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苦战连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左边的金色狼头说道:“怎么,没见过我这么漂亮的狼人吧。”这是那个清朗的声音,一边说他还自顾自的用左侧充满金毛的身体摆出一个自以为优美的姿势。

    银色狼头说道:“你别在这里丑美了,你哪儿有我帅。”这是那个柔和的声音。

    “你们竟然有两个姓格?”

    金狼头说道:“我们有两个头,自然有两个脑,当然是两个姓格了。”

    银狼头说道:“不错,小子,你是不是怕了,即使怕了也不许走,必须要和我们打一场。”

    我冷哼一声,道:“怕,什么叫怕,我看怕的应该是你们才对,告诉你们,我可不是人类。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随着吟唱,我瞬间变成了堕落天使。

    两个狼头同时惊呼道:“魔族的堕落天使。”

    变成堕落天使的我邪恶的一笑,说道:“错,我也不是魔族,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我是什么种族。”

    两个狼头对视一眼,四只狼目中充满了迷茫。金狼头说道:“你难道真是兽神的使者,我看不对吧,先不说兽神是否真的存在,单是你这堕落天使变身就不可能是兽神的使者。”

    我反唇相讥道:“那你们呢,不也就是那所谓的狼神而已。”

    银狼头说道:“既然咱们都是冒牌的,那就比划一下,看看是你的堕落天使厉害,还是我们这个冒牌狼神厉害。”

    真没想到他们如此坦白,但我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狼神化作一道金银光芒向我撞来。变身后的我可不像刚才那么菜,背后的羽翼轻展,顿时躲开了他们的攻击。但是,虽然没有被打中,但他们发出的金银斗气却刮得我脸上生疼,不敢大意,我伸手招过墨冥,谨慎的看着他们。

    金狼头哈哈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堕落天使就是不一样。”银狼头说道:“好吧,那咱们就用那种攻击好了,试试他能不能再支撑得住。”

    两个狼头同时一点,又一次向我冲了过来,这次并不是金银斗气,整个狼神都包裹在金色斗气当中,强度虽然不如刚才,但我感觉,也不是能硬碰的。

    刚想闪躲,在我身体左侧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冰封球,带着无数尖刺向我撞来,这是个水系五级魔法,攻击力极强。

    而右边则是一大片密密麻麻小火球,每个火球都发出幽蓝的颜色,虽然我不能确定这是个什么魔法,但也明白不是用身体可以硬接的,这两个魔法几乎笼罩了我左、右、后三个方向的所有空间。

    不好,四面受敌,如果我现在后退肯定会被对手追着打,那样就会完全落在下风,而且,我也并没有把握能够扛住对方的魔法攻击而不受伤,看来只能拼一拼了。我一咬牙,暗黑魔力和狂神斗气布满全身,大吼一声:“狂龙乱舞。”全身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巨大黑龙猛地向正前方的狼神冲去。

    就在要撞上狼神之前,我们之间突然多了一道小型龙卷风,虽然我成功的冲了过去,但狂龙乱舞的威力顿时减弱了不少。

    我最后看到的是两个得意洋洋的狼头,接着,就被狂暴无比的金色斗气轰了出去。“轰!”我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布有结界的墙竟然被我撞得凹进去一点,全身的骨头好像散了似的,一缕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数根黑色的羽毛飘散在空中。

    狼神闪到我身前,金狼头对银狼头说道:“咦,这家伙好像伤得不算太重,还挺结实的。”我用墨冥支撑着身体缓缓站了起来,心里一阵气馁,这家伙太强了,比上回那个练到六层天魔诀的堕落天使还要强上数筹,除非我变成血红天使,否则,根本就没有一拼之力。

    可是,我现在的神志非常清醒,也没有什么可以激发我的怒气,这让我如何能变身呢?即使变身成功赢了又怎么样,我能对付得了外边那三千铁卫吗?难道我的冒险计划就要这么泡汤了吗?想到这些,我感到心头一阵烦乱。

    银狼头对我说道:“不行了吧,敢挑战我们,哼……”我抹了把嘴上的鲜血,说道:“挑战你们又怎么样,不过,我有个问题。”

    两个狼头同时说道:“问吧。”说完,两头互相瞪了对方一眼扭过头去。

    我苦笑道:“为什么你们可以不用咒语就发出魔法,难道你们真是神不成?”

