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知悉秘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沃夫速度很快的跑到田地旁,他随便找了一个狼人农民询问起来。说着,说着,不知道为什么,狼人农民突然发出一声尖嚎,附近的狼人农民迅速围了过来,各个手中拿着农具,大部份都是锄头和镰刀之类的东西。

    一个狼人大喊道:“杀了这个狼人的叛徒。”他的声音非常大,连我们这里都能听得清楚,看到这种情况,我赶忙喊道:“沃夫,不许伤人,快回来。”

    我转头低声对猛克说道:“你快带着黑龙下去,它的目标太明显,不论待会儿发生什么,没有我的命令都不许上来。如果待会儿我跟他们走了的话,你就在撒司这边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猛克应了一声,说道:“少爷,您可别让我等太久啊。”说完拉着黑龙下去了。黑龙的目标太明显了,在兽人族根本就没有人骑马,如果让云那的人看到黑龙,不怀疑才怪呢。我和猛克都没想到,这一分别就是几个月的时间。

    沃夫并没有拿兵器,听到我的呼喊,用斗气包裹住全身,硬生生的从狼人堆里挤了出来,当他跑回山脊的时候,只能用狼狈不堪来形容,衣服破了多处不说,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我来不及问他怎么回事,那帮狼人农民高举着家伙已经冲了上来。

    我冷喝道:“没有我的命令,大家都不许动手。”说完,我脸上堆出笑容,朝着冲上来的农民们迎了上去。

    “各位,各位大叔,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动手嘛。”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众狼人看到我“亲切”的表情停了下来,但个个脸上都挂着警惕。

    我回头冲沃夫怒喝道:“沃夫,你怎么得罪众位大叔了,还不快来赔礼。”

    一个老年狼人农民喝道:“赔礼就不用了,你们到这里来要干什么,我们云那领不欢迎外来人,识相的就赶快走。”

    我假装长叹一声,诚恳的说道:“大叔,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刚才看到你们种的庄稼长得如此之好,实在是太羡慕了,就让我这位朋友过去打听打听。不瞒您说,我们来自各个领地,实在是吃不上饭了,又不想做强盗,我们只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您看,我们都年轻力壮的,我们能吃苦,能干活,您能不能收留我们啊?”

    老年农民不屑的说道:“少跟我说这些,你们这些家伙如果想耍花样就找错地方了,我们这里不欢迎外来人,赶快走,不许踏入我们的领地,到这里都要绕行知道吗?警告你们,如果敢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说出去,我们的狼神大人一定会降罪给你们的。”

    我心中一动,云那虽然怕大面积耕种的消息走漏,可毕竟这是一个大领地,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是如何瞒过兽皇耳目的呢。既然我想收拾那个狼族的神秘人,就必须要进入云那才行,看这个情形,杀进去肯定不行,只有……老年狼人怒道:“怎么还不走,想死不成,等我们的巡逻队来了,想走你都走不了了。”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勉强挤出两滴眼泪,说道:“大叔,您就收留我们吧,我们实在是没有活路了,您只要让我们在这里干活,我们自然就不会把今天的事泄露出去了。”我都跪下了,我的护卫们即使不愿意也不得不跟着一起跪下。

    老年狼人还是比较善良的,看到我们悲惨的样子,脸色缓和了许多:“留下你们是不行的,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们点吃的。”

    我苦苦哀求道:“大叔,您给我们吃的只能解我们燃眉之急,可以后我们怎么办,总不能老管您老来要吃的呀,您就行行好,收留下我们吧。让我们有个长期吃饭的地方,我们要求不高,只要能吃饱就行了。”

    老年农民身边一个四十多岁的狼人说道:“卡玛大叔,你可不能答应他们,这要是被巡逻队知道,咱们都要完蛋。”

    卡玛大叔沉吟道:“斯棵,你看他们的样子,确实是别的领地的难民,大家都是兽人,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我去找巡逻队商量商量,他们还是比较好说话的。”斯棵想了想,又看了看我们,叹口气说道:“除了咱们云那,兽人领地中就没有一个能让百姓吃饱饭的,那些领主真他妈的废物,还是咱们的狼神大人英明啊。好吧,您老岁数这么大就别去了,我跑一趟吧。”说完,转身朝云那的方向跑去。

