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魔族城市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我身体一颤,看向紫嫣,惊讶的说道:“我可是兽人的间谍,难道祢就任由我在龙神做着危害整个人类国家的事吗?不要自欺欺人好吗?毕竟,我和祢的种族不同。”

    紫嫣倔强的说道:“怎么不同,你不同样也有着四分之一的人类血统吗?”我长叹一声,道:“算了吧,我不愿意再戴着个面具做人,我累了,真的好累好累。”

    紫嫣还试图说服我:“可紫雪会想你啊,她会舍不得你的。”

    我无奈的说道:“我也同样舍不得她,但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我现在只有回兽人国一条路。我相信紫雪会忘记我的。”紫嫣突然抱紧我胳膊,半个娇躯紧紧的依偎着,声音突然很低很低:“可是,我也舍不得你。”

    我心中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祢,祢说什么?”

    紫嫣鼓足勇气,一丝不让的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大声说道:“我说,我也舍不得你。”我全身仿佛触电似的,麻麻的动弹不得,虽然我知道紫嫣对我有好感,但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明白的向我表示出内心的感受。

    半晌,我才勉强平息下起伏的心潮:“别说傻话了,咱们是好朋友,以后有机会,我会回龙神看祢的。”

    紫嫣的脸虽然胀得红红的,但语气非常坚定:“别逃避我,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喜欢你,发自内心的喜欢你,紫雪可以和你在一起,为什么我不能?你要回兽人国,我不拦着,男人都应该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我只求你一件事。”

    我呆呆的问道:“什么?”

    紫嫣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的说道:“我求你给我一个和紫雪一样的机会,让我也等你三年,好吗?”

    我的脑中轰的一声,眼前一片空白,怔怔的看着紫嫣说不出话来。紫嫣的眼睛红了起来,哽咽着说道:“难道,难道我连一个等待的机会都没有吗?”

    我抬起手,温柔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水:“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祢这样做啊!”

    紫嫣抿着嘴瞪了我一眼:“值得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的,让我等你,好吗?里瓦的事你不用在意,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你,你是第一个闯入我心扉的人,我都已经如此不要脸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感受,你连个虚无缥缈的机会也不肯给我吗?你好残忍。”

    “紫嫣,我,好吧,如果祢确定的话。”

    美丽的笑容又重新出现在紫嫣脸上,她那梨花带雨的样子,让我看得异常心动:“我确定,我当然确定,你放心吧,妹妹应该也会愿意等你的,我一定可以说服她接受我,对于阿雪,我比你更了解她。”

    我感到心头的担子更重了,因为,我又做出了一份承诺:“如果三年后我没有死的话,一定回来找祢们。”

    紫雪捂住我的嘴,说道:“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一定会没事的,雷翔——”我嗯了一声。

    “抱抱我,好吗?”

    听到她的这个要求,我感到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沸腾了,不顾一切的将她拥入怀中,就那么静静的,用力的抱着她。

    紫嫣那柔软的娇躯紧紧的嵌和在我身上,两颗纯洁的心在不断交会。

    我们彼此听着对方急促的心跳,连旁边的篝火仿佛也柔和了。我一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看着她迷人的樱唇,缓缓的印了下去。

    紫嫣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等着我为她烙印上我的痕迹。就在两唇即将相交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白色光芒突然从紫嫣身体中狂涌而出,砰的一声,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打得飞了起来,重重的撞在旁边的一棵树上。紫嫣飞快的闪了过来,我喷出一口鲜血,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祢……祢……为……什么……”紫嫣哭喊着呼唤着我的名字,好像在解释着什么,但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光元素的神圣力量在我体内正在和天魔力做着殊死决斗,这场决斗也决定着我的生死。在全身传来的强烈痛楚下,我昏死在紫嫣的臂弯中。〖jz〗〓〓〓〓※〓〓〓〓※〓〓〓〓※〓〓〓〓我醒来的时候,依然靠在紫嫣身上,她斜依在一棵大树上,脸上挂着数滴晶莹的泪珠。

    我检查了一下身体,幸好我体内的暗黑魔力精纯无比,虽然经脉严重受损,但它们依然坚守岗位,一点一点的将光元素逼出了体外,也保住了我这条小命。

    令我因祸得福的是,在两种元素的对抗中,断裂和受损的经脉竟然被疏通了许多。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疼痛已经减轻了很多,我拍了拍紫嫣的小脸,叫道:“醒醒。”

