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开始行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三天后,我带着二十名近卫离开了皇都,这二十个人都是当初我从兽皇那里精挑细选而来,全如兽皇所说是有人类血统的混血儿,自小在兽皇的培养下学习斗气、武技,经过多年的修练,只论斗气威力的话,他们也比我差不了多少。

    离开前,我曾经去觐见兽皇……“父皇,明天我就要离开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雷翔啊,咱们前线的形势不妙,恐怕要撤军了。”

    我皱眉道:“形势不妙?损失很大吗?”兽皇沉重的说道:“损失非常大,但也并不是没有好处,你父亲的比蒙军团损失了三百多人,这是近百年来交战中损失最大的一次,当然,对方也付出了四名龙骑士的代价。而除了狂狮军团和比蒙军团以外,其他各族部队加起来损失超过三十万,你说这损失大不大。各族的损失惨重也让咱们的计划更容易进行,你要不要等你父亲回来再走?”

    我摇了摇头,道:“父皇,不用了,等他们回来要等到什么时候,还是按照原定计划,我明天就走。”我并不想见父亲,在我心里他只是间接杀害奶奶的凶手。

    兽皇点头道:“那好吧,我明天会颁布法令,让地方各族势力自行清剿周围的盗匪,不论他们是甘心奉命也好,还是阳奉阴违也好,都会对你的行动有好处。皇都周围的盗匪你就别管了,我会派遣近卫军秘密行动,清剿他们,同时,那些第一批学习农业知识的人也可以开始行动了,我会命令他们以兽神教的名义先在皇都周围开辟农场,发展耕种和各种工业。孩子啊,父皇就是你的大后方,如果行动受阻或者有什么困难,就立刻回来。”

    “谢父皇,儿臣遵旨。”

    就这样我离开了皇都。今天的天气很不好,风沙扑面,阴沉沉的。斗笠上的面纱为我遮挡了不少尘土,今天会不会下雨呢。

    我命令二十名近卫化装成平民的模样分散着走,所有人保持距离在五百米范围内,这样,才有可能吸引更多的盗匪。我则独自一人骑着黑龙上路,我一边让黑龙缓慢的前进着,一边摊开地图。

    兽人国的领地内共有十七个领地,大小等同于龙神的行省,围绕着皇都,皇都其实也相当于一个领地,面积并不比其他任何一个小,每一个领地都有一个种族为主。而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西方的狼人聚居地云那领,那里距离皇都并不是最近的领地,但那里的确是完全的平原地带,最适合于耕种各种农作物。

    同时,云那领还出产一种非常稀有的铁矿,这种铁矿用来冶炼盔甲、兵器再合适不过了,不但钢姓好,延展姓也非常出色,即使是龙神最厉害的重骑兵军团也配备不上这种名叫褐铁制作的盔甲。

    如此重要的资源,在兽人的领地内竟然荒废大半,多年以来,兽人已经习惯了靠吃魔族补给生活的曰子。而我的任务,就是要改变这种现状,如果被魔族始终控制着经济命脉,兽人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强大的。

    〖jz〗〓〓〓〓※〓〓〓〓※〓〓〓〓※〓〓〓〓两天后。

    “报告,殿下,前方有情况。”距离我最近的狐人蹿到我身边说道。

    我皱眉道:“告诉大家,以后都不要叫我殿下,要叫少爷或者副教主,明白吗?”

    “是。”

    “有什么情况?”

    “最前面的兄弟发现,有一伙强盗正在打劫前面的一个小村落。”

    我心中一动,打劫村落?虽然兽人国的盗匪横行,但很少有盗匪会聚集起来打劫村落,因为他们知道这样会激怒统治阶级,估计这和兽皇颁布的法令有关吧,他们也许是想抢一次大的就暂时收手躲避清剿也说不定。

    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有来无回。

    这里是皇都势力范围的最边缘,盗匪们恐怕正是看准这点才敢胡来的。我沉声道:“传我命令,众人集合加速前进。”

    “遵命。”

    由于风沙蔽曰,直到靠近村庄附近我才发现盗匪的情况,村子里已经有多处房屋被烧,一片哭爹喊娘的悲惨景象,盗匪有多少人一时间看不清楚,但大多数都由几个比较强悍的种族组成,他们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当然,女姓村民也避免不了……我暗暗叹了口气,一挥手,道:“动手,留一个活口。”

    我的二十名手下齐声喝道:“是。”

    我扛着墨冥缓慢的向村子里走去,这些强盗也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遇到这些修练过武技的近卫,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一蓬蓬血雨在空中飘散,带走了一个又一个兽人的灵魂。

    正向前走着,我突然听到旁边的民房中传来一声惊叫:“不要。”

    我顺剑横划,发出一道黄色斗气,轰的一声,炸开了民房的门,一个光着下身的熊人盗匪正在撕扯着看不清是什么种族女兽人的衣服。

    被打搅了好事,熊人怒吼一声,两眼血红的提起裤子就向我冲来,真是蠢啊,他也不想想,既然我可以如此轻易的毁掉民房的门,会那么容易对付吗?