    卡玛大叔转头对我说道:“小伙子,能不能收留你们我也做不了主,我们的人去找巡逻队了,如果他们说能收留你们的话,你们就可以跟我们回村庄,在这里等会儿吧。”

    跟他们说话的感觉让我以为自己又回了龙神似的,兽人竟然也有这么好说话的,难以理解。我千恩万谢的对这位卡玛大叔说着奉承话,他好像有些不耐烦,转身跟其他农民说道:“大家都回去干活吧,今天要把虫子除完了才行,这里有我在就够了。”

    其他农民在他的招呼下,都返回了自己的田地,继续干着他们今天的工作。

    看其他农民都走了,我试探着问老农民道:“大叔,为什么你们这里的庄稼能长得这么好啊?”

    老农民刚才被我捧得已经有些飘飘欲仙,警惕姓大减,见我询问,毫不犹豫的说道:“那还不是我们的狼神显灵,再加上领主治理得好。其实你们那些领地也不是不能耕种,只是你们的领主太差劲而已,前些天,听说兽皇陛下颁布了法令,命令各领地推行耕种,光有法令有什么用,除了我们这里以外,别的领地还是我行我素。他们的领主都只顾着享乐,有几个真正为自己族人办事的!”

    我疑惑的问道:“那你们是接到法令才开始种地的吗?这种得也太快太好了吧。我有生以来从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平原,大叔,我真是太钦佩您了。”

    老农民哈哈一笑,得意的说道:“我们这里开始耕种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那是从……”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不耐烦的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还不是我们云那的人,少打听。”

    我要知道的已经差不多都从他嘴里听到了,顺势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大叔,我只是好奇而已。”这个狼人老农民不再理会我们,独自坐在一旁抽起了旱烟。

    足足等了顿饭工夫,刚才的那位斯棵才带着一小队狼人士兵转回。

    这些士兵和我在要塞战场上见到过的完全不一样,虽然都是狼人士兵,但他们的精神面貌非常好,每人身上都穿着轻便的皮甲,手持长枪,枪尖隐现光芒,昂首挺胸大步前来。

    这是兽人国度吗?他们的面貌比起龙神的士兵还要有过之。现在,我对这个云那领的神秘盗匪团更加感兴趣了,如果我猜得不错,云那如此繁荣,必然与他们有着密切的关系。

    狼人小队已经到了坡顶,斯棵指着最前面的高大狼人介绍道:“这是我们这片的巡逻队肖恩队长,你们就直接和他说吧。”

    我赶忙上前两步,恭敬的说道:“肖恩队长,能见到您真是太荣幸了,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希望能得到云那的收留,我们能扛能背,干什么都行,只要能有口安稳饭吃就行。”肖恩上下打量着我,突然上步一拳朝我打来。

    他的速度在我眼里简直就如同蚂蚁在爬,我心中一惊,顿时明白他在试探我,将护体斗气完全收回,任由他打在我肩膀上,顺势痛叫一声,向后跌倒。

    沃夫赶忙上前扶着我,指着那肖恩队长喊道:“不收留就算了,你,你怎么打人?”

    我心里暗暗喝彩,这家伙配合得还真不错。

    肖恩队长上前一步,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只是试探一下你们是不是歼细。既然你们是难民,而且都还有劳动能力,我代表云那领可以暂时接纳你们。不过……”

    我假装揉着被他打的肩膀,皱眉问道:“不过什么?”

    肖恩顿时换上一副严厉的面孔:“不过,在我们这里,什么都要守规矩,如果你们触犯了我们的规矩,谁也保护不了你们。如果你们是来做歼细的,我们伟大的狼神必然会将你们粉身碎骨,而且,不允许随便离开领地,听到没有?”

    我装作被他吓得身体一颤,倒在地上,说道:“小人们只是普通百姓,我们一定会遵守贵领地的规矩的,好好干活。有这么好的地方,您就是赶我走,我也不走啊。”

    肖恩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这样最好,暂时你们就留在卡玛大叔的村子里,由大叔帮你们安排工作,过一段时间,如果你们表现一直不错的话,我们会考虑提升你们为云那的正式公民。别跟我耍花样,知道吗?”他手中长枪一挥,长枪底部深深的插进岩石中。

    我战战兢兢的说道:“知道,知道,我们一定踏实干活,争取早曰成为云那的一员。”

    肖恩转头对老农民卡玛道:“卡玛大叔,他们就由您安排了,如果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

