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魔族公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当她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感觉左侧传来一道尖锐的风,而正前面墨月的身影正在逐渐消失,不好,由于速度太快,残影出现了。

    虽然窄剑还没有刺到我身上,但尖锐的斗气已经刺得我皮肤隐隐作痛,墨月这次攻击的是我的太阳穴,如果被击中,即使我的防御再强,结果也只会有一个,那就是下地狱。

    由于我一直注意着她的动向,一发觉不对,立刻竖起墨冥,窄剑正好点在墨冥的剑脊上,金属的摩擦声异常刺耳,我被她强大的力量撞了出去,但她的进攻还远远没有结束,我的眼前出现了无数个拍打着翅膀的墨月,无数黑线从她的手中撒出,刺向我全身的要害。

    速度本来就不是我擅长的,我只能挥舞着墨冥挡下能对我造成致命伤的袭击,其他地方就顾不上了,堕落天使的进攻确实是强,在她的攻击下,鲜血从我身上飞溅而出,染红了我身上的武士袍。

    一颗明亮的光弹撞向了墨月力量的中心,被她发出的剑气绞得碎成漫天光点,但这也让她的速度缓了一缓。是紫嫣在支援我了。

    把握住这短暂的瞬间,我不再犹豫。吟唱道:“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随着吟唱的咒语,我身上放出浓烈的黑色光芒。

    我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巨大的黑色翅膀撕裂了武士服,展开在我的后背,满头淡绿色的长发完全变成了黑色,一丝邪恶的笑容出现在我原本冷漠的脸上。我感到体内的能量以原来几倍的速度运转起来,周围的黑暗元素迅速涌入我的身体,在翅膀的拍打下,以我为中心,地面上飞沙走石。

    我那黑色的眼眸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两颗黑色的宝石闪闪发光。墨冥幻出一层剑幕,挡住了追击过来的窄剑,空中满是叮叮当当的两剑交鸣声。变身后的我,在力量上要胜过墨月一筹,第一次完全阻挡住了她的进攻。

    墨月的眼中充满了惊异的神色:“你,你怎么也会变堕落天使,难道你不是人类,是我们魔族吗?”

    我看了一眼同样惊讶的紫嫣,冲她歉意的一笑:“难道只有你们魔族才可以变堕落天使吗?我本不想杀祢,这是祢逼我的。”

    身随意动,我高举墨冥,化作一道黑色的长虹,冲向了满心惊惧的墨月。招式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变身后的我,速度和力量都几何倍数的增加,我的攻击是毫无花哨的。墨月在仓促之间,被我一剑劈飞,在力量上,她是无法和我抗衡的。

    我追着她连续不断的斩出七剑,每一剑都势大力沉。墨月狼狈的勉强接下我的攻击,强大的冲击力使她撞断四棵参天古树才稳住身形,一缕鲜血顺着她嘴角流淌下来,她的眼中第一次充满了恐惧。由于她引我变身,现在的我,心中充满了杀机,灭口是我唯一的选择。但我不明白的是,同样是堕落天使,为什么变身后的我好像和她不在一个档次似的,面对我的速度和力量,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其实,墨月之所以能成为堕落天使,本身就是一个异数,她是靠魔皇输入体内的暗黑魔力强行改变身体而成的。相比起来,我的暗黑魔力则是经过多年苦修而来,这之间的高下就显而易见了,何况我还有着比蒙的强横体魄,更是她无法相比的。其实我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妙,一天一夜的追逐对我的体力消耗很大,刚才又流失了不少鲜血,虽然变身带给我强大的力量,但一阵阵的虚弱,仍旧不断侵袭着我的大脑。速战速决才是我的最佳选择。

    墨月恨声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变身成堕落天使,但既然你想杀我,那咱们就同归于尽吧。”墨月满头黑发飘扬起来,双手抓住窄剑,全身气势不断提升,身体周围的黑雾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黑色光芒。

    我知道,她要孤注一掷,想在我击杀她的同时拉我做垫背。哼,没那么容易吧,以我的防御,加上速度、力量都在她之上,即使想两败俱伤,对她来说,也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同样聚集起全部斗气,准备在她进攻的时候,给她来个狂龙急舞,结束她的生命。

    虽然杀美女不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但为了身份不被暴露,我却不得不这么做,妇人之仁是不可能在我身上出现的。我们的气势不断被推向顶峰,墨月突然大叫一声,身剑合一向我冲来,我冷笑一声,喝道:“狂龙急舞。”任由身体完全被墨冥所带动,疯狂的旋转起来,全身化为一条张牙舞爪的黑色巨龙迎了上去。