    紫嫣睁开朦胧的睡眼:“啊!雷翔,你醒了。没事吧?”我点了点头,皱着眉头看着她,问道:“我没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紫嫣委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生下来,身上就发出柔和的白光,父亲请魔法高深的光明法师给我检查过,他说我体内有一股莫名的神圣力量,非常强大,但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影响。后来,我七岁那年,有一次在外面玩耍的时候,碰上了一个变态,他好像有恋童癖,就要过来亲我,结果就和你刚才一样,被一道光芒打飞了,我只能感觉到身体里有股力量涌出,但根本没法控制。长大以后,我学习了光明魔法,进步得非常快,但是,到了现在,却依然无法控制那股神秘的力量。老师说,等我以后魔法力强大起来,才有可能控制它。对不起,又让你受伤了。”

    听她这么说,我只能自认倒霉了,我哭笑不得的说道:“没想到,我居然和变态一个待遇。”紫嫣小脸一红,说道:“我会加紧修练的,以后你再……亲近我,一定不会这样了。”

    希望如此吧,谁也不想娶一个只能看不能动的老婆吧。我叹了口气,说道:“这都是后话了,我现在不再碰祢就是。祢也别太自责了,这也不能怪祢。我会抓紧时间修练,然后就送祢回去。”

    紫嫣默默的点了点头。从这天起,紫嫣负责起我的饮食起居,找水果的任务完全交给了她,紫嫣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就像一个温柔的妻子照顾丈夫那样,从她身上再也感觉不到以前的冷傲和娇贵。

    而我,则全心全意的修练起来,有了一次修补经脉的经验,这回我基本上没走什么弯路,疗伤进行得很顺利。半个月后,我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暗黑魔力还有了一定的进步,这天魔诀的第四层竟然非常好修练,我能变身才几个月的工夫,天魔诀已经让我修练到第四层中段的地步了。

    “雷翔,休息会儿吧,吃点东西。”紫嫣在叫我吃饭了。

    “来了。”已经摘掉面具的我,像个孩子似的跑到她身边,“哇,今天的水果好丰盛啊。”

    紫嫣笑道:“是啊,今天我和黑龙绕了好大一圈呢,看来,两天都不用再出去了。”

    我拿起一个不知名的水果,咬了一口,鲜甜的汁水顿时溢了满嘴:“好吃,真好吃。对了,紫嫣,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咱们差不多该起程了。”

    紫嫣神色一暗,说道:“不着急,你再多休养几天吧,等好俐落了再走也不迟。”

    她对我的不舍我焉能不懂,可要分开的始终要分开,这是不能逃避的,我叹了口气,说道:“别这样,好吗?祢已经第三次和我说这句话了,早一刻分开才能早一刻重逢,不是吗?”

    紫嫣把玩着手中的水果,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那好吧,咱们收拾一下就走吧。”

    这时候,她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接着说道:“可你知道咱们应该朝哪个方向走吗?”

    我一呆,对呀,应该朝哪个方向走才是返回的路呢,刚跑出来追墨月的时候我还大概记得方位,但后来晕倒了完全是紫嫣控制着黑龙,我怎么知道应该从哪里回去。这可是个麻烦事。

    我挠了挠头:“我不知道,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只能朝着一个方向走,走到哪儿算哪儿吧,怎么也能找到个村落什么的,再确定方向吧。”当初我刚到龙神,迷路时就是这么做的。

    紫嫣微微一笑,说道:“最好是永远都找不到正确的路径,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我轻轻抚mo着她淡蓝色的长发,微笑道:“我也不想和祢分开,但是……”

    紫嫣按住我的嘴,说道:“我明白,先吃点东西,然后我收拾一下,咱们就走吧。”

    三天后,我们终于走出了密林,五天后,我们遇到了……我和紫嫣无奈的看着眼前这座雄伟的城市,和龙神的城市比起来,这座魔族之城怎么也算得上中型以上。

    “怎么办,进去不进去?”紫嫣看着我问道。

    我苦笑道:“以咱们的人类特征,进去以后还不立刻被抓起来!”

    紫嫣说道:“魔族有什么特征?”我看了看她,呆呆的说道:“应该有特征吧,我不太清楚。”

    紫嫣得意的一笑,说道:“不知道了吧,我知道。”

    “祢知道?”

