狼人的生活中就应该能看出,狼神大人对我们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我心中暗笑,知道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逐渐接受兽神教。我微微一笑,道:“嗯,狼神完成得确实不错,他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带领着你们发展起来,但是,他有一件事做的非常错误。”

    我说到这里,金银配合的面带“惭愧”的低下了头。银毛压制着内心的愤怒,不服的道:“狼神大人有什么错,您没看到我们云那繁荣的景象吗?”

    我淡然道:“族长请不要动怒。刚才,狼神已经说了,他是我兽神教的十二兽神使者之一,十二兽神使是我兽神教的核心,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助广大兽人,让你们强大起来,将整个兽人国凝聚成一股最坚实的力量。狼神的错误就是因为他太敝帚自珍,只在云那发展,你们应该知道那些临领的情况吧,虽说不上哀鸿遍野,但也是民不聊生。狼人族作为兽人国大家庭中的一员,你们已经率先强大起来了,但是,你们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其他兽人兄弟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兽神大人要求我们,必须要带领广大兽人共同繁荣,所以,我希望你们从现在开始能帮助周围贫困的兽人们,让他们也过上和你们一样富裕的生活。”

    银隼疑惑的看着我,道:“帮助他们?那对我们狼族能有什么好处?”我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金道:“银隼长老,你和我以前的想法一样,帮助其他族类对我们狼人能有什么好处?这也是我做得最错的一点。你们应该都知道,在这次三国会战中,咱们又是惨败而归,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咱们军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太差,由于没有资源,饱受魔族的制肘。你们说说,凭借咱们狼人族一族之力,能和龙神帝国、魔族相抗衡吗?不能。所以,只有让整个兽人国都强大起来,才是咱们长远发展的最有力支持。整个兽人国就是我们最大的家,如果我们连共同的家园都保不住,还谈什么发展呢?”

    下面的各位长老仿佛被金声情并茂的话语打动了。“狼神大人,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把我们囤积的粮食分给其他种族吗?”银隼开口问道。

    我微微一笑,道:“这个问题我替狼神回答,你们要做的,并不是把粮食分给他们,而是分给他们种子和教导他们耕种的方法。当然,在他们第一次收获之前,你们还是要管他们饭的。但等他们有了收成,你们就可以连带着利息收回来。这样既不会改变云那人民的生活,还可以彻底帮助其他种族,各位长老以为如何?”

    银隼的老脸上第一次流露出满意的笑容:“这个方法好,我同意,周围的几个领都有很多人想向我们学习耕种呢,只是以前……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办好了,我们一定会让狼神大人的威名传遍兽人族。”

    金皱眉道:“不,你们要传播的是兽神的理念,要让所有兽人都知道,我们只有唯一的神,那就是兽神,正是在他的关怀下才能让我们强大起来。所有的种族都要以兽神为最高图腾,所有的兽人都应该是兽神教最忠实的信徒。”

    所有长老同时恭敬的道:“谨遵狼神大人法旨。誓死效忠兽神。”我和金银相视一笑,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是怎么让金银脱身了。

    我道:“各位长老,由于狼神在这里犯下的错误,我必须要带他回到兽神那里去接受处罚。”

    银毛惊道:“什么?要处罚狼神大人吗?副教主大人,千万不要啊,没有狼神大人,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您可不能带走他啊。”

    看着跪在面前的这群老狼,我沉声道:“这是兽神大人的规矩,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做错了就必须要接受处罚,不过……”

    银毛忙问:“不过什么?”

    “不过,只要你们以后能听从兽神的旨意,并将刚才说的事办好,兽神大人一定会从轻发落狼神的,你们做得越好,帮助的兽人越多,狼神的罪就会减轻得越多。”

    银隼忙道:“会的,我们一定会的。但是,副教主大人,您能不能别带走狼神大人,没有他的指点,我们狼人族将会迷失前进的方向啊。”

    金、银心中暗恨,每次都是这个老家伙拦阻着不让他们离去,这回再不走,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银道:“银隼长老,您对我们的关心,我很理解,但是,犯了错误就必须要接受惩罚,作为狼人族的一员,我要勇敢的去面对这些,你们放心吧,我是不会有事的。过一段时间,兽神大人会派其他使者过来帮助你们的。”

    我赶忙帮腔道:“狼神犯的并不是什么大错,等我带他回去处理完,会尽快让他回来的。”

    银毛冲我恭敬的道:“那副教主大人您一定要帮我们狼神大人多说些好话啊!我们狼人族所有人都会感激您的。”