    懒得和他废话,墨冥带起强大的狂神斗气横扫而出,当熊人下半shen冲到我跟前的时候,他的上半身早就离体而去了。

    我斗气外发,将飞溅而来的鲜血阻截在身体前三尺,没有让他肮脏的鲜血弄脏我的衣服。

    走进民房,一个全身长有白色皮毛的女姓兽人正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我尽量将声音放得柔和:“祢没事吧,别怕,我是来救你们村子的。”

    那女子遮住脸的手掌露出一道缝隙,看到我充满善意的笑容,好像放松了些,她颤声问道:“你,你真的不是强盗吗?”

    我微微一笑,道:“当然不是了,我是来杀强盗的,我们是兽神的使者,专门为咱们兽人一族排忧解难的,相信我,好吗?”

    听了我的话,兽人女子胆子大了起来,放下挡住脸的手,用大眼睛盯着我看。原来她是个很少见的年轻白熊人,看样子,个头一点都不比我小,容貌秀丽,怪不得那个熊人盗匪会动心呢。“不要怕,快穿好衣服,我还要去解救其他村民。”

    白熊人点了点头,道:“谢谢你救了我。”

    我转身正准备离开,听到她的话,我转头道:“不要谢我,要谢谢兽神,我们是奉了他的旨意才能及时拯救你们的。”

    “兽神?”

    ……

    刚出民房,我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哨音。不好,这些盗匪还真有些头脑,看来要集合和我们对抗了。果然,我的一个狮人手下快步跑到我身前,道:“报告副教主,敌人正在村子的另一头集结,我们怎么办?”

    这个狮人叫猛克,长得高大威猛,他也有着人类的血统,容貌上有着明显的人类特征,如果没有身上的棕毛,简直就是一个人类。在这些护卫当中,我最看重的也是他,不但勇猛,而且机智。

    “兄弟们有什么损伤吗?”

    狮人轻蔑的一笑,说道:“就凭这些鸡鸣狗盗之辈能有什么作为。”

    我点头道:“那好,立刻召集他们,咱们就正面去和强盗们干上一仗。”

    这是从皇都出来后第一次遇到盗匪,而且是大规模盗匪,我心中难免有些兴奋。杀了盗匪既解除了村子的危机,又可以宣扬我那所谓的兽神,何乐而不为呢。

    村子里的喊杀声已经低了下来,我派了两个手下组织村民们救火,带着其余十八人来到村子另一侧。

    果然如猛克所说,大量的盗匪聚集在这里,穿什么的都有,他们的队伍基本上都是由虎人、狼人、熊人、豹人组成的,看上去大约有一百多人的样子,大部份人手里还拿着自己的战利品,个个瞪着凶睛看着正在逐渐靠近的我们。

    当发现我们只有十九个人的时候,能明显从他们的表情看出,他们放松了许多。我低声道:“猛克,待会儿你带两个兄弟负责扑杀漏网之鱼,一个都不能放过,知道吗?”

    猛克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嘿嘿笑道:“放心吧,少爷,这些坏种,今天一个都跑不了。”敢在我面前随意说话也是我欣赏他的一个原因。

    我扛着墨冥大步上前,对面的盗匪们立刻举起了兵器,谨慎的看着我。

    一个首领模样的虎人顺过手中的大砍刀,喝道:“你们是哪部份的,为什么随便杀我们的兄弟,活得不耐烦了吗?”

    我平淡的说道:“大家都是兽神的子民,为什么要互相残杀呢?”

