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永恒盟约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咂巴了一下嘴,有一股清甜的味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毒药。

    在误打误撞下,我吃掉了一块黑色宝石,当宝石所化液体流入腹中的时候,身体骤然像进入了冰窖一样,全身冰冷,那股冰凉的气流分出一股盘旋在胸口,让我觉得心脉处有股暖融融的能量维护着,我心里暗暗着急,这不是要被冻死吗?

    渐渐的,我体内的经脉完全被这股冰冷的药力冲得七零八落,全身一阵麻痹,我昏了过去。

    其实,这种黑色宝石不但不是毒药,反而是一种大补之物,连魔族现在也已经没有出产了,它不但本身有着绚丽的外表,其内更是蕴藏着大量的魔力,学名叫墨晶,也被称为魔石。整个魔族也找不出二十块,魔皇头顶的皇冠上就镶嵌着一块有我刚才吃下那块两倍大小的墨晶。

    墨晶在魔族来说可以说是国宝,它有两个功效,一个是洗筋易髓,使人体内的经脉更加坚韧;另一个功效就是可以改变体质,可以把不适合学习暗黑魔法的人转为可以学习暗黑魔法,对于本身就是黑暗体质的人来说,也有着巩固魔力保护经脉的作用。当初,魔皇为了让自己心爱的女儿可以修练成堕落天使,就用去了一小块墨晶为墨月洗筋易髓,再加上他注入的暗黑魔力,才使得墨月能够成功的完成堕落天使变身。

    不过,除了魔皇,也没有人舍得把这么珍贵的东西吃掉,对于堕落天使来说,洗筋易髓并不是很有用,而一般人即使改变了体质,也没有修练天魔诀的缘份。当初,休斯特·非真是因为实在凑不出二十块宝石,才不得不用最珍贵的墨晶来充数,他给我的这每一块墨晶在魔族的世面价值都在百万金币以上。

    墨晶的药效现在在我身上正是最合用的,它的药力先把我所有的经脉打通,再重新接续,将我原有的暗黑魔力驱动起来不断的运转。

    在我刚刚修习狂神诀的时候,曾经打通过一回全身经脉,但由于狂神诀的力量太过霸道,使得我体内的经脉僵硬易碎。

    这次,凭借墨晶的力量,不但又一次给我进行了洗筋易髓,也使得我的经脉更加扩充、坚韧,对于我以后的修练道路有着无可估计的成效。

    清晨,刺眼的阳光透窗而过,晃得我缓缓清醒过来。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异常难受的烦闷,我哇的一声,像喷泉一样连着喷出两口黑血。

    黑血落下,将我胸前的衣服弄得肮脏无比。

    完了,我要死了。我绝望的等着生命的离去。可过了足有盏茶时间,我觉得全身都非常清爽,有着从未有过的舒适。我眯起眼睛,伸手挠了挠脑袋,想道:我还没死吗?那个不是毒药?突然,我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因为,我用的竟然是右手。大喜之下,我赶快检查自己体内的经脉,我发现不但所有经脉完全接上了,而且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如果说以前的经脉是涓涓细流,那现在就是长江大河,稍一运功,暗黑魔力就在体内澎湃的运转起来,心脉的地方有一团暖融融的气流在不断运转,随着我暗黑魔力的波动,正在渐渐的融入其中。

    由于墨晶的药力过于霸道,凡是经过人手的墨晶,都会用最好的药材加工,这些特级药材的功效,就是护住心脉,不被那霸道的力量冲坏。天哪,我的经脉修复了。我高兴的从躺了一个多月的床上跳了起来,高兴得手舞足蹈。

    好半天,我才从狂喜中平静下来,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也明白必然是吃下的黑色宝石起了作用。太好了,没想到这块宝石如此好用,以后就不用怕受重伤了。其实,以我经脉现在的强韧,想再断裂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我盘膝坐好,催动着体内的暗黑魔力运转起来,运行一个周天后缓缓收功,暗黑魔力并没有比以前增强什么,但却更加醇厚了,比我的最佳状态还有过之,而相反的,狂神斗气还是非常微弱,并没有恢复。

    正在这时,脚步声响起,沃夫走了进来,看到我的样子,大喜道:“少爷,您好了吗?”我微笑摇头,说道:“还没有完全好,不过已经大有起色了,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们不要进来打搅我,我要闭关修练几天,等功力恢复了,就是咱们离开这里的时候。”沃夫高兴的说道:“太好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我脸色一沉,说道:“先不要把我伤势恢复的事情说出去,连自己人也不要说,省得人家从你们的表情中发现什么,你先给我弄点吃的来,要补一点的,吃完后,我就开始闭关。”……在欣喜中的我,连衣服也没有换就开始了闭关。