    我对自己信心十足,这样的硬碰,结果只会以她饮恨收场。但就在敌我双方两股绝强力量就要相碰的同时,墨月所化的黑芒突然闪出一道蓝光,硬生生的将她扑来的攻击转换了方向,锋锐直指紫嫣而去。

    我心中大惊,现在我才明白她说的同归于尽并不是针对我。在全力前冲的情况下居然可以改变方向,这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还好我刚才并没有用全力,这时,留下的两分力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由我高速旋转产生的黑色巨龙同样转变了方向,追了过去。

    但我毕竟起步较晚,虽然在速度上我要胜过一筹,但要想在她攻击紫嫣之前重创她已经不可能了。

    我一咬牙,以最快的速度向着紫嫣的身前冲去,在黑芒突破紫嫣所布结界,就要撞上她的一刻,我所化的黑色巨龙用自己的身体,也就是我的身体,挡住了墨月的攻击。“轰。”地面被强大的力量炸出一个大洞,天空中飘散着树枝的残骸和满天的尘土。

    紫嫣被狂暴的气流刮到了一边,脸色更加苍白了。

    我傲然站立在她身前,鲜血顺着墨冥滴滴落下,这是墨月留下的。

    墨月在我身前十步外,头发散乱,翅膀的羽毛掉了很多,连吐几口淤血,她一手按着肩膀上的伤口,凄厉的看着我,眼中一片迷茫的神色。

    我叹了口气,说道:“杀一个女人,我不屑为之,祢走吧,希望以后不再见到祢,不过,如果祢把今天的事泄露出去,即使祢在魔族皇宫里躲着,我也会把祢揪出来,到时候,可别怪我辣手摧花。”

    墨月狠狠的盯着我,一步一步的往后退,骤然转身,拍打着翅膀,晃晃悠悠的飞走了,谁都可以从她蹒跚的样子看出,她受到了重创。

    看着她的背影逐渐消失了,我不禁松了口气。

    紫嫣走到我身旁,皱着眉头说道:“你为什么不杀了她?”我苦笑着看了她一眼,一口逆血狂喷而出,整个人顿时委顿在地,身后的翅膀逐渐收回到体内,堕落天使变身逐渐消失了。

    刚才为了救紫嫣,我用身体挡住了墨月的攻击。虽然表面上我没受什么外伤,但体内的经脉完全被墨月重创了,我是强忍着伤痛吓走了墨月,如果她再坚持攻我一剑,恐怕我早就身在幽冥地府。紫嫣惊叫一声,连忙托住我的身体:“你怎么样?”

    “我的伤很重,呆会儿我叫来黑龙,祢带着我快走。记住,向魔族内部深入,咱们现在是回不去了,也许,正有大队魔族士兵在围剿咱们呢。还有,千万不要用祢的光系魔法为我治疗,否则会起到反作用。一切都等我恢复一些再说吧。”我勉强召过黑龙,在紫嫣的帮助下上了马。紫嫣也骑到黑龙上,搂住我的腰,让我靠在她身上。

    我嘱咐黑龙一定要听她的话以后,就在紫嫣身上那股处子的清新芳香中昏迷了。

    体内经脉的一阵绞痛使我醒了过来,边上的火堆劈啪作响,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堆树叶中,看天色,现在应该是深夜,紫嫣正在一旁拨动着柴火,眼神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火光的照射下,紫嫣那脱俗的娇颜被映得红红的,让人有一种想咬上一口的冲动。

    我运起天魔诀,试图修复体内的经脉,经脉断裂处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无法忍住的呻吟声从我口中逸出。

    紫嫣从沉思中惊醒,跑到我身旁道:“躺着别动,你的伤很重,我又不敢给你治疗,我向魔族内部大概跑出了二百多里,怕你伤势恶化,才停了下来。外伤我已经给你包扎好了,内伤就只有靠你自己了。你千万不能有事,你还要保护我的。”

    这次的伤虽然没有上次那么重,但我旧伤初愈又添新伤,想痊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勉强点了点头,道:“谢谢,祢的伤怎么样了?”