    “当然了,人家可是才女哦,高级魔族其实从外表上看和人类很难分出来,只是皮肤比人类要白皙很多,最高级的魔族皇族眼睛是紫色的,一般的高级魔族则和人类区别不大。”

    我恍然大悟道:“祢这么白,装个魔族应该没问题,可我……”我的皮肤可说不上白,完完全全是古铜色。

    紫嫣笑道:“你好笨啊,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堕落天使变身吗?即使不变身,你的眼睛也是紫黑色,虽然不是很纯正,但是应付应付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对呀,我可是有魔族皇族血统的,看来这混血儿也有优势。“那咱们就进去?”

    紫嫣雀跃道:“当然了,可以到魔族玩玩,太好了。”她的样子完全是个小女孩儿的模样。

    “走吧,黑龙,咱们到魔族去看看。”

    乍一进这座魔族城市,我并没有觉出和龙神城市有什么区别,只是偶尔有高级魔族牵着魔兽经过,能看出一些不同。我发现周围的人看我们的眼神都很异样,甚至还有些惧怕。难道我是杀人魔王不成,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好怕的。紫嫣靠在我宽阔的肩膀上,对着周围的景物指指点点,说不出的兴奋,完全没有身在异族的危机感。

    “紫嫣,祢发现没有,他们看咱们的样子好像有些害怕似的。”

    “我早发现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一定把你当成魔族贵族了。你不知道,据帝国的史料记载,魔族的等级观念非常强,比龙神还要强上很多,官大一级压死人。也正是这种制度使得整个魔族人心不齐,始终发展不起来。”

    我看了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苦笑道:“就咱们这狼狈的样子,还贵族呢。”

    紫嫣似乎想起自己的内衣都给我包扎用了,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趴在我身上不说话了。“魔族用金币可以吗?”

    紫嫣低声道:“应该可以吧,货币是不分种族的,在哪里都一样。”

    “那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吧。这么狼狈想冒充个贵族恐怕都不行。”

    紫嫣指着前面的一栋建筑说道:“阿翔,你看,前面那家是不是旅店。”

    听她这个称呼我已经习惯了,自从离开森林以后,她就坚持这么称呼我,说这样亲切,我也没办法,只能由得她了。紫嫣现在粘我的程度丝毫不下于紫雪,虽然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结果,但现在我却非常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曰子,在我的内心深处,同样不愿意和她分开。……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我恢复成原来冷漠的样子,淡淡的说道:“给我们找两间客房。”

    服务生战战兢兢的说道:“是,是,您请跟我来。可是我们高等客房只有一套了,不过是套房,您看……”

    我皱眉说道:“我有那么可怕吗?一套就一套吧。”反正也不会和紫嫣干什么,住一间就住一间吧。

    紫嫣轻轻掐了我一下,并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

    “没有,没有。”

    看他那害怕的样子,我也没再说什么,服务生一直把我们带到一个非常豪华的套房中。整个房间地面上都铺着用魔兽皮毛做成的长毛地毯,踩上去松软舒适,墙上挂着各种壁画,屋子只能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外屋是客厅,大而厚实的沙发看上去就很舒服,在墙壁的另一头有一个巨大的装饰用壁炉。走进里屋,巨大的床铺几乎占了房间一半的地方,各色宝石制作的装饰品摆满了整个房间。

    即使是公爵的女儿,紫嫣也看得有些发呆:“阿翔,咱们不用这么奢侈吧?”

    我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住得舒服点不好吗?我可不在乎钱,就这里吧。”

    服务生试探着问道:“这里您还满意吗?”

    我点了点头,道:“很好,就这样吧。你们这边有没有什么成衣店,我们刚从前线下来,你看这狼狈样。”

    服务生连忙说道:“有,有,有,我呆会儿就带裁缝过来,给您做两套,您看可以吗?”

    魔族的待遇还真不错,一切都这么方便,这回我就做一次大爷好了。我冷声说道:“那好,就这样吧,再给我们送点吃的来,要精致点的,明白吗?”

    “明白,小的明白。我立刻就去给您准备。”

    他这么周到的服务,让我心里很舒服,我扔给他一个金币,说道:“这个赏给你,动作快点,我们走了很远的路,要早点休息。我的马刚才放到你们马棚里了,你把上好的草料扔到它边上就行,刷洗就不用了,我的马姓子比较烈,明天我自己弄。”

    服务生捧着金币苦着脸说道:“爷,这个小的不能要,为您服务是小的荣幸。”

    “少废话,给你就拿着,我和其他人不一样,明白吗?”

