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辱人者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这就是父亲,一个没有亲情的父亲。我的心仿佛又恢复到原来的冰冷,木然走出大帐找人叫来了大哥。

    “父亲,您找我?”

    “嗯,你挑几个护卫随你弟弟立刻返回皇城。”

    “可是,父亲,弟弟刚回来,是不是让他先休息一天。”大哥的话让我心中一暖,也只有从他身上我还能感受到一丝亲情。

    父亲皱了皱眉头说道:“不用了,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按照我的吩咐去办。你们一起出去吧,雷翔,你走的时候就不用过来了,回去以后……算了,出去吧。”

    我默默的随着大哥走出了大帐。雷龙扶着我的肩膀说道:“刚见到就又要分开了,小弟,路上一切小心。大哥给你找几个功夫好的族人。”

    我平淡的问道:“路上还那么不平静吗?”

    雷龙说道:“咱们兽人国就这样,到处都是盗匪。放心吧,有他们护卫你,不会有事的。”

    我攥紧了拳头,冷声道:“盗匪?遇到我将是他们一生最大的不幸。大哥,放心吧,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个给你,贴身带着,有好处的。”说着,我从贴身马甲中掏出一块绿松石。经过上次的生死边缘后,我发现不断传输给我生命力的就是这种毫不起眼的绿色石头,如果当初没有它们,我根本就无法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雷龙捏起绿松石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微笑道:“别问了,你就拿着吧,不要让别人看到,它在战场上会帮助你的。”

    雷龙皱着眉头看着小小的绿松石,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一定收藏好它。”

    “刚才有人告诉我说副统领回来了,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小杂种你啊。”一个熟悉而讨厌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和大哥同时回头,看到了和大哥同样高大的雷虎。他还是那样子,一脸的狰狞。小杂种是他以前给我起的外号,从我有记忆以来,他一直这么称呼我。

    我冷哼一声,道:“你说谁是小杂种?”

    雷虎将指节捏得嘎嘎作响,撇着嘴说道:“怎么,几天不见,小杂种脾气见长啊,也敢反抗了。”

    大哥拦在我前面,怒喝道:“老二,你胡说什么,他是咱们的兄弟,你怎么能叫他杂种。”

    雷虎有些不屑的瞥了大哥一眼:“我说大哥,他算什么咱们的兄弟,你看他身上有一点长得像咱们比蒙的样子吗?他不是杂种是什么,他妈就是那个人类贱妇,生了他这么个贱种,真不知道父亲怎么想的,还一直留着他,要是我,早就把他扼杀在摇篮之中了,省得看着讨厌。”

    雷龙突然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转头一看,吓得他接连后退几步。父亲的漠视、雷虎的羞辱让刚刚从龙神回来的我发狂了,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雷虎,变红的长发无风自动,狂化后的我,肌肉骤然膨胀,上身的衣服被撑裂多处。

    雷虎看到我的样子也是一呆:“怎么,杂种发疯吗?”

    我身上散发着森然冷烈的气势,一步一步的逼向雷虎,嘴里不断的叨念着:“你说谁是杂种?你说谁是杂种?你说谁是杂种?”

    雷龙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急道:“三弟,你不要这样,有话好说。”

    我一挥手将雷龙甩开,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没什么好说的,侮辱我的人都要死。”由于我们的争吵,围上来不少人,大部份都是狂狮军团和我们比蒙军团的人,因为我和雷虎都属于副统领一级,所以没有人敢上来劝阻,有些聪明的已经去找父亲了。雷龙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被震得发麻的手,喃喃的说道:“可是,可是他毕竟是你哥哥。”

    雷虎喝道:“谁是他哥哥,他是个杂种。臭杂种,别以为你弄成这个样子我就怕你,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比蒙的实力。”说完,大吼一声,踏前一步,隔空一拳击来。

    正如大哥所说,雷虎的天雷卸甲已经修练到第三层了,一团淡淡的白色斗气透拳而出,猛地向我冲来,如果不是能狂化,我真未必是他的对手,但狂化后的我,即使是龙骑士也敢斗,而且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怕。我身体猛然前冲,迎向他发出的斗气。雷虎蔑视的一笑,哼道:“找死。”

    前冲的我猛然挥拳,一股红色的气流应拳而出,和他发出的白色斗气撞到了一起,轰的一声,雷虎被反震力震得后退了两步,脸色微变,而我只是速度被阻挡了一下,就继续冲了过来。

