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皇族兄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满意的点点头,将披风重新搭到身上:“你在城里是什么职位啊?”

    休斯特·非真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小的叔父是本城的城主,小的在城里挂着个总军需官的职位。”

    总军需官,这可是个油水很多的职位啊。我把手搭在紫嫣肩上,对他说道:“这个职位不错嘛,这些年你也刮了不少吧?”

    “不敢,不敢,小的不敢,小的只是挂职而已。”

    我厉声说道:“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连我你都想打,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刚才你骂了我朋友,给点精神损失费吧,金币我拿着不方便,给我弄二十颗极品宝石来,你应该知道我们皇族对鉴别可是有一套的,如果试图蒙混过去,小心你的脑袋。”

    休斯特·非真哭丧着脸说道:“爷,您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哪有那么多钱啊。要不,要不小的送您几个极品美女怎么样!”

    我怒哼一声,道:“让我用你剩下的吗?少废话,你没有?行,少一颗我就砍你一条手臂,少两颗我就砍你两条,少四颗,我就砍你四肢,少五颗嘛……”我面色邪恶的看了看他双腿之间:“想完整的话就照我的话去做,都给我滚,如果明天中午之前我没收到东西,我就自己到你府邸里去取,哼。”

    休斯特·非真见没有一点斡旋余地,哭丧着脸坐到地上,和他的一众手下一起向外滚着。

    我突然说道:“且慢。”

    休斯特·非真心惊胆战的跪在刚刚滚出不足三米的地方,小心的问道:“您,您还有什么事?”

    我瞪了他一眼:“本爷来此是奉了陛下的特殊任务,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明白吗?即使你叔叔也不行,还有,再随便搔扰城里的百姓,我就替陛下斩了你们叔侄,城主的宝座可是很多人都惦记着的。”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明白了就滚吧。”看着他们蹒跚的滚向大门,紫嫣放声大笑,我拍拍她的后背,说道:“行了,别笑了,呆会儿呛着祢。”

    紫嫣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才把气息平复下来:“阿翔,你不如改行当强盗算了,肯定收入不错,没想到你敲诈勒索的功夫这么好。你看他们的样子,跟乌龟似的,笑死我了。”说着,又笑了起来。真拿她没办法。

    休斯特·非真众人这时候已经滚出了旅店。我转身对旅店老板说道:“老板,我的衣服破了,让裁缝再给我弄一件,结帐的时候一起算给你。”

    老板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能侍候堕落天使大人是小人的荣幸。”我这才发现,包括所有伙计和在场的顾客,他们都用崇敬的眼神看着我,坐着吃饭的也都站了起来。堕落天使、皇族,这些称号还真是好用。

    我也不勉强他:“这些以后再说,刚才我们的饭还没吃完,你叫人再送一些到我们房间里,还有,如果那头蠢猪送东西过来的话,你们接下来直接给我送过去就行了,我可不想再见到他那恶心的样子。”想起他那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我不由得一阵反胃,还好今天没吃什么油腻的东西。我扯着笑到肚子疼的紫嫣回到了房间。

    “行了,别笑了,笑得太多可是会有皱纹的,别我还没去接祢,祢就已经未老先衰了。”这句话还是很有杀伤力的,紫嫣顿时止住了笑声。虽然痛快的解决了那头肥猪,但我明白,暴露身份的可能也大了起来。

    我对紫嫣说道:“小姐,祢给我想个主意啊,要是万一那头肥猪追查起我的身份,祢让我怎么说,难道说我是魔皇的私生子不成。”

    紫嫣眼睛一亮,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就这么说好了。”

    我失声道:“什么?这还是好主意。”

    紫嫣笑道:“傻阿翔,你听我说嘛,魔族皇族对种族的观念非常强,否则也不会导致整个魔族如此的等级分明了,你真的可以说自己是魔皇的私生子,就说是他和外面的女人生下的。不是皇族的女姓是不能嫁给魔皇进入皇宫的,他们美其名曰保持正统。这样的话,只要不是魔皇亲来,谁也不可能知道你的身份,谁有胆子去问魔皇在外面有几个私生子。能进行堕落天使变身是对你身份最好的证明。你也知道,只有皇族才可以修练的,像你这样半个皇族血统的,也只有魔皇有权力将练习堕落天使的功法传授给你。”

    听了紫嫣的话,我明白过来:“祢这招真厉害,不过,就是又给我找了个父亲。”