    我把暗黑魔力散到经脉中,专心致志的凝聚起狂神斗气,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斗气透支过大,凝聚起来非常困难,但是经脉的两次扩张,使我的斗气运行速度比以前增快了许多。当我完成七七四十九周天之后,狂神斗气不但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还犹有过之,我一咬牙,按照狂神诀第四层的修练方法运转起来。

    现在的修练比我来这里前要顺畅得多,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经过又一个四十九周天的运行,我顺利的突破了第四层,我知道不能太贪心,如果过于冒进,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我将狂神斗气沉入丹田,缓缓从入定中清醒过来。

    至此,我终于恢复了全部功力,并且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在房间内活动了几下,我感觉到全身都充满了爆炸姓的力量。

    我从床上拿起墨冥,充满感情的抚mo着它的剑脊,如果没有它,恐怕我现在还跟个废人似的躺在床上,我叹息道:“墨冥,我最好的朋友,谢谢你了。”

    墨冥仿佛活过来一样,剑身光芒流转,发出微微震颤。我推开房门,碧蓝的天空像我的心情一样晴朗,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一阵微弱的鼾声从侧面传来,我扭头看去,发现沃夫正靠在一旁打盹,我受伤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他和熊人护卫在照顾我,这家伙真是累坏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沃夫顿时从睡梦中惊醒,看到是我,惊喜的说道:“少爷,您出关了。”

    身体的恢复让我心情大好,我微笑着说道:“辛苦你了,兄弟。”

    沃夫从来没见过我如此亲切的表情,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少爷,您别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笑道:“行了,别说这些了,你看我这狼狈的样子,给我弄点水来,我要梳洗一下,换身衣服,然后再让那帮什么护卫团的人弄点吃的,肚子都饿扁了。对了,我闭关了几天?”

    沃夫说道:“何止几天,您已经闭关十一天了。”

    “啊!有那么长时间吗?我觉得只是一会儿而已。”

    “少爷,我先去给您弄水。”沃夫一脸兴奋的跑了,看得出,这些曰子的相处,护卫中,他和猛克都对我有了一定的认可,尤其是他,一直都跟在我身边。对了,猛克那家伙还在撒司领呢,待会儿我要去找狼神,然后派人把他接过来才行。

    对于狼神,我现在心中非常踏实,因为,我已经明白了他对我的需求,只要牵着他的鼻子走,不愁他不任我摆布。

    洗漱完毕,换了身新衣服,吃了顿饱饭,我顿时感到神清气爽,原本对发扬兽神教统一兽人族的希望又重新在我心中燃起。

    我叫过沃夫,问道:“我疗伤这段时间,你们的功夫练得怎么样了?”沃夫有些惭愧的说道:“兄弟们都有了一定的进步,只是我差了一点。”

    我微笑道:“别在意,你的底子很好,这段时间为了我,让你费了不少心,练功不能躁进,否则会反遭其害。这样吧,你的头脑还算聪明,你找些纸笔到我房间来。”

    沃夫大喜,知道我要传授给他什么,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似的迅速跑出去找来了纸笔。当下,我用了一个小时的工夫把初级火系、风系魔法的修练方法录于纸上。

    我把纸递给他,道:“你照着纸上的方法去修练,这就是人类和魔族的魔法,你的功底主要都在武技上,争取将学会的魔法融合进去,这样对你是一个提高。风系和火系魔法相对比较好练,而且攻击类型也比较多。其他兄弟要是有兴趣的话,你可以让他们一起修练。”

    沃夫接纸的手有些颤抖:“这,这就是魔法吗?”

    我笑道:“这不是魔法,是纸,看着。”

    我暗念咒语,一个小火球出现在我手上。“用斗气防御。”我喊了一声,就把火球朝他丢了过去。沃夫先是一惊,迅速反应过来,双手连划,发出淡青色的斗气,化解了我发出的火球,炸出满天火星。

    “看清楚了吗?这才是魔法,我觉得你比较适合修练风系魔法,可以试试,但也同样不要放弃斗气,不论是什么功夫,到了最高级的阶段,基本上都是同源的。”沃夫连声说道:“是,是。”爱不释手的看着手中的修练方法。

    我摇头一笑,道:“你现在就去试试吧,我已经好了,用不着你保护了。”沃夫看了我一眼,我冲他点了点头,道:“去吧。”