    卡玛哈哈一笑,道:“放心吧,肖恩队长,如果他们敢捣乱的话,我一定会尽快通知您的。”

    肖恩又和卡玛说了几句话,转身带着自己的部下离开了。

    卡玛这回可威风了,挺着胸脯说道:“你们以后就听我安排,走吧,我先带你们到村子里,去给你们安排住的地方”

    我感激的说道:“卡玛大叔,多谢您,以后我们一定好好干活。”我们一行二十人跟随着卡玛来到他们的村子,这里的村子要比我们一路上见过的那些好得多了,房屋都是用石块砌成的,比较大一点的街道地面上也都铺有石砖,整个村子热闹非凡,村民组成的小商贩在道路上摆设着各种小摊,很明显可以看出他们都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卡玛将我们安排到他家隔壁的一个练武场里,这里的地方很大,足可以安顿下我们这二十人了,我们是六个人睡一个房间。

    我不叫猛克来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是因为他的兵器太显眼了,我们的还可以说是为了怕遇到强盗防身用的,而他的兵器是两柄大斧子,试问,有谁会带两柄巨斧来防身呢。

    我吩咐沃夫告诉所有人,千万不可以有异动,一切等我吩咐。就这样,我们过起了农夫的生活,刚开始的时候,还经常有人会来监视我们,过了五六天,可能是因为我们干活很卖力,而且又很老实,村民们对我们的警惕也就放松了许多。

    我知道,该是我行动的时候了,时间不等人,我不能老在这里耗下去。

    夜凉如水,我悄悄起床,嘱咐了沃夫两句,从枕头下拿出已经多天没有摸过的墨冥,换上夜行衣,摘下头套,恢复了本来面貌。

    听了听外面没有动静,我小心翼翼的出了屋子。轻轻一纵身,我像一片树叶似的静悄悄的落在练武场的高墙上。

    现在已经是深夜,月光很足,可以让我看到很远的地方,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片明媚的月光当中,偶尔几声夜鸟的叫声划破寂静的空间传来。

    村民们早已进入了梦乡,我谨慎的四处查看,确认没有人后,轻轻翻墙而过,来到了卡玛大叔家的院子。

    卡玛家里有四口人,卡玛和他的老婆,还有两个孩子,由于卡玛结婚比较晚,两个孩子才只有二十出头,睡在左侧的房间,而他和他老婆则在右侧的主屋里,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要从卡玛嘴里得到我想知道的信息。

    院子里很宁静,卡玛一家人也和其他村民一样,早已进入了梦乡。

    我轻轻蹿到主屋旁,把耳朵贴在窗户上,屋内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我试探着推了推窗子,纹丝不动。

    卡子在下面,我运气成刀,发出狂神斗气轻轻在下面划过,喀的一声轻响,我知道,自己成功了。

    怕惊醒睡梦中的卡玛大叔夫妇,我不敢妄动,静静的蹲在窗下,过了一会儿,屋里没有任何反应,我四下看了看,伸手轻轻推开窗子,身体蜷缩成一团,像狸猫一样轻轻的落在屋里的地面上。

    我低声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我悄无声息的变成了堕落天使,浓浓的黑雾不断从我身体冒出,笼罩了整个房间,我在黑雾中施加了隔音魔法,没有我的允许,不但声音无法透出,连光线也无法照到外边,这样,我就可以踏实的进行我的计划了。

    我伸手连点,几缕黑气射出,使卡玛的妻子陷入了昏迷当中,即使我现在杀了她,她也醒不过来。我身上发出冰冷的杀气笼罩向卡玛,卡玛打了一个冷战,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当发现我的存在时立刻惊叫一声,身体后缩,用被子挡住自己,颤声说道:“你,你,你是堕落天使。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阴冷的一笑,眼中射出邪异的光芒,声音低沉的说道:“卡玛,魔神大人让我来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答得好,我就饶你一条姓命,否则杀光你全家。”

    卡玛发现我确实是堕落天使时,就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反抗,连声说道:“不要,老婆,老婆,祢快醒醒。”他一边紧紧的盯着我,一边不断的推着自己老婆。

    我冷笑道:“她早被我制住了,除非我愿意,否则,她永远也无法再醒过来。”

    卡玛显然很爱自己的妻子,毅然护在妻子身前,声音虽然仍然颤抖,但已经比刚才镇定了许多:“你,你问吧。请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我上下扫视了他一眼,说道:“好,如果你合作的话,我谁也不会杀,我要问的就是,你们云那领为什么会这么富足,还有,领地的那群厉害盗匪是怎么回事?”