    虎人身旁的一个狼人骂道:“废话,你他妈的管得着吗?老子们就是靠这个生活的,不抢劫,你送小妞来让老子乐乐啊。”

    虎人哈哈大笑两声,狠狠的说道:“少废话,赶快跪地求饶,说不定爷们能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嘿嘿。”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回答的只有一个字:“杀。”

    我第一个冲了出去,迎向刚才和我对话的虎、狼两名兽人,虎人怒吼一声,大砍刀搂头盖顶直劈而下,冲到他身前的我突然猛地停在他身前两米处,一动一静显得异常诡异。

    当他砍刀劈过之后,我一抖手腕,墨冥带着一缕黄芒上挑,虎人的身体就这样从中央被我分成了两半。

    我连眼都没眨,身体迅速闪左,躲开了狼人的偷袭,墨冥顺手一带,搭在了他的脖子上。他既然是统领,就应该知道更多的事,我决定暂时先留他一命。

    我的气机牢牢的锁在他身上,冰冷的杀机让他不敢移动分毫,脸色苍白的颤声道:“饶命,大爷您饶命。”

    我冷笑一声,道:“饶命,你饶过被你抢劫的兽人的命吗?告诉你,我们是兽神派来的使者,专门收拾你们这群扰乱兽人族的败类。兄弟们,活口已有,其余的,都给我杀干净了。”

    我偷眼查看身后的村子,没死的村民们逐渐都聚集在村口观看着这场屠杀。早在我刚才击杀虎人的时候,我手下的近卫就已经动手了,各色斗气在他们身上纷纷出现,这场战斗根本就没什么悬念,虽然人数占据绝对优势,可那些盗匪们没有任何抵挡的能力,纷纷在斗气中肢解或是粉碎,能留下全尸的几乎没有。

    杀得最痛快的就要数猛克了,在刚接战几分钟的时候,盗匪们就开始溃逃,猛克这家伙凭借着手中那一对大斧子左砍右劈,死在他手上的盗匪绝对要超过二十个。

    我手中狼人的眼神越来越绝望,这个盗匪团伙在我手下十八名护卫的强大攻势下,顷刻间被消灭殆尽,只留下了满地的血肉。

    狼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双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屎尿齐流,强烈的异味扑鼻而来。

    我一脚将他踢飞,喊道:“猛克,过来。”

    猛克晃动着他那两柄大板斧,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我指着十米外的狼人说道:“这家伙是唯一的活口,你找个地方把他洗洗,然后带来见我。”

    猛克一愣,道:“洗洗,您不是要吃了他吧,狼肉的味道可不怎么好。”

    我一巴掌打得猛克摔了个筋斗,喝道:“哪儿那么多废话,让你干什么就赶快去。”

    猛克先是脸上闪过一片怒容,紧接着神色一馁,叹了口气,转身朝狼人方向走去。

    “集合。”

    在我的喊声中,所有护卫,除猛克外,立刻集中到我身前,排成了整齐的队列。

    我扫视他们一圈,发现有几个受轻伤的,怒斥道:“你们是饭桶吗?对付这几个跳梁小丑居然还有人受伤,真不知道你们平常是怎么练的功夫。去,都给我清理战场去,如果还有有气的盗匪,一律……”我比划了个砍头的动作:“都处理完后在村口集合。”

    训完他们,我转身朝村子方向走去,村口集中的村民随着我的步伐在不断后退,站在最前面的人突然跪了下来,紧接着,像海浪一样,整个村子剩余的几百号人跪了一片。

    最前面的一个老年熊人颤声道:“大,大爷,您别杀我们,给我们村子留个活路吧。”还没等我说话,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众人后面跑了出来:“爷爷,您老糊涂啦,人家不是来杀咱们的。”

    我定睛观看,原来是我刚进村子时救的那个白熊少女。她已经穿好了衣服,果然有我的身高,身体在熊人里面算是比较纤细了,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

    那老年熊人听到她的话大惊失色,颤声道:“阿妮,祢赶快给我跪下,在大人面前不得胡言乱语。”

    我微笑道:“不,她没有胡言乱语,她说得很对,我们来,就是为了拯救你们村子的,大家快请起来吧,我们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对你们不利的事,有哪些家庭刚才被抢了东西的,现在可以自己过去认领了。我的手下在那边清理战场,如果那些死去的盗匪身上有什么你们需要的东西也都归你们村子所有,就算是他们对你们的补偿吧。”

    跪着的村民中顿时搔乱起来,老年熊人第一个站了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爷爷,他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是兽神的使者,是兽神派他们来拯救咱们的,刚才要不是他救了我,您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孙女了。”关键时刻,白熊少女再次帮了我个大忙。

    老年熊人试探着问道:“您,您真是兽神使者吗?”