    紫嫣白了我一眼,说道:“魔皇当你父亲还委屈你吗,就这样决定了。”我们没想到的是,这个仓促的决定却让我们避过了一场大难。

    夜已经深了,城市里只有几点蒙蒙的亮光,我和紫嫣站在旅店楼顶的露台上看着天上的点点繁星。

    “阿翔,你说天上的星星有多少,它们好漂亮啊,闪亮,闪亮的,像一颗颗钻石似的那么璀璨。”

    我从身后搂住她,微笑着说道:“连我们的才女都不知道有多少颗星星,我这个才疏学浅的小民怎么会知道呢。”

    紫嫣往我怀里挤了挤,说道:“讨厌,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我的……是最棒的。”

    我调笑她道:“祢的什么啊?”紫嫣没有回答,我也没有追问,我们就在这徐徐夜风中静静的伫立着,享受着皎洁月光的照射,默默的数着天上的星星。

    “太晚了,咱们回去休息吧。”说完,我才觉出自己的话语中有些暧mei。

    紫嫣却好像没有觉出来似的,淡淡的说道:“我不想回去,多呆一会儿,好吗?这样和你一起看星星,真的好舒服。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在你的怀里,我感觉好温暖,好安全。”

    “温暖是一定的,安全却说不上,和那些高手比起来,我还差得很远,虽然可以堕落天使变身,但也只是初步而已,如果那天的那个丫头不是修练时间太短,我们可能已经到地狱去做情侣了。”

    “不要说这些,好吗?这么幽雅的环境里说这些会破坏气氛的。”

    “哦?我们最崇尚力量的紫嫣小姐什么时候变得不喜欢谈论这些了,这可不像祢啊!”

    紫嫣转过头,瞪了我一眼,气呼呼的说道:“那你是喜欢我现在的样子,还是以前的样子呢?”

    我赶忙陪笑道:“当然是都喜欢了,祢可是学院第一美女,不喜欢祢喜欢谁呢?真的很晚了,明天咱们收到那些东西就启程吧。”

    紫嫣轻笑一声,道:“想到那个胖家伙被你整成那个样子,我就想笑,二十颗极品宝石啊,你这回可让他大大破费一笔了。”

    我不置可否的说道:“二十颗宝石而已,至于让他那么为难吗,我还是给他留了余地的。”

    紫嫣握住我围在她腰身上的大手,道:“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当这是在你们兽人国或者龙神吗?魔族是个盛产宝石的地方,这里随便出产的一颗宝石到了龙神那边都算得上极品。而这里所谓的极品,你说会是什么。今天你那么吓唬了他,我真的很期待他明天会拿些什么来应对。”

    我微笑道:“这就不是需要我来担心的事了。这里的空气好舒服,我喜欢这凉爽的感觉。”

    “我也是,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到哪里我都会感觉很舒服。”为了不再被打飞,我强忍着想吻她的冲动,紧紧的搂住她。

    “轻一点,人家的骨头快断了。”她的话吓了我一跳,赶快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紫嫣微笑道:“傻瓜,虽然有点疼,但你刚才抱着我的时候,我感觉很充实,我好像完全拥有了你似的。”

    “回去吧,乖,夜深了,明天还要赶路呢。”这回紫嫣并没有说什么,乖乖的让我抱着回了房间。

    屋子里的大床当然归她睡了,可怜的我只能委屈在外面的沙发上,还好这里的沙发还算不错,又大又软,凑合吧。

    清晨,我到天台上修练了一遍天魔诀,活动了一下筋骨,回来的时候,旅店的服务人员已经将早餐送来了,我们的紫嫣小姐正在毫不客气的吃着。

    “很好吃吗?看祢吃得这么香。”

    紫嫣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说道:“当然香了,味道好得不得了,你也快来吃点吧。”我刚坐下准备和紫嫣一同进餐,门外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祢先吃,我去看看。”向紫嫣交代了一句,我走向大门。打开大门,首先看到的就是休斯特·非真那堆满虚伪笑容的肥脸,他手上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我皱着眉头说道:“我记得交代过旅店的人,我不想再见到你。”休斯特·非真陪笑着说道:“爷,是这样的,正好有两位和您同族的爷在我叔叔那里做客,听说您在这里就让我带路一起过来看看了。”

    我心中暗惊,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怪他泄露我的行藏,不动声色的问道:“哦,是谁啊,他们在哪里?”

