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盗匪之谜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由于实在推脱不得,最后我们只得留在这里接受了村民们热情的款待。我悄悄命令所有近卫,不论吃了哪家的东西,事后一定要悄悄留下金币,我们刚刚开始对兽神的宣传,一定要把自己的形象做到最好才行。

    在离开的时候,我告诉了村长,所有兽神使者都属于兽神教,而我们的图腾就是兽神。他表示一定坚信兽神,做兽神教忠实的信徒。

    我和我的近卫们,一个个吃得肚满肠肥的出了村子,刚走出不远,猛克跑到我身边说道:“少爷,帮助人的感觉真是好,刚才他们都叫我使者呢,恭敬得不得了。”这家伙,刚过了这么一会儿就忘了疼。

    “你呀,给我老实点,尤其是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分寸,在平民面前绝对不能摆出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听到没有?”

    猛克拍了拍肚子,笑道:“知道了,少爷,咱们接下来去哪里啊?”

    我瞪了他一眼,道:“少打听,记住,以后不该问的少问。对了,那个狼人呢,带过来,咱们到前面的山坡上休息一下,我要审问他。还有,你立刻放出信鸽,向陛下汇报这边的情况,请他赶快派负责耕种、生产的兽神使过来,协助村庄。我相信,这个村落的村民以后都会是咱们兽神教的忠实信奉者。”

    护卫们围住山坡原地休息,在山坡的顶端,我负手而立,冷冷的看着那个刚刚被解开经脉,重新恢复视觉和听觉的狼人盗匪统领。狼人在我阴沉的注视下,身体瑟瑟发抖,哀声道:“大人,大人,您饶了小的这条贱命吧,您问什么,小的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冷哼一声,道:“这就要看你是不是合作了。”

    狼人连忙道:“合作,小人一定合作。”

    我满意的点头道:“那好,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一贯散乱的盗匪居然会有组织的袭击村庄呢?”

    狼人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是因为我们得到消息说,兽皇陛下颁布法令要清剿我们,为了能不被消灭,各地的盗匪们基本上都组织了起来。像我们这样的还只是小规模,由于我们只有不到二百人,所以决定多抢些东西,然后找个无人的山谷躲避些时曰,避过这个风头再出来……”狼人说到这里,支吾着说不下去了。

    我冷笑道:“继续作恶,对吗?”

    狼人惶恐的说道:“不敢,小的不敢,以后小的再也不敢做盗匪了,一定奉公守法好好做人。”

    “你少和我说这些,你有没有以后,要看你自己的表现。我问你,在皇都附近,还有哪些盗匪团伙,都在哪一地带活动,你知道吗?”

    狼人脸上有些为难,突然,好像下定决心似的,猛一咬牙,说道:“小的愿说,小的全说了。由于我在皇都周围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盗匪,所以人面混得比较熟,您问的这个我基本上都知道。”

    我嘲弄的一笑,道:“这么说你还算是个名人了。”

    狼人脸上流露出一股骄傲的神色,挺了挺胸说道:“那可不,在这片提起我白眼狼就没有盗匪不知道的。”听了他的话我差点笑出声来,叫白眼狼还自我陶醉呢。

    “少说废话,这是地图,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要他们准确的聚集地点。猛克。”我转身招呼自己的得力手下。

    “少爷,我在这儿。”猛克捧着信鸽从侧面跑了上来,“您吩咐吧,我正准备放信鸽呢。”

    我说道:“正好,你先别放呢,这家伙知道皇都周围所有盗匪的聚集地,你看着他都写出来,然后和刚才我让你寄回去的东西一起发,他如果敢玩什么花样的话,你知道怎么做了?”

    猛克露出满脸狞笑,用力拍了拍狼人的肩膀,冲我说道:“放心吧,少爷。小子,你给我放聪明点,乖乖的写出来……”我摇了摇头,找了个清静点的地方坐下,这个开头很顺利,剿灭皇都周围的盗匪,交给兽皇去做就行了。

    我从怀里小心的拿出紫嫣给我的那缕秀发,轻轻的闻着她残留的清香,心已经飞到了紫嫣姐妹身边。

    不知道紫嫣是否已经回到龙神首都将我的事情告诉紫雪了呢,紫雪会不会接受这样的我?想着,想着,我完全沉浸在回忆当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猛克的声音将我从美梦中惊醒:“少爷,少爷。”

    “啊!怎么,弄完了吗?”

