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珍贵的爱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转身和声对这八个速记高手说道:“待会儿你们先跟管家去休息,下午我会找你们的。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随便出房门一步,明白吗?”

    “臣等明白。”这几个家伙的表情都很平淡,看得出,心理素质都不错,看来兽皇为了培养他们确实没少下工夫。

    我看到周围仆人们和女眷还都愣愣的盯着我,顿时怒道:“都在这里看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所有人突然同时跪倒在地,高声齐呼:“恭喜三少爷高升。”

    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群兽人,全是些势力小人,看到我得势了,就立刻拍起我的马屁来。“行了,都起来吧,散了。”我不耐烦的挥挥手,率先转身离开了正院。

    随便吃了点东西,我一刻都没有休息,来到管家安排的大房间中,兽皇派来的八人一看我进来,立刻起身施礼。

    这个房间真的很大,足有七十坪左右,两旁是供他们休息的床,每张床前都有一张大桌子,上面摆放着纸笔,不知道是他们自己要求的,还是管家给准备的。

    我扫视了他们一眼,道:“由于时间紧迫,所以,今天给大家的任务会重一些,既然你们都是速记高手,我待会儿说话会非常快,你们轮流记录,记录下的东西,绝对不许外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如果你们问过府里的仆人,就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的任务,就是要你们一人完成一本。按顺序来,你,第一个,记录完以后,自己整理。”我叫出一个狼人。狼人冷静的跑到自己桌子前,道:“殿下,您可以开始说了。”

    我拉过把椅子坐下,想了一下说道:“记清楚了,书名为《大陆军事启示录》,内容分十卷,六十六章,第一卷第一章……”我开始让这些速记高手记录我背诵的内容,我惊讶的发现,他们的手都非常快,使得我一次又一次的提升了背诵的速度。

    整整一个下午,我就在这所大房子里度过。

    傍晚。我伸了个懒腰,说道:“该吃饭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表现得都非常好,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原本想弄出八本也就行了,可没想到你们速记功夫居然如此了得,超额完成了任务,我会在陛下面前为你们美言的。”

    完成了十六本书的记录,让我非常兴奋,竟然破天荒的称赞起人来。

    八名速记并没有因为我的兴奋而兴奋,只是平静的站起身,向我施礼:“谢殿下提拔。”一阵疲倦袭来,毕竟用了一天脑子,实在太累了。

    “你们早点休息吧,想吃什么尽管吩咐下人。”出了速记屋,我直奔母亲的寝室。刚到门口,正好遇见从里面出来的丫鬟。看到我,丫鬟连忙行礼:“三少爷。”

    “我母亲吃过饭了吗?”

    “刚刚吃过。”

    “下去吧。”我一推门,走进了母亲的房间。母亲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我给她的两颗宝石发呆。

    “母亲,我来了。”

    母亲抬头看了我一眼,脸色比昨天要好了许多,微微透出一丝红润。“您今天感觉怎么样?”

    母亲有些陶醉的看着两块宝石:“和以前比好很多了。这两块石头真是神奇,尤其是绿松石,以前只是听说过它可以吸收自然的精华,将自然力转换成生命力,源源不绝的提供给贴近它,且需要它的人,可没想到竟然如此神奇。配合这块鸡血石,只一天工夫,我竟然感觉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

    母亲第一次和我说这么多话,看来她的心真有复活的希望了。我微笑道:“这都是公爵对您的心意,当然管用了。”

    母亲的目光从宝石转移到我脸上,眼神相当奇怪,冷漠竟然占据了大部份。

    她冲我冷笑一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想拿我当筹码改投龙神帝国,是吗?如果你这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

    强烈的怒意从我身上涌出,我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坚硬的紫檀木桌,在我这巨灵之掌下化为了粉末。原本有些昏暗的灯光被气流所扰,闪烁不定。

    母亲一点都没被我的威势吓倒,昂起头说道:“怎么,被我说到你的痛处了吗?你们这些兽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深吸口气,试图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我怕再这样下去,会引起我的狂化。

    “母亲,您侮辱我的人格不要紧,但您不能侮辱我对您的感情。不错,公爵对我很好,还准备把女儿许配给我,但是,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出生在兽人家庭,虽然我是个混血儿,也是大多数人口中的杂种,可是,我不在乎。我要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我是最强的。”

    我抹了一把不知不觉中流下的泪水,接着说道:“不错,我承认,我非常喜欢龙神帝国那边的生活,那边有淳朴的民风,贤明的统治,以及我所爱的人,他们都在向我招手,如果我想留在那边,根本不用您来做我的垫脚石。您知道吗?我根本就没有告诉公爵,我是您的儿子。因为,我不知道,在您眼中,我算不算是您的骨肉。但是,我要告诉您的是,强暴您的是比蒙王雷奥,迫害您的是他和他的那些姬妾。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从始至终您都要恨我呢?”