    听到我的两个问题,卡玛全身颤抖,脸色更加苍白了:“不,我不能说。你杀了我吧,但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说着,从床上滚到地面,不断的向我磕头。

    早知道他会这样回答我,我声音低沉的说道:“卡玛,你看着我的眼睛。”

    卡玛茫然抬头,看到的是一双充满了冰冷、邪恶的黑色瞳孔。我一边吸引着他的目光,一边吟唱道:“伟大的黑暗之神啊,以我的灵魂为祭礼,以我的生命为桥梁,赐予我控制精神的无上魔力吧。”

    这是个暗黑三级魔法,叫做暗夜蚀魂,威力并不是很大,只对比自己弱小得多的人才有用,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人催眠,使得受法者可以完全按照施法者的要求去做。

    当然,前提是必须要成功的控制对方才行,如果两者修为相差不多的话,施法者非常容易遭到魔法反噬,是非常危险的。

    一般来说,即使拥有堕落天使实力的魔族也不愿轻易用这个魔法。

    卡玛的心态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眼神越来越迷茫,逐渐又从迷茫转为呆滞。

    我声音柔和的说道:“卡玛……”

    卡玛愣道:“卡玛是谁?”

    我继续保持着刚才的声音:“卡玛是你,你就是卡玛,而我,是你永恒的主人。”

    卡玛茫然说道:“我是卡玛,你是我的主人。”

    “对,很对,非常对,记住,我是你的主人。现在,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告诉我。”

    卡玛点头道:“主人请问。”

    第一次用这个魔法,竟然如此成功,我心中暗喜:“好,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云那领可以如此繁荣?”

    卡玛沉吟了一下,道:“那是十几年前开始的,原本,我们云那领也是非常贫瘠的,同样和其他领地一样,都是盗匪横行,民不聊生。可是,突然有一天,我们的神出现了,是它指引着我们开始消灭盗匪,驱逐其他族的族人,带领着我们狼人开始不断的开垦荒地,发展耕种和冶炼,一直持续到今天。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云那才能强盛起来,近五年以来,我们云那已经杜绝了贫困,家家都可以吃上饱饭,穿上棉衣。”

    听了他的话,我感到很惊讶,神,狼人的神,双头狼吗?撒司领那边弄出个九头蛇,云那这边又出了个双头狼,一听就知道都不好对付,如果所有领地都这样,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平定兽人族啊。

    我继续问道:“那你们的神在哪里?”

    卡玛脸上闪烁着神圣的光辉,崇敬的说道:“我们的神就在云那领的沃尔山上。”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我听说你们云那有个盗匪团,他们在哪里,首领又是谁?”

    卡玛神色出现一丝挣扎,双手抱头,很痛苦的样子,显然是想回避这个问题。

    我心中一惊,这个狼神在这些狼人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高,竟然有挣扎我魔法控制的危险。一边想着,我一边加重暗黑魔力,卡玛在暗黑魔力不断的渗透下,逐渐平静下来,眼神更加空洞了。

    我沉声道:“卡玛,我的仆人,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的心现在也很紧张,如果还不能让他说出来的话,恐怕我就要收回这个魔法了,毕竟,反噬是非常可怕的。

    卡玛没有让我的希望破灭,淡淡的说道:“是这样的,我们云那根本就没有盗匪团,那个所谓的盗匪团只是对外界的说法而已,是为了躲避兵役的。”

    我追问道:“不是盗匪团,那他们聚集起来干什么?”

    卡玛有些自豪的说道:“他们是光荣的保卫者,他们的使命,就是保护我们最伟大的神。我们云那人都称他们为神之护卫军。他们的战斗力绝对不下于比蒙军团。”

    果然如我所料,那所谓的盗匪团和云那的繁荣关系重大,但卡玛的最后一句话我不相信,他这完全是盲目的崇拜,狼人毕竟是狼人,除非他们每个人都有沃夫的水平,否则,绝对不可能和身高四米以上,刀枪不入的比蒙巨兽相抗衡。

    我疑惑的问道:“那这么说你们狼族的族长也要听命于他了?”