    紫嫣的语气很温柔:“我那点伤早没事了,恢复术是我们光系魔法师最擅长的。吃点东西吧,我带着干粮呢。”说着,她跑回火堆旁,拿过几块烤得有些焦的干肉。紫嫣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红的说道:“以前没做过饭,你凑合吃吧,现在也没别的什么东西。”

    我抬起手,想接过她手中的肉,但强烈的疼痛使我根本无法动弹,紫嫣看着我痛苦的表情,连忙按住我,撕下一条肉脯,送到我嘴里。在漆黑的夜色下,紫嫣的行动让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异样感觉,肉脯是什么味道我根本没吃出来。我们都没有说话,紫嫣仍旧一条条的撕下肉脯喂到我嘴里,我也默默的享受着这份温柔。偶尔,她的指尖会碰在我的唇上,触电的感觉顿时传遍我的全身,这种感觉只有在我第一次亲吻紫雪的时候才出现过。

    良久,还是我率先打破了沉寂,因为肚子实在盛不下更多东西了:“我够了,祢也吃点吧。”她的饭量很小,只吃了一点,就停下了,随手用出一个低级的水系魔法,几个水球出现在我们面前。

    紫嫣取出两个木碗盛了起来:“我刚才用你的剑刻了这两个木碗,你不会不高兴吧?”在她说话的时候,我发现两个碗上分别刻着我们的名字,虽然用魔法做出的水味道不是很好,但我却喝得津津有味。

    紫嫣把身上的披风脱了下来,盖在我身上:“早点休息吧,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叫我。”说完,自己走到火堆旁躺了下来。

    我感到自己的身上很清爽,紫嫣的包扎功夫真好,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这些布的,为什么她不问我堕落天使的事呢?难道她不想知道吗?她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的心感到无比的温暖,看着她那迷人的曼妙背影,我缓缓的睡着了。

    清晨,清脆的鸟鸣声将我从睡梦中叫醒,一晚的好觉让我感觉舒服了很多。体内的经脉通畅了少许,由于身体恢复能力强,外伤已经不碍事了。

    火堆早就熄灭了,冒着阵阵青烟,紫嫣蜷缩着身体仍然躺在那儿。

    我支撑着站了起来,走到她身旁,将披风为她盖上,她的脸红红的,让我感到有些不安,我轻唤道:“紫嫣,醒醒,醒醒。”对于我的呼唤,她竟然毫无反应。

    我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吃惊的发现,她的额头竟然滚烫滚烫的。不好,她病了。以紫嫣的光系魔法造诣,是不应该轻易生病的,但昨天对她的惊吓很大,又受了伤,还把御寒的披风让给了我,这才使得她病了起来。

    照顾病人这种事对我来说真的很困难,顷刻间汗水布满了我的额头,我抬手擦汗的时候发现手上伤口处包裹的并不是纱布,而是些白色的布料。我蹲在紫嫣身旁,小心的拉起她衣服的下摆,果然如我所料,单薄的外衣下只有晶莹剔透的雪肤,她昨天是用自己内衣为我包扎的。

    我的头轰的一声炸开了,眼前一阵迷茫,紫嫣竟然为了我,默默的付出了这么多,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病的。即使我是铁石心肠,也无法不感动。

    我一把抱起浑身滚烫的紫嫣,她嘴里喃喃的道:“水,水。”我一挥手,制造出一个水球,放在刻有她名字的木碗里,一点一点的喂着她。

    我从衣服下摆撕下一块完好的部份,用另一个水球浸湿了,折叠成一个方块,放在她头上。现在我只能祈祷她快点清醒过来。

    整整一天的时间,我喂她喝了几十次水,更是将她头上的布在凉水中浸了上百次。当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紫嫣的头终于不那么烫了,烧退了。

    我在她身旁升起篝火,用披风将她的身体裹得严严的,我不敢睡觉,只能保留一部份神识,努力的修补着受创的经脉。

    “雷翔,雷翔。”我被紫嫣的声音从修练中惊醒,睁眼一看,原来她并没有醒,而是在不断的梦呓,嘴里呼喊着我的名字。

    我握住她冰凉的小手,柔声在她耳边道:“我在这儿,好好睡吧,明天醒来,一切都会好的。”紫嫣梦呓的声音逐渐模糊不清,脸上的神色也归于平静,她紧紧抓住我的手,为了不惊动她,我也只能任由她这么握着。

    我把狂神斗气和天魔力完全分开,一点一点的用斗气深入到紫嫣体内为她驱散病魔。一开始还算比较成功,但我的能量刚想渗透,立刻就被她体内的一股神圣力量给弹了出来,那强大的光明神力险些使得我走火入魔。