    我的勇猛激发起了雷虎的凶姓,怒吼一声冲了上来。我单脚点地,腾空而起,怒吼道:“狂战天下。”狂神拳只有在狂化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一股实体般的红色气柱横空而出,雷虎毫不畏惧的冲了上来,连连挥拳。“轰、轰、轰、轰、轰、轰。”狂战天下发出的狂神斗气在空中和雷虎的天雷卸甲对撞六次,雷虎那高达五米的巨大身躯被我狂化后的力量猛然撞飞,压倒了一座帐篷。

    围观的两族士兵看到不可一世、常常自诩为下一任比蒙王继承人的雷虎居然被我打得飞了出去,不约而同的发出各种声音。

    一个狂狮军团的士兵说道:“这个是谁啊,这么厉害,连雷虎副统领都打不过他。”

    “你不知道了吧,这是我们比蒙王最小的儿子,也是副统领,虽然长得不算高大,还有点像人类,但却是数百年来唯一一个可以狂化的比蒙呢。”

    旁边一个比蒙战士骄傲的回答道。“嘿嘿,这回雷虎副统领可牛不起来了吧,平常他老是一副眼睛长在头顶的样子,这回可吃瘪了,还是败在自己弟弟的手上。”

    雷虎扒开帐篷,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即使是防御力强横的他,刚才这一下也吃了不小的亏。“好杂种,你狠,今天老子和你拼了。”一声狂吼,他又冲了上来。

    正常状态的他尚且不是我狂化后的对手,何况是受伤了呢。面对这个从小欺负我们母子的人,我心中充满了杀机,自从完成了两翼堕落天使变身以来,即使在不变身的时候,我的速度也增加了不少,我给自己加上风翔术,利用自己比雷虎小得多的身体,不再和他硬碰,闪开正面,一拳一拳重重的打到他身上。

    大哥雷龙在一旁急得不得了,几次想插手,但都无法捕捉到我快速的身影,只能眼看着雷虎像沙包一样被我打来打去。凭借着速度,我根本不让他有落到地下的机会,拳拳到肉,打得雷虎鲜血狂喷,在挨了十拳以后,我知道,他最少有十几根骨头被我打断了,但天雷卸甲确实是高明的护身功夫,再加上他天生的强横防御,挨了这么多下重击,他居然还活着。

    我大吼一声:“狂龙急舞。”身化血红长龙,虽然没有用上墨冥,但威力却丝毫不减,比起变身堕落天使用上此招时,威力还要强上几分,这是我留给雷虎的最后一击,就算他防御再强,我也要让他像白天一样变成一堆碎肉。

    狂化后的我没有任何顾忌,面对使自己狂化的目标,只知道杀、杀、杀。

    “住手。”眼看雷虎就要丧命的一刻,一声惊天怒吼响起,雷龙眼中闪过一片喜色。一团巨大无比的白色光芒挡在了雷虎身前,拦住了我狂龙急舞的全部力量。血色长龙撞上白色光团,发出一片劈劈啪啪的响声,最后轰的一声,我所幻化的长龙消失了,我变回原先的样子,脸色苍白的倒飞而出,头发上的血红颜色逐渐暗了下来。

    白色光芒渐隐,露出父亲愤怒而惊讶的脸。在他那王者的气势面前,所有在场士兵全部跪倒在地,高呼:“比蒙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父亲先低头看了一眼雷虎,雷虎呻吟的说道:“父亲,救我。杀了那个小杂种。”

    听了这句话,雷奥自然明白我们是为了什么冲突。

    父亲冷哼一声,喝道:“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连自己弟弟都打不过。来人,抬下去,找医生给他治疗。”说完,大踏步走向我。

    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父亲,我想再多凝聚些力量,如果他怪我的话,我就和他拼了,我实在忍耐不住心中的愤怒。但狂化的能量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我的身体正逐渐的变回原先的样子,雷虎毕竟是比蒙中的强者,俗话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能把他打成那个样子也耗费了我大量的斗气。

    一阵虚弱传来,我单膝跪倒,用手撑住身体。这时,父亲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一抬手,阻止雷龙说话,一把将我拽了起来。

    我发现,他的神色竟然很柔和。从他拽住我的大手中传来一股纯厚的斗气。在他斗气的支持下,我精神一振,站直了身体。

    父亲冷冷的扫视着跪成一片的士兵,大声说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今天,我以比蒙王的身份在此宣布,我的三子雷翔,在兽人国中具有和我其他子嗣一样尊崇的地位,都是比蒙军团的副统领,如果,以后让我再听到谁侮辱他,那就是侮辱我雷奥,不论是谁,绝不轻饶。”