    卡玛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了,神才是我们狼族的最高统治者,只要是狼族的人就必须要以他为尊。”“那他们就都在沃尔山上了。告诉我,沃尔山在哪里?”

    卡玛眼中闪出向往的神色,道:“沃尔山就在这里西边一百里外,那里是禁区,没有神的允许,谁也不能轻易踏上那块土地,即使是我们狼人也不行。”

    我接着问道:“那你见过狼神吗?”

    卡玛惭愧的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个普通的平民,如何能见到他老人家呢,我只知道,他老人家有两个神头。”

    还神头,不就是两个破狼头吗。要知道的我已经问完了,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我阴沉的说道:“卡玛,你困了,你已经很困了。”

    卡玛的上下眼皮顿时有些打架,喃喃的说道:“是的,主人,我困了,我已经很困了。”

    我柔声道:“既然困了就去睡吧,明早醒来的时候,你会忘记今晚的一切,忘记今晚的一切。”

    卡玛重复着我的话:“忘记今晚的一切,忘记今晚的一切……”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少顷,鼾声如雷的睡了过去。

    确定他已经完全入睡,我从他身体内收回暗黑魔力,当明天他清醒过来时,就会不记得发生过的一切。

    我抹了抹头上的汗水,翻身出屋,在屋外隔空解除了对卡玛夫人的禁制,悄悄的收回结界,将窗户弄成原样,翅膀一展,飘回了练武场。

    我收回暗黑魔力,变回原来的样子,推门而入,所有的护卫都还没有睡,坐在屋子里等我回来。

    见我进来,沃夫低声问道:“少爷,进行得还顺利吗?”

    我一边脱着夜行衣,一边说道:“还算顺利,明天再最后观察一天,如果没什么动静的话,明晚就行动。”

    沃夫有些为难的说道:“少爷,咱们真的不用通知陛下,让他调大队人马过来吗?”

    我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必须要咱们自己完成,这里的情况你们大家也都看到了,人民一片富足的景象,而且那个所谓的盗匪团伙只是他们那所谓狼神的护卫队而已,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如果我们贸然调军队来攻打云那的话,必然会逼得整个云那团结起来反抗,云那现在是兵精粮足,而我军在斯特鲁要塞新败,即使出动比蒙、狂狮两个军团,要想拿下云那也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那时候,还如何能让咱们兽人国强大起来,对于云那,不能硬攻,只有智取。”

    半人马护卫说道:“智取?要如何才能智取呢?”

    我挠了挠头,道:“这也是我现在犯难的问题,我这些天一直在想,如果云那在一个强大的统治下,咱们如何才能兵不血刃的收复它?我想了很久,却一直没有合适的办法,我总不能高喊着以德服人、以德服人的上去找他们谈判吧。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让我再想想。”

    其他屋子的护卫都回房休息了,我屋子里的几个人也都钻回了被窝。坐在床上,我修练起天魔诀,希望那冰凉如水的感觉能够让我更清醒的想到一个好办法。

    如果登门求见的话,恐怕到不了那个什么沃尔山就要被抓起来,毕竟我们才只有二十个人,这可是在人家的领地,如果我自己一个人去刺杀狼神呢?先不说是否能够成功,单是找到它就很不容易。这些都不行,唉,说不得,只有冒险一试了。

    清晨,我带着护卫们很早就起来干农活。过了一会儿,卡玛大叔也来了,他的眼神有些呆滞,脸色苍白。看来,他还没从我的暗黑魔力中完全恢复过来。

    我走过去关切的问道:“大叔,您怎么了?精神不太好啊。”

    卡玛叹了口气,道:“可能是老了吧,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好,今天就这样了。我老婆的精神也不是很好,我就没让她过来。”

    我哦了一声,道:“既然这样,您就休息会儿吧,您的活让我来干吧。”

    卡玛说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我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反正我年轻力壮的,照顾你们老人家是应该的,何况,要不是您老的帮忙,我说不定还在哪里漂泊呢。您就给我个报答您的机会吧。”

    卡玛呵呵一笑,道:“那好吧,就麻烦你了。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小伙子,窝在我们这里实在可惜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把你推荐给巡逻队。”

    我一边干着农活,一边暗想道:看来,他根本就没有发现昨天晚上的事情,这样最好,省得我杀他灭口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