    服务生一愣,显然没见过我这样的贵族,不敢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对紫嫣说道:“看来祢说得很对,这里的等级观念真是强,我还没说什么重话呢,祢看把那服务生吓的。”

    紫嫣抿嘴一笑,道:“你一板起那张棺材脸,别说是这里了,就是在龙神,恐怕也没什么人敢得罪你。”她一转身倒在大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惬意的说道:“好舒服哦,你也来试试。”

    我强忍着想亲她的冲动,坐到她身旁微微一笑,道:“这里的环境真不错,希望不要太快被拆穿。刚才送黑龙去马棚的时候我已经问过了,这里距离要塞足足有上千里的路程,咱们也不急在这一两天,多休息几天再送祢回去。”

    紫嫣笑道:“好啊好啊,我也想多了解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呢。”看得出,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当、当、当!”扣门声传来。我抓起放在一旁的墨冥,身处异地不得不谨慎啊。打开门,我松了口气,原来是送东西的。

    进来三名服务生和一个岁数在四十以上的魔族,先前的服务生把东西放下说道:“爷,这里是内衣裤和一些食物,这位是裁缝大人。”

    裁缝的等级显然要比服务生高上一些,在介绍时服务生显得毕恭毕敬的。裁缝快步上前,说道:“爷,小的现在给您量尺寸,您看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将墨冥扔到一旁。裁缝动作很麻利,用最快的速度给我们量好了尺寸,我提醒他道:“这位小姐的衣服你只要选料好一点就可以了,我的要武士装束,明白吗?”

    “小的明白,不打搅您休息了。”

    有了内衣裤就可以梳洗了,还有什么比洗上一个热水澡更让我们感到舒服呢。换上洁白的内衣裤,紫嫣只吃了几口食物,就钻进大床的被子里睡了起来。

    本来我也想去的,但被她红着脸轰了出来。

    我躺在沙发上,吃着美味精致的点心,身心放松了许多。

    我和紫嫣坐在大厅里,看着对方,不由得都笑了起来,我穿的是一身黑色的武士服装,身披黑色披风,披风系在胸口处有一颗鲜红的宝石,黑色的发带上有着同样的宝石,只不过要小了一些。紫嫣解释说,黑色是魔族最崇尚的颜色,他们一定认为我是最高级的魔族才给我这么做的。那个裁缝的眼力很好,他给紫嫣缝制的是一身灰色的连衣裙,配上她那淡蓝色的长发显得既高贵典雅,又不失朴素大方,紫嫣刚换上的时候足足让我短路了一分钟。

    俗话说人要衣装,佛要金装,换上新衣的我们宛然就是一对高级魔族情侣。

    本来旅店老板是给我们准备了包房的,在我的要求下才改到了大厅,吃顿饭而已,有那么讲究吗?为了迎合紫嫣的口味,我特意要了些清淡的菜肴,吃惯了水果,骤然食用大鱼大肉,肠胃也不容易接受。

    这家旅店的档次在这座城市里算比较高级的了,食客不是很多,只坐了两成左右,一般都是些比较高级的魔族,大厅门口还立着一块:“贱民、魔兽不得入内的牌子。”可见等级观念在魔族人心里是多么根深蒂固。

    魔族的菜肴虽然没有龙神那么精致,但和我们兽人族相比却要强了很多,别有一番风味。我当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如同牛嚼牡丹一样狼吞虎咽。

    紫嫣从小接受的高等教育显露无疑,虽然她吃得也不算少,但看上去始终是那么优雅动人。“阿翔,你慢点吃,别忘了,现在你可是贵族。”

    “贵族也要吃饱啊,等我吃到半饱再注意好了。”我们这边正吃着,从外面进来一群人,大概有二十几个的样子,衣着华丽,个个样子跋扈,不可一世。“老板,给我们来十间房,还有,上回我们爷住的那间高等房也要了,快点准备好。”

    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老板的脸色在魔法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苍白:“对,对不起各位大爷,十间房倒是还有,只是那间上房被别的贵客住下了,您看,是不是……”

    “是什么是,谁住了就叫他让出来,我们爷可是高级贵族,世袭伯爵,你得罪得起吗?”

    紫嫣冲我微微一笑,低声道:“估计他们要的就是咱们那间,实在不行,就让给他们好了。”

    我笑道:“祢不是最崇尚力量吗?这个时候正该我保护祢呀,怎么能让出来。”

    紫嫣嗔道:“讨厌,这里又不是龙神,咱们都还不安全,尽量别找麻烦了。你当我是那么不识大体的吗?太小看本小姐了吧。”

    她可爱的样子让我看得有些痴迷:“那也不能让,这不正好是我表现表现贵族实力的机会吗?祢就等着看好戏吧。”

    这时候,一个魔族已经抓住了老板的衣领,就要动手。

    我轻轻一弹,一截筷子飞了出去,正好插在那魔族的手上。那魔族吃痛松手,鲜血顺着他的手留了下来,大骂道:“是谁暗算大爷,不想活了。”

    我站起身形,整了整衣服,沉声道:“是我,我就不想活了,怎么,这位大爷你送我一程啊?”