    他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少爷。”转身跑了。这些都是他应该得到的,总不能让他们白跟着我,以后,他们才是兽人族的中坚力量。现在,我该去找那所谓的狼神了。我伸手召过墨冥,走出了房门。

    在我们居住的院子门口,半人马护卫和虎人护卫正在把守,看我过来,连忙恭敬施礼。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喜色。我是他们心里的精神支柱,我的复原,也就代表着他们有了离开的希望。

    “你们不用在这里把守了,那些狼人应该不会伤害咱们,都下去修练吧。平时多出汗,战时少流血,你们都是我从家里带出来的,我希望你们都能平安的跟我回去。”

    “是,少爷。”

    支开了他们,我踏出了院门,没走出几步,顿时被狼神护卫团的人拦住了,这是一个小队的战士,由十个狼人士兵组成。

    为首的小队长警惕的看着我问道:“快回精舍,不许出去。”我冷哼道:“你是什么东西,我要你来管吗,我并不是你们的囚犯。”

    我的话顿时激怒了他们,十个狼人士兵将我团团围住。我不屑的看着他们说道:“就凭你们就想留住我吗?你们的银箭统领尚且是我的手下败将,你们自问能强过他?”

    小队长不卑不亢的说道:“不论我们有没有能力留下你,我们都要尽全力,这是我们的职责。”

    人才,这家伙以后绝对不只是一个小队长的材料,我本身就不是要闹事的,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难为你们,去找银箭来,告诉他,我要见你们的狼神。”

    小队长点了点头,道:“好吧,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明显看得出,他松了口气,毕竟,我和他们的狼神都可以打得两败俱伤,以他的功夫又怎么能和我对抗呢,没有人是想白白送死的。我站在原地闭目养神,这里的空气非常舒服,凉爽中带着一股植物的清香,狼神这家伙还真会挑地方。

    “你要见狼神?”银箭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我睁目一看,这家伙正飞快的跑过来,那去报讯的小队长被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我奇怪的问道:“难道你的狼神大人没告诉你,我伤好了以后要和我谈谈重要的事情吗?”

    银箭跑到我近前上下打量着我,道:“狼神大人是这么吩咐过,但我却没想到你能恢复得这么快,怪不得狼神大人说你有像蟑螂一样顽强的生命力呢。”

    我怒道:“什么,那家伙敢说我像蟑螂,看我呆会儿不找他算帐。走,快带我去见他。”银箭点了点头,在前面带路,刚才的狼人小队赶忙让开。

    他走的速度并不快,只是正常行走而已,正走着银箭突然说道:“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问吧。”

    “当初你在和我比试的时候是不是留了手?”

    我摇了摇头,道:“我没留什么手,当时我确实是全力以赴了。”

    银箭转身怒道:“你说谎,如果你当初和我对敌的时候就全力以赴,那为什么还可以和狼神大人拼个两败俱伤?我和狼神大人的差距是无法估量的。”

    我微微一笑,道:“当初和你打的时候,我确实没有留手,只是隐藏了部份技能而已,而用斗气在全力和你打,你的后面还有狼神,我当然不能一下子把底子全漏出来了,自然就把魔法和那些特殊技能保留了起来。”

    听了我的解释,银剑脸色稍微好看了些,道:“既然你有足够的能力,为什么最后一击还要用那样的手段?”

    我苦笑道:“老兄,你动脑子想想,我刚才说过了,你后面还有狼神那家伙,如果我在你身上耗费了太多的体力,还怎么对付他。那家伙的变态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不用特殊技能的话,根本就没有一拼之力。”

    银箭怒道:“不许你说狼神大人的坏话。”

    我举起双手,道:“好,好,好,不说他坏话,咱们赶快走吧,难道你想让你们那位至高无上的狼神大人久等吗?”

    银箭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向神庙的方向走去。神庙和当初我见到时一样,还是那么宏伟,我惊奇的说道:“你们的效率还挺高,这么快就修好了。”

    银箭瞪了我一眼,道:“表面是修好了,可是结界却没有了,狼神大人说,等他伤好了,最起码要重新布置三个月才能恢复原状。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通禀一声。”

    守门的神庙护卫看我的表情是愤怒中带着点惧怕,看上去很有意思。我刚想逗逗他们,银箭已经跑了出来:“进去吧,狼神大人在里面等你。”

    我问道:“你不进去吗?”银箭摇了摇头。

    看来,狼神是要和我单独谈一谈了,我更认定了心中的想法,大踏步的走进了神庙。神庙在魔法灯的照射下,一片光明,狼神背对着我站在大厅中央。他依然穿着那件斗篷,只不过没有遮住头而已。

    清朗的声音说道:“你来了,伤好了吗?”