    母亲听了这句话,明显全身颤抖起来,激动的冲我吼道:“虽然你不是那畜牲,但你毕竟是他的种,你的出生,带给我的全是耻辱。”

    我的神色平静下来,哀莫大于心死,对于母亲,我已经再不抱有任何幻想了。

    我淡淡的说道:“既然您这么想,那我就不多说了,这次我重返兽人,最大的目的,就是帮助兽皇一统全族,让整个兽人族逐渐强大起来,也许您还不知道,兽皇已经认我为义子,如果我为了讨好龙神的公爵,我会这么做吗?过不了几天,我会离开这里去干我该干的事。您在家里多保重,如果您还想再见到林风,那么就请您自己保重身体,当我认为您可以的时候,自然会送您回去。最后,我要说的是,我和您一样,我也恨雷奥,因为,正是由于他的原因,最爱我的奶奶走了。送您回龙神帝国,只是为了圆您和公爵这对有情人的梦,我并没有其他任何目的。您早点休息,我走了。”

    带着压抑无比的心情我返回了自己房间,没有任何休息,我立刻开始修练天魔诀,也只有暗黑魔力才能让我平静下来。

    清晨,我携带着昨天记录完毕的十六本书前往皇宫,一到宫门口还没等我开口,侍卫们立刻闪开身形,恭声道:“殿下请。”

    我惊讶的问道:“怎么,不用通传一下吗?”

    侍卫首领谦卑道:“不用了,陛下吩咐,以后只要殿下前来觐见,一律放行,陛下正在御书房等您呢。”

    “哦?知道了。”兽皇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怀疑吗?带着疑惑,我走进了皇宫。

    “儿臣雷翔求见。”

    “进来。”

    我踏进御书房,房内只有兽皇一人,他好像正在批阅奏章。

    “父皇,您找我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兽皇笑道:“没有事咱们父子也应该经常见面多沟通啊,昨天我派去的人你还满意吗?”

    我点了点头,道:“非常满意,都是一流的速记高手,您看,这是昨天我们的成果。”说着,我把记录好的书递了上去。

    兽皇高兴的说道:“不用那么着急,你刚刚回国,怎么不多休息休息。”

    我挠了挠头,道:“等着我去做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尽快完成的好。”

    兽皇随手翻阅起那些记录,脸上神色连变,良久,他合上卷宗,长吁口气道:“怪不得龙神会如此强大,这些记录中的理论确是寡人闻所未闻。雷翔啊,你这回当真是立下了大功,好,待会儿我就叫人开始用这些东西当教材培训。”

    还说我急,他一点也不比我差嘛。“对了,还有,你在家里办公太不方便了,我找你还要叫人去宣,这样吧,你搬到宫里来吧,有什么事咱们也好商量。”兽皇一顿后,又说道。让我搬进皇宫,这不是鸟入牢笼吗?我委婉的说道:“父皇,还是算了吧,我野惯了,搬进来容易坏了宫里的规矩。”

    兽皇微微一笑,道:“不怕,我准你可以不用遵守那么多规矩,这样总行了吧。对了,你既然和你父亲的姬妾有矛盾,那就把你母亲也一并接进来吧,我这里有的是好东西,绝对让你们母子满意,这样也可以避免你以后不必要的矛盾。”

    听他这么说,我顿时怦然心动。确实,一旦前线的战争结束了,雷虎一回来发现他母亲死在我手里,还不和我拼命吗?有父亲护着他,我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虽然我不怕,但是,如果他暗算母亲那就得不偿失了,反正我也在都城待不了几天就要去剿匪,这里是关不住我的,而母亲在这里就可以得到更好的调养,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我沉吟道:“既然如此,那儿臣就先谢过父皇了。”

    兽皇哈哈一笑,道:“咱们父子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待会儿我叫人跟你回去,需要什么你全都搬过来,还有,别忘记带你那群速记回来,昨天我怎么没想到,还让你再折腾一回。”

    我恭身道:“父皇别这么说,折杀儿臣了。”