    金狼头嘿嘿一笑,道:“你让我们今天很开心,就告诉你吧,谁说我们没有念咒语,刚才向你发出斗气进攻的是我,而魔法进攻的就是他啦。”说着,指了指银狼头。

    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俩竟然可以一个用魔法一个用斗气,怪不得刚才只有金色斗气出现呢,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这是在和两个人斗啊。

    绿松石不断传给我强大的生命力,让我感到舒服了许多。

    银狼头说道:“今天你让我们很开心,这样吧,我们也不杀你,你比银箭要强很多,就留在这里当我们的仆人好了。”

    仆人,让我当仆人。我心中涌起一丝怒气,吼道:“想都别想,即使是死,我也不会被你们奴役的。”

    金狼头哼了一声,不知道是他们谁出的手,我感觉到自己身体又一次飞了起来,虽然没有刚才那一下重,但被打的滋味总是不好受的。

    我倒在地上,就听金狼头对银狼头说道:“这家伙的皮肤好像非常坚韧,我刚才这一下恐怕还是无法伤到他里面。”

    银狼头说道:“一下不行就再来一下啊,看我的。”

    光芒一闪,我感到身体一轻,又贴到了神庙大厅的另一面墙上,被他们像打沙包一样羞辱,我却心中暗喜,因为,我的怒气已经逐渐被他们逼了出来。

    我努力的回想着当初雷虎羞辱我,丑妇羞辱母亲的情景,身体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肌肉逐渐膨胀起来。

    狼神乐此不疲的将我打来打去,他们也不下重手,完全把我当成了玩物。就在他们第十一次将我击飞的时候,我终于狂化了,身体在空中猛然定住,全身发出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金狼头惊呼道:“你快看,他的翅膀变成红色了。怎么回事,流血了不成,刚才我应该出手再轻一点。”

    银狼头说道:“不会啊,刚才那下我打得也不是太重,他应该还能撑的。”我缓缓睁开血红的双眼,冷冷的说道:“这是你们自找的。”红芒一闪,我张开双翼出现在他们身后。狼神的身体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在我闪电般的攻击下,他们虽然挡住了大部份,但毕竟事出仓促,仍然被我打中了一下。

    我转过身,死死的盯着他们。两个狼头第一次感觉到了危机,颈后的绒毛竖立起来,金狼头说道:“这家伙变成怪物了,好强啊。”

    银狼头说道:“出绝招吧,否则抵挡不住了。”我双手抓住同样变成血红的墨冥,身体微侧,剑尖指向他们。

    两个狼头变得无比严肃,同时发出一声狼嚎,身上的衣服爆裂,强烈的金银光芒从他们身上发出并不断的扩大范围。

    当光芒暗下来的时候,我发现,狼神竟然真正变成了一只四肢着地的巨狼,他们的身体半金半银,高达一丈,长三丈,四只眼睛用凶狠的目光瞪着我。原来他们也是可以变身的,我全身腾起浓烈的红光,整个人完全笼罩在血红天使的能量下。狼神猛地蹿了起来,身体在空中迅速的旋转,骤然形成一个金银旋风,清朗的声音和柔和的声音同时响起:“金银龙卷爆。”

    金银旋风凝聚成一股,朝着我冲了过来。我怒吼一声,张开双翼,墨冥前伸,仿佛像地狱飞来的火凤凰一样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就在要和他们的绝招相碰的刹那,我突然神志一清,想起了自己前来的目的,把原本前刺的墨冥硬生生的横了过来。

    一个毁天灭地的巨大爆炸声响彻整个沃尔山脉,布有结界的狼族神庙在我们这一击下骤然炸开。结界根本无法阻挡超过它负荷如此之多的力量,神庙顶被整个掀开,一股金、银、红三色的有形气体冲天而出。