    猛克点头道:“已经完了,信鸽我也放回去了,您还有什么要问那家伙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把他处理了吧。”

    他所说的处理,无非就是左一斧右一斧的把狼人喀嚓掉。这家伙,简直比我还嗜杀。“不用你管了,找地方休息去吧,我还有话要问他,有事我会叫你。”

    走回坡顶,狼人仍然跪在那里,看他的样子,确实被我们吓得不轻,一见到我,他立刻一副卑躬的样子,哀求道:“大人,我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您就放了我吧。”

    我神色比刚才柔和了许多,淡淡说道:“放了你可以,你还要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狼人一愣:“什么问题?我已经都说了啊。”

    我问道:“你是哪里人?”

    狼人回答道:“我是云那人,几乎所有的狼人都出自云那。”看他的样子,好像我的问题很白痴似的。

    “我听说,你们云那领的盗匪在所有领地中是最有组织的,也是最强大的。有这回事吗?”

    狼人脸上有些惭愧,道:“是的,我们云那领的盗匪是素质最高的。他们不但做盗匪,而且也做雇佣兵,为其他领地办事。人数大约在三千左右,必须是有一定实力的狼人才能加入其中。”

    “那你为什么没有加入自己族领地内的盗匪群呢?”

    狼人脸上惭愧之色更浓了,羞愧的说道:“我的水平还不够进入这个兽人第一大盗匪集团的。”

    “哦?你不是很有名气的吗?”我讽刺道。

    “那只是在这一片而言。”

    “好,那你就说说你们那个云那盗匪团的情况吧,我想知道这个号称兽人国的最大盗匪团究竟有多厉害!”

    狼人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又带着点渴望和妒忌:“那个盗匪团伙绝对是所有盗匪都希望能达到的境界,他们有着军事化的管理,比起军队的狼人长枪兵团,都要强得太多。他们中高手如云,随便出个普通团员都要比我强。曾经有人说过,只有伟大的比蒙王率领着比蒙军团前来,才有可能剿灭这个盗匪团。”

    我问道:“在云那领有这么一群算是强大的力量,当地的领主竟然不管吗?就任他们这样发展下去,难道不怕被夺权?”

    狼人不屑的说道:“云那的领主算什么东西,他都要看着那个盗匪团伙的脸色行事。有一次,云那得罪了邻居风眼领,风眼领您知道吧,那是豹人聚居地,他们的族人都非常蛮横,不去欺负人就已经是别人幸运了,更何况云那去得罪他们。风眼的领主发动全族的将士要讨伐云那,云那领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亲自带着重礼去求那个盗匪团伙的团长,结果团长因为是同族的关系,替他们出了面。风眼如此强悍的民风,居然就那么撤退了,风眼领主从此闭口不谈那件事,谁也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这个秘密,我曾经在无意中听到我们狼族的族人提到过……”说到这里,他好像说漏嘴了似的,突然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眼中充满了恐惧。

    “怎么不接着说下去了?”

    狼人突然连连向我磕头:“大人,您别问了,这些是我绝对不能说的,即使是死也不能说啊。”

    他越不说就越勾起了我的兴趣:“不说是吗?那我让手下立刻送你回刚才的村庄怎么样,你说那些村民会怎么招呼你呢?如果想活命,就把你知道的那个盗匪团伙的情况说出来。”狼人抬起已经磕破的额头,眼中充满了绝望,定定的看着我。

    突然,他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似的,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嚎,右手迅速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他的举动着实吓了我一跳,再想救他已经来不及了。其实,刚才我说要送他回村庄,只不过是一句戏言而已,没想到贪生怕死的他会如此执著,宁死不说。狼人的嘴中不断涌出鲜血,他嘶哑着对我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们应该是国家负责剿灭盗匪的人吧,劝你不要去云那,否则,你会死无全尸的。哇——”

    喷出一口鲜血后,狼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到了最后,他仍然想保护那个盗匪团。难道那个什么盗匪团伙真有他说的这么厉害吗?那个团长会是什么人,居然可以让一个贪生怕死的狼人盗匪用自己的生命来保住这个秘密。这个谜团让我始终充满了疑惑。

    “少爷,少爷,发生了什么事?”猛克带着几名近卫跑了上来。

    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把这个狼人埋了吧,毕竟他告诉了我不少事。”

    三千人的盗匪就能吓得住我吗?绝对不能,我倒要见识一下,云那领的盗匪团伙头目究竟是谁,兽人中能和我抗衡的对手,恐怕还真不多。

    猛克和几名近卫埋葬了狼人后来到我身旁,问道:“少爷,咱们现在出发吗?朝哪个方向走?”我看着蔚蓝的天空,坚定的说道:“云那。”