    我皱眉道:“我不喜欢看着别人的背影说话。”

    狼神身体一震,转过身来,两个狼头都充满了惊讶的神色。金狼头说道:“你的中气十足,难道伤真的完全好了吗?”

    我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你希望我在床上躺一辈子不成。”

    银狼头说道:“那倒不是,只是我们的伤到现在也只恢复了七成而已,当初见你的时候,你还是全身经脉断裂的样子,一点都动不了,只有一个多月的工夫,你就完全恢复了,这对我们来说,有些不可思议。是那把剑的力量吗?我们曾经研究过你那把黑黝黝的剑,它里面好像蕴藏着一股很大的无可预知的能量似的,但我们又不知道如何启动它。”

    我微微一笑,道:“你们猜得很对,正是墨冥救了我,由于和我心灵相通,在我受伤的时候,它可以把自身蕴藏的一些力量传给我,帮我疗伤。”

    我当然不会说出墨晶的事,而且,这么说也无可厚非,没有墨冥,我确实就不可能恢复。

    金狼头惋惜的说道:“可惜它已经认主了,而且是黑暗属姓的,唉……”看他的样子,大有想据为己有的打算。

    我不想再和他们继续谈论这个话题,正色道:“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们好好谈谈,我对你们的事情感到很好奇,同样,你们对我也有一定的求知欲,既然这样,我们不妨都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两个狼头饶有兴致的看着我,金狼头道:“那好,你先说吧。”

    我点头道:“这个想法既然是我提出来的,当然应该由我先说。我叫雷翔,是一个人、魔、兽三族混血儿,总的说起来,还是兽人的血统要多一些。”

    听了这些,狼神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从我的表现中,他们早就看出了我必然是混血儿的出身。我继续说道:“我的父亲,就是当今兽人的第一勇士。”

    狼神的两个头一同失声道:“比蒙王。”

    “怎么?看样子,我父亲在你们心目中还很有些地位啊!”

    狼神尴尬的一笑,金狼头说道:“在兽人中,能让我们感到惧怕的,恐怕也只有他了,我们曾经化装和你父亲交过一次手,结果被打得灰头土脸,差点就不能全身而退了。”

    他们的话让我心中暗暗一惊,本来我以为,以狼神的实力,应该和父亲在伯仲之间才对,可没想到,父亲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怪不得可以和龙骑将相抗衡了。

    “我不但是比蒙王的儿子,同时也是兽皇的干儿子,我的任务,就是要协助兽皇统一整个兽人族,并让兽人发展起来,的的确确的成为大陆上三大最强势力之一。”

    银狼头说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兽人国本身就是兽皇的,还谈什么统一。”

    还没等我回答,金狼头抢着说道:“你好笨啊,兽皇虽然名义上是兽人之王,可他能真正统领几块领地呢,至少咱们他就不能完全指挥吧。”

    我点头道:“你说得很对,兽皇现在能够控制的也就是他自己的狮族和我父亲的比蒙族,而其他种族经常是阳奉阴违,所以,我就要代表兽皇一一的收拾掉他们。”

    银狼头不屑的说道:“就凭你和你那十几个手下吗?”

    我平淡的说道:“不错,就凭我和我的手下,既然我说过要坦诚相对,自然要把我的计划告诉你们,让你们知道,我确实有完成这个任务的可能。我今年还不到十八岁,早在一年多以前,我被兽皇派遣去了龙神帝国,兽皇是非常睿智的,他很想让兽人发扬光大。可是,你们都知道,兽人的智慧是很低的,虽然在人数上,我们兽人族并不少于他族,但战斗力就要差上很多,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战术高超的统帅和可以突破敌军的高手。我去龙神的目的,就是要用若干年的时间学习到他们的知识,再带回兽人族。就这样,我去了人类的国度。”

    听我说到这里,狼神四目放光,银狼头问道:“人族好玩吗?”