    休斯特·非真闪开身体,在他后面是两个身材不高,体形精瘦的中年男子,这两人的容貌非常相像,应该是双胞胎,但却非常好认,因为左边的始终面带笑容,右边的则一脸严肃。他们看到我以后,眼中同时暴射出慑人的精光。左边那人说道:“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吗?”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这两个人一看就不好对付,我沉声道:“请进。”

    我转身先走回屋子,冲着还在吃东西的紫嫣使了个颜色。三人跟在我身后鱼贯进入,双胞胎中的一人在进来后随手关上了门,发出了砰的一声。

    我皱着眉看着他们:“两位是?”

    先前和我说话的那人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是堕落天使,怎么会不认识我们呢,我们的身份和你一样,我们的父亲就是陛下的护卫统领,除陛下以外唯一一个达到四翼堕落天使的皇族,而我们兄弟也是堕落天使军团中人,论起辈份来,陛下还是我们的叔叔。我叫古云·路西法,这是我弟弟,古风·路西法。本来我还以为是哪位兄弟在此,没想到啊!居然连我们军团的人都有人敢冒充,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堕落天使?”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凭什么就说我是冒充的呢?”

    古云·路西法冷哼一声,说道:“就凭我们兄弟从来没见过你,这还不够吗?我们堕落天使军团除了陛下和父亲以外,一共就只有三十八人,我甚至可以一个一个的把他们的名字背出来,而你这个所谓的雷·路西法可是我们从未听说过的,难道这还不够吗?”

    “这当然不够,只凭你们的眼睛就说我是冒充的,那我同样可以说没见过你们,你们也是冒充的。”

    古云兄弟的脸色都沉了下去,两人身上的衣襟无风自动,强大的气势将我牢牢的锁住。紫嫣躲到一旁,她知道,这时候如果她出手的话,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制造更多的麻烦。我一边凝聚着暗黑魔力对抗着他们带给我的压力,一边暗想,如果他们都是堕落天使的话,以目前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气势看,即使对付一个,我都未必能拼得过,何况有两个。双胞胎一般都是心意相通的,肯定擅长合击,如果硬拼,我绝对讨不了好。

    想到这里,我收回冰冷的面容,微微一笑,道:“两位先不要着急动手,你们看着,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为了有更大的说服力,我又一次变身了。

    古云兄弟惊讶的看着我完全变成了堕落天使,变身后的我,顿时把他们的气势压了下去。

    我一招手,墨冥飞到我手上,做出一个随时攻击的神态。变身前后的差别是非常大的,我身上发出的强烈暗黑魔力将屋子里比较小的事物卷得四散飞扬。在强大的压力下,古云兄弟同时选择了变身。

    一间房里同时出现了三个堕落天使。看他们的样子应该已经可以变身很长时间了,在变身时的运用明显要强于我,速度也更快。但大家都是同源的力量,变身后反而觉不出什么压力了。

    而紫嫣和那只肥猪可就没那么好受了,在我们三个的强大暗黑魔力下,两人都被迫的贴在墙上。

    我一挥手将他们推出了门外,关闭的门上愣是被肥猪的身体撞出一个大大的圆洞,而紫嫣当然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古风·路西法说话了:“没想到你真的可以变身成堕落天使,这么说你应该不是假冒的了,难道你是新近完成变身的皇族,可我并没有听说过皇族中有你雷·路西法这个人啊!”

    我邪恶的一笑,道:“既然两位兄长也可以变身,那大家都不是外人了,这样好了,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说着,毫不在乎的把墨冥递了过去,我这个送出自己兵器的举动顿时让他们放松了戒心。

    古云疑惑的接过墨冥,仔细的看了起来。古云突然惊呼道:“这,这是诛神剑——墨冥,怎么会在你手里,这把剑不是早就失踪了吗?我也只是在典籍中看到过。”说完,爱不释手的抚mo着墨冥,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诛神剑?什么意思,不是七大名剑之一吗?我是由于庄老师说过这把剑是魔族的才拿给他们看的。我微微一笑,道:“不错,正是此剑,这是陛下亲手赏赐给我的佩剑,不过,我还无法发挥出它的威力而已。”

    我这么说就是担心他们问我此剑的功效,也避免他们追问下去的麻烦。古云惊异的看着我,道:“陛下将这把剑传给你,不可能吧,这把剑如果在陛下手里,他也会传给嫡系继承人的。你现在当然用不了,想完全发挥出它的威力,必须要练成天魔诀第九层,变身为六翼堕落天使才可以。可笑的是,人类还把它划作什么七大名剑,却不知道它乃是当初魔神的配剑。”

    看得出,墨冥给这两兄弟的震撼非常强,古云说话已经有些失态了。“看完了吗?可以把它还给我吗?”