    我眼中闪过一丝煞气,心中暗想:云那的神秘人,我来了。到时候看看,到底是你厉害些,还是我强横些?只有迎难而上才能增加我的阅历和经验,同时这也是一种最好的修练方式。要想到达云那领,我们还必须穿过撒司领。

    撒司领是蛇人领地,聚集着大量的蛇人,蛇人军队虽然在战场上起不到什么重要的作用,但在曰常生活中,却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愿意招惹他们。因为,蛇人非常团结,也非常记仇,睚眦必报,为了一点小事,就可以招来一大群蛇人向对手攻击。同时,蛇人可怕的地方还在他们的毒牙上,身上鳞甲越鲜艳的蛇人也就越可怕,他们的牙齿和爪子如果划破敌人的皮肤,毒液就会立刻循其血液入体循环,最厉害的蛇人毒液可以顷刻致命。这个优势之所以说在战场上无用,主要是因为战争中大多数军队都身着甲胄,牙齿和爪子如何能渗透呢?

    就这样,我们顶着烈曰再次上路。猛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我只能依稀看到他一个模糊的身影,一个半人马护卫跟在黑龙左右,负责保护我的安全,其他人仍旧分散前进着。

    我打开地图看了看,问半人马护卫道:“现在应该已经进入蛇人领地了吧?”

    “是的,少爷。蛇人领地本身的盗匪并不算多,他们都流窜到各地去劫掠别的领地了。”

    我冷笑一声,道:“这些家伙倒会维护自己的族人。”

    半人马护卫说道:“是啊,蛇人的凝聚力非常强,他们信奉的图腾是九头圣,其实就是一种九头蛇,他们的图腾和别人不一样的。”

    我问道:“哦?怎么个不一样?”

    “他们的图腾是存在的,而不像别的种族的图腾只是传说而已。”

    我惊讶的说道:“你是说,大陆上真的有九头蛇这种东西存在吗?”

    半人马护卫郑重点头,说道:“确实是有,不过数量非常稀少,听说之所以蛇人空前团结,就是因为在他们族长那里养有一条九头蛇。这种蛇非常凶残,会吃其他兽人,但出奇的是,只有蛇人他不吃,这就更让蛇人们相信,九头蛇是他们的保护神了。九头蛇的饭量非常大,如果是成年九头蛇的话,一天可以吃掉两个成年熊人那么多。”

    我想了想,道:“那这么说,如果咱们想成功收复撒司领就必须要先杀了这条九头蛇了。”

    半人马没想到我会这么想,慌忙四下看了看,低声说道:“少爷,这已经在撒司领了,您千万别再说这种话,否则,让这里的蛇人听见,一定会倾全族之力拼命的。您不是说要先收拾云那的盗匪吗?撒司还是以后再说吧,他们这里基本上都是山地,也没什么有用的资源,只要咱们一切按照他们的规矩办,他们是不会随便找麻烦的。”

    看这半人马护卫的样子,显然是对蛇人有所惧怕,我心里暗想:“九头蛇真的不能杀吗?如果是暗杀呢?他们找不到凶手会怎么样?总不会去屠杀所有的兽人吧。不过,半人马说的也对,当前要务是先平了云那的盗匪,那里的广阔平原和矿产是非常重要的。本以为诛灭盗匪是件非常容易的事,可没曾想到,我们兽人中也有这么多难啃的骨头。”

    想到这里,我对半人马护卫说道:“去叫沃夫过来,你代替他的位置。”沃夫是我手下这二十名护卫中唯一一个狼人。

    “少爷,您找我?”

    沃夫的身材比普通狼人要高大一些,不像普通狼人的嘴那么突出,脸上的棕毛比较少,他和我一样,是人、魔、兽三族混血儿,但他比我更加不幸,由于模样的四不像,很小的时候就被族人抛弃了,后来被正好经过的兽皇发现,收养了他。

    “嗯,沃夫,我想问你点事,那天那个狼人盗匪竟然为了不说出云那盗匪团的秘密自杀而亡,我想啊,能让他这么做一定和那个秘密有非常大的关系。那个秘密如果不是关系到比他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以他的贪生怕死,怎么会自杀呢?我想问你的就是,你们狼族有没有什么图腾什么的?”

    沃夫想了想,苦笑道:“少爷,对于这些我实在是不太清楚,因为我从小并没有生活在狼人族群里,不过,我倒是从接触到的狼人那里听说过,我们的图腾应该是双头狼吧。”

    我笑了起来:“双头狼,人家蛇族信奉的可是九头蛇,你们的狼神才两个头,怎么和人家斗啊?”