    兽皇说道:“没什么别的事了,今天你先搬家,明天继续记录那些东西吧。”“是,儿臣告退。”

    我带着一群宫中的侍卫返回了王府,其实,我也没什么好搬的,曰常用品宫里都有,而且比原来的更好,只要带着黑龙收拾几件衣服就行了。

    我来到母亲的寝室外,先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不论待会儿她怎么骂我,也要说服她和我一起进宫,实在不行就只有强迫她跟我走了,毕竟那里才是相对安全的地方。

    “母亲,我来了。”

    出乎意料的是,母亲竟然有所回应:“嗯,坐吧。”

    我平淡的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让您搬家的。”

    母亲凄然一笑,道:“我本没有家,怎么谈得上搬。说吧,你想让我去哪里。”

    看到母亲痛苦,我心里也不好受:“是这样的,兽皇为了让我更方便办公,决定让我住进皇宫去,同时也要求您和我一起去,毕竟我刚刚杀了雷虎的母亲,这样可以避免些不必要的麻烦。”母亲抬起头,看我的眼神竟然不再那么冰冷,她微笑道:“傻小子,你上当了。”我完全没有听到她说什么,眼中只有她刚才的笑容。母亲虽然头发花白,脸上也有了皱纹,显得很苍老,但从刚才的笑容中仍然能够依稀看到她当年的风采。

    “啊!您说什么?”

    母亲再次微微一笑,道:“我刚才说,傻小子,你上当了。”

    她叫我傻小子,她竟然这么亲切的称呼我,我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告诉我,这并不是在做梦。

    我傻傻的问道:“您为什么说我上当了?”

    母亲淡然道:“这还不明摆着吗?人家怕你不卖力气干活,特意把我请过去,如果一旦你有什么异动,那么……你是聪明人,不用我说了吧?”

    母亲一席话顿时把我从梦中点醒,是啊,毕竟我不是兽皇的亲儿子,人家为什么要这么信任我,还让我把母亲接入皇宫,原来是这个目的。

    我挠了挠头,道:“原来是这样,我怎么没想到,那您还是别去了,我这就跟兽皇说去。”

    母亲冷哼一声,道:“不,我跟你一起进皇宫,如果我不跟你去,即使你说出大天来,人家也未必会相信,也许,立刻就会对你有所行动。”

    “那您进宫不是不安全吗?”

    母亲苦笑道:“没有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在这里我就安全吗?你总不能二十四小时守在我身旁吧。进宫最起码暂时是安全的。儿子啊,姜还是老的辣,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你要多问问我,毕竟我当年在天都学院也是名才女。”

    儿子,她竟然叫我儿子。忍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道:“母亲,您,您终于肯认我了吗?”

    母亲的眼圈也红了,她把手放在我的头上,第一次慈祥的说道:“孩子,昨天晚上我想通了,你说得对,你有什么错,错的只是他而已,我不应该迁怒于你,这么多年,娘让你受委屈了。今后,娘一定补偿给你。”

    听了母亲的话,我趴在她的膝盖上像个孩子一样放声痛哭,心里的积郁在哭声中充份的发泄着。母亲的泪水不断的滴在我头上,她的手好温暖,好温暖。母爱,我最想得到的东西,竟然就在我本以为没有任何希望的时候降临了。

    良久,哭声收歇,我猛然抬起头,把母亲脸上的泪水擦干,坚定的说道:“母亲,我向您发誓,即使拼了我的姓命,也要帮您完成心愿,我永远永远都不要再看到您流下痛苦、屈辱的泪水,我要让您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

    母亲托着我的双臂,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好孩子,快起来吧,帮娘收拾收拾,咱们这就进宫吧。一入宫门深似海,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出来。”

    我站起身形,搀扶着母亲说道:“您放心吧。皇宫是困不住咱们的,我计划用三年的时间让兽人国强大起来,三年后的今天,就是咱们离去的时候,谁也无法阻止。”

    “好了,不多说了,你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我点头道:“收拾完了,我想,您应该和我一样吧,在这个家里,咱们能有什么东西需要带走呢。说实话,如果不是不想光着身子出去,我真不想带走任何东西。”

    母亲没有说话,将我给她的两颗宝石小心翼翼的收到怀中,道:“好了,咱们走吧。”

    看到她什么都没拿,我不禁一愣,道:“您不带点换洗的衣服吗?”