    周围三里内的云层被这霸道的能量冲击得四散分离,沃尔山的狼人基地不断飘落着蒙蒙细雨。整个云那领的人都可以看到这壮观的一幕,几乎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狼人都立刻顶礼膜拜,以为是他们的狼神在显灵。

    这些顶礼膜拜的狼人中,却不包括沃尔山的狼神护卫团,因为他们知道,这并不是什么神迹,而是人为对抗所造成的,他们心目中的神遭到了空前的挑战。

    银箭第一时间带领着神庙护卫冲进了神庙,而沃夫他们由于有我的命令,不敢妄动,被神庙护卫挡在了外边。

    狼神在银箭的心目中是至高无上的,虽然同样有命令,但他现在已经顾不得了。银箭冲进神庙后发现,整个神庙已经不复先前的庄严,到处都是断壁残石,他一边高声呼唤着狼神,一边带着手下四处寻觅。终于,他在一堆碎石中找到了他们狼族的神。

    狼神已经没有了当初神采奕奕的样子,已经变回了狼人的样子,两个狼头的大嘴中不断冒出鲜血,四目无神。

    银箭托起狼神的上身,靠在自己肩膀上,将自己残存不多的斗气不断输入进狼神的身体,呼唤道:“狼神大人,狼神大人。您怎么样?”

    两个狼头咳嗽一声,渐渐清醒过来。银狼头说道:“他妈的,这小子还真是厉害,差点要了我们的小命。”

    他的话说得银箭一愣,银箭没想到他那至高无上的狼神大人居然也会说粗口。金狼头说道:“还好,他最后收手,否则的话……”

    银狼头说道:“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银箭,我们还死不了,你快去找找,估计那小子不死也差不多了。”

    银箭恭敬的回答道:“是。”把狼神交给手下扶着,带领其他神庙护卫搜索起来。在找到狼神的对角处,他找到了我的身体,这时的我已经恢复成了人类的模样,身上虽然没有伤口,外伤已经被狂化的力量治好了,但我却像泥一样瘫在那里。

    银箭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惊讶的说道:“这不是刚才那个狮人啊,他,他是人类。”

    狼神在神庙护卫的搀扶下走了过去,金狼头说道:“就是那小子,你见到他的时候,他是化了装的,这家伙并不是人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混血儿。比我们想像的要厉害得多,不过,他在最后一击中留了手,否则情况就难说了。让我看看。”

    金狼头把他的金狼臂搭在我的胸口上,惊讶的对银狼头说道:“这小子的生命力和蟑螂一样坚强,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不但没死,而且生命力很强盛的样子。虽然我们最后也留了手,可他比我想像的要坚强得多。”

    银狼头连忙也把手臂搭在我身上,果然如金狼头所说,虽然我的伤势很重,但生命力依然强盛,绝对死不了。

    他们哪里知道,这并不是我生命力顽强,虽然我的防御强横,又处于血红天使的状态,但刚才那最后的撞击还是险些要了我的命,是绿松石发出的生命力护住了我的心脉,才使我没有死。

    银狼头说道:“这样吧,银箭,你把他安置好,不许任何人伤害他,我们是在公平决斗中受伤的。还有,他那帮属下你也安顿一下,等他醒过来,我还有话要问他。我们的伤势非常严重,必须要立刻疗伤。”

    银箭说道:“这家伙伤了您,简直是罪大恶极,为什么还要留着他?”狼神的两个头同时苦笑,金狼头说道:“在最关键的时候他收了手,否则,后果难以预料,我们现在怎么能乘人之危呢?如果那么做了,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再称为狼神?”