    古云谨慎的将手中剑向后缩了缩,道:“还给你可以,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陛下会把这柄剑赏赐给你。”

    他们两兄弟的表情非常有趣,大有你不说我就不还你剑的样子,但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敌意。

    我假装长叹一声,道:“你们真的要我说吗?”

    “当然。”

    “好,既然如此,我要你们发誓,绝对不可以把我今天说的话传出去,否则,陛下知道了,怪罪起来,恐怕你们老爹也保不住你们。”

    古氏兄弟对视一眼,同时说道:“我古云(古风)·路西法在魔神大人面前发誓,如果泄露今天雷·路西法对我们所说的一切,愿遭万魔入体,吸魂夺魄而死。”

    这恐怕是魔族最厉害的咒誓了吧。为了让他们相信我后面说的话,我必须要做足表面功夫,这样才能更加取信于他们。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咱们先解除变身吧,又不用打,这样怪累的,小弟才只把天魔诀修练到四层而已。”

    其实是我支撑得很费力,不得不这么说,说完,我就率先变了回来,可怜我的新衣服又破了一件。

    两人见我先变回了原样也自然的变了回来,他们对我的信任在不断的增加当中。我伸手示意他们坐下,自己也坐到沙发上,向外面喊道:“你们进来。”

    肥猪休斯特·非真和紫嫣听到我的声音,先后走了进来。休斯特·非真口鼻出血,衣服上很多地方都破了,头发散乱,样子非常狼狈,他看到我们三个好好的坐在一起,就知道要坏。

    果然,他一进来,我就冷哼道:“当我说的话是放屁,是吧,好啊!”

    休斯特·非真战战兢兢的跪倒在地,捧出手上的盒子,哀求道:“大人,大人您要的东西小的都已经准备好了,这可已经让我倾家荡产了啊,您就饶我这条贱命吧。”

    古云说道:“贤弟,这个人的叔叔和我们还有两分交情,看在我的面上,饶了他吧。”这两兄弟对我越来越客气,虽然他们还对我有所怀疑,但我的变身和墨冥都向他们证明了,我并不是他们的敌人。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既然兄长为他求情,今天我就暂且饶过他,不过,你这只肥猪给我记住,再犯到我手里,我就把你做成烤整猪。放下东西,滚。”

    看着休斯特·非真像个皮球似的滚了出去,我示意紫嫣关上门,其实没什么效果,门上有个大洞嘛,伸手拿起盒子,对着古云兄弟说道:“两位兄长挑选些吧,这是我让那只猪赔给我的衣服钱。”

    古风说道:“不用了,请你赶快说你和陛下的关系吧,我们还有要事等着做。”

    从表面上看来,古风要比古云严肃很多,好像一切都唯兄长的马首是瞻,但论心机,恐怕还是他要深沉一些。在他们想来,赔个衣服能有多少钱,他们都是在魔族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哪会在乎这些。

    我随手把盒子扔给紫嫣,介绍道:“这是我的未婚妻,我的事情她都知道,就不用避嫌了。”

    我神色一整,正色道:“两位兄长一定要记住自己刚才发过的誓言,不怕你们笑话,我其实是陛下在外面的一个私生子。”这句话顿时引得两人面面相觑,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想来魔皇平常一定是个严谨的人吧。

    “说实话,陛下是我最恨的人。”又是一颗重磅炸弹掉在他们身前,听了这句话,两人的神色立刻从惊讶变成了愤怒。

    我继续说道:“但是,他也是我最崇拜的人。”古云兄弟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他们的神情随着我的每句话变动,看上去非常有意思。紫嫣向我投来一个鼓励的目光,显然是让我接着编下去。

    我眼中流露出一片迷茫的神色:“我恨他,是因为他一时姓起对我母亲做出的行为毁掉了她的一生,虽然母亲对此无怨无悔,但我却不能原谅他。母亲不是皇族,为什么就不能在他身边。正是因为他觉得对不起母亲,才把墨冥送给了我,还美其名曰——补偿。”

    古云兄弟显然已经被我的话感染了,古云郑重的双手将墨冥递还给我,安慰道:“这都是祖上定下来的规矩,你也不能怪陛下,换了别的皇族,恐怕会做得更糟。”

    我接过墨冥冷哼一声,顺着他的话说道:“什么他妈的狗屁规矩,就是这些破规矩毁了我温暖的家。”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虽然她并没有爱过我,照顾过我,关心过我,可母亲的一生确实很苦,被父亲强掳回兽人族,和自己最心爱的人分开,我真不应该恨她:“他作为一国之主,一个种族之王,却不能破除这些不合理的规矩,还给我母亲一个名份,你们说,我能不恨他吗?”