    沃夫有点不服气的说道:“两个头怎么了,照样可以咬掉它九个头。”

    “大胆,什么人敢如此放肆。”一个陌生而尖锐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我心里一紧,本不想在这里惹事的,可还是碰到了麻烦,我低声吩咐沃夫道:“快,告诉大家戒备。”

    沃夫刚要走,“嗖、嗖、嗖”几声,从树上跳下十多个蛇人,最前面的三个,身上鳞片颜色异常鲜艳,一看就知道在蛇族中有些地位。

    十余名蛇人将我们围了起来,沃夫谨慎的贴在黑龙身旁,伸手从身后摘下平常为三截的长枪,一边盯着对方,一边将长枪拧到一起。

    为首的蛇人晃了晃大尾巴,指着沃夫道:“刚才,是你小子在侮辱我们的九头圣吗?”

    我一把拉住冲动的沃夫,从黑龙上跳了下来,双手抱拳一揖,客气的说道:“实在对不起,刚才我的朋友口无遮拦,请各位蛇人首领原谅,我们都是非常尊重九头圣的,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看我谦卑的样子,蛇人首领脸色稍微好看了点,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说的还像人话,这样吧,我看你还比较顺眼,留下这小子,你自己走吧。侮辱了九头圣,不论是什么原因,都必须用鲜血来偿还,他将作为九头圣的食物来弥补自己所犯下的滔天大错。”

    我心中暗骂,脸上却堆笑道:“首领大人,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愿意出一部份金钱作为补偿。”

    蛇人首领脸色一变,怒道:“你当我们是盗匪吗?我们可是领主府的人,放你走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还在这里废话!再废话,连你一起抓起来。快滚。”

    我默运狂神斗气,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们领主府就来了这么几个人吗?”

    蛇人满脸傲气的说道:“怎么,凭我们几个还不够收拾你的。你到底走是不走?”

    我回头冲沃夫使了个眼色,猛然转身,狂神斗气透体而出,双拳前冲,大喊道:“狂战天下。”

    随着我的喊声,一道黄色的斗气柱应拳而出,重重的砸在和我交谈的那个蛇人首领的胸口上。

    即使堕落天使中我这么一下都不好受,何况只是个稍微懂些功夫的蛇人呢。在巨大的轰鸣声中,不但那个首领被打得面目全非,在狂暴的斗气下,他身后的蛇人也纷纷被震飞,一个个鲜血狂喷,眼看是不能活了。

    别看他们鳞片漂亮,一点都不管用,比我的比蒙防御要差得多了。

    沃夫也没有闲着,手中丈二红枪化作漫天枪影点向蛇人们。顿时,有三人被他的长枪挑飞。我沉声喝道:“集中扑杀,不留活口。”

    其余护卫并没有扑上来,他们在听到我的声音后,分得更开了,谨慎的观察着四周。

    沃夫刚才心里就憋着一口气,现在完全的散发出来,根本不用我动手,剩余的蛇人在他手中的丈二红枪下,纷纷化为冤魂。

    最后一个鳞片鲜艳的蛇人突然从后面扑向沃夫,而他的长枪却正在另一个蛇人的胸膛里,关键时刻显示出沃夫平常的刻苦,他身体骤然后仰,腰像折断了一样向后倒去,长枪顺势从刚才的蛇人身上抽出上撩,最后一个鳞片鲜艳的高级蛇人,整体来了个开膛破肚,好漂亮的一式铁板桥。

    我神色突然一变,闪电般的晃到沃夫身旁,墨冥骤然挥出,硬生生的切下了他厚实肩头上的一大片肉,然后用墨冥的剑柄在他肩膀上连点,封住了他的血脉,防止鲜血流失过多。沃夫不解的看着我,强烈的疼痛使得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我冲前方的护卫喊道:“猛克,你快带几个兄弟把他们给埋了,动作一定要快。”

    沃夫的声音有些艰涩:“少爷,我犯了什么错吗?”

    我点头沉声道:“你的错误就是太麻痹大意,你自己看看。”说着,我指了指地上他刚刚被我切下的那片肉。

    沃夫低头一看,顿时神色大变,刚才还新鲜无比的狼肉,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摊黑水。就算他再傻,也知道我救了他,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谢谢少爷救命之恩。”

    我从怀中掏出金疮药仔细检查着他的伤口,淡淡的说道:“还好,毒素还没有内侵,否则,你这条胳膊恐怕都保不住了,既然知道对方是蛇人,还给他们近身的机会,如果让他的爪子碰到你的头怎么办,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一边说着,我从自己衣服上扯下一块布,将敷好药的伤口小心的包扎上:“行了,待会儿,你在最后面走吧。如果有什么不舒服赶快找我。”

    沃夫眼圈红红的看着我,激动的说道:“少爷,我……”我冷喝道:“你什么你,你给我记住,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而是我的,我没让你死,你就不能死,不论什么样的战斗,都必须全力以赴。今天晚上休息的时候你来找我,你的枪法非常不错,但斗气偏弱,无法发挥出全部威力,我这里正好有一套可以和你枪法相配合的斗气。”

    沃夫伸手抹了抹眼睛:“谢少爷成全。”

    “嗯,先到后面去吧。猛克,完了没有?”