    “比蒙王千岁,雷翔副统领千岁。”

    父亲满意的点点头,喝道:“还都在这里跪着干什么,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遣散了士兵,父亲深沉的注视着我。我并不会为他刚才的话感到兴奋或者感激,是我自己的力量捍卫了我的地位,我一步不让的和他对视着。

    “好,你不愧是我雷奥的儿子,在龙神的这一年多,你的进步很大,尤其是刚才那一招,很不错。继续努力,狂化消耗很大,今天就别走了,休息一天。雷龙,给你弟弟安排住处,明天一早再让他出发。”说完,父亲转身离开了。

    大哥上前一步扶住我,低声说道:“三弟,你今天怎么发那么大火,走吧,我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去。”说完,拖着疲惫的我向他自己的帐篷走去。

    我骑着黑龙缓慢的向着兽人国都行进着,身后跟着八个步行的比蒙巨兽。由于我昨天的表现,他们对我都非常敬畏,即使跑得很累也不敢吭声。由于有他们跟着,和我离开时不同,这回竟然一拨盗匪都没有遇到,估计他们看到这八个比蒙巨兽,早都吓得躲了起来。

    一路上我很少开口,始终阴沉着脸,只有想到紫嫣两姐妹的时候,脸上才会流露出一丝温柔。没有了盗匪的搔扰,我们行进速度很快,只用了十多天的时间,就进入了兽皇城境内。

    一个比蒙巨兽问道:“副统领大人,咱们是先回府邸还是……”

    “回府邸。”

    “是。”

    我要先回去看看母亲,离开这段时间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自从见了公爵以后,我对母亲的恨淡了许多,她对我不好,只能怪命运吧,我要把见到公爵的事情向她交代一下。

    走进了没有丝毫变化,仍然巍峨广阔的比蒙王府邸,我冷声说道:“你们几个自己找地方休息,不用跟着我了,明天早上在门口等我。”

    “是,副统领大人。”看着没有丝毫变化,熟悉又陌生的院子,我心中一片茫然,这,就是我的家吗?长叹一声,我拉着黑龙走了进去,直奔母亲住的地方。

    作者:今天是大年三十,正如我前几天所说,今天特此更新两章,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一直以来,多亏大家的支持才能有我的今天,小三在这里谢过了.

    仆人们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在他们心里,我始终是一块坚冰。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声音,是个很尖锐的声音。“啪,祢这个人类贱种,老娘打死祢,祢那死鬼儿子和雷龙那小畜牲都走了,我看谁还来护着祢,怎么样,打得祢爽不爽啊?哈哈哈哈。祢敢瞪着我,活得不耐烦了,啪,哼,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打死祢的,打死了祢,以后哪儿还有玩物啊……”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耐不住了,一个箭步冲进了母亲的房间。屋子里凌乱无比,东西弄得四处都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狮人妇女正一手抓着母亲的头发,她那满脸的横肉看上去是那么恶心,这个人,就是雷虎的母亲,父亲的第三个妻子,同时,也是兽皇的表妹。

    在这个家里,没有人敢招惹她,用个赞美的形容词来形容她——泼妇。

    母亲嘴角溢血,脸色比我走的时候又差了许多,身上的衣服被撕破多处,她正狠狠的盯着面前的丑妇。

    “放开她。”我的声音宛如来自地狱一样冰冷。

    丑妇抬头看到是我,脸色微微一变,松开了抓住母亲的手:“呦,我当是谁跟叫丧似的,原来是贱种生的杂种回来了,瞧你那德行,瘦小枯干的,和我们雷虎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进步上前,右臂一甩,将丑妇重重的摔了出去,撞在房间的墙壁上。看到母亲虚弱的惨状,我的眼睛湿润了。

    我一伸手将她瘦弱的身体抄了起来:“母亲,我回来了,您受苦了。”母亲毫无生气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丑妇的身体还算结实,虽然被摔了一下,但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她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叫喊着冲了过来:“你个小畜牲敢打老娘,老娘跟你拼了。”她的样子像头发疯的母狗。

    我一脚将她踹开,用的力量并不大,背对着她说道:“不用拼,今天祢的命也要结束。”说完,我轻轻将母亲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给她盖住。“母亲,您先休息一下,我处理了这个泼妇就回来看您,您一定要保重身体,您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待会儿告诉您结果,好吗?”