    我流露出向往的神色,道:“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家,那里的食物,那里的人,那里的风景,现在想起来还时时让我留恋不已。”

    我说的都是实话,尤其是紫嫣姐妹,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她们,也正是再见她们的希望时刻激励着我。狼神眼中的光芒更盛,银狼头黯然说道:“可惜无法离开这里,否则真想过去那边看看。”我心中暗喜,知道他们已经开始上套了。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终于完成了任务,带着大量的知识返回了兽人国。我和兽皇商量之后,决定用宗教的方式统一整个兽人国。这样,就可以架空各族族长手中的权利,让兽人国真正的回到兽皇手中,然后再加以治理,必然可以让我们的兽人国强大起来。”

    金狼头说道:“宗教的方式?你那个什么兽神使者的身份是不是就由此而来?”

    惊讶于狼神的智慧,我点头道:“不错,我们要组织的就是兽神教。众所周知,兽神是所有兽人的神,也只有用他的名义才最合理。我们的计划是,以兽神使者的名义去消灭掉所有的盗匪,然后再派遣其他人以同样的身份帮助贫瘠的地区发展耕种、冶炼,让他们从贫困中脱离出来,让兽神教深入人心。等几年以后,兽神教发扬光大之时,兽皇就会宣布,他正是兽神教的教主,是兽神命令他带领兽人族发展的,这样,自然就能达到统一兽人族的目的。”银狼头气鼓鼓的说道:“那你就把我们当成盗匪来清剿了,就凭你们这二十个人吗?恐怕要比蒙军团来才有希望。”

    我微微一笑,道:“刚开始的时候,知道你们的存在,我确实想要剿灭你们,但当我看到云那繁荣的景象,就让我改变了主意。你们千万不要问我是如何得知你们躲藏在这里的消息,这个,我是不会说的。”

    金狼头怒道:“什么叫躲藏,我们是正大光明的在这里定居。你把这些都告诉我们,不怕我们在其他族面前揭穿你吗?要知道,我们在其他族面前还是有些份量的。”我说道:“好,就算你们正大光明好了,至于你们会不会揭穿我,我还是有把握的。现在轮到你们了,我的故事已经说完了,我想,堂堂的狼神大人不会编谎话来骗我吧。”

    狼神一挺胸脯,金狼头说道:“有什么好骗的,你不就想知道我们的来历吗?告诉你好了,我们双头狼一族早在远古时代就已经存在了,那时候,珍禽异兽多的是,像隔壁领那条九头虫也是那时候就有的。”

    我微笑道:“那这么说,你们确实是所谓的狼神了。”银狼头说道:“其实说我们是狼神也并没有什么错,以我们的实力绝对冠绝狼族。”

    金狼头说道:“后来,我们的种族在当时的神魔大战中几乎死伤殆尽,只余我们这一脉单传,告诉你吧,我们已经有将近一百岁了,说起来,你父亲的辈份还要比我们小呢。”一百岁?老怪物?

    我疑惑的说道:“你们都这么大岁数了,那岂不是要寿终正寝了吗?”

    两个狼头同时嚷道:“呸,呸,呸,你才要死了呢。我们可还是正当年。”

    金狼头说道:“我们双头狼的寿命是很长的,最多可以活到五百多年,也就是说,按你们的说法,我们现在刚刚二十岁左右。”

    我笑道:“既然才二十岁,就不要在我面前充大辈儿,接着说吧,你们又是怎么到这里的,以前兽人的历史中可没出现过双头狼。”

    金狼头说道:“由于我族只剩下我们一脉单传,所以,我们双头狼一直都在僻静、安全的森林里生活,我们的智慧一点都不比人类差,而且,由于有两个脑子,可以二心二用,学习起来非常迅速,但也正是由于二心二用,使得我们无法练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我惊讶的问道:“那是为什么呢?”

    两个狼头同时瞪向对方,并用自己一边的狼手指着对方的脑袋,怒气冲冲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他老和我抢身体的控制权。”

    我劝道:“你们别吵,继续说下去吧。”

    金狼头悻悻的看了银狼头一眼,说道:“到了我们俩这一代,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能安于平静,踏踏实实的在森林中修练,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直到十几年前的一天,我们修练完毕,正准备找些吃的时候,突然间,一个陌生的人类闯进了我们生活的范围,在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生命垂危了。本来想救他一命,谁知道,他伤得实在太重,没多一会儿就咽气了……”说到这里,金狼头好像有些不好意思,银狼头接道:“怎么不说了,你不说,我来说,那个人反正已经死了,我们就把他身上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然后把他埋葬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完,还瞪了金狼头一眼。