    “你他妈……”当他看到我身上的衣着时,停住了谩骂,谨慎的看着我。

    我自在的走到他身前,眯着眼瞪着他,突然,我一巴掌挥出,将他打得飞了出去:“你这个奴才,以后说话给我干净点。你们的主子呢?让他出来说话。”反正我装扮的是贵族,自然就要蛮横一点,这样才配得上我的身份。

    一个阴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就是他的主人,打狗还要看主人,你这是在羞辱我吗?你是哪家的?”护卫们纷纷闪开,一个满头金发,身材有些臃肿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从长相上看,他绝对是男姓,可刚才的声音……我后背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看到我的样子,明显眼睛一亮,嗲声道:“呦,这是哪家的公子啊,模样还真俊,快让爷看看。”

    果然被我猜中了,这家伙是有特殊爱好的那种人。紫嫣这时也走到我的身旁,看到我尴尬的样子,她强忍笑意说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们爷这么说话?”

    中年人一看到紫嫣,脸上神色连变,那是包含着嫉妒、羡慕、厌恶在内的综合表情,听到紫嫣的问话,他挺了挺并不坚实的胸膛,说道:“我是休斯特·非真伯爵,世袭爵位,祢是什么东西,我和祢主人说话,祢也敢来插嘴?”

    听他侮辱紫嫣,我顿时气往上撞,就要出手。紫嫣不动声色的拉了拉我的衣袖,微笑道:“我可不是什么东西,我们爷更不是,我们爷的大名是雷·路西法,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听了紫嫣的话,那黄毛中年人,所谓的休斯特·非真伯爵顿时神色大变,嘴里念叨着:“雷·路西法,雷·路西法,你是皇族的人?”

    紫嫣装出嚣张的样子,说道:“知道了还不快滚,打扰我们爷用饭,杀你全家,让你这世袭的爵位再也世袭不下去。”

    看到戏剧姓的变化,我不出声的看着紫嫣,看她怎么继续下去。休斯特·非真脸上的肥肉跳了跳,勉强说道:“谁能证明他不是冒充的。”

    作为主角我当然要发挥自己的作用,我脱下披风沉声喝道:“紫嫣闪开,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一股浓烈的黑暗气息从我身上透出,整个旅店里都充满了阴森的感觉。

    紫嫣脸上露出一丝难受的神色,躲到了很远的地方。我淡绿色的长发瞬间变成了漆黑的颜色,象征堕落天使的那对羽翼撑开了崭新的武士服展开在身后轻轻拍打。黑影一闪,我一把掐住中年人的脖子,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阴冷的说道:“这样的证明可以吗?”

    休斯特·非真的那些随从在我变身以后都跪倒在地,用乞怜的眼神看着我,全身不住的颤抖。休斯特·非真由于被我抓住脖子,声音有些嘶哑,颤声说道:“我信了,我信了,堕落天使大人,饶命啊。”

    堕落天使即使在魔族皇族中也是极少的,在魔族中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削掉他的爵位只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一松手将他甩到一旁,冷冷的说道:“老子在前线拼命,你们这些窝囊废却在后方作威作福,还敢来招惹我,今天我就要了你的命。”黑色的雾气弥漫在我身上,所有在场的魔族都知道,这是堕落天使即将出手的前兆。

    休斯特·非真丝毫没有反抗的念头,磕头如捣蒜般苦苦的哀求道:“大人,饶命啊,小的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就饶了小的这条贱命吧,杀了小的会脏了您高贵的手……”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伤刚好了不长时间,又一次变身对我的负荷很大,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没必要再装下去了。

    我一挥手,收回外发的暗黑魔力,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你给我滚起来回话。”

    “是,是。”休斯特·非真竟然真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才站了起来,弄得我和紫嫣啼笑皆非。

    我指了指身后的衣服说道:“为了向你这位大爷确认身份,弄坏了我刚做好的衣服,还影响了我的晚餐,你说应该怎么办吧?”

    休斯特·非真会意的卑声道:“小的赔,小的赔,小的一定给爷您弄套最好的衣服。啊,不,弄十套,包您满意。”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