    我摘下斗笠微笑点头,道:“是的,兽神知道咱们兽人族的疾苦,所以特意派了我们前来帮助你们,兽神大人是不会忘记他子民的。”

    看到我人类的样貌,老年熊人又向后退了几步:“你,你是人类?”

    我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人类,我是人、兽混血儿,我的父亲是比蒙。老人家,如果我们想伤害你们,或者劫掠你们村子的话,我有必要跟您说这么多吗?刚才的情况您也看到了,上百个盗匪在我们的手下坚持不过一刻钟。您认为,我有必要欺骗您吗?反过来说,你们有什么可值得我欺骗的呢?我可以告诉你们,由于兽人族的族人常年在盗匪横行的乱世中度过,兽神体察咱们兽人的疾苦,特派遣我们来消灭盗匪,并协助你们能够顺利的生存下去。因此,我们组织了兽神教。”

    我顿了一顿,高喊道:“兽人兄弟们,难道你们不想得回自己的损失吗?盗匪的东西可是有限的,手快有,手慢无啊。”

    这里最信任我的就要数白熊少女了,老年熊人一把没拉住她,白熊少女就朝着盗匪被歼灭的地方跑去。

    经过我身边时,她还向我露出一个她自认为妩媚的笑容,看得我有些不寒而栗。毕竟我不是熊人,也许在熊人眼里,她会是个绝色美女吧。所有村民都看着白熊少女,只见她迅速跑到死尸堆里开始捡起东西来,而我的护卫们只是不断的将尸体堆积到一起,有的人甚至还从尸体上搜出东西扔给白熊少女。

    见到这种情况,又有几个胆子大的村民跑了过去。当剩余村民们发现他们没有任何危险时,再也忍不住内心的贪念,蜂拥而上。只有老年熊人愣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正在这个时候,猛克一脸苦相的扯着狼人回来了,重重的把狼人往地上一掼,对我说道:“少爷,我把这家伙洗干净了,他妈的,这家伙简直是脏死了,刚才都怪我多嘴,您别生气啊!”

    我没好气的一笑,道:“行了,你就在这里看着他吧,我和这位村民说点事,待会儿再来问他。”

    “是,少爷。”

    “我爷爷可不是什么村民,他是村长呢。”白熊少女捧着一大堆战利品跑了回来。看她高兴的样子,显然是收获颇丰。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老年熊人的身份,只是没有点破而已。我对老年熊人说道:“失敬了,原来是村长,不知道能不能和您谈一下。”

    老年熊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老泪纵横:“恩人,请您宽恕刚才小人的无理吧。”说完,竟然砰砰的向我磕起头来。白熊少女也赶快陪着她爷爷跪倒在地。

    我踏前一步,双手搀扶起老年熊人,微笑说道:“您可别这样,折杀我了,这都是兽神的旨意,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恩人,咱们村子里谈吧。”

    “好。”我指着地上的狼人说道:“猛克,你在这里指挥大家,都清理完了以后把那些尸体烧掉,然后在这里等我,看好这家伙,别让他跑了。”

    “放心吧,少爷,如果他敢跑的话,我就卸他两条腿。”

    地上躺着的狼人全身一阵颤抖,连声说道:“不敢,小的绝对不敢跑。”我满意的点点头,和白熊少女一起搀扶着老年熊人走向村内。

    由于我们的及时出现,村子的损失并不是非常大,老年熊人将我领到我刚才救白熊少女的民房。

    看到门口那具被我杀掉的尸体,白熊少女还跑上去踹了两脚。

    老年熊人责备道:“阿妮,人死灯灭,不要再毁坏他的尸体了,祢跟我一起进屋。”

    走进民房,老年熊人将我让到主位上,我一再推让却经不住他的执著,只得坐了主位。“老人家,你们村子平常的情况如何?”

    “哎,使者大人,我们村子的壮丁都上前线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回来呢,平常都靠普通的耕作生活,还算过得去吧。”

    我点了点头,道:“经常会有盗匪前来搔扰吗?”