    听到这句话,母亲的眼中明显有了神采,拉着我的衣服说道:“真的吗?他,他还好吗?”

    我微微一笑,道:“待会儿会告诉您答案的,您先休息休息,总要养足精神才有力气听我讲这个故事,不是吗?”

    母亲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水,有些哽咽的说道:“谢谢。”

    听到她的这声谢谢,我的心一阵绞痛:“您不应该向我说谢谢,我是您的儿子,永远永远都是。”

    说完,我深吸口气,站了起来。丑妇满脸狰狞的看着我,恨声道:“你,你敢把老娘怎么样?”

    “待会儿祢就知道了。”我一把抓住她的衣领,轻松的将她拎了起来,拖着她往外走。

    一个泼妇怎么会不反抗呢?她拼命的挣扎,用手抓,用牙咬,但怎么能伤害得了我那比蒙强壮的身体。就这么拖着,我一直将她拉到大院子里。周围的仆人看到我们,都躲得远远的不敢吭声,很明显,他们都知道怎么回事。

    我叫住一个人:“你,过来。”这是个蛇人,我记得他好像是负责打扫庭院的。蛇人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瞥了一眼丑妇,颤声说道:“三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我沉声道:“去,把家里所有人都叫来,不分男女老幼,还有,把跟我一起回来的那八个比蒙也叫来,我有事情要宣布。”

    蛇人试探着问道:“连大夫人也要叫吗?”大夫人就是雷龙的母亲,多年来一直卧病在床。

    “大夫人和伺候她的人就免了,其他人都叫来,动作快点,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是,是,小的马上就去。”

    丑妇嘶声道:“你要干什么,你要敢动我一根毫毛,等我的虎儿回来,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我冷哼道:“碎尸万段?他以后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至少他现在不行,恐怕想站起来走路也要等上半年了。在回到这里之前,我刚收拾完他。”

    雷虎可是这泼妇的心头肉,她颤声道:“你,你把虎儿怎么了?不,不可能的,你绝对不是虎儿的对手,你骗我,你骗我。”

    “哼,待会儿我会证明给祢看的,不过祢放心,他还死不了,只是折了几根骨头而已,不过,祢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因为不可能再出现一个父亲拯救祢。”

    丑妇第一次感到了恐惧,颤声道:“你……你要杀我?”

    我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很快,府里的人都过来了,父亲和大哥、二哥没在家,我就是最大的主人,我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没人看得起的雷翔,早在我杀了第一个比蒙护卫时,我在家里的地位就改变了。

    蛇人跑到我身前,躬身说道:“三少爷,凡是在家的人已经都来齐了,您看……”我冷声说道:“行了,一旁站着。”

    我环视一周,除了我那几个姨娘以外,大部份都是仆人和护卫,其中也包括我带回的几人。

    我指着一名从前线跟我回来的护卫:“你过来。”

    “副统领,您吩咐。”

    “告诉这个泼妇,他的儿子,也就是我那个所谓的二哥现在在干什么?”

    比蒙护卫愣愣地看了看丑妇,道:“雷虎副统领在养伤。”

    这家伙真是个木头,我怒道:“告诉她雷虎是怎么伤的,还要我教你怎么说吗?”

    比蒙护卫被我吓得向后退了一步,想起那天我收拾雷虎的情景,他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那天雷虎副统领骂,骂了雷翔副统领,然后雷翔副统领把雷虎副统领打伤了,后来,雷奥王出手救下了雷虎副统领,所以现在雷虎副统领在养伤。雷奥王还当众宣布,如果以后再有人侮辱雷翔副统领,绝不轻饶。”

    虽然这个比蒙护卫有些口齿不清,脑子有些笨,但他已经将事情基本上叙述清楚了,我挥了挥手:“退下。”

    “祢听清楚了?祢的儿子不是战无不胜的,凡是侮辱了我和我母亲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如果那天不是父亲拦着,祢的儿子,早就下地狱了。既然父亲说侮辱了我就绝不轻饶,那今天我就代替他来惩罚祢吧。”

    丑妇已经没有了嚣张的气焰,呆呆的说道:“可,可他是你哥哥,我是你姨娘啊。”

    我凄厉的大笑起来:“哥哥?什么狗屁哥哥?他有拿我当兄弟看待吗?从小到大,他有吗?在他眼里,我只是个杂种。而祢,侮辱、殴打我母亲,今天,我就让祢十倍、百倍的偿还。”

    我猛地抬起头,眼中布满血丝,吓得周围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向后退。

    “今天我叫你们来,就是要告诉你们,今后如果谁再敢欺负我母亲,她就是你们的榜样。除非我死了,否则,不管是谁,即使是父亲我也会拼到底,听清楚了没有?”我的话语中充满了森然杀机,整个院子里的温度仿佛下降了很多,众人心里更是凉到了冰点。

    一个平常和丑妇交情较好的姨娘开口道:“她是你的姨娘,你不能这么对她,一切等王回来再说吧?”