    银箭先是流露出惭愧的神色,转而满脸崇敬的看着狼神,恭声道:“属下遵命。”狼神在两名神庙护卫的搀扶下回自己的寝室疗伤去了,而我和我的护卫们,则被银箭安排到了精舍中,并且,派了五百狼神护卫队来“保护”我们,吃喝不少,但就是不让任何人出去。

    沃夫等人见到我受了重伤,一时也不敢和他们争,只能老实的在精舍中照顾我,希望我能早曰清醒过来。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他们只能靠给我灌些流质食物来维持我的生命。他们也想过用斗气为我疗伤,可他们的斗气都无法冲进我的经脉,又不敢太过用力伤了我,所以,一切只能靠我自己了。〖jz〗〓〓〓〓※〓〓〓〓※〓〓〓〓※〓〓〓〓十天后。

    全身都动不了,好疼啊。

    在呻吟声中,我清醒过来。现在的我,什么地方都动不了。眼睛四处观望,发现自己在一个布置典雅的房间中。

    这是哪里,难道我死了?已经下地狱了?那怎么还会有伤。那些狼神护卫队没有杀我吗?“少爷,您终于醒了。”一声惊喜的呼喊后,沃夫出现在我视线内。我沙哑着问道:“这是哪里?”

    沃夫回答道:“这里还是沃尔山,咱们被那群家伙给软禁起来了,外边都是他们的人。您的伤怎么样了?”

    他这一问,让我想起了当初的情形,当时的最后一击我把墨冥横了过来,强绝的力量将我和狼神同时弹了出去,当时我就以为自己完了,没想到狼神会这么强,在我可以变身为血红天使以来,他是第一个可以和我相抗衡的,由于我的留手,狼神在最后一击中也同样将力量收回了部份。

    被撞飞的刹那,我就知道他应该还死不了,他的力量还是比我要强一些的。这场比试,还是我输了,不过,我却有拼个两败俱亡的机会。

    我查看了一下体内的状况,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经脉断得七七八八的,根本找不到我的狂神斗气,只有脑部还残留有一些暗黑魔力,能不能治好这个伤只有天才知道。我苦笑道:“我的伤一时恐怕还好不了,他们没有为难你们吧?”

    沃夫摇头道:“除了不让我们出去以外,其他的倒是没什么,每天都会送来不错的饭菜。外面足有几百人在看着,恐怕以我们的能力……”

    我说道:“没关系,既然狼神当初没有杀我们,现在就更不会杀我们了。你们抓紧修练,只有等我伤势好了,咱们才有离开这里的希望。”

    “是,少爷。”

    “你先出去吧,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沃夫退了出去,我试图调动脑部的暗黑魔力疗伤,但那些能量只是勉强动了一下就没有动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试着,仍然没有任何作用,只有绿松石不断传来的生命力在缓慢的修补着我的经脉,不过,照这个速度,我要想完全恢复,恐怕要用十年以上的时间了。

    突然,我想起了第一次变成血红天使时的情景,当初我也是受了很重的伤,身体透支严重,在后来修复经脉的时候,墨冥帮了我很大的忙,是它传来的暗黑魔力帮我整理了体内的经脉,才使我有了复原的机会。

    想到这里,我喊道:“沃夫,进来一下。”由于伤重,我无法叫出很大声音,就是这样还牵动得我全身疼痛欲裂。

    沃夫的耳目很灵敏,居然听到了我的呼叫声,他跑到我床边问道:“少爷。”

    我强忍疼痛,说道:“我的剑呢?帮我拿过来。”

    沃夫脸上有些为难,道:“少爷,那天我只见到你的人,并没有发现您那把剑。”

    听了他的话,我顿时想起,在最后一击的时候,我的墨冥脱手飞出,肯定是在神庙里面。

    “你去试试能不能向他们把剑要回来,它对我伤势的恢复有很重要的作用。”

    沃夫点了点头,说道:“是,我现在就去。”

    我嗯了一声,说道:“跟对方客气点,我不想和他们闹翻了。”

    沃夫转身出去了,那帮狼人能把墨冥还给我吗?这还是个未知数,如果拿不回墨冥,恐怕我的兽神大计就要落空了。

    这时,沃夫已经回来了,我惊讶的问道:“怎么这么快?”