    金银压抑着心中的狂喜,金道:“你们放心吧,我和副教主是很好的朋友,他一定会在兽神大人面前帮我美言的。”

    晕,这两个家伙为了离开这里,我已经升格成为“很好的朋友”了。大局已定,狼神又宣布了一系列改革的方法,将狼族今后的发展布置得头头是道,不愧有两个脑袋,这家伙简直比人类还要聪明许多。

    他们每宣布一个政策都能让下面的长老们发自内心的赞同。这家伙还真是个人才。

    金道:“各位长老就麻烦你们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咱们狼人族一定可以发展成为兽人中最强的种族,明天我会和副教主他们悄悄的离开,你们都别来相送。”

    说到这里,金的话语中有些莫名的伤感,毕竟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几个年头,总有些难以割舍的感情。

    所有狼族长老整齐的站了起来,在银隼和银毛的带领下齐刷刷的跪倒在地,砰砰作响的磕了三个头:“恭送狼神大人。”

    金银的眼中闪出水光,激动的走到银隼面前,双手分别托起他们祖孙:“长老,族长,我不在的时候,狼人族就拜托你们了。”

    银隼老泪纵横的道:“狼神大人,您一定早点回来啊。我们都会想您的。”金银紧紧的拥抱住银隼,银放声痛哭,金也唏嘘不已。

    看到这种场面,我第一次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是否不应该鼓励狼神金银离开自己的家乡。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送走了长老们,我拍了拍金银的肩膀,道:“现在你们后悔还来得及。”

    金银猛地回过身来,两个大头同时高呼:“啊!解放了,后悔?我们才不会后悔呢,以后经常回来看看不就行了。”晕,真是玩心大于一切啊。我无奈的道:“那你们还不赶快收拾东西。”

    金银光芒一闪,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不禁摇了摇头,跟了过去,等我走到他们的房间,这里已经乱成一片,衣服四处飞扬,整个屋子都弄得乱糟糟的。

    一会儿,金要拿这个,一会儿,银要拿那个,弄得不亦乐乎。我好笑的道:“随便拿点必要的就行了,弄太多了累赘。”

    金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我道:“我们为你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你怎么报答我们啊?”

    “报答?不用了吧,你们不是同样达到了出去玩的目的吗?要不这样,等以后有机会到魔族,我帮你们找个身材超棒的美女好了。”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墨月那动人的身材和艳丽的容貌,心中不由得一荡。

    出乎意料的,银怒吼一声:“不行,你敢,你要是找个魔族美女来我就撕碎了她。”

    我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金则是一脸的无奈:“怎么?银,你不喜欢美女吗?”

    银突然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道:“人家,人家不就是美女吗?”

    银的话让我感觉啼笑皆非:“什么?你们居然是女姓。”

    金无奈的道:“不,只有她才是女姓,而我是男姓,我们是雌雄同体的。”

    雌雄同体!以前可没听说过,我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什么叫雌雄同体啊?”

    金道:“我们双头狼都是雌雄同体的,金头为雄,银头为雌,到了一定的年龄,我们就可以通过自身交配而产生出下一代。”

    我傻傻的道:“自动交配,你们用一个身体怎么交配?”

    金银光芒一闪,在没有防备下,我被重重的轰了出去,还好这个房间的墙还算结实。银愤怒的声音传来:“你竟然问人家这种问题?”

    金道:“不是我,是她。”

    我揉着被踢疼的胸口站了起来,冲银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失礼了,我只是太惊讶了才这么问的,真是不好意思。”

    银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撅嘴道:“以后不要问人家这种问题了。”“是,银小姐。那你们要多大岁数才能有宝宝呢?”

    “你还问!”金银光芒再闪。虽然这回我有了准备,但没有变身的我和他们的功力相差甚远,又一次被打了出去。

    金的声音传来:“这个问题我也不太清楚,总要二百多岁的时候吧,估计你是见不到了。银,祢别这么大脾气,咱们还指望他带咱们出去玩呢。”

    银愤怒的道:“你是不是男人,他这么欺负我你也不帮我,哼。”金无奈的道:“他只是问问而已,也没把祢怎么样嘛。”

    银大怒:“什么叫没把我怎么样,你还想让他把我怎么样是不是,不理你了。”

    我皱着眉头走了过来,看他们的样子还真有趣,金是不知如何是好,而银则把头扭到一边,状做气愤。他们这雌雄同体倒是真不错,不论怎么争吵都无法离开对方。有意思!“好了,好了,别吵了,快点收拾东西吧,你们不想早点离开吗?”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