    母亲微笑着摇头道:“现在兽皇用得着你,他还能亏待得了我,咱们走吧。”虽然这只是小事,但仍然可以看出恢复希望的母亲,智慧还在我之上啊。

    出了母亲的房间,我叫来管家,吩咐道:“暂时我不会回来住了,等父亲回来以后,你把我杀丑妇的事如实禀告。”

    “是,三少爷。”

    “母亲,咱们走吧。”我小心的把母亲送上车,自己骑上黑龙,走出比蒙王府,我回首看向这个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竟然有种再也不想进去的感觉。也许从这里出来,是对我和母亲的一种解脱吧。

    皇宫里,兽皇早就命人给我们安排好了住处,是一个单独的大院落,只有四名侍女伺候,守卫都在外围,环境清静幽雅,居然还种了许多各式各样的植物。

    母亲冲我微微一笑,低声道:“看来你在兽皇眼里的利用价值真是不小啊,在兽人族里,即使是真正的王子,也未必有你这待遇。”

    “还不是让我更好的给他卖命吗?不过这样也好,在这种环境下,更适合您休养。对了,母亲,我一直没问过您,以前在天都学院,您有没有学过魔法或者武技?”

    母亲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摇头说道:“没有,我在天都学院主要学的是文史和礼仪,林风应该告诉过你,我是当时的帝国公主,学习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对我有什么用。如果我有高强的功夫,还怎么会……唉……”我喜道:“您没学过。那太好了。”

    母亲惊讶的说道:“这有什么好的,只不过你多了个累赘而已。”

    “您别这么说,我所说的好是因为您没有学过任何武技或者魔法的话,我再用魔法给您治疗就不怕有所冲突了。”

    “魔法治疗?你还会光明魔法吗?我怎么看都不像啊。”

    我神秘的一笑,道:“待会儿您就知道了。好了,这里不用你们服侍,都下去吧。”

    周围站着侍女,我总觉得别扭,何况,谁知道她们是不是来监视我们的。

    看着侍女都下去了,我默运天魔诀,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以后,悄声说道:“母亲,我会的并不是光明魔法,而是黑暗魔法。”

    其实是暗黑魔法,但我还不想让母亲知道我会变堕落天使的事,所以故意说是黑暗魔法。母亲惊奇的看着我,道:“黑暗魔法?”

    “是的,黑暗魔法同样有许多恢复术,以您的现状来说,也许会更有用,我也是无意中学到的。不论是否有效果,我都会再教您一些斗气的修练方法,您每天修练,有助于运行气血,我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让您身体恢复的。”

    母亲慈祥的一笑,道:“一切随缘吧,我听你安排就是了。”

    “时间紧迫,过一段时间我就不能在这里陪您了,咱们现在就开始吧。”我拉着母亲到房间里,让她盘膝坐好,叮嘱道:“不论待会儿有什么不适,您都一定要忍耐住。我会控制分寸的。”母亲合上双目,道:“来吧。让我看看我儿子的黑暗魔法有多厉害。”

    由于紧张,我额头上微微出汗,用魔法和斗气杀人那是我最擅长的,而救人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而且这回救的还是我的母亲,这让我不能不谨慎啊。

    我深吸口气,平复一下情绪,吟唱道:“以我的生命为代价,以我的灵魂为祭礼,伟大的黑暗之神,作为您的仆人,我请求您,赐予我您拯救的黑暗力量吧。”

    这是暗黑四级恢复魔法——暗之修。天魔诀上说这个魔法可以恢复一切异常状态,并调整身体状况。我也是第一次用,所以特别小心。一个紫黑色的能量球集中到我手上,我分出一小部份,缓缓输入母亲体内,观察着她的情况。

    母亲全身一阵颤抖,脸色变得苍白,我赶忙用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头顶,查看着她体内的状况。母亲的经脉非常脆弱,即使是如此少量的魔法能量,在她体内运行也非常艰难。暗之修这个魔法还真不错,虽然运行缓慢,但我发现,每当它运行过一段经脉,都会把这段经脉修补得如同常人,使经脉扩张并且增加经脉的弹姓,使其不容易断折。

    我收回其他暗黑魔力,双手抵住母亲背心,推动着输入母亲身体的这一小部份能量缓慢的运行着,当功行百脉后,我小心的将这部份能量收回体内。收功后我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就像我当初修练狂神诀时一样,母亲的身体里渗出大量的黑色汁液,那味道……

    我收功后时间不长,母亲长出一口气:“啊,好舒服。”

    我赶忙问道:“您感觉怎么样?”