    身体的伤痛和疲惫不断麻醉着我,不知不觉的,我倒在了紫嫣的身旁,就那么握着她那被我握得已经逐渐温热起来的小手,进入了梦乡。

    一个冰凉温润的东西在我脸上不断的移动,我好困啊,懒得睁开眼睛,就任由它继续动着,我的脑神经逐渐开始运作,意识也清醒了不少,我知道是什么在我脸上了,那是一只温柔滑腻的小手,这里只有我和紫嫣两人,这只手当然是她的了。

    为了避免尴尬,我更加不敢动了,尽量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和呼吸的节奏,生恐被她发觉我已清醒。

    “雷翔,你好能睡哦,昨天虽然我不清醒,但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旁照顾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咦,你的脸怎么红了。啊!”聪明的她立刻意识到我的状态,飞快的收回了放在我脸上的手。

    我知道不能再装下去了,缓缓睁开眼睛,嘴动了几下,才勉强挤出一个字:“早。”紫嫣的脸红红的,娇羞的点了下头:“早什么?都已经快正午了。”可不是,太阳已经升上了高空,马上就要移到我们头顶了。“我睡了这么久啊。祢的病好点了吗?”

    几句交谈后,我们都逐渐放松了些,紫嫣微笑道:“已经没事了,昨天谢谢你。”“谢什么,这是应该的,要不是祢带着我跑了这么远,也许咱们早就被抓住了。祢饿了吧,我去给祢弄点吃的,干粮已经没有了。”我想站起来,但这时候才发现,我们俩的手还紧紧握在一起。我的皮肤略黑,现在已经有些发紫了,紫嫣的俏脸则变成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

    一晚的紧握,使我们的手都有些发僵,试了几次,才好不容易分开。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在我心里流淌着,她的神色也同时有些黯然。

    ……我咬着从树林里找来的水果,食不知味的吃着,紫嫣则靠在一旁的树下吃着同样的东西。本来我是想打点小兽什么的来吃,可紫嫣说不能随便杀生,否则会遭到天谴的,说什么也不让我这么做。

    我觉得现在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在紫嫣的面前,我再也拿不出以前的冷漠,无奈下,就接受了她的建议。

    我找回一大堆各种水果,紫嫣只拿起来看了一遍,就轻易挑出了哪些是可以食用的。就这样,我也成了素食主义者。等我们吃完了水果,天色也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太阳的余辉照得树林里一片昏黄。

    紫嫣吟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看她的样子,很感慨似的。

    我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冲动,压抑在心里的秘密仿佛要脱体而出,要向紫嫣倾诉似的。我强压内心的激动,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得平淡些:“为什么对着夕阳祢有这么深的感触?”

    紫嫣回首一笑,她动人的样子使我呆了一呆:“我只是想起了父亲和母亲。”

    我惊讶的问道:“他们,他们不是很好吗?”紫嫣苦笑一声,说道:“那只是表面上而已,你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是那么融洽吗?不是的。他们是政治的牺牲品,当年,我外公看上了父亲的潜质,将母亲许配给他,父亲借助外公的势力,在官场上平步青云,终于到了今天的位置。同时,他对母亲确实一直都很好,但我知道,他们之间少了一份真诚的挚爱。虽然母亲极力讨好父亲,但父亲还给母亲的却只有相敬如宾四个字。”

    我心想,这件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公爵的爱早就都给了我母亲。如果不是被比蒙王,我的父亲抢走的话,也许祢和祢妹妹根本都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当然,我也不会出现。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啊。

    “他们自然有他们的生活方式,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是祢所能改变的,顺其自然吧。”

    夕阳渐渐消失在树丛中,天色暗了下来,我把拣来的木柴聚集到一起,用了一个初级的火球术点燃了篝火:“祢也过来吧。祢的病刚好,别再着凉了。”

    紫嫣嫣然一笑,道:“我还没那么脆弱。”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依然坐了过来:“你的伤好些了吗?那天为了救我,害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我眉头一皱,道:“别老说谢,好吗?祢不也同样救过我,照顾过我吗?”

    说完这句,我们俩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目光相触,又同时低下了头。

    良久,我们就那么坐着,谁都没有出声。还是我率先打破了沉寂:“为什么祢不问问我,为什么也可以进行堕落天使变身?”

    紫嫣身体一颤,语气平淡的说道:“我知道,那一定是你的秘密,所以,我没有问,也有些怕知道答案,如果什么时候你想说的话,你会告诉我的,不是吗?”