    我微微一笑,道:“你说得对,东西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还不如留给活着的人用。”金狼头苦笑道:“正是因为那些东西的出现,才促使我们来到了这里。是这样的,当初,我们从他身上拿出的东西中,有一本书,名字叫做《大陆奇闻记事》,由于我们天生聪慧,在父母没有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曾经教会了我们辨认文字以便于修练。我们看了那本书,并深深的陶醉在那本书的内容中,非常向往离开森林的生活,于是,我们终于离开了祖祖辈辈的栖息地,来到了兽人国。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玩得非常高兴,也没有谁会注意到我们,但是,我们遇到了狼人,那名狼人见到我们就异常恭敬的行礼,说我们是狼神。都怪我们一时贪心,想过过狼神的瘾,就跟着那个狼人来到了这里。”

    我说道:“那不是很好吗?最起码在这里你们是受人尊敬的狼神,看你的样子怎么像很后悔似的。难道后悔从你们那个什么栖息森林出来吗?”

    金狼头说道:“从那个森林出来我们并不后悔,后悔的是来到了这里。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的新鲜,而且这里所有的狼人都对我们异常恭敬,还特意选择了这个地方建造了狼神庙让我们居住。我们刚来的时候,云那领和其他领地一样,还处于非常贫困、盗匪横行的阶段。为了报答这些狼人对我们的招待,我们就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帮他们改善着这一切,经过几年的努力,果然卓有成效,就是你来的时候看到的样子。同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要求所有狼人封锁消息,不能将云那的现状透露出去。”

    我惊讶的说道:“既然你们一切都做得这么好,还有什么好后悔的?”

    银狼头叹了口气,说道:“由于我们帮助狼人改善了他们的生活状态,他们对我们的崇敬就更加深了,我们既然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就想多到处看看,追求一些新鲜的事物,可是,每当我们一提出要离开,顿时有一大群白胡子狼人就哭爹喊娘的不让我们走,逼得他们急了,就以死来要挟我们。毕竟在这里呆了十几年,和这里的一切都有了深厚的感情,我们真的狠不下心就这么离开。在这里的生活还不如我们原来在森林里来得自由,所以,我们后悔了。”

    我心中暗想,果然和我判断的差不多,这两个家伙既然喜欢追求新鲜,害怕寂寞,那就好对付了。

    我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好了,现在咱们彼此都已经了解了对方,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们。”

    狼神点头道:“你说吧。”

    我沉声说道:“我的问题就是,你们到底想怎么对付我,是放是杀,给我个答案。”两个狼头面面相觑,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冷声说道:“我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们蘑菇,如果想杀我们,恐怕狼族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还要面临被兽皇灭族的危险,你们想清楚了。”

    两个狼头互相对视着点了点头,金狼头说道:“我们想清楚了,放了你可以,但有一个条件。”我暗道:来了。“说吧。”

    金狼头声音一变,哀求道:“带我们一起走吧,我们在这里住得实在是烦死了。”

    我心中大乐,表面却皱着眉头说道:“那怎么行,带你们走,你们的狼子狼孙还不把我吃了。”

    银狼头急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你可以用兽神的名义啊,到时候我们再配合你一下,就说兽神有任务交给我们,不就可以了吗?”

    我沉吟着,不说话,作考虑状。金狼头急忙说道:“你带我们走可是有好处的。”我歪着头说道:“哦,有什么好处呢?”

    金狼头说道:“你带我们走的话,我们可以让你兵不血刃的收复云那领,并让所有狼人都加入你那个什么兽神教,怎么样?这样的条件够诱人了吧!”

    我心中大喜,我要的就是这些,表面上不动声色的说道:“这个条件确实非常诱人,不过,你们跟我走的话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为了避免将来的麻烦,我一定要给自己争取到最大的优势。狼神说道:“你说。”我沉声说道:“第一,你们跟着我的话,必须要保证一切听从我的安排,不许私自行动。”银狼头愣道:“那岂不是成了你的下人吗?”

    我瞪了他一眼,道:“不是下人,而是朋友。第二,你们必须帮助我进行整个兽人光复大计。”金狼头说道:“这个简单,光复的过程应该很有意思,我们同意了。”

    银狼头突然用手捂住金狼头的嘴说道:“先别答应他。那个什么雷翔,你让我们答应你的条件,你又能向我们保证什么呢?”

    这家伙还真是狡猾,一点亏都不肯吃。我微微一笑,道:“我的保证就是,跟在我身边你们的生活一定会非常精彩。够了吗?”

    银狼头收回按住金狼头的手,痛快的说道:“成交。”

    我伸出双手同时和狼神两个头控制的两只手连击三次,就这样,我和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伙伴——狼神,定下了一生不变的盟约。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