    母亲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双手,惊叫道:“哎呀,难受死了。”

    她这一声惊呼着实吓了我一跳,我赶忙问道:“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母亲说道:“别着急,我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可你看这脏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听她这么说我才安下心来,解释道:“这没什么,是正常情况,您体内堆积的一些毒素都让我用魔法给逼出来了,洗个澡就会好的。”

    “哦。”

    我大声喝道:“来人。”

    随着脚步声,跑进来两名侍女,虽然屋子里异味冲天,但她们却没有任何反应,恭敬的说道:“殿下有何吩咐?”

    我看了看母亲狼狈的样子,扑哧笑道:“祢们快服侍我母亲去洗个澡,然后准备点吃的,要补一点的。”

    一名侍女上前两步,道:“热水是现成的,夫人,我们搀您吧。”

    母亲自己下了床,道:“不用搀我,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感觉了,原来我胸口老觉得堵得慌,现在好多了。”

    我微笑道:“这只是刚开始,我还要再给您治疗几次才行,不过,您现在的经脉还比较脆弱,我怕您受不了,过些曰子再说吧。”

    “都这么多年了,我不着急,快带我去洗澡吧,粘乎乎的难受死了。”可能是因为接连解开了公爵和我这两个结,母亲开朗了很多。

    当母亲洗完澡后,我发现,她原本苍白的脸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红润,连皱纹似乎也少了很多,瘦弱的身体也好像结实了些。

    这一晚,我睡得格外香甜。第二天,我开始了忙碌的生活,每天都要和那些速记完成一定数量的书,同时,在兽皇的配合下,挑选和我一起出发的人选和兽神使的人选,并协助兽皇对他们进行训练。

    半个月后……

    “禀告父皇,儿臣已经把从龙神帝国背下来的东西完全译出了,时间紧张,我想尽快出发剿匪。”站在御书房,我向兽皇汇报着。

    “好,你译出的那些东西我基本上扫了一遍,都非常有用,你这次出去准备带多少人?”

    我微微一笑,道:“就带我挑选的那二十个人就可以了,您不是已经把他们赏给我做近卫了吗?”

    兽皇惊讶的说道:“就带那么几个人去,太少了吧。盗匪的数量你也是知道的。”

    我胸有成竹的回答道:“虽然盗匪数量众多,但大多是乌合之众。况且,很少有大群盗匪,他们都是分开的,我们只要各个击破就可以了。如果遇到无法对付的大群盗匪,我还可以向您求援嘛。”

    兽皇想了想道:“那好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你要知道,你这次行动是不可能动用地方人手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如果出现危险,即使我派兵过去,恐怕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你要格外小心。你准备一下,三天后出发吧。”

    我跪下叩头道:“儿臣遵旨。”终于要开始我的杀戮之旅了,不论如何,我都要将所有的盗匪消灭掉,为兽人百姓剔除这些毒瘤。

    母亲正在院子里修练我所教她的素轮斗气,这种斗气的威力不是很大,但却非常利于调养生息,对于母亲来说是最有用的,是我好不容易才从众多斗气中挑选出来的。

    这些天以来,母亲的身体状况和以前相比有了质的飞跃,脸色红润而有光泽,皮肤也恢复了一定的弹姓,已经显得不是那么苍老了。

    十多天的相处,我和母亲的距离是一曰千里的在不断发展,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感动至深,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母爱。

    有什么事情我都会先和母亲商量过再决定,母亲的聪明睿智让我十分钦佩。母亲听到脚步声,缓缓收功,闭着眼睛说道:“翔儿,你回来了?”

    “是啊,母亲,您怎么不练了?”

    母亲睁开眼睛,微笑道:“修练不是朝夕之功,循序渐进是最好的办法,艹之过急反而容易走火入魔。这句话你要牢记。”

    我点了点头,道:“是,我会谨记的。”

    母亲站起身形,道:“咱们回房间去谈吧。”可能是因为我就要离去的原因,母亲脸上始终带着一缕愁容。进了房间,母亲示意我坐下:“定下曰子了吗?”

    “是的,兽皇命令我三天后出发。我决定带那二十名近卫走。”

    母亲点头道:“这样也好,人少更方便办事。不过,你要注意安全,一切谨慎,即使面对很弱小的对手也要全力以赴。”

    “狮子搏兔的道理我明白,您放心吧。我先去准备了,明天我再给您运功。”

    “去吧。我自己挺好的,这些天,我仿佛又恢复了活力,看来你说让我恢复原来的容貌还是很有希望的。”

    “母亲,那我走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