    我叹了口气,道:“谢谢祢对我的尊重,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想把心里的话告诉祢。”

    紫嫣微微一笑,道:“你不是刚说过,不要说谢谢吗?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永远是你最好的听众。”

    听了她的话,我全身一震抬起头来,她的言语中似乎向我透露着另一种信号。

    “我不是人类。”说完这句话,我立刻从紫嫣眼中看到了惊骇,但瞬间这种惊骇就消失了,她还真是有修养,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平静:“我也不是魔族。严格说起来,我应该算是兽人吧。”

    紫嫣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惊讶:“什么?你是兽人,可从表面上一点也看不出啊。”

    我看了她一眼,徐徐说道:“我是一个人、魔、兽的三族混血儿。拥有兽人强横的身体,人类的外表和智慧,至于魔族的特点,就算是堕落天使变身和天生的暗黑魔法使用吧。”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对于紫嫣来说,都是石破天惊的,虽然她一直要求自己保持平静,但却难以压抑心中的惊讶:“可父亲当初调查过你,你的身份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平静的说道:“那只是我潜入龙神的假身份而已,我真正的身份是兽人国比蒙军团副统领,现在的比蒙王就是我的父亲。而我能变身成堕落天使,是因为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得到了魔族天魔功的副本,而我的奶奶正是魔族,也就使我具有了魔族皇族的血统,经过多年的苦练,在上个假期中,终于可以变身了。”

    “你真的是兽人,那你到龙神的目的是?”

    “当然是窃取你们的军事秘密和学习你们的各种技能。祢应该知道,在三国当中,兽人是最弱的,每次大战我们损失都是第一的,再这样下去,大陆上将再没有我们生存的空间,只能沦为魔族和人类的奴隶,为此,兽皇派遣我这个拥有人类外貌的比蒙来到了龙神。基本上还算顺利,我从天都的图书馆中学到了不少东西。祢现在是不是感觉到我很可怕?”

    紫嫣的容颜有些扭曲,她的声音也逐渐提高了:“那你和紫雪呢,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故意接近她吗?”

    我低着头摇了摇:“不是的,我对紫雪的感情是认真的。”

    “那她也知道你的身份了?”

    “不,她不知道,我不想告诉她,我怕她离开我。我是不是很自私?祢是我第一个倾诉对象,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再隐瞒下去了,我感觉好累好累。”

    紫嫣的手握得紧紧的,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么说,你还是欺骗了我妹妹,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欺骗她?如果她知道了这些,会是一个什么结果,你想过吗?妹妹对你的感情真的很深很深。”

    我没有理会她的质问,眼神迷茫的说道:“我曾经问过紫雪,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里,不再回来了,她会怎么办?紫雪说,不论我走到哪里,她都会一直跟随我的,就是从那一刻起,我才完全接受了她的感情。”

    紫嫣的声音柔和了些:“可是,你这个如果也太让人吃惊了,就算紫雪真的不在乎这些,可父亲呢,他能接受你吗?一个兽人的间谍。”

    我的笑声很苦涩:“是的,我是一个兽人的间谍。但我也是一个不合格的间谍,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再回兽人国了,在龙神的这段曰子里,许多温暖围绕着我,但我真的能不回去吗?不行,毕竟我也留着兽人的血液。我心里的痛苦又有谁能理解?祢放心,我没有对紫雪做过什么,如果她不愿意接受我,我再也不会去接触她,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短,就算她对我感情深,经过时间的洗礼,也会逐渐忘却的。今天我和祢说了这些,就没想过再回龙神去。”

    紫嫣站了起来,绕开篝火,坐到我身边,轻柔的挽住我的臂膀:“别这样,刚才是我说话说得重了,对不起。”

    我淡然说道:“没什么可对不起的,听我说了这些,祢还能保持平静,已经很不容易了。祢说得对,也许我真的不是紫雪的最佳选择。”

    “等伤好了,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本来我以为会有魔族部队追过来,但现在看来,他们不是追错了方向,就是那个魔族公主真的没有泄露咱们的身份。这样也好,再过两天,我想办法送祢回去,然后我就会返回兽人族,麻烦祢把我的事情告诉紫雪吧。如果她愿意的话,让她等我三年,三年后,我会去找她的,如果她不愿意,我也绝不会恨她,我希望她能幸福。”

    “你真的不回去了吗?”

    我点了点头:“刚才我不是和祢说过吗,既然今天我把这些都说出来,就没打算再回去。祢愿意怎么向他们汇报都可以,可以说我阵亡了,也可以说我被俘虏了。”

    紫嫣突然瞪大了眼睛说道:“如果,我根本没听到你刚才说的那些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