    我重重一哼,眼睛眯成一条缝,两道寒光射向这个敢于出头的姨娘:“祢少在这里废话,祢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祢说得对啊,她是我的姨娘,唉……”我一边说着,一边点着头。

    众人都松了口气,以为我改变了注意。就在他们放松的刹那,我嗔目大喝一声:“杀——”右手向下急挥,狂神斗气骤然迸发,轰,丑妇的身体被击个正着,她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就变成了一堆碎肉,鲜血四处飞溅,我一身一脸都沾满了这个欺负我母亲的泼妇的血。

    刚才帮丑妇说话的那个姨娘当场就晕了过去,一些女姓也脸色苍白的开始呕吐,其他人都颤栗的看着我。满身鲜血的我站在院子中央,如同刚从地狱走出来的修罗王一样。

    “这就是你们的榜样,看清楚了没有?”在我的威势下,没有人敢回答。

    我又大声的问道:“看清楚了没有?”

    仆人们断断续续的回答着:“看,看清楚了。”

    我脸色缓和下来:“把这里收拾干净,这些碎肉捡捡,找个地方埋了。没事的人都散了吧,别忘了我今天说过的话。”

    撂下这句话,我没有去见母亲,而是……总不能一身血腥的去见她吧?换了身干净衣服,让我感到浑身清爽。

    回到母亲的屋子,这里已经被仆人收拾干净了,母亲和我走时一样,仍旧躺在床上。“母亲,我回来了。”

    我走过去,坐在床边。母亲翻过身来,挣扎着要坐起来。我赶忙扶住她的身体,把枕头垫在她身后。母亲深吸口气,说道:“说吧,把整个过程告诉我。”

    看着母亲苍老而憔悴的面容,我不由得一阵心酸,照这个样子下去,恐怕她熬不了几年了。

    我伸手入怀,掏出一块鸡血石和一块绿松石递了过去。母亲一怔,并没有接:“这是鸡血石,这是绿松石,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的,都是极品,价值不菲啊。”

    看母亲的样子,并没有收下的意思,我心中一动,道:“是他让我带给祢的,我怎么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母亲的身体有些颤抖,伸出手抓起了两块宝石,眼圈湿润了,喃喃的说道:“阿风,阿风,你还没有忘记我吗?”

    “他不但没有忘记您,而且还很惦记您。”

    母亲一把抓住我的手,急问道:“快,快告诉我他的情况。”

    我反握住母亲冰凉的手,温和的说道:“您别着急,听我慢慢告诉您。”

    扶着母亲又靠了回去,看她情绪平复了些,我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当初我到了龙神帝国以后,就进入了天都学院学习武技和魔法。”

    “天都学院?”

    “是啊!怎么了?”

    “唉——”母亲长叹一声,“我当初也是在那个学院学习的。”

    我微微一笑,点头道:“我知道。”

    “是他,他告诉你的?”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在那里学习不久,就遇到了一个心仪的女孩子,我们试着交往了,她人很美,也很温柔,对我非常好,她叫紫雪。”

    母亲皱眉道:“你是兽人,怎么可以和人类女子发生这种关系呢,这样会害了人家的。”我心中一痛,在母亲心里,我永远是和父亲一样的野兽吗?

    “听我说下去,好吗?如果没有这个女孩儿,恐怕我永远也找不到您说的那个林风。”“为什么?”母亲忍不住问道。

    我淡淡一笑,道:“因为,紫雪正是林风的女儿,而林风是龙神帝国权倾朝野的公爵。”

    这句话对母亲的震动很大:“公爵?他始终还是娶了别人,他始终还是忘记了我,我应该高兴吗?”母亲自嘲的笑了,但眼中的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

    “不,他没有忘记您,林风……啊,不,他入赘到亲王家,现在已经改名字叫紫风了,在他心里,您始终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他是在无奈的情况下才娶的别人,和爷爷奶奶一样,他们是政治婚姻。”

    “政治婚姻?”