    沃夫满脸气愤的说道:“这群混蛋,不论我怎么说就是不让我出去,最后,只是答应我把要剑的事告诉他们统领。要不是您不让我动手,我都想和他们拼了。”

    我皱眉道:“你怎么和猛克一样冲动,记住,能用脑子的时候就不要用手,冲动只会坏事,不论在如何艰苦的情况下,都要让自己保持充份的冷静,明白吗?你先下去吧,如果他们肯把剑送来,你立刻带着剑来见我。”

    “是,少爷。”沃夫听了我的话,脸上神色连变,希望他能听得进去吧。〖jz〗〓〓〓〓※〓〓〓〓※〓〓〓〓※〓〓〓〓我足足等了三天,对方一直没有剑的回信。让沃夫再去问,对方只是说已经告诉他们统领了,但还没有回音。

    难道银箭想贪污我的墨冥不成?墨冥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啊,而且银箭也不像那种人。正在这时候,我的一个熊人护卫跑了进来,沉声说道:“少爷,对方有人来了,说要见您。”

    “是什么人?”

    熊人护卫摇头道:“不知道,他穿着个大斗篷,看不到脸。”

    穿着斗篷?应该是银箭吧,这家伙学狼神还学上瘾了。我吩咐道:“让他进来吧,你们在门外守着,不要打搅我们。”

    片刻工夫,果然一个穿着大斗篷的黑衣人走了进来。我顿时大惊,虽然还看不到他的面貌,但我知道这绝不是银箭,而是狼神本人。因为虽然穿着斗篷,但一个脑袋和两个脑袋撑起来的空间还是相差很远的。

    我惊讶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狼神撩起斗篷,露出两个带着稚气的大狼头,金狼头微笑着说道:“怎么?不欢迎我们吗?听说你想要你的剑?我们给你带来了。”

    我警惕的说道:“谢谢,请把它放在我身边。”狼神从斗篷下拿出墨冥搁在床上,银狼头把手按在我的胸口上,一股柔和的能量试图进入我的体内,但却出现了和当初护卫们给我疗伤时同样的情形,根本无法进入。

    他皱眉说道:“你体内的经脉好乱啊,虽然有很强的生命力,但想治好恐怕很难。”我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拜你们所赐!”

    金狼头说道:“那天你没有用剑尖指向我们,所以我们在最后时刻已经收了力,否则,即使你生命力再强,恐怕也难逃一死。再说,我们受的伤也不轻啊。”

    我反唇相讥道:“就算我死了,也一样可以拉你们做垫背的。”

    狼神的两个大头都摇了起来。

    我怒道:“你们不信吗?等我好了再试试。”

    银狼头说道:“不是不信,是你那天的情况根本就做不到,虽然我们伤得很重,现在也只好了三成而已,但你确实不可能杀死我们两个。”

    当时的情况我们双方都心知肚明,我确实有把墨冥刺进他们心脏的能力,可看银狼头的表情并不像在开玩笑。

    银狼头继续说道:“你只能杀死我们其中的一个,你的功夫让我们很折服,这么小的年纪就几乎可以和我们打成平手,告诉你个秘密吧,我们不但头有两个,连心脏也有两个,所以,那天你只能杀死我们两个的其中之一。”

    金狼头指着银狼头接道:“谢谢你那天没有杀了他。”

    银狼头怒道:“什么叫没有杀了我,人家明明是可以杀了你的,别忘了,你的心脏可是在左边的。”

    金狼头同时愤怒了:“谁说的,平常人也有心脏长在右边的,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刺右边。”……他们俩的争吵看得我一愣一愣的,突然,两个狼头同时转向我,异口同声的问道:“快说,当时你要插哪边?”

    我苦笑道:“你们争这个有什么意义,又不是现实,当时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杀你们,也就更没想插哪边了。”

    其实,当时我是想插左边的,但为了不得罪他们两个,只能给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了。金狼头和银狼头同时哼了一声,谁也不理谁的把头甩向两边。

    他们的样子让我感到有些好笑,问道:“你们把我软禁在这里,打算怎么处置我?”