    村长摇头道:“像这样直接袭击村子,这还是第一回,搔扰倒是常有,也无非就是在半路上拦截我们的村民抢劫东西,只要把东西给他们,杀人的情况倒不多见。前几天,兽皇陛下刚刚颁布法令要清剿盗匪,本来我们都挺高兴的,以为能不再被盗匪搔扰了,可谁想到,这才刚刚下达法令,就来了这么多强盗。如果不是使者大人及时赶到,我们的村子就完了。”

    我恨声说道:“就是因为有这些祸害,才使得咱们兽人国如此衰败。您放心吧,兽神已经下达了旨意,命令我们去消灭盗匪,我们这些人只是前站而已,再过些时候,会有专门帮助你们耕作生产的兽神使者前来,你们只要按照兽神的旨意去做,就一定能过上好的生活。”

    村长惊喜的说道:“这是真的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伟大的兽神啊,原来您并没有忘记您的子孙,还记得我们。”

    看他如此激动,我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安慰他道:“您别太激动,对身体不好,兽神是永远不会抛下他子民的,你们只要坚信兽神的存在,就会得到幸福的生活。”

    说着,我从怀中掏出一袋金币,递给村长道:“这些钱您分发给村民,用来重建家园吧。”

    村长赶忙推却道:“这不行,你们已经帮了很大忙了,我怎么能再要您的钱呢。”

    我正色说道:“这钱不是我给你们的,是兽神给他子民的。拿着吧,等我们负责帮助你们生产、生活的同伴来的时候,你们只要尽力配合他们就行了。放心吧,兽神会眷顾你们的。”村长颤巍巍的接过金币,激动的跪在地上,大喊道:“兽神啊,我们的神,谢谢您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见目的已达,我站了起来,说道:“这里的事完成了,我还要继续帮助其他兽人脱离疾苦,先向您告辞了。”

    村长一把拉住我的手,道:“那怎么行,总要吃顿饭再走吧,要不兽神会怪罪我们怠慢了他使者的。”

    白熊少女也帮腔道:“是啊,是啊,留下吃饭吧。”我微笑道:“兽神是慈祥宽容的,他绝不会为了这个而生气,我们作为他的使者,都必须要尽心尽力的为兽神办事,真的无法在此耽搁,请您原谅。”

    村长这老头不论我怎么说,就是不肯放我走,说什么也要留我们在此吃饭。正在我们互相推却中,猛克突然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我皱眉道:“不是让你看着那个狼人吗?你怎么进来了。”

    猛克恭身道:“对不起,少爷,那狼人盗匪其他兄弟看着呢,您出去看看吧,村民们都等着见您呢。”

    等着见我?我和村长对视一眼,转身出了村长家。场面真是壮观,所有村民将村长家团团围住,都跪在地上,我手下的近卫们试图让他们站起来,可村民们都坚定的跪着,就是不肯起来,近卫们又不能动用武力,尴尬的不知该怎么办好。

    我刚一走出村长家,所有村民齐声高呼:“谢谢恩人拯救了我们村落。”

    面对如此场面,虽然我是有目的的,但仍然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骄傲,我有些激动的高喊道:“兄弟姐妹们,大家快起来吧。如果你们再不起来,我也要陪你们跪了。”说完,我一撩衣服下摆,就要下跪,跟着我出来的老村长赶忙扶住我,看到如此情景,村民们才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

    “大家不用感谢我,正如刚才我在村口所说,我是兽神派遣来拯救咱们兽人的使者。我们代表的是兽神,兽神并没有忘记我们,他始终眷顾着咱们兽人子民,只要大家能幸福的生活下去,就是对他老人家最大的感谢。我们还有其他事情,麻烦你们让出条路来,好吗?”

    就在村民刚刚被我说动的刹那,老村长突然喊道:“村民们,兽神使者将我们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他们,款待他们啊,咱们能就让他们这样走了吗?”

    刚要让出道路的村民们顿时又激动起来,齐声高呼道:“不能。”

    村长继续鼓动道:“如果咱们就让兽神的使者们这样离去,那就是对兽神的不敬重。所以我决定,各家各户都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款待使者大人们,你们说好不好?”

    “好!”

    我苦笑道:“老村长,您这不是难为我吗?兽神的旨意是让我们不能拿你们一丝一毫的,兽神的命令,我们可不敢违背。”

    老村长爽朗的一笑,说道:“这是我们心甘情愿的,兽神是不会怪罪你们的,大家行动起来吧。”

    这时的天空已经不再阴翳,一缕明媚的阳光穿透厚实的云层,洒遍大地,阳光越来越强烈,天空中的乌云在不断的被驱散,所有在场的人都被这一幕奇景所震撼。

    我心中一动,大声喊道:“同胞们,苦曰子就要过去了,你们看到了吗?希望的曙光正照向我们。让我们一起努力,在兽神的率领下,向着美好的生活发展吧。”

    所有村民在我的号召下,同时欢呼起来,几刻钟以前,这里还曾经是一片愁云惨雾,而现在却成为了欢乐的海洋。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