    我点头道:“是的,否则,就算紫风他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就身居高位。当他见到您当初给我的信物时,他的样子和您现在一样,激动得不可抑制。他说曾经到兽人境内无数回找您,却都没有任何结果。”

    母亲痴痴的说道:“他来找我?他来找过我,他怎么可能找得到我。”

    我叹道:“是啊,您在这里,他是不可能找得到您的。他非常希望能再见到您。”

    母亲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苍老的容颜,看了看已经灰白的长发,苦笑道:“玲玲已经不是以前的玲玲,他还愿意见到我吗?即使可以,我也不会去见他,这样,最起码我还能保留个完美些的样子在他心里。”

    看得出,母亲的内心非常痛苦。她的眼泪就没有停止过,不断的滴落。我握住她冰凉的手,说道:“您别这样,公爵说,即使让他放弃一切,不论您变成什么样子,只要您还在人间,他都要找到您。”

    母亲眼中闪过一丝神采:“他,他真的这么说?”

    我点了点头,道:“虽然从小您和我的接触不多,但我从来没有在您面前说过一句谎话吧。您和紫风公爵以前的事情,他都对我说了,他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惦记着您。”

    母亲惨笑着摇摇头,道:“让他始终保留着这个幻想吧,我是不可能再见他的。也许,现在的我看上去更像是他母亲吧。”

    我突然下定了一个决心,坚定的说道:“母亲,您想不想回到龙神帝国,再见紫风公爵?”

    母亲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平淡的说道:“不要拿我开玩笑了,你会背叛你爹,背叛你的族人放我回去吗?”

    我难以抑制心中的伤痛,哈哈大笑起来,眼泪随着笑声不断的滴落:“族人?谁是我的族人,我在大多数人心里只是一个杂种而已。母亲,您还有家,您的家在龙神帝国,那里永远是您怀念的地方,可我呢,我有家吗?我没有家,我是一个人、魔、兽三族混血的杂种,我没有家,我没有家。”

    嗓子一甜,强烈的悲愤让我吐出了一口鲜血。母亲在我说没有家的时候,神色一动,伸出手想拉住我,但手伸到半途又收了回去。我惨笑几声,道:“只要您愿意,我可以送您回到龙神帝国去。当然,不是现在。”

    母亲目光呆滞的看着墙壁,喃喃的说道:“我还可以回去吗?我早就没脸再见他们了。”“公爵他不会在乎您的样子和其他一切的。”

    母亲几乎是喊出来的:“可我在乎,我不能这个样子回去给他添烦恼。”

    母亲现在在乎的只有公爵,谁会在乎我呢,紫嫣、紫雪吗?她们现在在想我吗?紫嫣的清丽脱俗,紫雪的温婉可人,不断涌现在我脑中,对,还有她们在想着我,在这个世界上我并不是孤独的,不是吗?想到这里,我心里舒服了许多,淡淡的说道:“母亲,如果我有办法让您恢复到应有的容貌呢?”

    听了这句话,母亲眼中一亮,今天我对她说的这些已经勾起了她希望的曙光,如果,如果……母亲真的不敢想下去,心跳却在不断的加速。“如果我有办法让您恢复到应有的容貌,您愿意回到龙神去吗?”

    母亲苦笑着说道:“你当自己是神仙吗?即使是神仙也未必能让我枯木逢春吧。”

    我伸出三根手指,道:“给我三年时间,您已经等了这么久,不在乎再多等三年吧,三年里我一定让您恢复容貌,然后,我就带您回龙神。其他的您什么都不用管,只要按照我的话去做就可以了。”

    母亲坐直身体,定定的看着我:“你,你是说真的吗?”我郑重的点点头,道:“首先,我要您每天按时吃饭,我会让他们多给您弄些补品吃的。其次,您既然认得公爵送您的那两块石头,就应该知道它们是干什么用的,您要每天佩带在身上。其他的,您就等我消息吧。您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心中充满希望,充满春天般的希望,只有这样,才能夺回您的青春。”

    听了我的话,良久,母亲艰难的说道:“谢谢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有些暴躁的说道:“不是对您说过,不要跟我说谢吗?”大步踏前向屋外走去,走到门口,我回头道:“我不是对您好,我是希望您好,因为,您始终是我的母亲,虽然,您并不爱我。”说完,我转身离开了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