    猛克抡着大斧子就跑了回来,脸色有些不好的说道:“少爷,完了。”

    我打他一个暴栗,怒道:“你才完了。”

    猛克吐了吐舌头,站直身体说道:“报告少爷,是我们打扫完了,连血迹也没有放过。没能及时发现敌人,让少爷受惊,请您责罚我吧。”

    我脸色平静的说道:“这也不能怪你,这些蛇人太狡猾了,依靠自己鳞片的颜色躲藏在大树上。你留在我身边吧,让沃夫上后面休息休息。”

    猛克这才发现沃夫受伤了,大惊小怪的喊道:“哎呀,兄弟,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是哪个王八蛋将你砍成……哎呦,少爷你怎么又打我……”沃夫赶快把这位一直对他不错的老哥拉到一边,将刚才的事解释了一遍。我骑着黑龙继续前进,并且传令,谁也不许惹事,不许随便开口说话,一切按照蛇人族的规矩办事。

    我的目标既然不在这里,就不希望多找麻烦。猛克屁颠屁颠的跑了上来,跟在我旁边,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少爷,我,我刚才真的不是有意骂你的,我……”

    我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说道:“行了,你安静点,我在想事情。”猛克一脸无辜的跟在我身旁,却不敢再说话了。一路上我们所有人都尽量少说话,到了关卡处再多奉上点金币,一路上顺顺利利的通过了撒司。

    本来在一些蛇人村庄停留的时候,我也想过要用金币贿赂贿赂当地的蛇人,宣扬我们的兽神教,但他们对九头蛇的崇拜已经到了盲目的程度,根本无机可乘,弄得我实在没办法,这根难啃的骨头只能放在以后再说了。

    为了避免麻烦,我特意让猛克用死去狮人盗匪的皮毛为我制作了一个假头套,别看他平常大大咧咧的,可手艺确实不错,带上他做的这个假头套,我居然感觉很舒服,而且如果不脱衣服的话,很难发现我是个假冒的狮人。

    突然,猛克兴奋的说道:“少爷,再过了前面那个山脊,咱们就到云那领了。”我点头道:“好,你通知大家在山脊上休息一下。”

    刚刚爬上山脊,我就被眼前的情形惊讶得完全呆住了,不光我如此,我的近卫们也是一样。在我们面前,放眼望去,在蓝天白云下,满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整个平原都绿油油的,栽种着各式各样的庄稼,无数狼人农民带着斗笠在田间为耕种而忙碌。为了证明不是在做梦,我转身看向身后的蛇人撒司领。

    撒司这边虽然不是平原,但和云那接壤的这块土地也算得上平坦,只隔着这个山脊而已,但是,完全不同的是,这边的土地一片贫瘠,大部份地方都可以看到地皮。

    我再一次转向云那领,那一望无际、绿油油的万顷良田仍然那么真实的摆在眼前。没想到在兽人的国度里,竟然也有这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存在。“沃夫,过来。”

    沃夫虽然人在向我走来,但眼睛却始终无法从云那的平原上转移回来,一不小心,被坑洼不平的地面绊了一下,身体直朝我倒来。

    我一把扶住他,说道:“注意力集中点。”

    沃夫眼中一片陶醉:“太美了,我们狼人的领地竟然是这么美。”

    我现在的心情一片沉重,兽皇可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在兽人国还有这么一片耕种着的土地,他只告诉我云那的土地算是肥沃,而且又是平原,仅此而已。

    这就证明,他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云那的保密工作也做得太好了,如此大的平原,一年出产的粮食,应该足够五十万军队发动一次几个月的战争没问题。

    云那这么大力发展农业,到底想干什么,如果褐铁再被他们冶炼成功的话,这将是一支精锐之师,也许他们是忌惮父亲的比蒙军团才没有行动。实在不行,也只有调大军来彻底消灭他们了。

    我对旁边满脸痴迷的狼人说道:“沃夫,你下去,找个正在耕种的狼人打听一下情况。”沃夫高兴的说道:“没问题,少爷,就交给我吧。”说完,立刻兴高采烈的跑了下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