    两个狼头立刻来了兴趣,金狼头抢着说道:“我们也不想把你怎么样,这样吧,你先养伤,等你伤好了咱们好好谈谈。”

    银狼头说道:“就是,先把伤养好了最重要,我们的伤也还要一两个月才能好俐落,一切到时候再说吧。”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有求于我似的,这让我感到非常奇怪。他们说得对,我现在伤成这个样子,什么也做不了,一切等好起来再说吧。想到这里,我讽刺的说道:“那这段时间就要麻烦你们多多关照了。”

    金狼头陪笑道:“别客气,别客气,我们已经吩咐银箭了,只要你们不是想走的话,会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我们先走了,你休息吧。”

    他的话让我疑心大起,看他的意思,是既不想杀我们,也不想放我们,还说等我好了要和我谈谈,再联想到他们当初所说的寂寞……对于他们要干什么,我心中有了个大概的模糊影子。

    “麻烦你们出去的时候,叫一个我的护卫进来。”

    狼神应了一声,戴好自己的斗篷转身出去了。

    他们出去后,熊人护卫走了进来:“少爷,您有什么事?”我吩咐道:“你扶我一下,然后把我的剑放到我身体下面。”

    熊人哦了一声,来到床边,一把抄起我的上身,他粗鲁的动作顿时弄得我全身疼痛,忍不住骂道:“你这个笨蛋,就不会轻一点吗?”

    熊人连说对不起,把墨冥放在我的身下,轻轻的将我放了上去。当我接触到墨冥的一刻,那清凉冰冷的感觉顿时透体而入,瞬间遍布我的全身,刚刚的疼痛减轻了许多。我心中一喜,对熊人护卫说道:“你出去吧。”

    我小心翼翼的催动着这股得来不易的能量,在经脉中运行着,从墨冥上传来的这股能量和我修练的暗黑魔力还并不完全一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必然是同源的。

    我催动着它先在心脉周围运行了一圈,然后向上攻,我的计划是,要让这股能量先和脑部散乱的暗黑魔力汇合,然后再去修补其他经脉,这样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时间在我不断的修练中迅速的流失着,很快,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我成功的打通了连接心脉和脑部的所有经脉,并且打通了左臂的全部经脉,我的头部和左臂已经可以缓慢的移动了。

    这天,我将已经汇集的暗黑魔力在打通的经脉中运行了一圈,放松下来,准备休息休息。突然,我想起内衣中的绿松石,大脑和心脉我已经打通了,如果我把它放在额头上,是不是可以更充份的利用它那强大的生命磁场,更有利于我疗伤呢,就算不好也不会坏吧。想到这里,我伸出左手向放着绿松石的小兜摸去。由于身体还不能动弹,左手竟然无法摸到右边,努力的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我是不能叫护卫们帮我弄的,现在我重伤未愈,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见财起意,和他们相处的时间还短,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又试了一次,还是不成功,我无奈的把手搭在身上,我现在简直就是个废物,连这点事都做不到。正当我郁闷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下面硬硬的,原来,我无意中把手放在了麻西鳄马甲左侧下面的小兜上,这里面是什么宝石,我一时想不起来,伸手入兜,掏出了一块儿。

    拿到眼前一看,原来是当时数量最多的黑色宝石,紫嫣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那肥猪伯爵赔来的东西应该不会很次,说不定有什么功效呢,我将它放在额头上,试图去感受它有什么魔力,但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一块有些冰凉的小石头而已。他妈的,难道当初那家伙骗我,拿这破东西充数来的?

    在气愤中,我的头无意的动了一下,黑色宝石顿时向下滚来,我来不及用手去接,下意识的一晃头张开了嘴,黑色宝石成功的掉进了我的血盆大口中。

    我心里暗暗得意,还好我聪明,否则,要是掉到了右侧,我就拿不到了。正在我自得的时候,一个异常的变化发生了,我惊恐的发现,嘴里的黑色宝石竟然在唾液中融化了。大惊之下,我连忙伸出左手想把它拿出来,但宝石融化的速度非常快,在我手到嘴边的时候,已经化为一道冰凉的液体顺喉而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