    对于这个问题,这两兄弟怎么敢回答,古云干咳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岔开话题道:“那你崇拜陛下什么呢?”

    我叹了口气,说道:“陛下将魔族治理得井井有条,功力更是绝贯古今,作为他的儿子,我理所当然的会崇拜他,为有这么一个父亲而骄傲,可是,我的身份是见不得光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让你们发誓不能泄露出去的原因。在我六岁那年,父亲携带着天魔诀的手抄本来看我们,并指点了我一些功法,从那以后,我就发誓要成为一个强者,一个绝世的强者,我一定不能给父亲丢脸。终于,在几个月以前,我成功的突破了第三层变身成为堕落天使,父亲不知道怎么得到了这个消息,亲自来为我祝贺,并派下了一个秘密任务给我,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至于这个任务,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陛下说,这是目前的最高机密,我能说的,就是,我的目的地在龙神帝国。”

    说完后,我偷眼看了他们一下,发觉两人都陷入沉思之中,从他们进来以后,就一直被我玩弄在股掌之中,对于我的话,想不信都不行。刚才这个故事,我基本上是按照本身的情况编造出来的,极具说服力。

    古云说道:“既然兄弟是陛下的亲生骨肉,我们也没什么好怀疑的了,我们这次是去增援前线的,听说公主前些天出了点事,受了很重的伤,陛下是让我们去看看,你要不要去,毕竟她是你妹妹啊。”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了,此行的任务很重要,我不想为其他事情耽搁,妹妹?恐怕她不会认我这个哥哥吧。人家是出身正统,而我只是个私生子,怎么去比。”

    我心中暗笑,恐怕这个所谓的妹妹正是被她这个假哥哥所重伤的。严肃的古风居然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别这么说,只要有本事,兄弟你一定会有出路的。既然你有任务在身,我们也不勉强你,不过咱们是同路,就一起走好了。”

    这个要求非常合理,我无法拒绝,欣然道:“这是当然了,小弟生长在山野,能向两位兄长多请教一些,是我的福份。”

    “别跟我们客气,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们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兄弟先告辞,正午时分我们在东城门等你。”说着,古云兄弟站了起来。

    我一直将他们送到旅店大门口,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才流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紫嫣拍了拍我的后背,说道:“好险啊。”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要不是祢事先给我定好了身份,说不定今天就要血溅当场了,别说两个,一个我都没把握。”说到这里,我想起了自己当初杀白天时的血红天使变身,如果能顺利的变出来,或许会有一拼之力吧,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不过也好,他们倒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墨冥居然是什么诛神剑。”

    紫嫣微笑道:“诛神剑有什么了不起,不是还有灭魔剑和它相克吗?”

    “灭魔剑?那是什么?”问完这句话,我却发现紫嫣捂着嘴呆立在原地,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紫嫣,祢怎么了?”

    听到我的呼唤,她才从呆愣中清醒过来,喃喃的说道:“刚才,刚才我说了什么?”

    我皱了皱眉头,道:“祢这是怎么了?犯什么傻啊,祢刚才不是说诛神剑有什么了不起,不是还有灭魔剑和它相克吗?我在问祢灭魔剑是什么东西呢。”

    紫嫣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刚才听你说了那句话以后,我心底里突然涌出一个声音,然后就脱口而出了。灭魔剑,灭魔剑,那是什么啊?”

    看她呆呆的样子,我也不忍心再问下去,搂着她的肩膀道:“先回去吧。”回到房间里,紫嫣已经清醒过来,对我说道:“你打算怎么办,真的要和他们一起走吗?不行的话,咱们偷溜好了,否则,真被抓到什么破绽,咱们就完了。”

    我摇了摇头,道:“不行,还是要和他们一起走的。第一,可以多了解一些魔族的情况;第二,如果咱们跑了,他们会怎么想,一定知道咱们是冒充的贵族。这样的话,凭借他们的力量,一定可以调集大队人马来追杀咱们,形势会对咱们更加不利。现在也许外面就有监视咱们的人,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和他们一起走,谨慎一点也就是了。”

    紫嫣微笑道:“阿翔,我觉得你比以前成熟了很多,考虑问题也周全了。你说得对,我听你的,那我先去收拾东西。”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无奈的想着,我真的成熟了吗?我才只有十七岁而已,不是未老先衰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